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梦回倚天】(01-03)【作者:一个人】
字数:1274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赵敏!你不得好死!我…啊…!」

  郡主府里一阵阵皮鞭划破人皮的声音与人的惨叫声混合在一起,显得相得益彰,一排样貌清秀的年轻女回子腰间挎着一柄柄三尺长剑站立于赵敏的身后,赵敏那双灵动的双眼半眯着,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郡主,鞋子我为您做好了。」我双手捧着一双刚做好的牛皮靴子跪伏于赵敏面前恭谨的说道。

  赵敏满意的一笑,秀眉一挑,看了我一眼让我跟着她进屋里说话。一进到屋子里赵敏就没有了人前的那份冷高的样子了,让我把靴子放下直接扑到我怀里柔柔弱弱的说道:「哥!怎么办?我觉得我快装不下去了,迟早会被发现的。」
  我微微的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眼前这位一脸委屈样的美女心里也是一阵懊恼与无奈。其实我是她哥哥,而我们俩是出了一场车祸后不知怎么就来到这个世界了,更无奈的是我妹妹她变成了手握生杀大权的郡主赵敏,我却成了一位为她做鞋的鞋匠。

  「没事的,现在你的任务就是不断的杀人,审讯那些叛军,没事的,放心吧,一会穿上我给你新做的鞋。」我轻轻地抚摸着妹妹的秀发,心里也是一阵心疼,自小我就和比我小一岁的妹妹相依为命,想不到现在居然穿越了。

  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我俯下身去把妹妹脚上的布靴子脱了下来,为她换上了那双带着十厘米尖利靴跟与靴底满锋利刀片的靴子。现在的问题是妹妹她不会武功,而赵敏却是个高手,没办法,只有让妹妹装作一个嗜血无情的样子才可以减轻他们的怀疑。

  「哥,其实我发现虐杀那些人也挺有趣的。」在出门的瞬间妹妹转身对我如是说道,我心里则是隐隐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一到人前妹妹就恢复了那冷高女王的样子,郡主府里帮着十多个从各地抓来的武林高手,妹妹穿着我做的高跟靴走到了其中一个人身边围着他转了两圈,突然从一旁的火炉里将那烧得通红的烙铁拿了出来对着那人的小弟弟就按了下去,一股类似于肉被烧胡了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男人已经不能惨叫了,他的舌头早就被割掉了。从偏房走进来的玄冥二老轻掩着双眼似乎不忍见到这残忍的一幕,可我却发现他俩的下面都撑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郡主,老奴从叛军里抓到了一奇人,特地送来让郡主玩耍。」玄冥二老这些天还没发觉妹妹的异样,毕竟以前赵敏也是这副冷血女王的残忍样。

  妹妹假装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鹿先生倒是说说怎么回事?怎么个奇特法?」
  「郡主,那人会一武林绝学,能够吸光人的功力………」

  「呕!快,把那人带进屋子里去,我要好好的玩弄他。」妹妹对于那人的兴趣倒是很大,连忙说道。

  其余人等也不敢耽搁,连忙把那人押到了偏房里,说是偏房其实就和现在的刑讯室差不多,各种刑具一应俱全,这里是以前赵敏虐杀奴隶的地方。

  妹妹是被一四肢着地身上安了马鞍的人马背过来的,房间里还有一些四肢全都被砍掉赤裸着身体小弟弟却异常粗大的奴隶,那是以前赵敏用来为自己脚美容和按摩用的。我也跟在妹妹后面爬到了房间里。

  玄冥二老口中的那位奇人被捆成粽子似的丢到了地上,其余的人都出去了。妹妹让我别跪着了,我赶紧站了起来揉了揉膝盖。妹妹依旧坐在那训练有素的人马背上,穿着高跟靴的玉足分别踩在地上的奴隶那粗大的小弟弟上,锋利的刀片直接将奴隶的小弟弟划出了血,他们因为四肢被砍,只能如蠕虫一般的在妹妹脚下挣扎,长大嘴也叫不出声来,舌头已经被割掉了。

  妹妹回头嫣然一笑对着我说道:「下次我挑选人做这种奴隶的时候就不把他们舌头割了,要让他们叫出来,那样才好玩。」说完不顾我那一脸惊悚的样子站起身来朝着那位奇人走了过去。

  妹妹身穿一袭洁白的长裙,背影显得高挑而充满诱惑。而她脚上高跟靴踩在地面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就像是来找地狱的魔鬼发出的死亡进行曲。

  奇人嘴里被布条塞住了,妹妹走过去绕着他转了两圈,突然抬脚一脚踩到他的脸上,奇人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妹妹踩下去的动作很缓慢,然后慢慢地踮起脚尖用前脚掌碾动着他的脸。靴底上有锋利的刀片,在妹妹的脚下把他的脸皮划破了,伴随着妹妹脚底的扭动他的整个脸上血肉模糊,血顺着妹妹的靴底流了下来。

  应该很疼,我如是想着,小弟弟却不知怎么慢慢的膨胀了起来,记得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我就喜欢玩妹妹的玉足。就在我回忆过去的时候,妹妹用高跟靴的靴跟踩进了那人的嘴里,向上一挑,把布条从他嘴里挑了出来。

  「妖女,你不得好死,好狠的妖女,你!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妹妹有些无聊的看着那个被捆得老老实实的躺在自己脚下的人,说道:「你不过就是我脚下的一只蝼蚁而已,随随便便就一脚把你给踩死了,我可不想让你现在就死,放心,如果我高兴就赏你死,如果我不高兴就让你生不如死!」
  「妖女!妖女!我要杀了你!」那人一个劲的骂着,妹妹不置可否的没理他,只是又回来坐到了人马的背上,抬起一只脚悬在奴隶那坚挺而伤痕累累的小弟弟上,对着那人说道:「好好看着,说不定一会你的小弟弟也就变成他这样了!」
  妹妹脚下的奴隶蠕动着身体想要逃,可他又能逃到哪里呢,妹妹就这样抬起脚悬在空中,靴底尖利的金属物体使奴隶的精神高度紧张,虽然他拼命的蠕动身体,可惜还是迟了。妹妹的靴子落到了他小弟弟上,妹妹慢慢的踩下去,整个靴底将奴隶的小弟弟平整的按下去,靴底的那锋利刀锋慢慢的没入奴隶的小弟弟里,对了,还有妹妹那尖利的靴跟,靴跟对着奴隶的子孙袋踩了下去,竟然是贯穿了奴隶的子孙袋。

  「好看吗?」妹妹对着地上那位奇人嫣然一笑,继续残忍的扭动自己的脚踝,奴隶的小弟弟就这样成为了妹妹脚下的一滩烂泥!

  妹妹又站了起来,走到奇人身边抬脚用靴底的刀锋把捆着他身体的绳子割破了,那人一挣脱绳子的束缚就立马谨慎起来。一个鲤鱼打挺变站了起来,和妹妹保持着两米左右的安全距离。

  「说吧,你的功夫是怎样练的,说了我就放了你。」妹妹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她有必胜的信心。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我就是骗你的,实话告诉你吧,你根本不能活着出去,如果你满足我的愿望我可以保你全家无忧,要不然后果你应该知道。」

  那人稍一犹豫对着妹妹跪了下来,对着妹妹磕了个头说道:「希望你说到做到。」

  其实那人也是在一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学到了『化功大法』,可他自己本身天赋不够,学艺不精,他自知必死无疑干脆用自己一条命换全家荣华富贵。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他一直在和妹妹小声说着些什么,我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后就看见妹妹的高跟靴踩在那人的小弟弟上,那人的小弟弟已经成为了一滩肉泥,可妹妹还是在不停的碾动着,终于把那人的小弟弟和子孙袋都踩烂了。

  「杀了我!给我个痛快!」那人居然是还没死透!妹妹双手呈爪状伸到了他的头边,稍一用力手指就按压在了他的头上,我倒是想起了『九阴白骨爪』可妹妹不是不会武功吗?就在我准备走进些看个清楚的时候,那人的脸上渐渐地变得难看起来,一股若隐若现的气体顺着妹妹的手指灌输到了妹妹的身体里,妹妹的脸色越发的红润,呼吸也愈发的快了,终于,那人是彻底的死去了。

  妹妹站起身来也有些晃悠,我连忙跑过去一把扶着她,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烫,担心她是否发烧我让她坐到板凳上,我转身去给她倒水。

  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妹妹已经面色如常的站了起来,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哥,我的时代将要来临,如果你臣服在我脚下我会保你荣华富贵,如果你不从,那就别怪妹妹的心狠手辣了。」

  说完妹妹双手弯曲成爪状,直取我面门而来。「妹妹!」我慌不择路般的居然就跪了下去。

  「哈哈哈,逗你玩的,不过这可是你自己要跪下去的。

  妹妹自己把靴子脱了,把棉袜也脱了有些无奈的说道:「好想穿丝袜呀。」
  「这里还是可以做出丝袜来的。」我知道这里应该那个做出丝袜,而且是真正的丝袜。不过就是有些复杂罢了。

  「哥,现在你给我跪下了,那你就是我的奴隶了,不过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高级奴隶。」妹妹笑得很是奸诈,我叹了口气心想果然还是着了她的道了,不过也没什么,反正是我妹妹。

                第二章

  郡主府的前院里密密麻麻的着五六十个浑身赤裸的男人,那都是朝廷禁武而被抓来的各派高手。妹妹端坐在靠椅上,离她大概十米左右的地方绑着一位壮实的汉子,两位身材柔弱的女子手持皮鞭轮流抽打着男人。

  男人痛苦的惨叫着,鞭打他的女子越打越兴奋,底下跪着的男人们小弟弟都高高的翘起。妹妹默然的看着这一切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这段时间我发现妹妹的性情已然大变,越来越喜欢虐杀人了,可看着她那残忍的样子我却也越发的兴奋。

  「把我的东西拿来。」妹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一旁的女婢恭恭敬敬地将一条一米左右的黑色鞭子双手奉上。今天妹妹身穿一身白色的轻纱薄裙,曼妙的身形在轻纱薄裙的掩映下若隐若现诱人非常,修长的美腿被蚕丝做成的白色丝袜包裹着,脚踩一双特制的高跟靴,手上戴着一双长及手肘的丝质手套。

  妹妹一手拿着皮鞭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看着那群匍匐在地上的武林人士,勾了勾手指着其中一个人,两位女仆架着那人把他拖了上来。

  「我好看吗?」妹妹将鞭子反手拿在身后,凹凸有致的身形特别诱人,那人是浑身赤裸的,小弟弟已经诚实的反应了他此时内心所想。妹妹假装看不见她那已经坚硬如铁指着自己的小弟弟继续带着一丝撒娇的口吻问道:「我漂亮吗?」
  「好~ 好看………」那人就像是被狐狸精勾去了魂魄一样,眼神呆滞的看着妹妹。突然妹妹动了,她的身形很快,弯腿,前踢动作一气呵成。男人那坚挺的小弟弟直接被妹妹的一脚踢出了几滴精华。

  很不幸,男人小弟弟里的精华喷到了妹妹的靴子上,她的眼神越发冷冽。「该死的东西。」妹妹对这个人做出了审判,一个完美的侧踢,高跟靴精准的踢到了男人的头,一股强大的力量将男人的脊椎都震错位了,男人只感觉到脑袋一晕就倒了下去。

  「把他两条狗腿固定好。」妹妹话音刚落,两位女仆一左一右的踩住男人的腿,男人整个身体呈大字型。

  「你们都好好的看着,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妹妹走到男人两腿之间用高跟靴跟踩到男人子孙袋间,整个靴底将男人的小弟弟覆盖住慢慢的朝下碾压!
  就在妹妹用高跟靴揉虐男人小弟弟的时候,身旁的一位女仆匍匐在地上用她那粉嫩的小舌头仔细的舔舐着妹妹靴子上被男人精华玷污了的地方。女仆舔得很是虔诚就像是对待女神一般。

  妹妹对女仆的反应很是满意,脚下碾动男人小弟弟的频率越来越快,终于,在妹妹的脚下,男人喷出了一大股浓浓的精华,精华都粘在妹妹的靴底。

  「你过来。」妹妹伸出被白色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指着我说道。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可在这种情况下又不能不听话,于是我对着她做出了一个略带威胁的眼神后四肢着地爬到了她脚边。

  「主人,奴隶来了,您有什么指示?」我低着头看着她那完美的玉足如是说道。

  妹妹没说什么,只是将刚才揉虐男人小弟弟的靴子抬起。一位女仆很是懂事,爬在妹妹身后,妹妹一屁股坐到了她身上,满意的摸了摸那女仆的头。

  「还不知道干什么吗?主人可不需要不听话的奴隶!」妹妹冷冷的说道,并且将靴底翘起对着我的脸。我哪里不知道这小妮子想干什么,不就是想让我把她靴底舔干净吗!可看着她靴底那混合着灰尘和一些泥土的一大片精华我就有些反胃。用乞求的眼神看了一眼妹妹,她始终保持着一副冷高女王的样子,对我的乞求不闻不问。

  没办法我只有用最后一招了,朝前挪动了两下膝盖一把将妹妹的另外一条腿紧紧的抱着,伸脸凑上前去蹭了蹭。周边的其他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他们都是知道妹妹厉害的人,平时没有命令如果有人对她的鞋子不尊重的话都会被处以极刑,更别说是像我这样大胆去叨扰主人的恐怕就得死全家了。

  妹妹也有些没法,踢了我一脚让我滚远些,并让人将我关起来。我知道妹妹不会对我这样,略有些得意的看了她一眼。

  刚才那位舔妹妹靴子的女仆又爬了过来,伸出舌头毫不犹豫的舔舐着妹妹的靴底。

  「吞下去。」妹妹面无表情的说道。

  女仆稍微一楞可又不敢不从,强忍着泪水吞了下去。妹妹对这个女仆是越看越高兴,用靴底抵住他的下巴看着女仆清秀的样子说道:「叫什么名字?以后就在我身边当个贴身女仆吧。」

  「女婢谢谢主人,女婢一辈子都是主人的奴隶,女婢的贱名叫明月。」,女仆对着妹妹连续磕了几个头后就成为了妹妹的贴身女仆,可妹妹却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件事让她以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看着自己的靴底又变得干干净净了,妹妹很是满意,站起身来看着那个被自己榨出精华的男人还躺在地上,一个残忍的想法在她脑子里蕴量而生。

  妹妹朝前跑了一步,尖利的高跟靴尖划破空气直接踢到了男人的子孙袋里,只听『噗』的一身,妹妹脚上的高跟靴居然是直接踢进了男人的子孙袋里,前脚掌都没入了子孙袋里,男人的子孙袋是彻底废了。

  妹妹朝后一拉腿然后又踢了出去,这次是直接踢到了男人小弟弟的根部!高跟靴宛如锋利的刀片一样,直接把男人的小弟弟踢出去了,跪在下面的人发出一声惊叹。

  「刚才那根东西落到了谁的身边,把那个人给我带上来!」

  妹妹说完后伸出芊芊玉手,一旁的女仆将金属质地的护甲套之类的东西套到了她的玉指上,那东西是我做的,很是锋利,和她的手指完美切合。妹妹五指弯成爪状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仆一爪抓了过去,直接抓下了女仆身上的一块肉。
  妹妹随手把自己手上的人肉一丢,甩了甩手,残留在手上的血液被甩掉了,爪子又变得干净了。

  「妖女,你………」一位铁骨铮铮的汉子被两位女仆抓了上来,刚才那小弟弟就是落到他面前的。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胯下一冷,妹妹将那戴着爪子的芊芊玉手伸到他的胯下将他的子孙带轻轻柔柔的握在手里!

  汉子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就感觉到了来自于自己胯下的一阵凉意。「求求你,不要!」小弟弟被妹妹握在手里,那那汉子明显没有了刚才那副嚣张的模样。
  「跪下来舔我的靴子。」妹妹冷冷的说道,语气威严而不容置疑。

  汉子还有些犹豫,他在江湖上也是被称为『草上飞』的一号人物当着这么多同道的面给眼前的这位年不过十八的女子舔靴子他还是有些放不下身段来。
  突然,『草上飞』感觉到了胯下一股凉意传来,他猛的低头一看,原来妹妹已经一爪抓到了他的子孙袋,尖利的护甲刺进了他子孙袋里,妹妹单手一握,用力朝外一拉,『草上飞』就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自己的子孙袋和里面的蛋蛋到底是什么样。

  妹妹把玩着自己手里的子孙袋和蛋蛋,看着『草上飞』痛苦的倒地,下体喷涌着鲜血,没有子孙袋的小弟弟已经萎缩成了一条小蚯蚓。

  「没意思,没意思!」妹妹明显对他很不满意,将自己手上的东西随手一扔,修长的美腿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尖利的高跟靴跟直接贯穿了『草上飞』的脖颈,他则是双手死死的抓住妹妹的高跟靴,可一切都已经迟了!

  在『草上飞』还未死透之时妹妹伸手一爪抓进了他的头骨,可以看见一道气体顺着妹妹的手穿到她的身体里,妹妹慢慢的享受着,长舒一口气将手抽了出来看着已经死透的『草上飞』说道:「你的功力还不错,我都要了,哈哈哈,安心的去死吧,那个死在我脚下是你的荣幸!」

  说完妹妹拿着鞭子踏着死亡步伐慢慢的朝跪在下面的奴隶走去,她要残忍的折磨死他们!她要吸干他们的功力!她要用自己的方式来统治着江湖,江湖将会被她血腥统治!

                第三章

  妹妹腿上的丝袜是找能工巧匠用最好的蚕丝做的,摸上去诱人异常,还有其他颜色的丝袜,我经常调侃妹妹说她脚上的才是货真价实的丝袜。妹妹的脚趾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调侃我说道:「那我怎么感觉到了你小弟弟越来越大了?」
  「那是被你的脚趾按压的。」

  「哎呦喂,你敢凶人家,别人被我穿着靴子踩小弟弟都会感恩戴德,人家脱了靴子用脚帮你按摩小弟弟你居然还敢凶我!」妹妹一脸愤怒而委屈的模样异常可爱。

  转眼在这里已经呆了半年了,妹妹的功力也越发的厉害了,而她折磨人的本事也是让我从心里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这天晚上妹妹结束了对那些抓到的武林人士和各种犯人的审讯回到了屋里,在她的身后跟着那个名叫明月的女仆,那人现在已经凭借自己对折磨犯人惨绝人寰的手段成为了妹妹的贴身女仆。

  妹妹此时身穿一身洁白的衣衫,腿上依旧是白色丝袜搭配着高跟靴。那位名叫明月的女仆和妹妹是一样的搭配只是材质要差一些,可她的身上粘了很多血红色的东西,那是被她无情折磨的奴隶身上的血,此时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朵美丽而危险的罂粟花!

  「你出去吧,记得明天把那十几个今天被我吸干功力的人杀了。」妹妹端起一杯茶语气平淡的说道。

  明月对着妹妹磕了个头后抬头问道:「主人,要不然一会我就去把他们杀了吧,就当是睡觉前的活动了。」

  妹妹微笑着示意她起身,呡了口茶后说道:「随便你了,无所谓的,反正他们也没什么用了,不过记得看看他们的下体,如果有合适的就把他四肢砍掉做成人彘用药喂着,留下我以后玩,他们的体格都不错可惜被我吸干了功力,不然做成人马一定很好玩。」

  「他们的功力能够被主人享用是他们的荣幸,一会我去抓几个人来为主人调教几匹好的人马。」

  「有心了,下去吧。」

  「是,主人好好休息,奴婢先行告退。」说完后明月面朝妹妹退了出去。
  在明月走远了之后我慢慢的从妹妹的床下地道里走了出来,妹妹看着我一脸狼狈的样子掩面轻笑道:「哥!快过来坐坐。」说完为我倒了一杯茶双手递到我面前说了句「请」。

  我连忙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郡主大人亲自奉茶,折煞小人了!」
  妹妹抿着薄薄的嘴唇朝我身边靠了靠轻轻柔柔的说道:「哥,这些天我已经把这里被抓的人功力最好的都吸得差不多了,根据玄冥二老的说法这个世上能够和我一战的人不过五人,我下想带着军队去把其余门派的人抓来,我有一个想法,找些体格一般却功力高强的人调教成人狗,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把他们变成和狗一样的东西,这样应该很好玩吧。」

  听着妹妹嘴里说出这些来我的小弟弟已经慢慢地开始抬头了,妹妹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我小弟弟的表现,笑着将被白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从靴子里抽了出来,慢慢地踩到了我小弟弟上,灵活的足趾不停的按压在我那已经慢慢坚挺的小弟弟。
  「妹妹,今天我可不想玩!」不知什么时候,妹妹对揉虐我小弟弟有了很大的兴趣,好吧,我承认,最先是我让她这样做的。

  妹妹腿上的丝袜是找能工巧匠用最好的蚕丝做的,摸上去诱人异常,还有其他颜色的丝袜,我经常调侃妹妹说她脚上的才是货真价实的丝袜。妹妹的脚趾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调侃我说道:「那我怎么感觉到了你小弟弟越来越大了?」
  「那是被你的脚趾按压的。」

  「哎呦喂,你敢凶人家,别人被我穿着靴子踩小弟弟都会感恩戴德,人家脱了靴子用脚帮你按摩小弟弟你居然还敢凶我!」妹妹一脸愤怒而委屈的模样异常可爱。

  我连忙做出一副求饶且惊恐的表情双手搭在她的美腿上带着一副哀求的语气说道:「我怎么敢对郡主大人不敬,那我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吗?那些骂了郡主大人的人是如何惨死的我又不是不知道,求求郡主大人不要生气,要不然一会小人我可承受不了郡主大人的酷刑。」

  妹妹冷哼一声踮起脚尖碾动了几下我的小弟弟,看着我一脸享受的样子又是冷哼一声扭头到一旁冷冷的说道:「知道就好,不要惹我,要不然,哼哼,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不要摸我的腿!很痒的!」

  我依旧不为所动,老实说妹妹的腿穿不穿丝袜摸起来的感觉都差不多,她的肌肤实在是太嫩滑了,就像是才出世的婴儿一般。正在我享受着来自于妹妹玉足的按摩手上还抚摸着妹妹美腿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
  原来是妹妹拉着我的手臂飞了起来,没等我好好享受一下飞在空中的感觉就摔到了妹妹的床上。妹妹的床很大,睡六七个人都有富裕的,妹妹专门找人在床下挖了个地道,我有时候就通过地道来她房间,要不然我一个为郡主做鞋的下人整天进出郡主的房间会被人抓起来严刑拷打的。

  妹妹的床很软和,我一摔到上面就不想起来了,抓起棉被就把自己的身体给盖住了,妹妹双手环抱着膝盖蹲在一旁笑脸如花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在笑上面,刚才她抓起我的时候用内力把我身上的衣服鞋子之类的全都震碎了,现在我是浑身赤裸的!

  我看着笑得很是邪恶的妹妹义正词严的说道:「妹妹呀,我知道你很厉害,可你好歹也给我留条内裤吧!」

  妹妹听我这样说笑得更加放肆,站了起来顺手把自己身上的衣裙脱了,不得不说这个朝代的衣服是真心好看,繁复而典雅却又不失清纯。妹妹把最外面的那件长裙脱了,里面是一件类似于轻纱的薄裙,妹妹那粉嫩的肌肤都若隐若现。更让人喷火的是妹妹那双修长而笔直的美腿!白色丝袜让妹妹更显清纯,有时我就在想如果妹妹回到现代,一定会成为最惹人瞩目的大明星的。

  「舔吧。」妹妹将玉足伸到我嘴边顽皮的扭动脚趾,被白丝袜包裹着的脚趾更加诱人,我张开嘴就扑了上去却扑了个空。

  妹妹看到我扑了个狗吃屎笑得更加厉害,整个身子都在抖动。我不满的看了她一眼,趁着她一个不注意的瞬间爬了两步就把她的美腿双手抱着紧紧地抱住。
  「啊!」妹妹假装惊呼一声,轻微的挣扎着,我知道她是故意这样的,如果她是真想挣开那就是再多十个我也白搭。

  「啊………」这下轮到我惊叫一声了,原因无他,妹妹的玉足在慌乱间直接踩到了我小弟弟上!直接把我那已经高高耸立的小弟弟直接踩到她脚下!

  妹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双腿稍微一用力就把我给震开了,我仰面倒在地上,妹妹朝前走了两步坐在我两腿之间,伸出玉足将我的小弟弟按压在我的肚子上,带着无限诱惑的说道:「哥,舒服吗?」

  「妹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知道如果她想做什么的话我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没办法,随便她2怎么玩吧!

  「哼,你早点怎么老实不就行了!」说完妹妹的玉足慢慢的把我小弟弟按压到了肚子上不停的摩擦着,两位一只脚的脚趾也按压着我的子孙袋,不停的扭动着脚趾。

  这感觉真的是很爽,我还时不时的挺动身体去迎合妹妹脚上的动作。妹妹倒也配合,继续加大了脚上的力道和揉虐我小弟弟的频率。

  「哥,我过几天就准备出去江湖上抓些人回来。」妹妹一边揉虐着我的小弟弟一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我说道。

  「嗯……,妹妹的技术是越来越好了,舒服………」

  妹妹对我那很是敷衍的语气很是不满,停下了揉虐我小弟弟的动作,绝美的脸上满是不满的情绪,这要是发生在平时那就是妹妹要大开杀戒的前兆了,可现在她也只有生闷气的份了。

  不过她脚不动也不是个事呀!我想捂着她的玉足来摩擦我的小弟弟,可她冷哼了一声扭动脚踝摆脱了我的手。

  「妹妹呀,我错了,快点吧,求求你了,我家妹妹最好了。」我连忙求饶道。
  妹妹也没有不依不饶,玉足又把我那高高挺立的小弟弟踩了下去,这次是双脚踩,玉足将我的小弟弟夹在中间,不停的搓着,丝袜上柔滑的触感使我即将到达天堂!

  「我是这样想我,既然已经是这样了不如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征服这个世界!我要让这个世界匍匐在我脚下,成为我的奴隶,我要成为这个世界的女王!手握生杀大权的这个世界的主人!」妹妹越说越激动,脚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最终,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脚下喷出了一大股浓浓的精华,精华喷到妹妹床上到处都是。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得不说妹妹的玉足真的是人家极品,能够被这样的玉足揉虐真的是死了都值了。妹妹略显无奈的看着自己玉足上那一滩浓浓的精华对我说道:「哥,前几天我用奴隶的精华来隔着丝袜泡脚很有美容效果。」
  我警惕的看着她,问了句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我今天要榨你的精华来给我美容脚。」妹妹说完玉足就又把我的小弟弟夹紧了,任我怎样挣扎都没用。

  「不要妄图反抗了,你的精华我要定了!」

  好多章啊,闲了再发吧 妹妹腿上的丝袜是找能工巧匠用最好的蚕丝做的,摸上去诱人异常,还有其他颜色的丝袜,我经常调侃妹妹说她脚上的才是货真价实的丝袜。妹妹的脚趾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调侃我说道:「那我怎么感觉到了你小弟弟越来越大了?」

  「那是被你的脚趾按压的。」

  「哎呦喂,你敢凶人家,别人被我穿着靴子踩小弟弟都会感恩戴德,人家脱了靴子用脚帮你按摩小弟弟你居然还敢凶我!」妹妹一脸愤怒而委屈的模样异常可爱。

  转眼在这里已经呆了半年了,妹妹的功力也越发的厉害了,而她折磨人的本事也是让我从心里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这天晚上妹妹结束了对那些抓到的武林人士和各种犯人的审讯回到了屋里,在她的身后跟着那个名叫明月的女仆,那人现在已经凭借自己对折磨犯人惨绝人寰的手段成为了妹妹的贴身女仆。

  妹妹此时身穿一身洁白的衣衫,腿上依旧是白色丝袜搭配着高跟靴。那位名叫明月的女仆和妹妹是一样的搭配只是材质要差一些,可她的身上粘了很多血红色的东西,那是被她无情折磨的奴隶身上的血,此时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朵美丽而危险的罂粟花!

  「你出去吧,记得明天把那十几个今天被我吸干功力的人杀了。」妹妹端起一杯茶语气平淡的说道。

  明月对着妹妹磕了个头后抬头问道:「主人,要不然一会我就去把他们杀了吧,就当是睡觉前的活动了。」

  妹妹微笑着示意她起身,呡了口茶后说道:「随便你了,无所谓的,反正他们也没什么用了,不过记得看看他们的下体,如果有合适的就把他四肢砍掉做成人彘用药喂着,留下我以后玩,他们的体格都不错可惜被我吸干了功力,不然做成人马一定很好玩。」

  「他们的功力能够被主人享用是他们的荣幸,一会我去抓几个人来为主人调教几匹好的人马。」

  「有心了,下去吧。」

  「是,主人好好休息,奴婢先行告退。」说完后明月面朝妹妹退了出去。
  在明月走远了之后我慢慢的从妹妹的床下地道里走了出来,妹妹看着我一脸狼狈的样子掩面轻笑道:「哥!快过来坐坐。」说完为我倒了一杯茶双手递到我面前说了句「请」。

  我连忙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郡主大人亲自奉茶,折煞小人了!」
  妹妹抿着薄薄的嘴唇朝我身边靠了靠轻轻柔柔的说道:「哥,这些天我已经把这里被抓的人功力最好的都吸得差不多了,根据玄冥二老的说法这个世上能够和我一战的人不过五人,我下想带着军队去把其余门派的人抓来,我有一个想法,找些体格一般却功力高强的人调教成人狗,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把他们变成和狗一样的东西,这样应该很好玩吧。」

  听着妹妹嘴里说出这些来我的小弟弟已经慢慢地开始抬头了,妹妹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我小弟弟的表现,笑着将被白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从靴子里抽了出来,慢慢地踩到了我小弟弟上,灵活的足趾不停的按压在我那已经慢慢坚挺的小弟弟。
  「妹妹,今天我可不想玩!」不知什么时候,妹妹对揉虐我小弟弟有了很大的兴趣,好吧,我承认,最先是我让她这样做的。

  妹妹腿上的丝袜是找能工巧匠用最好的蚕丝做的,摸上去诱人异常,还有其他颜色的丝袜,我经常调侃妹妹说她脚上的才是货真价实的丝袜。妹妹的脚趾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调侃我说道:「那我怎么感觉到了你小弟弟越来越大了?」
  「那是被你的脚趾按压的。」

  「哎呦喂,你敢凶人家,别人被我穿着靴子踩小弟弟都会感恩戴德,人家脱了靴子用脚帮你按摩小弟弟你居然还敢凶我!」妹妹一脸愤怒而委屈的模样异常可爱。

  我连忙做出一副求饶且惊恐的表情双手搭在她的美腿上带着一副哀求的语气说道:「我怎么敢对郡主大人不敬,那我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吗?那些骂了郡主大人的人是如何惨死的我又不是不知道,求求郡主大人不要生气,要不然一会小人我可承受不了郡主大人的酷刑。」

  妹妹冷哼一声踮起脚尖碾动了几下我的小弟弟,看着我一脸享受的样子又是冷哼一声扭头到一旁冷冷的说道:「知道就好,不要惹我,要不然,哼哼,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不要摸我的腿!很痒的!」

  我依旧不为所动,老实说妹妹的腿穿不穿丝袜摸起来的感觉都差不多,她的肌肤实在是太嫩滑了,就像是才出世的婴儿一般。正在我享受着来自于妹妹玉足的按摩手上还抚摸着妹妹美腿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
  原来是妹妹拉着我的手臂飞了起来,没等我好好享受一下飞在空中的感觉就摔到了妹妹的床上。妹妹的床很大,睡六七个人都有富裕的,妹妹专门找人在床下挖了个地道,我有时候就通过地道来她房间,要不然我一个为郡主做鞋的下人整天进出郡主的房间会被人抓起来严刑拷打的。

  妹妹的床很软和,我一摔到上面就不想起来了,抓起棉被就把自己的身体给盖住了,妹妹双手环抱着膝盖蹲在一旁笑脸如花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在笑上面,刚才她抓起我的时候用内力把我身上的衣服鞋子之类的全都震碎了,现在我是浑身赤裸的!

  我看着笑得很是邪恶的妹妹义正词严的说道:「妹妹呀,我知道你很厉害,可你好歹也给我留条内裤吧!」

  妹妹听我这样说笑得更加放肆,站了起来顺手把自己身上的衣裙脱了,不得不说这个朝代的衣服是真心好看,繁复而典雅却又不失清纯。妹妹把最外面的那件长裙脱了,里面是一件类似于轻纱的薄裙,妹妹那粉嫩的肌肤都若隐若现。更让人喷火的是妹妹那双修长而笔直的美腿!白色丝袜让妹妹更显清纯,有时我就在想如果妹妹回到现代,一定会成为最惹人瞩目的大明星的。

  「舔吧。」妹妹将玉足伸到我嘴边顽皮的扭动脚趾,被白丝袜包裹着的脚趾更加诱人,我张开嘴就扑了上去却扑了个空。

  妹妹看到我扑了个狗吃屎笑得更加厉害,整个身子都在抖动。我不满的看了她一眼,趁着她一个不注意的瞬间爬了两步就把她的美腿双手抱着紧紧地抱住。
  「啊!」妹妹假装惊呼一声,轻微的挣扎着,我知道她是故意这样的,如果她是真想挣开那就是再多十个我也白搭。

  「啊………」这下轮到我惊叫一声了,原因无他,妹妹的玉足在慌乱间直接踩到了我小弟弟上!直接把我那已经高高耸立的小弟弟直接踩到她脚下!

  妹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双腿稍微一用力就把我给震开了,我仰面倒在地上,妹妹朝前走了两步坐在我两腿之间,伸出玉足将我的小弟弟按压在我的肚子上,带着无限诱惑的说道:「哥,舒服吗?」

  「妹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知道如果她想做什么的话我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没办法,随便她2怎么玩吧!

  「哼,你早点怎么老实不就行了!」说完妹妹的玉足慢慢的把我小弟弟按压到了肚子上不停的摩擦着,两位一只脚的脚趾也按压着我的子孙袋,不停的扭动着脚趾。

  这感觉真的是很爽,我还时不时的挺动身体去迎合妹妹脚上的动作。妹妹倒也配合,继续加大了脚上的力道和揉虐我小弟弟的频率。

  「哥,我过几天就准备出去江湖上抓些人回来。」妹妹一边揉虐着我的小弟弟一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我说道。

  「嗯……,妹妹的技术是越来越好了,舒服………」

  妹妹对我那很是敷衍的语气很是不满,停下了揉虐我小弟弟的动作,绝美的脸上满是不满的情绪,这要是发生在平时那就是妹妹要大开杀戒的前兆了,可现在她也只有生闷气的份了。

  不过她脚不动也不是个事呀!我想捂着她的玉足来摩擦我的小弟弟,可她冷哼了一声扭动脚踝摆脱了我的手。

  「妹妹呀,我错了,快点吧,求求你了,我家妹妹最好了。」我连忙求饶道。
  妹妹也没有不依不饶,玉足又把我那高高挺立的小弟弟踩了下去,这次是双脚踩,玉足将我的小弟弟夹在中间,不停的搓着,丝袜上柔滑的触感使我即将到达天堂!

  「我是这样想我,既然已经是这样了不如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征服这个世界!我要让这个世界匍匐在我脚下,成为我的奴隶,我要成为这个世界的女王!手握生杀大权的这个世界的主人!」妹妹越说越激动,脚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最终,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脚下喷出了一大股浓浓的精华,精华喷到妹妹床上到处都是。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得不说妹妹的玉足真的是人家极品,能够被这样的玉足揉虐真的是死了都值了。妹妹略显无奈的看着自己玉足上那一滩浓浓的精华对我说道:「哥,前几天我用奴隶的精华来隔着丝袜泡脚很有美容效果。」
  我警惕的看着她,问了句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我今天要榨你的精华来给我美容脚。」妹妹说完玉足就又把我的小弟弟夹紧了,任我怎样挣扎都没用。

  「不要妄图反抗了,你的精华我要定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