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北方往事【完】(作者:不详)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离开南方那个大都会三年了,和她的联系也终于成了美好的回忆,为此我写了一篇《南方往事》,发表在【原创短篇小说】,籍以怀念那段岁月,也算是个备份吧,以免在我老的时候,电脑硬盘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幸以还有网络备份,纵使那时或许那篇慌乱成文的《南方往事》早已成为网海一栗,但只要还存在于某个角落,我便不会轻易将那段岁月遗忘,即便没有了备份,我也不会遗忘,毕竟,那些日子给了今天的我一些亲情,我的可爱的女儿和她的母亲,依然让遥远的南方,让我牵挂。

  或许,人的性格很具两面性,高尚与肮脏并存,矛与盾虽然是对立但一直并存于一体,这个理论让我释怀许多,相信每个高尚的人,都有其肮脏的一面,那么,我这篇《北方往事》,也不至于太违背伦常,于是,我也大声说:我是真小人,不是伪君子。我坦然面对我不道德的一面,有勇气来面对这些,能从这些肮脏中反省,未尝不是件好事。

  而记录成文的,希望大家不要一概以色情这两个字眼来说事儿。这一篇与《南方往事》,都是我真实的经历,大家可以鄙视我,但不要过分鄙视,谢谢!

  这三年里,我与她的联系越来越少了,我想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彻底断了联系,但不会遗忘。来到北方的三年里,我认识了现在已断了联系的她,为了和《南方往事》里的她(我一直没写她的名字,确实是不想提起,望大家见谅)加以区别,我姑且称现在的她叫冰吧。

  认识冰是在2011年夏天,当时我在公司里负责广告宣传方面的工作,她是一个广告公司的业务员,比我大七岁,快四十岁了,胸部很挺,但感觉不是太大,屁股浑圆,匀称但不失丰满,是我喜欢的体型,长得并不是太好看,但却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话也不多,柔和的目光总是很平静,似乎天塌下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有时候却慌乱到让你想好好呵护。我当时确没对她产生过什么想法。

  一个冬天的周末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她匆匆地跑到公司的宣传部,拿来了我等了两天的广告设计小样,看了小样,我感觉还不错,就在临下班还有四十分钟的时候召集了几个部门员工,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小样不错,当即拍板定下了样稿,冰也在场,看我们一致通过了,便舒了一口气。剩余的时间就等着下班了,明天就是周末了,大家也都提前把手头的工作放下了,反正还剩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下班了,我也没多加干涉,任他们自由发挥地打情骂俏,做管理这几年我深刻意识到一个问题,规章制度永远无法真正约束到个人,只有掌握好上下浮动的范围,才能真正团结好下属,并借以发挥出最高效的团队力量。冰看到没什么事了,就向我告别一声要走了,我说那个广告什么时候可以发行?她说下周一吧,她回去加加班跟催一下。我说谢谢了!抽空请你吃饭!本来这就是做我们这行最习惯的口头禅,看她的样子也没当真,她笑了笑说:好啊,我等着啊!然后转身就走了。

  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着,上班,回家,吃饭,睡觉,再上班,偶尔与南方的她偷偷地联系一下,偷偷地接收她发来的彩信,看看女儿长大的样子。生活沉寂得让人不自觉地开始心里发慌,难道我真就这样平凡地生活一生?

  生命历程永远不会一帆风顺,总有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2011年年底,我最管理的团队出现了问题,一个广告设计文案在仓促中通过并投产,我当时也没仔细看,结果排版出来以后,里面漏洞百出,文不对意,甚至还出现了数字错误,那个企业拒付任何广告费,同时还要追加损失,竞争永远是激烈的,永远没有真正的侥幸成功,总经理出动了,勉强把事情压下来,而我,引绺辞职。那是段灰色的日子,我没想过以自己的能力还有被炒的时候,也终于过上了没有工作的生活,整天睡懒觉,上网,一个人包了房间去K歌,现在回头想想,人生的颓废也并一定是坏事,我只是停止了成功。

  北方的冬天是寒冷的,因此我也渐渐喜欢上了KTV包间里乱哄哄燥热的感觉。十一月中旬的一个深夜,我一个人从“大地唱响”的包间里走出来准备回家,转过包间的拐角,与一个女人迎面撞上,我喝了点酒,低着头没说任何道歉的话,匆匆离开。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经理?我反应迟钝地站住了,回过头,是冰。

  你这么晚了还没回家?我说。她说:今天公司聚会,不过估计也快结束了,你现在回家吗?嗯,我现在回家,那……我先走了。我说完转身就要走,酒力涌了上来,我怕再不回去就要醉倒在半路上,大冬天的,我可不愿糊里糊涂的横死街头。×经理,你等等!冰快走几步跟了上来,听说你不在那个公司做了?我苦笑了一下:不是我不做了,是被炒了。我实在不想再多说这事,加快了脚步匆匆地走出了“大地唱响”的大门。“喂,我不上去了,我有事得赶紧回家了”,冰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马上她就小跑着追了上来,与我并肩而行。北方冬天的夜里是清冷的,虽然那夜没有风,却更显得冷了几分,连天上的星星都射出冷光,令人愈加寒冷。我缩了缩脖子,显得更加狼狈。

  冰姐,不要再叫我经理了……我扭过头对她说,她低着头:那我叫你什么?我呵呵一笑:叫什么都可以,只是别再那样叫了,太刺激了。她沉默了一会儿说:现在做什么?做什么?现在我什么也没做,无业游民一个!那怎么行?要养家啊,得赶紧找个工作才行啊!她显得有点焦急。我扭头轻视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脚步更加快了,我已感觉到自己有一种怒意涌上来了,最听不得的就是她这样一句话。醉意也更浓了些,甚至我都感觉到随时会跌倒。她或许看到了我踉跄的脚步,赶紧上来扶我,我挣了一下,甩开她的手,她没有说什么,只是仍紧紧跟在我身边。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你要振作才会有作为,我从来都很欣赏你的能力,你将来是做大事的,真的。她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很平静,很柔和,我仅剩的一点心理防线在听到这句话以后彻底崩溃了,我停下脚步,一屁股歪坐在路边的绿化台阶上,低下头任眼泪无声地流个不停。她蹲在我身前柔和地说:姐是过来人,知道日子不好过的时候人的心里是怎样的,有些事就不能太当回事,太当回事了,你就把自己拴住了,回家吧,好好想想,男人活在这世上最难,也从来不是为自己活着,你就是顶梁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听到这段话,我当即哭出了声音,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力量,生活的力量,我猛的起身紧紧把她抱住了,语无伦次地、不停地对她说着谢谢,谢谢,谢谢……她挣扎了一下说不要这样,然后就没再动了,直到我酒醒了一点赶紧放开她,我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抱着一个快四十的女人说醉话,而她依然平静如初:回家吧,以后别这么晚了,要爱惜身体。

  第二天,直到中午才醒来,回味着昨晚残缺的记忆(喝酒失忆了一部分),唯独抱着她那段让我痛苦自责,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了?虽然我喜欢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但是也太莽撞了,她会不会从此轻视我,或是看出我肮脏的一面呢?毕竟从前在她跟前我一直表现得很正派。以后怎么面对她,装作喝醉失忆没那回事儿?但她的一番话让我细细咀嚼了一番,回过味儿来,我要振作,我要做自己的事业。趁着还有积蓄,我决定投资生意,不会再轻易给别人打工了。

  我开始选项目,手头资金不多,我只能做些小投资,于是在网络上找,实地考察市场,尽量能一战而成。阳历十二月底,我选好了项目,并且开始了装修及广告宣传方面的策划(因为这些与本文没有太大关系,项目详情就不再说了)。广告策划方面的工作我联系上了她,她应邀而来,一切谈妥之后,我俩开始在广告业务方面频繁联系开了。装修完成,广告策划也提前进行着,并且一直进行着。旧年历的年底,我回老家过年,这边的事情就暂时搁置了一段时间。年三十儿晚上,我在被窝里看书,突然手机响起了短信声,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内容却是一段情话,现在那条短信早不复存在,只记得大概意思就是喜欢我,想着我,梦里都会梦到我。我说是谁啊?就回了短信,反复几条短信下来,她虽然没说自己是谁,但我能看出这短信的意思,这一定是个女人,而且认识我,而且跟我很熟,她也说了她跟我在同一城市,我把这个城市里认识的女人一个个筛选了一遍,基本上定位了,是冰,但我没有说破,我喜欢这种情意绵绵,真情流露的话语,我不想将这种情调过早暴露在太阳底下。

  过完年老婆在老家继续住了一段时间,我则提前去弄生意上的事情。没有了老婆在身边的约束,我开始躁动起来,我跟冰提出了见面,我们仅仅是短信联系,我一直没有打电话给她,而且我知道打电话她也会挂掉,并且她是有老公的,很容易出问题。

  北方的冬天,街上的行人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已经绝迹,那天下午,天气寒冷,北风起了,我发短信给她说:我们见一面吧,现在我几乎没有朋友了,没有真正的朋友了,有你这么一个知己,我真的想见一见。很久,她的短信回复了:见到我你会失望。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们在虚拟的信息网络里情意绵绵,仅仅几天时间已经谈到了性事方面的内容,她以为我不知道她是谁,也跟我大胆地说着一些性方面的情话,她在与我见面方面一定很矛盾,一切揭穿了,她在我跟前就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她了,这肯定会让她很惊恐。我又回复短信:我不管你怎样,就算你长得丑,就算是比我大,我喜欢你,做我的知己,不要管其它的什么。又是很久,她回复了短信:好吧,晚上八点,河边广场。

  她很会选时间和地点,晚上八点,别说河边广场,就连大街上也没有一个人了,但不知道她会以什么借口对她老公说要出来呢?我预感到一些事要彻底从今晚开始了,虽然冷,但我心里火热,我整理行装走向河边,一路上冰的样子不断浮现在我脑海,让我重新打量了她一番,我这是才发现,冰是我喜欢的类型,丰满圆润的臀部,虽然不大但挺挺的乳房,两条大腿也很丰满,与臀部相映成一条完美的曲线,大腿之间并在一起时没有一丝的缝隙,下半身与南方的她一个模样,我一直喜欢女人这种体型,尤其是臀部不能有棱角,要圆滑,大腿一定要并齐了没有缝隙,我喜欢女人做爱的时候把双腿并齐,然后我的阴茎要费些力气才能插入她的阴道,这种挤得很紧的感觉让我欲罢不能……

  一路胡思乱想,顶着小北风来到了河边广场,环视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她应该还没到,于是我找了个路灯无法照到的阴暗角落里盯着唯一一条来路的方向,远远的街灯下,一条拉长的人影慢慢走了过来,我立刻看出来了,是冰。那身影走得很匆忙,显得慌张,隐约看出她是低着头的,把脸埋在大衣领子里。走近了,她开始不停地环顾四周,没看到躲在阴影里的我。我迎了上去,装作不认识地迎了上去,走到她跟前,装着不认识一样的趁着灯光打量她,装作很惊讶地说:冰姐?她笑了笑:是不是让你很失望?我说没有,我是惊讶,我没有想到我心中的红粉知己会是你,但我一直很喜欢你,你也没想到吧?她笑笑说:别装了,我一个老女人了,今夜来见你我什么都豁出去了,不怕你笑话我老了,不漂亮。我没说什么,赶紧拉她到阴影里,除了路边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再没什么人能打扰到我俩了。刚到阴影里,我就紧紧地抱住了她,她也紧紧地抱住了我,我轻声地在她耳边说:姐,我想你,我喜欢你,我也幻想过今夜来这里的会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她说:你反倒给了我一个惊喜。我没再说话,开始吻她,她也回应着我的吻,我的手伸向她的屁股,隔着大衣和裤子抚摸着。北风呼啸,我俩却没感觉到一丝寒意。我突然想到她是怎么出来的,我放开她的舌头问她,她说原来他这段时间一直没在家,要不然哪有那么容易能在这个时候出来……

  那晚我俩在河边顶着风聊了很久,缠绵了很久,情人的关系也就这么开始了。

  第二天晚上,我约她出来,我俩还是在那个时候在河边见面,一见面我就抱住她吻她,她也激烈地回应着,完全不像是个保守又快四十的女人,正在吻着的时候,我突然把手从正面插入她的裤子里,突破了内裤的松紧带,直接摸到了她的阴唇,很是湿滑。我动作很快,她愣了一下,赶紧摆脱我:你再这样我就不再和你交往了!语气不容缓和,但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爱液,她阴道里的爱液已经开始泛滥了,这是任何一个女人也无法控制的欲望的信号,就像男人无法控制阴茎的软硬一样,我把摸到爱液的手指放在嘴里吸吮了一下,轻声对她说:姐,你湿了……她又愣了一下,不知所措地呆了一下,说:我走了,你怎么能这样!真的就这样转身走了,我没有去拦她,让她想想也好。

  后面的几天,她没再跟我联系,而我却始终无法忘记她湿滑的阴唇,不断回忆手指碰到她阴唇时的感觉,我忍不住给她发了短信:姐,别生气了,我想见你。很快她回了短信:咱俩别见面了,我害怕。我说:那晚是我做的不对,我不再这样了,我就想跟你说说话,好吗?她说:好吧,老地方。

  我按捺着躁动的欲望早早等在河边,她来了,刚见面我就闪电般地抱着了她,紧紧地抱着,让她喘不过气,她没有挣扎,也紧紧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真怕,我们不能走到那一步,我真的害怕。我说姐,你别怕,我们彼此保证不要影响家庭,可以吗?也许她顾忌的就是这个事儿,听了我的话以后,她没说话,却把我抱得更紧了。我深深地吻着她,悄无声息地把右手再一次伸进她的内裤里,她稍做抗拒就放弃了,任我的整个手掌紧紧地盖在她的阴唇上,她的双腿是那么的细腻柔滑,爱液像决了堤一般的往外涌,我还是用最习惯的方式,掏出她的爱液,全部抹在她的阴唇上,不停地在她的两片阴唇上来回摩擦,不时揉着阴蒂来刺激她,每揉一次阴蒂她的身体就会痉挛一下,我知道了,她的阴蒂肯定是她全身最为敏感的地方,虽然看不到,但我的手已清楚地摸到那粒黄豆大小的突起,硬硬的,她的欲望已经完全被我开发出来了。我用左手拉下裤子的拉链(为了方便起见,我当晚没穿毛裤,只穿了一件内裤),把内裤往旁边拨了一下,让阴茎露出来,然后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阴茎上,她碰到我的阴茎的时候才醒悟过来,猛的缩回了手,脸上很是惊恐,我笑了笑,再次拉着她的手说:姐,你也摸摸,我想让你的手摸摸它。她犹豫着把手放在我的阴茎上,很生硬地上下套弄着,过了一会儿,她的动作越来越熟练,甚至主动去摸我的睾丸,在她的抚摸之下,我的阴茎硬得如钢似铁,异常炙热,她轻声说:它好热啊!她已经完全放开了,我没有再犹豫,把两根手指伸进了她的阴道,里面的爱液更多,跟南方的她一样的多,我来回抽插,又放了一根手指进去,三根手指来回抽插,她的表情开始显得很难受了,压抑着的呻吟声偶尔响起,我已经疯狂不已,再次放了一根手指进去,四根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横冲直撞,她的爱液愈加泛滥,她的阴道里炙热异常,最深处竟然让我的手指有一种被烫着的感觉,真的,那种热量真的太大了,至今我也没有再遇到像她那晚那么热的阴道,古语说欲望是火,称之为欲火,看来是真的,我第一次知道女人的阴道深处竟然可以这么热。也许是生了孩子的缘故,她的阴道很轻易地容纳了我四根手指,但阴道内壁却依然娇嫩无比,而且我中途抽出手指趁她不注意闻了闻手指,没有一点异味。因为爱液分泌的太多,我的手指又掏弄得很快,她的阴毛全湿了,她的目光迷离,表情凌乱,似乎已经高潮,软软地靠在我的肩上,轻声地呻吟着。我开始忍不住了,我说姐,我今晚要你。她没说话,我拉起她,让她背靠着树杆,褪下她的裤子直到露出阴唇,我掏出发涨的阴茎,面对着她站着,然后紧紧贴了上去,她很自然地拉着我的阴茎顶到了她的两片阴唇(大家都知道,这个动作很难进入,并且很难进入的很深,但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又没去开房,天冷,又是在野外,也不可能把裤子全脱了),我弯了弯两腿,她稍稍分开了两腿,我顶着她的两片阴唇,然后往上一顶,插入了。她的阴道好温暖,很滑,虽然有些宽松,但那种滑滑的包裹着的感觉真的很爽,爱液太多了,我如同坠在云雾里,记得很清楚,当时我浑身颤抖,一边颤抖一边使劲在她的阴道里冲刺,动作很慢,每次都要顶到最深处,虽然这种姿势也很难进入最深处,我每深深顶入一次,她便呻吟一声,仅仅是几十下,我就有射精的感觉了,我赶紧问她,能不能射在里面,她迷乱地说着射吧,射进来,全射进来,我带了环了……听了这话,我加快了抽插的动作,她靠着的小树杆被震得摇摆不停,终于在十几次的冲击之下,我射了,积累了十几天的精液如决堤的洪水,猛烈地喷向她身体的最深处,我颤抖着抖动了好一会儿,直到最后一滴精液留在她体内,她紧紧抱呻吟不已的我对我在我耳边娇羞地说:好烫……我瘫软地抱着她,直到阴茎软了自动从她阴道里滑出来,她赶紧把内裤紧紧提上,任那些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慢慢浸透那层布料……后来她说她很想保留着我俩的第一次,就是那条没洗的内裤,但怕被他发现,就洗掉了。

  此后的日子就在我俩的一次次约会里慢慢过着,终于有一天,我极不情愿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她老公要回来了,那晚见面以后,她说他要回来了,我俩以后不能再见面了。那晚我开了房间,一直折腾了一夜,做累了就睡,醒了接着做,第二天我的后腰两侧都是酸疼的。后来她说她不喜欢开房,还是喜欢在外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野外偷情的刺激,一直没问过她。

  从此我俩的联系越来越小心了,我只能估算着她一个人的时候给她发短信,装作是发错短信,说要找某人,其实这是个暗号,在她老公看来这是发错短信,她却知道这是我想见她的信息,她也没有把我的手机号存进手机里,而是记下了号码,发短信的时候就直接输入号码。

  2012年的春天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夏天就来了,夏天是个好季节啊,满大街都是超短裙,丰满白嫩的大腿们不知道让我在幻想中射了多少次……

  有一天我在城北办事,事情办完了,我坐在车上给她发暗号,她很快回了信息:我想你,很想,我整夜睡不着,就是想你!看着这条短信,我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只好露骨地说:我也想你,想要你,想你的阴唇,你湿湿的阴道,现在可以给我吗?开房……她说不行,虽然他这会儿不在家,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我不能离开。我回复她:我想看看它,给我发照片,好不好?过了一会儿,她发来了四条彩信,全是阴唇和阴道的微距照,她用手指分开两片阴唇,暴露着阴道口粉嫩的肉肉,两片阴唇是传说中蝴蝶B的模样,已经全是湿的了,从阴唇的湿润程度来看,阴道里面肯定已经泛滥不堪了。看到这些照片,我的阴茎当时就硬了,我欲火大动,思前想后,我决定去她家。我飞快地开着车往她家赶,要趁她老公还没回来的时候把事情做完,离她家还有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我泊了车,步行进入小区,慌张地奔向三楼,第一次跑别人家里偷情,我心里紧张到了极点,以致于头皮都是麻的,真的,当时头皮真的发麻。到了她家门口,我先观察了楼上楼下没有过往的人,赶紧敲响了她的房门,她开了门,当时就愣住了,她没想到我会胆大到大白天跑到她家里来,她慌乱不已地对我说:你赶紧走,赶紧走!我拦住了她要关门的身体,挤身进了她的家里,迅速关了门,浑身颤抖,当时真的好紧张,我紧紧抱着她说我太想你了。然后就使劲地吻着她,她的身体也和我一样,紧张地颤抖着,回应着我的吻,我俩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这时我才想到她的孩子们哪里去了?她说跑出去玩了。我二话没说,脱下她薄薄的睡裤,里面竟然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内裤,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我的性欲因此更加高涨,迅速把她的裤子内裤全褪到脚踝,她的下半身完全赤裸了,光滑白嫩的肌肤,是最我思念的东西,我搬转她的身体,让她背对着我,站立着翘起丰满的屁股,我的阴茎不知什么时候已完全硬了,没有任何前戏,就这样插了进去,而且第一次插入就插到了最深处,她弯着腰呻吟了一声,使劲压抑着紧张的感觉,也许是太紧张,我扶着她圆润的屁股仅抽插了十几次就射了,一滴不留地射入了她身体的深处。射完,我提上裤子转身就要走,她却反身把我抱住了,说再留一会儿好吗?我说不行,他回来怎么办?不容她答话,我开了门就赶紧走了。下楼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虚脱了,全身软软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的,随时都会倒下,也许真的是太紧张了。我走的时候她一直没有提起薄薄的衬裤,精液会不会滴到地上呢?她会不会想到这些?别让她老公回来发现了啊?我赶紧给她打了电话说了这个担心,她什么也没说,只说:你回来,我想抱你……

  仍是这年的夏天,我去邻近一个城市办事,走的时候我给她打了电话,因为她老公现在家,所以我俩很难有机会能长时间在一起,做爱的间隔期也越来越长了,我俩都一直压抑着内心的欲望,把这些欲望都转嫁到自己的配偶身上。我对她说我在A城办事,你来吧,半个月了,我想你。她只回了一个字:好!A城的事情很快办完了,中午的时候她也到了,开了宾馆,我俩忍着久别的欲望从服务员面前走过,进了房间连背包都没放下就紧紧抱在了一起,那天她穿着裙子,撩起下摆就可以插入,我迫不及待地要插入,她说因为太慌张,出了一身的汗,要洗一洗,于是我俩进了洗浴间,全身打满了沐浴露,紧贴在一起柔滑到了极点,我的阴茎硬硬地顶在她的屁股上,她则按着大镜子前的陶瓷脸盆上,我俩看着镜子里淫荡的两个影像不停地扭动着、摩擦着对方一丝不挂的身体,沐浴露真是个好东西,打了这个东西在身上,然后相互摩擦,会让人性欲更加强烈。我双手揉搓着她的乳房,阴茎在她的屁股和屁股缝里来回摩擦,不时把右手从乳房上撤下摸着她的阴唇,分开阴唇摸着阴道口嫩嫩的肉芽……我伏在她耳边问她:我俩是不是很淫荡?她立刻转身紧紧抱着我,乳房紧紧贴着我的胸膛,下身紧紧贴着我的小腹和阴茎,我的阴茎被挤压得有些疼痛,我控制不住了,我说姐,我要……不等她回答,我扭转她的身体,让她面向镜子站着,我把阴茎从她翘起的屁股缝里向上挤了进去,没有前戏,也来不及做什么前戏,我抱着她肥嫩的屁股猛烈抽插起来,沐浴露没有冲洗,身上的滑润却让人极为舒服,她第一次不顾一切地大声呻吟起来,当时我想到了,沐浴房里是不隔音的,隔壁的房间和楼上楼下的房间里肯定能听到她的呻吟声,你们就听着呻吟声打飞机吧,我得意不已。她害羞地低着头不去看大镜子里我俩做爱的场景,她也是第一次这样清晰地看到我操她的场景,我说你抬起头看看,她犹豫着抬起了头,仅看了一眼,看到我在她背后卖力地抽动,她马上低下头:你不嫌害臊……我呵呵地笑了起来,把她搬转过来,让她面对我,把她抱起放在瓷脸盆的边缘,她的阴唇完全裸露在我面前,瓷脸盆的高度刚好比我的阴茎位置稍低了一点点,我插入的毫不费力,也不用踮起脚尖,我急促的表情让她注目良久,她温柔地看着我浑身是汗的样子,我抬着她的两腿不停地抽插,我说你低下头看看,她听话地低下头看了一下,随即赶紧移开了视线,她低下头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阴茎地她的阴道里抽插的情景,插入时连她的两片阴唇也一起带入,抽出时再带出,她的爱液稀释了沐浴露的泡沫,我的阴茎上亮晶晶的全是爱液与沐浴露的混合物,她赶紧抱紧了我,我也紧紧地搂着她的两半屁股,用力地贴紧她的小腹,这样可以以最深的距离插入她的阴道,我明显地感觉到有好几次我的龟头敏感地顶到了她的子宫口,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更大声地呻吟一下……大约就这样抽插了十几分钟,我射了,我射精的同时,她也跟我一起到了高潮,浑身颤抖不已,说实话,我俩很少有同时到达高潮的时刻,高潮后,我俩瘫软地躺在沐浴房的地板上好久,然后起身冲洗身上的汗水和沐浴露,冲洗完了再一起到客房的大床上,一丝不挂地拥吻,再次插入,射精,那一天我俩从中午一直做到下午离开,做了大概六七次,下楼梯的时候我的头晕乎乎的,有几次差点摔倒……

  和她的关系就这样,像热恋般地持续到了2012年年底,最后一次是在公共澡堂。那天我去公共澡堂洗澡,我老婆因为刚洗过就没跟我一起去,在路上我给她短信:我自己一个开了单间洗澡,来,某某澡堂某号房间。很快她回复了:这样太危险了,怕被别人看到。我回复:怕什么,洗澡也会有人怀疑啊?于是她同意来了。进了澡堂单间,我脱光了衣服等着她,开着水给房间里加温,六七分钟的时间,她来了。我开了门就赶紧关上,三下五除二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她紧张地说:你太胆大了,这样很容易被人看到,公共澡堂最容易碰到熟人了……我问她碰到熟人了吗?她说这倒没有……我俩很快赤身裸体地抱在了一起,吻了很久,一边吻一边摸着她柔软的阴唇,四根手指插着她的阴道,她也紧紧抓着我的阴茎,来回套弄,她说你老用四根手指弄人家,这样会越撑越大的,我说我喜欢,你的阴道是有点宽松,但水好多,插进去很舒服……在我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我抬起她的腿就要从正面插入,她说等一下,我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什么意思,这时她慢慢在我面前蹲了下来,她害羞地说:我想吃它……我当时竟然反应不过来,从前因为想着她都快四十的女人了,肯定接受不了口交这类的事情,所以我一直没有要求这方面,也从来没提过,没想到她今天会主动来给我口交,我从惊讶中回转过来,看着她慢慢蹲了下来,轻轻用手抚摸了我已经硬起的阴茎,抚摸了一会儿,轻启朱唇,两片嘴唇把我的阴茎瞬间吞没,哦……久违了多少年的感觉了,我老婆也从来没有为我口交过,她认为这是变态的行为。好舒服,她的口腔里暖暖的,只是偶尔会不小心用牙齿划到我的龟头,让我浑身跟着一酸,她肯定看过A片了……就这样她含着我的阴茎来回好多次,我的阴茎已经完全硬涨起来,我拉着她的两只胳膊把她提了起来,抱着她的屁股从正面直插进了她的阴道,她为了口交的时候,阴道却已经完全湿透了,我狠命地抽插了几分钟,她突然紧紧抱着我,浑身颤抖着低声对我说: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更加快速地插着,十几下之后,她浑身软了下去,如果不是我抱着她,可能她都已经躺在地板上了……她低头看着我拔出来的硬涨的阴茎,我说你躺下来吧,于是她躺在温暖的地板上,双腿抬高,我坐在地板上,把阴茎向下压了一下,对准她的阴道口插了进去,这个姿势太刺激了,以至于我仅插了几分钟就要射了,当时我不知道那会是最后一次,如果知道,我会强忍住射精的感觉,不要那么匆忙结束那次性爱。我对她说:姐,我要射了,啊……她赶紧起身,趴在我两腿间,用嘴含住了我阴茎,紧紧的……我抱着她的头,就像自慰一样把她的来回拉动,让我的阴茎像活塞一样在她嘴里来回抽动,我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我射了!一滴不留,全射进了她的嘴里,她的嘴自始至终没有离开我的阴茎,直到我把最后一滴射出,我瘫软在地板上,她的嘴才慢慢离开我已软趴下的阴茎,我看着她的嘴,我不知道她会如何处理这满嘴的精液,而她……她轻轻动了一下喉咙,把全部的精液咽下了,然后爬过来趴在我的身上,抱着我吻我,吻着吻着,我睁开眼看到她紧闭的双眼竟然在流着眼泪……那一刻,我似乎预感到了些什么,也许,这就是别离?

  后来,她似乎丢了一样,我联系她她从未回复,回想起那晚澡堂里她流下的泪水,我知道从那刻起她已决定离开。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如果人心离分了,就是咫尺天涯。她是对的,这世间所有违背道德的事情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过早地决定或许已经挽回了曾经的迷失,或许因为这个决定,我们不用承担因果的报应,也不用再在轮回里把这些事情反复传递,虽然我迷恋的是她的身体,而她付出的是真感情,却让我在分离之后不断回想起她的种种的好,就像我回忆起如今仍在南方的她,和我的女儿一样,人生就是不断地失去,至于得到了些什么,或许自私的本性永远让我们难以察觉,如今我才明白,失去一些现实的东西,得到的却是超现实的东西,这才是无法计算的财富。这些年,我违背了不少良心本质,回首往事,我都无法界定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常常在这样的问题上把矛与盾颠倒来去地问自己,也每一次都把自己绕进去,一会儿认为是不违背因果轮回,一会儿又认为是造了业,会在轮回里流传,现在想想倒也无所谓了,有什么比死亡更让人恐惧的?我想我已经看破了死亡,因为我不再为死亡而恐惧,既然如此,我更不需要为轮回而恐惧。我唯一恐惧的是,我自己的良心,却在恐惧之余,一次又一次地泯灭着它。
(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