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淫母计划

--

本帖最后由 131452068 于  编辑 

我的妈妈是一位在部队上班的雇员,自从十年前和我那目前在陆军担任中校营长的父亲离婚后,说是为了专心的照顾我就一直没有再婚念头。可是我知道,妈妈她的生活一直是十分地空虚,毕竟,她今年也就只有三十八岁。 

  由于我妈妈非常喜欢打羽球,因此身材一直保持得相当的好,纤细的身材再加上小巧的脸蛋总是让人家误以为她今年只有二十多岁,因此身边总不乏有许多的追求者,这点叫我十分地生气和懊恼,然而妈妈也总像知道般地一直不让那些「登徒子」有任何的可趁之机。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下午从补习回来看到门口前的摩托车不在,就知道母亲又留在部队打羽球了,拿了钥匙开了门,看见整个屋里空荡荡地,心想,今天是周六,妈明天不用上班,今晚我看可能又会打到七、八点才会回来啰! 

  无聊的我,打开冰箱想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喝的饮料,翻了半天连瓶冰开水也没有,心中不禁嘟嚷着,妈又没买饮料回来,真是的。干脆先洗个澡睡个觉,等妈回来再说吧。 

  进了浴室,正想把脱下的脏衣服放在洗衣栏内,突然看到妈妈的衣服也在里面,而内裤的一角正露在她常穿的那件裙子边边,不知怎么的,一时之间突然感到自己的裤档内一阵沸腾,一股冲动的意念冲上我的脑门:不知道妈妈下面的味道怎么样?不晓得是不是和小说上写的一样?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拿了出来,这才发现,由于妈妈是脱下来后直接的放在洗衣栏内,内裤的两边卷在一起,所以中间那块包覆着阴部的小布块正大剌剌的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此时的我像小偷一样,心里头噗通噗通的直跳,用着因兴奋而微微颤抖的双手慢慢的摊开母亲的内裤,这是一件白色纯棉的内裤,就像母亲传统而保守的个性一样,没有半透明的部份,但是它那摸在手中的质感和内裤边缘的小蕾丝却教我无比的兴奋。 

  看着眼前这件包着母亲最隐密最私人的布块,我像哥伦布想发现新大陆一般的仔细搜寻着,望着中间包覆着禁地的那块小布,白白净净地,不禁有点失望,哎……怎么不像小说写的一样,有着什么分泌物的痕迹,哎……看来母亲应该用了电视上常广告的卫生护壂。 

  就当失望之余,突然我眼睛一亮,像发现了宝藏一样,我看到在中间布块上面一点的位置居然有一根阴毛,我如获至宝般的轻轻把它拉了出来,呆呆地失神般地望着它……原来妈的阴毛也是卷卷地,看着阴毛根部几乎呈半透明的毛囊,我忍不住的把它放到嘴里想尝尝味道,而手中的三角裤也很自然的拿到了我的鼻子前嗅了起来。 

  哇……一时之间,裤档里的小弟弟胀得更加的厉害,内裤居然还残留着妈妈下体的异香,那股味道淡淡地有点酸酸甜甜地,像是找到失落以久的安全感似的,我紧紧地靠着包覆着妈妈私处的这块小布恨不得将它塞进我鼻腔似拼命的猛吸着,一只手,快速地在弟弟上来回移动着,脑海里幻想着妈妈裸体的样子……然而就在愈来愈兴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啊……妈回来了……也就在这时,我兴奋地射出了第一道为妈妈所射出的精液。 

  「小值……你在浴室吗?」「对……妈,我在洗澡。」不晓得今天妈妈会这么快的回来,我慌乱地将母亲的内裤放回原位,胡乱的冲洗身体,并清理射在地上和墙上的精液。 

  「哦……要快点出来哦……我买了饮料回来了。」妈妈不知情的用慈爱而温柔的口吻对我说。 

  打开了浴室的门,正巧整个撞到了正要回房间的妈妈身上,一股激烈运动后的汗香直钻我的脑门,刚刚的兴奋再加上妈妈这时体香的刺激,我再次兴奋到了极点,整个人刹时脸红满面。 

  「小值……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妈妈关心的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 

  不放还好,一放这下可槽了,从举起的袖口里不经意的我看到了妈妈粉红色的胸罩,她那饱满的胸部几乎整个印入我的眼廉,再度刺激我才刚消退的性欲,霎时我的脸更红了……「没有啦……妈……天气太热了……」我心虚的回应着。 

  「我就知道……所以,今天才早点回来,帮你买了饮料,赶快去冰箱拿,别中暑了,知道吗?」看着妈妈笑岑岑的样子,我一阵心嘘,殊不知刚刚她的儿子正背地里在脑海中将她强奸了一次,不安地,我拿了饮料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内,而妈妈也回房准备拿衣服洗澡……回到房里,我不禁地问自己,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妈妈产生这样的感觉?我并没有恋母情结的倾向呀!更何况,这是乱伦的行为……「乱伦」……一种可怕而又淫乱的想法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对……乱伦……我要我妈……我一定要得到她……我要替我爸爸尽完他没尽的义务……就在此时,浴室的门关了起来,而里面也传出了冲水的声音……随着浴室里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声音……我在心里面开始勾画着强奸母亲的计划……随时母亲离开浴室,我的欲念更加的坚定,心里不断地浮现起无数个强奸妈妈的计划,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母亲在门外叫唤,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七点,而妈妈也早已煮好了晚餐叫我出去吃饭。 

  餐桌上,我安静地吃着饭,心中不断地盘算着到底该怎么让母亲就范……趁妈妈晚上睡觉不注意时来个霸王硬上弓……不行,不要看妈妈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个性传统保守的她到时一定宁可自杀,也不会让我这个儿子作出这种逆伦的事,还是像小说写的一样,有意无意的勾起妈妈失落以久的性欲……不可能,从小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她是怎样的人我还会不知道……「小值……小值……你怎么了……是不是真的哪里不舒服……」或许是我想得太专心了,傻傻地吃着饭忘了夹菜,被妈妈发觉我今天怪怪地。 

  「没有啦……妈……只是今天天气好热,补习班的压力又大……我觉得有点累……」我虚应着,深怕被妈妈看出我的意图。 

  「小值……没关系……考不考得上国立大学并不重要,只要你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就算是私立的也没关系,妈一定能供应你,毕竟,妈也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我可不愿意,我的孩子被死板的教育给压得喘不过气来……知道吗?」「我知道了……妈……我没关系的,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这么的回答母亲,心里却想着:(妈……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性趣就是你呀……)母亲听我这么说,原本微蹙的眼眉着实宽了不少,而这时我才又更进一步的发现,母亲未施胭脂的脸,竟是这样的素净、这样的迷人,真不晓得父亲到底不满意母亲哪一点,竟会选择放弃母亲这样一个美人胚子。 

  草草吃完了饭,便先回房里去休息,躺在床上,心里仍旧不断地想着所有可行的方法……这时,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喂……找哪位……」「阿值……是我啦。」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和我一样都是重考生的死傥——肉呆。 

  这家伙真是人如其名,长得一脸圆圆地,活像一坨会动的肉饼,人又好色常常能拿到一些别人拿不到的精彩小说或录像带,也因此在我们这群朋友中人气极旺,不过和所有的人里面他和我的感情最好。 

  「嘿……嘿……阿值……我告诉你哦……我刚拿到了一样极H的玩意……你有没有兴趣呀……」肉呆诡异的腔调,我知道他一定又拿到了什么好看的小说或是录像带了。正好此时的我极欲发泄……有了他的宝物,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于是我马上说:「什么东西……快说来听听……」「阿值……别急……在电话里不方便说……我在你们家巷子附近的公园里等你,快点来哦……否则来晚没有了可别怪我哦……」「妈的……什么事这么神秘……电话里不能说……」我有点不耐烦。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