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为了老公献出身体

--

本帖最后由 zanetti 于  编辑 

  我试着把我的第一次经历写出来,虽然受到的是性骚扰,但确实我却得了性高潮,考虑再三我想试着写下这篇我的经历。 

  自从被吴局骚扰后,虽然他并没有占有我的身体,但那次的矛盾与渴望,传统与现代不断困扰着我,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对性可有可无的女人,但现在发现我身体的渴望,但现实的我不断告诫自己注重名节,虽然吴局曾经打过几次电话给我,他用意很明显,但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始终那只是个意外,我依旧是个好女人。我不想做对不起老公的事。 

  然而没过多久,老公却因为牵涉到经济上的事被拘,那段时间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光,为了老公能早日出来,我用尽可能的关系与金钱,甚至是自己的肉体。 

  我上次讲这吴局是老公的关系户,说白了就是官场的。老公出事后,我跑了很多关系,后来朋友们告诉我其实只要找吴局就行了,他能帮上忙。我当时第一个感觉我不能找他,因为我已经多次拒绝过他,他很恼火。但老公的事已经很紧急,不能再拖,更何况公司的事只有老公出来才能打理。 

  我打了个电话给吴局,吴局听了我的讲述,他只是打哈哈,说什么这事情很难办,说什么虽然他与老公很要好,但毕竟事情太突然,他需要时间等等。讲到最后,他突然问我,老公不在家是不是很寂寞,他说电话中讲不清楚,还是到你家见面谈。我知道他可能的用意,可当时已经别无选择,我说那就下午吧,我在家等你。 

  说真的对于吴局的到来,我心里有了预感,但形势所迫,我想他毕竟为官多年,基本的素质还是有的,何况他与我老公关系很好,他也不会做落井下石的事,所以心安了许多。但有那次的事,心里总觉得怪别扭。 

  下午一点没到,吴局就来了。我记得当时我穿了一身便装,上身套了件短袖背心,下身穿了件提花休闲裙,由于在家裤袜也没穿,穿了双拖鞋。那段时间休息得很少,东奔西走,人也不加修饰,真的老了许多。 

  吴局一来,我帮他换了拖鞋,他一身黑体恤黑裤子,但掩盖不了他的一身肥肉,在他面前我觉得真的好渺小,好象要被他包在里面一样。吴局色迷迷地看着我,说我怎么瘦了,说女人太瘦不好,他喜欢丰满的女人。我说你不开我玩笑,老公的事你无论如何要帮忙。说着我替他倒茶,他突然一把抱住我,坐在他腿上。我连忙挣扎地想起来,告诉他不要那样。他两手用力抱紧我使我的双手不能动弹,说你装什么呀,上次你不是很骚吗,以为我看不出来。我一听他提上次的事,脸都红了,可我仍想摆脱他,对他说这样不好,我会对不起我老公的,何况我不是那样的人。吴局一只手紧抓住我两只手腕,他的力量好大,我的手腕都痛了起来。吴局腾出一只手伸进我的背心,我真恨自己为什么穿得那样宽松,吴局很轻松地一把扯下了我的奶罩,在我乳房上摸了起来。我两手被制,只能不断求他放手,吴局一边揉着我的乳房一边对我说:你不是要我帮忙吗,你现在好好表现,你老公就会没事。接着又对我说:你奶子怎么好象小了,没上次丰满了,是不是很长时间没男人搞了。听得我又气又恨,我真的心情好复杂,我真的需要他帮忙。可我不能做对不起老公的事。 

  我当时的心情好象又回到了那个晚上,乳房在吴局的抚摸下奶头不自觉在硬了起来,乳房好象也涨了许多。我哀求的声音越来越小,手也没了力气,吴局开始吻我,这次他很轻易地把舌头伸进我的嘴中,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如此就接受了他的吻。他很有经验,吻我不紧不慢,还不时舔我的耳垂,他拉起了我的背心,他吻着我的颈,逐渐移向我的乳房。他舌头在我乳头周围打转,另只手拉起我的裙子,在我赤裸的双腿上抚摸。我本能地用手去挡,他在我乳头上用力一咬,我痛得差点晕过去。他对着我说:想想你的老公,再说你不是很想要吗,很久没有人搞了吧,看看你的奶头,硬得。他的话让我彻底崩溃了,事实上我的身体不断开始有反应,但我眼前不断晃过老公的身形,我的脑子与我的内心一样混沌。更何况吴局已经很自如地褪下了我的底裤,我只感觉一阵凉意侵袭着我的下体,随后是吴局粗粗的手指在我的下体拨弄。我横在吴局的腿上,头垂在他身边,他不断舔着我的乳头,手指拨开我的下体,在我那敏感的地方捏弄,我能感觉我下体开始有液体流出,我想控制自己,可我做不到,我脸上火辣辣的,呼吸急促起来。吴局突然将他放在我下体的手指放到我面前,我知道他是要我看看那手指上的粘液,我紧闭双眼,但吴局的淫笑淫语却传来:骚货,装什么正经,看看你下面的骚水。 

  吴局突然抱起了我,往我家的卧室走去。在我家卧室的床头,挂着我与老公地结婚照,看着照片中的老公,我又清醒了,我猛地推开已经把我压在床上的吴局,连忙整理起衣服,泪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吴局先是一惊,可他怎么会放过我。他不慌不忙地关上我卧室的房门,拉上房内的窗帘,对我说:宝贝,哭什么,等一下让你爽得哭。我双手环抱住胸前,哭 着求他放过我。吴局却在我面前一件件地脱光了他的衣服,对我说:宝贝,你一哭我更觉得你有意思,我很久没有玩你这样的女人了。当他脱下他最后的内裤时,他那又粗又长的下体让我不敢正视,我把头埋在腿间。 

  吴局坐在我身边,想脱我的上衣。我猛地把他再次推向一边,本能地向门口冲去。可其实吴局早有准备,他一把拉住我的长发,我痛得仰坐在他的腿下,我哭着求他放手,他拉着我的头发重新把我拉到床上,他把我双手放到头上,我已经完全地放弃了,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逃脱他的魔抓。我所双臂盖地脸上,抽泣着。吴局慢慢地拉开了我裙上的拉链,他托起我的屁股,拉下了我下身唯一遮体的物体。他又拉起我的背心,把我双手拉直,脱了下来。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