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颜妍君逑】 二

--


轻轻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种香水?」

  「你身上尽是这种味道,我想你应该喜欢这个牌子的香水吧!嗯,不过,你的味道比香水的味道更香,更迷人。」韩忠把鼻子贴到文茹修长的脖子上,深深地嗅着。

  敏感的肌肤上,一团又一团的暖气袭来,她的身子越来越软,想起那天的情景,一朵红晕悄悄爬上了脸庞,「我怎么会想这些?」文茹又羞又气,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怀抱。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韩忠的嘴唇沿着她柔滑的脸颊,缓缓地向她的小嘴凑去。

  文茹的呼吸渐渐急促,她感受到热气的压迫,心头怦怦直跳,双手老实地待在水里,「该来的总会来的……」鼻中发出旖旎的娇喘,漂亮的小脑袋慢慢向后仰去。

  两片嘴唇渐渐靠近,浓烈的男性气息掺杂着香醇的味道滑进口中。他的吻既温柔又热情,嘴唇被吻得麻麻的,舌头也被他拨弄个不停,瞬间,文茹只觉得周身又酥又麻,身子轻飘飘的,仿佛笼罩在柔软的云朵里。

  渐渐,文茹藏在水下的小手动情地向后游去,轻轻抚摸着他的大腿,就连韩忠悄悄掀起她的胸衣,大手抚上她鼓胀的乳房,她也只是娇憨地呢喃一声,继续任他为所欲为。

  嫩红的乳尖在手指温柔的揉抚下,愈发地翘立,颜色也红艳似火。文茹「呃呃」呻吟着,小嘴更热情地奉迎,导引……

  文茹那煽情的嘤咛,对韩忠来说无异是进攻的号角。他的大手缓缓下移,贴着湿透了的衣服,体验着小腹的轻轻颤动。裙子慢慢滑落,大手坚定地钻入薄薄的底裤中,手指沿着湿滑的穴口,极尽温柔地摩挲。

  下身传出一股强烈的电流,在文茹的全身乱窜着,带给她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她柔腻地娇哼着,身子水蛇般乱扭着,溅起水中一波波涟漪,向四周扩散出去。而她的思绪也随着那涟漪,又忆起了柳眉的叮嘱:「你跟他谈归谈,但不能上他的床,否则经理会来,你不好交代,就当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文茹咬了一下舌尖,剧烈的刺痛覆盖了愉悦的快感。她灵活地躲开韩忠,笑吟吟地说:「我有点累了,送我回家吧!」

  韩忠还能说什么,只好无奈地抱起湿乎乎的美人鱼,爬出水池。

  「快放我下来,会被别人看到的。」文茹娇羞地轻打着他。

  「除非你送给我一个香吻。」韩忠知道这样不妥,毕竟有管理员在,不能太放肆。

  文茹红着脸,踮起脚尖,在韩忠的唇上轻触了一下,然后就娇笑着向大门跑去,时而还回头望一望他。

  「这个害人的小妖精。」韩忠心痒难耐地看着她曼妙的背影,一直消失在视线之外。

      ***    ***    ***    ***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文茹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韩忠坐在她的座位上。

  「迟到了呦!昨晚睡得不好吗?」韩忠笑着站起来,将搁在桌子上的一大簇玫瑰花送到她面前。

  「没有啦!睡得很好啊!」文茹脸上微微一红,连忙借插花来掩饰羞态。
  韩忠说得没错,昨晚的确是没有睡好。虽然,文茹采纳了柳菲的建议,暂时接受了他,可是,一回到自己的小屋,愉悦的心情渐渐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惆怅。海蓝色的墙壁仿佛变成了压抑的灰色,抑郁的氛围笼罩着她,久久不能消散。

  此刻,文茹的心中充满了强烈的罪恶感。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那种微泛红潮的脸,湿漉漉得曲线毕露的身姿,她不禁迷茫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守不住寂寞吗?经理才离开几天啊!我竟然接纳了另外的男人,虽然还没有发生不可挽救的事实,可那也够严重的啊!」

  「难道是我太水性杨花,回想起对经理说过的『我不能容忍别的男人触摸我的身体』,可是,刚才在水池里与韩忠亲热,被他抚摸,甚至被他摸到隐秘的下身,真的感觉很惬意,很舒服,一点也没有讨厌的感觉,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我已经不爱经理了吗?不,不对,如果现在经理出现在眼前,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扑进他的怀里,祈求他的原谅,向他完整地奉献出自己。」

  「难道我的心中可以同时容纳两个男人吗?不,不可能,我的心只能向一个人敞开。虽然经理不在身边,可我清楚地知道,只要经理一声召唤,我绝对会不顾一切地投进他的怀抱。」

  「老天啊,你为什么要让韩忠出现,让我一个人与经理长相厮守不好吗?」
  悲悲戚戚中,文茹拨通了柳菲的电话。

  「傻ㄚ头,爱和喜欢是不一样的,爱是感情,喜欢是感觉;爱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既苦又涩,喜欢只能是短暂的快乐;爱只能爱一个人,但喜欢却可以同时喜欢上好几个人。看来你是死心塌地地要跟着那个讨厌的经理啦!哼!也不知道他哪里好,把你迷成这样。」柳菲在电话里也不忘数落经理几句。

  「哦,是这样啊!可是,我拒绝不了韩忠,我这样做是不是很不应该啊!」文茹想起韩忠,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又没有骗他,再说你对他也有好感啊!只是心里早就有了经理,感情分不出去罢了,你们彼此都是真心的,我想无论结局如何,他应该会体谅你的。别刻意去想,只要开心就去做,等到经理回来,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柳菲还是希望好友能给韩忠一段感情。

  「可是,这么做经理会不会怪我啊?」文茹觉得有些对不起经理。

  「男人啊!不逼不行的,他要是早知道有人追你,还会像现在一样什么事儿都没有吗!他知道了你跟那小子的事,只会更好地待你,听我的,有了情敌,他才会更加重视你,更加爱你,不过,你也不能太出格。」换了无数个男朋友的柳菲颇精于此道。

  轻轻放下电话,文茹的心情好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惆怅,但柳菲的话给了她方向,她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    ***    ***    ***

  「喜欢吗?」韩忠看着她微红的脸蛋,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

  「嗯。」蚊蚋般的声音轻轻地飘出。

  「明天是礼拜六,我们出去玩怎么样?」韩忠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文茹心中一阵甜蜜,不由点点头。

  「明天我们去海滩公园,你说好吗?」韩忠心中狂喜,这可是她第一次答应他的约会。

  「好吧,我好久都没去了,蛮想再去看看的。」文茹慢慢放开了,女孩子爱玩的天性随之活跃起来,明亮的眼睛里透出向往的光彩。

  「明天上午我去接你,不许睡懒觉呦!」韩忠凝视着她的眼睛,轻轻拉起了她的小手。

  「嗯。」文茹胸口扑扑直跳,小手挣了一下,就任他牵在手上。

  「你的样子好美。」韩忠柔情地将她拉过来,抱在怀里。

  「不要啦!会有人进来的。」文茹轻轻地推开他,脸上红晕一片。

  「咦,你这不是私人办公室吗,怎么会有人进来?」韩忠不解地问道。
  「万一有人进来,多难为情啊!」文茹瞟了他一眼,眼波流转,含羞带嗔。
  「好吧!不过在我走前,你得送给我一个香吻。」韩忠又揽上了她的蛮腰。
  「真讨厌。」文茹踮起脚尖,轻轻在他脸上一触。

  这回,韩忠学乖了,他在文茹噘起小嘴的同时,快速地将嘴巴往前一凑,顿时两片嘴唇牢牢地贴在一起。

  舌头顽强地挤开薄薄的嘴唇,顶起洁白的贝齿,找到滑溜溜的香舌,缠卷着在她香甜的小嘴里畅游。

  「唔唔……」小手轻轻捶打着,渐渐,手臂软下来圈到他的脖颈上,身体微微扭动着,脚尖踮得更高,热情的吻让文茹目眩神迷,情难自控。

  韩忠缓缓放开她的唇,转而攻击滑润的樱唇,温柔的吮吸,细密的亲吻,引来一阵阵令人心迷神醉的嘤嘤轻喘。

  香舌浅浅探出,去找寻他的舌头,可那条舌头却一触即闪,灵活地躲避着。文茹发出不依的娇哼,玉藕般的手臂搂得更紧了,眼光妩媚,娇躯像水蛇般轻轻扭动不止。

  韩忠捧着她的脸,深深凝视着她陶醉的表情,在她张开的唇上重重一吻,冲她坏坏地一笑,「我该走了。」

  大门轻轻地关上,文茹整整凌乱的衣裳,心中暗恨,「这个可恶的家伙…」
      ***    ***    ***    ***

  晚上下起了雨,文茹捂着头急步向家中跑去。没跑几步,一把大伞撑在了头上,她正要张口道谢,却发现韩忠笑嘻嘻地望着她,便白了他一眼,一眼不发地往前走。

  韩忠将伞撑在她的头上,自己却完全站在雨里,这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一会儿,他的全身就湿透了,可他依然还是一直笑着看向文茹,紧紧跟着她的步伐。

  文茹只是怪韩忠逗她,并没有真的生气,看到他这分落汤鸡的模样,不由扑哧一笑,「傻乎乎地站在雨里干嘛!喜欢淋雨吗?还不快进来。」

  「不用了,反正都已经湿了,碰到你就不好了,就这样吧!」韩忠只是笑了笑,继续保持他的姿势前进。

  「叫你进来就进来嘛!」看到韩忠还是不进来,文茹就硬拉着他的手,将他拉了进来。

  「你看这把伞这么小,也遮不住咱们俩啊!我还是出去好啦!」韩忠又要出去。

  「你就不会靠近点嘛!揽着我的腰不就淋不到了,笨蛋!」文茹刚说完突然想到韩忠本来就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不可能这么迟钝,于是奇怪地向他看了一眼,可谁知正好看到韩忠强忍着笑意的表情。她不由一阵气恼,「这个家伙又在耍我……」不由分说,一把抢过雨伞,甩下他径直向前疾走。

  「喂,等等我嘛!」韩忠急忙跑过来,一头钻进雨伞里,揽住文茹的腰,将她紧紧拥进怀里,嘴中说道:「还是这里好,又香又暖和,哪像外面那么冷。」
  「不是说怕弄湿我的衣裳吗!不是喜欢待在外面吗?你倒是出去啊?」文茹撇撇嘴,又想把他推出去。

  「嘿嘿,都怪我,我错了,看你上午好像是生我气了,我这不是想逗你开心嘛!别生气了,美女是不能生气的,眼角会起皱纹的啊!要不,你再把我推出去吧!」话是这么说,可韩忠拥得更紧了。

  「又耍臭无赖,别抱这么紧嘛!我还怎么走路啊……哎,哎呀,你干什么,嘻嘻!重不重啊?」文茹突然被韩忠背了起来,在他背上视野开阔了许多,看着两旁的树快速地向后隐去,她开心极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背着跑呢!

  「不重,不重,你也太轻了,记得要补充营养啊!」韩忠气喘吁吁地跑着,大楼近在眼前,马上就要到了。

  「放我下来吧!看你累的。」文茹听到韩忠还在死撑,不由怜惜地轻抚他的脑袋。

  「到了,到了。」韩忠轻轻地把她放下来,蹲在一旁大喘起来,两千米的距离,背上还背着一个差不多一百斤的文茹快跑,真是累坏了。

  「没事儿你逞什么能啊!这回不死撑了吧!」文茹蹲下身来,笑吟吟地看着他,小手轻轻地抚摩着他的后背。

  「只要能逗你开心,喘几口气又算什么!真别说,还真累。」韩忠喘了一会儿,将文茹拉起来,轻轻地拥在怀里。

  「不要,管理员会看到的。」文茹在他耳边柔声说着,身体却软软地伏在他的怀里不动一下。

  「咱不是有伞吗!你把伞遮在头上就没人能看到咱们了,呵呵。」韩忠一面说,一面捧起她的脸,深情地凝视着那双羞涩的眼睛,嘴唇缓缓印上去。

  一面黑伞摇摇摆摆地竖起,将两人藏了进去。伞外,阴雨霏霏,伞内却是香艳旖旎,另有一番风景。

      ***    ***    ***    ***

  文茹头戴一顶粉色的遮阳小帽,脸上挂了一副玫瑰色的太阳镜,身穿淡紫色的细肩带上衣,及膝的牛仔裙下,一双滑嫩,雪白的美腿配上一双黄色的露趾凉鞋,被染成红色的玲珑脚趾露在外面,显出一副青春少女的可爱模样。

  在她身旁,韩忠牵着她的手,随随便便的一套休闲夏装,黑色高腰跑鞋,脖子上挂着相机,肩上挎着一个鼓鼓的旅行包。

  今天是公休日,公园里的游人特别多,天气也格外的好,金色的沙滩上挤满了人。人们穿着形形色色的泳衣,脸上都带着都市生活中难得一见的笑颜,到处欢声笑语,感染得文茹、韩忠想快点融入到这快乐的海洋中去。

  好不容易,韩忠找到一块没被占据的细细沙地,沙地略微离游泳区远了些,但游泳区实在是插不进去,而这里的游客不是很多,既能惬意地享受到甜蜜的二人世界,还能晒着日光浴,观看人们在水中嬉戏的情景。

  看到文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韩忠连忙拿出临时帐篷,快速地装好,然后拉开上面的拉链,冲她深深一鞠躬,单手夸张地做个请的动作。

  文茹「咯咯」笑着,轻打了他一下钻进帐篷。不一会儿,拉链打开,一个眼中透露着兴奋、期待的秀美面孔先露了出来,接着是被红色比基尼紧紧裹着的,高高隆起的上半身,最后,两只白嫩的长腿优雅地踏出。

  涂成红色的凝白脚趾踩在金黄的沙粒上,几粒细沙落在雪白的脚面上,显得玉足是那么的白嫩。目光徐徐往上移,红色的比基尼被丰满的胸部撑得紧紧的,下端紧贴着雪白的大腿根部,只能遮掩住里面的一道细缝,可想而知,身后的屁股蛋蛋只怕都已露在外面。

  「看什么嘛!还不去换衣服,等你啊!」文茹推了推双目发直的韩忠,取下发夹交给他,再戴上天蓝色的泳帽。

  韩忠飞快地换好泳裤,泳帽,赤裸着精壮的上身,牵着文茹的手,一起欢叫着奔向蓝色的大海。

  泡在凉爽的海水里,文茹带上泳镜,手臂轻轻拍打着水面,身体一涨一涨地向远处游去。

  手臂甩过一个漂亮的弧线,无声地划开水面,韩忠在后面像一条大鱼一样紧紧跟着,时而在她左边,时而在她右边,寸步不离她的左右。

  文茹见周围无人,便掬起一把海水,用力向韩忠抛去,看着没戴泳镜的他狼狈地停下来抹脸,文茹咯咯笑着,双手不断捞水,将一波波水花向他送去。韩忠呵呵笑着,手臂用力地拍了一下水面,溅起的水花尽数打在文茹脸上。文茹一声娇呼,连忙更起劲地捞水还击,四起的水花中,欢声笑语不断。

  闹了一会儿,文茹手臂有些酸了,便双手摊开,双脚轻踏着水,在微微荡漾的海面上漂移。韩忠游过来,学她的样子,平躺在海面上,手里牵着她的手,向她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

  文茹望着蔚蓝的天空,倾听着动人的故事,脑袋里想像着故事中的情景,每听到精彩处,眼睛还眨呀眨地不时问上两句。

  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文茹有点饿了,便依依不舍地说道:「我们回去吃点东西吧!你的故事真动听,待会儿我还要听。」

  韩忠一边牵着文茹的小手向回游,一边扭着头,柔情地看着她说:「只要你想听,我就每天都讲给你,哪怕你变成了老太婆,我也照讲不误。」

  「那你不也是老头子了。」说到这里,文茹的脸腾地红了,心底涌出了团团甜蜜。

  回到帐篷,韩忠从旅行包里掏出一大堆食物,三明治,薯条,饼干,蛋卷,香肠,鱼肉罐头,鱼子酱,叉烧肉,几个橙子,白凤桃,还有三、四罐饮料。
  「这里有一间很不错的西餐馆,我们到那里吃不就好了,干嘛带这么多东西啊!」文茹不待食品放好,就拿起一罐红茶饮料,喝了几口,然后将香肠切开夹在三明治里,就着鱼子酱大嚼起来。

  「我要的就是这种气氛,去西餐馆哪有什么乐趣啊。」韩忠将食品摆好,一边剥着橙子,一边含笑她狼吞虎咽的吃相。

  「干嘛看我,你怎么不吃?张嘴!」吃了一大块三明治,文茹有点饱了,用叉子叉起一块叉烧肉,放进韩忠的嘴里。

  看着韩忠夸张地连说好吃,文茹笑逐颜开,小手左右开弓,一会儿是一块香肠,一会儿是一汤匙鱼肉,一会儿又是送一口饮料,直到将他的两腮撑得鼓起来才放手。

  「饱了,饱了,今天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午餐。」韩忠拿出一块雪白的毛巾,在上面浇了一点矿泉水,先替文茹将嘴巴和手擦干净,然后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就双臂后伸,舒服地躺倒在沙地上,闭着眼睛假寐。

  文茹将吃剩的东西放回旅行包里,回头一看,见他还躺在地上,便跪坐在他身边,摇他起来。摇了两下,见他一动未动,鼻间竟轻轻地打起鼾来,文茹不由噗嗤一笑,甩甩头发,捏起一根细黑的头发,轻轻地插进他的耳孔,快速地捻转起来。

  韩忠猛地睁开眼睛,双手拦腰一抱,将吓了一跳的文茹紧紧地抱在胸前。那双柔软、滑腻的樱唇正好贴在嘴上,他便大嘴一张,舌头滑进她的嘴里,捉住那条薄滑的香舌,脑袋左右摇晃着,法国式地热吻起来。

  白净的脸蛋马上变得晕红,文茹唔唔地哼着,摆着头,想脱离他的亲吻,可是却换来他更热情的举动。身子一下子被他压在身下,紧搂着腰间的双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动也不能动一下,那条舌头转动得更快,更有力了,紧紧吮吸着自己向他的嘴里移去。

  舌头终于落到了他的嘴里,他似乎吻得更加起劲了,不断地吸着,舔着,卷着,勾着,舌头被他吮吸得有点疼,可他还是那么用力,几乎想整个吞进肚去。口中的津液不知被他吞了多少,可他还不知足,竟将他的唾液送了过来。

  嘴里装满了韩忠的唾液,男性的气味在口中弥漫,随着他越来越热情的吻,文茹的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酥,明亮的水眸雾气缭绕,呼吸变得急促,小手不再推他,而是轻轻地落在他的背上,樱唇蠕动,舌头也开始摇起来,脑海中一片粉红,充满着浪漫的味道。

  身体又被翻上来,那双捧着自己脸颊的大手落在背上,缓缓地向下轻拂,一直拂到屁股上,然后抓着露在外面的屁股蛋轻轻地抚摸。

  他的手很柔,也很暖,屁股被他抚摸得好舒服,有些痒,又暖洋洋的,文茹的心都要化了,趴在他的身体上,一面同他亲吻,一面享受他的爱抚。

  那双手又轻轻地向下滑,游到大腿上,沿着膝弯温柔地用掌心来回地上下摩挲,手指还按摩似的揉捏着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肤。

  文茹忽然觉得身体好热,脸颊也烧得滚烫,感到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正在不断地涨起,顶在下身上,下身似乎开始蔓延着一股暧昧的情潮,使她禁不住地想要扭动。眼睛稍微上抬,看到一双炽热的火辣情眼,腿上的那双手瞬间变得急躁起来,颤抖着滑进她的泳衣。

  他不会是想在这里做那事吧!文茹连忙按住那双即将进到禁地的双手,飞快地缩回舌头,在他嘴唇上轻吻一下,眼中放出这里不行的眼波,低声说道:「陪我去照相吧!」

  佳人不答应,又不能用强,韩忠恋恋不舍地抽出双手,翻身爬起来,抖掉身上的沙粒,拿起相机,跟着文茹钻出帐篷。

  文茹跑到海滩上,弯下腰掬起一把沙子,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细沙闪着金光从摊开的手上慢慢流下。韩忠连忙蹲下去,快门连按,捕捉着靓女掬沙这美丽的画面。文茹咯咯笑着,甩干净手中的沙粒,双手撑在大腿上,身体慢慢下蹲,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看着镜头,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