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66佣兵团】(更新到第6-5章)
               66佣兵团


排版:zlyl
字数:88821字
下载次数: 258





             第一章恶魔的代言人

  我并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是被义父所收养的;义父在墓园里面发现了被丢弃在墓园中、当时还只是个婴儿的我,就把我收留下来,并抚养我长大。
  我的义父是个死灵法师,但是死灵法师是受到世人所歧视的法师,只要有人知道哪里有死灵法师,接着就会有一狗票想要杀死死灵法师的人们找上门来,因此我义父还有另一个掩护的身分,就是看守墓园的人,这样不但可以利用一般人没事不会到墓园来乱逛的心理、使得义父真正的死灵法师身分不会曝光,还可以就地取材,以墓园之中可说是「取之不尽」的尸体来研究死灵魔法。

  既然义父是死灵法师,从我懂事开始,我就跟着义父学习死灵魔法;当然我知道死灵法师是受人歧视的,但是如果不是义父,我根本就活不到今天,而且我对教堂里那些假仁假义的牧师也没有什么好感,反而我对义父召唤出来、帮忙他晚上一起打扫墓园的骷髅人和鬼魂更亲近些。

  而这些鬼魂和骷髅人甚至还陪着我渡过了没有其他人类同伴的孤寂童年──没有人想和看守墓园的人所领养的孤儿作伴,自然没有人想和我一起玩。

  不过,我的童年玩伴还是有的,义父召唤来了几个幼年夭折的小孩鬼魂,让这些小孩的鬼魂陪我做伴,不但能解我寂寞,也能抚慰那些小孩鬼魂因为早年夭折而无法享受童年的心灵;此外,义父也召唤来了一位巫师的鬼魂,让那位巫师的鬼魂教我读书识字和学习魔法的基础知识,而义父则亲自教我死灵魔法。
  简单来说,我和鬼相处的时间比和人相处的时间还多,我根本不觉得鬼有什么可怕的。

  日子很快地过去了,终於也到了我十六岁的时候;在我生日那天,义父将我叫到跟前,以很严肃的神情向我说话。

  「孩子,你要知道,死灵法师是世人们想要除之而后快的人,既然你选择了成为死灵法师这条路,你将来一定会有数不清的敌人找上门来,即使你不认识他们,但是只要知道你是死灵法师,他们就找到了可以杀死你的理由。」

  「我知道的,义父。」

  「而你不像我,是个能够隐姓埋名、默默无闻过一辈子的人,你迟早会因为身为死灵法师的事实曝光,而惹来大批的追杀者;不过,我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隐姓埋名也没啥大不了;你还年轻,如果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完你的一生,实在也太糟蹋了。」义父叹了口气,「所以,为了保命,你必须成为强而有力的死灵法师。」

  「我知道,义父,所以我很努力地学习您的死灵魔法。」

  「我知道你很努力,但这样是不够的。」义父慈祥地摸摸我的头,「不过,死灵法师有能够快速变强的方法,这也是死灵法师会受其他法师厌恶理由;想想看,人家埋头研究魔法几十年,我们的速成方法却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抵过他们几十年的努力,你说那些正统派的法师会不会觉得不是滋味?」

  「所以他们才要将我们死灵法师污名化,我知道的,义父。」我点头,「义父,我知道您不会没事和我说这个;您希望我採用那个速成的方法来变强,好保护我自己、应付那些没事找上门来的人,是吗?」

  「没错。」义父缓缓点头。

  「那个方法是什么?」我问。

  「和。恶。魔。结。契。约。」义父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只有和恶魔结契约,你才能借助恶魔的力量而迅速强大起来,并保护自己。」

  和恶魔结契约的确是死灵法师们能够快速获得强大力量的办法,只要能够付出恶魔所需要的代价;有的恶魔会要求死灵法师献出自己的灵魂,有的恶魔则会要求死灵法师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杀多少人献祭,有的恶魔则是喜欢将死灵法师弄成一个残障人士,有的恶魔则是要求定时献上多少金银财宝……

  每个恶魔要求用来交换力量的代价都不同,所以只有等召唤出了恶魔,当面问过恶魔所要的「代价」之后,才能知道所要付出的是什么代价。

  由於义父对於恶魔的知识比我丰富,因此义父主动协助我进行召唤恶魔的仪式,这样我在召唤出恶魔之后,才不会因为被恶魔所骗、导致付出了庞大的代价却没获得什么力量;这种事情不是没发生过,毕竟恶魔就是恶魔,和恶魔打交道不小心的话,自己就会是第一个牺牲者。

  以鲜血画成的召唤六芒星已经因为时间久远而变成黑色,六芒星六个角上的微弱烛火的明灭光芒无力地照映着地下室内的一景一物;义父在守墓小屋的地下室内摆设好了召唤恶魔要用的祭坛以及其他仪式用品,现在只差献上祭品、将恶魔召唤来结契约而已了。

  走到祭坛前,我拿起仪式用的小刀,缓缓在左手腕上割了一道口子,让鲜血滴在祭坛上,口中低声念诵着召唤的咒语;鲜血滴在祭坛上,随即化成阵阵黑烟凝聚不散。

  当缕缕黑烟凝聚成团后,这些黑烟突然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消失无踪,而原先黑烟围绕的地方则出现了一个头生双角、背上有着黑色蝠翼、长着一条尾巴、有着一对马脚,但是却有着人类女性窈窕身段以及美丽面容的女性恶魔。

  恶魔张开了那对有如红宝石般的晶亮眼眸,扫视了地下室一圈,眼神在义父身上停了一下,最后看到了正站在魔法六芒星之中的我。

  「我是恶魔丽比亚迪丝。」被召唤出来的恶魔以着清脆动听的声音说着:「召唤者,你召唤本恶魔出来,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想和本恶魔结契约?」
  「等一下。」

  我正想回答的时候,义父却先开口了。

  「孩子,这位恶魔小姐不适合你。」义父摇头。「强大的死灵法师需要的是死亡系的黑暗力量,但是你召唤出来的却是「淫欲恶魔」;并不是说淫欲恶魔不强,但是淫欲恶魔的力量并不适合死灵法师,如果你和淫欲恶魔结契约,你将无法藉着恶魔的力量来使用高段的死灵法术。」

  是这样的吗?「我知道了,义父。」

  「对不起,你的力量并不是我想要的力量……。」

  转过头来看着这位淫欲恶魔小姐,我只能请这位恶魔小姐先离开,这样我才能召唤出其他的强力恶魔;例如像是破坏神迪亚波里斯(Diabloles)就是不错的召唤对象,而且迪亚波里斯的强大毁灭性法术以及大规模的召唤术更适合死灵法师。

  「等一下,等一下!」没等我说完,那位恶魔小姐急忙大叫了起来。「你说我的力量并不是你要的力量,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人类召唤出恶魔,不就是想和恶魔结契约、以便获得恶魔的力量吗?」

  「是这样没错啊。」我点头。「但我是个死灵法师,我需要的力量是能够召唤强力不死生物、以及能够施展大规模杀伤法术、一次杀死成千上万人的力量!你的力量能够做到这点吗?」

  「呃……召唤强力不死生物?一次杀死成千上万人?」那位恶魔小姐愣了一下,很明显她的力量并不足以做到这些。

  「不行对吧?所以说,你的力量不是我需要的力量,很抱歉,我不……。」
  「等……等等!」

  在我能说完话之前,那位恶魔小姐又打断了我的话头;因为如果我说出了「我不需要你的力量,请你离开」的话,那位恶魔小姐就只能乖乖返回她自己的世界去,而显然那位恶魔小姐并不想这么就回去。

  「为什么你需要能够一次杀死成千上万人的力量呢?而且怎样的不死生物才算是强力生物?」那位恶魔小姐急忙问着。「更何况,要得到那种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相当沉重,你一个人类付得起吗?本恶魔虽然没有那种能够毁天灭地的力量,但是本恶魔的力量也是相当强的,最重要的是,本恶魔要求的代价不高喔!如果和本恶魔签约,保证你能值回票价的!」

  「可是,你是淫欲恶魔,我又不是开妓院的,要你的力量又没有用。」我摇头。「不管你要求的代价多低,不能用的力量就是不能用,我付出的代价不就是白花了吗?」

  「谁说本恶魔的力量你不能用?」那位恶魔小姐不高兴了。「没有不能用的力量,只有不会用的人!你不懂得如何善用本恶魔的力量,反而推说是本恶魔的力量你不能用?岂有此理!」

  「即使我能使用你的力量,我也得知道如何去运用才行啊!偏偏我刚好就是不知道,要使用你的力量,我还得从头学起才行。」我摇头。「那我还不如找个我能直接借用力量的恶魔,和他结契约就好了,不是更省事吗?」

  「等等!别这么快就决定嘛!」那位恶魔小姐满脸委屈的神色看着我。「不然这样好不好?你和本恶魔结契约,只要是本恶魔的力量,你高兴借用多少就多少,可以吗?本恶魔可是跳楼大减价、出血大拍卖了,只要以少少代价就可以交换到本恶魔的所有力量啊!」

  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好说话的恶魔?

  「为什么你那么坚持要我和你结契约?」我开始好奇了。「一般的恶魔不是召唤者如果付不出交换代价,直接就掉头走人了吗?而你竟然愿意跳楼大拍卖?只怕天使都没有你那么好说话吧?」

  「因为……因为……因为你是人家第一个「客户」嘛!」那位恶魔小姐双手矇住了脸,拼命摇头。「人家出生了好几百年,却一个客户都找不到,人家的爸妈都在叨念人家是个无工作能力的米虫恶魔啦!」

  噗通噗通,我和义父同时跌倒在地上;原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算是人家求你好不好?」那位恶魔小姐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和人家结契约嘛!人家要求的代价很低的,而且只要结了契约,你想借用多少力量都可以喔!」

  我转头看着义父,说真的,碰到恶魔跳楼大拍卖,我是有那么一点心动了;但是和淫欲恶魔结契约,所得到的力量又不适合死灵法师来使用,这……。
  「孩子,你自己决定吧,这位恶魔小姐说得也没错:没有不能用的力量,只有不会用的人。」义父无奈地摇摇头。「如果你能学会如何运用这位恶魔小姐的力量,那么这个契约就会是个相当划算的契约,否则你就是白花钱却什么都换不到了,可以算是一种赌博吧?」

  「不会的,不会的啦!」听到义父这么说,恶魔小姐急忙摇头。「我也不希望我的客户得到了力量却不会用啊!我会教导你怎么使用我的力量、不额外收费的!所以和我结契约,好吗?」

  我看了看义父,义父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先说你要的代价是什么。」还是先问清楚价格比较实际一些。

  「你愿意和人家结契约了吗?」那位恶魔小姐突然眼睛一亮。「人家要求的代价很低的,你得到本恶魔的力量以后,只要每天和异性进行交合行为,那样就行了!怎么样?很低的代价吧?」

  唔,这个代价确实是很低;可是……。

  「有规定我必须每天和几个人做吗?」还是先问清楚好了,我可不是什么床上超人,至今仍然是处男一个,就算打手枪也支撑不了太久,要是这个恶魔规定我每天必须连御百女,我根本就做不到。

  「没有,没有!你高兴和几个人做都可以!」恶魔小姐急忙摇头。「不过,本恶魔是淫欲恶魔,人类交欢时的淫欲情绪就是本恶魔的力量来源,如果你每天能和越多异性进行交欢,本恶魔的力量就越强,当然你能借用的力量也越强!」
  「听起来似乎是个颇合理的代价。」义父突然插口。「孩子,如果你决定要和这位恶魔小姐结契约,我就先离开了;既然这位恶魔小姐是淫欲恶魔,有些事情你是不会希望我在旁旁听的。」

  「对对,你快走、快走吧!嘘嘘!」那位恶魔小姐急忙点头,还双手连挥,作出「赶快离开」的手势。

  「好吧,看在你跳楼大拍卖的份上,我和你结契约了。」

  我决定赌赌看,如果我能学会如何运用这位恶魔小姐的力量,那么我就是结下了一个无比优惠的恶魔契约了。

  义父苦笑一下,摇摇头,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太好了!」那位恶魔小姐高兴得直蹦。

  「本恶魔丽比亚迪丝,现在就和……呃,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是唐璜。」

  「唐璜?喔,好!本恶魔丽比亚迪丝,现在就和唐璜先生结下契约,唐璜先生可以任意借用本恶魔的所有力量!」

  恶魔小姐高声念完了契约文之后,一道闪光射向我的左手,在我的左手上形成了一个淡粉红色的召唤六芒星,这个想必就是召唤印记了。

  可是,淡粉红色的………算了,如果是暗红色或黑色,像是乾掉的血迹,只怕每个看到我的人都会立刻知道我是死灵法师了,淡粉红色也没什么不好,虽然看起来娘娘腔了一些。

  「对了,唐璜先生!」恶魔小姐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一般,急忙说着。「请把你的裤子脱掉!」

  「脱……脱掉裤子?!」这位恶魔小姐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当然啦!我要检查你的阳具嘛!」恶魔小姐连连点头。「你的阳具可是本恶魔将来的发财的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当然要先检查一下工具啦!」

  原来、原来是这个原因……可是……。

  「快脱啦!」

  恶魔小姐大概是看我一直不动手,很不耐烦地向我伸手一指,我的双手突然之间脱离了我的控制、自己动作了起来,将我的裤带解开,让裤子滑落在地上。
  「我……我的妈啊!」看到我光溜溜的下身,恶魔小姐双眼圆瞪、惊讶地大叫了起来。「你的那根怎么这么「幼秀」啊?而且包皮还过长!这样的工具可是会害本恶魔大赔钱的啊!」

  呜……所以我才不想脱裤子的嘛……呜呜呜(哭泣中)。

  「还好有先检查你个「工具」,不然本恶魔真的是赔惨了!」恶魔小姐拼命地摇头。「先让本恶魔来替你改造一下工具吧!」

  改造工具?难道说……?

  恶魔小姐伸手指着我的阳具念念有词,大概是正在施展什么法术;一道亮光从我的阳具上发出,接着我的阳具立刻开始迅速地变大、变大……!

  等到闪光消失之后,我的阳具已经变得和我的手臂一样粗长了!

  「好了,这样就行了!」恶魔小姐露出满意的微笑。

  「什么这样就行?」我差点昏倒。「你把我的阳具搞得这么大,还没勃起的时候就比马的屌还大了,根本没有女人敢和我上床好不好!被这种可以说是人间凶器的大屌捅到,只怕当场就被捅死了好不好!」

  「你很啰唆耶!」恶魔小姐双手叉腰。「本恶魔替你改造工具,还要嫌东嫌西,不然你想要怎么样嘛!」

  「你教我怎么使用你的力量来改造我自己的阳具好了……啊,对了,刚刚你那招控制我手臂的魔法也一起教我好了,反正你说我可以借用你的任何力量,不是吗?」

  「说得也是,好吧!」恶魔小姐连连点头。「我这就教你怎么改造你自己的工具好了。」

  从丽比亚迪丝那边学到了如何改造自己阳具的「涨缩术」,以及如何控制他人行动的「操偶术」,我以「涨缩术」将自己的阳具改造成满意的大小,至於「操偶术」嘛……将来刚好用来让女人对我「投怀送抱」之用,当然,打架的时候也是很好用的。

  「对了,恶魔小姐……呃,丽比亚迪丝小姐……。」

  「什么事啦?」丽比亚迪丝很不耐烦地看着我。

  「我可以在你的身上试用「工具」吗?」我看着丽比亚迪丝那诱人的女性胴体,虽然丽比亚迪丝是恶魔,长着一对马脚,但是丽比亚迪丝的身体却是标准的人类女性身材,前凸后翘。「改造好的「工具」总得先试用一下,才知道好不好用嘛!」

  「说得也是……嗯,好吧!」丽比亚迪丝歪着头想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了下来。「为了本恶魔将来的财富着想,就让你试用工具吧!」

  哦嘿嘿嘿,没想到丽比亚迪丝这么好说话,看来今天我可以埋葬我保持了十六年的处男之身了,虽然是埋葬在恶魔的身上……啰唆!死灵法师和恶魔打交道本来就是正常的!

  「那,请你先趴在祭坛上!」

  「为什么要趴在祭坛上?」丽比亚迪丝不解地看着我。

  「这样我才好试用我的工具啊?你该不会,连我们人类是怎么交合的都不懂吧?」

  「咦?我……我怎么会不懂!趴好就趴好吧!」

  丽比亚迪丝鼓起了腮帮子,很不情愿地在祭坛上趴好,丰隆的性感臀部翘得老高,露出了两片粉嫩的水蜜桃。

  不过,水蜜桃之间的溪谷竟然是乾涸的?

  「对了,丽比亚迪丝;你能不能教我怎么样让女人动情的淫欲魔法?」我问着。

  「怎么不行?那可是本恶魔的专长啊……」丽比亚迪丝骄傲地说着。「听好喔!本恶魔只教你一遍!」

  从丽比亚迪丝那边学到了「动情术」,我立刻施展在丽比亚迪丝身上。
  「咦?你……你在干什么?」没想到我竟然立即将法术施展在她身上,丽比亚迪丝吓了一跳。「你怎么可以对本恶魔使用那种法术?本恶魔才不怕……。」
  「就说是为将来预作练习嘛!你怎么那么笨呢?不先练习好的话,将来没有办法骗到女人上床,你想做赔钱生意吗?」我反驳着。「不准你抵抗动情术喔,我要看看这个法术的效用如何。」

  「好……好啦!真是……。」丽比亚迪丝微蹙眉头。「可是……唉唷……人家下面开始痒了说……。」

  我看了丽比亚迪丝的水蜜桃裂缝一眼,一滴滴清澈的露珠正从裂缝表面浮现出来。

  「放心,我这就来了。」

  挺起改造好的肉枪,我将枪头对准丽比亚迪丝的裂缝,一挺腰,长枪埋入了丽比亚迪丝那紧缩的肉穴之中温热的感觉随即全面地包裹住我的肉枪。

  喔,好爽!原来和女人性交竟然是这么的爽!

  「啊~~哎呀~~!」被我一枪顶入,丽比亚迪丝也媚叫了起来。「好~~好舒服呀~~!」

  「还有更舒服的呢!」

  我开始挺腰运动,虽然我对挺腰动作还不是很熟练,但是我可以慢慢来,让长枪一下接着一下扎实地顶在丽比亚迪丝的最深处,每顶一下就让丽比亚迪丝淫叫一声。

  「呀~~啊~~噢~~!」丽比亚迪丝摇着雪白的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插。「好顶~~顶得真好啊~~!」

  「感觉……感觉怎么样?」我吃力地挺动着下身,丽比亚迪丝的小穴实在是既火烫又湿润,肉与肉摩擦时的快感不断地从阳具传进来,沿着脊椎直冲大脑。
  「舒服~~舒服呀~~」丽比亚迪丝浪叫着。「再顶用力些~~喔哦~~」
  「那这样如何?」

  我施展出了刚学到的「涨缩术」,将阳具变粗了一倍;粗大的阳具立即将丽比亚迪丝的小嫩穴给撑开到极限,并且硬梆梆地卡死在丽比亚迪丝那已经无法再撑大的小穴之中。

  虽然阳具无法抽动,但是全面紧迫的压力却造成了另一种快感,从肉与肉接触的地方像杂草生根一般、快速地侵佔着我体内的每一个角落。

  「哎唷喂呀~~你的那个工具几乎把人家给撕裂了啦~~!」丽比亚迪丝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浪叫还是惨叫的叫声。「可是~~好舒服说~~啊啊~~痒痒~~酥麻了~~人家快到了~~!」

  「这还没你刚才改造的马屌大呢!这样就受不了啦?……喔,我也不行了,可以射在里面吗?」

  「射进来!射进来啊~~那可是人家力量的来源呢~~啊啊~~!」

  丽比亚迪丝不安份地扭动着屁股,紧缩小穴更全力挤压着我的巨棒;终於,我们两个同时到达爆发的顶点,阳精和阴精彼此交互喷射着,我将火烫的浓汤深深地注射在丽比亚迪丝的最深处,丽比亚迪丝也以温热的喷泉清洗着我的小弟。
  「哎唷~~哎唷喂呀~~!」高潮过后,丽比亚迪丝喘息着。「人家~~终於赚进了第一笔收入呢~~哎唷~~好累喔~~!」

  「第一笔收入?」我好奇。

  「是啊~~你们人类高潮时的能量就是我们淫欲恶魔的力量来源啊~~!」丽比亚迪丝回头抛了我一个媚眼。「你刚刚射在我体内的,就是我最需要的能量呢~~!这当然是我赚进的第一笔收入啊,可惜只有你一个人的而已。」

  「喔,原来是这样,没关系。」说着,我用力将还插在丽比亚迪丝体内的肉棒向前直顶到底,猛力扎刺在丽比亚迪丝的花芯上。

  「就让我再射你一发、让你赚进第二笔收入好了!」

               第二章代价

***********************************  关於读者提到为什么是66而不是666,在这边取66的意思是取Sixty- Six的谐音Sexy- Sex,而并非恶魔数字666,那和主角与恶魔结契约一点关系都没有,将来的后宫部队也不见得就是66人。
************************************
  一般死灵法师和恶魔结契约的时候,付出代价的方式通常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一次性付清代价并买断力量的契约,通常恶魔会取走死灵法师身上的某些器官作为代价,例如像是眼睛、手脚、一部分的寿命、男人的性能力或者是女人的美丽容貌或贞操等等、或者约定死灵法师死后的灵魂归恶魔所有。

  而结下契约的死灵法师在支付了恶魔所索取的代价之后,就可以从此不受限制地使用恶魔所借给的力量。

  除了「买断」式的契约之外,另一种就是「租借」式的契约;死灵法师必须持续不断地付出代价,这样才能使用恶魔的力量,而在付不出代价的时候,死灵法师不但不能再借用恶魔的力量,还会受到相应的违约惩罚。

  例如有些恶魔会要求死灵法师每个月夺取多少人的灵魂来当成交换力量的代价,如果死灵法师无法在那个月之内获得足够数量的灵魂,不但从此无法再借用恶魔的力量,恶魔甚至还有可能取走死灵法师的生命来当作违约惩罚。

  一般来说,和恶魔签下「租借」式契约所能获得的力量会远大於「买断」式契约所能获得的力量,而签约者也不需要牺牲自己的身体或灵魂来付出代价,因此除非是没得选择、或者是签约者不知道这些契约上的分别,不然和恶魔结契约的人几乎都会和恶魔结「租借」式的契约──反正牺牲的又不是自己,这种损人利己的契约何乐而不结?

  不过,这种损人利己的「租借」式契约,也是死灵法师受人厌恶的最重要原因。

  在丽比亚迪丝身上试用了「工具」之后,我这才突然想到,我和丽比亚迪丝所签订的契约正是这种「租借」式契约,代价就是我每天要和异性交合一次以上;但是,罚则呢?如果我哪天没有和异性交合的话,我要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
  而当我把这个疑问提出来的时候,因为刚赚进了第二笔收入、还软软地趴在祭坛上享受着高潮余韵的丽比亚迪丝却突然跳了起来。

  「糟……糟了啦!」丽比亚迪丝哭着脸。「人家立契约的时候忘记订定罚则了!」

  「忘记订立罚则?那是不是说,如果我没有每天和异性交合,我还是可以借用你的力量?」

  「是这样没错啦……。」丽比亚迪丝红着眼睛,很委屈地低着头。「不过,本恶魔要提醒你一件事,那就是人类的淫欲除了是本恶魔的主要收入之外,也是本恶魔的力量来源;本恶魔虽然力量强大,但是本恶魔的力量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如果你一直毫无节制地透支本恶魔的力量,到最后本恶魔就会破产,你也就没有可以借用的力量了。」

  「这么好……呃、这么糟糕啊?」

  对於我的问题,丽比亚迪丝很委屈地点了点头。

  这不等於是丽比亚迪丝无条件把力量借给我用吗?看来我还真的是签下了一个超级优惠的契约了。

  「唔,那万一我找不到可以交合的异性对象,我可以和你交合,来偿付代价吗?」

  虽然死灵法师受人厌恶,但是那不等於死灵法师都是坏人,不然我的义父就不会收养我这个孤儿了;而我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也还没坏到会趁机狂佔丽比亚迪丝便宜的程度。

  「和我交合啊……?」丽比亚迪丝歪着头想了一下,很无奈地点了点头,「……应该也可以吧?虽然本恶魔只能从你身上取得微薄的淫欲收入,但是那也好过什么收入都没有啦……。」

  「没关系,我会努力和许多女人交合,让你尽快变成大富翁的。」我拍拍丽比亚迪丝柔嫩的肩膀以示鼓励。

  「那本恶魔就先谢谢你啰。」

  丽比亚迪丝向我露出了一个感激的娇媚微笑,虽然丽比亚迪丝是恶魔,但是有着姣好脸庞的丽比亚迪丝笑起来却不输人类美女的吸引力;我那刚缴交过租金的阳具又开始充血了。

  「对了,丽比亚迪丝,为了能让你尽快变成大富翁,就让我先在你身上练习一下取悦女人的技巧吧?能把女人操得越淫荡、你能收入的淫欲不就越多吗?」我伸出双手按着丽比亚迪丝的肩膀。

  「是这么说没错啦……等等,你想干嘛?」丽比亚迪丝红宝石般的眼眸带着狐疑的神色望着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在你身上练习性技巧啊?」说着,我双手一推,顺势将丽比亚迪丝推得躺在祭坛上。「简单来说,就是要操你啦!」

  「等、等一下啦~~!」

  丽比亚迪丝在惊叫声中被我推倒在祭坛上,本来我正想分开丽比亚迪丝的双腿,直接挺着充血硬直起来的「工具」就顶入丽比亚迪丝的潮湿小穴当中;但是当双手抓到丽比亚迪丝那对恶魔的马脚时,我立刻就被迫打消了计画。

  刚刚在丽比亚迪丝身上试用工具的时候,由於是从背后进入的,因此对丽比亚迪丝的那对马脚还不觉得很煞风景;但是现在从正面进入的时候,不管是将丽比亚迪丝的双脚往两侧打开到最大、还是将丽比亚迪丝的双脚扛上肩膀………算了,光是想到那对硬梆梆的马蹄子就让人「性」致全消。

  「丽比亚迪丝,你能不能教我改变别人外型的魔法啊?」我停下动作问着,也许可以将丽比亚迪丝的那对马脚先变成人类的纤细玉足再说。

  「改变别人外型的魔法?可以啊!」丽比亚迪丝随即连说带比地将能够改变别人外型的魔法「化形术」教了给我。「这种魔法可以让你暂时或永久地改变任何人的外表,但是不管是暂时还是永久性地改变外观,都是相当消耗力量的,所以没事不要乱用……对了,你为什么想学这种魔法?」

  「因为你这对马脚实在是让人看了就「性」致全失啊!我想把你这对马脚改变成人类女孩子的脚。」

  「什么?!不要!你别把「化型术」施在我身上!不然要变回去好麻烦!」听到我要将她的马脚变成人类的脚,丽比亚迪丝吓得急忙侧身缩回脚去。「要的话我自己就可以变身成人类的外型,不要你鸡婆!」

  「你可以变成人类的外型?不早说!」

  「当然,我们恶魔要在人间寻找客户,当然要能够变成人类的外型!」丽比亚迪丝似乎对她自己的变身能力相当骄傲。

  「那你就快变身啊?不然我就在你身上试用「化型术」了喔!」说着,我做出了一个预备要施展法术的手势。

  「不要、不要啦!」丽比亚迪丝急忙阻止我。「本恶魔这就变身成人类外型了,别浪费力量啊!」

  为了怕我等不及而在她身上施展「化型术」,丽比亚迪丝急忙变身成了人类的外型;不但那对看了就让人倒尽胃口的马脚变成了曲线玲珑、纤细窈窕的一对玉足,丽比亚迪丝身上的翅膀和头上的角都随着变身而消失了,现在的丽比亚迪丝看起来不折不扣就是个人类的美女──全身赤裸的人类美女!

  「太好了……就让我在你身上好好练习一下将来可以让你变成大富翁的技术吧!」

  说着,我让丽比亚迪丝以侧躺着的姿势将丽比亚迪丝的左脚抬了起来,下身坚挺的「工具」顺势挤入了丽比亚迪丝双腿之间的粉红裂缝。

  「哎呀~~啊~~~!」下身又一次被我的工具给塞得满满的,丽比亚迪丝发出了动人悦耳的愉快浪叫声。

  「呵呵,丽比亚迪丝,喜欢这个将来能够让你发大财的工具吗?」我挺动腰部的动作已经渐渐熟练了,现在我已经能够驾轻就熟地动着腰部,让大棒子顺势在丽比亚迪丝的小穴里扎进扎出着。

  「喜欢~~!好舒服~~喔!啊~~!」丽比亚迪丝毫不压抑地喊叫着。「再、再深一些~~啊啊~~对对~~就是那边~~啊啊~~!」

  「这边吗?」我操纵着工具掉转了冲击方向,朝着丽比亚迪丝小穴内的另一个地方发动了冲撞攻击。

  「不是~~不是那边~~旁边一些~~!咿咿~~!」大概是我没有确实撞击在丽比亚迪丝的痒处,丽比亚迪丝难过地扭动着身体,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在旱地上痛苦挣扎着一般。「再旁边一些~~嗯嗯~~啊~~!」

  「这边?」

  「对对~~不对不对!再深入些~~啊~~~讨厌……又过头了~~外面一些~~喔喔~~!」

  「到底是哪边?又是里面又是外面的,总找不到个准确位置,难道你的敏感点会移动不成?」我觉得有些烦躁。「丽比亚迪丝,有没有什么能够用来探测女人敏感点的法术啊?」

  「有是有~~嗯唔~~」丽比亚迪丝自顾自地扭动着屁股,试着让我的肉棒能够摩擦到她体内的痒处。「先满足人家好不好?等一下人家再教你那些法术啦~~这样吊着很难过说,呜呜~~。」

  「现在教我,不然我就不在你身上练习了。」我不但不满足丽比亚迪丝的要求,还故意将工具向外退出了一截。

  「不要~~!不要拔出去啦!呜呜~~~!」感觉到我的工具正从她体内退出,被空虚感所席卷的丽比亚迪丝哀求了起来,弹性十足的双腿更是紧紧勾住了我的腰──还好刚刚有让丽比亚迪丝变身成人类,不然被一对竹竿似的马脚勾在身上真的会让人当场缩阳的。

  「赶快教我能找出女人身上敏感点的法术,我立刻就会把工具插回去的。」不过,我并没有因为丽比亚迪丝的哀求而心软,坚决不向丽比亚迪丝妥协。
  没有办法,丽比亚迪丝只好喘着气,泪眼汪汪地将能够探知女人身上敏感点的「探知术」教了给我;根据丽比亚迪丝的解说,在女人身上施展「探知术」之后,女人身上敏感部位的体温会明显升高,体温越高就是敏感度越高,我马上就将这个法术施在丽比亚迪丝的身上,果然可以感觉到丽比亚迪丝的小穴之内像是温泉洞窟一般,有某些地方的温度确实比其他地方高出一些。

  既然有法术来协助我找出丽比亚迪丝的敏感点,我当然是毫不犹豫地操纵着工具朝着丽比亚迪丝的敏感点冲撞上去。

  「啊──啊啊──!」最敏感的地方遭到重击,口中发出了浪荡的悦喊。「哎呀───!」

  和刚才不同,现在我能够清楚感觉到丽比亚迪丝体内发出高温的敏感点,能够轻易地操纵大棒子针对这些敏感点发动精准无比的攻击。

  而在我毫不停留地连续重击之下,被强烈快感所席卷的丽比亚迪丝根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睁大了红宝石色的眼眸,胸前的那对白玉木瓜随着我的冲击而不停晃动着,双腿紧紧勾在我身上,纤手无助地在祭坛上抓爬着,似乎想疏泄身体所承受不住的强烈快感。

  而在我的连续攻击之下,丽比亚迪丝的温泉小穴现在变成了火山熔岩脉,不但处处高温,而且正以强劲无比的力道收缩着,将我的肉棒按摩得无比舒适。
  「喔呜!实在太舒服了!这是我贡献给你的第叁笔收入!」

  在酥麻的射精快感从龟头沿着脊椎神经直冲上脑的时候,我使尽了所有的力量,用力将工具顶入丽比亚迪丝体内最深处花蕊中央的肉圈圈里,将阵阵喷射不停的白浊液体都注入了丽比亚迪丝体内最深处。

  而在我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早已经被无尽的快感给激荡着高潮持续不断的丽比亚迪丝张大了樱口,眼眸失神地注视着前方,大量的阴精有如山洪暴发一般从下身强力收缩着的秘穴之中直喷出来,淋淋漓漓地流了一地都是。

  「呼……连续缴了叁次床税,给他有些累说……。」我喘了口气。「丽比亚迪丝,你觉得我工具够不够……丽比亚迪丝?」

  没有回答我的话,丽比亚迪丝竟然因为被我给操得体力透支而昏睡过去了,现在正带着满脸幸福满足微笑、软瘫在祭坛上睡得正香甜呢……。

     ***    ***    ***    ***

  和丽比亚迪丝结了契约后,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起将来必须何去何从的问题。
  丽比亚迪丝的恶魔契约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规范我必须每天和女人交合,这样丽比亚迪丝才能从我们身上取得淫欲力量的收入。

  听起来很简单,只要拉个女人一起上床就好了,我可以找个女孩子结婚,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每天操干我老婆,至少可以巩固基本的淫欲收入;或者是我可以上妓院嫖妓,只要钱花出去就有女人可以干,也是另一种办法。

  不过,问题在於我的身分:我的身分是「守墓老头的养子」,在这个镇上,几乎没有人看得起我这个守墓老头的养子,每个人几乎都认为我是个没出息的傢伙,除了看守坟墓以外啥都不会做;这样子我想找到愿意把女儿嫁给我的人、或是找到愿意嫁给我的女人,只怕难度会比登天还高。

  而至於嫖妓也是很糟糕的办法,由於那些妓女已把性交给当成日常工作了,根本很难在与妓女的性交当中引发妓女的淫欲,这样一来,嫖妓能让丽比亚迪丝收入的淫欲力量微薄得可怜,基本上不会比我拿丽比亚迪丝来「练习性技巧」好多少;而且想想,守墓老头的儿子上妓院嫖妓?光是这点只怕就会引起整个小镇轰动,到时候义父的低调生活只怕就不保了。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去卖身当男妓:我的「工具」经过丽比亚迪丝的改造,要胜任男妓的任务绰绰有余,而且会来买男妓的女人通常都是飢渴无比的女人,从这些女人身上能够收入的淫欲也多,对於提升我和丽比亚迪丝的力量相当有帮助。

  不过,我可不喜欢和又老又丑的女人上床,那样子会让人性致全消、久了还会阳痿的;而且「守墓老头的儿子在做鸭」这种事情传出去的话,义父的平静生活又要完蛋了,所以,不到最后关头我不打算走这条路,至少不会在这个镇上当鸭。

  想来想去,最大的症结其实就是因为我在这个镇上的身分,导致我很难猎艳找女人;既然这样,也许离开这个镇能够解决我的问题。

  我向义父简单说明了我的想法,义父只是沉默地听着,听完了以后默默点了点头,随手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布袋。

  「孩子,这是我积蓄的五十金币,就给你当作外出奋斗的资金吧。」义父将小布袋递给了我,却把我吓了一跳;五十金币?义父担任守墓人一个月的微薄薪水也才半枚金币而已,还要负担养育我的开销,五十枚金币可是义父省吃俭用十几年存下来的心血啊!

  「不!义父!我不能拿这些钱!」我双手乱摇,不敢从义父手中接过那个装金币的布袋。「这些可是义父你辛苦的积蓄啊!我还年轻力壮,随便都可以找个打工的工作养活我自己的!」

  「你能有这样的志气,当然很好,不过出门在外,身上带些钱以防万一总是好的;不然这样吧,就当这些钱是义父对你的投资;你这次出去,必定能够闯出一番大事业来,到时候义父要你买下两座庄园,一座给义父安养天年用,另一座用来收容无父无母的孤儿……。」义父将小布袋塞到我手中。「……就像义父当初收养你那般,怎么样?」

  「……好的,义父……」我紧紧握住了义父给我的、装了五十枚金币的小布袋,「我一定会尽快闯出一番事业,买下两座豪华庄园,一座让义父居住,另一座就来收容孤儿。」

  「很好,不愧是我的好儿子。」义父慈祥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出门在外,一切要自己小心,义父期待着你成功的日子。」

  「我会的,义父。」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