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美女档案】第002卷 第240章 性感暴露

--

妈妈把话都说到这里了,那我也不好继续的坚持我那赚钱的思想了,其实并不是我人没有主意,恰恰相反的是我这个人相当的有主意,只要是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我肯定会尽全力去做的,哪怕付出在艰辛的劳动我都不害怕。

现在这个时候赚钱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把握,我这个人习惯于在没有什么把握的情况下我我不喜欢说的太多的。话在说回来,我也不想让妈妈担心我因为赚钱的想法而耽误了学习,什么时候我找到了比较明确的赚钱的好门路以后在给妈妈好好的商量吧,如果没有什么好的想法,看来妈妈这一关还是很难通过的啊!

不过我还是有些不太乐意我的主意就这样被妈妈直接的封杀掉了,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妈妈如果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我能不能找点别的事情做一做,不管多少先赚一点钱好为家里减轻一些经济负担。

妈妈看着我的样子,她对我微笑着说道:“傻孩子,妈妈怎么会反对你赚钱呢,看来你真的长大懂事了啊!知道心疼爸爸妈妈赚来的钱了。妈妈不是反对你赚钱,你想想你在上高中的时候要是去找事情做赚钱的话怎么会不影响学习呢,那样至少会占用你的一部分时间吧。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上学好好的学习,妈妈刚才告诉你了,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好不好?”

我郑重的点了点原头,妈妈看到我不在继续的说赚钱的事情了,她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如果以后我有什么好的想法的话或者是什么好的主意的话,可以先和她谈谈。

我知道妈妈不是反对我赚钱,现在的社会哪里还有嫌钱少的人啊,妈妈只是担心因为赚一些小钱把学习的事情耽误了,那样可就因小失大了啊。

看来赚钱这件事情现在只能是先这个样子了,既然妈妈坚持让我先好好的学习,那我只好听妈妈的话了。不过我在心里还是有我自己的想法的,不管怎么说只要我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去赚钱妈妈也不会怎么反对的,何况呆一段时间我还要把在河北老家的宋爽接过来,如果有什么赚钱的好想法的话可以让宋爽先干着,我早晚去给她帮帮忙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我相当的兴奋起来了,这样以来,不但我能实现我赚钱的一个梦想,而且我还能给宋爽找点事情做。

宋爽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如果我在河西市给她租一间门面房让她做个小生意的话那就太好了,一来她有事情可以做了,这样我就能解决了她的工作问题,另一个就是我也赚钱的,现在我和宋爽都睡到一起了,钱就不用分开了。

这个兴奋的念头让我高兴起来,现在的关键是找准商机,看等宋爽来河西市以后干什么才好赚钱,等我把市场考察准确了以后在给妈妈商量,我想妈妈应该不会过分的反对的,只是关于宋爽的身份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给妈妈说。

这个时候我伸了一个懒腰,并且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妈妈看到我有些困了,于是她就让我去睡觉了。我也的确感觉到有些困了,于是我就把鞋子脱了向上铺爬去。妈妈还要让我在下铺睡觉,我冲着妈妈微笑着告诉她哪里有让老人睡在上铺的啊,我一个大小伙子在上铺睡觉没有关系啊。

妈妈嗔怪我称呼她老人,妈妈笑呵呵的说她哪里有那么老啊,如果好好打扮一下的话也是很年轻的啊1虽然妈妈对我说话的语气是用的批评的口吻,但是我从她满脸的笑意上知道她老人家明显的因为我的懂事和孝顺而高兴的。

我舒服的躺到卧铺上,现在火车已经行驶过河南省最西面的三门峡市进入到陕西省境内了,三门峡市是河南省最西面的一个小城市,和陕西省毗邻。火车在三门峡火车站停*了四分钟,就驶进了陕西省。

陕西这个省东西比较的短,但是南北比较的长,从陕西省最南端到陕西省的最北端渝林市火车要十几个小时,就算是到陕西省的中心西安市的话,火车也要运行七八个小时才能达到,现在大概晨一点左右了吧,估计明天早上起来就能达到西安市了吧。

躺在卧铺上的我一时还睡不着,大脑里想了好多好多的事情:我想起来现在在河北老家等着我去接她的宋爽,我想起来在北京的祝贺和苏淑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我还想起来在河西市的林薇和刚刚认识的秦雅雅,当然了还有睡在下铺的姐姐,我知道现在我想起来的这些女孩子都长的十分的漂亮,并且对我都很好,不知道她们现在是不是都睡着了,如果做梦的话是不是梦中正在和我四处游玩着呢。

我抬头看了一眼下铺的妈妈和姐姐,姐姐还在继续的熟睡着,妈妈也已经慢慢的进入了梦想,睡在上铺的爸爸依旧舒服的发出来轻微的鼾声,卧铺车厢里一阵安静享和的氛围。

我舒服的吐出来一口气,躺在床铺上继续的想着我的心事。我不但想起来和我关系比较好的这些女孩子了,而且我还想到高中开了学以后我不但要好好的学习争取考一个好大学,而且我还要想办法好好的赚钱,因为经过最近的事情我知道了有钱人的滋味,我品尝到了有钱人的体面和幸福,当然我更清楚穷人的无奈和酸楚了。

所以我要做一个有钱人,一个特别有钱的人!这种强烈的想法一直充斥着我的大脑,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就这样想着想着我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而这个时候的火车依旧是和刚才一样没有丝毫的倦意,它依然飞驰着向西安的方向开去。

……

就在我正做着好梦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鼻子尖上有着凉飕飕的东西在碰着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我竟然看到姐姐俏皮的把她湿漉漉的手放在我的鼻子尖上,她的两个好看的大眼睛因为休息好了更显得明亮无比起来。

“大懒猪,都快到西安了,你还不起床啊?”

姐姐一边说着一边调皮的捏着我的鼻子,这个时候妈妈在下面对姐姐喊道:“荣荣,别给向前打闹了,他愿意睡觉就让他睡一会儿吧,反正离下车还要有一段时间呢。”

现在妈妈和爸爸都已经起来了,我的鼻子摆脱了姐姐的小手,然后我摸出来放在枕头边的手机,一看,现在才早上七点钟,这趟火车到西安是早上九点,还要有两个小时才下车呢,爸爸妈妈他们起那么早干什么啊?今天是来西安游玩的,又不是去西安干活去的!

我翻了一个身继续的想睡觉,姐姐这个时候坐在我的床铺上,两条藕荷般漂亮娇嫩的玉腿在空中来回的摇摆着,今天她穿的是秦雅雅送给她的一件裙子,裙子很短,把姐姐光洁无暇的玉腿毫不保留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姐姐平常在家中和学校里是不敢穿这样的衣服的,在中国的传统思想里女孩子穿的裙子要盖住膝盖才行。姐姐是一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女孩子,她也很少穿这样性感暴露的衣服的。不过今天我们是来西安旅游的,女孩子都是爱美的,爱美的姐姐才穿上了这样性感漂亮的衣服。

这个时候姐姐撒娇似的对妈妈说道:“老妈,你看你家向前在这里象一头大懒猪一样一直睡觉,我都喊不起他来,你还让他继续睡觉,难道你想让向前长的比猪还胖吗?”

姐姐的话把妈妈和爸爸都逗笑了,妈妈告诉姐姐猪应该说“肥”而不能说“胖”,姐姐撒着娇说:“我偏要说,我偏要说向前是一头大懒猪,是一头大胖猪,咯咯咯咯——”

姐姐银铃般的笑声吵的我都睡不着了,我央求姐姐下去玩,不要在我的床铺上打搅我睡觉。妈妈也让姐姐从我铺上下去,妈妈告诉姐姐还有两个小时才到西安呢,昨天我睡觉睡的很晚,就让我去多睡一会儿吧。姐姐这个时候把手搂在妈妈的脖子上撒娇说妈妈偏心,妈妈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封建老太婆,光知道心疼儿子,对于她的女儿她一点儿也不心疼。

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妈妈也知道姐姐是在向她撒娇,说实话妈妈对我和姐姐都很好,如果真的要说她究竟对谁好一些的话,我认为应该是对我比对我姐姐稍微的好一些。

我知道妈妈也的确有些重男轻女的思想,不过她的这种思想不是很严重。妈妈对我好一个因为我是男孩子,中国人还是比较的喜欢男孩子的。另外一个是因为我妈妈知道我不是她亲生的儿子,这样的身世和妈妈有些想似,所以妈妈更担心我在她身边受什么委屈,因为她小的时候受了太多的委屈,所以她就不想让我受一丁点儿的委屈了。

妈妈让爸爸和撒娇的姐姐一起去洗脸刷牙了,妈妈早就洗刷完毕了,她把我们早上要吃的方便面用开水泡好,火腿肠还有饮料什么的都摆在了那个小桌子上,只是等着我们洗刷完毕以后就可以吃早饭了。在我们家我是一个最懒惰的人,尤其是早上我总是不喜欢早起,有道是千金难买黎明觉啊。不过除了我以外爸爸妈妈和姐姐都是习惯起早的人,爸爸妈妈本身就是很勤快的人,他们认为早上睡懒觉太可惜了,那是有钱人的专利。再说了爸爸妈妈年龄大了早上睡不着了。不过姐姐是怎么回事啊,她只是比我大上两岁,不会早上睡不着吧?

曾经就这个事情我问过姐姐,姐姐告诉我她早上醒了以后就睡不着了,对于她这个回答我不是很理解,早上就算是有人在我的头边唱歌跳舞我照样做我的美梦,怎么会有早上睡不着的事情发生啊。对于姐姐的回答我认为就好象看到一个人不吃猪肉一样不可理解。(回民朋友例外啊,偶没有什么意思,回民朋友别见怪,呵呵)

于是在我们家就有了这样的场景,一般过星期天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姐姐洗完脸刷完牙了,我还躺在床上不起。

爸爸妈妈和姐姐一般都是先吃饭的,如果等着我从床上起来在吃饭的话,那他们不知道要等到几点呢。

我总是认为星期天就是让人睡懒觉的,起那么早干什么,反正又不上课。一般的情况下都是等我起床以后大家都已经吃饱了,妈妈总是把给我留的饭菜盖在一个小盆子下面。我吃着早饭就能听见姐姐在她的房间里读英语的声音了,而爸爸妈妈早就去批发市场进货去了。

想着这些事情的我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不过做的美梦已经不是原来的美梦了,都是姐姐这个讨厌鬼把我的美梦打搅了啊。在火车上的睡眠质量就是不算很好,火车“哐当哐当”的响声吵的人显然没有在家里的大床上睡的舒服。睡梦之中的我好象还听到了姐姐和妈妈开心的商量着到了西安以后先去哪里后去哪里,姐姐是第一次出来旅游,她自然是兴奋的不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叫道:“八号铺起床了,还有一个小时就到西安了,该起床洗脸刷牙了。”

我睡的就是八号床铺,不过现在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是列车员在喊我起床,这个列车员还真是敬业,她很熟练的从下去攀着梯子爬了上来来到我的跟前。

“喂,小伙子,快到西安了,难道你想光着屁股下车吗?呵呵,赶快起床了啊!”

列车员的声音之大是全国公认的,尤其是女列车员,简直一个一个都是从大学高音喇叭专业出来的,何况她就我的耳边,这样她一喊我就把我喊醒了。

我抬头看到是一个女列车员在叫我,被她吵醒我很不乐意:“哎呀,我说大姐啊,难道在火车上你们也不让睡觉吗?现在才几点你就喊我起床啊?真是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光着屁股睡觉的啊,你不会在昨天晚上偷偷的看我了吧?”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