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穿越成军妓】【完】

--


  下半身粘腻的感觉让孟清漓觉得甚是难受,意识从之前的茫然一片一点一点的被痛觉拉回现实。她艰难地睁开双眼,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到几乎脑袋空白。

  “真大……又软,你的乳头真敏感,一下就硬了,下面哩,应该也湿了吧”背后的男子一边用两手揉弄,一边赞叹着,随即一手往下探去,从亵裤的边缘滑进,隔着亵裤前后滑动,食指还不时对阴核的位置施加压力,这样的刺激让她瞬间发出更大的呻吟,淫水也从阴道口流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哈哈才摸一下就这么湿了,你真是天生的淫娃荡妇,是不是太久没男人干……很想要对不对”男子的恶意的调侃,让她的神志有些回复,但随即又在男子的抚弄下,变的恍惚,她感到全身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胸口及阴部,她想抗议挣扎,但她的扭动只是增加男子的性欲,而她的抗议根本就是无意义的呻吟“啊…啊,那里不行……啊……嗯嗯…不要,不可以…”

  男子不顾她的反对,用力一扯,原本松垮的裙子就硬生生被拉下,她的手想去拉起裙子,却被男子用力拉开,而大腿也被男子以膝盖插入空隙而无法紧闭,男子感受到她的亟欲挣扎,所以便一手架着她的肩膀,另一手趁势穿过亵裤直接摸向阴部,翻开阴唇,找到了小核,突然的攻击,让下体有如电流穿过,男子粗糙的手感狠狠的刺激了她敏感的阴核,那种搓弄的手法技巧,让她的内心不断升起一种快感,淫水不断分泌,加上身后男人的勃起隔着衣物缓缓的撞击她的臀部,想要做爱的感觉超过一切,她不管身后的是否陌生,也管不了内心隐隐的罪恶,她只想要有东西填补身体的空虚,让她更加舒服。

  孟清漓咬着身下的被子,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竟也无力多想,意识已经被身后的律动所打乱。

  等孟清漓再次有意识的时候,那个万恶的男人已经不在。孟清漓微睁双眼,发现焦距有点对不上,模糊一片。身边传来压抑的嘤嘤抽泣声。她感觉到有人正用柔软的布擦拭她的身体。但当那人的手移到孟清漓双腿间的时候,她还是惊跳了起来。

  抓住那人拿布的手,发现竟是一个十四、五岁上下,眉清目秀的小姑娘。低头看了自己腿间的红白之物,孟清漓顿时气血涌上心头,一阵眩晕。“烟萝姐姐,你没事吧……”只见那小姑娘压低了声音问道,“对不起,都是晨衣的错,是我连累你……”说罢又开始抽泣起来。

  孟清漓头痛欲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于类似蒙古包的建筑中,长塌旁边还躺了其他三个女人,似乎已经熟睡,没理会这边发生的事。“你先别哭……”孟清漓接过小姑娘手中的布,自己清理那令人难堪的秽物,“这里是哪里,小姑娘你是谁?你认识我么?我又是谁?”看到仿佛被雷劈到般的小女、孩,孟清漓神色不耐地戳了戳她,希望她能给点反应。

  “烟萝姐姐……你……你不会是气急攻心、邪风入体……给气糊涂了吧?”孟清漓无奈地叹气。他也希望自己只是一时神经,白日做梦梦到自己变成女人,然后还被一男人插了整整一个晚上……

  “我是真不记得了,拜托妹妹你告诉我……”晨衣将布巾放到水盆里,从包袱里拿出衣服给孟清漓披上。“姐姐,你名唤苏烟萝,这里是天朝军营,我们是这里的军妓呀!你不记得了?”晨衣将手附在孟清漓额头处,似乎在测探温度。孟清漓听闻大惊,被自己口水呛到,一阵猛咳。

  怎么可能,他失去意识之前明明是在攀登珠穆朗玛峰遇到雪崩,怎么一醒来竟然到了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自己变成女人不说,而且还是什么军妓!“姐姐莫气……”晨衣赶紧给孟清漓抚背,一个劲地掉眼泪。“之前晨衣还以为姐姐是早看开的人……如果知道会害得姐姐这样,晨衣当初怎么也不会让姐姐代晨衣受这等苦……而且姐姐,你护得我一时,也护不了一世……晨衣,也该认命了……”

  孟清漓接过晨衣递来的水,“这么说这女人,呃,我是为了替你,嗯,才被那男人……”“晨衣实在是对不住姐姐……若不是姐姐怜悯晨衣的身世,我估计早就死在那男人身下了……”操他祖宗十八代!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不放过,那些究竟是什么男人!

  看来他是借尸还魂了,估计这叫“苏烟萝”的女人就是给那男人给操死了,自己才附到了这具身体上。孟清漓真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你别难过,我这不是没事么……”孟清漓有点手忙脚乱地安慰晨衣,他对哭泣的女人最没办法。只是可怜那死了的苏烟萝,等有机会定要给她报这仇。晨衣将布巾和水盆都整理好,也爬上了长塌来。扯了身旁的薄被给两人盖上。

  虽然是夏天,塞外的晚上温度还是比较低的。在晨衣的叙述中,孟清漓大概了解了自己的处境。现是天朝隆德三十二年,天朝和匈奴开战,因为是长期战争,所以有军妓随营。军妓分为两种,一种是自愿随军的窑姐,一般来说姿色一般,在青楼里排不上个名号,索性随军卖身,等战事结束之后还能得一笔丰厚的酬劳。而且两军交战,女人一般不杀,就算被抓也多是被俘虏过匈奴那边当女奴,也无甚性命危险。另一种就比较惨,是官妓。官妓就是获罪了的官家小姐,被上了奴籍,发配到军营红帐里,供士兵泄欲之用。官家小姐原来都是金枝玉叶,谁受的了这种折煞人的生活,大多熬不过几天,自杀的自杀,要不就像苏烟萝这样的,身体孱弱,给活活地整死了。

  不过好在听晨衣说得那苏烟萝却也是一奇女子,其父亲苏衍,官至刑部尚书,获罪之后株连九族,唯一的女儿被发配充军。从十几六岁来到军营已经有三年,竟让她生生给撑下来了。苏烟萝极讲义气,对人也好,丝毫没有官小姐的臭架子,红帐里的姐妹们都喜欢她。都是一群可怜的女人,有什么事都是大家帮着衬着,慢慢熬日子。晨衣也是官家贬妓,年岁小,刚来没几天,又是雏儿。也是她运气不好,竟碰上个如此凶悍的主。身高八尺,虎背熊腰不说,除了裤子露出的□就已经把晨衣吓晕。苏烟萝不得已自告奋勇,最后竟然惨死于马上风。

  下身痛得厉害,就是上了伤药似乎也没起什么作用。这个落后时代的伤药能好到哪去,也只能自己忍着。孟清漓就在一片心烦意乱中睡去。

  孟清漓的霉运似乎有了点转机。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体高热,怕是发了烧。晨衣将苏烟萝那惨状向众姐妹诉说,博得一片同情。红帐的嬷嬷特许烟萝修养一段时日,姐妹们也自愿将原属苏烟萝的份额给分了去。孟清漓大舒一口气。

  若是再让自己“接客”,他索性他妈的将那些男人的老二给咬了再投河算了。借着是晨衣让一个级别不低的副官看上,掉到他帐里当了专属。虽说还是逃不了原定的命运,但已经比初想的好了很多。孟清漓坐在溪边,众姐妹在水里肆无忌惮地裸泳嬉戏。能到这里洗澡,可是难得的福利。女人们很享受这个。

  孟清漓虽然在红帐里成日面对风花雪月,脸皮实在厚了不少,但怎么说他里子是男人,看了女人还是有欲望。虽然大家都没发现,但他心中实在愧疚,就觉得众姐妹救了他,他还反占了她们便宜。于是背过身去慢慢梳理过长的头发。这龙潭虎穴,他是怎么也要逃出去的。

  这几天趁着空闲,他观察了附近的地貌。还对来红帐嫖妓的士兵有一下没一下地探问消息。兵们在乐头上,思维也较平常模糊一些,也没发现孟清漓的异样。这附近十里外有湖,就是现在姑娘们洗澡的地方,倘过了水去,就是密林。爬山对于孟清漓来说不是难事,听说只要翻过山,山脚下就是小集镇,在那里应该可以躲一段时间。他正苦恼自己一人无法成事,不过幸得贵人相助。

  那天洗澡回去之后便碰到来看他的晨衣。还是小小的水嫩嫩的模样,但感觉有点变了,多了点女人的妩媚。孟清漓将计划给晨衣说了。晨衣吓得脸都清了。“姐姐,你不是开玩笑吧!这官家逃妓若是被抓回去,可是被车裂的!”孟清漓咬了咬下唇。“那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我呆这里迟早也是死,还不如博一下。”说服了晨衣,在月黑风高之夜溜出了营。

  逃到一座山林中,孟清漓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血很容易引来野兽,他估摸着打算将原定路线偏转一下,免得遇上不该遇的事。但最终他还是遇上了。

  三个骑兵飞驰而来,满脸淫笑的围住了他,他们身上沾满了斑斑血迹,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倒着十几具尸体,看来他们刚刚灭掉了敌人,经历完一场生死搏斗,整个身心正充斥着狂躁,心想这下完了,还没等逃,就被这三个如狼似虎的士兵摁倒,绑了起来……

  三人是回大营送信的传令兵,没想到路上遭到伏击,死了几个兄弟之后,终于斩杀敌人,正在狂躁激愤之时,没想到碰到了逃跑的孟清漓,正想着发泄发泄心中情绪时,就碰到如此好事,真是天上掉馅饼呀。

  三人围了上去,开始猥亵起这个柔弱的女子。孟清漓一脸惊恐,心想真是才出狼穴,又进虎穴呀。在他右侧的那人名唤小蔡,正色咪咪的淫笑着,手也不规矩的略微拉开她的右大腿,在内侧来回抚摸。“别。别这样”她用力的挣扎,想躲过对方的触碰。“呃…他妈的滚开,不可以”一瞬间,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小蔡用力拉下她的亵裤,另一名唤作金刚的则拉高她的衣服上衣,然后推高她粉红色的亵衣,他们的速度太快, 孟清漓根本反应不过来,在他们身前,她已经几近全裸。

  “ 啊…看什么看…不可以”白皙雪白的肌肤因晕黄月光的照射透出淡淡光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