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锦衣夜行风月版(彭梓祺)】【完】

--


(一)
  自听闻唐家小娘子被仇员外派人掳走后,彭梓祺就时刻不挂念着她的安危心急火燎地就想去救人,夏浔抵不过彭梓祺的执拗,又偶遇纪纲和高贤宁,四人就凑在一起想办法。

  只见纪纲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那歹人强掳民女,十之八九,是谋其色。既然如此,要引他入彀,就须投其所好,攻击短处。我的意思,可往其他府县,使重金聘一位青楼中才貌双全的姑娘,扮做投亲靠友的村姑,到这蒲台县里招摇过市,那歹人只要见了,自然生了邪念,只要他一出手……」彭梓祺一听就有些不忿,道:「此事十分凶险,那姑娘岂肯答应?」纪纲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此事如此重大,岂可实言相告之?」彭梓祺有些不悦地道:「这样的话,不就是利用她了?万一有个闪失……」纪纲不以为然地道:「彭兄弟,婆婆妈妈,如何做得大事?那样的女子,做的本就是皮肉生意,有个闪失……呵呵,她又能失了甚么东西?」夏浔缓缓开口道:「引蛇出动容易,如何捉贼捉脏?」纪纲微笑道:「杨兄所虑甚是,所以欲行此计,最最紧要处不是引蛇出洞,而是如何拿贼擒脏。故而,若行此计的话,我须先赶去青州核桃园见一个人,得此人相助,这一计方才可行。」彭梓祺道:「等不及了,说不准等见到青州那人,唐家娘子已经遭了那仇秋的侮辱……」纪纲道:「那依彭兄弟的意思咱们该怎么办?莫非你已有了合适的人选?」彭梓祺红着脸蛋道:「我……我男扮女装,不行么?」纪纲和高贤宁齐刷刷地看向彭梓祺,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直直的鼻梁,小巧的嘴巴,白嫩的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精致,还要可人,这时羞晕满晕,婉若两瓣桃花,这样的美貌少 年要是换上女装……「行!当然行!」纪纲和彭梓祺立即点头如捣蒜。

  四人一拍即合,于是彭梓祺便化名春村儿,一名外来的娇俏村姑,在大街上那么一晃荡,果真被那色欲熏心的仇员外看重,「如愿以偿」地被掳进了仇府的「美人窝」中,仇员外听闻小美人已经到手,便马不停蹄地向内屋赶去……***    ***    ***    ***再说另外一边,「豪客来」县中数得上号的大客栈,每日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此时,豪客来的一间上房中,纪纲和高贤宁两人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只见两人脸上都是一副怪异的表情。

  只见高贤宁眼珠滴溜一转,脑袋凑向纪纲鬼鬼祟祟道:「纪兄啊,不知你看出来了没?」纪纲心中咯噔一下,故作不知地镇定道:「看出什么?」高贤宁呵呵一笑,道:「纪兄咱都是明白人,况且我相信纪兄这几年书也不是白读的,眼光自然锐利地很。那彭公子,我看是个西贝货吧,你要真跟我说她是个翩翩美男子,我是断然不会信的,就这小模样,京城最红的兔儿爷也比不上啊!」纪纲听后哈哈一笑,拍了拍高贤宁的肩膀道:「高兄果然跟我是一类人啊,不错,那彭梓祺肯定是个绝世美人,这么一来,还真叫个女扮女装了,哈哈!」高贤宁颔首道:「不过这真可惜了,这么个美娇娘去勾引那仇秋仇老头……唉,白菜叫猪拱了,真是可惜地紧。」纪纲听闻,不禁心生一计,悄声道:「高兄说的对极了,这么好的姑娘,可不能让仇老头糟蹋,不然让我们这些才俊如何自处呀?我们可得『帮帮』她,可以这般这般……」两人嘀咕了一番,只听高贤宁惊呼一声,道:「这,恐怕不太好吧,太对不住夏公子与彭姑娘了,我看他们俩郎有情妾有意的,可不能被我们这般做法给破坏了呀……」纪纲不以为然道:「怕什么,那夏浔不也大大方方地把彭姑娘给送出去么,再说了,那勾引的法子,还是彭姑娘自告奋勇提的呢,我们只是再加把火而已,况且若是事成了,那以后,我们还用得着羡慕那些达官贵人的娇妻美妾吗?」高贤宁一拍手掌,道:「好,就依你的,呵呵,彭姑娘,你可是要多挺些时候,等到我们来『救』你呀!」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另一间房里的夏浔正在担心彭梓祺的安慰,忽然隐约听到隔壁房中两人的笑声,不禁有些疑惑,但转念一想,还道是两人对这次营救唐家娘子胜券在握的自信的笑声,也没太往心里去,只是想着成功之后被捧为英雄的一幕,不禁又有些自得起来……***    ***    ***    ***画面又回到仇员外的「美人窝」。

  彭梓祺没受什么罪,仇员外的狗腿子花小鱼也知道凭这姑娘的花容月貌,很快就能成为老爷的爱宠。虽说她来了就得长住地下,永无再见天日的机会,可是吹枕头风与地上地下无关,在床上就能做了,因此捆绑她手脚的绳索都是柔软的布条,生怕勒伤了她娇嫩的肌肤,影响了老爷采花的兴致不说,还多得罪了她一重。

  仇秋的「美人窝」建在地下,入口在书房里。推开装满了书的那排书架,就是一个秘密通道,就通向仇员外的「美人窝」,彭大美女就被关押在那里。

  彭梓祺虽身为彭家这个豪门的千金,却不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子,从小苦练功夫,彭家的绝技五虎断门刀深得其精髓,一身武艺不可小觑。

  常年练武使她的身体充满柔韧性,尤其是一双修长的美腿,韧而有力,可以想象要是在床上淫乐时被那么一夹,绝对没几个人能受得了,更难得的是,彭梓祺并没有因为艰苦地练武而使皮肤变得粗糙,反而是越练越水嫩,越练越白净,白里透红的俏脸一捏都能出水,任谁看了都心动不已。

  这还不算,彭梓祺自己的另一个部位特别地自豪,那就是她的一双天足。众所周知,古时的女人都是要缠足的,而彭梓祺却因练武而逃过一劫,不同于三寸金莲那种畸形的美,她的脚的确是天生丽质,大小适中,白嫩细腻,温润如玉,丝毫没有练武所留下的茧子,就像上好的白瓷雕砌的一般。能把这么一对美足捧在手里恣意爱怜,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不管他有没有恋足癖。

  彭梓祺被捆住后,试了试绑住手脚的绳索,有把握运力挣开,便放心地任由他们摆布。不久,仇员外就兴冲冲地闯了进来:「小美人儿呢,我的小美人儿在哪?」「哈哈哈哈……」一看见彭梓祺,仇员外心花怒放地道:「小美人儿,咱们又见面啦。」彭梓祺一听到仇秋那令人作呕的淫笑声,心生厌恶,索性把眼睛一闭,把头转向一边。

  仇员外一看,还以为这小娘子已经任命,不由得心花怒放,「嘿嘿……」地搓着手向彭梓祺走去。

  彭梓祺正闭着美眸,听着那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近,心中天人交战着:「那个老色鬼就要摸到我身上了,我要不要反抗呢?不能给他白占了便宜啊。」「不行,我一还手不就露陷了吗,到时候救不出唐家娘子,夏浔他们也有可能会给搭进去,那就太得不偿失了。」思来想去,彭梓祺最终决定先忍一时,看看状况再说。

  这个念头刚定下来,彭梓祺就感觉到一对粗糙的大手按上自己坚挺的酥胸。

  「唉,我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家,就要被这么一个肮脏伪善的老头给侮辱了,不管了,只要能救出唐姑娘,不触及我的底线,就再捱些时间吧。」仇员外的安禄山之爪狠狠地握住了彭梓祺那柔美的乳房,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那随着慢慢用力而微微变形的的触感,仇秋的呼吸越发浑浊起来。他一边揉捏,一边观察着彭梓祺的表情,发现除面色有些红润外,依旧是一副双眼紧闭,银牙暗咬的忍耐神情,就更加放肆起来。他的大拇指和食指隔着衣服找到了彭梓祺慢慢挺立起来的小巧乳头,用力地一捏,把两颗处女乳头捏扁。

  「嗯……」随着自己敏感的乳头被羞耻地捏扁,彭梓祺不由自主轻哼一声,脸上泛起红晕,柔美的身子一僵,然后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

  「处女!绝对是处女!哈哈,真是个敏感的妞啊,这次有的玩了。」仇员外喜不自禁。

  仇员外把彭梓祺的衣服揉得皱成一片,领口大开,一眼就能看见里面薄薄的粉红色的亵衣。

  彭梓祺秀发散乱,红晕满颊,紧闭的双眸轻轻地颤动,实在是美不胜收。她的樱口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打开了一丝缝隙,透过两片粉嫩的唇瓣,她娇喘着。

  仇员外哪能经得起如此诱惑,一只手仍旧不放过对彭梓祺娇嫩乳头的蹂躏,一只手摸上了她的粉脸,仔细地磨砂着。那妙不可言的触感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描述,仇员外迫不及待地把手指滑向了彭梓祺的樱唇,粉红色的两片唇瓣轻轻地呼着香气,晶莹透亮,饱满而有弹性。

  他用两根手指夹住一片嘴唇拉扯后放开弹回,这时彭梓祺就会难熬地低低呻吟一声,果真是荡气回肠,把仇员外的心都叫醉了。他得寸进尺地把一根胖胖的手指伸入彭梓祺的小嘴里,随着那满口的香津搅动。

  彭梓祺正暗自忍耐,被这突如其来的淫邪玩弄握紧了粉拳,但最终还是慢慢地松开。

  这时仇员外变本加厉地伸入了两根手指,夹住了彭梓祺的小香舌左右传动,时而夹出嘴外仔细地欣赏那醉人的粉色,时而伸出厚厚的大舌头狠狠一舔然后重重地一吸,两人下巴上沾满了彭梓祺亮晶晶散发着香气的口水。这番动作弄得彭梓祺身体颤动的幅度更大,不知是情不自禁,还是因为初吻被夺而气得发抖……仇员外的舌头一路向下,舔过彭梓祺雪白的粉颈,留下一个个鲜明的吻痕,然后撕开一大片衣领布片,露出性感的锁骨,然后大口大口地舔舐,口水一路留下,直到浸湿彭梓祺粉红色的亵衣,隐隐可以看出两颗羞耻挺立被亵玩多时的乳头。

  「他们怎么还不来……再用不了多久,我的上身就玩被他彻底玩遍。夏浔,你这混蛋到底在哪!」彭梓祺羞急地想着。

  彭梓祺肯定是要失望了,因为她等不到夏浔他们的接应上身的衣物就已经被仇员外狠狠地撕开。欺霜胜雪的上半身裸体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二)

                「哼……嗯……嗯……」仇员外的「美人窝」里传来阵阵腻人的娇喘声。只见彭梓祺赤裸着上半身,雪白的双臂被一根柔软的布条绑在身后,身子不由自主地挺直,樱桃小嘴难捱地微张着,杏眼有些迷离。这一切动作都来源于正伏在她身前恣意舔舐她敏感乳头的仇员外。

  「嘿嘿……小美人……你这对宝贝真甜呐,怎么吃都吃不够。」说着便重重在一颗红肿充血挺立的乳头上弹了一下,坚挺的乳房荡起一阵令人炫目的乳波。

  彭梓祺的身子随之像触电般得地轻轻一颤,忽地感觉有一股温热黏稠的液体自下体的羞处流出,沾湿了薄薄的亵裤,一股女性特有的迷人气息悄悄地弥漫开来,因为练武的缘故,彭梓祺的粘液比同龄女子更稠耿浓,味儿也更夹杂这处女的熏香与女性特有的体味,令人迷醉。

  这味道刚一散出来就被仇员外闻到了。他上瘾般地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随即淫亵地道:「味儿真香啊,你的汁液肯定很稠吧,定能拉出一条长长地的银丝,亮晶晶的……哈哈。」彭梓祺听闻愈加地感到羞耻,第一次痛恨自己练武把身上的味道练得这么勾人。

  只见仇员外的双手在彭梓祺的铜体上四处游走,得意地道:「小美人不要着急,待我把你身上密处好好爱抚一遍再来探索你的水帘洞,哈哈。」「现在么,先让我来看看你的腿,喔,真弹手啊,把裤子也脱了吧,多碍眼呐。」彭梓祺紧紧地咬着下唇,心里思量着:「怎么办,他要脱我的裤子了,唉,小不忍则乱大谋,再撑些时候吧,只要保住处女身,其他都好说,先配合他一下也无妨。」想罢,便顺从地抬起浑圆结实地屁股,让仇员外轻易地脱了裤子,此时,彭梓祺身上只剩下乐一条粉色的亵裤以及一双小巧的金缕鞋,亵裤上面明显有一道圆形地湿痕,浓烈地女性下体气息夹杂这处女的幽香扑面而来。

  「好,实在是好,这样的香,等会儿非得把你的骚水全部吸干了不可。」仇员外说罢却跳过了彭梓祺的淫穴,粗糙的手掌在她修长雪白的美腿上揉捏,一路向下,大腿小腿脚踝。

  「怎么忘了还有双鞋没脱呢,让我看看你的小脚丫吧。」手上不停,很快把两只鞋脱下扔到一旁,两只着着白色罗袜的小脚露了出来。有股淡淡的汗味儿。

  彭梓祺眼睛乎地一亮,这老东西还恋足?太好了,本小姐的脚这么漂亮,还怕迷不死你?就让你玩玩好了,到时候夏浔他们来了,看本小姐怎么治你,当我的五虎断门刀是白练的么。

  想到这儿,彭大小姐一改刚刚的羞涩作风,变得主动起来。只见她睁开紧闭的双眸,扬起雪白优雅的玉颈,傲然地冷冷道:「来呀,来亲我的脚呀,淫棍,你难道不觉得直奔主题是件很煞风景的事么?」说罢就将双腿并拢抬高,把一对灵巧的脚儿送到仇员外面前,娇嫩的脚趾蜷起又张开,时而像一朵盛开的牡丹时而像刚冒尖的新笋,配上那淡淡的汗味儿,与一股女人特有的温热的肉香,仇员外迷醉了。

  「她竟有这么一双小脚儿,这真叫个无一处不美,老夫还真是艳福齐天啊,哈哈,定要叫人一起来享受一番。」想罢便拍两下手,很快就从门外走进两个男子。其中一人阴柔面色稍苍白,眼里有种隐藏着的深层阴郁;另一人是个彪形大汉,生的粗犷而壮硕,满嘴的络腮胡。两人一前一后,步伐一致地进入了房间。

  他们都是仇员外平时一同淫乐的狐朋狗党,三人经常凑在一起找上十来个美艳女子开无遮大会,被他们糟蹋的女人不知多少。

  只听那粗犷男子道:「还没进门的时候就问到一股极品女人的骚水味道,仇老大好艳福啊,让我来看看大哥这次又搞到怎样的娘们……」话音未落,就只见他呆立在当场,两眼死死地盯住那小巧精致的美丽脚儿,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旁边的阴柔男子虽然也是目不转睛的看这彭梓祺的玉足,但好歹还镇定些,只见他目露淫邪之光道:「我对仇老大实在是佩服得无以复加,这么极品的美人都能搞到手,这么极品的脚儿,能玩上一次,死而无憾啊。」毫无疑问,这三人都是美足爱好者,浸淫此道多年了。

  彭梓祺看到又进来两人时就有些慌乱,但随后发现他们都被自己的玉足给深深吸引后又镇定下来,「只要他们不碰我那里,脚随他们怎么玩都行,顺便还能看看本小姐的美丽如何呢。」于是便装作一副羞涩的表情,娇声道:「都愣在那干什么,都捆着我了,还不敢上前么?怎么,难不成是我的脚生得不美?」那大汉一听彭梓祺黄莺一般清脆的嗓音,魂都给勾去了大半,小鸡啄米般地点头道:「美,美……」而那阴柔男子则是一笑,走上前道:「姑娘之命,岂敢不从,好,就让我等好好品尝一番姑娘的嫩脚儿!」彭梓祺听后,便向那阴柔男子绽放出一个勾魂夺魄的笑容,心底暗笑:「好啊,就先从你开始证明本小姐的魅力吧!」只见她轻轻地褪下白色罗袜,再高高挑起,整只玉足晶莹雪白,然而又在雪色中透着醉人的潮红色,五根玉趾,根根如同玉石般该纤巧处纤巧,该浑圆处浑圆,五根微微弯屈的脚趾头长得很秀气,趾甲修剪的整整齐齐,还涂着粉红色的光亮的丹蔻,令人有一种想把她们含在嘴里的冲动。

  玉足脱离了短袜的束缚更加地香热,翘美的足尖轻轻地一点那男子鼻尖,彭梓祺红着脸轻声道:「闻吧。」那阴柔男子已经完全陶醉了,一边深深地体会着她滑嫩且微微潮湿的足尖点在鼻尖的感觉,一边更加深深地闻吸足尖的味道。他看着那弯弯趾缝,就如同在欣赏佳人最稳秘的羞人处一般。而那壮硕汉子则是另一番做派了,只见他一把抓住彭梓祺送到嘴边的玉足,随意地摸捏把玩起来,她那香软滑腻的玉足,顿时在粗糙长满老茧的大手中变形,时而玉红的足尖被玩的折翘而起,时而五根粗粗的手指,野蛮插入五根粉嫩的玉趾缝隙之中。

  「嗯……好奇怪的感觉……两个人的作风完全不同,这么肆无忌惮地玩我的脚……是要留给未来的夫婿的呢……」彭梓祺想到这,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身影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