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公爵】(1-18)缺4

--

                公爵

排版:zlyl
字数:91217字
TXT包:



                第一章

  这是个魔法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神,不过见过神的人很少,因为有神的代言人,而神也只跟代言人对话。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个信仰,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必须信仰一个神,有了信仰的人才可以借用神的力量发挥自己的能力。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信仰自己想要信仰的神,神也是有选择的,被神选择了的人就被称为被神祝福的人。大多数人都不可能被神祝福,但都有自己信仰的神。

  由于人们对力量的崇拜,越来越多的神不被人们所了解,以至于后来只有四个神祉被人们所认识,其他的都已忘却了。这几个神就是战斗之神,元素之神,黑暗之神,光明之神。

  战斗之神是所有战士信奉的神,主要教导人掌握和使用武器,斗气,提高人的体魄。兽人全部和人类的一部分人信奉战斗之神,兽人有一个战神的代言人,人类也有一个。

  元素之神是所有魔法师信奉的神,主要教导信徒掌握和使用风,土,水,火四系魔法,并提高信徒的精神力。主要信徒是精灵全部,人类一部分,人类和精灵各有一个代言人。

  黑暗之神是所有神秘者信奉的神,主要教导信徒掌握和使用暗黑系魔法及暗黑系战斗技能,能提高信徒的精神力和体魄。黑暗神的信徒主要是暗影族全部和人类一部分,暗影族和人类各自有个代言人。

  光明神是所有光明信奉者的神,主要教导信徒掌握和使用光明系魔法和光明系战斗技能。光明神的信徒比较多,许多种族和大约三分之一人类,都信奉光明神,其代言人只有一个是人类。光明神的使徒(使徒就是被神祝福过的人)有个特点就是男的帅女的靓,力量也不比其他三个神的使徒差,所以信奉光明神的人越来越多。不过大陆上大多数国家或者神殿并不排斥其他信仰的人,只有几个国家才是一神国。

  由于光明神使徒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信奉光明神,当大陆有大约一半的人信仰光明神的时候,终于引起了其他三位神殿的警惕,于是,以黑暗神殿为首的使徒联合了战神和元素之神的使徒对抗光明神的使徒。

  在长达五百年的对抗中,信奉黑暗之神的使徒终于被光明神的使徒击败了,光明战胜了黑暗。战斗之神和元素之神的使徒也遭到了惨重的打击,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三个神的使徒为什么还打不赢一个神,那段历史已经被光明神的使徒掩盖了。从此,人类中战斗神和元素神的使徒就被光明神的使徒所控制。而黑暗神的使徒却没放弃抵抗,最后,黑暗神的使徒被光明神的使徒宣布为邪恶的人。
  众神殿上,众神的仲裁者——契约之神坐在神殿的主位上听着大大小小的神对这事的议论,光明之神,黑暗神,战神,元素之神却没有出现在神殿上。本来契约之神的神力是众神之中最为强大的,但是三千年前契约之神的代言人把契约之书丢失之后,人类信仰契约之神的人就渐渐地消失了,几乎和其他一些神的代言人一样一起消失的。虽然契约之神的神力无比强大也没能找出契约之书消失在什么地方。

  三千年来,光明神和黑暗神,战斗神,元素神的力量逐步在加强,尤其是光明神,几乎跟契约神的神力不相上下了。众神在下界传播信仰为了解除纷争,众神和神力最强大的契约之神签订了不可干涉大陆的契约,即使契约之神自己也必须遵守,否则契约的神力会把违反契约的神打成魂飞魄散永远恢复不了。这也是那些神的代言人神秘失踪后无法去大陆查的原因。众神在经过长达三千年的讨论过后,决定合体变身为新的神祉,契约之神为众神合体进行保护。

  众神合体成功后会变成一种纯精神体,直到找到代言人变成真实体为止。精神体时期非常容易被其他神吸收,所以他们拜托契约之神为他们护法。

  经过了三千多年对人类的研究,众神认为力量强大是一个方面,人类对美貌的追求也是信徒的动力,因此合体后的新神除了力量强大外还因该有非常美貌的外表。当他们合体成功变成精神体去大陆找寻代言人的时候,发现光明神的力量在阻扰他们离开神殿。

  凭他们的精神体,还无法对光明神的力量作出突破,契约之神也发现了光明神的力量在阻扰众神的精神体离开神殿。由于契约的原因,他也无法对光明神攻击。

  精神体在无法突破光明神的阻扰的情况下回到众神殿寻求契约神的帮助。契约神也大概猜想到光明神是使自己代言人消失的主使人,但自己根据契约是无法对他动手的,除非自己跟哪个精神体合体变成新的神。但他怕在合体过程中光明神来吸收他们的精神体。和生命神(众神合体后取名叫生命神)商议了半天后决定冒险合体。

  终于合体成功了,合体后名字叫生命契约之神。现在必须去大陆找一个代言人,否则被光明神发现了就会被吸收。

  当精神体到达大陆后才发现,现在大陆的18岁以上的人都是有信仰的,再查才知道光明神的信徒在小孩才出生的时候就要洒光明圣水或者加持战神之力,元素之力。看来只好找还未出生的婴儿了。未出生的婴儿是浑沌一片,看不出资质,只有凭运气好坏了。感觉到光明神的逼近,只好随便指定了一个未出生的婴儿为代言人。于是生命契约神诞生了。

           ************

  我诞生在一个世代战神使徒的家庭里边,爸爸,爷爷,爸爸的爷爷,爷爷的爷爷以上十六代都是战神的使徒,除了我。我生下来的时候,战神的代言人为我加持战神之力(因为祖辈都是使徒,所以代言人才亲身前来加持,这是了不起的殊荣)。可惜虽然加持成功了,但是却没有使徒的特有的反应。结论我是不可能当使徒了,这对我父亲来说是不可原谅的。

  他把我母亲放进了后院,然后又讨了几个小老婆想制造出另一个后代来,但是,十六代单传的命运即使他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法改变的。

  终于在我五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战神和元素之神在人类的代言人不见了,而兽族和精灵族的代言人却再也无法感应到神了。这个时候,光明神的代言人出来宣布说,战神和元素之神是被兽人和精灵勾结黑暗之神打伤了,在危机关头,光明神赶跑了万恶的黑暗神。

 光明神要求战神和元素神的信徒团结在光明神的旗帜下共同对付邪恶的黑暗
  神的信徒和兽人及精灵族。为了方便统一指挥共同对抗邪恶的黑暗神,希望所有的战士信徒加入光明神信徒创建的战士工会,所有的元素信徒加入光明神信徒创建的魔法师工会,这两个工会直接由光明神的使徒管理。

  在我八岁那年终于因信仰而爆发的战争开始了,我父亲作为战神的使徒带领着信徒被派往北方攻打兽人族的领地,以惩罚它们对战神的不忠。

  我小的时候因为无法成为使徒没有得到什么父爱,虽然我跟别的小孩一样上学,但在学校里到处流传着我不是我父亲的种并给我取了绰号——野种。(战神的使徒传承大多数都是有血缘的关系的,只有极个别人靠实力拿到使徒的称号,
  一个世代战神使徒传承的家庭突然来个无法成为使徒的人这样的结果是无法想象
  的。)

  从小我就经常被人欺负,因为我身体瘦弱,无法适应战神信徒学校的训练,被战神学校的校长劝退。直到七岁那年才进入了元素学校(一般信徒都是3岁就进学校,只有非信徒才7岁进学校)。

  在元素学校学习了三年,我连一个低级的攻击魔法都不会,但元素魔法中的治疗术我却学到了中级,并且施展治疗术的时候不需要吟唱。就因为这个原因,元素学校才没有劝退我。不过我经常当学校的义务劳工,为那些在实战练习中受伤的学生治疗。我的绰号野种变成了懦弱的野种。

  十岁那年家里也发生了变化,父亲在对兽人的战斗中不幸中了埋伏战死。这件事对我来说毫无感觉,因为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没体会到父亲的爱,所以父亲这个词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人的名字的代表。

  母亲就不同了,她对我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在我的感觉中母亲就象阳光一样一直照耀并温暖着我。在她得知父亲阵亡的消息时,并没有多少悲伤,因为她跟父亲的结合是家族之间利益结合,在她还没来得及和父亲建立一定的感情的时候就生下了我,随后父亲把她打入冷宫,并一度不想承认我是他的儿子,虽然他知道我是他的亲生儿子。

  在遗产争夺中,为了我的利益母亲理礼力争,终于我成了一家之主了,我继
  承了我父亲的所有财产并且继承了父亲的姓氏(在这个大陆上女性在家庭里是没
  有什么地位的,小孩在十四岁以前是无法得到姓氏的,除非上代家主死亡,而你又是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我终于有名字了——我全名叫李力。(这个名字是还没出生就取了的。)

  十岁的我当然是不懂得如何理财,自然这些东西都只能交给我母亲打理了。
  所以一家之主是我的头衔,实权却在我母亲手里。那些父亲的小妾没办法只好讨好我母亲,经常被母亲指使干一些下人才干的活。

  (法律允许在新的家主同意下才可以改嫁,如果逃跑被抓回来就会被贬为奴隶。在父亲没死的时候,我母亲可受了她们不少的气,现在有机会那里会不报复回来。)

  我自然是住我父亲的房间,母亲就住我隔壁。

  (使徒虽然只是一种高贵的头衔和实力的象征,但带来的收益却不少,所在的国家会拿出一大笔钱和土地给使徒,使徒通常在国家有贵族头衔,比如我父亲就是公爵,当然我也是公爵。除了所在国给的钱和土地外,所信仰的神殿也会在每年给一笔不少的钱,并且使徒在传道的时候,信徒也会交纳金钱表示尊敬。所谓传道就是教导信徒学习战斗能力等等。这种是直接授徒,一般是有钱人的孩子才能得到直接传道,能得到直接传道的人也是一种殊荣。还有一种传道方式就是在战神学院传授战斗能力,当然那种传授是有很大保留的,毕业的学生也只能说是战神学院的人不能说是某某使徒的亲传学生,这里边荣誉差别比较大,战斗能力差别也比较大。使徒一般是和所在国家的公主结婚,因为国家要保证战争时期得到神殿的帮助,那么就必须跟使徒打好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就象我母亲就是这个国家的公主。)

  母亲在理财这方面绝对称得上是能手,她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理清了我家的所有财产。可以说我家算是富得流油,拥有二十多个村镇的土地,两座城堡,拥有奴隶四千多人,四十多个庄园,宅园十多处,私兵一千多人,平民四千多人,现金八十多万金币,古玩珍宝无数。

  (这个大陆有国家数百个,最小的国家就只有一个城市十来个村镇,最大的国家也不过有十来个城市上百个村镇。一般有使徒的国家城市都在5座以上,算得上是大国了。我所处的国家就是七个城市,有八十多个村镇。基本上是处于大陆上前十的强国。使徒的数量不是很多的,一个神最多只有五个使徒。黑暗神的使徒被通缉,元素神的使徒人类只有两个,其他三个是精灵,战神的使徒人类也是只有两个,只有光明神的使徒五个全是人类。)

  其实父亲的房间里还有间密室只有我知道,密室里主要是一套武器盔甲和一些历代战神使徒留下的战斗技能的体会的小册子,还有就是历代祖先为了对抗历代单传的尴尬命运而收集的关于性事方面的书。虽然我才十岁,但我也知道一些男女方面的事,对这方面比较向往。但母亲对我的这方面管理非常严格,所以这间密室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知道。

  (一般贵族多在十四岁就可以性交了,但也有一些身体发育快的贵族在十岁左右性交。我因为自小身体就虚弱,母亲怕我发育没完全就性交,会让我更加虚弱。其实母亲帮我洗澡的时候也看到了我的性器非常的雄伟,十岁的小孩都快赶上我父亲了。)

  虽然我的身体练武和魔法不行,但是我从小就比较聪明,文化知识学习得很快,那些性书也看的很快,并且还总结出了一套自认为行之有效的性交技术。其实我那时侯虽然知道性交是男女方面的事,但是从来没见过。我总结出来的只是在历代总结的基础上加上自己的变化而已。自己对性交也只是好奇,身体没发育完全的人怎么可能有性欲呢。

  我自己在密室里偷偷修习战神的武术,除了战神的治疗外一样攻击技能都没修习成功,只是把这些书上所写的技能和练习方法倒是记忆下来了。元素学校里的学习也是一样,除了水系的恢复术,治疗术,土系的重生术,风系的护理术练到高级外,其他的攻击和防御魔法都没学会。学校图书馆的书我都全部看完了,并且都理解了,就是无法使用。

  十四岁终于到了,在这个年龄,一般可以作出几种选择,一种是工作,一种是继续读书。一般平民都会选择工作,因为继续上学就是进学院了,要交一笔非常昂贵的入学费,一个人大约为一千金币,如果一年没毕业,每年的学习费为五百金币在平民看来,一千金币可以供一家人生活一辈子了,就是一般的贵族十年的花费也要不了一千金币。

  这些学院就是神殿办的,只要能从这些学院毕业,就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供职,并且得到优厚的待遇。神殿对学院学生的考核也是非常的严格,每年能毕业的也不过几十人罢了。能来这里读书的基本都是些比较有实力的大贵族的后人,一般的小国国王都不一定能舍得花钱来读书。

  (一般一个中等城市一年的税收大约为两千个金币,大的城市也不过三千金币左右,小城市最低的还不到一千金币。如果算上费用,大城市纯利也不过几百金币。我所在的国家的国王一年纯利也不过四,五千金币,除去每年自身的花费能剩下一千金币就算不错了。国王花费钱的地方比较多。我家有两座金矿和大片土地,每年收入大约为八千多金币,除去一切开销还能剩下大约两千多金币。也有一些平民冒险者或者商人发了财想提升地位把后人送进来读书。)

  所以神殿开办的学院学生相对非常少,每年能收一百人以上就算不错了。去三大神殿学习的人大家族里一般都会派资质最好的人,每晚一年毕业就要多缴五百金币,如果不能最终不能毕业,那么所缴的几千金币就等于丢水里了。曾经有几个大贵族就是这样被学习学破产的。

                第二章

  我母亲帮我选择了继续学习,这次去的是光明学院。毕竟我在战神学校和元素学校都没学到什么东西。其实学院的内容跟学校差不多,只是教许多实用的方法和一些学习的心得,学习心得这些东西在其他人那里一般是学不到的,通常都是父子相传。我家的财产收入可以比美一些大国了,有了收入的保障,即使我在学院读个十年八年的也无所谓。

  在她的思想里,没有天赋无所谓,只要我努力去学,总要出成绩,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这辈子她没爱过一个其他人,在她的心里我就是她的希望,她唯一的爱。

  (她小时侯跟我一样没感受到什么父母之爱,因为这个社会没有实力的女人是没有地位的。十岁跟我父亲订婚后搬来现在这个家,当时她的肚子里已经怀了八个月的我。哪个时候父亲对她只是当着生育的机器而已。一直到我三岁的时候也就是我母亲十四岁的时候他们才结婚,那时我都三岁了。如果不是我父亲一直没种出第二粒种子来,估计我母亲十四岁的婚礼都不会办。我这里说的唯一的爱不是男女的爱,是母爱。)

  我心里并不是很喜欢去学院学习,我已经有点恐惧学习了,我怕我去光明学院学不好伤母亲的心,我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但是在母亲的坚决要求下我还是顺从了。

  开学的时候,我母亲派出了八个奴仆两个使女去学院照顾我的生活,还派了一辆镶着我家家族徽章的八匹马拉的马车供我乘坐。并且在学院旁边还买了一栋房产,专供我休息或者宴请朋友用。这种排场估计每年要多花掉两百至三百个金币。

  临到要走的时候,她再三嘱咐我要努力学习,并且对那两个使女下严令,在没毕业以前不许勾引我,并且要制止我在学习期间跟其他女性发生性行为,如果发现没办到就全家贬为奴隶。如果我顺利毕业,那么她们每家都奖励一百金币,如果到时候我喜欢她们,就允许我娶她们为小妾。我那个时候,身体发育比较迟缓,根本不清楚什么叫性交,什么叫勾引。

  在学校的时候,因为我学不会攻击和防御魔法,即使是平民也认为我是个废物,虽然他们大多不敢打我或者当面骂我,但背后的闲言碎语我还是知道一些。
  贵族的小孩暗地里称呼我为懦弱野种,平民就更粗鲁地暗地里叫我废物杂种。
  因此我在学校可以说没有一个朋友。但是我好象从来没有恨过一个人,即使个别贵族的小孩当面骂我我也没有表现过愤怒。

  学院的生活终于开始了,今年来学院学习的人不到五十人,据我所知这五十人中大约有二十人只打算学一年,还有大约二十人能坚持学两年。剩下的几个人也许长点,估计也不会超过四年。只有我是母亲让我学到什么时候毕业什么时候才算完。

  学院规定是学一年也可以毕业,两年也可,只要你能达到学院指定的水平。
  大多数学生都是十六岁才进学院的,因为学院只收十六岁以下的学生。一般学员十四岁毕业后就请人在生活中带领一起修炼两年,这样快速毕业的把握大点,毕竟学费不是一般人能支撑得了的即使是大贵族。

  学院的学生里男女比例非常的大,男生大约为百分之九十多,女生大约为百分之十不到。而且女生大多形象都不是很好,最好的也只能算平凡,连我的使女也比她们强上许多倍。

  开学三个月来,我每天都是固定的路线,上课,图书馆,回家。学院的图书馆藏书简直是超强,基本上想得到的书在图书馆都可以找到。

  三个月的理论学习时间完了,学院安排学员之间的比试,比试完了之后就是教师对学员的优缺点进行点评。我还是跟以往一样,除了治疗魔法我学会了外,其他魔法仍然不会。

  学校的教员觉得我很奇怪,就对我进行了光明的祝福,结果我没一点反常,跟一般信徒一样的反应。不放心又给我做了个黑暗测试,也跟一般人一样。所有的反应都很正常,但是一般人都能凝聚一两个攻击或者防御的初级魔法,为什么我却是一样都不会呢?如果说我没有一点魔力或者斗气,但是我又能施展战神的治疗和所有系的治疗术,而且还是高级的。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了。

  今天正式开始比试,由于我的特殊性,我被安排作为老师的副手,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给受伤的学员治疗。当我穿着神殿特制的治疗官专用服来到比试场的时候,所有的学员和老师都惊呆了。过了一会,一个老师走过来对我说:「如果不是知道你是男性,我真的会以为你是美女。」

  他这句话虽然是玩笑话,我听起来却觉得非常害羞,脸一下就红了,并低下了头,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害羞的女孩。

  全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我身上来了,男人的目光里除了惊艳还带有一丝龌龊的念头,女人的目光里一半是嫉妒一半热切。

  还是老师及时地提醒大家比试即将开始了,并把我介绍给大家。当学院们听说我的性别是男时,男学员看我的眼光里除了怀疑仍然带有一些龌龊的念头。而女学员的眼里嫉妒的比例下降了,热切的那部分也变成了爱慕。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变得多事起来。一些男学员经常陪我一起上厕所,一些大胆的女学员也时常送些鲜花给我。由于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交过朋友,对这些要求结交朋友的男女同学只有礼貌的谢绝。于是一些多次碰壁的男女学员开始说我骄傲自大,并把我在元素学校的绰号都调查出来了。慢慢地想找我交朋友的人又少起来了。

  转眼间就在学院里生活了四年了,我也十八岁了。我的治疗术越来越厉害,学院的老师,使徒,甚至代言人的治疗术都没有我的治疗术好,虽然我的治疗术在全大陆都非常有名,但是我仍然无法毕业。因为要从学院毕业必须要学会并能使用高阶的攻击或者防御魔法和高级的光明斗气及技能。我连初级的都用不出来更别说高级的了。

  我现在是全大陆有名的高级怪胎,男生女相不说,还只会治疗术,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我的治疗术连光明神的代言人都无法比拟。

  在这四年里,一共只有四十多人毕业,两百多人退学,四年里唯一一个没毕业也没退学的就是我。每年我都要经历男女新生对我的骚扰,我也渐渐地在骚扰中学会了面对。

  母亲每年都要来学院四次,每次到学院来看我都会询问我的学习情况,并鼓励我继续努力。然后就背着我询问那两个使女和八个仆人关于我的生活和身体的状况。

  也许最让她担心的是我都十八了,居然没有过一次勃起,即使是她让那两个使女脱光了衣服挑逗我,她也没看到我的下体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于是每次的到来都会拿一些不知名的药丸或者药水来给我服用,不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虽然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表示过焦急,但是我从她的眼睛里感到了伤心的味道。我自己清楚地知道这种现象是糟糕的,但是有多糟糕我也不了解。
  再过三个月就是我十九岁的生日了,学院的书我早就看完了,其中最让我着迷的是复合魔法。因为我在十七岁那年就放弃所有的攻击和防御魔法,我只想把治疗术学好,并创造出最好的治疗术。

  在我的想法里非常简单,其他魔法可以复合,那么治疗术也一定可以复合,于是我把水系的治疗术和土系的复活术用复合魔法的方式表现出来,得到了惊人的效果。我又在哪个魔法里加上了风系的护理术,经过一个月的实验我成功了。
  再加上战神之治疗,花了我三个月的时间,在我快满十八岁的时候成功了。
  最后我把光明系的治疗术光芒之赞礼加进去,我足足花了九个月才成功。
  在这九个月的反复实验中,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气息,终于从各系治疗术中找到了治疗的根本,生命的气息。我现在的治疗术已经脱离了所谓的系了,我新创造出的治疗魔法生命之赞礼不但可以治疗人,还可以治疗动物和植物。
  这天母亲又来了。虽然仅仅是三个月没见,我感觉她象老了许多。我知道她不是因为家里的经济问题而衰老的,她是担心我的身体状况。(一个快十九岁的男人还没有一次勃起,哪个当母亲都要担心。)这次她没有带什么药丸或者药水什么的,她只是象搂小孩一样紧紧地把我搂住。

  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点泪光,我感觉我因该为母亲做点什么了。这次她跟往常一样只能逗留一个星期,她不放心家里的事。我现在几乎不用上课,白天我就在家里的实验室做实验。我这次要创造的魔法是能让我母亲年青起来的魔法,我希望在她走之前给她一个惊喜,如果不行就只有等三个月后我十九岁生日的时候才能再次见到她了。

  七天时间不算短,但对于创造出新的魔法来说时间并不够,即使我这七天不吃不喝不睡。但我怎么能让母亲担心呢?

  第七天了,我还没有一点头绪。我烦躁地在花园里一圈一圈的转,转累了就躺在花丛里。我闻到了花香,闻到了草香,我再次感觉到了生命的气息。我没有起来,我仍然躺在花丛里并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生命的气息。突然,我感觉到了花草丛中强烈的生命能量。我领悟了生命的能量,并且创造出春之歌。我兴奋地跳了起来。

  当夜幕降临时,我和母亲来到卧室。(每次她来都是和我睡在一起,好象抱着我睡觉已经是她的习惯一样。)我要给她一个惊喜,我让她闭上双眼,然后我开始用我才领悟的春之歌对母亲施展开来。慢慢地房间里好象春雨的夜晚一样满是生命的气息,跟着感觉到一阵春风吹过,生命的气息开始动了起来,拂在面上痒痒的,最后感觉到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房间里仿佛满是花的海洋,到处飘着春花和嫩草的清香,然后慢慢地消散,直到完全消失。

  当我施展完这个魔法后,我象用完了力量一样,有一点虚脱的感觉,但我努力地维持身体的状态,我不想母亲为我的身体担心。我借着不算太亮的魔法灯仔细地看着母亲的脸庞,太完美了,我为母亲的美丽而骄傲,也为我魔法的成功而骄傲。

  过了一会我轻声地唤醒了还陶醉在春天气息里的母亲,请她调亮魔法灯,然后请她拿镜子照一照。当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美丽时也大吃了一惊。她明白是我杰作,是我施展魔法的效果。她激动地放下镜子跑过来把我紧紧地搂住,并把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明显地感觉到她在我肩膀上抽涕,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流泪。渐渐地,我感觉身体越来越支持不住了,终于我失去了感觉。
  当我恢复感觉睁开双眼的时候,发觉已经是早上了,母亲正抱着我睡在我的旁边。我感觉的出我身上衣服是换过的,是穿的睡衣。

  我闭上双眼来感受早上的阳光,从清晨的阳光里我也感觉到了生的气息,慢慢地感觉到生命的能量在我房间里跳舞,这也许就是生命之舞吧。生命之舞以一种奇特方式向我诠释了生命的含义,终于我理解了生命的意义,我感悟出了生命的高阶治疗术——生命之歌。

  我正沉迷在生命的旋律中体会生命的奥秘时,我感觉到母亲醒了。她探起上半身吻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就起床了。

  突然她一声惊叫吓了我一跳,我急忙睁开双眼。正好看见母亲掀开了盖在我身上的被子,撂开了我的睡衣,并扒下了我的睡裤,原来我人生十九年的第一次勃起出现了。

  她激动地抚摩着我的勃起物,并不时地亲吻着他,我的头脑瞬间混乱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太美妙了,难道这就是性交吗?书上说的美妙感觉就是这个吗?正在感受美妙感觉的时候,一股更强烈的快感传送到了大脑,我明显地感觉到了我那下边流尿了。

  我慌张地爬了起来,紧张地望着母亲,结巴地对她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该流尿。」

  谁知道母亲并没生气,还愉快地对我说:「我不怪你,那不是尿,那是男人的精华,是你长大成人的标志。我根本就没怪你,你不用紧张,我是感到高兴。
  我的儿子终于成人了。「说完她就把我全身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一只手抄起我的腰,一只手抄起我的双腿,把我抱了起来。

  我只好蜷伏在她的胸前,用双手圈住她的颈部。她低下头,吻了一下我的脸蛋,然后轻声对我说:「妈妈帮你洗澡。」我仿佛感到了一丝羞意,把头埋在了母亲的双乳之间。

  (这里说明一下,主角的母亲是战神的信徒,多少也练习了一些斗气和力量的。而主角却很瘦弱,身材并不高大,所以她母亲才轻松地抱起了他。还有一点向大家说明,主角的母亲此时并没有把主角当成成人看待,在她的心目中主角还是一个小孩子。再加上惊喜所以才有了以上片段,请大家不要误会刚才的片段为乱伦。再说主角的性格问题,主角从小受到欺负,胆量比较小,但比较善良,很单纯,从来没交过朋友,不知道怎么交朋友,并且有些怕交朋友,所以在学院的学员眼里感觉主角很骄傲。由于胆小,主角的性格显得比较怕羞,再加上从小到大都没怎么跟其他人接触,接触的都是家里的女性,所以,主角的性格比较女性化。主角小时候看的色书其实对主角当时影响不大,主角当时根本分不清楚性交的意思,直到十九岁第一次勃起。)

  母亲抱着我走到冒着热气的浴池的边上,轻轻地把我放在池边,然后直起身体,脱下罩在身体上的睡袍丢在一旁,接着又脱下底裤丢到睡袍的旁边,赤裸着全身走进浴池。我看着母亲象舞蹈一样轻柔的动作,配合她那魔鬼的身段和女神般的面容,点燃了我心中的欲火。我第一次以一个男人的眼光的来看母亲了。
  我的身体象是被施了定身魔法一样无法移动,只有眼球跟随着母亲的身体的移动而移动。她下到浴池里后,弯下腰又把我抱了起来,然后抱着我缓缓地坐到池水里。坐下之后,她用手左手扶着我的后背,右手抄起我的腿弯,用力向左一送,把我的臀部移到她的大腿上。然后右手退出腿弯环在我的腰处,左手顺着背向上移了一点,并把我的上身向她的怀里环了进来。

  当我的手臂紧紧地嵌在她的双乳之间的时候,她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脸蛋说道:「这是庆祝我的好儿子长大成人,妈妈也不能在外边陪你,以后我不在你就自己洗了。」说完,她又用手指着我下身那早已充血的大家伙,说道:「你这个小家伙比刚才又大了一圈了,比你爸爸的家伙大多了,以后你的女人怎么吃的消哟。」

  我低着头红着脸问道:「妈妈,哪个东西大好还是不大好?」

  母亲听到我这句问话明显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红着脸说道:「我也不清楚,我只和你爸爸做过,不过听别人说男人的那里越粗越好。」

  我接着问道:「书上说性交男女都会觉得非常愉快,那你跟父亲性交,愉快吗?」

  听到我的问话后母亲的目光有些迟滞,仿佛在回忆以前的事。过了一会儿,她才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我跟你父亲从来没快活过,在我的印象里除了痛就没有其他的感觉了。其实我跟你父亲性交的次数并不多,也许是十多次吧,每次都是他强行插入,虽然我恨他但也感谢他给了我一个希望。」

  说到这里她就把眼光落在我的脸上,然后又说:「你就是我的希望,不要怪妈狠心把你留在学院学习,我其实也舍不得你。但我希望你是一个比你父亲更出色的男人,我要让你成为我的骄傲。」一说完就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双手有力地环在我的腰上。我隐约又听到埋在我怀里的她的抽泣声。

  我坚定地回答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亲爱的妈妈。」然后低头吻向她的头。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