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潮吹女

--


               潮吹女侠传

字数:66635
TXT包:   (65.89 KB)   (65.89 KB)
下载次数: 772





               第一回入观

  夜晚,月高,星光暗淡。一名道士匆忙行走着。他个子五尺高,两撇小胡子在脸上,背负长剑。

  突然,一阵西西梭梭的声音从远处草丛里传来,他施展轻功,迅速跑去。西梭声越来越响,好象有人在挣扎,还有人在低声喘息,听动静,该有四五个人,他放慢脚步,慢慢的接近,拔出长剑,拨开草丛,眼前的景象不由让他心跳加速。
  只见四个大汉正在强奸一个女子,三个大汉衣衫不整,其中一人把女子按在地上,另外两人一人拉住一只脚,把女子腿分开一个大字,还有一个汉子正呼哧呼哧的行奸。那女子双手被缚,衣裳全被撕烂,嘴被破衣服塞住,泪流满面,仍然在拼死挣扎。

  道士大怒,喝道:「淫贼哪里跑!」手起剑落便把两个汉子砍伤在地,那正强暴的汉子急忙拔出阳物准备逃走,被道士一脚踹在地上,随手一剑砍在他腿上,鲜血直流。另一个汉子见状惊慌跪在地上喊饶命。

  道士命令道:「快解开她!」那汉子慌忙解开她绳子并拔出其嘴中破衣服。
  女子恢复自由后,却去抢道士手中长剑,道士问道:「你要做什么?」
  女子凄厉的道:「让我死吧,我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

  道士忙道:「使不得,使不得,生命不可二次,留得性命在没有不能解决的。」
  女子嘶哑喊道:「让我死吧,我不想活了!」

  这时几个汉子都清醒过来,慌忙四散逃开,道士正要追去,可奈何女子非要夺剑自杀不可,道士低头撕扯,隐约中见女子两个乳房来回晃动,忙扭开脸,情急中,推开女子,飞身去追几个淫贼。淫贼已经跑远,由于天黑,他们巧妙的藏了起来,道士立刻失去了目标。

  道士追了一会,担心女子自寻短见,马上又跑了回来,可哪里见到女子踪影。
  道士暗骂自己莽撞,于是高声喊道:「姑娘,你在哪里,不要做愚蠢事情啊!」
  道士到处乱跑,到处搜寻,突然被东西拌倒,摔在地上一看,原来正是那女子。

  她昏了过去,脖子上还有一条破布,道士抬头,看上面的树上还有另外半截破布,于是明白是因为布条不结实,自杀未遂。道士忙脱下外衣,把女子包裹了,并带回了观里。

  道士成志已经四十有五,是三清道观一名地位不高的道士,这日夜晚行走,是因为掌门在长沙发出召集号令,命观中成年道士都去和他回合。成志因为观中要安排小道士日常事务,所以走的最晚,这才有了救那姑娘的事情。

  他把姑娘带回道观,第二日姑娘终于醒来,却一句话不说,躺在床上阵阵哭泣。成志明白她心思,也不好说话,只是吩咐小道士轮流监视,不要让她出了差池。

  到了傍晚,成志来看望时,女子突然跪在地上,悲道:「救命恩人,请你收留小女子吧!我父母最近得了瘟疫相继死去,我被视为瘟神被村里人撵了出来,一人在野外搜寻果实,却遇到强人凌辱,恩人救了我,就收留我吧,否则我只有再死一次了!」

  成志暗想:我如何收留她啊,道观自创立就没有收过女弟子,这么个大姑娘,留在道观成何体统?但又想,她确实可怜,这样拒绝无疑是把她推向死路。
  左思右想,于是对姑娘说道:「主事道长都不在观里,我先把你留下,等他们回来了,我会乞求道长把你收下。千万不要再寻它念,我们会照顾你的。」
  姑娘感激得留下眼泪,哽咽道:「你是我再造父母,今生今世作牛作马定要报还!」

  成志看她安心下来也松了口气,心中也有些温暖,想自己无儿无女,虽然这个女孩被人糟蹋了,但也是个活人啊,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多大了?」
  姑娘道:「我叫乐云,今年十六岁,我做饭洗衣都会,还识字,父亲原来是个秀才,教了我些诗书,我能做什么你就吩咐。」

  成志点点头,不再言语。乐云虽然不再寻短见,但每日总是发呆,或者默默流泪。乐云个子不高,消瘦,但面庞清秀,美丽。双眉总是紧锁,嘴唇总是紧闭。
  她腰肢纤细,虽然还是少女,但乳房已很丰满,裂衣欲出。

  道观中有五个小道士留了下来,年纪都在十三四岁。他们空下时就偷偷找乐云说话,十几日过去,大家也都熟悉了。

  这日成志把大家召集起来,严肃的道:「师傅们下山快一个月了,但都没回来,我今日就去追赶他们,你们六个人好好保持道观,不要失火,不要偷懒,每日讼经练武。」

  话正说着,突然一真女子的笑声远远传来,成志行走江湖半生,立刻明白有不速之客,他急忙吩咐道:「乐云,带师弟门到道祖神像后面,千万不要出来!」
  众人顿时惊慌起来,快速藏了过去。

  伴随一阵香气,只见一个戴着斗篷的紧身紫衣女子走了进来。她披着披风,披风上绣着一个大大的灰色蝎子。成志见状,不由大惊,拔出宝剑指向那女子,喝道:「淫妇,你来做甚?」

  那女子侧过头,上下打量成志,叹息道:「三清道观臭道士,样子都这么难看。」

  成志大怒,说道:「摸样好看关你屁事,你到底为何而来,快说!」

  那女子说道:「好生无理!我是来和你合好的!」说着,也看不清她如何动作,成志就感觉被点了穴位,全身僵硬,一点力道使不出来。

  那女子在他胯下一抓,他衣衫立刻被揭开,裤子也滑在地上。成志那话儿不由的挺立起来,女子看到点点头,把成志推在地上,解开自己的衣衫,把裤子褪到膝下,然后便坐在他话上。成志非常紧张,但觉得身体象被什么东西吸住,随着女人一起一坐,五脏六腑都从话儿那里被抽出去了。

  那女子娇喘着,一边运动,一边对成志说道:「你们道观那些臭道士想杀我,结果一个个都是被我,啊……这样坐在了身下。三清的内功自有一路,非常,非常补我的身子。我这么远来到你们道观,啊……舒服,就是想看看还有多少货色。
  那几个小的就算了,我就不费那个神了。「躲在神像后的一个小道大怒,跑出来骂道:」妖婆,我要杀了你为师父们报仇!「

  那女人正坐到关键处,见有人冲出来也不抬头看,运气到尻门,一股臭气顿时弥漫出来,小道士刚跑到跟前就被臭气熏倒,动弹不得。大概半盏茶功夫,女人行事完毕,穿好裤子后,又是一阵笑声,扬长而去。

  不知成志性命如何,三清派兴衰会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掌门

  乐云等人都被臭气熏倒,过了好久才清醒过来。乐云爬出神像,见成志一根阴茎软软的摊着,不由满脸通红,转过身扶起成志,看他咽咽一息,内心十分悲伤。成志勉强说道:「你们跪下听令!」

  乐云一愣,马上跪下,后面几个小道也纷纷跪倒。

  成志说道:「我以三清道观最年长者传,传令,命乐云为第十五代掌,掌门,望你能光大我观,为师兄弟们报仇,杀了那淫妇!」

  乐云大惊,推托道:「我怎么可以做掌门,我什么都不懂!你会没事的,你不能死!」

  成志说道:「我被吸光了内气和真阳,已经活,活不下了。这个淫妇无比强大,你们要小心啊!乐云,你这里最年长,你会带领师弟们的,不要让我九泉下失,失,望……」

  说完,成志就死去了。

  这样的变故让乐云一时无法接受,救自己的人被人害死了,复仇的心被深深埋藏下来。

  三清道观上下五十多间房屋,没出变故时候,有八十余名道众,结果就这样被那淫妇如此奸杀,真的是场浩劫。乐云虽然是小姑娘,但自有大姐风范,她把几个小道士叫来说道:「姐姐我命苦,也没什么见识,让我做你们掌门是情急中的事情,不要当真了。你们都是男人,选个人出来做掌门吧。」

  小道士文成说道:「既然已经立你为掌门就不要推托了,我们听从掌门号令,复兴我观,为师父们报仇。」众人点头称是,并一起跪下行拜掌门之理。乐云看了感动,扶起众人,接受了掌门之位。

  乐云没有武功基础,但勤奋好学,平时小道士们教她些拳脚基本功,她学得很认真,练得有板有眼。她又在藏书房中找出了练习本门内功的典籍,每日不辍的打坐吐纳。然而没有师父指点,练功处处受挫,险些走火入魔,故只是捡些初级功法尝试。平日里她钻研道家经典,以期望能指点其他道士。

  三清道观几乎被灭门的消息传遍江湖,但没有任何门派来探望。

  如此的生活过去二年。乐云看时光虚度,自己却没有本事复兴道观,报仇也毫无指望,不由暗自焦急。一日听一香客说及,湖北武当道观乃武林中泰斗,到那里能遇到许多武功盖世的人。这日乐云把观中道士召集在一起,说自己要拜访武当学艺,众道士挥泪告别,希望掌门早日归来。

  乐云一身道姑装扮,带了一把宝剑,独身北上。由于乐云长的美貌,所以一路上避开人群,只寻小路。下得山后,她找到了当日被四个淫贼强迫的地方,不由暗自流泪,又想起成志道长救自己的身影,更加激动起来,心中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学得武艺,为自己,为成志道长,为了三清道观报仇。

  不日来到了武当,她满怀激动的想入武当门下学武,可武当知道她身份后,却拒绝她入门。乐云千里迢迢赶来,连个主事的道长都没见到,心中无比懊恼。
  她每日求见,都被拒绝,为了寻找机会,她在道观附近的客栈中住下,但十几日后,盘缠也要用光,她不由非常焦急。正在她整理背包准备返回三清山时,一个男人突然跳进了她的房间。

  乐云大惊,拔出宝剑自卫。那个男人三十余岁,脸长手长,一脸奸相。那人笑道:「鄙人林中越,今日和乐掌门见面有些唐突啊,见谅。」

  乐云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身份,你为什么来找我?」

  林中越道:「你想学武,为道观上下报仇,对否?」

  乐云点头。林中越继续道:「我是三清派成字辈的人,因为做了些上任掌门不高兴的事情,被赶出了山门,呵呵,没想到这却是件好事,没有被那些淫妇害掉。」

  乐云将信将疑,仔细盯看他后,说道:「本门有难,希望林大哥既往不咎,帮助道观度过难关。」

  林中越笑道:「正是,我是来帮乐掌门的。乐掌门不会武功,如何复仇,我教你武功如何?」

  乐云不屑道:「道观弃徒,有何本事?」

  林中越微微一笑,只见他身影晃动,手中突然多了一根发钗。乐云觉得身边有风吹过,头发居然都散落下来,原来发钗正是被林中越拿去了。

  她不再犹豫,说道:「好的,就请你传授给掌门武艺吧!」

  林中越看她一个弱女子,毫无本事,却拿了鸡毛当令箭,吆喝起他来,感到甚是好笑,但想想一个十八岁女子能有多少见识,也不计较,却笑笑的说道:「掌门别急啊,中越传你武艺可是有条件的。」

  乐云疑问道:「什么条件?」

  中越说道:「我门心法虽然复杂,但只要告诉你运功口诀即可自己修行。你想知道这个口诀吗?」

  乐云几年来无法逾越的练功障碍正是这些口诀,想要得到的心情无法言表,但却镇静的说道:「当然,你有什么条件吗?」

  林中越坐到椅子上,慢慢的说道:「这口诀一共十句,少一句都无法明白运功窍门。如果掌门和我行房一次,我就告诉你一句,行房十次就告诉全部。」
  乐云听了大怒,斥道:「无耻之徒!快滚开,趁人之危,难怪赶你出门,快滚!」

  林中越哈哈大笑道:「愿不愿意随你,我就说这一次,以后别想再找我!想我林中越为了道观也是做了不少贡献,就因为一件小事赶我出门,真是心恨难消。
  今日难得有这个机会报复,哈哈,掌门,你为什么不能做点牺牲呢,不做牺牲就捡了个掌门位置,不做牺牲就想成就大事,可能吗?哈,我不再说了,否则真的是无耻之徒了。「乐云听了不由惭愧,但怎能和他行房呢。她人呆呆的,不知如何反驳。过了半晌,乐云对林中越点点头。

  林中越走上前,把乐云抱在怀中,说道:「我会让你成为武林高手的!」
  不知乐云是否学到口诀,口诀奥妙又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口诀

  林中越解开乐云的衣服,雪白的身体露了出来,乳房高耸丰满,小腹松软平坦。林中越要去亲吻她嘴,乐云把头扭开,眼睛里已经噙满泪水;他识趣的低头含住她乳头,并顺着身子往下舔,分开她双腿,露出阴畔。

  那里阴毛稀疏,阴阜饱满,红嫩的肉瓣紧紧夹着,隐约可见粘连的汁水。林中越阳具早就生硬,这时迫不及待,掰开肉瓣,找到洞穴,慢慢插了进去。乐云始终不出一声,但当阴茎插了进去,却失声啜泣。

  林中越一边插着,一边安慰说道:「好掌门,别别哭,过了过了第一次就好了。」

  林中越插了半盏茶时光,觉得阴道太紧,似乎有些控制不住。他暗惊,就算他给处女开苞,半柱香也不会有发泄感觉,可和掌门做事,却怎如此力不从心?
  林中越经验丰富,躺在床上,让掌门上下坐送,自己少些动作,也好集中精神控制发射。

  掌门背对着他坐下,屁股一起一落,上下翻飞,林中越看得眼花缭乱,不由又要射出精液来。就在这时听掌门嘤的叫了一声,蓦然停下,一股巢水从她洞内深处涌出来,她两腿紧紧夹住,身子不停颤动,任后浪一波波涌过,才慢慢重新运动起来。

  林中越有了液体润滑,又坚持了一会,但已经是强弩之末,随着乐云越坐越快,林中越把持不住,一股精液都射在里面。掌门娇喘着转过身,说道:「第一句口诀,说吧。」

  林中越擦着头上的汗,估摸着这一战足足有一柱香时光,心满意足,立刻把第一句说了。乐云找了块布条,小心的擦着下面,背对着林中岳穿好衣服,然后拿出笔墨把口诀记了下来。

  她转过身,弱弱的问道:「过一会再来下一次如何?我要休息下。」

  林中越暗笑她什么都不懂,说道:「明日吧,不打扰掌门休息了,明日这时我再来。」

  乐云点点头,说道:「那明日来时把店钱付掉。」

  林中越笑道:「弟子明白,掌门放心。」

  如此又行房了四次。虽然林中越每次交合都觉得甚是享受,但他也明显感到无法控制性事的节奏,某种威胁似乎一直存在。四次下来,林中越内力供给不顺,浑身疲惫,于是调息一段时间才去找乐云。

  乐云也不催促,她天资聪颖,有了五句口诀就细心钻研,居然也能练功打坐,还进展顺利,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在做事的时候问林中越,林中越不想解答,她就收紧下阴,逼迫林中越射精;慌乱中,林中越总会老实说清楚,乐云这才阴道松弛,放一股溪流淋在龟头上,继续给送。

  如此每隔月余才行房一次,第九次是两个月后,该第十次时,林中越莫名的担心越来越重,索性不再去找乐云。

  三个月后。林中越住在一个山庄里,上下有几个仆人伺候。这一日他还在调养内息,就听仆人说有个女子来拜访,林中越出门相迎原来是掌门乐云。乐云朴素宜人,面容红润,但眉毛紧锁,小嘴微翘。

  乐云不悦道:「原来你是不守信用之人,难道就这样躲藏下去吗?」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走,到里面床上,头也不回的说道:「最后一次,过来吧。」
  看到掌门,林中越话儿就开始硬挺起来,进了屋后,也不再犹豫,三下二下脱了精光,撩起乐云道袍,褪下她裤子,从后面插了进去。他有三个多月没和掌门行房,其实是朝思慕想,只是强行控制罢了。

  他猛抽一阵,就开始后悔了,掌门又开始熟练的控制起来。他被指使的一会躺下,一会跪着,精液像是流水,在阴茎里涌出来又褪回去,但就是不喷射。持续快半个时辰,林中越有点精神恍惚,乐云也浑身湿透。

  突然,听掌门说道:「第十句口诀,意思是不是,是不是,趁虚时而集中意志?」

  林中越大愕,她是如何猜透到第十句口诀的,难道真有如此聪慧之人?他说道:「正是这个意思,但这句其实太七窍,弟子也猜不透该何时运用。这句知不知都无所谓的,所以才没去找你。」

  乐云冷冷一笑,密道逐渐放松,林中越管中精液迅速回落。如此稍停顿后,她说道:「掌门来告诉第十句的运功诀窍吧!」说完,她跨过林中越身体,两腿弓型支地,手架在自己膝上,中间套住他阳具,没根而坐,慢慢起伏,频率逐渐加快;在她急剧的压迫下,林中越体内真气竟不由自主的游走起来,并很快凝聚在小腹下,迅速膨胀。

  乐云拿捏好时机,把住林中越的腰,双眼禁闭,面容紧张,集中所有意志,以最快的速度压送,只听林中越一声嚎叫,他体内真气全部从阴茎处狂涌而出,只乐云坐送十几下的功夫,就全部流光,随后而至的才是精液。

  乐云闪开身子,把他阴茎裸露在外,任凭精液象喷泉一样喷得老高。她也精疲力尽了,又一瞬间吸了大量内气,那内气在五脏六府里翻江倒海,和她自己的内气相遇时又激烈碰撞。

  她勉力支撑身体,整理下散乱的头发,一件一件穿好衣服,看着瘫痪在床上的林中越,气喘吁吁的说道:「第十句不是,不是修行的,而是交流内气的,你,你以后好自为之吧!」就这样一步一挨的走了。

  林中越其实已经神志不清,他二十多年的内力顷刻消失,对身体来说无疑是毁灭打击,他任凭小腹不停的痉挛,劈开着腿,呆滞的看着房顶,人已经彻底残废了。

  乐云走后不久,一个披着绣有蝎子图案披风的婀娜女人翩翩而至,几个仆人正要上去询问来者何人,却闻到一股恶心气味,全部被熏倒在地上。那女人径直走到内房,正看见四肢张开全身赤裸的林中越。

  他人已经痴呆,看到这个女人,以为是掌门回来,吓得往墙角里挪动。那女人走近,皱起眉头,用手指拨了拨瘫成麻绳的阴茎,然后狠很的甩到一侧,忿道:「谁跑到我前面把他给取了,取得这么干净,实力当是不低。」她用手指沾了沾溅在林中岳大腿上的精液,稍有温度,断定人刚走,于是腰肢一扭,追了出去。
  乐云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山庄,她只觉得浑身火热,皮肤似乎都要被烧裂,内脏马上就要爆炸,她尝试运功调息,可稍一用气就呼吸困难,她再尝试用气,但觉得眼前一黑,热血上涌,立刻昏了过去。她站立不稳,人贴着山坡滚下,掉入了山坡下水塘里。

  这一滚,其实救了她性命,因为外气进入体内,还无法被身体吸收,必须任其自由驰骋,千万不能抵抗,直到疲惫而找到地方平息并和其身体融为一体才休止,否则会逆经而亡。

  就这样,乐云在水底躺了一天一宿,黑夜十分,她猛的睁开眼睛,人从水底激射出来,跳出水面三丈多高,伴着一声长啸,人稳稳的落在地上。这时的乐云已经有了深厚的三清派内家功力,并且打开体内障碍可以自由吸纳内气了。乐云内心无比欢喜,复仇有望,三清有望,小女子我要做番大事业了!

  不知乐云将何去何从,前程是否平坦,且看下回分解。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