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裙下淫行】

--


  近下班的办公室里出现骚动,原因来自于一位从没人见过的女子,眨着浓密睫毛的大眼透露出她似乎有些紧张和羞怯但依然无损她的美丽高雅,男士们女士们都在窃窃私语,赞叹这有着优雅身段的女子,又猜测着她的身份。 她走到经理们前的秘书柜台,中途闻声朝众人探上探下的头看过去,不安又更多了,小脸一片酡红,她紧抓着淑女包的带子,开始低声的与经理秘书交谈起来。见识广的女秘书看到这位容貌绝非极品的佳人,也不禁讶于她所拥有的出众气质,女子低下红红的脸蛋开口问着某人的去处,女秘书歉然的说了几句,礼貌性的又回问些问题,女子本还有点开心的表情转为淡淡黯然,摇摇臻首便采着高跟鞋快速的离去了。

  待女子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外之后,众人哄然的聚在秘书柜台前开始围问着女秘书。

  ‘秀姐!那女孩子是谁啊?’‘她好好看喔!’‘对啊对啊!好有气质!’ ‘这美女我好像有看过啊……在哪呢?’女秘书微笑道:“记不记得……岳经理有一个太太?‘ ’那就是经理太太!?‘  ’天啊!!!死会!!!‘  男士女士都哀鸿遍野,男的怨女子已有家室,女的怨万人迷经理竟然有着她们比都比不过的老婆了。

  而不管这一室的崩溃。那一头的女子呢……

  “他”轻轻蹙眉步在归途,心里怨着令“他”感到委屈的那个人。

  没错,是“他”而并非“她”!

  苏林是位有着女装癖的男子,外表中性正好让他有装扮的优势。而他又与一位知晓他爱好的男子相恋相爱进而结婚,这嗜好被两人当做是“夫妻”之间的情趣,其他人都不知晓,不知晓老板身边的苏助理有着这奇怪的嗜好,更有着一个同性老公,不知道万人迷岳擎空经理的老婆其实是个有女装癖的男人。

  今天老板提早放人,苏林恶作剧性子又起,回家换上女装便前去老公想要给对方一个惊喜,其实这对他来说真要有点勇气,他曾经来过岳擎空公司两三次,那时两人还未相爱,当时苏林是身着西装打着领带跟随着老板以助理身份前来商讨合作方案的,以女装出现,这还是头一遭,虽距上次已有两年之久,他还是害怕被人认出,而那些不安的措举在其他人眼中却变成小家璧玉的害羞,让他在心中准备的一堆什么“自己是苏先生的姐姐”之类的说辞完全无用武之地。

  而在这心里不安的情绪现在已经转变成失望了……

  ‘不好意思,岳经理已经提早走了喔!’美丽的秘书这么说着,让他瞠目结舌。

  真是巧合……本来他想带给对方惊喜的,突然变成对方给自己错愕。

  ‘需要帮您连络吗?’秘书礼貌性的说,他失落的摇头转身走了。

  他翻出手机,上头一个未接来电也没有,他眼睛有点发酸,对方提早走却没通知过他这种事从来没发生过……真是的,他揉揉眼睛,只要一穿女装,连心理都变成女子一样脆弱了呢……

  突然,手机奏起卡农的旋律,他惊吓又慌张的接起:“宝贝?‘他朝电话的另一头轻道,布着嫣红的脸颊立在街头让路人频频注目着。 而那头却十分吵杂,很多人嘻嘻笑闹的声音,还有炸着的摇滚电音,他疑惑着看向LCD……上头显示着’宝贝‘两字并没错啊,他心头又涌起不安心跳的很乱。

  待那些杂声渐小,推测对方应是走到离吵闹较远的他处了,那熟悉又低沉浓情的声音才出现。

  ‘林林?在听吗?’  ‘……嗯……’他的声音渐转低哑。

  ‘林林?林林回到家了吗?’

  ‘……’对方似乎听出他的不对劲,语气也有点慌,但急问了几句他都没答,只听到他微微的呼吸在话筒边轻响。

  ‘林林……’对方无奈的叹息了,‘我被虎子他们拉到“极乐”这边,你在家乖乖好不好?’语气无不一处宠溺。

  (‘阿空~~快!喝酒!!!’)背后远远的传来越来越近的叫喊,苏林知道,那是岳擎空的友人虎子。  (‘走开!’)

  (‘干嘛!跟老婆说话啊!叫她也来啦!’)  (‘滚去喝你的酒!’)
  ‘我去!’‘林林!?你说什么?’对方贴近话筒,声音有点惊讶。

  ‘我说我要去!’苏林的声音十分坚持。

  ‘林林别闹!这边很乱,我不要你来!’

  (‘什么什么?嫂子要来?叫她来叫她来!’虎子显得很兴奋。)

  (‘走开!你……’)  ‘为什么你可以去我不可以!乱有什么!你在不是吗!’苏林不开心的喊,甚至有点任性的味道。

  ‘林……’‘我知道“极乐”在哪,我自己会过去,嫌我麻烦我也会在旁边自己找乐子的!’ 对方知道他的性子,与其让他一个人在家不安的乱想……‘那你来吧……路上注意安全喔。’‘嗯……’他草草应着便合上手机了。“极乐”,一间舞厅酒吧,那里虽不至于龙蛇杂处,但除去黑色部份,情欲的黄色却满布着……苏林没办法忍受对方的双手抚摸任何一个女人。

  极乐,未到深夜已热闹万分,听说这里的老板势力遍及黑白两道,任何人都不敢在此闹事,但情色却毫无任何禁忌,曾有人说到了深夜,厕所地上总是一堆用过的保险套和一滩滩的浊液──这是苏岳两人极少踏入的场所。而岳擎空那些不安份的酒朋狗友,这次硬是把成家两年的岳擎空拉来,不在计算内的,却是岳擎空疼在心头舍不得“她”抛头露面的老婆竟然用岳擎空这个饵勾上了,听闻传说中的岳太太将要出现,那群狗友又开闹了好久。

  通话后末约30分钟后,在一切声音纷杂,电音轰炸,躯体交错热舞的极乐,岳擎空在第二十三次的朝门口引盼下,苏林到场。  在岳擎空眼中,他简直是误闯魔物丛林的小鹿,被侍门的小弟看了证件(岳擎空为他弄到手的女性假证件),翘首寻望的苏林,在看到岳擎空的位置后带着不悦的小脸朝他走过来。

  被压碎的叹息哽在岳擎空的喉中,他后悔了,万分后悔,早知道就定要比对方坚持不让他过来了。 他的妻子,那个拥有中性美貌的男子,他的女装爱人,在日落后退去了西装打扮,换上淑女的样貌真的十分的诱人。

  明明是春天的季节,还是有许多喜欢展现身材的女子,露着大片的肌肤身着仅能遮蔽住三个重点的布料,妖艳如魔的容妆,扭动性感的身子热舞着,恨不得把自己当成染蜜的花朵,让那些蜜蜂男围着自己绕。

  而他的爱人,乖乖的春日装扮,宽宽的米白色长袖露肩针织衫,将两臂变成宽大的翅膀一样,可是包裹身子衣料却很有弹性,收紧的胸线和腰身让人很心动,还有那晶莹的肩膀,被绕在脖子上的白色围巾(遮喉结用)稍稍遮掩住,更吸引人的是衣服上的拉链,外套式的拉链只要从领口往下拉,衣衫便轻易的卸下,盯着那拉链的男人们随着那银拉链晃啊晃的心头也晃啊晃的。

  除了口红其余脂粉皆未施半分的小脸,及肩的长发侧绑在左边,米色针织衫下着膝上的白色百摺裙,两脚踩着时下流行的驼色靴子,一整个装扮出现在街上倒是还好,但如今却出现在“极乐”,完全格格不入,男人们的眼光不在是舞池中扭动的十分妖饶的女人们,而是这个从门口步到里头某桌的高挑女子。 苏林闪躲着人群,中途被他人碰到几次,心中怨起岳擎空来了,走的越近发觉男人身边并没有坐着任何女子,才又安心下来。

  这头随着苏林越近,嚎叫越大声,平常都是商业精英,如果一口一口“大嫂大嫂”叫着回复到当年大学孩子的玩闹模样。

  那群爱闹的狗友又叫几声“好亲密呦!嫂子好漂亮!”,苏林被这些话逗的有点开心,脸色才转好,本来抿紧的小嘴也微微上扬。

  把自己的情人拥在身边才安心的岳擎空,看他的模样,忍不住亲溺的捏捏苏林脸颊。

  苏林被这一捏,想起自己被抛下的委屈,又皱起眉叨问着男人原因。可是这种场合,声音实在吵杂,苏林用本来就小的声音问了两次都没传到对方耳里,他莫可奈何趴在对方胸口小嘴凑在耳边说话。

  岳擎空一听大喊冤枉,他决不是要丢下老婆去寻花问柳的,而是刚好他一位朋友刚从国外深造回来,虎子提议到极乐庆祝硬是拉他到这,他也不忍打坏他们的开心……没想到恰巧不巧的,苏林的惊喜也在今日突兴,一连串之下,连苏林也过来了。

  这头爱吼的家伙们看两人的头凑来凑去的亲狎十足,单身的人开始羡慕的叫来叫去,苏林疑窦一除心中如晴,开始和岳擎空的狗友们一搭一搭的聊,偶尔接过递来的酒要呷饮,却被岳擎空支手挡下,不只狗友们的酒,服务生还不时送来某桌某人的请酒要岳擎空怀中的“小姐”喝,到最后到苏林口里的只有岳擎空点的水果酒,其余不是到岳擎空腹中再不然就是被分到狗友们肚里,杯酒一来一往,岳擎空酒量再好,脸颊也渐升起酡红。

  一开始一伙人本大声追问着岳大嫂的“身世”和一堆有的没的,有些被苏林红着脸笑而不答带过,有的被岳擎空冷眼一瞪道句“问这么多干嘛”带过,结果问了一堆得到比较明确的答案只有“是某公司老板助理”、“26岁”尔尔。喧闹一时,大家也渐渐把目标放在归国的友人身上,苏林在一旁听他们的糗事也津津有味。

  莫约又过了两三小时,有些人围在桌边喝酒说笑,有些人拉着伴侣到舞池跳舞。忽然间,虎子欢叫了一声,大喊:“来了来了!小白!!!‘他站起来朝门口招手,来者有着英俊的混血儿面孔,肤色比其他黄种的男人来的白晰,身型也更加高大,一头长长棕色卷发在后头系成马尾巴,举手投足无不优雅迷人宛若绅士,众女性的目光从他一入门一路黏着。

  绰号小白的白理卫向朋友一一招呼,笑颜一转向苏林两人只叫句“擎空……”却接不了下文,满脸惊愕,苏林从他一出现便觉得不妙,心头直慌想躲却来不及,原来苏林和岳擎空共通的朋友不多,此人正是其一,可是任何朋友都不知道他俩已是夫妻关系,更况苏林还有女装的嗜好,他直盯着这样的苏林久久都没有回神。
  ‘呃、我、我是苏林的姐姐苏“琳”……’苏林小脸乍红乍白结结巴巴朝白理卫撒谎解释。‘小白!干麻一直盯着人家老婆看!’‘老婆?’‘人家是阿空的老婆~’虎子用手肘撞撞白理卫,嘻笑的揶揄他色鬼。

  白理卫压起心中的疑云重重,与朋友说笑起来,眼睛余光却频频往苏林看去。苏林害怕被认出,不自在的缩在岳擎空怀里,也一直侧脸向着白理卫,待白理卫被友人拉去跳舞他才轻松些。

  ‘你怎没说理卫会来……’他低低的在岳擎空耳边问道。

  ‘我也不知道虎子怎会约到他,林林乖,在一会儿,现在晚了这边路上乱,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

  ‘嗯……’‘你刚刚就一直喝酒,吃点东西吧。’岳擎空说罢便拿起一旁的热狗贴近他的嘴边,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一口口的缓缓吃下,奇怪的是在他咀嚼的时候,岳擎空一直没把热狗离过他的唇上,让他开开合合的唇看来就一直在含着热狗。到最后一口岳擎空还放手让他就这样刁着,令他要伸舌才能吃尽。
  他斜眼看着男人的红脸,得到一个解答──他醉了,酒量不错的岳擎空终有醉的时候,更况送来的请酒虽美哪杯不是要令佳人痴醉的浓度,几入胃肠不醉不行,如今后劲一来,平日的稳重变成了爱恶作剧的大男孩,笑盈盈的故意造成引人遐思的举动,本来这对情人已经够吸引人目光了,这招一现,男人们盯着苏林的眼神越来越下流。 口红应该跟着热狗吃进不少了吧,苏林这样想着的同时,岳擎空还在兴头,拿了香蕉剥皮又递上他的唇边,苏林嘴里还嚼着热狗那香蕉一时是吃不下的,岳擎空动作越恶,持着香蕉让滑滑的前端划着苏林红红的唇瓣进而沾上残留的口红……苏林还可细听到几位男子粗粗的呼吸气声,岳擎空的笑容可以用淫邪来形容。苏林一皱眉,突然狠猛的裂齿一咬,断香蕉三分之一,听到众男子皆一抽气,才夺过香蕉乐的吃下。 而岳擎空早笑倒在他身上了。

  夜越来越晚,人越来越多,场子也越热,一名名DJ也上场炒热,几个舞林高手正在池中对拼,四周围着黑鸦鸦的人加油呐喊,全部的人都摇着身体跟着节奏,气氛无不火热喧闹,岳擎空的狗友也在桌边站着叫叫跳跳,看来也只有苏岳两人还坐在位子上,只是苏林被岳擎空抱在腿上坐着,两人的身子也跟拍子跃动着。尖嚣的热曲一过,DJ为换气氛转放外国男歌手厮吼中带着浓情味道的歌曲,背景的配乐依旧带有些电音的特色,但DJ高明的搭配让舞池中的男男女女依在一起晃摆着身子,场面渐近淫邪,边上开始有男女拥抱热吻,池中更不乏贴身黏舞的情人。 "  岳擎空一手拉着苏林手腕一手抱腰与苏林依着摆晃,前者那贴在苏林腰上的手越移越下,衣摆一掀竟悄悄潜入揉捏着他滑嫩的肌肤,苏林惊呼一声就被岳擎空吻住,湿舌从两唇中递出,压着苏林的小舌吸吮,苏林被吻的迷迷糊糊,腰间的咸湿手已经探进他的裙中揉捏他被蕾丝内裤恰好包裹的一边臀瓣。 ‘来做吧……就这样,你“坐上来”……’岳擎空含着他的耳垂低声道。
  ‘呜……我不要……你放手……’惊讶男人竟妄要在此交情,苏林小脸憋着通红,抓着他在裙中不安份的手。

  ‘林林……求你,我受不了了……’男人粗喘,手从臀上移到腿根下压,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裤,苏林明显感受到男人西装裤中的阳物涨大的磨娑他的臀缝。
  ‘不行……呜,你真的醉了啦,我们还在外面耶!’苏林左手紧张抓着差点被底下骚动掀起的裙摆,右手腕却摆脱不了男人扣住的掌中,男人却不死心,指头也流连戳刺在肛口的位置。‘林林……没关系不会被发现的……我想要……求你……’男人的声音喑哑又委曲像个吃不到奶的小孩,双唇频频吻在苏林裸露的肩颈撒娇。苏林心里骚动着,被男人这少见模样勾引的动摇,只听见底下细细撕拉一声,乖乖包裹着两边臀瓣的蕾丝内裤,中央被男人兽性的撕开一洞,位置正好让他玩弄缝中的小穴口,男人一得逞指腹便压划着褶处,苏林泛泪的大眼一瞠嘴里溢出呜噫,男人甚至将一个指节浅浅入插抽出。

  ‘林林……剩你了……’他牵引着苏林的右手来到裤裆。‘剩你把“宝贝”放出来,弄硬,“坐上去”……’这话像怂恿犯罪的恶魔之声,苏林也开始喘息,羞涩的潮红染到了颈项,他抓着男人大手的指节紧白紧白,看看四周疯狂的男女都只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之中没有对他们特别关注的目光……

  过一会儿似乎定了决心放下什么有所谓无所谓的,苏林才松开右手抖动的拉下男人裤裆拉链,拨开内裤侧边的开口,那火烫的阳具早等不急的跳到他掌中,也许是酒精的因素,他才缓缓的捋动几下,阳物就已经涨到可以插入的状态了,男人抬起苏林腰身让他被撕开内裤所露出的地方贴在自己的阳具上。 男人溢出的前列腺液湿湿的沾在缝间,他俩身体被男人刻意的摆晃,那硬硬的龟头就在他会阴和肛口磨动,苏林抓的裙摆的手已汗湿,动情下让他腰身软的只能靠在男人厚厚的胸膛上。 ‘林林……我可以进去吧,嗯?’男人撑着他的细颈让苏林和自己密密的亲吻,苏林眼角一片绯红,那还包裹在内裤中的阴茎也抬头顶着,男人知道他情起,大手揉揉捏捏他的阳具和两球。

  忽然远处一阵骚动,苏岳两人望去也不禁讶然。原来远处一桌一对男女更加放荡,那女子双手撑着吧台一脚还挂着被退下的小短裤,重后头被一个样貌平常的鲁男子插入湿淋淋的阴埠交合,女子似乎情正高畅,淫声高亢,一旁还有男性玩狎着她的乳房,有些更露出了阳具面向那对男女手淫,情色无比的场面──这就是深夜的“极乐”。 苏林被眼前的春宫秀憾的脑袋空白,后头的男子却依着吸引大家目光的这阵骚动,双手抬起苏林两边大腿,阳具驾轻就熟的从下而上插进被他用指头玩湿的肛口,又待双手一放,苏林因自己的体重将男人直举的阳具一口深吞到底。

  ‘…………!’他被这急速的一下通透的奸淫到极度敏感的密处,眼前一花,张大嘴连声都喊不出。

  男人知道苏林也喜欢这样猛然的插入,快感令他湿热的肠道阵阵痉挛,岳擎空悦然垂眸含笑,他亦喜欢被这阵紧紧缩缩抚慰阳具的感觉,待对方僵着腰身颤抖的动作渐缓,他才重新还住苏林的细腰将他拉倒在自己身上,体内阳具角度一变大大龟头就在肠道中勾磨过一角,而他上身向后底下的阳具却是如宝剑一样向前指的,这方的肠璧些许紧迫的压着,柱身正好压着前列腺的位置,苏林受不住压迫,本来被拉到岳擎空两边大腿外侧的两脚又不自主的弯曲合起在男人的腿上,这姿势让臀瓣也紧紧夹着男人从底下突入的阳具根部和卵蛋,而肛口肠道更不说了,细细密密的包裹紧缚体内的淫具。

  男人舔舐他的耳壳,调侃的声音响在耳边:“刚刚……射了对不对?‘又恶质又开心。

  大手附盖到苏林前裆,那还被蕾丝包裹凸起的地方从里头透出湿淋的体液,指头抚动让那液体浸濡越多,划着划着把射过的阳具又划硬了。

  苏林吸吸鼻子泪珠已挂在眼角,极度受他欺侮的模样:“你、你、你……!!‘咬咬唇,指责却委曲到说不成句。

  白日的正人君子如今在黑夜里头发微乱两鬓的发尾被汗水染湿贴在颊旁,双眼被酒气氤氲的蒙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