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暴露癖】(02)【作者:moving-7】
字数:132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章表姐的爱好

  「我回来啦!」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舅妈的大屁股,她只穿了一条紧身黑色贴身裤袜,一件宽松的短袖,正撅着屁股练瑜伽。

  操,舅妈现在的动作太她妈像条母狗,四肢着地,大屁股绷住丝袜,腰往下压,屁股中间的肥阴唇凸出,逼的痕迹我看的一清二楚。

  而且从屁股这边朝宽大的短袖里看去,硕大的奶子像吊乳四处摇动,真尼玛大,舅妈又开始发骚了!

  可凡姐看我色眯眯的样子,狠狠的瞪我一眼。

  表姐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耍手机,她今天穿的是白色丝袜,直达大腿根部,红色的迷你小短裙,刚好遮住小屁股,坐在椅子上我从侧面可以看到她的,被我射过n次的骚逼内裤,至于上半身除了脸没有什么好描述的,真不知道舅妈的大奶子为什么没有遗传给表姐。

  「舅妈,表姐,我回来了!」

  「阿姨好!」可凡姐甜甜的打招呼。

  表姐疑惑道:「咦,你们两个怎么一起回来的?」

  我还没解释,可凡姐就抢着说,「上楼的时候遇到的。」随后小声道,「等会解释。」

  舅妈扭着肥臀,挺着豪乳,曲线玲珑,一双美腿看起来不肥,但是摸起来却肉感十足。她今天烫了个头发,披肩的长发尾端微微卷曲,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此刻细密的汗水冒出,香汗淋漓,真是个大美女。

  舅妈诱惑的红唇微张:「小前,快去切个西瓜。」随后招呼可凡姐。

  表姐和可凡姐是无话不说的好闺蜜,相处久了两人在某些方面很熟悉对方,比如发骚的表情欲望。所以表姐一下子就发现可凡的异样,因为以前来的时候都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今天看她表情却是一脸满足,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自己下面还痒着呢。

  我是今天晚些时候才知道她俩是一对百合!没错,幻想一下她俩百合的样子,简直让我做弟弟的鸡动不已。

  表姐的逼和可凡姐的逼紧紧贴合在一起,茂密的逼毛,大阴唇小阴唇相互使劲摩擦宛如肏逼一般,湿润的唇肉相互蠕磨,每当两女骚逼分开继而贴合的时候,交合处发出「啵…啵…啵…」的声响,淫水飞溅,两人互相揉弄对方阴道口上方的豆豆,外加骚水巨多的可凡姐,淫糜的下体接触的地方,发出「啪嗒…啪嗒…啪嗒…」的声音,要是我的大鸡巴能够插在她们两个逼口摩擦的中间,享受四片阴唇的服侍,那不得爽死!

  表姐带着可凡进了自己的卧室。

  房门刚关上,表姐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可凡,小胸贴大胸,柔软的小嘴唇吻上了可凡姐,一只手往可凡裙里一探,顿时满手淫水!

  表姐和可凡姐疯狂的舌吻,互相舔舐对方口中的津液,像在舔吊一样,两女伸出舌头纠缠在一起,表姐模糊不清的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下面怎么…这么湿呀?」

  可凡抱着表姐一起倒在床上,深深的舌吻了一口,呼吸有点急促,温暖的气息呼出,脸色潮红,道,「还不是要怪你的乖~ 弟~ 弟~ 的~ 小~ 弟~ 弟!我现
在两腿都还有点发软呢!」

  表姐感觉疑惑了,其实上周那天晚上,她就听到表弟房间传来的呻吟声,像是在操逼,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表弟在看AV,想去教训教训他,于是就蹑手蹑脚的走到表弟卧室门口偷听,却发现是妈的骚叫声,难道老妈在和表弟操逼,不可能吧!所以这就很奇怪。

  今天又听到自己最好的闺蜜说表弟,她隐隐间开始怀疑了!

  「我弟怎么啦?」表姐问到,手也没闲着,在脱可凡的连衣裙,和印着米妮的卡通骚逼内裤。看到小巧的内裤上屄口位置,全都湿了,稍微用点力捏还能挤出些淫水来!

  而在内裤逼口位置上,还有一大块白色的物质,可凡在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居然害羞了一下,这不就是内射进自己逼里,刚刚才排出来某个小色狼的精液吗!
  表姐用无名指沾了一点,精液和淫水混合,在拉起时一条晶莹的白色丝线,缠绵在一起。

  表姐看着无名指上的精水混合物,咽了口口水,随后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了一下!

  「哇,好奇怪的味道,又骚又腥!上周喝奶好像也有一点这个味道。」
  可凡被表姐逗的开心笑了起来,「你看你表弟好坏呀,居然把精液射进我里面。」

  两女倒在柔软舒适的床上,娇笑着,可凡姐被剥的精光,表姐穿着丝袜短裙,上身光溜溜的,搂着彼此,可凡小声的在表姐耳边说:「你知道男人那根东西,用来操逼超级舒服的,比我俩摩擦舒服一百倍啊!我今天才知道的呢。」

  「就是鸡巴嘛,不就是根棍嘛,有什么舒服的?」表姐就是这么认为的,以前经常玩我鸡巴,玩久了觉得没意思,可她不知道人长大了,鸡巴也会跟着长大的,「话说可凡呀,你的胸真大!」

  说着表姐用舌头在可凡的乳头上来回舔着。

  「啊~ 」可凡姐嘴里发出呻吟,她的身体本身就很敏感,哪里禁得起这样的性挑逗,汩汩淫水开始从逼里渗出,毛茸茸的阴毛紧贴肉体,整个骚逼暴露在空气中,湿润无比,要是现在有一根大鸡巴,不需要前戏,不需要被吮吸,就算是干的,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拨开被阴唇保护的逼洞,操进可凡姐的逼里,日到最深处。

  可凡抱着表姐的头,骚浪道:「阿姨的乳房才大呀,而且人又长的漂亮,你看看你,两个小馒头。对了,灵灵,我把今天你表弟做的坏事跟你说说吧。」
  「好呀,我们边磨边说!」表姐麻利的脱掉小小的三角内裤,穿着白色丝袜红色迷你短裙,她喜欢穿着一些衣物磨豆腐。

  两腿打开,柔韧度很好的两女可以轻松的把逼口贴在一起,各自用手拨开大阴唇,四片小阴唇外加两个洞口暴露出来,可凡的逼早已湿透了,表姐的逼很嫩,逼毛希希疏疏。整个逼的形状像舅妈的一样,是个微微凸起的馒头逼,骚水流了些许出来。

  两女洞口对准,慢慢靠拢,外翻的大阴唇首先接触,表姐不禁浑身舒爽的颤抖了一下。接着是小阴唇,最后两个穴洞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一上一下的开始摩擦起来。

  「好…舒服…啊…啊…啊…!」表姐包裹着白色丝袜的美腿伸的笔直,性感的嘴唇微张,发出嗯嗯啊啊的叫声,显然爽到了极点。

  可凡姐这边也好不到哪去,躺在床上,一对大奶子激烈乳摇,仿佛正在被表姐猛操一样。

  表姐使劲的挺起小屁股,「还要…再进来…点…啊…啊…啊…里面好痒…好痒!」

  交合处水声潺潺,啵叽啵叽的声响。

  表姐现在非常想把手指插进自己的逼里抠挖,寻求最激烈刺激的快感,但是一想到处女膜,就没敢这么做,但是好痒呀!

  表姐再磨了一会儿,伸出右手中指在逼口疯狂拨弄,「啊!啊!啊!在快点…好爽…好爽,啊…啊…啊!」

  表姐屁股爽的抬起悬在空中,仅靠两脚和一直手掌平衡身体。

  右手以极高的频率把自己的馒头逼,来回翻揉。在逼周围的阴毛全部湿漉漉的倒下,只有白嫩的逼凸出。

  伴随着表姐翘翘的小屁股一突一突的,淫水喷的可凡全身都是。

  可凡早已爽的浑身无力,躺在床上,任由表姐施为。

  爽玩后的表姐瘫软在床上,嘟囔着:「好奇怪呀,弄完后怎么感觉里面还是好痒?以前都没这种感觉的。」

  可凡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红润的小嘴开口道:「灵灵,要用个东西插那里才能止痒的!」

  表姐道:「可是还有处女膜的嘛,我不想现在就破了,但是又好痒,好难受!凡凡,我到底怎么办?」

  可凡接着道:「真笨,处女膜离洞口还有一段距离的嘛,稍微插插又不会破的。而且还很舒服,嗯,其实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于是可凡便开始把今天的遭遇完完整整的告诉了表姐,包括认干弟弟的事情。
  而表姐也把上周舅妈在我卧室里发出骚叫声的事情说了出来。

  两女说着悄悄话。

  话说另外一头,我切好西瓜,原本想给亲爱的可凡姐和表姐送一些进去的,不过刚走到表姐卧室门口,准备敲门,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两女小声浪叫的声音。
  呻吟声虽然被刻意压制了,但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其中一女的骚叫声绝对是可凡姐的,因为我才听过没多久。另外一个不用想都知道是表姐的。

  挖槽,原来表姐和可凡姐是百合!我就说这么漂亮的可凡姐为什么没有男朋友,而表姐没有男朋友我一直认为是因为她奶子太小,毕竟表姐长的很漂亮,今天才知道还有这种充满福利的原因。

  站在门外,弯着腰,耳朵紧紧贴在门缝处,这里传出来的声音最大。

  「啊…啊…啊…啊!」

  压抑的呻吟,短小急促喘息,听的我热血沸腾,我的大吊早已饥渴难耐了!恨不得踹开表姐卧室门,冲进去把两女按在胯下双飞。一个负责舔我的卵蛋,一个负责被我在逼里前后突突,想着就爽!

  我赶紧放下盘子,冲到厕所洗衣机位置,找舅妈或者现在最好是表姐的骚逼内裤。

  果然有,还是表姐中午刚换的,舅妈家的洗衣机每天就是不缺内裤。小巧的三角形小内裤,只能勒住逼,可以想象的出表姐馒头逼在这个位置凸起的形状。白色的小内裤,上面点缀着许多红草莓的图案,是多么的可爱诱人,让我忍不住想对着逼口位置射出一发浓精!

  抓起内裤,放到鼻子嘴巴前,深深的吸了口气,真她妈的骚香,我的吊虽然才射过不久,但是身体年轻,现在又坚硬无比!

  佝偻着身子回到表姐门口偷听,用表姐刚换下来的小内裤,套在吊上,内裤逼口位置对准自己的红龟头,其余的包裹住后面的冠状沟肉棒,快速的前后撸动着,幻想正在操表姐的逼!

  说起表姐的逼,我为什么会知道是馒头逼,那是因为我经常以前偷偷摸摸的,在表姐熟睡的时候去搞这些事情。

  记得第一次偷窥表姐,纯粹因为无意间看到熟睡表姐的大白腿,还有撩到大腿根部的短裙和迷你三角内裤。

  以前对舅妈和表姐从来没敢真的去做一些大胆的事情,最多猥琐的偷她俩的内裤,奶罩,丝袜,裙子等衣物打飞机。

  但是直到去年夏天,放暑假的一个下午,舅妈和舅舅都不在家。

  我在洗衣机里没找到舅妈的内裤,正准备溜到舅妈卧室里翻找,路过表姐的房间,我知道她有睡午觉的习惯,于是蹑手蹑脚的,小声走过去。

  我一边小心的朝表姐房间里看,一边迈步。

  当视线中出现表姐的身影时,我再也迈不下第二步了,只见一条修长的大白腿,还有因为风扇的原因,往肚子上翻的迷你短裙(表姐在家就喜欢穿这种骚浪短裙,说是凉快),白色略微透明的小内内,从我这边只能看到小内内的腰带,但是我认得,这条骚浪内裤我之前偷偷在逼口位置,射过n次浓精。

  这一刻,我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感觉体内有什么封印在解开。

  为什么我以前没想到这一点呢!

  我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使劲跳着,双脚换了一个方向,朝向表姐的卧室。
  两脚都在微微打颤,是因为紧张兴奋刺激激动的感觉混杂在一起。

  我没穿鞋,光着脚在地上走路,几乎一点声音也没有,靠着墙,一步一步的小心向表姐靠去,途中还不时的回头看,有人回来没,虽然我知道这是多此一举,但是当时我又害怕又激动,如果说有人回来在开门,或者表姐稍微动一下,我都能够瞬间跑回自己的房间。

  最终,有惊无险的来到表姐床边。

  表姐漂亮的头发散乱在枕头上,她从小睡相就不好,爱乱动。看着表姐娇好的容颜,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嘴唇,之前太紧张一直没硬的鸡巴瞬间翘了起来。

  一个刺激的念头顿时就在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就再也驱赶不走了,要是我把龟头塞到表姐的嘴里,那会有多爽!

  我咽了口口水,将视线从略微凸起的胸部移到我现在最想看的绝对领域。
  表姐两腿呈大字形打开,下面一览无遗,蓝色迷你小短裙翻开,这条小巧透明的三角内裤上还扎了一朵花。内裤遮逼的布料很小,表姐的阴毛和一小半大阴唇都露出来了。

  操!我她妈看到表姐的大阴唇的时候,眼睛都直了,鸡巴更是硬的吊起!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女生的逼,而且还是漂亮表姐的骚逼!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至少过了五分钟,我才回过身来,吊已经涨的太痛,我干脆把短裤脱掉,因为我没穿内裤,所以吊就直接弹出来,直指表姐的骚逼!

  我盯着表姐露出来的阴唇,还有隐藏在透明内裤中,隐隐约约看的见一丝轮廓的整个逼形,开始撸管,包皮撸开,露出微红的大龟头,我从来没有撸过这么舒服的管,刚快速疯狂的套弄十几下就想射精了。

  我停了下来,见表姐这么久都没动,我的胆子开始大起来。

  站在床边,两只手小心的扶着床沿,头开始往表姐逼里伸去,我想闻闻这骚逼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越靠越近,鼻子都要顶到逼口了,我用力的嗅闻,居然是淡淡的香味夹杂着一丝骚味,真美妙!

  抬头观察下表姐,还在熟睡,我接着闻,就这样上下重复,闻一下看一下,最近的一次是鼻子轻轻顶在逼口位置嗅,鼻头微微嵌进去一小截,好爽!表姐还是没有反应,这让我越发的大胆。

  于是一发连我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居然被我做出来了!

  我她妈不知道哪根经搭错,居然伸出舌头在表姐的大阴唇上舔了一口!软软的,嫩嫩的,还没来得及尝出什么味道,表姐立刻动了起来,好像要醒的样子。我她妈的吓得魂飞魄散,尼玛一个露着吊的表弟,头还伸在表姐张开的胯前,这怎么解释都不能解释。

  我翻身直接趴在地上,尽量快速躲到床的另外一头,现在要是往门口逃去,死的更惨!躲在最危险的地方反而还有一丝生机。

  木床摇晃的的嘎吱嘎吱的响,表姐不知道在床上干什么,我埋着头,心里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表姐嘟囔了几句,听不清楚,像是在说梦话,接着床又嘎吱嘎吱响了几声,之后就安静下来。

  静静待了两分钟,没再声响,知道她应该不是起床,紧张的感觉顿时松下来,但我现在的念头还是先溜出去再说,这要是被发现,尼玛在舅妈家性福的生活就玩完了。

  可是当我小心的抬起头,看向表姐时,眼前的一幕突然让我天不怕地不怕,其实是精虫上脑!

  只见一条白色小三角内裤,挂在表姐白嫩的脚踝边,操!表姐她居然因为太热,把内裤都脱了!

  表姐趴在凉席上,腿大打开着,迷你裙上翻,胯下整个骚逼暴露在风扇和我眼前,是个微微隆起的馒头逼,在逼口位置可以看到露出的一点小阴唇!

  我知道,就是那个位置,小阴唇包裹的里面,逼洞所在的位置!

  我感觉我的吊硬的快要爆炸了,只要撸三下就会射出浓稠的精液,全部喷在表姐的逼上。

  溜出去什么的是不可能了。心里同时有点惋惜,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这么刺激的事呢?不过从今天起就不一样了,我像刚才一样,慢慢的靠近表姐的骚逼,因为表姐是趴着,挺翘的两瓣小屁股对着我,上面还有凉席的一条一条的印子。在嫩白屁股中间偏下的位置,我看到了粉色的小菊花,接着是逼毛稀疏的,我神往已久的骚逼。

  我脑子里现在只想射精,全然没有考虑被发现后的危险。

  左手掌缓缓的覆盖到表姐的屁股上,哇!几乎一只手就把表姐的小屁股给抓完了,轻轻的,慢慢的揉弄,捏了两下,很有弹性,表姐只哼哼了两声,接着睡。
  我换了右手去捏表姐的另外一边屁股,左手撸动直立的鸡巴,尼玛好爽!
  接着,慢慢滑动手掌,右手大拇指滑到表姐屁眼上按着,四指缓缓摸到表姐的整个阴部,先是毛茸茸的阴毛,接着就是青春嫩弹的逼!

  这就是逼的触感,这个动作我保持了一分钟,细细品味这美妙的一刻,感觉右手一阵温热,仿佛表姐的逼会喷热气一般,绒绒的逼毛弄的我的手指好舒服,还有肉嘟嘟的馒头逼,我的两根手指夹着整个逼来回揉弄。

  当然左手缓慢的撸着,怕撸快了,爽的射表姐一逼脸。

  表姐熟睡着,长发遮挡住半边脸颊,另外半张脸颊微红,粉色的嘴唇轻启,美丽无边。

  于是我再次做了一个我认为很大胆的决定,其实和已经用手摸表姐逼这个动作比起来,没有什么动作算大胆的,除非用吊肏到表姐的逼里去。

  我颤魏巍的把大鸡巴,完全翻开包皮,把龟头顶到表姐的美腿上!

  表姐这修长的美腿,我垂涎已久,这也是表姐身上除了嘴和逼外唯一的撸点。每次偷偷的用手机偷拍,对着撸,或者替表姐按摩,用双手慢慢品尝。

  就是从来没有真的用鸡巴对着顶的,我的硕红的龟头,缓缓顶了上去,表姐大腿肉缓缓凹陷,又白又嫩的大腿,让我的马眼顿时分泌出白色的晶液。将马眼对着表姐的骚白腿,晶液均匀的涂了上去,接着往斜上一顶,冠状沟在嫩白的肉腿上,左右摩擦,我啊了一声,呼了口气,真舒服!

  把吊顺着美腿往上滑,我慢慢的爬上床,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大胆。
  手掌轻轻放到表姐腰边撑住,双腿跪在凉席上,像做俯卧撑的动作,只不过这次不动手只动屁股。

  我光着的下体,接着触碰表姐的大腿,吊硬的像杆粗壮的棒子,龟头这次顶在表姐的大腿内侧,肉肉的大腿真舒服,屁股前后耸动,上下摩擦,最深的一下,顶到了大白腿的根部,离逼口只有两个龟头的距离!

  尼玛,爽的我差点射精!

  我口干舌燥,但是现在这个姿势,像是在后入表姐,让我所有理性都抛弃,只留下兽欲。

  我抓着吊头,然后把整根棒子放到表姐的翘臀中间,说实话表姐的小翘臀真不错,白白嫩嫩的,微微翘起,我的吊在两瓣屁股蛋中间,被夹的舒服无比。
  我将身体往前挪了点,两腿打开,这样保持趴着后入的姿势,然后我的毛退和表姐滑嫩的美腿靠在一起,好软,好舒服。

  双掌支持换成手臂支撑,这样我的上半身几乎要和表姐的背紧靠在一起。
  我只需要前后运动屁股,下体就可以轻松的开始上下抽插表姐的屁股缝。
  这个动作对于处男的我,刺激太她妈的大了,我都是快速的在屁股缝间抖动屁股,让吊棒快速摩擦,然后立马停下来,回味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顺便控制射精的欲望。

  吊蛋落在翘臀上前后撞击,胯间也紧紧的贴在表姐的肉臀上,这种紧密贴合的触感,刺激着我,整根肉棒不停的在臀缝间跳动,我她妈快要射精了!

  我迅速起身,将表姐脚踝处的骚逼三角透明内裤拿过来,快要射精的吊正在寻求最后最刺激最大的快感。

  我右手握着吊,将包皮一撸到底,露出青经,红红的龟头直接狠狠的日在了表姐的屁眼上,上面的褶皱刮的我的吊头好她妈舒服。

  我用右手握着肉棒,在表姐屁眼处疯狂摩擦,床摇的嘎吱作响,也不管表姐现在是否醒来,速度越来越快,在爽的快要射精的时候把内裤逼口位置对准龟头,然后再将被内裤包裹住的龟头顶在了表姐的馒头逼口,疯狂射精!

  我没有日进去,也没有拨开大阴唇射,就在外面释放积蓄已久的浓精,仅仅在逼口位置射精,就已经爽的上天了。

  汩汩浓精很粘稠,从马眼里喷出,幸好有内裤挡住,不至于射的到处都是,但是量太多,表姐的骚浪小内裤没办法全部兜住,结果大部分浓精全部渗透出来,淋满了表姐整个馒头逼,缓缓滴落到凉席上。

  真她妈刺激,我敢发誓,这比看片撸管爽好几倍。

  表姐睡得太死,我这样搞都只是稍微动动,后来我迅速打扫战场,至于这个内裤我稍微用清水洗了一遍,吹风机吹的要干不干的样子挂回表姐的脚踝处。
  走的时候还偷偷的在表姐粉红的小嘴唇上亲了一口,舔了两下,真爽,算我的初吻,给了梦中的表姐,不知道我吊的初吻什么时候给别人。

  「啊~ 啊~ 啊…」的骚叫声,断断续续的传出来,表姐的馒头逼肯定在和可凡姐的淫水逼摩擦,我套着表姐的内裤使劲的狠狠的摩擦吊头,来回撸着。
  我她妈撸的正爽的时候,突然耳朵被揪住,肏!舅妈还在客厅做瑜伽,我都忘了。

  舅妈揪着我的耳朵,拉到舅妈和舅舅的卧室里,关上门。

  我双手抓着舅妈的小嫩手,眼睛却盯着舅妈的丰乳肥臀,在眼前来回晃荡,屁股又大又翘,奶子也大,虽然有一点下垂,但总体来说非常完美,看着舅妈的屁股,想象着上周自己正抱着她后入的场景,真尼玛爽!

  在小说里,被男主肏过的女人,瞬间就会对他死心塌地,随叫随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现实中,舅妈对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不过我的吊更加的硬了,这是真实的。

  舅妈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上身因为汗水的原因,导致短袖有点湿润,尤其是在双乳位置,更是紧贴在上面,两个激凸非常明显,我眼睛都看直了。
  舅妈将贴在脸颊边的头发拨开,露出美丽的容颜,表姐和舅妈的美貌简直不相上下,真不知道舅舅是怎么想的,家里有两个大美人,却偏偏去外面找女人。
  舅妈低声喝了一句:「把手拿开!」

  我现在的状态是裤子褪到脚踝处,大肉棒向上翘着,上面缠绕着表姐的三角小内内,双手挡在吊前,其实我本来就很想把吊暴露给舅妈看,感觉很刺激。
  说实话我还是很怕舅妈,毕竟从小印象,哪里可能因为一次的操逼就瞬间变的百依百顺,而且还不是自愿的,是被我强干的。

  我装作不情愿的样子拿开了手,包裹着表姐骚逼小内内的吊直指舅妈。
  让我想不到的是,舅妈抬起美腿,白嫩的大脚拇指边的凹槽夹住了我吊的根部,我瞬间下意识的前后耸动。

  舅妈横了我一眼,道:「这内裤是灵灵的吧,你套在自己鸡巴上干嘛,嗯?」
  说着舅妈的美腿还主动的帮我撸啊撸,我有点搞不懂舅妈了,是饥渴的主动勾引外甥,还是想玩我。

  我也不管,直接道:「想用表姐的内裤手淫,把精液全部射在内裤的逼口上!」
  舅妈脸红,啐了一口,「变态!猥琐,我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妈!」

  一边说着一边用脚来回踢我的吊,我的吊被踢的到处弹,好她妈舒服,下意识的哦~ 了一声。

  舅妈在踢我的时候可以看到,紧身裤子逼口位置微微的隆起,中间有条缝,卧槽,舅妈这骚货绝对没穿内裤,日,好想现在就架起舅妈的双腿到肩上,就着弹性紧身裤直接日!

  舅妈舔了舔性感的嘴唇,接着道:「算你老实,以后必须听我的话,知道不?」
  「知道了!」

  舅妈满意的笑着,眼睛弯着像弯月牙,真好看。我和舅妈的关系更进一步。
  舅妈招手,让我站在她面前,我挺着个大吊翘起,像是在对舅妈打招呼。
  舅妈葱白素手抓住我的热吊,来回撸了一下,取下表姐的小内内,道,「以后不准用这些东西手淫,对身体不好,把裤子穿上。」

  「嗯~ 」我爽的前后抽插了一下,心里却想着,不手淫发泄那找舅妈你日逼啊?

  感觉和舅妈关系熟络起来,我也大着胆子问:「舅妈,但是我不手淫的话,憋着好难受什么的…上课学习成绩会下降的。」

  舅妈噗嗤一声笑了,没有生气,我放下心来,果然舅妈欠日很久,巨骚。
  舅妈被我的话惹笑,道:「你在班上垫底的呀,成绩就算降也降不了多少,还担心成绩下降。」

  舅妈看着我裤子上隆起的帐篷,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道:「不过~ 你表现好的话,我的内裤可以给你哦!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当然你也可以提一个我能接受的要求,算是听话的奖励吧。」

  我听到舅妈的呼,高兴的使劲点头,我她妈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操你的逼!
  「但是呢,」舅妈顿了一下,一对大兔子颤动着,「我的要求就是下次月考考进班里前80,舅妈我就满足你一个小要求。」

  我看着舅妈的大奶子,咽了口口水,班里总共84个人,我基本上排81或82,考进前80还不算很难,我肯定的点头答应。

  脑袋里已经开始幻想提什么要求,让舅妈用烈焰红唇给我口交,不然就乳交,在她那对大白奶子中间抽插,我从来没试过,也可以直接肏逼吧…舅妈突然把我拉到她身边,我的左臂紧紧贴着舅妈的大乳子,舅妈的漂亮的长发一部分落在我的肩头,香风袭来,让我想入非非。

  舅妈靠在我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如果灵灵问起来上周在你卧室里干了什么,你就说我在放AV故意气舅舅的,我俩什么事情都没干,懂吗?」说到这舅妈的脸还红了一下。

  我心里在回忆后入舅妈骚臀的感觉,真的翘,又有弹性,一下一下用力前后操干,撞击屁股发出的啪啪啪声音还有舅妈对着电话骚叫的呻吟,让我无时无刻不想再干一次,但实际情况是,脱离了那种氛围,就很难触发那种情况。

  我看的有点呆了,直到舅妈使劲捏了我的手,我才使劲的点头,「我晓得!」
  「真乖!」舅妈揉着我的头,声音柔柔的,很好听,道,「要是你以前就这么乖的话,我也不用那么操心了!」

  我翻了翻白眼,以前我也是这样听话的好吧?不过舅妈的潜台词应该是我的吊听话。

  「哎,」舅妈叹了口气,「要是你舅舅有你一半听我话,我就开心死了。但是你舅舅出去到处找女人,我不好看吗?以前偶尔还回来一次,现在直接借口出差不回来,我……」说到这舅妈掩面啜泣起来。

  我顿时愣住了,因为我一双淫荡的眼睛在舅妈大奶子和档间肥逼来回切换,没有太注意舅妈的变化。

  我应该抱着舅妈吧安慰她,我心里想着,这个动作有点大胆,要是以前肯定不敢这么做的,但是今天可不一样,我色胆包天,双手慢慢的环抱住舅妈,左手搂着舅妈的细腰,右手绕过大奶子抱住,让舅妈靠在我的肩头,一对坚挺的乳头还没靠拢就顶在我的胸口,直到巨乳双峰全部压上来,真他妈舒服!

  舅妈双手柔柔的反手抱住我,靠在我的肩头哭泣,我能闻到长发袭来的诱香,我轻轻开口道:「舅妈,还有我啊,我一直都很听你话的,再说舅妈你这么漂亮,我都可以叫你姐了!」

  舅妈捶着我的背,破涕为笑,道:「贫嘴吧你,做我儿子差不多,还姐嘞,傻瓜!」

  舅妈突然坐在我的腿上,肉肉的大腿和我的双腿紧紧靠在一起,我的吊和她的逼也紧紧抵在一起,只隔两条薄裤。

  我立马双手摸到舅妈的翘臀上,瑜伽果然不是白练的,真尼玛挺翘,充满弹性,能抱着突突,绝对欲仙欲死,要是舅妈能在插着吊的情况下快速抖臀就更她妈爽了。

  我把舅妈的翘臀使劲往我吊这个方向按,鸡巴和舅妈的骚逼几乎日在一起。
  我兴奋的开口道:「那我以后叫你妈了!」

  舅妈舒服的啊了一声,道:「你敢叫,我就敢接,我也不吃亏的,哈哈!」
  「妈!」

  「哎,乖儿子,」说着舅妈的骚臀左右来回扭动,「今天把我逗开心了,算是一个小奖励。」

  大肥逼和我的吊棒贴在一起,柔软无比,舅妈一扭起来,感觉就像在日逼一样舒爽。

  我直接搂着大屁股,舅妈大奶子紧贴我的胸,又软又舒服,屁股使劲往前顶,一前一后,一前一后,来回抽插。

  舅妈头发散乱,小嘴微张,小声呻吟着,眼神迷离,看着舅妈诱人的红唇,真想一口亲上去,舌吻,在舅妈嘴里来回搅动她的小舌头。

  我俩忘情的拥抱着对方,突然舅妈挣脱躺回到床上,骚浪难耐的道:「今天这个奖励,就到这里了,儿子!」

  我敢肯定,现在直接上去强操她,她最多象征性的挣扎一下,就会接受。但这样做的话,以后可能再也操不到舅妈,不能和她身心交融,我要让舅妈自愿的被我日操,主动握起我的大鸡巴,日进她的骚逼里,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
  我的大吊硬的像根棒竖立起来,要是有个逼洞从上坐下来,我可以直插到底。
  「妈…我…」我看了自己的大吊一眼,再看了舅妈美丽的脸庞一眼。

  「还叫妈呀,」舅妈温柔的笑着,脸红嘟嘟的,因为刚才的兴奋造成的,道,「那你转过身去!」

  我听话的转过身,但是立马偷偷的拿出手机开始录像偷拍,我日!

  只见舅妈开始脱紧身裤子,大白屁股说是露出来,更应该说是弹跳出来,真尼玛白嫩弹,就算用吊在舅妈的屁股上操干,多半都会射精。

  而舅妈其实是穿了内裤的,不过是超级小的丁字裤,妈的,逼口位置根本遮不住,大半肥逼加大量逼毛露出在外,丁字裤缓缓脱落,这里要说一点,舅妈是翘着大屁股对着我的,勾引外甥,真尼玛骚货。

  当不黑还有点粉的馒头逼露出来时,我眼睛都直了,好想在舅妈的胯间疯狂输出!

  接着让我更加感到刺激的是,舅妈居然把表姐的内裤穿上去了!

  妈的,舅妈屁股大,可以说表姐的小内裤根本不合她身,整个两瓣屁股蛋露在外边,馒头逼的外形将内裤顶起,逼毛散乱。

  「乖儿子,看下妈妈的内裤,」舅妈似乎还有点兴奋,看来舅妈有点变态,「好看不?」

  「好看!」我头直接放在舅妈胯间,死死盯着。

  「真乖!」舅妈摸着我的头,「这个算奖励啦,拿去吧。」

  说着把她的黑色丁字裤放到我脸上,我深吸一大口骚味,鸡巴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我好想现在就当着舅妈的面露吊,用她给我的丁字裤打飞机,最后射她一脸,让她含着我的吊舔干净,说好吃。

  现在的我只能等会在厕所就着偷录的视频打飞机了。

  舅妈换了个姿势,挺着翘臀,趴在凉席上,风扇吹着,道:「好啦,快去打点温水来,给我擦擦身子,现在浑身难受。」

  舅妈简直是个天生尤物,趴在床上,曲线玲珑,两腿微张,更见看的出翘屁股和之间的逼,好想像上次一样日啊!

  我咽了口唾沫,接着去拿盆子接温水,路过表姐房间时,稍微偷听,隐约能听见表姐在和可凡姐说着悄悄话,时不时的淫声浪语,我挺着大吊,站在表姐门口朝着房间里床的方向,对着空气日草了两下。

  端着热水盆子回到舅妈卧室里,舅妈呼吸均匀,似乎已经睡着,我心里一跳,摸着舅妈的细腰推了她两下,「妈,我开始操了…擦了!」

  一不小心说出心里真实的想法。

  舅妈没有回应,不知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的。

  我用帕子浸湿扭干之后,从舅妈的美脚开始往上擦,舅妈的脚白白的,小巧玲珑,我用帕子来回擦了一遍,然后偷偷暴露出鸡巴,拨开包皮,用龟头在舅妈的小脚上四处骚动。

  好爽!在可能熟睡的舅妈面前又可以暴露鸡巴,就喜欢这样刺激的感觉!
  我一边挺着大吊用帕子擦舅妈的小腿大腿,一边用吊头跟着突突,摩擦,直到两瓣屁股的时候。

  我她妈小声的爬到床上去,小腿跪在舅妈大白屁股两侧,大红热鸡巴直挺挺的对着舅妈的骚逼浪臀。

  我实在忍不住了,看着舅妈的大白屁股和阴唇外露的骚逼,还忍得住就不是男人!

  什么让舅妈自愿被我日操都见鬼去吧,老子现在就想把鸡吧巴,插进舅妈的大肥逼里去,把精液全部射入!

  我两手掌着舅妈的骚白臀,大鸡巴慢慢往下,先是屁股沟触碰到舅妈的大腿,接着是吊蛋滑过肉臀,最后大红龟头直接毫不客气的突突到逼口位置。

  表姐的骚逼小内裤把舅妈的逼勒住,一大半陷入逼缝里,露出另外一半大阴唇和逼毛,我的龟头现在就在阴唇外围画着圈圈。

  想先慢慢品尝舅妈的肉体。

  龟头拨开舅妈遮住逼口的阴毛,龟头左右摆弄,缓缓挤开小骚内裤,这时舅妈整个大肥逼露在我眼前。慢慢撑开大肥逼,啊!就是这个感觉,我的人生第二次插入,还是舅妈!可凡姐的一个龟头不算。

  这时我完全坐在舅妈的大腿根部,那种柔嫩的触感让我更加坚挺,大鸡巴准备开始抽插。

  我的龟头拨开了舅妈的大阴唇,我想就让龟头去寻找逼洞入口,而不是用手去扳开。

  龟头在大阴唇里突突两下,就是上下滑动,淫水流出,舅妈屁股扭动两下,开始发骚了!

  但是舅妈趴在床上任然是睡着的样子,看来应该是假装睡着的,好给自己找个借口。

  知道这点,我也不管了,直接趴下身去,上半身和舅妈的背部贴在一起,鼻子问着舅妈头发的香气,还在舅妈脖子上偷吻了一下,双手从侧边触摸舅妈的肥乳,鸡巴更加硕大。

  就是这个时候!我的吊头顺着淫水流出的方向向前滑动,慢慢的,慢慢的,越挤越开,越挤越开。

  我知道,这里绝对是我上次进入的逼洞,顿时就回想起上周猛烈肏干舅妈时的快感。

  先是我的龟头被一阵温热包裹住,好她妈舒服,我抱着舅妈更紧,两腿几乎夹着她的骚屁股,翘臀柔软无比,碰着好舒服。舅妈也似乎动情,呼吸有点急促,但仍然是装睡的模样。

  我鸡巴硬如铁,准备冲刺,全根没入舅妈的浪骚逼时,卧室门被推了两下!顿时吓得我差点射精,原本可以日逼的鸡巴顿时软了下来。人也立刻弹起,拎起裤子站在一边。

  舅妈也翻了个身,用薄毯子盖住自己,继续假装睡觉。

  幸好我刚才反锁了,表姐见没推开,在外面喊道:「妈,你知道小前子在哪吗?」

  操,是表姐!

  现在不是我犹豫的时候,不然会被怀疑,而且本身锁卧室门就已经很令人怀疑了。

  我硬着头皮去开门,表姐双手抱胸站在门口,裙子换了一条,还穿上了丝袜,长发垂肩,娇美的容颜,「姐,我在这。舅妈睡着了。」

  看到我开门,表姐疑惑的看了我两眼,随后确认了舅妈在睡觉,「你鬼鬼祟祟的在舅妈房间里干嘛,还把门锁了?」

  「舅妈喊我帮她按摩,结果睡着了,门可能是舅妈锁的吧,我没注意。」我盯着表姐的骚腿,看了好几眼,回想着之前在她熟睡的时候,用吊肏干她美腿的样子。

  「嗯~ 」表姐美眸一眨一眨,盯着我,还看了我的下体一眼,「跟我来,我有事问你。」

  说完,表姐转身扭着小翘臀在前面走着,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看的我想玩弄她,蹂躏她。

  迷你裙左右摔动,时不时撩起,可以看到表姐的小骚臀。

  带着我走进她的卧室,门反手一关,锁住。

  可凡姐现在躺在床上,盖着薄被子,乳房顶起,一双美丽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痒痒的,刚才做关键的时刻,哑火,换谁都憋着一股劲,想要把吊操进什么东西里的劲。

  「站好了!我要问你话。」表姐翘着二郎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上周,妈在你房间里干嘛?」

  「舅妈在和舅舅吵架,用我的手机放AV故意气舅舅的,没干什么,」这是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表姐一直盯着我的鸡巴,美眸闪烁,我知道她是想玩我的吊了,因为我小时候表姐这么看我,就会这么干。

  我看向可凡姐,可凡姐正用被子盖着嘴,只露出迷人的眼睛,弯弯的像月牙。
  她肯定在偷笑,我瞬间就明白了,表姐在我小时候玩过我的鸡巴,那时候很小,感觉没意思,而且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成了女同,现在被可凡姐一顿说辞,表姐想试试。

  「过来!」表姐没继续刚才的话题,接着道,「把裤子脱了!」

  我也没害羞,因为早就忍不住了,好想日样东西发泄一下。

  噌的一声,包皮半包着龟头的大硬吊就从裤子里弹出来,大吊上还有一条青经鼓起。

  可凡姐瞬间脸红害羞,用被子盖住头,不过会偷偷看。

  表姐则是一脸震惊,下意识的说,「好…好大!」说完还舔了下粉红的小嘴,「你小前子,别动啊。」

  说完,一只素手握住我的大鸡巴,缓缓向后撸,大龟头全部暴露在空气中,在表姐和可凡姐眼前闪烁着。

  表姐开口,「以前只有小手指的鸡鸡,现在变这么大了!」

  说着,表姐的小红嘴微张,含住我的龟头!

  我她妈瞬间懵逼了,这…这什么情况,幸福来的太突然!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