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征服火爆男】(征服烈男)

--


  林初翰裸着上身不停的练习三分射篮,半小时后他累的躺在篮球场上休息。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悄悄的走了进来,他趁着林初翰闭上眼休息的时候,在他的矿泉水内加入了一锭磨成粉的F.M2然后躲在厕所内窥伺着他。

  不一会,林初翰不疑有他的将矿泉水饮入。

  起初他没什麽发觉,到后来他的眼焦开始模煳不清,头也开始昏眩,然后咚!的一声不省人事。

  妈的!

  头好痛!眼睛怎麽看不见,正当他想起身时,他才发现他的手居然被绑了起来,吊挂在樑柱上,还得靠脚尖支撑着,否则碰不到地板。

  他怒不可遏的骂出口“谁!?你他妈最好给把老子放了!”那个人什麽都没说,只是在他的旁边看的他。

  “你是谁!?”他还是沉默不语,只是他居然动手想解开林初翰的上衣釦“你要干嘛!?”初翰怒吼。

  “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名男子迅速的脱下初翰的上衣,结实的胸膛分明的六块肌及古铜色的肤色,他迷恋似的看着初翰的身体。

  “你他妈的!你这变态!放开我!”那名男子不顾初翰的怒骂,拉下初翰的裤子。

  初翰身上现在只穿着一件白色的三角裤,发育比别人好的他,阴茎已经发育的差不多了,阴毛也相当浓密。

  那件紧密的三角裤将他硕大的生殖器紧紧的包裹着,粗大的阴茎隔着棉质的内裤,条状似的轮廓相当分明。胯下的两旁还有几根阴毛窜出。

  林初翰羞愧的怒吼。“你这同性恋,你这变态!”“每次看到你打球的时候,我总觉得你老二好像很大的样子,现在谜底要揭晓了”那名男子缓缓的将初翰的内裤脱下。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条垂软的阴茎,粉红色的龟头半裸在包皮之外,在包皮的右侧还有一粒黑痣,深黑色的阴毛将整个外生殖器围绕着!就像是一条正在冬眠的蟒蛇般的沉甸甸的睡在黑森林之中。

  他拿出一条长尺测量初翰阴茎尚未勃起时的尺寸。

  “你的果然跟别人不一样居然有11公分!”那名男子的每一句话听在初翰的耳内,都像是在羞辱他一般。那名男子点燃一根白色的蜡烛,毫不犹豫的将蜡油滴在初翰的阴茎,初翰随即感到灼烫的感觉,他痛的想夹紧两腿。

  滚烫的蜡油一滴一滴的滴落,每一滴都滴在初翰最敏感的龟头上。

  下体不停传来阵阵的灼热,那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像是挑逗似快感折磨着他,正值青春期的初翰受不了这种挑逗似的刺激,阴茎不由自主的勃起了,勃起的阴茎涨大了1.5 倍左右,深色的包皮退下露出整个涨红的龟头,粉红色的尿道口渗出了一点精液。

  那名男子伸出舌尖舔了初翰龟头上的精液。受到刺激的阴茎又硬挺了一下。
  那名男子将初翰半根阴茎含在嘴裡,慢而有力的吸吮,舌尖灵活在龟头上穿梭,然后不停在龟头的外环打转。

  从来没打过手枪的初翰,第一次感受到难以形容的快感,身体也不停的跟着他的节奏摆动。那名男子将的手不停的玩弄着初翰阴囊及睾丸。

  “你也很爽吧!”那名男子嘲讽道。初翰他羞愧的无地自容,他的两腿竟毫无羞耻的张大,还发出连他自己都没听过的呻吟。

  “你不觉得你的毛好像太多了吗!?”初翰愣了一会儿,只见那名男子走进厕所内,拿了一只刮鬍刀及肥皂。

  “你要作什麽!?”初翰惊慌道……“没干什麽!只是想帮你清理浓密的阴毛罢了!”“你这变态!”初翰怒不可遏的扭动身体。

  “你可别乱动,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命根子是否安然无恙!?”初翰怒气冲冲的瞪视着他。那名男子将肥皂涂抹在初翰浓密的阴毛上,吐了一口口水,开始搓揉。只见原本黑漆漆的阴毛被白色的泡沫揪结在一起,那名男子举起手中的刮鬍刀,毫不犹豫的刮去初翰的阴毛,当刮鬍刀碰到他时,他只感到下体一阵冰凉,每一刀都带给他极度疯狂的战慄感。

  一撮撮深黑色的阴毛掉落在地上,他留了快七年的阴毛现在没了。看着原本浓密如黑森林的下体,现在光熘熘的一片,只剩下一点一点的黑点在上面。
  初翰感到一阵悲哀,他现在还算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吗!

  “你这变态至极的畜牲!”他忿怒不平的怒吼。那名男子毫无表情的冷笑,澹澹的说了一句话。“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他转身进去厕所拿了一只牙膏及药用酒精。初翰知道他又为自己讨来一阵惨绝人寰的折磨了。那名男子将牙膏涂抹在初翰极度敏感的龟头上,搓揉了一下,静候初翰傲人的肉棍会有什麽样的变化。

  只见原本下垂的阴茎因牙膏极度冰凉的刺痛感,折磨着初翰的下体,他说不出是什麽的感觉,冰凉的刺痛夹杂着难以形容的快感,挑逗着他仅存的理智。
  正处于血气方刚的他怎麽受的了这麽刺激性的挑逗,阴茎背叛他的勃起了,他涨红的龟头第一次完完全全的脱离了包皮,昂扬的尖端口流出透明的精液,阴茎由六点半的角度,高举到十点半的角度。

  那名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初翰阴茎由萎靡不振到勃然蓄势待发的整个过程。初翰羞愧的想一死百了,他第一次赤裸裸将自己最隐密的老二给别人看的一乾二淨. 只见那名男子拿起初翰名牌的球鞋,两只绑在一起,在初翰涨大的龟头绑了一个结,腾空悬挂着。那名男子不肯罢休的又在鞋裡加了一袋水,只见初翰十分吃力的撑住,原本昂扬的阴茎被悬挂的重物拉下。

  他只感到下体快断掉般的痛楚,全身肌肉陷入极度紧绷的状态,额头不停的流出汗水。那名男子在初翰阴茎的前方摆了一张椅子,在椅子上燃起一根蜡烛,只要初翰龟头一往前便会被火光烧伤。

  那名男子像是在打量艺术品般的看着初翰痛苦的表情,然后伸出手指轻轻的爱抚初翰紧绷的大腿内侧。然后走到初翰的身后蹲了下来,轻拉初翰下垂的睾丸,掐住上端的阴囊,硬挤压睾丸,拿出橡皮筋紧紧的绑住,然后用指夹轻轻的抠睾丸上有些凸起的斑点。

  初翰忍无可忍的想夹紧双腿,只见那名男子用力扳开初一结时毫无赘肉的臀部观看裡面的皱巴巴的菊花。初翰不知道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是什麽,是痛不欲生的吧!

  那名男子缓缓的将手指伸进去。

  初翰只感到肛门被异物进入的刺痛,本能的将龟头往前顶,结果龟头被蜡烛烧的痛呼。“啊!~~”接着那名男子开始抽动手指,缓缓的退出在狠狠的刺入。虽然初翰尽量不让身体往前,但有好几次他的龟头都被烧的痛不欲生。

  那名男子抽出手指,掏出他早已肿胀不堪的阴茎……狠狠的往初翰的肛门插入。初翰痛的怒吼“啊~ ”肛门像是被铁棍贯穿般的痛苦。

  “啊!~ 你还是处男吧!”那名男子嘲笑道。“你这禽兽!”初翰怒骂。那名男子缓缓的拔出。在迅速的插入。将整根阴茎顶入在拔出。初翰随即感到肛门像是快要爆炸般的刺痛。他不断的想夹紧自己的肛门:“啊~ !

  啊~ !你的肛门夹的我好爽啊!“那名男子兴奋至极的低吼那名男子感到阴茎快被初翰结实有力的肛门给夹断。他不停的前后摆动。享受处男肛门内壁的紧密,疼痛的感觉逐渐消失了肛门被异物摩擦的快感不停的挑逗初翰的性慾刺痛中夹杂了许多难以形容的快感肛门像是被慾望之火灼烫般的感受,那名男子的手不停的爱抚初翰结结的腹肌,初翰全身开始紧绷六块腹肌的形状十分清楚那名男子用力的捏住初翰紧绷凸起的腹肌初翰痛苦的怒吼高举昂扬的阴茎开始萎缩整条下垂的阴茎因为被重物紧紧的绑了近十多分钟开始由涨红成了黑紫色。

  那名男子知道初翰的阴茎已经软掉了他开始爱抚初翰的奶头利用食指与拇指的搓揉挑逗初翰想勃起的慾望。初翰从来都不晓得奶头也是他的性敏感带。他的阴茎又不由自主的勃起了,充血肿胀的阴茎慢慢的举了起来,那名男子解开绑在初翰生殖器器上的束缚开始帮初翰打手枪他的阴茎还没离开过初翰的肛门内右手握住阴茎。左手则不停的玩弄初翰下垂的睾丸初翰的表情像是被折磨般的闭上双眼但却又不由自主的露出难以置信的欢愉那名男子开始迅速的摆动身体握住初翰命根子的力道开始加深在迅速抽动七~ 八下后奋力一顶十分用力的握住初翰的阴茎将温热白浊的精液注射在初翰的肛门内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低吼只不过那名男子是射精后的享受而初翰是因老二被那名男子用力握住强烈痛苦才吼的初翰的肛门感到温热的液体流入他知道他自己被那名变态男子给鸡姦了!那名男子抽出垂软的阴茎将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挤在手中想涂料在初翰的脸颊初翰嫌恶的想避开却被他用膝盖向上蹬了一下他的睾丸初翰痛的冒冷汗那名男子将精液涂在初翰的脸颊上他开始歇斯底里的大笑:“没想到在篮球场上叱吒风云的明星球员被我完完全全给征服了!

  你已经是我的性奴了!“初翰怒不可遏的瞪视着他他有股想杀人的念头:”难道你不想成为我的性俘虏吗!?“等会儿你就别哭着求我!”那名男子冷冷的放下狠话转身到房间外不一会他手中拿着录影带及光碟片进来:“这是我们刚才相好的的所有过程你想要被公出来吗!?”那名男子要胁道初翰怒不可遏的瞪视着他“别忘了!影片内也有你的脸你也会被公佈出去的!”初翰不甘示弱的说道“多亏你的提醒!不过没关係!只要我截取部份只有你的的影像在将他公怖在各大情色网站。尤其是贵校的公怖栏上你想要不出名也难吧!”“你!……”初翰怒不可遏的瞪视着他“我给你一星期的时间你自己好好考虑吧!”“喂!你要去哪!”

  **高中:“阿翰!你怎麽了今天的球赛怎麽输的这麽难看怎麽谁得罪你!”“别烦!”初翰厌烦的答道“干嘛!?球赛输了!?”士豪觉得初翰有些不太对劲“我最近老觉得你怪怪的!上课常常发呆!”士豪问道“不过!你在装这种大便脸!小心那个真的来了!”士豪说完马上熘之大吉“你这臭小子!”初翰怒气冲冲的吼道

  噹!噹!咚!上课钟声一响!初翰意兴阑珊的往厕所移动他将裤头拉下他今天穿的是运动裤掏出半勃起的阴茎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老二突然来了一位跟他差不多高的男生走了进来就在他的旁边解开裤拉链尿起尿来!

  是张浩然!在足球队的队长!人长还算一表人才!从来都没有过偷窥男人的想法的初翰居然想偷看浩然的老二到底有长!?他趁浩然低头看了一眼浩然的老二!毛茸茸的!黑黑的!

  下垂的时候长度跟他差不多大!不知道他翘起来的时候有多长!?

  他想着想着老二居然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张浩然走后初翰还留在厕所看着自己坚硬昂扬的阴茎突然一隻由他的背后握住他的阴茎“妈的!你想死……”初翰怒不可遏的怒骂“考虑好了吗!?”是那名变态男子“是你这变态!”初翰有恼怒“尿啊!怎麽不尿了!”他的手还没有离开初翰的阴茎上“拿开你的髒手!”初翰冷声命令道。那名男子开始搓揉起初翰的阴茎手还不时的往睾丸那轻抚那名男子亲吻着初翰的脸颊还不时轻咬初翰的耳垂初翰被他高超的技巧弄的慾火焚身全身无力的瘫在那名男子的身上初翰的肛门刚好抵在那名男子的裤裆那初翰明显的感受到那名男子的阴茎正慢慢的勃起那名男子将初翰的龟头向前握了一下残留在初翰龟头上的尿液随即滴在他的手下初翰突然大喊!“站住!”那名男子冷冷的笑道“我……我答应你!”初翰别无选择的妥协“很好!做我性奴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四个自”绝对服从“以后只要我说的话你都得彻底执行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不服从的举动时你应该下场是什麽!?”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初翰力不从心的点头“那现在脱光你身上所有的衣服吧!包括你最迷人的白色三角裤”那名男子淫笑道“现在在这!”初翰不敢置信的说道“好吧!那到这裡吧!”那名男子指着大便池的地方说道初翰认命的走了进去那名男子作在马桶在上看着离他不到二十公分距离的初翰初翰的裤裆正好对着他的脸蛋初翰硕大下垂的阴茎将裤裆顶出一个小山峰那名男子将他自己整个脸贴在初翰的裤裆上像野兽一般忘情的吸取初翰生殖器的味道初翰阴茎的温度高的吓人还不时散发出迷人的男人麝香“好香啊!”那名男子渴望不已的说道那名男子隔着体育裤轻轻的咬住初翰凸出。血气方刚的初翰阴茎慢慢勃起了那名男子感受到初翰的勃起将他的脸离开看着初翰原本下垂的小山峰像是圣母峰一样顶了起来龟头的形状十分明显那名男子捏住初翰勃起的龟头用力一捏包皮随即包住初翰的龟头又放轻力道包皮又退了下去“脱掉你身上的所有的衣服”那名男子说道初翰喘了口气开始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先是上衣再来是运动裤他今天又是穿白色的三角裤了!

  包裹着龟头的内裤已经被精液弄湿了接着是内裤!那名男子拿起初翰的内裤嗅了一下澹澹的尿骚味夹杂了男人运动后的汗味一根硕大黝黑的阴茎随即顶了出来没有阴毛的生殖器看起来十分怪异涨红的龟头上还渗出了些许的精液那名男子舔了一下初翰的龟头原本昂扬的阴茎又颤抖了一下那名男子含住初翰的阴茎不停的吸吮舌尖还不停的在龟头上打转初翰感到阴茎像是被温热溼黏的东西包住一股强而有力的吸吮彷彿要把他榨乾似的他觉得自己的老二快被他吞噬掉了那名男子利用舌头将初翰整个龟头摸索了一变连他的尿道口也不放过当他的舌尖伸入初翰的尿道口时前所未有的战慄从双腿爬上初翰整个生殖器肛门也无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

  “摆动你的腰部配合我的动作!”那名男子说道初翰一阵昏眩盲目的照着他的话摆动起自己的臀部在一前一后的动作下初翰只觉得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从睾丸慢慢传到他整根阴茎上像是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阴茎上“我……”怎麽会有想尿尿的感觉不过又不太像是尿尿像是尿液佔满整根阴茎似的想排又排不出一直在阴茎内流窜初翰的肌肉开始僵硬脚尖也不由自主的顶了起来额头开始冒汗当他准备喷射出精液时内名男子狠狠的咬了一口初翰的龟头“啊!~~”突然初翰肌肉潠瞬间放鬆些许的精液溢了出来“刚才很爽吧”那名男子冷笑“你……”初翰痛的发抖连话都说不清楚被咬伤的龟头还看的见清晰的齿痕“让我的老二也爽一下吧!帮我舔一舔吧!”那名男子指着自己勃起已久的阴茎说道初翰虽然百般觉得呕心但他……又能怎麽样呢!?

  初翰伸出手来准备帮他解开拉链初翰怒火高涨的跪在地上!!!“抬起头来看我!”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初翰心不甘情不愿的抬起头来仇恨的眼神一览无疑“你好像不太高兴!”那名男子说道“没有!”初翰答道“是吗!?”那名男子不打算轻易饶恕初翰“没有!”初翰有些恼怒“那还不快点帮我”吹“!”那名男子嘲笑道初翰不甘愿的解开他的西装裤的拉链一根包裹在三角裤裡面的龟头随即顶了初来浓浊的精液已经将内裤染湿了!

  初翰将那名男子的裤子退到脚踝黑色的三角裤缓缓的拉下一根跟他差不多大的阴茎立即翘了起来那名男子的脸上显得相当自豪初翰从来没有这麽进看过男人的老二即使是他爸的老二顶多只看过他穿着三角裤的模样他呕心的张开口却没有含下的勇气那名男子将初翰的他按下力道之大迫使初翰被他硕长的阴茎顶到喉咙“咳!咳!~ ”一股难以形容的呕吐感感油然而生“用舌头舔!”初翰强掩下呕吐的感觉伸出舌尖舔了一口苦涩的咸水渗入他的舌头内好呕!

  那名男子的腿越来越僵硬了脸上也开始冒汗双眼紧闭像是在忍耐着什麽慾火似的突然他低吼了一声“啊!~~~~”全身肌肉瞬间软化阴茎喷射出许多温热的黏液硬生生射在初翰的嘴内呕!~ 黏黏热热的前所未有的感受令初翰想吐出来却被那名男子摀住嘴巴威胁道“全部都要给我喝下去!”初翰痛苦万分的看着他初翰别无选择的捏住鼻子一口咽了下去咳~ !咳~ !“残留在喉咙上的精液令初翰想吐”过来把我的老二舔乾淨!“那名男子继续折磨着初翰初翰怒火中烧着瞪视着他”快点给我爬过来!“那名男子没有耐性着催促着初翰初翰伸出舌头在那名男子的龟头及包皮上打转将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舔了乾淨”站起来吧!“那名男子说道初翰听话的站了起来那名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初翰的老二初翰被他盯的非常不好受他尴尬的想夹住双腿却被那名男子扳开。初翰被他火热的眼光盯住下阴茎竟然不自觉的充血肿胀了起来昂扬的阴茎还不时的抖动那名男子冷笑了一声在初翰的阴茎睾丸及龟头上喷洒了许多诱发男人勃起荷尔蒙素”把你的内裤留下来穿好衣服你可以走了!“初翰虽然不知道他在自己的阴茎上喷了些什麽不过既然可以走了他当然想赶快离开这变态初翰一回到教室后坐在位子上没多久原本垂软的阴茎开始异常的充血勃起涨大的十分迅速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裤裆因为没有穿内裤的关係整个龟头的形状十分明显勃起的阴茎还不时的的向上顶初翰尴尬的想用上衣挡住”林初翰!你有什麽问题吗!?“历史老师寻问着初翰”啊~ !“初翰立即站了起来整根硬直的阴茎将整个裤裆顶了起来还好他坐在最后一排没有人看见他的窘态”上课专心一点!“”是!“初翰立即坐了下来他今天一整天都不敢离开座位噹!噹!放学的钟声一打初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大家开开心心的回家一股前所未有的悲哀油然而生这是他这七年来第一次有想哭的冲动他一想到自己被男人鸡姦了还得受那名男子的威胁当他的性奴他不晓得自己该怎麽活下去想着想眼泪就这麽流了下来他低头啜泣不敢让别人看见他哭的模样初翰擦乾脸颊上的泪水他茫然若失的揹起背包往篮球场去”阿翰!“队员看见初翰开心的打招呼”你们自己先练吧!我有点累!“初翰有气无力的说道初翰找了地方做了下来看着和自己打一年多的队员们初翰的脑海开始回想起跟他们打球的模样那时候自己是多麽意气风发现在却成了那名男子的性奴看着同队的队员裸露着胸膛各各都是相当男人的身材初翰的慾火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不停的幻想他们的阴茎有多长多粗勃起的时候摸起来的感觉初翰的阴茎又硬了起来初翰厌恶的甩头他在想什麽他竟然对自己的队员性幻想了起来他伸手摸了自己的裤裆那一根硕大的阴茎涨大的像是一根火热的铁棍坚硬无比”阿翰!我们今天晚上要去洗三温暖你要不要去!“一名队员问道”不用问了啦!初翰不喜欢和大男人一起洗澡的啦!“另一名队员取笑道初翰以前从来都不愿意把自己的老二给别人看的但他一想到可以看见队员们的老二他兴奋的答应了”可以啊!“”那晚上八点捷运台北车站见!“”嗯!“初翰答应道

  叮!叮!叮!初翰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吓的回魂“操!那个王八蛋!”初翰忍不住咒骂“喂!

  找谁!?“初翰语气很冲的说道”现在立刻到我家来!“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是你!“初翰惊呼!”限你一分钟之内!“”喂!

  你家在哪!?“”就在你家隔壁!“那名男子冷笑”什麽!?“初翰不可置信的说道那名男子的家内叮噹!”门没锁自己进来!“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初翰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客厅还蛮乾淨整齐了”到我房间!“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初翰走进他的房间内映入初翰眼帘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是一个小型的人体实验室有专门在解剖尸体的铁床和及一大堆的S.M.工具更恐怖的是还有在古装剧裡才会有的铁鍊将犯人的双手双脚呈大字型的绑住铐在牆壁上”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怎麽作吧!“那名男子冷笑说道初翰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脱掉你的上衣躺上去!“初翰无奈的照作他脱掉身上的衬衫裸露出俊美结实的身材那古铜色般的肤色宛如完美无瑕的太阳神等初翰躺上去后那名男子随即将初翰的双手双脚绑住使初翰动弹不得他将初翰的双眼用黑布条绑住让初翰看不见初翰眼被矇住以后他开始感到惊慌害怕他完全不知道那名禽兽会对他做出什麽举动不一会儿他便感到阴茎被人爱抚被一隻手握住搓揉力道慢而有力的玩弄着他接着那名男子将脸紧紧的贴在初翰的裤裆上用力的用脸摩擦初翰的生殖器然后隔着裤子含住初翰已凸出的龟头
  “你这麽爱打枪啊!我折磨你那麽久都没有让你射精过你居然自己给我偷打枪!”那名男子愤怒的冷笑“我!……”初翰被他冷静给吓住了“你不乖!我要让你嚐嚐被S.M.的感觉!”初翰害怕的的冒冷汗无数个性虐待的念头在他脑海裡初现一想到自己悲惨的样子他快哭出来了那名男子拿出鳄鱼夹及电急棒“你要选择那一种道具呢!?是鳄鱼夹还是电急棒呢!?”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初翰害怕的疯狂摇头“我看慢慢来好了!”那名男子冷笑那名男子将鳄鱼夹夹在初翰的奶头上初翰立即感到他的奶头东西紧紧的夹住他痛的眉心的揪成一片“还有一个鳄鱼夹要夹在那呢!?我看就夹在你的龟头上好了!”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求求你……不要!”初翰惧怕不已的求饶“那就夹在阴茎上好了!”那名男子将那鳄鱼夹横的夹在初翰的海绵体上初翰立即感到阴茎被东西夹住的感觉“这不好玩来玩玩别的吧!”那名男子将夹在初翰阴茎上的鳄鱼夹拔掉拉开初翰的裤拉鍊掏出初翰早已勃起的阴茎内裤的前端已被渗出来的精液及汗水给染湿了“都湿成一片了!”那名男子嘲讽道那名男子用手指夹住初翰的龟头将它含在嘴裡用力的吸吮着它初翰兴奋的呻吟他的老二被吸的好爽啊!那名男子用力的咬住初翰的龟头“啊!~~~ ”初翰被突如其来的痛楚狂吼出声那名男子紧紧的咬住它初翰痛的眼泪的都飙了出来“好玩吗!?”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求你放了我!”初翰低声下气的乞求道“还没!游戏才正要开始呢!”那名男子冷笑那名男子拿出一瓶罐子,裡面装满了许多麵包虫,他拉开初翰的内裤将一整罐的麵包虫的倒入初翰的裤裆内。

  初翰开始感到整根阴茎及睾丸又痒又刺,像是被许多小虫咬般的痛苦“感觉怎麽样啊!?”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啊~ !啊~ !啊~ !好痒!啊~ !啊~ !
啊~ !”初翰频频呻吟道几分钟后他取出在初翰裤裆内的麵包虫,将初翰身上的束缚解开。初翰以为他要他走,高兴的下解剖台。

  “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我……!”初翰惧怕不已的看着他“整个人脸朝下的贴在床上!”那名男子冷笑初翰强压下心中的委屈将人贴在解剖台,初翰将手伸进内裤内,将耸立的阴茎往下ㄠ!

  那名男子拉下初翰的内裤,用力扳开初翰的肛门,看着肛门外层的肌肉一鬆一紧的那名男子拿出一根中空的细水管,插入初翰的肛门内,用力的撑开初翰的肛门。

  初翰痛苦的咬着唇,肛门被异物撑开的痛苦让他勃起的阴茎,缓慢的软掉了!
  那名男子将五隻麵包虫丢入管子内掉入初翰的肛门内,然后将水管拔下。
  “你给我听清楚!你若敢夹死它们或让它们掉出你肛门外!我就让你生不如死!”那名男子冷冷的威胁道。初翰努力的忍受着麵包虫在他肛门鑽的搔痒,刺刺痒漾的感觉就像是在啃蚀着他的理智,他痛苦不已的忍受着。“站起来打手枪给我看看!”那名男子继续折腾着初翰。初翰不明白为什麽他总是有各种折磨人的方法。

  初翰缓缓的下解剖台,拉下内裤爱抚着下垂的阴茎,不一会儿他的阴茎又硬了起来,初翰握住阴茎,开始不停的上下搓揉,那名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初翰打手枪愉悦的表情及初翰阴茎勃起的样子。

  初翰搓揉的速度越来越快了,龟头的颜色由红褐色转成黑紫色,睾丸提高了几公分,初翰突然低吼了一声!

  “啊~~~ !”初翰呻吟道在射精的同时他的阴茎又涨大了一点了!
  大量的阴茎都喷洒在那名男子的牛仔裤上,尤其是在他老二那“看看你干的好事!过来帮我舔乾淨!”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

  初翰跪在地上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裤裆,初翰很明显就可以看到那名男子阴茎的形状,整根阴茎向左偏了一点点,凸起的球状物是那名男子的龟头。初翰舔了舔那名男子的龟头。

  “把你的脸贴上去把它整个吸住!”那名男子冷笑。初翰张大嘴巴将那一大包含住,不停的用力吸吮,因为他知道他必须这麽做,否则又会受到残酷的SM
  那名男子被初翰有力的吸引力吸的慾火焚身,他的生殖器爽的让他呻吟了起来!

  “啊~ !啊~ !……你这小子!…。吸的我…好过瘾啊~ !”那名男子呻吟
道“帮我把衣服和裤子脱下!”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初翰听话的将那名男子的上衣纽扣解开,裤拉鍊拉下,将那名男子的牛仔裤脱至脚踝。

  紧身的三角裤已经已经被那名男子勃起粗大的阴茎给撑起了!“帮我把内裤也脱下!”初翰依言的将那名男子的三角裤给脱了!那名男子的阴茎立刻翘了起来“站起来!”那名男子説道。初翰站起身体来,那名男子立刻抱住他,然后用他硕大的阴茎碰撞着初翰的阴茎,然后伸手将初翰的龟头及他的龟头顶在一起,将他的包皮包住初翰的龟头,狂吻着初翰的嘴唇,伸出他的舌头伸进初翰的嘴裡. 初翰立即感到嘴裡被一条温热黏稠性的条状物扫过,不停的摩擦他的牙齿及舌头。

  他的阴茎被那名男子的阴茎靠在一起搓揉,那种奇怪的摩擦感,让初翰频频呻吟不已。

  “啊~ !啊~ !啊~ !………”初翰呻吟道。

  初翰眼神迷濛的看着自己的阴茎。“你家还有谁!?”那名男子冷冷的问道。“啊~ !啊~ !我……大哥!…………啊~ !~ 他…没有跟我住在一起!”“哦!?”
那名男子发出兴奋的呻吟!初翰又再次要射精了“是在作什麽的!?”那名男子问道“林氏集团的总经理!”初翰依言答道“就是有冷面撒旦之称的林锋翰!”那名男子兴奋的加快搓揉的速度“啊~ !啊~ !啊~ !………

  锋翰的结果和初翰相同他亦被挂起来,只能用脚尖支撑着自己。“你想要作什麽!?”锋翰冷冷的说道。“你注定丑陋的死亡吧!”那名男子冷冷冷的笑道。那名男子抚摸着锋翰刚硬的身体,那样结实强壮的触感,那他兴奋了起来。
  那名男子脱调锋翰的上衣,裸露出锋翰精壮的身材。“不知道你的老二有没有比你弟的还大呢!?”那名男子冷冷冷的问道。“挺大支的嘛!”那名男子握了一下锋翰的裆部锋翰的阴茎立即向前顶了起来那名男子走出房间,将初翰带了过来。“哥!”初翰惊讶不已的看着锋翰“阿翰!”“你连我哥也不肯放过!”初翰愤愤不平的看着那名男子“你们两兄弟注定成为我的俘虏!”“你……”初翰无可奈何的説道“你舔舔你哥的老二!”那名男子对着初翰说道。初翰难堪的看着锋翰那名男子走到锋翰的身后,在锋翰毫无防备的情形下将他的一根手指迅速刺入锋翰的肛门内。“啊~ !”锋翰痛的低吼!

  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前顶,勃起的阴茎向前一顶撞到初翰的嘴唇。那名男子抽出他的手指,在锋翰的屁股下蹲了下来。

  那名男子用力扳开锋翰的双臀,他立即看见锋翰皱巴巴的肛门,在肛门的四周长满了许多黑毛。锋翰因为太过紧张,肛门还不时的收缩。那名男子打开冰箱拿出十多颗像钢珠那麽小的冰块,缓缓的走向锋翰的身后,将一颗塞入锋翰的肛门内,一直往肛门塞,直到冰冻无法掉出来。锋翰立即感受到他的肛门被非常冰冷的异物塞住。那名男子塞入更多颗的冰冻在锋翰的肛门内。

  在前后夹攻下锋翰很快就达到高潮了,他全身紧绷的集中射精的力量,在初翰搓揉十多下后,锋翰只看见眼前一片火海,他的老二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在空中喷射出一道道滚烫的精液。锋翰的精液都射在初翰的脸上,初翰只觉得脸上被黏稠温热的液体沾溼了,他伸手想把它抹掉,却被那名男子的阻止了!

  ……不准把它弄掉,我让你哥喝喝看自己射出来的东西!“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

  那名男子将初翰脸上的精液涂在自己的手指上,硬是将手指涂抹在锋翰的嘴内。

  锋翰第一次吃自己的精液,他只觉得一阵噁心。

  “帮你哥把留在龟头上的精液给舔乾淨!”那名男子冷冷的说道。

  初翰伸出舌尖将残留在锋翰龟头上的精液舔乾淨. 锋翰的龟头因爲射完精变的十分敏感,又被初翰一舔他又勃起了。

  “呦!你是多久没干女人了啊!精液那么多哦!”那名男子冷冷的嘲讽道。
  锋翰羞楫漪扇萓灾v 的阴茎慢慢的勃起,直到它又高高的昂扬在半空中。
  “你这禽兽!”锋翰怒吼。

  “你的那里比你诚实多了!”那名男子冷冷的嘲讽道,手还用力握住锋翰的阴茎。

  “啊~ !”锋翰痛的低吼。

  “你们两个很快你们就会有事情要做了!”那名男子澹澹的说完后。

  突然来了四名黑衣男子手上还拿着枪对着锋翰及初翰。

  “把他们带到‘淫’色俱乐部去!”‘淫’色俱乐部!?锋翰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那不是……人间地狱吗!?

  初翰与锋翰被带到俱乐部后,被压到一个房间内,脚踝被一根紧紧的铁链绑起来,双手高举吊挂起来,且还得靠脚尖抵住地面,双眼被蒙上黑布条,致使他们看不见周遭的环境,不由自主的让他们害怕了起来。

  “你们听着这两个男的,随便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但记住不可以让他们两个射精!”那名男子冷冷冷的笑道。

  “是的!老闆!”那几名男子恭敬的说道,眼神还不由自主的打量起初翰及锋翰的裤裆。

  待那名男子走后,初翰及锋翰开始害怕了起来……

  “你们觉得他们两个那里大不大啊!?” A男说道。

  “应该还不错吧!他们看起来都蛮‘勇’,那里应该还蛮大的吧!” B男淫笑道。

  那几名男孩开始抚摸起初翰的身体,先是奶头那,他们捏住初翰的奶头不停的搓揉,慢慢的将手移到裤裆那爱抚,

  “好大!”那几名男孩像是摸道什么东西似的兴奋的大叫。

  “真粗真长!” B男淫笑道。

  “越来越硬了!………翘了!这小子翘了!” C男说道。

  血气方刚的初翰,被他们摸的受不了,阴茎一下子翘了起来。

  “把他内裤脱了!”初翰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内裤被人给脱了,全身赤裸裸的他,只有老二那高高举起。

  突然有一隻手握住了他的阴茎,另一隻手玩弄着他的睾丸,还有一名男子在用手指插他的肛门,“还真粗耶!握起来又硬又挺,超爽的!” A男淫笑道。
  “他的睾丸还真大包,两颗蛋蛋还挂在那!” B男开始轻轻捏起初翰的睾丸。
  初翰的睾丸被他捏的又痛又爽,不停的呻吟出声。

  “啊~ !啊~ !……痛~ !啊~~~ …。”“你们这群禽兽放开我弟!”锋翰
忍无可忍的怒吼。

  那几名男孩愣了一下,转过头去对着锋翰淫笑。

  “我们都忘了!这边还有一位酷男了!”那几名男孩打量起锋翰,抚慰起包裹在锋翰西装裤内的阴茎。

  他们隔着西装裤将锋翰阴茎的形状挤了出来,淫笑道。

  “这是他的龟头吧!”那几名男孩将锋翰的龟头形状挤出。

  “挺大的嘛!”他们一边抚摸着一烟淫笑他们拉开锋翰的裤拉链,掏出锋翰涨大肥硕的阴茎,龟头的前端已经渗出了些精液了。

  “哇靠!又黑又长耶!超大支的!”他们打量着锋翰说道。

  那几名男孩开始玩弄起锋翰的阴茎,先是上下搓揉锋翰敏感的呻吟出口。
  “你们听听看这男人在叫春耶,真他妈的荡耶!”那几名男孩嘲讽道。
  那几名男孩越玩越兴奋,牛仔裤下的阳具早已勃起肿大了起来。

  “我老二已经受不了!”其中a 男脱下牛仔裤及内裤,将他的阴茎刺向锋翰的肛门内。

  “啊~ !”锋翰痛的怒吼。

  那几名男孩分分脱下身上的衣物,紧跟在a 男的身后。

  A 男不停的前后冲刺,锋翰肛门内璧的紧密紧紧的包住他的阴茎,在肉体快速摩擦下,a 男忍无可忍的喷射出温热的精液。

  紧接着其他男孩们也堆锋翰肛交,不停的轮流着。

  直到他们的阴茎硬不起来爲止。

  “呼!……真爽啊!”那几名男孩有感而发的说道。

  锋翰精疲力竭的喘气着,他的被肛门那几名男孩干的快裂开了,残留的精液因爲过满顺着他的大腿滑下。

  隔日“春哥!老大找你!”三名年仅十四岁的男孩们,叫着看守锋翰及初翰的男人说道。

  “你们看好这两个人,若有什么闪失,就让你们跟他们交换!”临走前春哥说道。

  “是!”那群男孩们吓的发抖,他们可不想成爲性奴。

  “现在你们高兴怎玩他们就怎么玩!但不可以把他们弄死,听到了没有!”春哥淫笑的看着锋翰及初翰。

  “谢谢春哥!”那群男孩们虎视眈眈的看着锋翰及初翰。

  那群男孩们在初翰的前面蹲了下来,眼睛正好正对着初翰的裤裆。

  他们缓慢的拉开初翰的裤拉链,将初翰的牛仔裤退至膝说C 映入他们眼睛的是初翰那一大包鼓胀的肉团。

  白色的三角裤紧密的包裹着初翰的阴茎,几根黑色的阴毛从两旁及上缘露出,硕大的龟头及粗大的阴茎形状十分明显。

  那群男孩子们不约而同的发出羡慕的讚歎声。

  “好大!”那群男孩子们在初翰的裤裆,戳戳捏捏的。

  初翰的阴茎不由自己的膨胀勃起,在窄小的的内裤里涨的十分痛苦。

  “他好像起丘了!”那群男孩们笑嘻嘻的说道。

  “把他内裤脱下来!”那几个男孩子淫笑的说道。

  他们将初翰的内裤拉下………

  他们先是看见浓密的阴毛………阴茎的根部……深皮肤色的海棉体……粗大肿胀的阴茎……深红色的龟头包皮还有些包住龟头。

  “哇靠!真大!”那几个男孩子羡慕的目瞪口呆。

  “他的老二有长痣耶!”他们像是发现什么的说道。

  “对耶!一定是性欲太强了,才会长在那种地方。”初翰痛不欲生的闭上双眼,在篮球上叱早毓釭漕k 人被几个的国中生玩弄私处。

  那几个男孩子忍无可忍的脱下裤子,掏出早已膨胀的阴茎,正值青春期的他们的阴茎已经长出些釭熙惜礴A 包皮包住龟头需要用手去拨开。

  阴茎长度大概只有十一、二公分左右,他们开始搓揉起自己的阴茎,初翰看着眼前几隻说大不大的阴茎,正逐渐膨涨变红。

  不到几分钟一位男孩子轻吼了出口,白浊的精液不偏不移的射在初翰的脸上,其馀的两个男孩也都忍无可忍的射出精液。

  射的初翰满脸都是白浊的液体。

  “ㄟ!这边还有一个!”一名男孩发现了锋翰。

  “可是他看起来好像很凶的样子ㄟ!”“对啊!他该不会是杀手吧!”“屁啦! 他都被绑起来了!能拿我们怎么样吗!?”那名男孩淫笑道。

  其他两个男孩面面相觑,不由自主的淫笑了起来。

  其中一名男孩,他从锋翰的身后爱抚起锋翰的裆部,慢慢的摸出锋翰阴茎的形状。

  他将锋翰的龟头形状捏了出来。

  “你们猜猜看这是他的什么!?”那一名男孩淫笑问道。

  “他的大龟头!”其他那两名男孩子笑呵呵的说道。

  “答对了! 你可以免费摸他的老二!”其他那两名男孩子抚摸起锋翰的阴茎。

  “哇靠!跟刚刚的那个男的差不多大耶!”“刚刚的那个男的比较大啦!”其中一名男孩子说道。

  “哪有!?他的比较大!”“拿尺量量看不就知道了!”那几个男孩子从抽屉里拿出一支二十公分的尺,测量锋翰及初翰的阴茎长度。

  “十五公分……!”他们量出初翰的阴茎长度。

  “换换看这个男的!”他们又去测量锋翰的阴茎长度。

  “他的比较长吧!十七公分!”他们量出锋翰的阴茎长度。

  “你输了耶!大哥哥!”他们嘲笑起初翰的阴茎。

  初翰已经完全麻木的闭上双眼了,他已经完全不晓得活下去的力量在哪里……!?

  隔日初翰依旧被囚禁在一个看不到阳光的房间内,突然一群人的脚步声从远远的地方传来。初翰下意识的害怕,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初翰的恐惧也就越大,终于来了。

  “!那几个男孩子将一个男孩子呈大字型的绑在一个X 字型的木板上。
  初翰冷冷的躲在一旁看着,又一个像他一样可怜的男孩子被绑来了初翰看了看那名男孩子…………原来是足球队的队长—张浩然初翰大吃一惊的看着。那几个男孩子将张浩然的裤子脱下,露出一大包被红色子弹内裤紧紧包着的生殖器,光从整个形状看来,布料下的阳具跟自己差不多

  的大小吧!

  初翰想着。他们将张浩然的内裤脱下,一根垂软的阴茎但仍十分巨大得阳具露出。初翰一看张浩然的阴茎心跳突然加速了起来……………。好大啊!

  初翰托着沉重的步伐往往他的教室移动,裤裆下的阴茎呈垂软的状态,他现在每天都得到那名男子所开的俱乐部去当别人的性奴,他完全不晓得该如何活下去。

  突然一群男孩子走了过来,看他们的学号应该是学长,在要和初翰擦身而过时,那群男孩子们中其中一个男孩往初翰的裤裆摸

  “好大一包!学弟!看不出来!”那群男孩子们不以爲然的淫笑。

  初翰愤恨似的看着他们,他全身发抖的握紧拳击。

  “干你娘!看舍小!”其中一名块头较大的男孩子骂着髒话。

  初翰一拳往其中一名男孩子的脸挥过。那群男孩子们完全不晓得初翰竟然敢还击,他们不约而同的跟初翰扭打了起来。七名男孩子不停的在初翰的身上乱打,终于将初翰打倒在地。他们还不罢休的将初翰拖到厕所去。初翰被两个人男孩子架了起来,全身疼痛不已的他无力抵抗他们。

  “刚刚不是很丘,摸你老二一下是不可以哦!”对于淫笑的打初翰的脸颊。
  “你老爸我高兴怎么摸就怎么摸!”那群男孩子们用力的往初翰的裤裆一捶。
  初翰痛的整个脸揪成一团,双腿不由自主的想夹紧阴茎。

  那群男孩子们开始抚摸起初翰的裤裆。

  初翰在他们胡乱的爱抚下,阴茎慢慢的勃起。

  “你这小子是同性恋哦!这样子都起丘!”初翰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们。
  “看来你是不怕死了!”他们一把将初翰的裤子和内裤往下拉,初翰的阴茎高高扬起。

  “不麦嘛!很大很丘哦!”那群男孩子们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初翰的阴茎。
  他们开始玩弄起初翰的包皮,不停阖上退下阖上退下,不一会儿他们似乎是玩腻了,他们将将初翰的粗大的阴茎往上,开始玩弄起初翰皱巴巴的睾丸及阴囊,他们将初翰的睾丸用力的往两边挤。

  初翰痛的全身僵硬了起来,脚尖不由自主的提高。

  “你…们这群瘪三,有本事跟我一挑一……变态、同性恋!”初翰怒不可遏的怒駡。

  “臭小子! 你的嘴还真硬!看来你是活的不耐烦了!”那群男孩子们从口带拿出一根烟,将烟点燃。

  “不晓得你的懒教会不会抽烟!”他们向初翰的脸吹了一口气。

  他们将烟的火炬处触向初翰的龟头洞。

  初翰因极高的温度痛苦的扬声哀嚎。

  “爽吗!?”那群男孩子们淫笑道。

  初翰痛苦的闭上双眼,爲什么他老是会遇上这样子的禽兽呢!?

  他们看了看初翰结实有力的臀部,突然其中的一人灵机一动说道。

  “老子我们从来没干过男人的屁眼,今天我们就来试试看,干男人的屁眼爽不爽!?”他们每个人都跃跃欲试的掏出充血勃起阴茎。初翰看了看他们的阴茎,除了其中那个块头较大的男生外,其他人的尺寸都还好…第一名男孩子将初翰的肛门扳开,然后将自己的阴茎狠狠的插入初翰的肛门内,初翰因肛门被异物插入的痛苦,身体不自主的往前顶。那名男孩子开始快速的磨擦初翰的肛门内壁。
  “好紧………好爽………啊~ !啊~ !”那名男孩子不自主的呻吟。
  渐渐的疼痛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肉体磨擦的快感,像是在大便一样。
  那名男孩子快速的抽动着身体,不到几分钟底吼了一声,将自己的精液射入初赛的肛门内。他将自己已经慢慢垂软的阴茎掏出,龟头上还残存着刚刚激情过后的精液。

  “这么小!”那名男孩子的其他同伴揶揄道。

  “靠爸哦!”“换我换我!”那群男孩子们强着插初翰的肛门。

  半小时后初翰的肛门已经有些出血了,可是还剩下那名块头大的男孩子还没干过初翰,初翰疲惫的看着那名块头非常大的男孩子,握住他肥硕巨大的阴茎往自己的肛门插入,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袭击而来,肛门已经出血的他,这下…………被撑到最大。那名男孩子开始抽动,缓缓的拔出狠狠的差入,他似乎是要折磨初翰似的,那力道缓慢而有力,一直经过了十几分钟后,还迟迟不射精。那名男孩子的手也没闲着,他开始抚弄起初翰垂软的阴茎,一边抽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套弄着初翰的阴茎。突然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约抽动了七八下后,他的精液像是火箭般的射出,那喷射的力道让初翰的肛门刺痛了起来,初翰这时也射精了,白浊的精液瞬间喷射而出,只见七、八条的精液在空中像是彩虹般的抛出。初翰精疲力竭的喘气,阴茎正快速的变软,待阴茎完全下垂后,肛门内那群男孩子们的精液也顺着他的大腿滑落。

  “爽啊!比干女人爽多了!他的肛门好紧啊!”那群男孩子们意犹未尽得说着。

  “下次再来找你玩肛门!”那群男子们冷冷的丢下这几个字,离开了。
  初翰痛苦的流下眼瓷A 天啊!我该怎么办!?

  放学后初翰还是和以往一样往那名男子的俱乐部去,他却发现那个曾经绑住他的铁链又多挂了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被他们用一样的迷幻药给昏迷了,他的身高跟初翰差不多高,但比他还高还瘦,上半身赤裸裸的,但从他身上的肌肉看起来,他应该是个运动选手吧!

  他是………………足球队的队长张浩然“喂!骚货!过来!”看守张浩然的那几个男孩子叫着初翰。

  初翰强压下心中的疑惑走了过去。

  “把你的裤子脱掉!”那几个男孩子笑嘻嘻的说道。

  初翰即使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他还是将他的运动裤给脱了!

  全身只剩一件白色三角裤的初翰羞楫荧Q 用手遮住他鼓一大包的裤裆。
  “也帮那个男的脱掉裤子!”那几个男孩子指了指张浩然。

  初翰看了看正在昏迷的张浩然,要吗!?

  那几个男孩子看初翰犹豫不决的模样,一拳往初翰的肚子打。

  初翰痛的捂肚蹲在地上。

  “叫你脱他的裤子是听不懂哦!”那几个男孩子恶狠狠的说道。

  初翰爬到张浩然的面前,眼睛正好正对张浩然的裤裆,即使张浩然还穿着学校的运动裤,但那硕大龟头的形状一览无疑,它正沉甸甸的下垂着……

  初翰看的心跳加速了,包裹在内裤内的阴茎正一点一滴的膨胀。

  初翰伸出手拉住张浩然的裤头,他第一次觉得看大男孩的阴茎是如此的兴奋。
  随着张浩然的裤子慢慢脱下,初翰心中期待已久的东西,已经慢慢的出现在他的眼睛了。

  张浩然穿的是一件紧身的黑色四角裤,被内裤紧密包裹着的生殖器凸出一大包。

  初翰内裤里的阴茎早已一柱擎天了。

  “闻闻看他的阴茎香不香啊!”那几个男孩子淫笑问道。

  初翰将鼻子靠了过去,迎面而来的是男人刚运动完后的汗味及精液的特殊气息……

  那几个男孩子走到张浩然的身后,用手指狠狠得插入张浩然的肛门内。
  张浩然痛的惊醒。

  “你们……这群变态!……快点放了我!”张浩然垂死挣扎的说道。

  这时候!一个男孩冲进来。迅速用空手道制服那些男孩。把初翰和浩然就了出来。再把那些男孩绑上去。

  “干!竟敢对我家少爷无礼!”之后另一个男孩把那个变态男子绑来……“要你知道林氏集团不是好惹”他狠狠踢他阴茎……“让你连干女人都没办法”一刀!亮丽ㄉ一刀!那个男子命跟子就这么与身体分离……那个男孩把那些影带都烧了!初翰兄弟终于恢复自由。那个男孩狂笑着。“杂种们!享受一下被火焰吞噬ㄉ感觉吧!谁叫你们惹不该惹的人……”

  一场大火……烧光了一切……

  初翰朝地上吐ㄌ一口痰。“你们活该”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编辑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