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剑毒梅香改

--

本帖最后由 1794 于  编辑 

辛家村,是滇池背岸昆明城郊的五华山畔,一个很小的村落,村里所住的人家,十中有九,都是姓辛,故此村名之辛家村。 

  辛家村虽然很小,然而在云贵高原一带,却是大大的有名。这原因是辛家村在近年来,出了两个与众不同的人物,这两人一男一女,是一对夫妇,自幼本在辛家村生长的,而且是堂兄妹。 

  男的姓辛,字鹏九,身体强壮得象头牛,女的叫辛仪,是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长着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玉女峰,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 

  两人自幼青梅竹马,情感随着时日渐增,两人便暗暗定了婚约,那时礼教甚严,堂兄妹通婚,是绝不可能的,非但父母反对,连辛家村的居民,也会群起而攻,认为是大逆不道的事。 

  但这两人情感甚坚,绝不因外界的任何压力,而有所改变,于是在那一年的春天,他两人便双双失踪,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 

  过了十余年,当人们都已忘却了这件事的时候,辛鹏九、辛仪突然又回到这个小小的村落,而且还生了一个男孩,才七、八岁取名叫做辛捷。 

  这时,他们的父母都相继去世了,而且辛鹏九回来之后,手面甚是阔绰,无论识与不识,他都备了一份重礼,一回来后,便挨户送去。 

  小村的人,最是吝鄙,哪曾见过如此手面,不但不再反对他两人,反更恭敬。 

  昆明城内外,居民多善雕刻和制铜器,辛家村也不例外,辛鹏九和辛仪,本也擅长雕刻,此番回来之后,所雕之物,更是出神入化。 

  须知雕刻一技,除了心灵手巧之外,还得刀沉力稳,雕出来的线条,才能栩栩如生,辛鹏九夫妇回来后,农活忙完,闲时便也雕些小像消遣,有时也拿来送人。村人一见他俩所雕之物,简直是妙到不可思议,有些好利的人,便就偷偷拿到城里去卖,想不到售得很高的价钱,是他们所从未想到的。 

  于是他们回村后,便又央着辛鹏九夫妇再送些给他们一些,辛鹏九夫妇,来者不拒,也很少使他们失望,总是客气地应酬着。 

  这样不消年余,昆明左近的人,都知道辛家村有个「神雕」,有不少商人,见有利可图,便专程到辛家村去拜访他们夫妇。 

  起先他夫妇还不太怎么,后来听人说他们竟被称为「神雕」,便立即面色大变,说好说歹,也不让别人再在外面叫他这个名字。 

  但人间的事,每每都是那么奇怪,你越不想出名,反而更加出名,你越想出名,却永远不会出名,人们虽然答应了辛鹏九夫妇,不再叫他们「神雕」这个名字,私下却仍然称呼着。 

  一晃,辛鹏九回到辛家村己经四年多了,这些年来,辛家村除了比以前出名得多之外,倒也相安无事。辛鹏九的儿子辛捷,这时也有十二岁了,生得聪明伶俐,身体也比别的小孩强壮得多。 

  辛鹏九夫妇,本来经常紧绷着的双眉,现在也逐渐开朗了,过了正月,春天已经来到了,虽然仍不甚暖,但人们多少己嗅到了春天的气息。 

  花朝节那天,辛鹏九夫妇在他们的小院里,摆了三桌酒,请了些村中的父老,饮酒赏梅,辛仪原来不会烧菜,这四年来,却变成个烹饪老手了,于是肴精酒美,人人尽欢而散。 

  辛鹏九夫妇这天心情像特别好,客人走了后,仍摆了张小桌子,坐在廊棺下,辛捷刚放牛回家,也没来得及拴上。就被父亲叫到旁边坐下,把酒谈心。 

  远处有更鼓传来,此时已起更了,辛鹏九举起酒杯,长叹了口气,对辛仪说:「这几年来,真是苦了你,总算现在已经挨过五年了,只要挨过今夜,日后我们的心事也就了却了。」 

  辛仪婉然一笑道:「就算日后没事,我也不愿再入江湖了,就好好在这里做个安份良民吧,那种拿刀动剑的日子,我真过得腻了。」 

  辛鹏九笑道:「说实话,这几年来,我倒真个有些静极思动了,要不是那个魔头太过厉害,我早已熬不住了,幸亏……」 

  辛仪忽地面现愁容,抢着说:「要是过了今夜,他们仍不放松呢?」 

  辛鹏九哈哈笑道:「那倒不会,海天双煞虽是心毒手辣,但二十年来,却是言出必行,只要过了他立下五年之期,五年之后,就是我们和他们对面遇上,他们都不会伤我们一根毫毛的。」 

  话刚说宛,忽地传来一声阴恻恻冷笑,一个尖细的口声说:「辛老六倒真是我的知己,就冲你这句话,我焦老大让你死个痛快的。」 

  这一冷笑,辛鹏九夫妇听了,何异鬼卒敲门,夫妇俱都倏地站了起来。 

  夜寒如水,四周仍然没有人影,辛鹏九满腹俱是惊俱之色,强自镇定着,朗声说:「大哥,二哥既然来了,何不下来坐坐。」 

  黑暗中又是一声阴笑,说道:「你真的还要我费事动手吗,盏茶之内,你夫妇父子三人,若不立刻自决,恐怕死得更惨了。」 

  辛鹏九此刻已面无人色,说道:「我夫妇两人自知对不起大哥二哥,念在以前的情份,饶这小孩子一命。」 

  黑暗中冷笑答道:「刚说你是我的知己,现在怎又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你不知道我弟兄的脾气,还会让你们留后吗。」 

  辛仪听了,花容惨变,悲声怒喝道:「你们两个老残废,不要赶人人绝路,难道我们连不做强盗的自由都没有,要知道,我们‘滇桂双雕’也不是好欺负的,我辛大娘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通天彻地的本事。」 

  话声一落,微风飘处,院中已多了两个灰惨惨的人影,一个虽然四脚俱全,但脸上却像是平整整的一块,无鼻无耳,连眉毛都没有,只有眼睛像是两块寒玉,发出一种彻骨的光芒。 

  另一人模样更奇怪,头颅、身躯,都是特别地大,两手两腿,却又细又短,像个六、七岁的小儿,两人俱是全身灰衣,在这黯黑的光线下,简直形同鬼魅,那里像个活人。 

  此两人正是当今武林中,一等一的魔头,海天双煞,天残焦化,天废焦劳兄弟。 

  黄河关中九豪,领袖绿林,海天双煞就是关中九豪的老大、老二,那辛鹏九与辛仪二人,自离辛家村后,东飘西泊,却无意中得到一位久已洗手的奇人垂青,传得一身绝技。 

  辛鹏九夫妇,因受冷眼太多,不免对人世存了偏激之见,艺成后,挟技行走江湖,就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不数年,「滇桂双雕」之名,即传遍江湖,武林中俱知有男女两个独行剧盗,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手段毒辣,手下少有活口。 

  后来那海天双煞所组的关中九豪,突然死去两人,海天双煞一听「滇桂双雕」 

  所做所为,甚合自己的脾胃,便拉他俩人入伙,须知「关中九豪」乃是黑道中的泰山北斗,刚刚倔起的「滇桂双雕」哪有不愿之理,于是便也入了「关中九豪」 

  的团体。 

  数年来辛鹏九夫妇,所作的恶迹,自也不在少数,但后来辛仪喜获麟儿,有了后代的人,凡事就处处为下一代着想,辛鹏九自有了辛捷之后,心情也不例外地变了,觉得自己所做所为,实在是有违天道,双双一商量,便想洗手了。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