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伦血脉】01-05

--


乱伦血脉(1-5)

作者:过去

(一)引子

那一年,那一天。落日城头,夕阳斜照。

落魄的皇帝手按栏杆,长剑轻拍,那曾经在万马千军中指挥若定的坚强手臂 也有了微微的颤抖!

曾经在多少个不眠的夜里一次次怀想热望,杀敌疆场,建功立业,那让自己 的生命和灵魂燃烧的热血又将在寂静中归于平淡。

建国十年,只有十年,辛苦打下的江山就要断送在自己手里,这种痛苦又有 谁人能懂呢?

一切的一切皆付东流,大势已去!人生是如此的无奈!

************

一个苗条秀丽的少女慢慢地出现在城下不远处,静静地仰望着绝望积郁的帝 皇,眼睛里满是深深的崇敬和爱恋。

那是个传说中的人物,他曾经是力挽狂澜的大英雄,在乱世之中,杀昏君, 救民于水火。带领穷苦的老百姓推翻前朝,建立新政,受万民膜拜。

可是士兵的血汗,将士的勇猛善战,所有的努力换来的,也只是短短的十年 王朝而已!

如今,外族以百倍于王朝的武力兵临城下,不出两月,京城就要不保。

「唉!」皇帝轻轻地回头,满布风霜的脸上依然是那么的英俊和落寞,可是 那深深的落寞,不可掩饰的孤独失落深深地映在少女年轻的心上。

是的,在那一刻,少女的芳心已经深深系在王者身上,不再给予他人。

************

那英俊的皇帝就是我的父皇——伯亚王朝的缔造者萧仲;少女则是十六岁的

我——萧雅娜公主,也是父皇唯一的孩子。

这一天,这一刻,父皇和我的身影定格在落日的余晖里。

(二)

预言汉朝曾经有一位很著名的星象家、相士名叫许负,名士魏媪请他来给女 儿薄姬相面,看她能否能在魏宫中出人头地。谁知道这许负一见薄姬,顿时大惊 失色,道:「何止是在小小王宫出人头地那么平常?她日后还要生下天子,成为 世间第一贵妇人!」

后来果如许负所料,薄姬生下了汉文帝,贵为太后。

而汉朝开国功臣周勃的二公子周亚夫任河内太守时,许负亦曾为他看相。断 定他「后三岁而侯,侯八岁而将相,持国秉贵重矣。于人臣无两其后,九岁而君 (周亚夫)饿死」,总之就是说你将来的职位当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还 一定得饿死。

周亚夫摇着头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老父荫子的爵位已经被长兄周 胜之承袭了,我当今只是一无名小卒,何谈封侯?至于饿死嘛,周仰天大笑说, 我假如真能如你所言位极人臣的话,那又何至于饿死呢!这倒要向你讨教。

许负指着周亚夫的脸说,你鼻子两侧纵纹入口,这岂不是典型的饿死相?周 亚夫大不以为然。

后来周亚夫的命运亦果如许负所言,分毫不差。

我的父皇也非常相信相士之言。

皇朝里最厉害的相士就是许负的后人——许曾。

************

宫殿内,不知怎地,历来勇于直言的许曾相士竟然言词闪烁,不知所云。

「有什么话你就快说,这里只有雅娜和我在这里,不必顾忌。」父皇很不耐 烦。

「是……是……皇上……微臣观察天象……王朝这次……这次恐怕在劫难逃 ……除非……除非……「许曾再次打住,一双眼睛不停地盯着我看。

「快说!」父皇生气了。

「嗯……嗯……皇上息怒!除非……除非皇上把雅娜公主送去………送去祭 神……」许曾声音颤抖。

「啊!!」我吓得花容失色。

「一派胡言!」父皇生气地说。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许曾慌忙跪下,「微臣所言。如有半句虚假, 天打雷劈!」

「哼!此法万万不能!可有其他解救办法吗?」父皇断然拒绝。

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感激地望着父皇。

「这个…。这个………恐怕有些困难…。」许曾再次支吾起来。

「放肆!有何话语就直接说出来,为何吞吞吐吐!」父皇甩了一下龙袍。

「这个…。这个…。嗯…恕臣直言…。」许曾脸色苍白,额角直冒冷汗。

「如果不肯送出公主。那么,本朝的气数就到此为止了,无可……无可挽回 ……」

「难道就没有任何其他办法吗?」父皇紧逼着许曾追问。

「本朝无法挽回!除非……除非皇上和雅娜公主结合,方有天子降临我朝, 二十年后,皇上和公主的孩子自能……自能复国……」许曾相士鼓起勇气把话说 完。

我的心猛地乱跳,真的么?真的可以这样么?

「胡说八道!!妖言惑众!」父皇拍案而起,「来人啊!推出去斩了!」

「皇上饶命啊!微臣所言句句属实啊!!」许曾扑地磕头求饶。

「父皇……饶了他吧…。」我也忍不住为他求情。

「别说了……」父皇摆手制止我说下去。

「皇上饶命啊……」许曾凄厉的叫声响彻宫殿。可惜,外边进来的护卫还是 把他拉了出去。

或许相士真的很会算,但是,他却没有算到自己的命运,更没有算到我跟父 皇早就结合在一起了。

************

(三)

结合那是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刚过完生日的我,因为喝了东洋的樱花酒而 晕晕迷迷。父皇摈开左右护卫和宫女,亲自扶着我走向寝宫。

那时候的我,满脸红晕,迷朦的眼睛闪露出楚楚动人的光彩,密密长长的睫 毛上仿佛还闪烁着晶莹的泪珠,那本来就白皙细腻的皮肤在闪电强光的照射下, 一瞬间,变得透明起来,宛若最上等的白瓷,玫瑰色的丰润的唇瓣,娇艳欲滴, 诚然是世界上最致命的诱惑。

父皇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感觉着少女散发甜甜香气的柔软娇躯,致命的少 女独有的馨香,那种细腻娇嫩的触感让他几乎无法自持,或许因为我太早熟了, 太诱人了,这样抱着我,让他简直要疯掉。他的喉咙发出难受的喘息声,下面慢 慢腾起的坚硬顶着我的小腹。

而他男性特有的气息也一样诱惑着情欲初开的我。

突然,他狠狠地吻向我的唇。他混和着酒香的特殊气味侵入了我整个胸口, 舌头在我的口腔内回转,卷走了我所有的空气。我简直不能呼吸了。然后他的手 在我背上来回的游走,丝质纱衣发出了细碎的磨擦声,酒后神智不清的我思维更 加混乱,空气中充斥的糜乱的浓酒气息更加重了欲望的味道,我完全不能抵抗。

迷乱之中,父皇轻轻拉低我的薄衣,大手覆上了我的胸部,刚刚发育好的少 女的乳房坚挺而又柔软,有着特殊的质感。我的薄衣继续在下滑,落在脚踝,只 剩下淡淡的一缕抹胸和底裤。父皇手法老道地揉搓我的胸部,低头在我的腰间轻 吻,伴随着舌头的舔舐,我酥软得象块奶油。

他的牙齿轻轻咬住我的底裤,拉过我的大腿,底裤顺势从我光洁的双腿落下。

父皇开始激动得发抖,他埋在我的身体里上上下下地舔吻着,舌头卷起我每 个毛孔里的欲望,我的呻吟溢出紧咬的牙关,下身开始分泌花露,在父皇这种老 手面前,我稚嫩得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拉开我的双腿,我全身躺在柔软的床上,双腿间幼嫩的黑森林和带着露珠 的花瓣完全暴露在空气里,他埋下头,舌头一波一波地撩拔着花瓣,我快要被搞 疯了。相比之下,父皇对我所做的好像还没有进去状态。

良久,父皇放开我,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坚硬而又竖直的阳具。这是 生我养我的父亲啊!「父皇!」我感到害怕,忍不住叫他,虽然我的内心里又是 多么的崇拜他,爱他。

叫声中,父皇停了一下,附在我耳畔柔声说:「雅娜,我是多么的爱你。自 你母后去世以后,皇宫里的三千佳丽,我从未染指,知道为什么吗?」

我害羞而又好奇地摇摇头。他亲了亲我的耳垂,「傻孩子,都是为了你啊, 父皇有了美丽的雅娜,还要其他女人干什么呢?」

听着他的甜言蜜语,我的心暖暖的,乱伦的恐惧逐渐淡去。

接着,父皇仍然俯下身来用舌头进攻着我的下体,他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急速 地抚摸,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分身来回地搓动,我不能再思考,这样就足以使几 乎没有经验的我得到了最大程度刺激,我很快到了高潮,体内收缩,花蜜止不住 地流出。

「啊!」随着我在快乐顶峰的叫声,父皇把坚硬的阳具插入了我的阴道,在 一阵剧痛之中,我的初次被父皇取走了。

父皇用力抱住已经神情恍惚的我,下身不停地撞击,嘴里喃喃地叫着我的名 字,「雅娜,我的雅娜。」

不知撞击到了何时,父皇突然狠狠吻住我的小嘴,吮吸我的香舌,然后下边 一股股滚烫的激流射入我的体内。在激流的冲击之下,我再一次到达了高潮。

激情过后,父皇温柔地抚摩着我,不时亲吻我潮红的脸蛋。我偷眼看了一下 自己的下体,老天,那儿红白一片。我知道,刚才父皇把他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我 的子宫。那些曾经孕育我的万千皇室种子啊,已经播种到了我的体内。

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罪恶的感觉,把头埋入父皇的胸膛,不敢正视他的眼 睛。

「傻孩子,怎么了,不敢看父皇么?」父皇爱怜地用手盖住我的乳房,轻轻 地按着。

「嗯。」我的声音低若蚊吟。

「呵!」父皇一声轻笑,接着翻身压住我,伸出舌头舔开我脸上的青丝,呼 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痒痒的。接着我的樱唇被他噙住,热吻随之而来。父皇熟 悉的接吻技巧让我窒息,让我迷醉。在他的狂热之下,我感觉下边又开始溢出蜜 汁了。虽然刚刚开苞,但情欲之火,却让我忘记了痛楚。

不一会,父皇坚硬的阳具,又一把插入我的阴道,在里边纵横驰骋,不知疲 倦。

哦,这浓情的初夜,是多么的甜美,多么的令人难以忘怀。

(四)痴缠

随着许相士惨呼声的消失,父皇轻轻地揽住我的腰。

柔声说,「是否怪罪朕杀掉许曾呢?」

我没有言语,把俏脸轻轻转开。

「唉!雅娜,你以为朕真的想杀他么?」

「难道不是么?」

「这是天机啊!我们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让别人猜测的!」父皇无 奈地说。

「嗯,雅娜明白的。」看着焦急的父皇,我挺心痛的,把脸靠向他的怀里。

「雅娜,你要保重身体啊,特别是我们的骨肉,一定要保护好,知道吗?」

父皇伸手轻轻抚摸我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充满爱怜。

「嗯,父皇,我们一起离开皇城好吗?一起抚养我们的骨肉,开开心心的过 日子好吗?」

我抬起头,热切期盼着父皇。

「哦!雅娜!跟你一起生活,这是父皇的梦想啊!但是,朕是一国之君,又 岂能丢下自己的臣民不管呢?」父皇无奈而又内疚地对我说,「上天能让朕跟你 结合,朕已经死而无憾了……」

「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伸手轻轻按住父皇的嘴,「雅娜明白父皇的苦 心的。」

「嗯,我的好女儿。」父皇亲了亲我的玉手,紧紧地拥抱着我。「雅娜,我 想……」

「嗯……」我知道父皇想的是什么,不禁羞红了脸。

看见我的娇羞模样,他不禁大喜,一把拉起我奔向内宫……

************

昏暗的寝宫,迷幻一般的暧昧,两个身影不自禁地纠结。

跪在凌乱的床上,衣衫半褪,双眼迷蒙的望着面前俊雅的父皇,微微喘息。

略带胡渣的下巴,摩挲着我的脸颊,大手抚摸我裸露在外的背脊,引起我一 阵轻颤。我用垂挂着薄衫的手臂环绕他的颈项,微微侧头,让他更易于亲吻我敏 感的颈部和肩。两人的呼吸愈加粗重,亲吻已不能满足彼此的需要,心中渴望更 深入的触碰与贴近。

他微微松开我,小心地解开我身上最后一颗纽扣,刹时,我已完全释放在他 眼前。他的眼眸在一瞬间变得更加邃黑,深处燃起了一把火,仿佛要把我灼烧蒸 发,在他的凝视中,我感到一股热量在体内升起,下身微微刺痛,身上和额头出 现细细的汗珠。将敏感的身体贴近他,烙铁般的火热吓到了我,不自禁地瑟缩了 一下。下一秒,他一把揽过我的腰吻住我,我有点狼狈地倒向他,舌尖被动地随 他舞动。

「嗯……」我不自觉地呻吟,眉头浅蹙。

他稍稍放开我的唇,我急促地喘息,胸部剧烈地起伏,下一刻,他更深地含 住我的呼吸,我眩晕地靠在他火热的身上,手无意识地剥着他身上的束缚。茫然 间,我已躺在柔软的床上,他赤裸着上身跪立着亲吻我的肩,我的手,犹如膜拜 一尊不可亵玩的女神,害羞的感觉莫名笼罩我,我用手遮住眼,不敢正视他此刻 注视我的表情。

「雅娜,把手放下来,我想看你。」他温柔地在我耳边呢喃。

「父皇,不要……」不安地侧过脸,它肯定红透了。

「乖,让父皇看你。」他继续用性感的嗓音蛊惑我。

在他令人酥软的话语中,我的手慢慢松开,放下。看见的,是一双温柔的双 眸。

「父皇……」身体在他火热的眼神中不能自抑地颤抖,「不要这么看我,求 你了……」

害羞地想用被子遮住光裸的身子,无奈被面前的人扯住而没有得逞。我的脸 愈加的滚烫。

「你好美……」

沙哑的爱语,使我的心一悸,体内某个柔软的角落融化,满腔的爱意倾泻而 出,情不自禁地,一股莫名的渴望在身躯间滋生,并蔓延开来。

我扭动着,呓语着,似痛苦却愉悦,我沉溺于其中不能自拔。

「父皇,父皇……」我闭上眼无意识地呼唤,双手伸向空中想抓住什么。

恍惚间,一双有力的大手包裹住我迷茫的探索,一个吻、两个吻印上纤细的 手指,顿时我仿佛找到了依托,嘴角欣慰的舒展。

「父皇……」满足的叹息从口中泻出,「啊!」

突然间,我犹如触电般猛的睁开眼,看到父皇的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双 手死命的抓住身旁的被襟,汗水浸湿了身下的床单,我痛苦地摇头,呜咽,双腿 痉挛似地抽搐。仿佛攀登一座无名的山峰,蜿蜒而盘旋,一步步接近顶峰,一步 步靠近绚烂。快感在体内囤积,膨胀,进而无限的扩大,终于爆发。

「啊……」我尖叫出声,伴随着剧烈的抖动,脚趾僵硬的蜷缩在一起。

一滴汗从父皇的发梢滴落在我腿上,冰凉而炙人,朦胧间,我看见他跪坐在 地上急促的喘息,汗水爬满了他的脸,他的身体。略带不稳的支起身,我缓缓靠 近,轻轻吻上他仍不平静的胸膛,然后锁骨,最后停在渴望已久的热唇上。

「要我,父皇。」亲吻间,我在他耳边小声的低语,「要我……」

他在一瞬间顿住,没有说话,没有动作,背脊直直地挺立。我以为他没有听 清,正准备再一次要求。

「父皇,要……啊!」

他猛地将我抱起,在我尚不明白怎么回事时一举进入我体内,我呻吟出声, 眉头不适地蹙起,突来的挺进让我僵硬地跨坐在他大腿上,不敢轻举妄动。

渐渐适应他的存在后,我睁开方才紧闭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他因克制而痛 苦的表情。轻抚面前汗湿的脸庞,眷恋而深情,深邃的眼眸紧锁住我的眉,我的 眼,在他的眼中我看见了自己的影子。逐渐的,不适慢慢褪去,体内升起一道深 切的渴望,熟悉的感觉让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进而骚动着全身的感官与神经, 细微的呻吟从口中溢出。

「呜……」

我仰头迎接这痛并快乐的感觉,内心深处的渴望越升越高,敦促着我需索更 多,我不安地扭动身体。感受到我的饥渴,他开始浅浅律动,一下一下,仿佛我 是易碎的瑰宝,温柔而小心。慢慢的,他开始加快速度,力道也越来越猛,释放 出与以往不同的蛮横和野性,在他的驰骋中我的心跳越来越激烈,喘息越来越急 切。

「啊!啊!」我承受不了地叫着,尖锐的感觉,让我手指狠狠地扣紧他的后 背,指尖处感到一阵酥麻的疼痛。

「雅娜,我的雅娜……」

他低唤着我的名,犹如魔咒般迷惑我的心,快感在彼此体内积蓄,攀升。

「父皇,父皇……」

我再也受不了那尖锐的快意哭喊出来,凌乱的发丝缠绕着两人交缠的身躯, 他在我体内更加猛烈的冲撞,我昏眩的承受着,抽泣着,觉得自己将在下一秒支 离破碎。

在激情的最高峰,我听见那来自心灵深处的呐喊。

「啊……我爱你……」

昏厥前,我感受到了幸福的存在。

这就是亡国的前一晚,父皇与我的最后一次缠绵。

(五)离开

烈焰熊熊。

整个皇宫都陷入震天撼地的烽火之中,像一场赤血激溅的梦魇,在永夜中交 织出一片腥风血雨。

刀风箭影,厮杀声中,父皇身披白色胄甲、手持金剑策马立于城头,荧荧星 眸冷冷望着城下的惨烈杀戮,面色如霜。

「拿酒来!」

众将士慌忙传上酒杯,父皇一把接过,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朗声吟道:「旧 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

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想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一首白石道人的《暗香》词,借由着响亮清 脆的嗓音倒阐释出磅礴的气势,大有俯视天下的意味。

「李将军,你我来再来一杯,一起来一首《满江红》如何?」面对厮杀,父 皇豪气干云。

李将军,就是跟着父皇一起出生入死,一起打天下的李靖伯伯。只见他往城 下射出几枝快箭,然后回过头接住部下传过来的酒碗,一饮而尽。和着父皇的节 拍,纵声吟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生离死别,铁古铮铮。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了 下来。

这是我看到的最后一眼。国破家亡。

************

夕阳的余辉均匀地铺洒在青山遮掩不到的河面上,河面上泛射着灿烂的天际 流光,映着半边的沉寂,壮观凄美,颇有些别样的美丽。

古老的渡船「咿呀!咿呀!」地发出沉闷的摇橹声,慢慢地从宽阔的河面上 缓缓地摇晃了过来。

落日终于在远方古老的荒城处落下,夜色带给大地一片苍茫。

一身素雅的我,在四大护卫的保护之下,终于安全离开皇城。置身于河面的 轻波微浪,仿佛冤魂飘荡在这广阔的河流,那么悲戚地随波远去,隐入不远处夜 色笼罩的船上。然后,船随流水,慢慢地消失在无尽苍茫的夜色烟波!

只有大河,依然寂静地奔流…… [ 本帖最后由 情比精贱 于 2011-2-28 22:21 编辑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