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玄幻  »   【最远是身旁】(101-150)【作者:欲晓】
字数:1068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01章清晨的寂寞与空虚

  下面湿粘的一片。前面射出来的精液和后面两个小穴流出的淫水弄脏了刚洗干净的床单,昨晚不知道射了多少次,小穴里也是,不断的痉挛和高潮。

  梦中他被抚慰的很满足,现在却那样的空虚,那两个地方都叫嚣著想被男人填满。林文汐摸到下面,心里明明是那样排斥和唾弃著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将手指伸了进去,思想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真的很想要……

  「啊哈……快点干我……啊……」两根手指在花穴里进出,林文汐伸出另外一只手,也伸出了两根手指插进自己下面的那个小洞。侧过脸,旁边是男人的照片。

  「啊……主人……两个都进去了……恩啊……」

  「呀啊……还想要……不够……唔……想要大的……要主人的……」林文汐的声音微微的哑了,两只手不停的插著自己下面,却怎麽也不够。被男人狠狠调教过的身体怎麽能靠自己的两根手指满足。

  加到了三根手指,努力的推得更深,但是永远企及不到男人的阴茎到达的深度,干不到自己最爽的那里,让小孩忍不住哭了出来。

  「呜呜……主人……我想要……啊哈……好难受……」

  「好想要……给我好不好……我要主人的大肉棒……」

  没有男人的阴茎,怎麽也满足不了,林文汐流著泪抽出手指,握上自己勃起的阴茎,快速的套弄的。想射,却怎麽都还是差一点。因为以前都是被男人干著菊穴的那一点射出来的,现在怎麽也射不出来。努力想著昨晚的梦,想著男人是怎麽干自己那里的,用力的套弄著,手指也进得不能再进,却仍旧找不到自己的那个地方。

  「呜呜……主人……我的花心好痒……快点干我好不好……恩啊……啊……」
  「主人……我要主人的大肉棒把我干射……」林文汐躺在床上,全身赤裸著,不停的摇著头,泪水打湿了枕头,旁边放著那本有著男人的杂志。林文汐看著上面的人,说著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的话,努力的自慰著。终於在不断的刺激下,林文汐看著男人的脸射了出来。但是却没有被男人弄出来的十分之一爽。花穴也没有达到高潮。

  等缓了一下,林文汐才抽过一旁的纸巾,红著脸将射出的精液擦掉,下面流出的液体也擦干净,心里却为这样的自己感到悲哀,以前可能会想到男人的抚慰产生反应,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子失控的自慰过。林文汐在这时也是在这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从什麽时候开始,他的身体也这麽离不开男人了。迷糊的想起在梦中他甚至还在想被男人干死算了,这样羞愧的想法让林文汐抬不起头来见人。看来自己不但是身体病了,连思想都病了。今天的报导也看了,知道男人的人生走向和自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心里到底还在期待或者说等待著什麽呢?既然注定今后的人生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为什麽不能强大起来。林文汐,别忘了你是个男生。

  将纸巾丢尽垃圾篓里,看著枕头下自己的那张卖身契,上面写的那个七年在第一年就终止了。其实男人说不用还钱给他了,林文汐心里还是有疙瘩的,既然没有交集了,男人不再是自己的什麽人了,那自己就不该欠他那麽多。算是父亲给儿子的补偿吗?那他更不需要了,这麽多年他和妈妈都过来了,要是在乎黎家的那点钱,他们早就去找他们了,不会就这样,在妈妈死前才告诉自己,宇皇的总裁是他的父亲。

  林文汐擦干脸上的泪,看了看自己的下体,如果不做手术,他的身体只会越变越奇怪,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穿好衣服起床,他要先振作起来。

  将床单全部拆下来准备洗干净,既然回到了这里,就应该成长起来,他也从来没忘记过自己的目标,努力赚钱,做手术让自己变成一个正常人。在男人那里的时候,还因为听到他想做那样的手术狠狠的惩罚过他,但是现在他已经离开那个男人了,没人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也没有人再会跟自己说什麽其实没关系这样的身体很美。他终究还得面对现实,他是一个畸形的人,他要做那样的手术也没有人会再骂他,会再用那样的方式惩罚他。想起自己在这种时候还做那种恬不知耻的梦,甚至刚刚还做了那些让他羞愧至极的举动,就让林文汐感到悲哀和酸楚。他还是应该努力存钱,他要继续成长起来,以前也是为了那个男人放弃了做手术,而现在,没有人再束缚他,他也不需要为了任何人再做个双性人,那个地方如果不是遇见那个男人,他是怎麽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给别人看,还把自己一次次的给了他,最后变成这样。这麽淫荡的身体本就不该属於自己,现在,他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活,那些日子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一个很长却也很短的梦,一个很甜却也很心酸的梦,一个让他想要忘却却刻骨铭心的梦。但终究只能是梦,现在,梦醒了,还是要面对一切。

  看著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林文汐这时已经彻底的下定决心,努力存钱,做完手术之后就忘掉那个男人,真正成长起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这样决定之后,林文汐似乎找回了重新生活的动力,不再像之前一样总是生活在迷迷糊糊中,做什麽都不再状态,不再生活在麻木与悲伤当中,因为至少现在他有自己的目标,他要做的就是忘掉那个男人,以前没有他的时候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为什麽现在不行呢。有时候遇见一个人,原来真的可以颠覆一生吗?
  将屋里收拾好,林文汐才觉得身体很疲惫,似乎昨晚做了那个梦之后他就腰酸背疼的,今天早上又自己那麽弄了一下,好像更累了。身体好像真的比以前差了好多。没有男人养著,就算不用他减肥,体重也直线的下降。林文汐不知道自己是要开心还是难过。

  陈墨发现林文汐那天之后虽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麽颓废,那天他回去他看著林文汐的背影还很担心他,但是第二天来了之后就像个没事的人似的,甚至状态还比之前好了一点。不过有一点就是,林文汐工作也越来越拼命,人也越来越瘦,这样的情况更让陈墨为之担心,他根本不知道林文汐究竟是发生了什麽事,也不好问。但是看林文汐一直这麽下去也不是办法……

  「小汐,你很缺钱吗?」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陈墨终於忍不住问了出来,因为他前几天才发现原来林文汐不止在他这里打工,晚上还去其他地方工作,难怪最近他气色越来越不好,原来根本就是太劳累了,人也越来越瘦。

  听见陈墨这麽问,林文汐愣了一下,他不知道陈墨是怎麽知道了的。

            第102章双性矫正手术

  「我前两天去泯中街买个东西看到你在那里了。」男人似乎知道他在惊讶什麽,於是开口到。

  「哦。这样……」没想到会被他看到。

  「是觉得我给你的工资太少了吗?」

  「当然不是。」林文汐连忙摇头,他怎麽会觉得陈墨给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少,对於他的生活来说足足有余了,只是自己想要去做手术的话,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只能现在开始存钱,但是为了能快一点做手术,他只能多打一份工,这样存钱会快一点。至於男人给自己的那张支票,林文汐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起过。

  「那为什麽要去打工呢?」陈墨知道他是跟邻居的一个老人住在一起的,两个人的话,开支也不是很大啊,至於要这麽辛苦吗?陈墨不解。

  林文汐摇摇头,自己想做手术的事也不敢和别人说。他连去医院检查都没去过,因为现在也拿不出钱。

  似乎看林文汐有什麽难言之隐,陈墨也体贴的没有再逼问什麽,只是开口到,「你最近气色都不太好,好几次我看到你在厕所吐,身体不舒服更要好好休息,你还找那麽多工作来做。要是缺钱我可以给你。你要是觉得这样不好,那我可以先借给你。」

  「真的很谢谢,但是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

  「我哪有帮你什麽?」陈墨失笑,「上次的钱也是你自己的一半工资,而且你在这里也很努力工作,书也总是整理的很整齐,甚至有时候打扫的工作都是你做的。我之前请来的人都没有这麽勤快的呢。」

  听到陈墨这麽赞赏自己,林文汐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可能需要一大笔钱……」

  其实林文汐也不知道那个手术究竟要多少钱,只是自己估量著,觉得肯定也不会少,所以还是希望自己能先筹个一两万先。也不知道够不够,但是就算是一两万,自己也要存个一年左右,所以想要尽快手术的话还是多做点工作比较好。
  「具体是多少?我可以借给你。」陈墨也没有问他钱要拿来做什麽,而是直接说了他可以借给他。

  「额……一两万吧。」

  「才一两万?」陈墨皱眉,他还以为真的是多大一笔钱呢,没想到才这麽点,他就要弄得自己那麽辛苦?

  「我给你3万吧。」

  「啊……我不需要那麽多。」其实林文汐自己都不知道那个手术究竟多少钱,但是……

  「要是那麽多的话,我不知道什麽时候能还给你……」

  「那就慢慢还吧,我也不急。你先拿去用。」

  没想到对方那麽容易就答应了,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帮组自己的男人,林文汐觉得有些感动,最主要的,男人竟然没问自己借那麽多钱是要做什麽。

  「什麽时候要?急的话我现在可以去提给你。」

  「不急,没事,明天吧。」看见陈墨真的要往外走,林文汐赶紧开口。他没想到自己那麽快就有了那麽大一笔钱,那意味著自己很快就可以去动手术了,虽然之前是这麽决定的,但突然真的可以实现了,林文汐顿时却觉得整颗心七上八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感觉在做梦一样。

  「真的很谢谢。」

  「没事,我也希望小汐能好好的。最近你的脸色真的很差。不要再这麽晚跑去那边打工了。」

  「恩。」林文汐感激的朝他点头。他也觉得最近身体很难受,肚子也经常会痛那麽几下,呕吐的症状一直在持续,拿了钱,去做那个手术的话,也能顺便看看自己的身体,不知道真的是不是有什麽病。林文汐自己也有些担心了,能做的只能祈祷自己没得什麽大病,不然又得再花一笔钱。

  林文汐到了医院之后先挂了号,一个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还好今天的人不多,不然林文汐会更加觉得难堪。虽然别人也不一定知道自己究竟是来看什麽病的,但是自己心里很心虚。只能不断的给自己打气,没有家人陪自己来,没有朋友,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是做这种手术,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想想自己只要做了手术,以后就是个正常的人了,他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要是把陈墨的钱还了把奶奶安顿好了,他还可以到其他的城市去看看。也许他将来还可以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孩,把那个男人忘了,和她结婚,他或许还可以有自己的孩子。林文汐就这麽幻想著,才又找回一丝勇气。但是心里还是不免在想要是哪天男人知道自己做了这样的手术会不会生气呢?还是只当自己是陌生人了自己做什麽都和他无关呢?不过他都已经结婚了,他们的世界差太远了,男人应该不会知道这一切的。

  很快轮到了自己,林文汐进去之后大概跟医生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想做什麽手术,然后咨询手术下来费用大概是多少。

  期间林文汐一直都是低著头的,毕竟要做这样的手术还是让他觉得难为情。
  「多少岁了?」

  「18。」

  「是想变回男生还是女生?」

  「男生。」

  「有来过月经吗?」

  没想到医生会突然问这种问题,林文汐的脸刷的红了,连抬头看医生都不敢。
  「没……没有……」那个不是女生才会来的麽……

  「恩。」医生点了点头,「那胸部有胀起疼痛的现象麽?」

  「好像也没有……」虽然以前被男人揉捏的时候有……想到这个小孩的脸变得更红了。

  医生抬头看了这个孩子一眼,低著头继续做记录。

  「家长同意你做这个手术吗?」

  林文汐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医生看他没有家长陪同过来,不禁有些怀疑。
  「到时候的同意书必须要家长签字的。」

  「啊?」林文汐愣了一下,随后才小声的说,「我没有爸爸……妈妈一年多以前也去世了……」

  医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抱歉的点点头,这孩子其实还蛮可怜的。

            第103章内心的倾诉

  「那到时候找个亲戚什麽的代签也行。」

  「恩。」林文汐答应著,心里却有些矛盾,亲戚……他好像也没有……奶奶她不识字,根本不可能帮他签,而且被他知道了自己要做手术一定会很担心,所以也没打算让她知道的。但是这样的话,那还有谁能帮自己签呢……林文汐突然想到一个人,或者,找陈墨?可是这样自己的秘密就会被他知道了……

  「那医生,花费大概要多少?」

  「预付可能要五万,全部下来费用可能要到十万左右。」

  「十万?」林文汐立马睁大了眼睛,竟然这麽贵!

  「恩。」医生点点头,看林文汐似乎是很惊讶,就知道他应该没有那麽多钱,而且又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确实还是挺让人同情的,但是同情归同情,医院的规定还是不能违规的。「是啊,还要做吗?」

  林文汐没有说话,像是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咬著牙点了头,今天身上带了两万,也不知道能不能先垫著。

  「今天可以先去做个身体检查,身体各方面还有染色体的检查,我们看看你的身体适不是和动手术,是做男生比较好还是女生,不过根据刚刚的问题你的染色体应该是偏男性,做回男生的几率比较大。可以动的话,到时候再交手术费。现在还不急。」医生好心的说到。

  「恩。」林文汐了然的点头,这样还好,自己能多点时间想办法筹钱。
  「先到那边去交钱检查。」

  「恩。」林文汐到了另外一边做身体检查。等到全部做完之后医生叫他过几天来取检查结果,然后决定手术的事。

  回去的路上林文汐一直很忐忑要不要和陈墨说帮自己去签个字,可是到时候他就会知道了自己要做什麽手术。其实想到他对自己那麽好,即使知道了也没什麽关系吧,而且觉得陈墨不是会因为这个就瞧不起人的人吧……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签字的问题,自己的手术费还没解决,能不能做这个手术还不知道呢。十万……怎麽会这麽多呢……林文汐叹著气一边往书店走去。
  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发现今天的店里异常热闹,不断的有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有点害怕不会是又有那个男人什麽消息了吧,林文汐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那个男的好帅啊。」

  「是啊是啊,是墨哥哥的朋友吗?」

  「不知道耶。」

  林文汐奇怪的走进去,才发现今天的柜台前多了一个人。穿著黑色的风衣,背对著林文汐,他不到对方的脸,不过身形却很高大。而明显许多女生讨论的正是中间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林文汐才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关於那个男人的,现在他故意自动屏蔽了所有关於黎琰的信息,也尽量不去想著,只是经常在梦里,还是会梦到那个人,醒来才发现自己很没用的竟然又哭得一塌糊涂。
  男人旁边还站了几个类似於保镖的人,让林文汐吓了一跳。差点还以为陈墨得罪了什麽人。

  「小汐你回来了?」看见林文汐回来,陈墨立马叫到。不知道为什麽,林文汐感觉到陈墨有一种得救了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可笑。

  「恩。」林文汐走过去,近了才发现那是个自己没见过的男人,长相倒是很英俊。「那个……这位是?」

  「哦。我哥哥。」陈墨只是很淡的口气带过,「怎麽今天去医院看了吗,身体怎麽样?严不严重?」

  哥哥?感觉一点也不像啊。林文汐在心里想到。陈墨皮肤很白,长得也比较纤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很温柔,那个男人……林文汐倒是没敢仔细看,总觉得散发的气场便和陈墨不一样。

  「哦,我身体没事。」林文汐这才想起来自己跟他说他胃不舒服到医院去看看,陈墨听了之后也很开心说你早该去看看了,本来还想陪自己去的,但是被他以没人看店为由拒绝了。

  「真的没事吗?有什麽一定要和我说啊。」

  「恩。」林文汐点点头,不知道怎麽的,陈墨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他总觉得旁边有一道不善意的眼神在看著自己。不过这一定是错觉……那个人应该不认识自己吧……

  「哥,你先回去吧。」陈墨突然抬头看著那个男人。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著他。许久,在林文汐以为他一直站著不打算说话的时候开口说了一句「你跟我一起回去。」声音还充满了磁性。

  「我说了我不会再回去。」陈墨的语气似乎变得不太好了,干脆也不看他了,直接拉著林文汐往里面走。

  「爸爸他住院了。」男人丢下这麽一句话,也没再说什麽便离开了。而林文汐明显感觉到陈墨拉著自己的手僵了僵,但还是没有回头,进了书店的小隔间里。
  「门还没关……外面的东西……」

  「没事。」

  不知道怎麽的,林文汐总觉得今天的陈墨有点反常。只能转移一下话题,「那是你哥哥吗?真不像。」

  「恩,同父异母,当然不像。」

  「呃……」林文汐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对了你身体真的没事吗?」很快陈墨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看著林文汐,表情里满是担忧。

  「恩……」林文汐点点头,不禁又想起了自己做手术不够钱的事,心情顿时有些低落,不知道自己短时间去哪里弄钱,之前才从高利贷的压迫中走出来现在又……这个世界真的是非常现实,钱不是万能,没有钱却万万不能。

  陈墨看林文汐低著头不知道在想什麽,顿时脸色更加的担忧,「到底是怎麽了?你不要骗我。是不是生的病很严重?你和我说没关系的。」

  林文汐慢慢抬起头来,眼前的男人长得真的非常好看,而且露出的关切的眼神不知道为什麽突然有种让他想哭的冲动,是多久没有人这麽关心自己了,除了那个男人和奶奶。林文汐没有过朋友,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小也有些自闭,很文静,黎琰是他生命里第一个带给他光明的男人,而眼前这个男人是在他绝望的时候再次给他温暖的人,虽然他对黎琰跟对陈墨的感情不一样,黎琰是爱人的那种,陈墨更像是朋友或亲人的感觉,或者说哥哥一样的存在。看著陈墨漂亮的眼睛,突然有种让林文汐想将一切都与他倾诉的冲动。

  於是林文汐第一次自己主动开口,跟一个认识并不是很久的人说出自己身体的秘密。

  第104章我……怀孕了?!

  听完林文汐的话,陈墨刚开始也是有些意外,但也没流露出什麽鄙夷的表情,相反很是坦然,是林文汐遇到的第二个没有因为他身体的缺陷就瞧不起他的人,并且还很关心的问道,「所以,你想去做手术?」

  「恩。」

  林文汐和他说了自己身体的事,但是对於他和黎琰的那段过去,始终选择了隐瞒。毕竟不会再有交集,也不想随便去和别人说他跟黎琰的事。而且那个男人现在要结婚了,自己说出那种话,真的会吓到陈墨吧,最重要的是,对那个男人的影响也不好,所以他不愿意。

  「= 我想要变成一个正常的人。」

  陈墨点点头,其实他能理解林文汐的心情,「怎麽不早点和我说呢,你一个人去做手术很让人担心啊,告诉我起码有个人可以陪著你,不过现在也不迟。」
  陈墨的话让林文汐有些压抑,感动的鼻子酸了酸。声音糯糯的说道,「谢谢。」
  「做手术要多少钱?」

  从刚刚的陈诉中,陈墨大概知道了林文汐在伤心什麽,其实只要小孩肯和他说,他还是很乐意帮助他的。

  「医生说……大概要十万……」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文汐黯淡了下去,其实他之前是没想过再找陈墨借钱的,但是刚刚不小心说到了手术费的事,虽然知道男人应该是想借给他,但是林文汐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其实那麽多钱,自己什麽时候才能还得了呢。

  「我觉得可能真的是我太冲动了吧,明明没有这个能力还要……或者,我还是先不做了。」

  「笨蛋,说什麽呢,熬了这麽多年,现在可以做了为什麽要放弃呢?不就十万吗,我可以借给你。」

  「可是……」

  「好啦,你做这个决定我还是很支持的,虽然我觉得就算小汐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关系啦,但是要是活得不开心的话,那就做手术吧。」

  「谢谢。」

  「小家夥,你不知道吗,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了。」陈墨有些扶额。
  「呵呵。」林文汐不好意思的笑笑。

  「对了你刚刚说医院要监护人签字是吗?」

  「恩,我没有父母,医生说,找个亲戚代签也行,但是我也没有亲戚……」
  「下次去医院我跟你一起去,帮你签了同意书,然后我也会问清楚医生你手术的事,做完之后你也不可能马上就可以出院了啊,肯定需要有个人来照顾,你要是住院的话,你奶奶那边你要怎麽说呢?这些估计你都没多想吧?你啊真是太倔了什麽都要自己一个人憋著,不肯让别人分担一点。」

  没想到陈墨还能想到那麽多,林文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是啊,这些都是他之前没考虑的,因为被男人刺激了,想要真正成长起来,所以自己就做了这个决定,害怕再晚点自己就会没勇气,所以……

  「陈墨哥哥,结账了。」这时外面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两人才回过神来,应了外面一声,走出了房间,继续今天的工作。

                ****

  「你要去做手术?」

  「不是……我……」

  「不是说过不能让你去的吗?为什麽不听我的话?」

  「不是,主人,对不起,我……」

  「别再叫我主人了!」

  「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主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我再也不敢了……主人……」

  「主人!」林文汐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外面的天还蒙蒙亮,他不知道自己怎麽又做了这样的梦,眼角还挂著眼泪,每次都是这样,总是梦见男人赶自己走。估计是因为刚刚起来的猛了,林文汐觉得肚子又开始不舒服,好像又想吐了,只能用手捂著肚子缓和一下,最近每次早上起来都会犯恶心,去市场的时候闻到鱼的腥味更不得了,经常差点在菜市场吐得天花乱坠,那天在医院本来说要去看一下,但是因为听到手术费的事竟顿时将这个都忘记了,迷迷糊糊的先做了检查,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怎麽样,能不能动手术。今天要到医院去了,想起刚刚的那个梦,男人在知道自己做了那个手术之后的表情,突然让林文汐呼吸有些困难,真的会生气的吗……可是他都已经和自己没有什麽关系了……为什麽还要在乎男人的想法……他根本就不会关心自己……不然为什麽自己离开这麽久了,他就完全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连一句最普通的问候也没有,更别说关心了。好像自己真的只是在做梦,根本就没认识过这个人,要不是床头的手机和那张没找到机会还回去的支票,他知道觉得以前的一切是不是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林文汐只能安慰著自己,让自己心情更好了一点,然后起床洗漱,今天和陈墨说了要到医院去,如果可以,很快就可以动手术了。所以他应该多给自己一点信心,忘了那个男人。开始新的生活。这样想著,才觉得生活又有动力了。
  医院里。棐凡。鱿魚林文汐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对面的医生,「你刚刚说我……怀孕了?」

  「是的。」还是那天给林文汐问诊的医生点点头,给了他确定的答案。其实当他看到林文汐的检查结果的时候也著实吓了一跳,这个孩子看上去很单纯,怎麽会……但是事实他的肚子里就是有一个小宝宝了,而且3个多月了。「所以你那个手术可能暂时做不了了。」

  「怎麽会……」林文汐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自己怎麽会怀孕了?而且很明显,如果是怀孕了的话,这个孩子,肯定是黎琰的……好不容易决定自己成长起来了,为什麽突然在这时候有了孩子,偏偏在那个男人不要自己的时候,闹出了这麽一个让他不知所措的事。

  初听到这个消息,一旁的陈墨也很震惊,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很明显林文汐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他的震惊不比外人要少,其实联系起了他最近的所有症状,就算是再傻,陈墨也知道医生说的不会是假的了。虽然很好奇这麽乖的一个孩子怎麽会和男人……还已经怀孕3个月了……陈墨觉得有些意外,不过最让他好奇的是,那个男人究竟是谁?虽然很想这麽问,但是陈墨什麽也没问,好奇归好奇,他知道现在林文汐受的打击已经够多了,不能再往他伤口上撒盐,他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温暖与宽慰。

  「没事的。」陈墨说著,慢慢的搂住了林文汐微微颤抖的双肩。

            第105章把包子生下来

  医生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陈墨,显然有些误会了他们两个的关系,没想到长得那麽好看的一个男人,竟然有这种爱好,还有这个孩子也是,看上去那麽乖谁知道现在的孩子都那麽开放,不过既然都一起了为什麽还同意这个孩子做双性矫正手术呢?还是变回男的?

  感觉到了医生怪异的眼光,陈墨也没解释什麽。两人就这麽静静的看著林文汐,似乎在等著他做决定。而且林文汐也需要冷静一下。

  陈墨从来没听林文汐讲过他有男朋友,更没看他平时跟哪个男人在一起,他跟没有跟自己说过他的过去,所以只能猜测他以前可能有个男朋友,只是在来他店里打工之前应该就已经分开了,经常看到林文汐在没事的时候一个人坐著静静的发呆,现在想想可能就是在想那个男人吧。以前就猜过他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没想到真的被自己给猜中了。不知道怎麽的,突然想起来杂志上黎琰的那张脸,连陈墨自己都吓了一跳。

  「双性人怀孕其实风险比一般的女人要大的,如果打算留下孩子,还要做一些更全面的检查。」医生好心的开口到。

  听到有风险,陈墨也有些紧张了,毕竟又不知道林文汐的孩子是跟谁的,现在又不敢贸然的问他那个男人是谁。他自己本身还是一个18岁的孩子,想到他这麽小的年纪就要独自一个人挺著大肚子生活,陈墨也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却又不知道林文汐心里究竟是个什麽想法。

  「小汐,你会要……这个孩子吗……」陈墨轻声问道,听到这个问题林文汐也怔了一下。在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他也吓傻了,冷静下来才想到了许多问题,自己的身体虽然有缺陷但是他一直想做一个男生,要是怀了一个宝宝,自己以后肯定做什麽都不方便,而且……总觉得自己像个怪物似的……不但有这样的身体,竟然还可以怀孩子……

  「医生,你刚刚说……已经三个多月了吗?」

  「恩。如果要打掉的话也好好好考虑,毕竟你的身体也比较特殊,流产危险性估计也挺大的,而且这个孩子也渐渐成形了。」

  「我再考虑一下。」林文汐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在这一刻林文汐表现出来的坚强和淡定连陈墨都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他还只是个孩子,一直以为这样的一个孩子应该是要活在别人的保护之下的,但是这一次却彻底改变了他对林文汐的看法,尽管身体比较瘦弱,有时候其实他比同龄的孩子还要成熟很多,初次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以为林文汐会吓傻,会哭会闹,但是他却没有,只是在开始的时候表现出了羞惭和惊讶的样子,随后便冷静下来了,眼神里甚至还有一些让陈墨心疼的东西。现在一个这麽艰难的选择摆在他面前,他却只是将手轻轻的放到自己的肚子上,慢慢的抚摸著。他不知道林文汐最后会做什麽样的决定,但他总觉得他其实很喜欢那个孩子的……应该是因为那个孩子的另一个父亲的缘故吧……是有多喜欢才会这样呢,既然喜欢,为什麽又要分开呢。陈墨想著,脑海中突然多了一个人的脸,让他愣了一下,赶紧甩开自己的思维。都怪那个男人,为什麽要突然来找自己。

  屋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林文汐看著自己的肚子,无法想象自己的身体里孕育著一个生命,还是属於他和那个男人的小生命。或许可以当做这是男人送给自己的礼物吧?他不要自己了,所以留下了这个孩子给他?可是,林文汐突然想到什麽,黎琰是自己的爸爸啊,要是他和黎琰的孩子,那不是很容易畸形?林文汐很想问,但是话到嘴边却什麽也说不出来了,要是问了,不就代表告诉他们自己在乱伦吗?这样惊世骇俗的事他还是做不出来。於是只能在内心纠结著。这个孩子,究竟要怎麽办……他爱黎琰,他和黎琰的孩子,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上帝知道他一个人过得很寂寞,所以把这个孩子带给了他吗?迷迷糊糊的回忆起了在温泉那次,男人问他,「小汐你可以怀孕吗?」,自己当时只觉得荒谬,现在却成真了,那男人是想要孩子的吗?不管他要不要,他真的很想要一个他跟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的结晶,他也想在今后孤独的人生里,有个人陪伴。这麽想著,林文汐也做出来决定。

  「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这个决定似乎已经在陈墨的意料之中了,他只是默默的握住了林文汐的手,他知道接下来的路,并不好走,他不知道这个看似脆弱的孩子还能不能再一次让他刮目相看。

  医生也点点头,「既然决定了,就好好养好身体吧,各方面先去检查一下,还有胎儿的情况也要好好看看。」

  「恩。」林文汐点了点头。

  「医生,怀孕三个多月的话,有什麽症状?应该注意些什麽?」陈墨接话到。他知道林文汐没什麽亲人朋友,现在怀了个孩子,能照顾他的就知道自己了,但是陈墨也从来没照顾过怀孕的人,还是个男人,所以多少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三个多月的话,已经开始了孕吐。」医生说著,突然看向了林文汐,「你之前自己都没感受吗?这麽久多少应该有些症状了,怎麽会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呢?」

  林文汐有些脸红,「这种事我怎麽会……想得到……之前是有吐的症状,我还以为只是胃不好,吃点药就没事了。」

  「怎麽能这麽随便呢!」医生摇摇头,「药不能乱吃啊,幸好之前检查出的结果你的身体也没有很大的问题。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一个不好很容易流产的,就算没流到也很容易造成胎儿畸形,自己也要注意身体,最好不要感冒了,不要做剧烈运动,还要你的营养有些跟不上,陈先生,回去多给他补充一些营养,多喝牛奶之类的。」

  「知道了,谢谢。」陈墨跟医生道著谢,一边用笔记下来,还让医生开了一些补品和安胎的。

  「他现在对於油腻的东西可能不太喜欢,可以煮清淡一点但是不能少了营养。」
  「好的。」陈墨说著,也摸了摸林文汐的脑袋,「都说你是太瘦了,要多吃点东西,现在身体可不是你一个人的。」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

           第106章暗中骚动的巨变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看著这麽关心自己的朋友,林文汐红了眼眶,心里暖暖的,点了点头。是啊,他不是一个人了,现在肚子里,还有个宝宝在陪他了呢。

  对於陈墨没有问宝宝另外一个爸爸的事,林文汐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也为他的善解人意感到温暖,他也没有用很怪异的眼神看待自己,甚至还挺开心的,回去的路上,看到一些母婴专卖店还停下车来去里面买了许多孕期需要的补品,让林文汐既是羞赧又是感激。

  虽然手术做不成了,但是知道了这麽一个消息,起初也许让他惶恐但不可忽视的现在心里竟有些开心。自己这样的身体也不可能再娶妻生子的了,以后和男人也没可能了,本来以为自己可能要这麽过一生了,结果有了个孩子,想到将来的日子里,不再自己一个人,可以有个宝宝陪著他,还是自己的宝宝,会甜甜的叫自己爹地,他就觉得开心。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宝宝好好的,把他生下来,养大。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母亲都有这种心情,林文汐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麽感情泛滥过。

  「笑什麽呢。」陈墨回头就看到副驾驶座的小孩笑得一脸娇羞又甜蜜。手还放在现在还看不出任何异样的肚子上。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呢。
  「没……」被人看到自己在笑了,林文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窗外。陈墨也笑了笑,林文汐现在的情况让他觉得大大松了口气,看他也不提那个孩子父亲的事,也似乎并没有多憎恨那个男人或者这个孩子,还觉得开心,陈墨就放心了,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这麽单纯的孩子,那个男人应该也是很爱他的吧,这样的小孩就应该带回家里好好藏起来,怎麽让他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在外面打工呢,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麽分开的。陈墨觉得有机会见到那个男人一定要好好声讨一下他。

  「奶奶还不知道你的情况吧?打算告诉她吗?」

  「啊……」陈墨提醒,林文汐才想起这个,「其实奶奶还不知道我身体的秘密……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我……我怕吓到她……」而且老人也不一定明白,就算明白了双性人是什麽,对於林文汐跟男人在一起还怀孕的事,还是不好告诉她。「恩,也是,这个有点麻烦,以后再说吧。」

  「恩。」林文汐点头。

  「你一个人生活真的可以麽?要不你搬我那里去住吧,反正我现在也是一个人的公寓,比较方便照顾你。」陈墨也不是多烂好人的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为什麽对这个认识不久的孩子特别有好感,觉得很想照顾他,好像弟弟一样。

  「不用了,这怎麽好意思,而且我还要照顾奶奶呢。」林文汐连忙拒绝,住别人家会让他觉得别扭,他也只跟黎琰同居过,但那是以仆人的身份,要是直接这样无理由的在别人家还让别人来照顾,让林文汐怎麽也过意不去。

  「那好吧。」看他不愿意的样子,陈墨也没有勉强,只是摸摸他的头,又叮嘱了几句,让他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便开车回去了。

                 ※

  「小汐你没事吧?」

  王奶奶一进来,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般,吓得赶紧敲厕所的门,最近看林文汐都不怎麽吃东西,自己做了一点糕点说拿上来给他,结果一进来就被吓了一跳。

  没想到奶奶这时候会过来,林文汐也吓到了,自己吐成这样被她发现一定会很担心,而且少不了一顿念。感觉自己好一些了,林文汐赶紧漱了口出去,「我没事只是刚才吃错东西了。」

  「小汐你的脸色怎麽青白的?」老人紧张的说到,「是不是真的不舒服?不是说去医院看了没事吗?怎麽还会……」

  「是没事,只是胃不好,我吃了药,很快就会好了,奶奶别担心。」

  现在才四个月,自己就吐成这样让林文汐也很无奈。最近还越来越累,而且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肚子要是一天天大起来了那要怎麽办,到时候就算想瞒著老人也不行了,幸好医生说因为自己的身体问题孩子发育的还比较慢,现在四个月还是看不出什麽,但是七八个月的时候,肯定会很大了吧,到时候要怎麽办林文汐根本就没想好。现在要入冬了,到时候还是多穿点衣服。

  「奶奶你带了东西给我吃吗?谢谢哦。」不想让老人发现异样,林文汐只好转移话题看著王奶奶手里的糕点说到。

  「是啊,看你最近都不爱吃饭,就做点这个给你。哪有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小夥子吃的比我这个老太婆还少的。」老人一边责怪著,眼里却是慈祥的笑意。
  「呵呵,谢谢奶奶。」林文汐开心的拿过甜点咬了一口,记得小时候他最喜欢吃奶奶做的糕点了,每次她弄了都会给自己家送过来,但是到了后来身体不好了就做的少了,只有过节的时候才会做一点,除了食材问题弄起来也需要精力,没想到为了自己的身体才特意弄了这些东西,林文汐很是感动。

  看著笑著吃著东西的林文汐,王奶奶也笑著摸了摸他的头。这个孩子有什麽总是藏著掖著,只希望他身体是真的没事才好。

                 ※

  而正在此时,黎琰的婚礼已经结束两个星期了,真正成为了汪家的女婿之后,很快,汪家的很多权利和头衔便落到了黎琰的头上,而以前似乎无心介入这方面的黎琰也发生了转变,起初汪剑国只是想试试他的能力,后来黎琰的作为让他惊叹,处理起帮派的事情来有条有理,该心狠手辣的地方丝毫不逊色,以最快的速度在汪家有了势力范围,没料到他在这方面也这麽有天赋,汪剑国也对这个女婿颇为满意,对於龙头这个位置传给他的倾向也日渐明显。有支持就会有反对,很快帮派里有些元老级人物便不乐意了,让他们跟一个比自己年轻那麽多的小夥子干,多少觉得很难信服,自尊上也有些过不去,尤其是觊觎那个位置已久的人,只不过是刚上门的一个女婿,便得到这样的信任难免遭人嫉妒。

  不过黎宗生倒是很满意这一切,黎家企业现在发展如日中天,黎琰在黑道又有了权势更加让他们如虎添翼。一切似乎朝著两家最满意的方向发展。但是谁也没想到,暗地里,一场巨变正在暗自骚动。

           第107章回家是件幸福的事

  又一个月过去了,林文汐的肚子变大了一些,但还是没有那些女人那麽恐怖,按道理怀孕中期应该是最舒服的,但是林文汐有时候还是会反胃,只是胃口可能比之前要好了一些,陈墨很关照他,经常送他回家给他买很多的补品。总算还不至於让林文汐营养不良,虽然看上去林文汐还是太瘦了一点。

  最近也没有什麽黎琰的消息,还以为他结婚之后应该还会有什麽轰动的新闻,可是却连根毛都没有,如果说之前那段时间是自己故意不是关注打听,那这段时间男人就是真正的销声匿迹,他才发现就算要自己去问,好像也没有他近期的任何消息。林文汐并不知道前段时间还大肆宣扬的消息为什麽现在闻不到一点风声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一场风雨前的宁静。他只知道自己明明说要忘了那个男人,最后却还是在心里有意无意的关注著,不敢听到他最近的消息,不敢去想象他最近过得有多开心多幸福,但是当真的没有他的消息的时候,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强烈的失落感。

  林文汐坐在前台上,偷偷的把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不知道宝宝会不会也觉得他很没用,被男人赶出来了还那麽放不下他。想到男人被逼著结了婚,将来会不会也被逼下生孩子呢?突然想到自己也是他的儿子就让林文汐心里怪怪的,他就是因为不能接受这个才把自己赶出来的,要是还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不过说真的,自己长得一点都跟他不像呢,男人的那种气质,还有五官和轮廓,甚至包括身高,自己能有半分像都不会这麽没有男子气概了,不过他倒是真的很像妈妈,以前王奶奶也是这麽说的,不过也有可能是身体的原因,让他毛发也比较稀疏,身体的骨络上也有些像女孩子,不像黎琰那样那麽有男人味。那自己跟他的宝宝,会比较像谁呢?现在林文汐最希望的就是这个孩子能健康,很担心自己和他的孩子生下来会不会很正常的孩子不一样。如果是个男孩子的话,心里还是很希望宝宝可以像黎琰的,高大帅气,如果是女孩的话,就希望能乖巧一些了,听说女孩子像爸爸会比较有福气,所以他还是希望宝宝长得像黎琰。不过既然都说黎琰是宝宝的爸爸了,那就等於承认自己是妈妈了,林文汐突然有些脸红。他还是希望自己宝宝还是能把自己当爸爸的。

  怕宝宝的发育不好,林文汐就算自己不想吃也会努力多吃一些,没有做手术他虽然不至於欠陈墨太多的钱,但是零碎碎的也欠了不少,自己拿了工资还他的时候他还不收,让林文汐很过意不去,於是陈墨就象征性的收一点。让林文汐更加不好意思,可是又无法。於是日子就这麽过著。对於林文汐住的地方,陈墨也表示过不太满意,想让他搬出去,可是林文汐依旧是拒绝,毕竟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家,而且他也没有钱搬出去。

  林文汐再次见到陈墨的哥哥是一个星期以前,那天下班后陈墨叫自己去他家吃饭,结果刚到公寓门口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男人,看到他们两个一起走过来,沈了一张脸,说:「爸爸的情况恶化了,他很想见你。」

  林文汐吓了一跳,随后才发现陈墨还怔怔的站在那里,於是碰了碰他,虽然他不知道陈墨的过去,也不知道他们家族的恩恩怨怨,但是总感觉其实陈墨还是挺在乎他的父亲的,是啊,谁会不在乎自己的亲人呢,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其实知道他其实是很担心他的爸爸的,那为什麽不回去呢,为什麽要一个人在外面呢,看他的样子,林文汐就觉得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只是不知道为什麽要自己在外面开一家不大的书店养活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租公寓住,他哥哥来找了那麽多次,他家人已经很在乎他的吧。想到要是自己有个家,还有人叫自己回家,其实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林文汐慢慢将视线放到了眼前的另一个男人身上,想起上次提起他的时候陈墨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也似乎不太喜欢讲起他哥哥的事,那会是因为这个男人,陈墨才搬出来的吗?林文汐漫无边际的猜测著,有时候也为自己的八卦感到懊恼,自己什麽时候变得跟那些中学的小女生一样了。林文汐在心里自我反省著,不知道怎麽的,又想起了黎琰,好像什麽事都能让他想到那个男人。

  「回去吧。能回家是很幸福的事呢,不要让自己后悔。」林文汐露出一个微笑,对陈墨说到。

  男人愣了一下,才看著林文汐,发现小孩眼神里满是认真,也不知道为什麽心渐渐被融化,也笑了「恩。那我回去一趟。」

  林文汐笑了,「好的。」

  他应该很久没回家了吧?林文汐记得上次他哥哥过来,也是来叫他回家的。其实能回家多好,为什麽不回去呢,想起自己还没有和男人有个家,就被赶出来了。

  「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累了,小心身体。」

  「他难道是你儿子吗?都那麽大了还要你在这里罗嗦。」似乎是终於受不了他们两个的「恩恩爱爱」,一个不满的声音响起,陈墨的哥哥此时正脸色不太好的看著他们两个,林文汐不知道怎麽的突然有些羞惭,红了一张小脸。而陈墨则是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还是快点回去看看你爸爸吧,我等下自己会打车回去。」林文汐赶紧开口。

  「我先帮你打车。」陈墨说著,没等林文汐反对便帮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将他塞进去,报了地址,还帮他给了钱,才放心的看车子开走,然后坐进男人的车里。

                 ※

  车里,男人看著上来的陈墨,依旧黑著一张脸,但还是很体贴的帮他系好了安全带。

  感觉到男人的靠近,陈墨的身子僵了僵,那种熟悉的味道传开竟让他有些失神。

  「那个孩子是谁。」

  「我们店里的员工。」

  「你跟员工关系都是那麽好的吗?还带到公寓里来?」男人的眼神闪烁著,透视著危险的气息。其实陈墨店里就林文汐一个员工,像个小弟弟一样,关系好点是正常的。

  「他情况不同。」陈墨一抬头就发现男人在看著他,两人的距离还不到五厘米……

           第108章(上)希望你离开

  陈墨甚至可以感受到男人的呼吸,顿时有些脸红,不自然的推了推他,「你要是系好了就别靠那麽近。」

  男人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一下,「更近的事都做过了还不好意思这个。」

  丢下这麽一句,男人直起身子回到了驾驶座上,然后发动车子,像什麽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留下陈墨一个人红著脸的看著他,身体却僵得直直的,心里不知道怎麽的又乱了。

  那天林文汐回到家才发现门口站了一位不速之客,没料到黎家的人会来,又想起自己上次那张支票,这人来了也好,自己不用再暗自纠结要不要去找那个男人要怎麽把东西还给他了,可以叫他直接将那张支票带回去。

  「请问有什麽事吗?」林文汐打开门,让男人进来,然后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少爷叫我过来一趟。」男人说著,又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不知道上次的数额是不是您不满意,这张给您。」

  少爷?黎琰?他叫这人来找自己的?林文汐看了一眼比上次还要多零的支票,差点都傻眼了,那些有钱人都是吃饱了没事干专门喜欢砸钱的吗?有事没事就给人掏支票。而且他为什麽还要给钱给自己?

  「没有,上次那张还希望你能带回去,我真的不需要。」

  林文汐说著直接进了里屋,将那张支票和手机都一起拿了出来。

  「这……」看到林文汐拿出的那两样东西,来人顿时有些为难,但还是不得不把自己主子吩咐的话说出来,「你先别急著还给我,少爷这次叫我来给你这个是有条件的,钱也不是白收,就是希望你能收下这些钱之后离开这个城市。」
  林文汐愣了,离开?什麽意思?黎琰叫自己离开这里?

  「您知道,少爷刚结了婚……」

  「我知道,你跟他说,让他放心我不会去打扰他的。」林文汐突然有些烦躁了,他当然知道他结了婚,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个多余的存在,但林文汐就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觉得很难受,自己已经离开他了还不行,一定要把自己赶出这个城市才甘心吗?那个男人怎麽可以这样……林文汐也不知道自己哪来勇气开口到,「他们已经让我走了,我自然也不会再去找他。你们不用再给我钱,你们也没有欠我什麽。我不会离开这里,你也可以放心,我不会去找他的……」

  「这些东西还给他……」说著林文汐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了那位管家。

                 ※

  黎琰将那两张支票丢在黎宗生面前,脸色也不太好,「你叫人去找林文汐了?」
  后者只是喝著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是又怎麽样。」

  「是你叫他离开的吗?」

  「是又怎麽样?我也是为了你们两个好。上次已经有人去汪剑国那里嚼了这个孩子的事,难不成哪次就不是那麽简单了。」

  黎琰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谁敢?」

           第108章(下)真正的目的

  「谁不敢?!」黎宗生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下人,然后将他们全部撤退了,连自己平时最信任的也被撤离了,「你现在在东区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大,汪剑国对你越来越满意,不保有多少人正觊觎著你现在的位置,不让他离开这里你要等所有的事情被抖出来你才满意吗?你要等著被那边的人拿枪指著你脑袋的时候你才满意吗?要是让他们发现林文汐的存在,你认为那些企图抓住你把柄的人会轻易放过你吗?你认为你还能爬上那个位置吗?!」

  黎琰也有些愤怒了,「我说了谁也不能动他,你要我结婚我也结了,你一步一步要我坐上那个位置到底是为了什麽?起初以为你只是想让我找个女人结婚,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那麽简单吧?」

  黎琰的眼神变得有些恐怖的看著黎宗生,从来没被自己儿子这麽看过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心虚,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怎麽知道的,但黎宗生在愣过之后,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神情。

  「既然你想知道究竟是为什麽,那我现在就很明确的告诉你,我是很想让你爬上天河帮帮主的位置,把汪剑国给我弄下来……因为这是他欠我们黎家的,我一定要为小钦报仇。」

  「哥哥?」

  「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其实和那女人并没有关系,而是他们天河帮的人制造的。」

                 ※

  现在离陈墨回去已经一个星期了,他一直没有回来,林文汐也联系不到他,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麽样,也不清楚他爸爸的情况怎麽样了,还有他那个哥哥……总觉得看上去有点恐怖……不知道会不会欺负他……

  林文汐当然不知道,陈墨的确是被欺负了,只是是被这麽欺负的……

  「啊哈……你别再动了……啊……太深了……」

  「谁让你跟那个小员工关系那麽好的?」

  「那关你什麽……事……啊啊……疼……轻点……啊……」

  「今晚就让你知道关不关我的事。」

  「啊……混蛋……你轻点……啊顶到了……」

                 ※

  下午六点,林文汐看了一下店里基本没人了,便关了门准备回去。最近总是有点累,肚子也有点胀胀的,还是不敢吃那麽多了,怕是自己消化不好。最近宝宝又不安分,够折磨他的了。林文汐到家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到了后面的一条小路,一直通往后山。因为妈妈去世的时候没有钱买墓地,她便在死前跟他说她死后将她的骨灰埋在后山的一颗大松树下便可以了,於是林文汐便照做了,现在妈妈走了快两年了,他之前在黎琰那里一直没机会回来看妈妈,现在比较有空了才经常上来看看,林文汐还是觉得有些内疚的,妈妈死后连个像样的墓地都没有,虽然他觉得这个地方的空气和环境都非常好,以后自己死了以其放进水泥地下面不如在这样的山林里。

  「妈妈,我来了。」

  林文汐习惯性的坐在树边,开始想一些过去的事,回忆起前些日子,黎琰叫人来让自己离开这里,就让他觉得非常难过。

  「妈妈……果然他还是不喜欢我们的吗……我应该听你的话的……不要去招惹他……」

  「这是给我惩罚吧……没有乖乖的听话……」林文汐看著那颗巨大的树,心里被堵住一样难受。

  「可是那段时光真的很美好……妈妈……我真的好喜欢他……我要怎麽办……」

  林文汐将手撑在两侧,碰到口袋硬硬的,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麽时候把男人送给自己的那部手机带在了身上。其实好几次他都想带出去直接找个地方丢掉算了,但是每次拿出来的时候却又舍不得,这麽贵的一部东西让一向节俭的林文汐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且东西还是男人曾经送的。男人就是咬定了自己不会丢掉,所以才坚持要给自己的吧?

  他上次把东西都还给那个管家,他却只收了那张支票,他说那部手机是少爷交代要拿给他的,因为已经送给他了所以不能拿回去。林文汐摸著你那个白色的机身,不禁又想起了男人将它送给自己时的样子,真的很漂亮的一部东西,但是他却一直都不太会用。现在他更是连机都没有开过,也不知道里面那张卡有没过期。

  「明明已经离开了……为什麽还要将我赶出这个城市呢……他是不是真的不希望有我的存在……我不是为了钱才接近他……可是他却什麽也不懂……」
  「为什麽他会是我爸爸呢……」林文汐一个人在树下呢喃著,直到一滴泪滴在白色的机身上碎掉才发现自己什麽时候又哭了。

  「为什麽要让我喜欢上又这麽痛苦呢……为什麽要让我怀上他的孩子……要是从一开始那个吊坠没有被人抢走,要是从一开始就把东西交还给了他,是不是一切就不会发展成这样……」

  泪眼不受控制的越落越多,这几天他也不知道心里怎麽了,总是闷得慌,好像要出什麽事了一般很难受,所以每天下午下了班他都会到后山来和妈妈说说话,虽然心里很内疚很不安但还是一点一点将自己和黎琰的事告诉了她。

  「妈妈……我真的好难过……有时候肚子会痛,还总是吐……我就在想,要是就这麽死了该多好,要是我死了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呢……」

  「我以为在你走后这个世界总算还有一个人可以对我好了,结果却发现这种好这麽不堪一击……为什麽他会是我爸爸……」

  林文汐有些语无伦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今天会哭的那麽难受,连雨砸下来了他也不管,「妈妈……我好想你……每天晚上睡在冰冷的床上我都会想,要是我闭上眼就能去找你了该多好……可是当我的手刚到肚子上的时候又会感受到另一个生命的存在……」

            第109章雨中的相遇

  「所以那时候我知道我不能那麽自私……我说了我要坚强起来……」

  「以后我不是一个人了,有宝宝陪我,我应该开心的……就算他真的是个畸形婴儿是个傻瓜我也会爱他……就算他身体跟我一样……我也会告诉他,其实这个没什麽,只要你活得像个男生,又何必在意那些……」

  是啊,活得像个男生又何必在意那些,好熟的一句话,那个男人曾这麽对他说过。想起刚开始他们做爱的时候,男人都是很体贴的从后面进入他的,是自己引诱了他,把前面交给了他。林文汐难堪的捂住脸,泪水从里面落了下来,合著雨水被冲走。

  「妈妈……我觉得我好不要脸……怎麽办……」

  「我一点也不恨他,我还是好爱他,可是他已经不要我了……我好希望将来的宝宝能长得像他,起码能让我觉得他是真的在我生命中出现过……」

  「妈妈……我现在终於明白了你以前是怎麽走过来的……我小时候是不是很不乖……总是会问你爸爸在那里,把你问急了,你总是流著泪打我,说爸爸不要我们了,说我没有爸爸,不要再问爸爸去哪了,后来长大了,我也就不敢再问了,因为我知道,我原来真的没有爸爸……妈,对不起,我以前不知道问这样的问题会让你这麽伤心,要是以后宝宝也问我这个问题,我要怎麽办……我真的好怕……」林文汐捂著脸低声的抽泣著,「他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要是哪天他知道了是我把他生下来的,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怪物……」

  想到将来就是自己自己孩子这麽叫自己,林文汐便有些难受。他自己一个人在说这话,四周却毫无回应,只有雨声不断的传来。林文汐站起身来,擦干了脸上的泪,此时雨已经越下越大了,他知道自己肚子里面有个宝宝,要是感冒了事情会很麻烦,所以由不得自己任性了,於是林文汐跟母亲道了别,匆匆的下山去。
  边走的时候雨已经越来越大了,偶尔还劈下几道闪电,轰隆隆的响雷,吓得林文汐不得不加快脚步,天已经变得有些黑了,脚下的路变得很滑,林文汐要很小心才不至於摔跤。就这麽狼狈的回到家门口,头发和身上都已经湿了,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在黑暗的过道里他却模糊的看到了一个人。

  时间仿佛静止了。林文汐只是呆呆的看著那个人,甚至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是因为自己太过想他了吗?竟然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小汐。」直到那个男人好听的声音传来,林文汐才如梦初醒,拧了自己一把,发现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

  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可能还会再见到那个男人的场景,却怎麽也没意料到会是在这样狼狈的一个情况下。

  「轰隆───」又一道巨响的雷鸣,林文汐吓得浑身一震,没有再看黎琰,直接开门冲进了家里,将门给反锁了。留下在外面苦笑的人。是啊,当初是自己赶走他的,难道还指望他会理会自己吗?黎琰既觉得自责又还是难以抑制的觉得难受,今天这个局面都是自己造成的,也不能怪谁,这样想著伤口似乎更痛了。黑暗中,黎琰看著地上的泥土,不禁皱了皱眉,这小家夥是从哪里跑回来的?还全身湿湿的,感冒了怎麽办?!

  林文汐浑浑噩噩的靠在门上,连一身的湿衣服都没有换下,任由雨水慢慢滴下在周围流成一滩。他怎麽会来这里??而且如果他没看错,男人的全身也是湿的,他的车呢?他记得他进来的时候的的确确没有看到他的车,那为什麽不带伞呢?淋成这样难道不怕感冒?担心著黎琰的林文汐丝毫没发现自己也是全身湿透,比起男人,他更应该担心的是自己。

  男人只是一时兴起想过来看看吧?也许明天一早,他就不见了。或者不用一早,自己没有叫他进来直接把门反锁了,他现在也应该走了吧?想到这里,林文汐一阵失落,但还是忍著没有去开门,他害怕见了男人,他会忍不住哭出来,他害怕见到他他就再也不想离开他……为什麽要来呢……是想亲自叫自己滚出这座城市吗?是因为自己上次不肯走他生气了吗?可是他刚刚……明明叫自己小汐……林文汐觉得自己的眼眶又酸涩了。

  站了许久,也没有听见敲门声,林文汐心底一阵难受,直到一阵凉意袭来,他才惊觉自己再不去洗个热水澡就真的要感冒了,於是匆匆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之后愣冷的坐在床上,男人走了没有呢?没有敲门的话应该是走了吧?他是不是没有伞?下这麽大的雨,还一直响雷,他全身又那麽湿,要是他真的一直不走,感冒了怎麽办?会有人来接他的吧?林文汐转念一想,那个男人向来都呼风唤雨,自己不用开车来一个电话也有人会马上赶到的,而且他也没必要站在自己门外不走吧?林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