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乳林外史之雪山圣乳】

--

  「少爷、少爷,不好了,王夫人说要过来探探你的病,已经在往这里走了。」小婢如云一阵风似的穿过外厅、中堂、冲进卧房,边冲口中边嚷着,双手也不闲着,从进入外厅时开始脱衣,沿路留下她的所有衣物,到进入卧房时已经一丝不挂了,晃着一对雪白浑圆的淑乳冲到我的床边才站定。

  我规定过,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她们要进我的卧房,进来时身上都不许着一丝一缕,所以她们都是要把所有衣服脱在外面才能进来的。如云是我身边轻功最好的小婢,以全力冲刺时还能兼顾这一条规定,可以想见她的「轻舞解衣」神功已练到了熟极而流的化境,实属难得,应予嘉奖。

  我张口松开樱樱的乳头,抬起头向如云笑道:「别急,慢慢地说。来,先把右乳头送过来。」如云喜道:「多谢少爷赐吮。」她刚才跑得太急,胸口本来还在剧烈起伏,此时急忙强定呼吸,把双乳稳住,俯身把右乳送到我嘴边。

  我赞赏地一笑,一张口把她颤巍巍的乳头含到了嘴里,一面品赏,一面听她诉说:「王夫人说有一件大事一定要来和少爷商量,谢管家说少爷病了在休息,但王夫人坚持要来探病,而且说她精通医药,也许能帮少爷治好也说不定。」我笑道:「谢管家没跟她说过吗?要进我这个卧室,身上是不许有一丝一缕的。」「说过了呀,你看我现在身上可有一丝一缕?」一把成熟优美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我转脸一看,一位一丝不挂的中年美妇摊着双手站在门口,一点也不见老的秀丽的瓜子脸上挂着一丝狡黠的笑,见我的眼光转了过来,就这么摊着双手原地优雅轻盈地缓缓转了一圈,让我看清她身前身后确实没有一丝半缕。高耸入云的双乳,盈盈一握的纤腰,平坦细致的小腹,肥白圆满的双臀,缓缓转来轮流进入我的视野,上下前后处处无懈可击,着实不愧为当年名动江湖的四大美女之一:

  绝云神女。

  我叹道:「绝云轻功,名不虚传,来得这么快!」她腰肢轻摆,款款向我床前走来,口中道:「老了,不行了,居然还不如你这个小婢跑得快。其实我到外厅门口几乎就要追上她了,不料她进了外厅以后足不停步,一路手舞足蹈之间居然就把衣衫全脱光了,姿态曼妙之极,速度也一点都没慢下来,老身我叹为观止啊。可是那传说中的『轻舞解衣』神功?」我下巴差点掉下来,张口结舌地瞪着这一对已经来到眼前的高耸挺拔的豪乳之间的深深乳沟,头脑高速运 转了一瞬,口中道:「神女博闻强记,见识渊博,在下佩服。还请神女勿将此事泄露出去。」她扑哧一笑,双乳随着这一笑颤动了几下,真正将我视线的焦点引向了这一对美不胜收的乳峰,和粉红鲜嫩的乳头。我双眼在两个乳头间迅速来回逡巡,一时拿不定主意该盯着哪一个看。鼻端闻到一股清清淡淡的勾人乳香,换成平常人,早就忍不住一口咬住其中一个乳头了。我的定力好,却也不禁舌畔生津,食指大动,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她笑道:「你这小鬼头,脑袋里打的什么主意,姑奶奶我用这乳尖一想就知道了。你对我的来访全不意外,想是早就盼着我来了吧?装病躲在卧房,也不过是考验我敢不敢真地一丝不挂地见你。你一定是仔细看过当年妙手书生为我画的赤身画像和说明了,对我身躯一凹一凸一寸一分无不了如指掌,现在看了我的身体,也该相信我是真的绝云神女了。」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她又一挺胸,气势如虹,蓓蕾般的左乳头顶在了我的鼻尖上,口中道:「你现在有两件事有求于我。第一,你不想让我把『轻舞解衣』的秘密说出去。第二,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轻舞解衣』的。对也不对?」我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头颈往前一顶,鼻尖把她的乳头拱回了一寸,说道:

  「你来找我,当然更是有求于我。我看你双乳高翘挺拔,肌肤雪白里透着微红,但乳周有微汗,显然你的『雪山圣乳』大法只差一筹,便可修炼至随心所欲冰清玉洁的大成境界。然所差的这一筹,必须由『蓬莱白虎』之爪、『天外飞龙』之浆来辅助才能练成。而天下间兼修龙虎神功的,除了少爷我,更有何人?」她立即软了下来,腻声道:「难道少爷看着这么美丽的一对乳峰,就不想好好蹂躏一番吗?」我心头一荡,脑中模糊起来,不觉张大了口,她巧妙地又一挺胸,把乳尖一毫不差地挺进到了我口中的位置,身法配合妙到毫巅,乳尖颤巍巍地挺在我张开的口中,就等我合口咬落了。千钧一发之际,我脑中仅存的一丝清灵忽然一闪念,悟到她这句话其实用上了十成功力的「天魔妙音」大法来诱惑我。

  奶奶的,措不及防之下差点着了道儿。我心念电转之间神智已恢复清明,脸上已转成不悦之色,立即把头一偏,转脸叼住了仍然在一边伺候的如云的乳头。

  王夫人怔了一下,已知我意,急忙撤去了「天魔妙音」的功力,软声道:

  「少爷,我知错了,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欺骗你了。」我忙着轻轻咀嚼口中那粉嫩的乳头,鼻中「哼」了一声,双手还抬起环抱住如云的两瓣丰盈的圆臀,又抓又揉,就是不理王夫人。如云轻轻呻吟起来。

  王夫人当机立断,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少爷,我以我的双乳起誓,练成雪山圣乳之后,愿为少爷的奴婢,终身随侍少爷身边,忠心耿耿,不离少爷半步,不再欺瞒少爷半句,如有违背,教我万箭穿乳而死。少爷,我终身跟着你,你就不用怕我把『轻舞解衣』的秘密说给别人了。而且我是你的奴婢,自然你问什么,我全都会照实回答,无半句隐瞒。实际上,除了『轻舞解衣』之外,我还知道其它一些秘密,也许是少爷感兴趣的。少爷,还有,雪山圣乳练成之后的好处,不用我说少爷也当知道,一是天然翘拔永不下垂,二是圆满丰硕形状完美,三是肌肤滑嫩细致如水,四是柔软弹手天下无匹,还有,少爷,最重要的,是随心所欲分泌乳汁,甘香甜美如玉液琼浆,绝非村俗妇人孕后产奶可比;而且每日子、午两时饮此圣乳乳汁,可大大加速少爷功力提升。少爷,有这样一对雪山圣乳随侍在你身旁,让你随时随地可以享用,岂不是美极人寰。另外,少爷虽然聪明智慧,但还缺少江湖历练。奴家自信有胸有脑,机变智计昔年在江湖上也薄有微名,有奴家随侍在你身旁,将成为少爷将来闯荡江湖成就大康的极大臂助。少爷修炼雪山圣乳是奴家一生所愿,为达此目的,奴家愿做任何事的。而且,奴家想清楚了,练成雪山圣乳之后,虽说已可以在天下所有女人面前昂首挺胸,睥睨天下,但留给自己孤芳自赏终究是无趣,还需要有最有资格的人时时把玩品赏,嘬取乳汁,才能彰显其无上光辉,发扬其无边妙用,而少爷无疑就是最有资格的那个人。奴家不跟着少爷,还能跟着谁呢?少爷,请万万不要怀疑奴家的诚 意。」我放开如云,回过身来笑道:「你可真是雄辩滔滔,死人都能给你说活了,我还能不接受么。」王夫人松一口气,又把胸了挺起来,微笑答道:「奴家的口舌功夫,还不止此;另有一门奇功,奴家亦略有所成,少爷可想试试?这门奇功叫做『啮月吸星』。」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往我下身瞟去。

  我惊呼一声:「啮月吸星!」肉棒蓦然抬头。正伏在我身边侧着头轻轻含弄我的肉棒的小玉猝不及防,肉棒「啵」的一声划开她的双唇从她嘴里弹了出来。

  王夫人含笑盯着我的肉棒由于弹性晃来晃去,一下一下轻轻拍在小玉的脸颊上、嘴唇上、鼻子上。小玉头枕着我的大腿,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看我的肉棒,又看看我,颊上的梨涡越笑越深,一脸的得意。

  王夫人赞道:「少爷的玉茎挺拔健硕,柔中带刚,虽尚未完全奋起,已然光彩照人,隐有王者之姿;龙头奇伟,且怒目而视,如有活性。任何一个女人见了,都会油然从心底爱煞了它。就换成是奴家,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再也不吐出来。

  不知为何小丫头没含住它,反而这么得意?」小玉把她的滑嫩的脸蛋紧挨着我那挺竖的肉棒,慢慢地转了个方向面对王夫人,骄傲地答道:「对了,这是我们的家规之一,叫做『十二口福』。以后姐姐也成了少爷身边的人了,也该知道这个,我解释一下吧。我是刚到隐湖山庄卧底数月,探得重要情报,昨日刚刚回来,因立功极大,少爷奖励我连续十二个时辰片刻不离地含着他的玉茎。这是少爷给我们这些作婢子的最高奖励,规矩是,双方配合,尽量不让他的玉茎脱离婢子的口中;只要玉茎还有一部份在婢子口中,婢子在口中怎么压榨少爷都行,只要不妨碍少爷办正事。但如若是少爷出了错,让玉茎完全脱离了婢子的口,那过去的时间不算,要重新再来十二个时辰。这是当初定规矩时我们一帮婢子商量好了,众口一词,强烈要求的。少爷匹马单枪,怎拗得过我们十七八张嘴,只好答应了。这回就是少爷的错,把玉茎弹了出去。

  我重新开始,又有了十二个时辰的口福,能不得意吗?」王夫人一脸狐疑,道:「十二个时辰不离口?那少爷一整天呆在床上不动吗?

  他有事要出去怎么办?」小玉往床尾方向一努嘴:「看到那个大轮椅没?」王夫人转头一看,笑道:「原来如此。少爷只要大张双腿坐在轮椅上,那个加长加宽的脚踏又铺了鹿皮,就可以让你舒舒服服地跪在少爷两腿之间。这样少爷不管到哪去,都不会影响你吞食少爷的玉茎。嗯,但是这个脚踏往前延伸得还是不够长啊。为何不弄得更长一些,多给你些腾挪空间,让你跪得更舒服些?还有,轮椅的靠背也太低了吧,只到后背中部,为什么不高到头部,好让少爷往后靠得更舒服些呢?」小玉笑道:「你猜猜看。猜中了,我的口福可以让给你六个时辰。」王夫人又看了一会,一拍手道:「我知道了!那是当然的!那轮椅由前后两人一起驱动。后面一个人紧贴少爷的后背,往前推车,正好让少爷的后脑可以舒舒服服的枕在她的双乳之间;而前面另一个人拉车,以双臀向着少爷,拉车前行的步履之间正好可以扭摆双臀,舞出万千风情,让少爷好好欣赏。而且拉车的时候上身略向前倾,正可以把双臀向后拱出来,再加上给你跪的脚踏伸得不是太长,拉车的女子双臀的位置正好是在少爷伸手可及之处。轮椅前行之际,少爷头枕滔滔乳浪,面朝滚滚臀波,看到兴起处,往前一抬手就能抓住一股臀波,不亦快哉,不亦乐乎!」小玉这下也张口结舌了,隔了好一会才道:「姐姐果然是胸怀珠玑。圣母双峰如珠如玑,智慧才情亦如珠如玑。」王夫人听得受用,侧头笑道:「小妹妹也很伶牙利齿嘛,刚才怎么没看出来?」小玉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不意正好舔在我肉棒根处,舌头在那儿逡巡流连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收回去,答道:「刚才我满嘴是少爷的玉茎啊,我的伶牙利齿只有少爷感觉得出来,姐姐怎么能看出来呢?」王夫人笑道:「好你个牙尖嘴利的丫头,以后姐姐斗嘴可有伴了。」小玉嘻皮笑脸地道:「姐姐既然看我的唇齿口舌资质不错,干脆把『啮月吸星』传给我吧。那样咱俩用少爷的玉茎来斗嘴才公平,要不我哪有资格跟你一起一嘴一嘴地争夺玉茎、抢占龙头嘛。」王夫人面露迟疑之色。我抬手在小玉翘起在我身边的雪白浑圆的臀上拍了一下,插嘴训斥小玉道:「你王姐姐初来乍到,给她点时间适应吧。她身上的很多奇功,要有特别的资质才能练的。象『雪山圣乳』,你的本钱不够,根本就练不了。『啮月吸星』你也许能练也许不能练,不能练也不要勉强。不过王姐姐想学什么,你们也不要隐瞒。『轻舞解衣』也好,『千幻臀影』也好,『万变乳风』也好,这些都是玉女门外家功夫,王姐姐则是玉女门内家高人,以内驭外,也许能在这些外家功夫上给你们很多指点启示。」这时我才发现小玉的臀肌一张一缩之间,竟使了个「粘」字诀把我的手掌粘住了。我的手掌再也提不起来,只能随着她臀肌的张缩,贴着她圆滑的雪臀滑动。

  粗看象是我的手掌五指箕张在她的妙臀上不停地揉搓移动,把她的软腻浑圆的妙臀揉成各种形状;然而实际上是她的妙臀在变化各种形状,揉搓我的手掌。她的双臀轮流耸动,上下左右前后越扭越快,渐渐幻化成白花花的一片巨浪涛天的臀海,而我的并不算小的手掌却如臀海中的一叶孤舟,载沉载浮于波峰浪底之间,翻来覆去地饱受排天臀浪的挤压蹂躏。

  王夫人看得眼都直了,喃喃道:「这便是『千幻臀影吗』?想不到我今日眼福不浅 ,先看到了『轻舞解衣』,又看到了『千幻臀影』,都是我多少年心向往之的神技啊。」小玉猛然停了下来,双臀依然翘起如旧,便如从未动过,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刚才手掌是整个在她左臀面上的,这时有大半个手掌到了她的右臀面上,只有大姆指被她紧紧夹在双臀之间。小玉故做谦逊地向王夫人笑道:「尊少爷令,请内家高人王姐姐指点一下我们外家的雕虫小技『千幻臀影』。」王夫人摇头道:「姐姐只有望洋兴叹的份,谈何指点。那两瓣雪臀,一动是一种风姿,千动就是千种风姿,那种妙绝天下的动态美,实令姐姐艳羡不已啊。

  你的『千幻臀影』练得这么好,如若一边走路一边施展,后臀必然是摇页生姿,倾倒众生。平常那轮椅一定都是你在前面拉吧?」小玉骄傲地答道:「姐姐猜得不错。我就是特别获准在全庄内都不用穿衣的三名小婢之一。一般小婢在少爷卧室内不着寸缕,但是出了卧房便须穿戴整齐。

  而我只要人在庄内,就不用穿任何衣物,正是因为少爷的轮椅是我拉的,不管拉到庄内何处,少爷都喜欢观赏我的臀舞,所以特意恩准我在庄内任何地方都不用穿衣裳。全庄那么多小婢,人人朝思暮想,渴盼能有此殊荣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地侍候少爷,然而功夫能练到入少爷法眼的,着实不多啊。」王夫人转向我笑问:「那么奴家的功夫能入少爷法眼么?」我一怔:「你是说……」王夫人扬起尖巧的下颌,笑道:「不错。奴家也想有这特权,能在全庄之内都赤裸全身,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地侍候少爷在少爷身边。少爷的手不在奴家身上的时候,就让轻风代替少爷抚弄奴家的身子;少爷的目光不在奴家身上的时候,就让阳光代替少爷欣赏奴家的身子。但凡是少爷想看想摸的时候,奴家身上的任何一部位都在少爷举目可见、伸手可及的地方。少爷要哪儿,奴家递哪儿。

  少爷左手要,奴家就递到少爷左手里。少爷右手要,奴家就递到少爷右手里。少爷的嘴要,奴家就递到少爷的嘴里。」我仍然有些疑惑,盯着她美丽沉静如两汪深潭的双眼,想看出她的真实心思。

  王夫人和我对视了一会,忽然垂下双眼,黯然道:「好吧,少爷定然是在怀疑,奴家刚刚归顺少爷,怎么就会全身心的顺服,真正以侍侯少爷为中心,从心底以少爷的幸福喜乐为奴家的幸福喜乐。实际上,奴家扪心自问,这一要求确有不少私心。奴家知错了,请少爷责罚。」我好奇心起,追问道:「你先说说,你的私心是什么?」王夫人略一沉吟,答道:「这要从头说起。玉女门的神奇功法,最终目的是练就世上最美丽的女人。此所以凡是听说过玉女门的略有资质的女人,无不心神向往,趋之若骛.美丽的因素很多,脸庞、身材、肌肤、乃至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处处都有许多讲究学问,需要充份的资质本钱,再加上勤学苦练,才能有所进境。玉女门内家的功法总的来说修炼的是自身的身体,把身上每一寸、每一分都练得完美无缺。然而万法归自然,修炼到奴家这样的境界,需要全身上下尽量时时处处与天地万物共同呼吸,汲取日月风火万物精气,以期趋近大自然的至美之境。身上的衣物其实是阻隔奴家与天地共同呼吸、妨碍奴家功力进步的东西,奴家早就不想穿着它们了。所以适才按捺不住,向少爷要求在全庄内不着寸缕的特权。」我笑道:「原来如此。那倒不算什么错。只要你是衷心地不想穿衣服,后面没有其它什么阴谋 ,我自然不会怪你。好吧,从现在起,你再也不用穿衣服了。」王夫人大喜,道:「多谢少爷。奴家回头就把刚才穿进庄来的那些衣衫全烧了,从此眼不见心不烦,再也不用担心那些衣衫会有朝一日又穿回奴家身上了。

  从今往后,奴家终于有了不受束缚的快乐自由!」我哈哈笑道:「我刚才还在想,什么时候派人到你家里把你的衣物什么的搬过来。如今看来用不着了。」王夫人微笑道:「少爷还是派人去,把我家的下人都遣散了吧。剩下的凡是衣物,都一把火烧了最好。」我点点头,叫道:「谢管家!」谢管家一直站在卧房门外,手持衣带以备我的传唤,这时应了一声,双手衣带向两边一拉,身上男外装和内衣瞬时脱落,露出了肤光胜雪、玲珑娇美的女性身躯,抬腿跨出那一圈衣物,走进了卧房。

  王夫人赞道:「好别致的穿衣法,只拉一下子带子就能把内衣外衣全脱光了。

  唉,可惜我从此不再穿衣服了,要不真应该向你好好学一下这种穿法。也真想不到谢管家男装掩盖下是这么美好的女体。少爷府内,人人姿色不凡哪。」谢管家此时也已走到我床边,微笑答道:「姐姐谬赞了。少爷看我办事细密周全,才委我管家之职。因常常需要出庄和外人打交道,为了方便只好穿男衣。

  穿男衣的坏处便是『轻舞解衣』无用武之地,只好设计出这么一种特别的衣带结法,好在少爷传唤之时以最快的速度全部脱去。」王夫人解下两个耳镮,放在谢管家手里道:「这是我的信物,我再写个短函,你就可以拿着到我家去遣散下人了……我先前没有跟他们交代过,不过少爷身边人人聪明伶俐,既然谢管家能负起管家之责,必是最精明干练的一位,当能为我办妥。我是真的不想再穿上衣服了,因此也就不能跟你出庄回去,只好劳烦谢管家。」小玉颇有些衒耀地插嘴道:「其实不劳王姐姐写那个短函。谢管家的『纤手驭龙』功夫神乎其技,以此化用『秉笔直书』的招法,借助少爷的天外飞龙真气,模仿任何人的笔迹都可惟妙惟肖,比真迹还象真迹,又快又好。」王夫人喜道:「『纤手驭龙』?那太好了!天龙真气若再融合我的玉女真气,有许多夺天地之造化的奇效,如此写出来的字能蕴蓄奇奥真气,我家的那几个丫环都修炼过一些初浅 的玉女真气,当有强烈感应,一读信立知我的精神心意。

  此招妙绝!多谢小丫头!」谢管家微笑点头道:「我记得王姐姐的笔迹。这就动手吧。」如云立即端来笔墨纸砚,谢管家巧手纤纤,一下就把那特制笔头套牢在我的肉棒头上,然后右手一挥一闪之间,春葱般的五指已轻轻搭在肉棒的五处大穴上,大姆指在左侧阳极穴,其余四指依次在右侧的春光、夏阳、秋风、冬雪四穴。王夫人双手合捧,紧紧攥住肉棒下的一对春袋,运 动真气,一股奇异清凉的真气从睾丸传来。我自己的真气从丹田下沉,与她的真气融汇于肉棒根处,我浑身一震,一阵从未有过的神奇的酥麻快感直冲脑际。我收摄心神,将两相交融后的真气沿着肉棒向前导去。谢管家大姆指以小圆周轻揉阳极穴,其余四指如鼓瑟弹琴,轮流压按春夏秋冬四穴,此起彼伏间真气流转,我的肉棒渐渐变得刚柔随心。

  谢管家把笔头蘸了墨,左手持纸板凑近笔头。王夫人口述,谢管家右手五指上下前后微微动作之间,操纵肉棒,以笔头在纸板上写出了流利的小楷。我和王夫人融汇后的的真气源源不绝从肉棒前端导出,化入一笔一划之间,顷刻写就一纸短函。

  谢管家立即持信去了,王夫人迫不及待除去笔头,双手握住我的肉棒使劲揉搓了几下,叹道:「好一个『纤手驭龙』,把玉茎变化得如此弹手可人,奴家可真是爱不释手了。」双手仍是不停地把肉棒搓来搓去。

  我这时定下心来,盯着她高挺圣洁的双乳看了一会,突然问道:「你可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你那双圣乳感兴趣的么?」她停下动作,但双手仍紧握我的肉棒不放,抬起头望着我的双眼,答道:

  「不知。请少爷明示。」我摇摇头道:「你当然不知道。那是我十岁那年你来访的时候。那时你当然穿着衣服,不过我不知为何就觉得你衣衫掩映下的双乳,一直在隔着衣服与我对视。师父叫我给你上茶,我故意一趔趄,指望能泼湿你的一点胸衣让我看一点庐山真面目。也就这么巧,你闪身离座来扶我,我这一盏茶正好就一整片全部泼在你胸前,薄纱一湿,下面的两座高山立现原形,看得我目眩神迷啊。我那时就在想,哪一天能够征服蹂躏这两座高山,必是人生一大快事。」王夫人嘴角又现出那丝狡黠的笑,道:「不瞒少爷,那次是奴家故意的。奴家一见少爷龙行虎步的英姿,便知少爷的天龙真气必有大成的一日。少爷觉得奴家的双乳在与少爷对视,那是因为奴家的玉女真气功运 双乳,与少爷身上已具雏形的天龙真气互相感应。奴家当时亦感觉双乳如被少爷无形有实的目光轻轻抚摸,竟有些全身酥软的快感。少爷端茶上来的时候,我看少爷目光游移,便知少爷心中所想。只待少爷一趔趄,我闪身出去,移形定位之术一瞬间发挥了十二成,将双乳不偏不倚送到少爷泼出来的茶水之间,这才有那么一盏茶泼湿我一整片胸衣的效果。结果奴家很满意。那一瞬间,少爷透过泼湿的胸衣看到了我的双乳,我的双乳也通过透明的胸衣更真切地感受到了少爷的天龙真气。那时奴家也已经在想,不知哪天这两座乳峰能有机会好好服侍少爷。」我大笑:「原来你胸有成竹,一切都在你算计之中!」王夫人摇头笑道:「其实最老奸巨猾的,还是你师父,姑射仙子。当年江湖四大美女,她排在最末,然而最有远见,以我们所不知道的一种异术找到了你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奇材,把你栽培成人。玉女门千年传说中的转世神龙,说不定会应验在你身上。唉,自当年黄帝仙去,其所驭十六名艳极天下的美女创立玉女门,代代传说终将会有一代转世神龙出现,再次驭尽天下美女,为天下美女带来无上快乐和光荣。玉女门历代排名靠前的几个美女中,总会有人试图寻找栽培这么一个神龙,但从来没有成功过。如果少爷将来证明是转世神龙,那么你师父也必将成为千年来第一美女,和神龙的大夫人,因为她汲取了神龙初精……」我瞠目结舌:「神龙初精?」王夫人笑道:「原来少爷还蒙在鼓里。当初你师父每天三次用她的全身为少爷的全身推血过宫,随着少爷的成长探测少爷精血变化,能够准确测出少爷第一次遗精将在什么时候。她当时遍邀另外三大美女,要大家出价竞标汲取初精的特权。我们并没有把握少爷会成为转世神龙,但万一是真的,我们却也不想错过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以价码越出越高。那天你师父悄悄告诉我,大家出价都高,但她和我交情最好,愿意把这个机会给我,但要我把这个消息瞒着别人。所以当晚我在少爷睡梦中一夜含着少爷玉茎,一夜在口中细细品味少爷玉茎,爱不释口,终于在凌晨之际少爷玉茎喷发,连续数发急炮,灌了奴家一口满满的浓精。

  奴家此前已苦练过吞咽之术,因此一滴未漏,尽数入腹,之后还仔细舔净舐干少爷的玉茎,仍然不舍得放口,直到天快亮了,你师父催得不耐烦了,方才把少爷玉茎大进大出猛吞三下,然后离去。其实当时是鬼迷心窍,后来仔细一想也清楚了,你师父自己怎么可能放过得到初精的机会。初精肯定是她自己吞了去。奴家饮下的也不知是二精、三精还是十精了,效果虽是不如初精灵验,却也大有裨益。

  玉女门的雪山圣乳神功已经三百年无人练成了,奴家双乳资质虽是傲视当代,却未必能胜过前辈神女,修炼雪山圣乳能有如此进境,当是拜少爷之精所赐。初精既已被你师父吞去,我们也无可奈何,将来少爷如果成为转世神龙,你师父自然便是大夫人,奴家随侍在少爷身边,也会心甘情愿地奉她为大姐的,这是宿命。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