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绿奴之路】(06-07)【作者:chaojizhu】
字数:87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老婆的游戏

                第一节

  跟沈哥的关系,一直这样持续了两三个月,期间没有别的进展,老婆和沈哥一直是维持每周一到两次做爱。他们做的时候,我就负责给老婆舔逼和给沈哥舔鸡巴,偶尔会单独给沈哥口交,一般都是他们操累了,就让我舔一会沈哥的鸡巴。等老婆休息过来,他们再继续操。等沈哥操完走了,我就要给老婆舔逼,如果沈哥射在逼里了,可以吃到精液。但是沈哥也经常射到老婆嘴里,老婆会主动咽下去了。等舔干净了老婆的逼,老婆就会命令我对着她的逼手淫,然后射到她的小腹上,老婆这种时候从来不让我射到逼上,唯一改变的就是,老婆和沈哥做爱的时候,不允许我手淫了,只能给他们舔。等沈哥走后,我才能手淫射出来。老婆也从羞辱我的过程中,获得了更多的快感,对羞辱我,也乐此不疲起来。

  几个月后出现了新的进展,事情源于沈哥去外地学习,半个月才回来。临走之前的晚上,沈哥和老婆畅快淋漓的做了一次,还让我给沈哥口交了很久,差点把沈哥舔出来,其实那次我隐隐觉得很希望沈哥直接射在我嘴里,但是他最后还是射进了老婆的逼里。沈哥在操我老婆的时候,跟老婆说,他走了之后,不许老婆跟我做爱,要老婆憋着等他回来才行,老婆当然忙不迭的答应了。沈哥还命令我不许碰我老婆,要不然回来了就不操她了。老婆说:「那可不行,你走之后,这个王八还要给我舔干净呢。」沈哥说仅此一次,舔完就不许碰了。

  沈哥走后,我给老婆舔干净了逼,吃了精液。老样子对着老婆的逼手淫射了出来。老婆问怎么样,要不要照沈哥说的做。我觉得也挺刺激,想试试,老婆就说行,咱们试试。

  前两天还没关系,沈哥刚操完,还能忍得住。过了几天之后就不行了,老婆每个晚上都发骚,光着身子在床上扭来扭去,喊着要挨操,我也憋的难受。后来我跟老婆说,要不我们手淫吧,老婆大喜。于是两个人在床上面对面的手淫,我摸着自己的鸡巴,老婆则用手摸逼,用手指插逼,两个人说着淫话。老婆说着沈哥操她有多爽,大鸡吧在逼里胀满多舒服,还叉开腿露着逼,用手扒开阴唇给我看,说沈哥的大龟头怎么进去。看着老婆水淋淋的逼,我也好想插进去,但是更希望能得到羞辱,还是忍住了。

  人的欲望就是很奇怪,仅仅靠手淫,有时候手淫完了,反而更有欲望。到后面几个晚上,我跟老婆两个人都是靠手淫度过的,有时候老婆还让我跟她模拟沈哥操她,用什么姿势操。比如老婆跪在床上,翘着她的屁股,说让沈哥从后面操她,我就在老婆后面,做出操她的样子,不过鸡巴不敢碰到逼,两个人虚凰假凤的手淫。离的最近的一次,老婆张大腿,手扒开逼,我的龟头都几乎碰到逼了,两个人还是忍住了。这段时间把老婆熬的不行,一个劲的说等沈哥回来了,好好玩玩我。期间有一天晚上沈哥还打电话过来,让老婆在电话里手淫给她听过,也算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终于熬到沈哥学习回来,正好是个周末,老婆早早的就打扮的性感无比,等着沈哥。结果没想到有事耽误了,沈哥晚上才到我们家。老婆就跟我商量让沈哥晚上在我家过夜,以前不管操完了多晚,沈哥都回家的,但其实他也是个单身,也是一个人住。我也挺乐意,毕竟忍了这么久了,也想好好玩两次。于是沈哥来了,我们就跟他说让他今晚别走了,留在家里过夜,沈哥当然愉快的答应了。
  晚上一切都收拾妥当,终于开始了三个人都期盼的事情。老婆说今晚有新的花样,我知道她这几天都憋着怎么玩我呢,自打沈哥走了,其实她盼望的不是沈哥怎么操她,是怎么能从羞辱我中获得更大的刺激。这点我们也讨论过,老婆觉得最刺激的,不是在跟沈哥做爱,而是在我的身边跟沈哥做爱。这次不知道她又有什么新主意。

                第二节

  老婆说今晚一切听她的,沈哥没什么意见,我更没意见了。老婆让沈哥用床单把我绑在床尾凳上,当然就是随便一弄,并没有真正绑的很结实。让我面朝上,手脚都绑好了。然后老婆过来,叉开腿站在我的身上,逼冲着我慢慢坐下来,跟我说:「贱王八,给老娘舔逼」,说完就坐在了我的脸上,逼正好压在我的嘴上。我乖乖听话,伸出舌头给她舔逼,老婆的逼其实已经很湿了,外阴都是水。老婆的屁股前后的晃动,不像是我在给她舔逼,倒像是她在用我的嘴自慰。

  老婆弄的我满脸都是淫水,才满足的站起来,对沈哥说:「老公,让贱王八给你舔鸡巴。」她从几个月前,操逼的时候就喊沈哥老公了,当然这对我也是很大的刺激。沈哥走过来,也是跨在我的身上,把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我用力吸着他的鸡巴,感觉他的鸡巴在变的更大更硬,同时我的鸡巴也硬了起来。很快沈哥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我躺着已经没法做吞吐,只好用力抬起头,让沈哥的鸡巴在我的嘴里进出。沈哥估计也是舒服了,抓着我的头发,自己插了起来,好几次快插到我的喉咙里,弄的我有点想吐。

  舔了一会,沈哥说差不多了,就看到老婆的屁股从我脸上方出现,原来老婆弯着腰,撅着屁股,从我的头上方靠了过来,「老公,插进来,操我」,我听见老婆说。沈哥自己握着鸡巴,在我的眼前,一下操进了老婆逼里,因为角度的关系,我清楚的看到沈哥的龟头怎么塞进老婆的逼里,看着老婆细细的小阴唇被沈哥的大龟头捅的往逼里陷进去,逼口被慢慢撑大,沈哥又大又粗的鸡巴整根而没。
  老婆大叫了一声,说爽。然后跟沈哥说,我们到床上操,别让贱王八看见,急死他。说着两个人就那么插着,一边操着一边离开了我的视线,然后听到两个人倒在床上的声音。

  因为床尾凳比较矮,我就算转过头去,也只能偶尔看到沈哥或老婆的脚,耳朵里都是老婆的叫床声,还有操逼发出来的啪叽啪叽的声音。完全看不到他们是怎么操的。就听见老婆不停的喊老公操死我,使劲操。我又急又兴奋,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工具一样,被他们用完就忘记了。老婆也是很久不操了,大概操了十几分钟就喊不行了,让沈哥不要操了,沈哥答应了要听她的,于是啪叽啪叽的声音就停了。我听见老婆嗲声嗲气的夸:「老公,你好厉害哦,爽死老婆了。」沈哥很得意说:「骚货,这么快就不行了。」「慢慢玩嘛,老公……」听得出老婆在跟沈哥撒娇,这让我妒火中烧又兴奋无比。

  「来,老公」老婆说着,听着声音是下了床,几步到了我的身边,「贱王八,给我舔舔干净」,说着又跨坐下来,把逼压在我嘴上,刚被操过的逼,逼口都是张开的,有个小洞洞,舌头很容易就可以伸进去,而且有种特殊的味道,这也是我喜欢的味道。我兴奋的用嘴给老婆舔着逼,眼前看到沈哥挺着鸡巴就到了我的头上方,老婆抓着沈哥的鸡巴塞进嘴里,给他舔起了鸡巴。就这样,我给老婆舔着逼,老婆给沈哥舔着鸡巴,房间里充斥着口交的声音。我一边舔着老婆的逼,一边看着上方沈哥的鸡巴在老婆嘴里进出,偶尔老婆还伸出舌头,在外面舔龟头。
  舔了一会,老婆从我身上下来,让沈哥过来跨在我身上,然后她跪在我的头后面,弯下腰,她的头在我的头上面,让沈哥把鸡巴插进我的嘴里,我刚舔完老婆的逼,又开始舔沈哥的鸡巴。因为角度的关系,我必须仰着头才能把鸡巴含进嘴里舔。前面给沈哥舔的时候,他是抓着我的头发插我的嘴,我的脖子还没怎么用劲,这次不一样,没一会脖子就酸了。正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听老婆说:「老公,给我。」,我看了一下,老婆张着嘴,沈哥也明白了,把鸡巴从我的嘴里抽出来,再塞进老婆的嘴里。老婆的嘴离我很近,几乎就在我的眼前。老婆用手握着沈哥的鸡巴,在嘴里吞吐。舔了一会,老婆说:「贱王八,张嘴。」我赶紧抬起头张开嘴,老婆把沈哥沾满口水的鸡巴又塞进我的嘴里,我继续舔。如此反复的,我跟老婆轮流舔沈哥的鸡巴。老婆在旁边问:「老公,我跟贱王八谁舔的舒服呀?」,沈哥说:「都挺爽的,这个王八舔的也越来越好了。」

  确实是这样,经常给沈哥舔鸡巴,加上老婆一直教我怎么给鸡巴口交,还拿假鸡巴让我练习,除了深喉还做不到,别的方面我舔的越来越顺溜,好几次都把沈哥舔的差点射。

  沈哥因为是微蹲着让我们舔的,舔了这么长时间,大概也累了,感觉腿都有点颤了,老婆也看出来了,说:「老公,坐下来,坐到贱王八身上好了,你就当他是一条狗。」这是老婆第一次叫我「狗」,把我兴奋的不行。沈哥也真不客气,一下就坐到我的胸膛上,他往前移动了一下,龟头正好在我的嘴上,我就伸出舌头舔他的龟头,老婆也低下头来,跟我同时用舌头舔龟头。两条舌头一起舔龟头,把沈哥舒服的直哼哼,偶尔老婆还把龟头含进嘴里舔一会,又或者塞进我嘴里,让我舔一会。

                第三节

  这样玩了大概有二十几分钟,老婆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抬头跟沈哥说:「老公,我们玩点好玩的吧?」沈哥问:「你个骚货,又想干什么?」,老婆握着沈哥的鸡巴说:「老公你想不想看老婆跟别的男人操逼?」,沈哥一愣,说:「好啊,骚逼,让老公看看。」老婆让沈哥站起来让出位置,她面对我跨立在我的身上,然后往下,一直到我的鸡巴那里。「老公」老婆跟沈哥说:「看这个鸡巴操老婆,好不好?」说着,用手握着我的鸡巴在她逼上蹭了两下,沈哥说好啊,我看着。「贱王八不许看」老婆假装很凶的说,然后让沈哥拿了件衣服扔到我的脸上,把我的脸蒙住了。

  我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老婆的手握着我的鸡巴在她的逼上来回蹭着,听着老婆说到:「老公你看,这个鸡巴要插进我逼里了。」

  说着我感觉,龟头已经慢慢进入老婆的逼了,老婆被沈哥的大鸡吧操过之后,我的鸡巴似乎很容易就能进去。龟头进去一点后,老婆就停下不动了,「哦,老公你看,鸡巴进来了」老婆的声音响起,然后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大概是沈哥过来了,「就进去这么一点啊」我听到沈哥说,然后鸡巴感觉被手指碰到了一下,马上就听到老婆说:「坏老公,你把人家的逼扒开了。」估计是沈哥用手指撑开了老婆的逼,所以刚才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鸡巴。「让我看看别人鸡巴怎么进去的」沈哥说,「啊,好,好」老婆答应着,然后慢慢坐了下来,一直坐到我身上。在我和老婆的身体中间,确实感觉到了两根手指,看来沈哥是一直扒开着老婆的逼。

  「老公,你看,他的鸡巴都插进去了」老婆嗲嗲的说,沈哥问:「爽不爽,骚逼?」

  「不爽,这个鸡巴太小了,不如老公的鸡巴大。」,老婆又说道:「操着没感觉。」,我的鸡巴确实比沈哥的小很多,老婆刚跟沈哥操过,这会我的鸡巴插在里面,感觉真的有点空。沈哥说:「那老公来操你。」

  「啊,好」老婆一下就站起来了,我的鸡巴就从老婆逼里掉了出来。接着就听老婆叫了一声,听声音她好像弯着腰,还是跨立在我的身上,大概就是从我身上站起来之后,直接就弯腰被操了。「真好,还是老公的鸡巴大,太爽了」老婆边叫边说:「这个贱王八的鸡巴太小,操着一点都不爽」,老婆大声的说着,她故意的羞辱我,刺激我。两个人操逼发出的啪啪的声音一直响着,我被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老婆就在我身上被人操着,还骂我的鸡巴小,这让我兴奋无比。
  两个人操了一会,老婆大概又受不了了。说:「老公,你的鸡巴太大了,操的我不行了。」沈哥说那你换个小鸡巴,老婆兴奋的说好,紧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鸡巴被老婆的小手握住了,然后老婆一下就坐下来,把我的鸡巴整个吞进了逼里,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都没对一下,就直接插到底了,老婆的逼被沈哥的大鸡吧操的,确实张开很大。

  老婆一下坐在我的鸡巴上,让我确实很舒服,不由的叫了一声,老婆对沈哥说,把这个狗嘴堵上,沈哥不知道拿了个什么,掀开盖在我头上的衣服,给我塞嘴里了。我感觉自己特别像个玩具,被他们两个玩弄一样。

  老婆坐在我的鸡巴上。但是没有动,只是不停的喘气,嘴里还说:「这个鸡巴真小。」,沈哥在旁边说:「大鸡吧又嫌大,小鸡巴又嫌小,你这个小骚货还真难伺候。逼里有小鸡巴,你给老公舔大的吧」,说着就听到老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大概是沈哥把鸡巴塞到她嘴里了。

             第七章老婆的游戏2

                第一节

  老婆坐在我的鸡巴上给沈哥舔他的大鸡吧,虽然我的鸡巴在老婆逼里,但是老婆不动,我被绑着也动不了,这种感觉还挺舒服的,有种欲求不能的虐心的快感。舔了一会,听沈哥说:「别用小鸡巴了,我来操你。」,说完老婆趴了下来,正好趴在我的胸前,屁股往上一翘,我的鸡巴就滑落了出来。老婆的屁股翘起来之后,又落了下来,成了她趴在我身上的姿势,她整个上半身都趴在我的身上,我的鸡巴在她的双腿间,几乎挨着她的逼,我的鸡巴立着,成了一种像是夹在她屁股中间的样子。因为床尾凳高度的原因,老婆这个姿势是没办法膝盖着地的,她几乎就是整个人压在我身上,两条腿耷拉到地上。

  后面感觉沈哥也跨在我的腿上,应该是从后面操老婆,但是我的鸡巴正好挡在老婆的逼上,沈哥说:「贱王八的小鸡巴真碍事,弄一边去。」我的手脚都被绑着,老婆就把手伸到后面,握着龟头拉开我的鸡巴,然后屁股微微翘起来,我就感觉,沈哥的大鸡吧贴着我的鸡巴插进了老婆的逼里。

  这个姿势,老婆被我们两个夹在了中间,我的鸡巴夹在了老婆的逼和沈哥的鸡巴中间,沈哥每操一下,我的鸡巴就被老婆的屁股和沈哥小腹夹一下,加上老婆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沈哥用力往下操的时候,我不由的哼哼出声了。我的嘴被堵着,所以我放心的出声了。沈哥操一下,老婆叫一声,我也哼一声,听起来好像是沈哥在操我们两个一样。老婆也刺激的不得了,叫声越来越大,有点疯狂了。其实本来这个姿势,鸡巴就不能完全插到底,又加上我的鸡巴夹在中间,沈哥的鸡巴也就插进去一半多而已,但是这样的姿势太淫荡了。以前玩换妻的时候,老婆也被3P过,那时候是别的男人在操她,我也在操她,但是现在,她趴在我的身上被人操,我还被绑在凳子上不能动,我的鸡巴就在她手里握着,但是逼里却是别人的鸡巴,这么淫乱的场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疯了。

  果然老婆一会就开始疯狂起来,喊着要换小鸡巴,也就是我的鸡巴,沈哥拔出他的鸡巴,老婆想把我的鸡巴塞进去,手够不到,她抬起屁股,从下面握着我的鸡巴塞了进去。这次插进去老婆开始乱动,嘴里一边胡乱喊着,一边前后的晃动她的屁股。对她那个刚被沈哥大鸡巴操完的逼来说,我的鸡巴确实太小,不够爽。插了一会,她就喊着换大鸡吧,沈哥抱着她的腰把她拉了起来,老婆两腿蹬着地,屁股高高翘起,身体呈倒V字型,沈哥站在后面操她。

  沈哥的大鸡吧操起来,比我操的爽多了。老婆的双手按在我的胸膛上,我感觉到她的身体被操的一下下用力按着我。老婆是真被刺激坏了,沈哥还没操几分钟,她又要换小鸡巴,当沈哥的鸡巴拔出来,她直接坐下来坐到我的鸡巴上,操不了两下,又换大鸡吧。嘴里还含着:「轮奸我,你们轮奸我,操死我吧」,我的小鸡巴和沈哥的大鸡吧换着操了十几次,当然每次我的鸡巴插进去,几乎操几下,就要换回大鸡吧,来回操了有接近二十分钟,沈哥抱着老婆的屁股一阵狂插,老婆先来了高潮,在她浑身抽搐中,沈哥也射进了她逼里。

                第二节

  老婆高潮后,站立不住了,直接趴在了我身上,一直喘着粗气。

  沈哥则坐在了床上。两个人差不多同时来了。

  老婆趴在我身上休息了一分钟左右,然后就站起来,移动到了我的头上,她掀开我脸上的衣服,但是只掀开了一点,把我的嘴露出来了,从我嘴里把堵住嘴的东西拉出来,跟我说:「贱王八,吃东西了。」

  耻辱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作为一个绿奴,耻辱无疑是一种兴奋剂。大家都知道,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男人射精之后,兴奋感会直线下降。在我一开始喜欢绿帽的时候,也是这样,一旦射了,觉得一切来自绿帽的兴奋都消失了,剩下的是迷茫,包括玩换妻的时候也是这样。射了,就跟老婆穿好衣服走了。

  但是自从喜欢上做绿奴以后,感觉就不一样了,就算是射了,仍然渴望被羞辱,兴奋感会继续存在,就好像射精不是目的,被羞辱才是目的!尤其是这次,不但忍了半个月,而且被老婆羞辱的特别厉害,而且我还没射,听见老婆让我「吃东西」的时候,我的兴奋感又比刚才更加提高了。

  以前,从来没有在沈哥面前吃过精液,都是他走后才吃,这次要当着他的面,吃他射在老婆逼里的精液,这让我难为情,但是心底里又特别特别的兴奋,老婆没有完全掀开我头上的衣服,只露着我的嘴,这样让我有种被玩弄的感觉,加上看不到沈哥,那我更是有种掩耳盗铃的心态,毫不犹豫就准备舔了。

  老婆并没有坐到我的脸上来,她跨在我的脸上方,逼对着我的嘴,让我张开嘴,她让沈哥过来,给她把阴唇扒开了,精液就顺着张开的阴道口滴进了我的嘴里!

  我张着嘴,感觉到一团精液进了嘴里,真的是一团,沈哥也是憋了很久,射的很多,他本来就射的不少,这次忍了这么久,可想而知有多少精液了,还非常的黏稠,一大团就滴进我嘴里了。

  有些人可能会怀疑,精液怎么可能直接从逼里滴下来,最多是顺着大腿流下来。那是你们没有概念,不知道沈哥的鸡吧有多大。我的鸡吧勃起后大概是十五厘米到十六厘米,正常来说,不算小,但是跟沈哥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不管长度还是粗细,都比他差远了。目测沈哥的鸡吧要有十七八厘米,对亚洲人来说,这个尺寸已经非常的壮观了,别看就差一两厘米,但是视觉效果和插入后对女人的刺激,就是不可同日而语了。他的鸡吧不但长,而且非常粗,尤其是龟头,比草鸡蛋小不了多少。这么大的鸡吧,插在逼里,操上十几分钟,不管是这个女人的逼有多小,阴道口有多紧,都会被操成张开的样子,每次老婆被沈哥操完,阴道口都会张开一个我大拇指粗细的洞口,要二十多分钟后才能完全合拢。

  这次她刚刚被操完一分钟,又是站着,沈哥还给她扒开阴唇,她逼里的精液也多,一下就滴落到我的嘴里。第一口精液我马上就咽下去了,没有结束,老婆的逼里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精液,前后咽了三口,老婆就坐了下来,让我给她舔逼。

  我的舌头很顺利就进入了老婆的逼里,被操完的逼那种特殊的腥骚味,让我十分的喜欢。老婆逼里还有一些残留的精液,加上老婆的淫水,都被我舔进我的嘴里。这种感觉让我非常的沉迷,完全没有尊严,被羞辱被玩弄。

  等老婆的逼被我舔的差不多了,老婆跟沈哥说:「老公过来,让这只狗给你舔干净。」她站起来,沈哥接着过来,把鸡巴插进我嘴里让我舔,沈哥的鸡巴虽然刚射了,但是还是很大,整根鸡巴都有点湿漉漉的,沾满了淫水和精液,我先给他舔干净了龟头,又用舌头把他的鸡巴都舔了一遍,沈哥满意的站起来走了。
                第三节

  我们从开始到结束,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等我给他们两个都舔干净了,也半夜了。沈哥从我身上站起来后,老婆跟他说:「老公,晚上你睡隔壁吧,我带你过去。」说完两个人出门去客卧了。

  我还是被绑在床尾凳上,也没人给我松开,也没人理我,似乎玩完了就把我扔了一样。两个人亲密的就去了客卧,一去就是小半个小时。

  老婆回房间的时候,我身上都有点麻了,虽然没有绑的很结实,但是维持一个姿势一个多小时也挺累的,刚才操的时候还没觉得,老婆跟沈哥去了隔壁之后,就有点吃不消了。我以为老婆回来之后,就会给我松开了,结果她直接就上了床。
  我有点忍不住了,就问:「老婆,还不给我松开啊?」「哎呀,把你这个贱王八忘记了」老婆故意的刺激我。说着下了床坐到了我的肚子上,「刚才的东西好吃吗?」她问,「好吃」我回答她,「你知道我为什么去了这么久嘛」老婆又说,没等我回答,她就趴在我耳边说:「我刚才在隔壁跪在地下给沈哥吃鸡巴了,还……」老婆顿了顿,接着轻声说:「舔了他的屁眼」,「啊,老婆」我一下兴奋的叫了起来,「今晚我是沈哥的老婆,不是你老婆哦,贱王八」老婆继续刺激着我,「你有兴趣玩玩别人的老婆吗?」老婆掀开我脸上的衣服,朝我抛着媚眼说道。我当然说愿意了,老婆起来给我松开了,然后她站着一条腿踩在床上,让我跪在她两腿中间,抬着头给她舔逼,我一边舔,她一边还说:「快点舔,贱王八,别让我老公发现了。」似乎真的在偷情一样。

  给老婆舔逼,对我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尤其她刚被操完,阴道口还是松弛的,舌头可以轻易伸进逼里去,淫水也很多,还会有一些融化了的精液一起流出来,我舔了几下,老婆不行了,撅起屁股,手撑在床上,大声说让我从后面操她。我站在她后面,刚拿着鸡巴准备插进去,门就开了,沈哥进来说:「骚逼,干嘛呢?背着我偷男人啊」,我一看就知道他们商量好的,肯定是老婆的主意,勾引我让我操,但是在关键时候,让沈哥进来「抓奸」,让我得不到满足。
  「老公,人家还想挨操嘛」老婆转过头嗲嗲的说,「走,想挨操去隔壁房间,老公把你操个够」,老婆光光的站起来,晃着屁股跟沈哥就走了,走到门口,沈哥回头说:「贱王八到门口等着。」我跟在他们后面,到了隔壁房间的门口,两个人进了门,老婆说:「王八,跪在门口。」我听话跪了下去,两个人就把门关了。

  门关了以后,听到两个人吃吃的笑声,然后就是老婆的喘息声。

  忽然老婆说道:「哦,老公,不要抠人家的逼。」再过了一会,就听老婆大叫一声,说:「老公,操进来了,好爽!使劲操我,操你老婆!」我知道她是说给我听的。他们操了一会,门开了,沈哥挺着他那根大鸡吧出现在我眼前,由于我跪着,鸡巴正好在我脸前,沈哥对我说:「贱货,舔。」我马上把他的鸡巴含进嘴里舔,沈哥的鸡巴很湿,估计老婆流了不少水。舔了几口,沈哥又进去把门关了,两个人开始操,我跪在门口听,中间老婆还不停的喊着一些什么,大体就是告诉门外跪着的我,沈哥在用什么姿势操她。门再开了的时候,老婆出来了,把我的头按在她的逼上,给她舔逼。舔几下,她又进去操了。每次开门,不是鸡巴在我嘴里,就是我的嘴被压在逼上,反复了几次之后,终于听到里面老婆高潮的声音,然后就是沈哥射精时候的呻吟。静了一会之后,老婆的声音响起:「贱王八,进来吃东西了!」

  那天晚上,我吃了两次精液,舔完之后,老婆对我说:「贱王八回去睡觉,用你的时候再叫你。我跟我老公要睡了。」我没想到老婆要跟沈哥一起睡,不过极大的羞辱让我顾不得这个,乖乖回房间睡了。但是过了一会,老婆还是回来跟我一起睡了,睡前照旧让我手淫射在了她的腿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