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陆小凤传奇】【共六章】

--

  第一章 最漂亮的老板娘 

  在龙翔客栈最忙碌的时候,两匹快马从大门外直闯进来,上面坐着一高一矮两个人。 

  高个子叫铁金刚,矮个子叫勾魂手。 

  「在楼上天字号房,九姑娘在缠着他。」小北京直接说道。 

  两匹马,两个人,直接窜到了楼上。 

  「砰」地踢开门,两人直闯进去。 

  他们突然怔住了。 

  房间里只有一个脱光衣服的女人,被绑在椅子上。 
  雪白的肌肤,坚挺的乳房,结实的大腿……她手臂向后背着,一根布带被打了一个平放的8字型的结,恰好从她坚挺的乳房穿过,绕到后边,将她的手腕捆住。 

  在布带的收拢下,本来坚挺的乳房显得更加坚挺。两颗鲜红的蓓蕾在空中树立,仿佛如熟透的草莓。 

  两腿被分开,各用一条布带捆在了椅子腿上。 
  屁股后面被塞上了两个枕头,使她的屁股坐在椅子的最边缘。 

  两腿间浓密的阴毛,成缕地粘在一起。 

  迷人的肉穴张开一条细缝,晶莹剔透的水还在连绵流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淫荡的气息。 
  两个人一进来,被绑的姑娘一惊,马上又笑了。 
  「便宜你们这两个家伙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他们的眼直勾勾地盯着迷人的胴体,已经快呼吸不过来了。 

  勾魂手朝铁金刚一使眼色,铁金刚会意地「砰」地把门关上了。 

  勾魂手,意思就是说他的手能勾走你的魂魄,无论在哪一方面。 

  铁金刚,不仅身体肌肉如铁,男根也如铁。 
  勾魂手跪在椅子前。 

  勾魂手有一双修长的手,手指细长,手指肚白嫩却肥厚。 

  勾魂手双手轻柔地梳理着九姑娘浓密的阴毛。 
  勾魂手的手很轻,或缕,或根,怜爱着九姑娘的阴毛。 

  一股强烈的欲望从九姑娘心头升起,魂儿仿佛在空中游荡。 

  肉缝上边的颗粒已凸起,变涨。 

  勾魂手的手的确勾魂。 

  勾魂手的食指顺着肉缝由下到上的轻抚,指上沾满了九姑娘肉缝里淌出的液体。 

  食指轻轻一触凸起的颗粒,九姑娘的身体不由地一颤,嘴里发出一声轻吟。 

  「哦……」勾魂手的手指轻轻地在凸起的颗粒上揉搓。 

  九姑娘的心随着手指的动作在颤动。 

  肉缝里淌出的液体更多,滴到地上,积成一小片水汪。 

  九姑娘刚经历了疯狂的欢愉。 

  九姑娘没想到,那可恶的有着四条眉毛的男人竟然趁她欢愉过分晕过去的当头,把她这样捆在了椅子上。 

  九姑娘现在又有想把什么东西插到自己空虚的肉穴里的冲动。 

  九姑娘的饥渴已经压抑不住,大声地呻吟。 
  「哦……嗯啊……」九姑娘被绑住了,九姑娘不能动。 

  她盼望勾魂手把他的手指插进自己的肉穴,寥解里面的空虚。 

  勾魂手象明白她的心思似的,把食指和中指插进了九姑娘湿热的肉穴。 

  食指和中指在肉穴里挖掘,大拇指却按住那凸起的颗粒,或轻或重地揉搓。 

  勾魂手的指肚在九姑娘的肉穴里触摸到了一个凸起的半圆球状的东西。 

  勾魂手知道这是什么。 

  勾魂手奋力把自己的双指插得更深,以便能触摸到那半球状凸起的后面。 

  拇指因为食指和中指的动作,更大力量地压在九姑娘肉穴上面凸起的颗粒。 

  九姑娘已经大喊了。 

  「哦……用力……用力。」「啊……痒……抠啊。」九姑娘的嘴却被堵住了。 

  九姑娘的嘴被一根粗壮、坚硬如铁的男根堵住了。 
  龟头是如此地硕大,九姑娘的嘴甚至无法装下它。 
  男根坚硬如铁,却热得发烫,热得如九姑娘肉穴深处的岩浆。 

  铁金刚奋力地把自己的男根往九姑娘的嘴里插得更深。 

  龟头已伸到喉咙,却仍然在奋力地向里插,想要把它插入到喉咙的底部。 

  九姑娘已经无法发出呻吟声,只是在呜咽。 
  勾魂手的食指和中指奋力向外抠着那半球状的凸起,似乎要把它从肉穴里抠出。 

  勾魂手的手指更加用力,肥厚的指肚在那半球状凸起的后面不停地摩挲。 

  那半球状的凸起似乎向前移动了,好像也在奋力从肉穴中钻出。 

  九姑娘要窒息了。 

  好在,嘴中的肉棍抽出了。 

  「啊……泄了。」九姑娘全身绷紧,疯狂地大喊。 
  九姑娘肉穴里面的嫩肉在不停地蠕动,全身不由自主的抽搐。双腿奋力地想合拢,却因为被绑在椅子腿上而无法完成。 

  勾魂手的手指快速地从九姑娘的肉穴中抽出。 
  大量的水从九姑娘的肉穴中激射而出。 

  一股,两股……水柱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落在了地上,发出,「卟……卟……」的声音。 

  肉穴里忽然又被插进了一根巨物。 

  来不及射出的水被巨物一挡,激射在肉穴周围的嫩肉上,一种异样的感觉袭来。 

  巨物是铁金刚的肉棍。 

  肉棍在奋力向里推进。 

  肉穴周围的嫩肉被推向四周,紧紧裹住向前推进的肉棍。 

  铁金刚在喘息,肉与肉的摩擦产生的快感使他不由自主地喘息。 

  这种快感驱使他更向里推进。 

  彷佛已经到了尽头。 

  铁金刚还不满足,还在奋力向里推进。 

  肉棍彷佛拱开了一个入口,肉穴里别有洞天。 
  「啊……插……到子……宫里了。」九姑娘无力地喊道。 

  肉棍终于全部没入到了九姑娘的肉穴。 

  肉穴里面彷佛有一张小嘴在吮吸着铁金刚的龟头。 
  酥酥的,麻麻的……未来得及射出的水也全部被拱入了子宫。 

  九姑娘有种肚胀的感觉。 

  铁金刚在抽动着自己的肉棍。 

  肉穴的嫩肉被放松,接着又被挤压。 

  肉穴里分泌了更多的液体。 

  这些液体全被巨大的肉棍挡住,没有一滴流出了肉穴。 

  随着肉棍的抽动,传来,「咕唧……咕唧……」的声音。 

  由于九姑娘被绑在椅子上,铁金刚不得不半蹲着身子将肉棍插入到九姑娘的肉穴。 

  这种姿势让他很难受,他想尽快结束,释放自己的欲望。 

  铁金刚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九姑娘已经瘫软了。头无力地低着,喘着粗气,嘴里发出模糊的呻吟,不知是愉悦还是难受。 

  铁金刚的肉棍在胀大,已经快要把肉穴撕裂。 
  下体的疼痛感刺激了近似昏迷的九姑娘。 
  肉穴里面的麻痒感和要被撕裂的痛感同时清晰地传来,分不清哪种感觉更重一些。 

  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一边想让肉棍更粗大,以便能解除自己肉穴的麻痒感,一边却想让肉棍拔出,解除自己撕裂的痛感。九姑娘都分不清哪种感觉更强烈些。 

  铁金刚的马眼松动了。 

  精液快速地喷射而出,直接射入了九姑娘的子宫,击打着子宫的内壁,使得九姑娘子宫肌肉连同肉穴的嫩肉又一阵收缩,大量的淫液也喷射而出。这种快感使九姑娘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叫声,就晕了过去。 

  铁金刚抽出自己疲软的肉棍,浓稠的液体从九姑娘的肉穴里淌出,分不清哪是九姑娘的淫液,哪是铁金刚的精液。 

  勾魂手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铁金刚和九姑娘的肉搏战,没有什么动作。 

  这儿有个秘密,一般人不告诉他。 

  勾魂手是个阳痿,所以他只能用手满足女人。 
  铁金刚穿好衣服,直接和勾魂手掠出窗外,下面竟已有人早就准备好另外两匹健马,勒住缰绳在等着。 

  门被推开了,小北京进来了,色迷迷地看着九姑娘那双又白又结实的长腿,淫荡的气息继续在房间蔓延……***    ***    ***    ***迎春阁是黄石镇漂亮女人最多的地方。 

  四条眉毛的男人在这儿待过,不过现在他已经走了。 

  他知道会有人到这找他,所以他留下了口信,留给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她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与其在家饿死,还不如到这讨口饭吃。小姑娘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每天她要接不下十个的嫖客,除了吃饭,却只能积攒极少的银两,来补给贫苦的家庭。所以,当一个四条眉毛的人要她给找他的人传个口信,并且说这个口信值三百两银子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百两银子已经可以够她和家人吃穿几辈子了。 

  「陆少爷口信,纹银三百两。」小姑娘在迎春阁的大厅了,举着个牌子,自己躲在牌子后面,不敢抬头。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口信值三百两银子,所以胆怯地一直低着头。但那个四条眉毛的男人说这肯定值三百两银子,且走之前给了她五两银子,让她举着牌子在这儿等,她不得不等。 

  铁金刚和勾魂手一走进迎春阁的大厅就看到了这个牌子。 

  勾魂手立刻掏出一张三百两的银票,抛给了小姑娘。 

  小姑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口信?」勾魂手压低声音问道。 

  「要找我,先找天下最漂亮的老板娘。」勾魂手和铁金刚一听到这话,马上明白了。 

  朱停。 

  朱停是天下长的最像老板的人,如果他说自己不像老板,天下没有人敢说自己像老板。 

  朱停很胖,而且脑门发亮。胖的人就显得有福气,再加上亮亮的脑门,显得更有福气,所以很多人都叫他老板。 

  朱停却不是老板。朱停从来没做过生意。 
  朱停很有钱,因为朱停有一双灵活的手。 
  据说,皇宫里的妃子们都以拥有一件朱停做的东西而骄傲。 

  所以,朱停很有钱。 

  朱停有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就是那位天下最漂亮的老板娘。 

  老板娘的确很漂亮。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的。但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是她那种成熟的风韵。 

  天下最漂亮的老板娘现在正和陆小凤一起喝酒。 
  老板娘的酒量很大,和陆小凤一样大。 

  两个人现在已经差不多喝掉了一坛子的美酒。 
  老板娘现在的脸蛋已经很红了,红的象苹果。 
  陆小凤在瞪着她,眼睛直勾勾的,一眨不眨。 
  朱停、陆小凤和老板娘是童年的玩伴,那时老板娘不叫老板娘,叫绮梦。朱停和陆小凤都喜欢绮梦。绮梦选择了朱停,朱停那时没那么胖,朱停那时比陆小凤帅,而且比陆小凤体贴。绮梦哪怕要天上的星星,朱停也会想办法做个梯子给她摘下来。朱停的手艺就是那时练出来的。 

  现在陆小凤要比朱停帅很多很多……倍。 
  「你把你老公扔在家里,却出来陪我喝酒,是不是想勾引我?」陆小凤问道。 

  「我就是想勾引你……朱停实在太懒……懒得连做那事都得我动。」老板娘的脸更红了。老板娘说的是实话,却言不由衷。老板娘现在依然迷恋朱停。朱停虽然不动,朱停那话儿却很会动,忽长忽短,逗弄的她不能自已。她喜欢挑逗陆小凤,喜欢看陆小凤哭笑不得的表情。 

  老板娘的手纤细修长,看一眼就想捉过来把玩。老板娘的手在轻抚着自己玲珑而丰满的嘴唇。老板娘在喘息,胸脯急剧地起伏,这使她丰满的胸部显得更加的丰满,两只玉兔象要突破衣服的束缚,跳将出来。老板娘的脚尖在陆小凤的腿上摩挲着,甚至要顺着大腿的根部找寻陆小凤那火一样燃烧的男根。 

  没有最勾引,只有更勾引。 

  要命的是陆小凤却只能苦笑,不能动。 

  朱停的确很懒。一旦躺到他那柔软舒适的床上,就恨不得一动不动。连和老板娘做爱时都一动不动。 

  老板娘全身上下都很美。妖娆的脸蛋,浑圆的肩膀,挺拔的乳房,纤柔的腰肢,饱满的臀部,丰腴的双腿,构成清逸美妙的曲线。 

  老板娘经常在他的眼前,赤裸着身体,翩翩起舞。胸前挺拔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颤动,丰腴的双腿向上抬起,便露出那没有一丝阴毛、白净、肥厚的阴户。 

  一双纤细的小手时而用力地揉搓自己的乳房,时而轻抚自己的阴户,嘴里发出轻声的呻吟。时而弯腰,把饱满的臀部撅起,对着朱停,左右摇摆,用手指摩挲着自己湿润的阴户。 

  这香艳的场面让朱停的阴茎剑拔弩张。 

  但这些不会让朱停的身体的其余部位有一丝的动弹。 

  动弹的是朱停的阴茎。 

  朱停这时就把自己的倔强挺立的阴茎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地挑动。时而把阴茎变的细长,时而却又把自己的阴茎变得粗短。甚至,他可以使自己的阴茎弯成一定的弧度而旋转。 

  老板娘忍受不了这样的诱惑。她的阴道里已经分泌了大量的液体,她的阴道已经感受到阵阵的空虚。 

  老板娘跨在朱停的身体上,屈膝,扶住朱停的阴茎,让它不再动弹,把它插入到自己湿热、空虚的阴道。 

  朱停把自己的阴茎变得细长。细长的阴茎豪不费力的插入了老板娘的阴道,却不能完全填充阴道。 

  老板娘感到不满足,但细长的阴茎却已顶到花心。细长的阴茎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地挑动,每一次的挑动都使龟头在花心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老板娘发出不满足的呻吟。 

  「哦……坏蛋……用力点。」朱停不会这么轻易的满足她。女人的快感需要积累,然后在突然的爆发中到达无与伦比的顶峰。 

  朱停把自己的阴茎变得粗短,弯成近十度的弧度,旋转着。阴道的充实感袭来,老板娘长呼一口气,满足地发出,「啊……」的呻吟。 

  龟头摩擦着老板娘阴道的嫩肉,阴道内壁分泌出更多的淫液,使阴茎的旋转更加顺利。 

  花心处却变得奇痒难忍。老板娘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插入,去抠弄花心,来朱停也时而把阴茎变长,给花心重重的一击。 

  就在这样的矛盾中,老板娘的心好像风浪中的小舟,随着汹涌的波涛,上下翻滚。 

  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化多端。时而蹙眉,时而笑逐颜开。时而肌肉紧绷,时而表情舒展。 

  一双手时而用力地挤压着自己的白嫩的乳房,时而把手指伸进那樱桃小嘴,吸吮着,发出,「啧……啧……」的声音。 

  这样的刺激让老板娘疯狂。阴道分泌的淫液从阴道和阴茎的夹缝流出,打湿了朱停的阴毛,也流到了床上,形成一片湿痕。 

  老板娘在不停地呻吟,那呻吟声令人销魂蚀骨。 
  「嗯……坏啊。」「我要……去……找……四条眉毛……的……男人。」老板娘喜欢这样刺激朱停。每听到这句话,朱停的阴茎便会在她的阴道里痉挛似的摆动。 

  朱停每听到这句话就会觉得愈加兴奋,彷佛自己最好的朋友—那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就在床边看着他把老板娘操的欲仙欲死一样,他甚至真的有和陆小凤一起享受老板娘这迷人的肉体的冲动。 

  但朱停的确很懒。 

  他懒得甚至不想让这段时间变得最长。 

  朱停把阴茎变得细长,龟头顶住花心,阴茎在阴道内高速旋转。龟头摩挲着花心,让老板娘更加疯狂。 

  老板娘已经忍受不住这快感。 

  老板娘的花心大开,吸吮着朱停的龟头。 
  老板娘的淫液如泉涌般倾泻而出。 

  老板娘毫不压抑地狂喊,头疯狂地摇摆,把下身死命地下压,让龟头对花心的压力更大。 

  电击的眩晕感蔓延全身。 

  花心对龟头的吸吮和淫液的浇灌,让朱停难以忍受。朱停的精液也喷射而出了,洒向老板娘子宫的每一个角落。 

  每一次的疯狂让老板娘期待更多的疯狂。 
  玩火者必自焚。老板娘的肉穴湿润了,在不停地分泌着液体。若此时陆小凤掀开老板娘的裙摆,会发现老板娘的内裤上已明显的一道湿痕。 

  陆小凤的身体在燃烧。 

  「我要回家!」老板娘忽然起身,毫不迟疑,扭动着腰肢一阵风般消失在陆小凤的眼前。 

  留给陆小凤的只有燃烧的躯壳,和在空中游荡的灵魂。 

  陆小凤只有在那发呆。 

  忽然一阵花香袭来,各式各样的鲜花从窗外飘进来,从门外飘进来,然后再轻轻的飘落在地上。 

  一个披着件纯黑的柔软丝炮,长发披肩的少女从飘落的花瓣中走来。 

  她脚步轻盈地走到陆小凤的面前,扯下了披在身上的黑袍。 

  她的动作是那么地优美,那么地自然,仿佛在自己房间脱掉衣服一样,没有一丝的羞涩,也不带有一丝的情欲。 

  少女的胴体是那么地匀称,肌肤是那么地柔嫩,彷佛你用手一触,就会把肌肤弹破。胸前一对挺拔的乳房,粉红的乳头翘立在挺拔的乳房中央,乳头的粉红和乳房的白嫩相间,煞是诱人。连肚脐都是那么的干净,可以看到粉红的褶皱。 

  下面是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小腹,最下端稀疏地长着几根蜷曲的阴毛。最妙的是少女的肉穴,粉红的大阴唇已微微张开,里面粉白的嫩肉若隐若现,晶莹剔透。 

  陆小风的呼吸好像已经快停止了。 

  美妙的音乐响起,少女漫步起舞。 

  陆小凤突然跳了起来,就象是忽然变成了粒被强弓射出去的弹子,「砰」的一声,撞破了屋顶。 

  月光从他撞开的洞里照下来,他的人却已不见了。 
  黑衣少女轻抚着自己流云般的柔发,明亮的眼睛里,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轻轻的说道,「陆小凤的确是个聪明人,绝顶聪明!」陆小凤没有被老板娘的勾引吓跑,却被一个漂亮的黑衣少女吓得撞破屋顶逃跑了,所以铁金刚和勾魂手虽然花了三百两银子,还是没找到陆小凤。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