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梅花三女侠之戏班捆绑表演】(全)

--

           梅花三女侠之戏班捆绑表演


排版:zlyl
字数:77039字
TXT包:   (75.09 KB)   (75.09 KB)
下载次数: 72






             第一章捆绑表演1

  从刘财主那里抢到近千两黄金、三万两银票和一大批珠宝玉器,清儿她们欣喜万分,只有傲雪因为一时失误险被刘财主侮辱而有一丝不快。何蓉清儿两姐妹自然知道傲雪的心思,立即拉着傲雪去苏州买了好几件漂亮的真丝衫裙,加上傲雪原本天性乐观,看在得到如此多财宝有所补偿的份上,很快就渐渐淡忘,又开心起来。

  这一日清晨,傲雪在客栈后花园中练剑,清儿兴冲冲地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道:「雪姐姐,我听说苏州城南云台镇有戏班表演,听说是绍兴的赵家班,很有名气的,听说很好看的,反正我们现在苏州也没事,不如去看看,怎么样?嗯,好姐姐,去看看嘛!」

  看到傲雪点头同意,清儿心中暗暗偷笑。原来清儿以前早就知道赵家班的戏目,原本是不打算去看的,只是听说最近戏班新增了一个很刺激的节目:捆绑解绑表演,大受欢迎,这样的捆绑游戏正对清儿胃口了,岂有不把傲雪骗过去的道理。

  三女退了房,骑马朝云台镇奔去。

  云台镇离苏州城不远,骑马不用一个时辰的时间。戏班表演的地方在镇中心的陈家大院内,门票竟然要一两银子,即使如此贵的门票依然有不少人进去捧场,门外也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群,甚至大院外的几棵大树也爬上去不少人围观。
  傲雪三女刚获得一大笔钱,自然无所谓,正准备买票进场时,却见看门的三条大汉还有围观的不少人都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不用说,又是被三女的美艳迷倒了!

  三女中最瞩目的始终是美艳绝伦的傲雪,无可挑剔的容貌,清丽绝俗的气质,让人倾慕之余又令人有些自惭,不可逼视,而她今天还特意穿了套新买的以真丝织成纯白色的素衣棠,领、胸、袖、脚等部位都恰到好处地配以梅花彩绣。花形清丽,色泽悦目,虚实对比,层次分明。加上衣质柔软飘逸,轻盈软滑,穿在梅傲雪身上,真是有那么动人就那么动人。

  清儿则是穿着一套紫红色紧身武士劲装,把她美好的胴体线条显露无遗,充盈着活力和生气,令人感到这迷人的肉体内流动的定是野性的血液,绝不会轻易向任何男人屈服。乌黑闪亮的秀发处更插着一朵红白相间的簪花,配合着她的娇俏容颜冰肌玉骨,不但没有丝毫俗气,还出奇地显得冷艳秀气。野性与冷艳的完美结合,给林清儿带来不少艳羡的目光。

  而何蓉同样不得了,虽然美貌不如梅傲雪,青春活泼不如林清儿,但天生媚骨的她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段,配上一身耀眼夺目的大红色仕女装,举手投足间的媚态同样对男人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更令人倾倒的是她那对能勾魂摄魄的翦水双瞳,其含情脉脉配合着嘴角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那无比娇柔妩媚、令人鼻血狂喷的举止神情,确实是没有多少男人能抵挡得住的。

  由于这次是自由外出游玩,应何蓉的要求,三女先在陈家大院旁的云龙客栈住下,换好女装后再出去看戏的,这次三女都不打算掩盖自己惊人的美貌,相反还似乎有点争妍斗艳的较劲感觉,自然引起不小的轰动。

  对于众人的反应,何蓉是心中暗暗窃喜;林清儿则是无所谓,欣然以对;而傲雪始终对这种有些赤裸裸的目光很反感,忍不住嘟起小嘴抱怨道:「我都跟你们说了,不要这样招摇的,你们还偏要这样,早知道刚才在客栈就不换装了。」
  何蓉笑道:「还不是因为妹妹你的惊人美貌吗?姐姐都不知道多么羡慕呢,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慢慢习惯的,你看清儿妹妹今天多么可爱呀!」

  「依我看,蓉姐姐今天如此有女人味,才是真正引人注目呢!不过,雪姐姐你这身雪白衣裳真是应了你的名字,傲雪欺霜,好美呀!嘻嘻,这套衣裳是我帮你挑选的,雪姐姐,你该怎么答谢我呀?」,清儿不失时机地打趣傲雪。

  「幸好我带了丝巾,我可不喜欢被人这般盯着看。」傲雪取出一条白色丝巾蒙在脸上,隐约遮住那绝世惊人的容貌,才肯继续前行。但由于傲雪原本就身材窈窕,即使遮住这般若隐若现的娇艳,同样具有另一番的迷人诱惑。

  清儿也拿出一条粉红色丝巾蒙在脸上,只有何蓉面带媚笑,似有意无意间挺起高耸的胸部,不再理会众人的目光,轻轻将三两银子放在一位看门大汉的手中,领着傲雪清儿袅袅婷婷地走进大院。大院内大约有一百多人,除了中央位置约五十多个座位坐满人外,其他人都只能站着围观看戏,场内众人都只顾着看戏,没太留意三女,也暂时避免了引起震动。

  此时,戏台上正演出经典戏目《凤求凰》,戏中扮演卓文君的女演员估计是戏班的当家花旦,相貌身材均极为突出,虽还远及不上梅傲雪的美艳,但与何蓉林清儿相差无几,已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了。司马相如的扮演者应该也是一位女孩子,两人在戏台上一唱一和,优美的声线曲调和精彩的舞台表演,不时引起一阵阵的掌声。

  傲雪同样看得入迷,随着众人一起齐声喝彩。

  《凤求凰》演完后,应众人喝彩要求,两位主要演员下台致谢,有几位很豪爽的客人还特意打赏了「卓文君」,没想到其中有一位年纪大约二十四五岁少爷打扮的年轻人却突然把「卓文君」抱进怀中,动手动脚,「卓文君」自然用力反抗,双方由此产生冲突,最后还是在班主的劝导下,暂时平息了那位大少爷的火气,而「卓文君」险险脱离狼抓,羞愤无比哭泣着跑回后台。傲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已暗暗记下这位大少爷的样貌,看来又有可能在云台镇做一票了。

  不一会,戏班赵班主领着一位小女孩走回台上,微笑着对大家说道:「又到了大家期待的捆绑解绑表演时间了,依然是我的小徒弟柔儿来为大家表演。还是老规矩:三根十米长的绳子,一柱香时间捆绑,一炷香时间解绑;10两银子上台,每人最多三次上台机会,曾经赢得表演的客人不得再上场;客人可当众用各种方式对柔儿进行捆绑,但以不得伤害柔儿身体为前提;柔儿自行解绑过程完全只能靠她自己,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自行走出屏风则算获胜,否则算本戏班失败;若本戏班失败,不但原来的10两银子归还,本人再双倍倒赔20两银子;为保留本戏班的一点吃饭本钱,柔儿自行解绑过程必须用屏风围住不得观看,客人可在旁监督是否有作弊行为;若客人发现本戏班作弊并有足够的证据,则不管输赢如何,本戏班都按四倍本金赔偿。好了,昨天已经有两位客人赢了柔儿,今天不知又有那位幸运儿能够获胜呢?好,现在就请有兴趣的客人上来试一试吧。」

  赵班主话音刚落,立即有七八人站起来叫嚷着要上台尝试,互相争抢吵闹之间,赵班主一时也不知该怎样处理。

             第二章捆绑表演2

  傲雪这才知道上了清儿的当,清儿应该是冲着这个捆绑表演来的!正准备找清儿算账,却发现清儿已经不知何时不见了。

  「这死丫头,一定又跑去干坏事了!大姐,我可管不了她了,清儿尽给我惹祸,还是你来管管吧。」傲雪忍不住向身旁的何蓉诉苦。

  何蓉笑道:「呵呵,既来之则安之,雪儿你也不要怪清儿,谁叫我们碰上了这么一个有这种特殊爱好的小丫头呢,这段时间他一直无所作为,估计也把她闷坏了,呵呵,你说清儿会不会也心血来潮,也跑上去表演一番呢?你别说,我只是听你们说过,但还没见过清儿缩骨功柔术方面的表现,也有那么一点期待呢。
  台上这位柔儿小妹妹身材娇小纤弱,的确是练柔术的好苗子,不知真实本领如何呢?「

  傲雪也留意到俏生生站在台上的柔儿,年纪大约十五六岁,容貌较普通,身高大约1米50左右,穿一套浅绿色的紧身衣,身形娇小玲珑,胸部不是很突出,双腿修长纤细,的确像是练过杂耍柔术的身材。

  此时,台下几人为能上台争吵不休,似有愈演愈烈之势,赵班主只好再次出面调停,说道:「各位不必争了,这样吧,你们六位都有机会上台,我让我另外一位徒弟小玉同台表演吧,三次不就轮完了吗。但是首先声明,小玉是新手,只有一赔一的赔率,而且她的出场费比起柔儿也高一倍,要20两银子,至于为什么要贵一些,等小玉出来大家就明白了。小玉,快出来,到你上场了,快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后台走出一位少女,年纪大约十七八岁,身高1米55左右,穿鹅黄色紧身衣,相貌虽不算很美,但容色清秀淡雅,比起柔儿来说还是漂亮不少,肤色较白,身材体形也属于娇小玲珑型,但还是比柔儿丰满一些。整体素质而言,小玉是比柔儿高了不止一筹,难怪小玉出场费价格要高过柔儿一倍了。准备上台的六人基本上都是不用太考虑银子多少的客,自然一齐叫嚷着想争夺小玉的捆绑权啦!而台下众人见到有漂亮新人出场加入捆绑表演,立即又有不少人报名上台。

  赵班主对小玉出场引起的小震动感到十分满意,看到又有不少人踊跃报名而心中暗喜。原来连续三天的真人捆绑表演报名者极为踊跃,但至今尚未碰上捆绑高手,柔儿每次都是极为轻松过关,戏班和柔儿自己都因此赚了不少钱,而昨天赢了柔儿的两位客人也是赵班主看到现场有冷场倾向而故意安排的。在如此轻松的赚钱效应下,原来只做柔术杂技表演的小玉有些动心了,认为凭着自己擅长的柔术也应当有这样的解绑水平,于是小玉向赵班主申请参加捆绑解绑表演。
  赵班主对小玉的提议同样有点心动,毕竟小玉比柔儿漂亮很多,估计客人参与度会更高,表演价格自然水涨船高了,他唯一的担心就是小玉是否具备足够的解绑能力。在小玉的强烈要求之下,赵班主安排人手对小玉进行了一天两夜的加急超强度捆绑解绑培训,使得小玉解绑水平大幅度提高,赵班主这才同意让小玉出台表演。

  赵班主微笑地望着小玉,在得到小玉充满信心的点头示意后,赵班主经过一番协调争论,最终决定通过抽签方式确定参加捆绑表演的分配和优先顺序。
  很快六人抽完签,赵班主根据抽签结果记录下六人的出场顺序,安排人手准备好绳索和计时用的熏香,并请大家检查所有用于辅助表演的屏风、地毯、绳索等用具是否有作弊问题。柔儿与小玉也各自站在戏台一边的地毯上,双手十指摊开,跳动着旋身几圈,以示身上并无任何作弊工具,随时可以开始表演。赵班主见一切准备就绪,大喝一声:「点香!敲锣!表演正式开始!」。

  「咚」地一声锣响,捆绑解绑表演正式开始。

  首先捆绑柔儿的是一位中年大胖子,他拿起柔儿脚下的一捆绳子,解开对折后就抓住柔儿双手背后相交反绑起来,一根10米长的绳子从柔儿纤细的手腕处开始向上用力缠绕打死结,一圈圈地一直缠到手肘处再打个死结绑紧。大胖子又拿起第二根绳子,一端同样是绑紧在柔儿的手腕处,然后另一端开始围绕着柔儿纤腰,又是一圈圈地将双手一起紧紧缠绕捆绑起来,每绕一圈都打一次死结,十几圈缠绕下来再绑紧固定,第二根绳子用完。

  大胖子最后拿起第三根绳子,搔搔头围着柔儿转了一圈,似乎一时不知如何捆绑,那有些滑稽的神态顿时引起台下众人一片哄笑声。

  「笑什么笑,俺也是第一次来,第一次绑人,不懂捆绑有什么好笑的?不过俺知道要想解绑,无论如何都要先把双手解开,双手自由了才能再解开其他的绑绳。不管了,第三根绳子我都觉得是多余的,还是紧紧绑住双手吧。」,大胖子边说边动手,又将第三根绳子依照第二根的捆绑方法,紧紧缠绕在柔儿双手与纤腰之间,最后还有些创造性地将打死结后的绳结跟余绳用尽全力塞进柔儿手肘与腰间绳索里面,表面看上去似乎找不到绳结的样子。

  「哈哈!大功告成!」,大胖子拍拍手,微笑着点点头,围着柔儿转了一圈,一幅似乎对自己的绑技很满意的神态,再次引起众人哄笑。

  此时的柔儿双手小臂紧贴后腰被一圈圈的绳索缠绕得严严实实,犹如穿上一件绳索编织的围腰一般,她稍微用力挣扎了一下,眉头紧蹙,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柔儿有些痛苦的表情落在大胖子眼中,自然心中暗喜,立即走到赵班主身边叫道:「赵班主,我已经完工,可以让柔儿计时解绑了。」

  赵班主点点头,旁边的其他工作人员立即推出一大幅折叠屏风将柔儿围在中间,屏风接口贴上封条,使得众人无法看到柔儿的自行解绑过程。赵班主则将大胖子的计时香熄灭,再点着另一根计时熏香,预示着柔儿解绑表演计时开始。
             第三章捆绑表演3

  柔儿这边的捆绑情况赵班主其实并不太关心,他真正关心的是戏台另一边同时进行的捆绑小玉表演,毕竟这是小玉的第一次真实捆绑,实在不容有失。但是当赵班主看到捆绑小玉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蓝衣大汉时,他开始担心了。
  赵班主认得蓝衣大汉姓李,是第一天上过场捆绑柔儿的客人,也是第一天捆绑技术最好的表演者,今天李先生再次登场,应该是有备而来,偏偏这次抽签又正好抽中新人小玉,赵班主知道在这么短的训练时间之内,小玉的解绑水平还远远比不上柔儿,如今又碰上了李先生这样的高手,实在担心她能否顺利过关。
  李先生首先将绳索折中打个结,绳头形成个绳圈,将绳圈搭在小玉后项,绳索两端分别在小玉双臂上缠绕七八圈,一直缠到手腕处,接着将小玉双手小臂反扭上提,使双手呈现有些难度的「W」形,再用绳索在手腕相交处绑紧,余绳向上穿过脖项的绳圈用力下拉,将小玉双手上提得几乎碰到后项。

  小玉立即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娇声道:「大哥,你想弄死小妹呀?这么狠心的?好痛哟!呜呜,小妹也是第一次,怎受得了这般大力呀?不要呀,呜呜,轻点,轻点行吗?呜呜……」。

  看到小玉背缚双手娇声哭泣的楚楚可怜模样,李先生也似乎有些心软,赶紧扶起小玉,连声道歉。小玉似乎惊吓过渡,双腿软绵绵的,好一会才慢吞吞地站直身子,继续进行捆绑表演。

  李先生并不知道,其实刚才小玉是故意装痛的。从李先生捆绑手法的熟练程度,小玉已知道李先生即使不是捆绑高手也至少练习过一些捆绑方法,而李先生这次使用的是中式五花大绑反提手捆绑手法,必然会有这一段反转手臂上提的捆绑动作,只是因为手臂被反提得越高解绑就越困难,小玉可不希望自己第一场捆绑表演就搞砸掉,自然借势喊痛耍赖拖时间了。

  这次李先生学乖了,慢慢用力抬起小玉双臂,将穿过绳圈下拉的绳子小心收紧,直到小玉双手无法上提为止,将绳索又在手腕处交叉十字方式绑紧,余绳向下分别缠绕住小玉左右小臂再向上缠绕上臂回到手腕处,如此重复数圈再将左右臂互相拉近缠绕两圈,然后慢慢用力一点点收紧绳索,使得小玉双臂越来越往后背心手腕处贴紧无法向外挪动半分,最后余绳回到手腕处固定绑紧。

  此时小玉心情之复杂实在难以形容,她绝对想不到自己运气竟然这么差,第一次捆绑表演就碰上了一位精通捆绑的高手,这第一根绳子就把自己双手捆绑得几乎无法动弹!小玉刚才已暗暗尝试了几次用力挣扎,虽有些松动,但她实在没有多少把握在规定时间内解开如此紧密的捆绑。幸好小玉刚才故意拖延了一下时间,又在整个捆绑过程中不时故意喊痛不太配合李先生的捆绑表演,使得李先生第一根绳子就用去了三分之二时间,熏香已燃烧到只剩下三分之一了。小玉只能寄希望于这么短时间内李先生无法顺利完成第二根绳子的捆绑,给自己增加点解开束缚的机会。

  李先生也看到了熏香所剩不多,拿起第二根绳子,先在小玉手腕处打结,将绳子从左侧绕过小玉双峰上方从右侧返回手腕处穿过一个绳结,又从右侧绕过小玉胸前双峰下方从左侧返回到手腕处,如此重复四次,李先生再慢慢用力一点点收紧绳索,使得小玉原本不算坚挺的双峰被上下各四道绳索逐渐挤压得坚挺起来,最后在手腕处打死结绑紧。这一次,李先生的捆绑穿绳速度明显快了很多,而这上下共道绳索将小玉双手手臂更加牢固地贴紧身体,更加难以动弹。

  「咚」地一声锣响,提醒李先生表演时间即将结束。李先生知道已经无法再使用第三根绳索了,接着将绳子从小玉左肩绕到胸前向下穿过双峰上方四道绳索并打结,又经乳沟向下在双峰下方四道绳索处收紧打结,再向上穿过双峰上方的绳结从右肩返回到手腕处。李先生再次用力收紧绳索,这一下可能用力过猛,使得小玉原本被绳索挤压得有些胀痛的双峰更加尖尖突起,异常强烈的酸麻感觉侵袭小玉全身神经,小玉顿时惊叫一声「不要!好痛!」,呼吸变得更加急促,娇颜上露出有些痛苦的神情,禁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咚「地第二声锣响,表演时间结束!李先生也已将余绳打上死结并作了一些加固工作,顺利完成第二根绳子的捆绑。虽然未能用到第三根绳子,但李先生相信自己经过这两天又拿自家丫环进行了几十次真实捆绑的艰苦训练后,即使只有一根绳子小玉也无法在一炷香时间内解开捆绑,何况第二根绳子也基本完成,最后绑在小玉胸前呈」羊「字型那点余绳绑不绑都已经无所谓,只是从正面看起来会让小玉胸部更加尖挺更加好看一些。

  自开戏以来,戏台下众人第一次看到如此复杂细腻的捆绑方式,不禁鼓掌大声喝彩,特别是大家从未见过的极为新颖的胸部捆绑方法,使得小玉双峰更加高耸坚挺,那紧缚中梨花带雨的模样比平时显得更加娇俏动人,给众人带来极大的视觉震撼效果。

  相反戏台上的赵班主和小玉则是心中叫苦连天,后悔得不得了!

  赵班主走到小玉身边,轻轻扶住她那摇摇欲坠的娇躯,看到小玉略显苍白的脸色,饱含泪水的目光,赵班主已经猜到大事不妙了,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赵班主只好硬着头皮鼓励小玉几句,让她继续后续的解绑表演。

  此时小玉的希望已经完全破灭,她知道自己这一次输定了。原本第一根绳索小玉已经觉得绑得太紧,再加上第二根绳索不仅牢牢束缚着双手,还紧紧挤压着自己敏感的双峰,每一次用力挣扎都会引起胸前敏感部位一阵阵酸麻的异样感觉,使得全身更加软弱无力,这样的紧缚捆绑方式,小玉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如何才能挣脱?如何才能自行解开捆绑?

  望着逐渐围住自己的片片屏风,小玉再也坚持不住,双腿一软,慢慢躺倒在地上,低声哭泣起来。

  柔儿与小玉的捆绑表演已经结束,她们能否顺利解开各自的束缚呢?结果,只能等一炷香燃尽才能见分晓了。

  众人都很好奇得想知道结果,特别是小玉的结果,他们非常想知道,在如此复杂紧密的捆绑之下,第一次出场的小玉能否创造奇迹,自行解困走出屏风。戏台边上有专门一帮人开出了柔儿和小玉的赌博盘口,不少无聊的客人为了打发等待时间,纷纷加入下注行列,结果赌小玉输的人占了绝大部分,赔率低至30赔1!

  而赌小玉胜出的赔率更是高达惊人的1赔100!

             第四章清儿的怪论

  不知何时跑掉的清儿,突然又钻回到傲雪身边,拉着傲雪跟何蓉走到偏僻处,正准备说话,一看到傲雪严肃认真的神情,清儿马上猜到原因,抱着傲雪的手臂摇来晃去撒娇道:「雪姐姐,您别生气,我知道我不应该骗你,但是……,但是我,我如果跟你明说,我知道你是一定不会来看戏的,只好出此下策了。好了,别生气了,再生气就不漂亮了,就配不上江南第一美女的称号了!」

  「贫嘴,谁是江南第一美女了?就你会胡扯,江南第一美女?呵,呵呵!」
  傲雪听到清儿给自己江南第一美女的称号,虽然口上不服气反驳几句,内心中还是暗暗欣喜,她原本就是个藏不住心思的女孩,自然也忍不住娇笑几声,对清儿那一点点不满,也随着笑声烟消云散。

  「清儿,你对捆绑比较在行,你来说说看,台上的柔儿和小玉能否解开束缚呢?」看到如此精彩的捆绑表演,何蓉对捆绑也开始有了一点兴趣,借机向清儿请教起来。

  「嘻嘻,我是一眼就知道结果的,两位美丽的小姐,这个问题不如让我来考考你们,猜猜柔儿和小玉能否过关?另外再增加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被绑成这样,你们又能不能顺利过关呢?」清儿反将何蓉傲雪一军。

  「你呀你,你怎么老是拿我们来穷开心呢?真是的!我拒绝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傲雪首先反击清儿。

  何蓉笑了笑,先做回答:「依我看,柔儿应该没问题,那个大胖子根本不会捆绑,她这样的捆绑方式连我都有把握解开,更何况柔儿呢?至于小玉,我看就麻烦大些,那蓝衣大汉绑得太紧密了,我估计小玉是没希望过关的,我也一样过不了关。清儿,嘻嘻,说不定连你也过不了蓝衣大汉这一关呢。」

  听到何蓉如此小看自己的解绑能力,清儿立即气呼呼地回应道:「我说大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他那三脚猫功夫怎么可能绑得住我?哼!气死我了!不行,一定要找机会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真正本领才行!」

  「大姐说得没错,柔儿肯定能获胜,蓝衣大汉的捆绑水平的确不错,大概达到我三成的功夫吧,小玉应该是无法自行解绑的了,除非她会使用一些特殊工具切断绑绳,但这种作弊方式一旦被发现,戏班可是要四倍赔偿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估计赵班主不会特意犯规。不是我说大话,蓉姐姐如果你学会了我教你的解绑方法,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应该也可以解开蓝衣大汉这样的捆绑方法。」清儿信誓旦旦地游说何蓉,想在三姐妹中找到同好联盟。

  「真的吗?我也可以自行解开这样紧密的捆绑?哇,实在太厉害了!」,何蓉一幅不敢相信的神情。

  「只要你愿意学,绝对没问题!」,清儿向何蓉做了保证,又转头再次做傲雪的思想工作:「对了,雪姐姐,我觉得你对捆绑有很大偏见,每次一谈到这个话题你就拒绝交谈,我认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须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虽说你的武功很好,能绷断一般的绑绳,但这个世间上很多事情不是靠武功好就能解决的,你总有意外失手被擒无法自行脱困的可能。就拿你上次在云福客栈被下蒙汗药那件事,你空有一身武功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被人捆绑起来险被恶人污辱?
  还有最近这次,你在刘庄误中机关跌落陷阱,被绳索捆绑加上铁镣锁身,你不是又没辙了吗?这两次意外,如果不是我和大姐及时救你……「。

  傲雪打断清儿的话反辩道:「你还好意思说,在云福客栈时,大家都以为我是一位男剑客,根本没人看出我的女儿家身份,若不是被你揭穿,他们又怎么会对我下蒙汗药呢?又怎么会……,反正就没什么事。至于刘庄中机关,我,我只是一时大意,不对,哎,这些事,反正……,都怪你!怪你!」每次想到叶家和刘庄险被侮辱的事情,傲雪就不由得红潮满面,羞愧难言。

  清儿笑道:「雪姐姐,我并不是取笑你,我可是很认真地跟您讲道理呀。你想想,如果你学会了解绑技能,不需要很好的武功就能自行解困,这两次意外都有可能解决,甚至能利用敌人不知道你已脱困,出其不意,反败为胜。你说,了解捆绑掌握解绑方法,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要对捆绑解绑如此反感忌讳呢?」
  何蓉也帮清儿说话:「二妹,我觉得三妹说的话有点道理,如今我们已变成了打家劫舍劫富济贫的侠盗,更应该注重自身的安全,多掌握一项捆绑和解绑技能防身,没有什么坏处呀?特别是我们女儿家,如果不精通解绑技能,万一哪次失手被擒,就有可能被玷污清白,遗恨终身的。嗯,我倒是越来越觉得应该学习捆绑和解绑方法了。」

  清儿见傲雪低头不语似乎有戏,趁热打铁击继续补充道:「其实学会捆绑和解绑,除了尽量避免我们女儿家被玷污清白之外,还有很多好处的。打个比方,辛辛苦苦抓到敌人,如果不会捆绑,被敌人逃脱,岂不白费功夫?伙伴被敌人抓走,我们去救人时如果不能快速地解开捆绑,耽搁时间岂不坏事?学会了解绑,还可以作为诱饵故意被擒,进入敌方内部再里应外合,痛击敌人,何等惬意!还有,对了,像现在这样上台表演,不也能赚不少钱吗?嘻嘻!哎,反正好处多多,一时也说不完。」

  傲雪开始有些动摇了,她也明白清儿跟何蓉说的话有道理,的确,多学一项防身的捆绑解绑技能,有什么不好呢?学会了解绑本领,之前发生的被叶大少爷羞辱事件和刘庄被绑事件不就有机会避免了吗?

  清儿知道傲雪个性很强,一时难以转变观念,转移话题道:「雪姐姐,我去打听了一下,刚才欺负戏班花旦梦云的那个臭男人姓彭,是苏州知府三姨太的弟弟,也算是苏州一霸,这次既然撞上了,二姐有没有意思给他个教训?」

  惩治坏人的事情傲雪马上来兴趣了:「怎么个教训法?我正有此意呢,快说来听听。」

  「嘻嘻,说出来姐姐们莫怪,可能需要两位姐姐做出一点小小牺牲,只需…
  …,这般……,这般……,「清儿在何蓉傲雪耳边轻声说出她的计划。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