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水浒英雄武松】【作者:天使喵】

--

  一 身陷都监府

        1

  醉打蒋门神之后,武松被张督监请进了督监府做了枪棒教头。武松生性爽直,只觉得受人抬爱赏识,哪里知道是蒋门神一伙的诡计。

  恰巧是中秋节的夜里,武松因多喝了几杯酒,约莫三更时分进到房里,才要脱衣去睡,只听得后堂里一片声叫起有贼来。武松心想:督监相公如此爱我,他后堂内有贼,我应该去救护才对。于是,他提了一根哨棒,直奔了后堂而来。

  伺女见是武松过来,慌忙道:“一个贼跑到后花园里去了!”

  武松听见这话,提着哨棒,大踏步直追入花园去找,谁知道找了一圈,却连个人影多不见。他转身又往回找时,突然从暗处撇出一条板凳,把武松一交绊翻,跳出七八个军汉,喊着“捉贼!”将武松用粗绳索五花大绑起来。武松挣扎道:“是我!”那众军汉哪里容他分说,把武松一步一棍打到前厅。

  看到张督监坐在厅上,武松叫道:“我不是贼,是武松!”

  张督监却一改以往的面目,喝骂道:“你这个贼配军,亏我一力的抬举你!如今做出这种事情,已然被我捉到,还有什么话说!”不等武松分辨,一边令人将武松送去机密房收管,一边连夜命人去对知府说了,自然上下都使了银子,立意要吃定武松。

  几个军汉将五花大绑的武松押进机密房,怕他逃走,检查了一遍捆绑他的绳索,几个人按住武松,又在他的两个脚踝处栓上一根不到一尺的绳子,使他迈不开步子。

  武松挣扎着道:“快放开我,我是冤枉的!”

  众军汉对望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一个金刚一样的大汉走了进来,得意的道:“就是把你冤枉了,你又能如何!”

  武松定睛一看,正是被自己酒后饱打,让出快活林的蒋门神。不禁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们合起伙来算计我!”他忘记了自己绳索加身,愤怒的扑向蒋门神,却被几个军汉死死的按住,动弹不得。

  蒋门神一拳抡在武松的脸上,打的武松身体一歪,众军汉立刻又把他揪住,蒋门神的拳头立刻如雨点般的落在武松的身上。武松被绳捆索绑,又被一群大汉按住,如何能够反抗,只被打的浑身是伤。

  蒋门神打的累了,挥了挥手,让军汉们退开,道:“难道我今天还怕了你不成?”说着话,飞起一脚,踢中武松的小腹上,武松疼的身体往下一蹲,蒋门神又抬起右脚,踹在武松的胸膛上,武松的手脚被绳索捆住,无法躲闪,被踢倒在地。

  蒋门神抬起大脚,踏在武松的脸上来回碾动。武松的脸渗出血来,他来回挣动着,又哪里逃脱得了。蒋门神得意的道:“今天我一雪前耻,去拿些酒菜来。大家一起高兴高兴。”

  众人轰然答应,不一时酒菜送上,大家围坐一桌,蒋门神想起当日被武松踏在脚下,自己当着众人的面闻着他的脚臭,又是求饶又是磕头受尽折辱,不禁更加气恼。蒋门神喝了几杯酒,索性脱下鞋子,将一只散发着污浊脚味的大脚按在武松的脸上。蒋门神的脚又酸又臭,武松被迫呼吸着他的脚味,只觉得又羞又怒,无奈身陷困境,不但身体被绳索捆绑,而且稍一挣扎,四周的军汉立刻蜂拥而上,无数只脚在他的身上又踢又踹,武松空有魁梧身材,超绝武功,却没有丝毫用处。

  “来来,给爷爷我舔舔脚!”蒋门神道。几个军汉架起武松,让他跪在蒋门神的面前,按住他的头,强迫他去闻蒋门神晃动着的大脚。武松毕竟力大身猛奋力抗争,一时之间众人也奈何不了他。蒋门神看着被殴打折磨却丝毫不肯屈服的武松,不怒反笑,“想装英雄吗?听说你醉了都能打死老虎,这回就喝醉了舔我的脚吧!来呀,把他的嘴给我撬开!”

  几个人拿着酒壶冲上去要扳开武松的嘴往他嘴里灌,武松牙关紧咬,拼死不从。蒋门神飞起一脚踢在武松的裆部,武松疼的一声惨叫“啊 ------ 呜呜~~”又手快的立刻把酒壶塞进武松的口中。蒋门神的脚却并不离开武松的下体,他一下一下用力踩踏着武松的下体,又有军汉开始隔着衣服掐拧他的肌肉。一壶酒被灌了下去,不等壶嘴抽出,另一壶酒又塞进武松的嘴里。武松在浑身的疼痛中吞咽着嘴里源源不断泻入的酒浆,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身体上的疼痛淡了,而自己的阳具在蒋门神大脚的踩踏下居然坚硬了起来。

  蒋门神感觉到了武松下体的变化。他看着两眼泛迷,双颊通红的武松,知道对方已经无力再反抗,他狞笑着拿过插在武松嘴里的酒壶,解开武松的裤带,将剩下的半壶酒倒了进去。众人把他扔在蒋门神的脚下,武松昏昏沉沉的,只觉得下体烧痛,他惨哼着,身体无力挣扎,两条被捆住的腿来回摩擦着,以此减轻下体的痛苦。裤子被解开了,在他来回的翻动中,他挺立着的硕大阳具从裤子中钻了出来。蒋门神脱去袜子,用脚指头夹住武松的肉棍头开始上下抽动,武松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同时,蒋门神又把另一只脚塞进武松微张的嘴里,酒醉的武松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他含住蒋门神的臭脚,一边舔着一边发出消魂的声音。

  蒋门神只觉得自己油腻的脚被武松舔的舒爽无比,同时,武松坚硬的阳具和一声声呻吟也开始逐渐的激起了他的欲望。他看见武松微闭着双眼舔自己的脚,没有一点受辱的感觉,并且在自己的脚淫下,这个大汉居然耸动着身体,配合他的动作。不禁怒道:“你倒还享受起来了。嘿嘿~~我偏不让你如愿!”他取过一根细麻绳,将武松涨大的阳具起根捆扎起来,用脚踢一下,那东西直立在半空来回颤动着武松痛苦的挣动了一下。

  “也不早了。大家也都回去休息一下,就让大英雄自己先享受享受。”蒋门神胡乱拉上武松的裤子道。“明天送他去衙门,有的是他的好日子过!”

  2

  次日天明,知府刚刚坐厅,左右缉捕观察就把武松押至当厅,张督监家心腹人拿着张督监家被盗的文书,呈上知府。那知府原是都打点好了的,立时就要定了武松的罪,只是武松被蒋门神等人灌的烂醉如泥,被拖上堂来,连站都站不住,被两个衙役架着。知府有心令按住武松的手指画押了事,毕竟旁边还有一众人等,需要掩人耳目,只好令将武松收入监牢,等酒醒后再画押定罪。

  张督监如何有耐心等着知府去慢慢审理,他惟恐夜长梦多,忙差蒋门神往牢里去,无论如何都要武松认罪画押,才算了事。

  蒋门神到得牢里,立刻着人将武松拖将出来。这几个差役都是收了督监府好处的,自然各个奋勇当先,把个武松扒去衣服,两条绳索一上一下捆牢在木柱上,用冷水劈头盖脸的浇下来。武松被冷水一激,苏醒了过来,只觉得头痛欲裂,再见自己上身赤裸着被捆绑在柱子上,用力一挣,却哪里挣的脱。而自己的身上遍是淤血伤痕,下体更有一阵阵的涨痛传来,他却不知道凌晨时分蒋门神用酒将他灌醉,将他的阳具用一条细绳子捆扎住,始终未曾解开,他忍着身上的疼痛向身周望去,四周墙上尽是些公门里各式各样的刑具器械,旁边蒋门神等人摩拳擦掌,杀气腾腾。

  蒋门神恶狠狠的道:“武都头,我来不为别的,只要一会开堂你把这罪名认了大家也就把这事情了了。”

  武松怒道:“这罪名太可笑,我没有做过,你让我从何认起?”

  蒋门神拿起一条皮鞭在手中把玩着道:“你怎么英雄一世糊涂一时,难道非要吃些皮肉之苦吗?”

  武松冷笑道:“我武松今日落在你们的圈套里,也无话可说。想让我屈招了,嘿嘿~你有什么伎俩使出来,我皱皱眉头都不是好汉!”

  蒋门神怒极反笑,挥起一鞭向武松抽来。鞭梢着体,一阵撕裂的疼痛,武松宽阔的胸膛上立刻现起一道血痕,他闷哼了一声,不屑的瞪着蒋门神,任皮鞭如雨点般落下,武松咬紧牙关,只是不做声。不一会儿,武松的身体便已经鲜血淋漓,裤子也被皮鞭撕成了布絮,一缕缕挂在武松的身上。

  蒋门神见自己在一群衙役面前,费了半天的劲,武松却毫不屈服,不禁恼羞成怒,命人把武松捆住双手,吊在空中。蒋门神将一盆炭火推到武松的身前,里面插着几柄烧的通红的烙铁,只见炉火熊熊,照耀着武松魁梧的古铜色肌肤,和着伤痕血迹,如同天神一样。

  手腕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已经失去了知觉。武松只觉得皮肤被火焰炽烤着,他挣扎着试图向后躲开火焰的烘烤。蒋门神得意的道:“如何?招是不招!”

  武松感到挚热难耐,眼中也似要喷出火来,怒骂道:“只后悔当日在快活林,我没有打死你这狗贼!啊啊---!”不等武松说完,蒋门神抄起一柄烙铁按在武松的胸膛上,结实的肌肉上青烟直冒,一阵皮肉烧焦的臭味弥漫开来,武松长声惨叫,昏了过去。

  蒋门神气急败坏的坐回椅子上,看着眼前着条铁汉子一时间也束手无策,只好问左右的衙役道:“你们这牢里还有什么狠毒的刑具都拿出来,通通给我往这个小子身上招呼。”

  旁边一个瘦高个子的忙道:“有是有,不过武都头是个硬汉子,这样他未必肯招呀,到时候要真是把他折磨死了,怕爷和我们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呀。”

  蒋门神没有好气的道:“那你们的意思,就这么算了!”

  不省人事的武松被吊在半空,兀自晃动着,身上又是水又是血,裤子褴褛着,露出被捆扎着仍然翘立着的阳具。那衙役斜眼看到,指着武松的下体道:“爷,您没听说过士可杀不可辱吗?”

  蒋门神一楞,随即会意,哈哈笑道:“正和我意!你小子挺机灵的,叫什么名字?”瘦高个忙恭身道:“小子张县,听候爷的差遣。”蒋门神点头道:“看你定是这方面的老手,你去让他招了,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县答应一声,让几个弟兄们把武松从梁上放下来,让其靠着柱子坐在地上。原又用绳索将他的双手反捆在柱子上,又在胸膛上来回捆了数匝。两条腿被一根铁棍撑开,用绳索将双脚绑在铁棍的两头。一桶水泼在武松头上,武松呻吟了一声,悠悠醒转。

  张县矮身蹲到武松身前道:“武都头,我们都敬你是条汉子,你好汉不吃眼前亏,认了这个罪名,大家也不愿与你为难。”武松挣扎道:“我顶天立地,无话可招!”张县嬉皮笑脸的道:“武都头这样固执,也许小的让武都头爽一爽,武都头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说着话,他伸手扯下武松已经破烂不堪的裤子,武松被捆扎的如同螃蟹的阳具露了出来。

  武松道:“凭你怎样,要你知道我武松是条好汉!”张县却不答话,伸出一只脚来,用靴尖踢弄武松的阴茎,原本涨大的阳具不一会儿就更加坚硬起来,因为被绳子捆扎着,阴茎被憋的通红。武松大怒道:“大丈夫死则死耳,休要折辱与我!”张县笑道:“武都头武艺高超,金枪不倒。在这么多兄弟面前,你可不要让大家失望啊!您要是觉得不受用,招了不就省了这个屈辱。”武松挣扎着想脱开张县的戏弄,但是身体被捆在柱子上,双腿又被绑在脚上的铁棍分开,自己的私处根本无法遮掩。在张县脚的挑逗下,他的阳具颤抖着挺立起来。张县索性释放开武松的阴茎,一把抓在手里,来回套弄起来。

  武松挣扎着骂道:“贼厮鸟,有种的杀了~唔唔~!”蒋门神抬腿把鞋尖塞进武松的嘴里,让他做声不得。张县原是此中的高手,此时卖弄本事,手掐足踏,时而乳头,时而阴茎,时而又抚摸大腿,揉捏睾丸,挑拨的武松难以自制,在一众衙役面前阳具冲天挺立,渗着晶亮的液体。

  蒋门神从武松的嘴里拔出脚来,问道:“还不快招!”武松此时呼吸都已经急促起来,他咬住嘴唇,拼力克制着自己。张县笑道:“看武都头的爽劲,怕就是原本想招的现在都不招了。”蒋门神道:“那不是便宜了他!”张县狡猾的道:“蒋爷莫急,但凡这样的事情总是要给他点甜头的。”

  3

  张县挥了挥手,他一帮兄弟自然领会,将绑住武松双腿的铁棍用铁链栓了,朝上吊起。立刻,武松黑毛丛生的后庭也暴露了出来。张县的手抚摸着武松的屁股缝,武松惊怒交加,却哪里逃脱的掉。张县一口唾沫吐在武松的屁股上,用手涂匀,然后用手指抠着武松那朵细小的菊花道:“武都头,你要不要试试这女人的乐趣?”另一只手却仍掳动着武松的阳具不放。

  武松努力夹住双腿,蒋门神看的大乐,道:“还真装开女人来了!”说着话,伸出手来用力将武松的双腿朝两边撑开。张县一用力,手指捅进武松的屁眼里面。武松痛的大叫,身体绷紧,绳索都勒入他魁梧的肌肉里。

  张县将手指停留在武松的肛门里,用手大力的套弄着武松的阴茎道:“快说,招是不招!”武松疼的额头上泌出汗来,他喘息着道:“无从招起!”张县笑道:“看来武都头是嫌我伺候的不好啊!”他抽出插在武松体内满是唾沫和污物的手指,在武松的嘴和鼻孔上一阵乱戳,武松大骂不绝。张县从墙上拿下一根一尺长,儿臂粗的竹棒子,用力顶在武松的肛门上,不怀好意的道:“这个肯定会让武都头满意的吧!”武松已经被折磨的有气无力,此时感觉到那根竹棒正一点点的顶开自己的肛门,不禁呻吟道“住手!”

  突然,武松只觉得下体剧痛,他“啊!”的一声惨叫,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蒋门神一脚踏着竹棒的一头,不耐烦的道:“跟他罗嗦什么,让他知道知道厉害!”只见一尺长的竹棒已经有大半插入了武松的肛门,顺着棒子流着殷红的鲜血。张县道“爷太性急了,怕是他就要招了!”蒋门神道:“哼!就是招了也要让老子出了这口恶气。”

  武松再次苏醒过来,身体稍微的移动,下体都会传来剧烈的疼痛, 他情知蒋门神为了快活林的事情,立意报复。上刀山,下油锅都是等闲事,可现在,自己被这些人施以淫乱,又用竹棒插入屁眼,不知道下来还要干些什么,索性认了这罪名,也省得被这些小人们蹂躏。想到这,武松狠狠的道:“住手,我招了就是!”

  蒋门神一听,心花怒放。笑着对张县道:“哈哈~~还是你的本事好些!”张县道:“是这小子震于爷的威名,让小子占了光而已。”武松忍辱低头。张县又道:“先不要抽出竹鞭,带他在堂上画押认罪之后,再释放他。”蒋门神道:“这样,能行的了路吗?”张县笑道:“爷让他走一走,不就知道了?”

  几个人将武松身上的绳索松开,那竹棒末尾原还有孔,栓着三节绳子,将两节围向腰侧,一节穿裆而过,在小腹部系在一起。张县解释道:“这样,他就是肌肉用劲,想把这宝贝拉屎一样拉出来,也做不到啦。”又用细绳子把武松的阴茎原样捆扎起来,拿过囚衣囚裤来给武松穿上,那屁股上戳着竹棒,裤子后面顶起一处,如同勃起的阳具一样,正好和前面相呼应。脚上钉了笨重的脚镣,又带上手铐,用铁链牵了,蒋门神拽动铁链,武松只得往前迈步,下体插入的竹棒摩擦肠壁,只疼的他几欲昏去。蒋门神看着武松一扭一跌的前行,不禁开怀大笑,拍着张县的肩膀道:“你还真是个人才。先去叫知府大人开堂审案,回头好好谢你,少不了还要向你讨教几招!”

  这边上得堂来,衙役压着武松往下一跪,只痛的武松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知府讯问的什么也听不清楚,逐一应了,遂与了招状,武松稍一迟疑,那背后站的张县便用脚一挑那竹棒,武松身子一仰,痛的死去活来,无奈只得化了押在状子上。那知府也是个省事的,看出是被用了什么酷刑,也不去计较,就命过来几个衙役用长枷把武松枷了,押下死囚牢监禁。

  等武松一步一挨的回到牢里,早有消息通知了等待在那里的蒋门神,于是,蒋门神命人送来酒菜,就和张县等人开怀畅饮起来,却哪里肯放过武松,就被用手铐上的铁链栓在桌脚上。

  武松饱受如此折磨,只见张县等人显然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不禁心里一沉。不一会儿,几个人都喝的脸红耳热,蒋门神脱下鞋子,将脚放在武松脖子上套的长枷上。武松手铐脚镣的跪在蒋门神面前,又被锁在桌子腿上,根本无法逃避,再加上屁股里被插着的竹棒传来的痛苦,他只有默默的闻着蒋门神的臭脚,蒋门神见武松并不反抗,更加猖狂,用脚在武松的脸上按踏起来,脚趾硬塞进武松的嘴里道:“尝尝老子的袜子味道如何?”

  那脚在口腔里上下翻动,武松只觉得嘴里又咸又涩,几欲呕吐,张县也移坐到武松身边,把脚举了过来,却连袜子都脱了放在长枷上要武松闻,几根汗腻的脚趾张牙舞爪的直戳进武松的鼻孔里去,一边道:“还不快替蒋爷把脚舔干净,是屁股又痒了吧!”蒋门神哈哈大笑,把两只脚的袜子都除去,一起送进武松的嘴里。武松痛苦不堪,无奈受制于人,只有默默的舔起蒋门神的大脚。蒋门神和张县一边用脚折磨着武松,一边喝酒聊天,居然谈的甚是投机。

  张县喝的热火,矮身来褪去武松的裤子,解开武松的阳具拿在手里玩弄起来,武松的阴茎立时在张县的套弄下坚硬起来,塞满脚趾的嘴里禁不住发出呻吟。蒋门神骂道:“这厮的叫声居然让老子我底下很是来劲!”张县笑道:“那就让武都头替蒋爷吹箫,不是很好!”蒋门神道:“正有此意!”便拿下脚,掏出自己的阳物来,在手里耍弄的硬了,分开腿跨骑在武松的长枷上,将那恶根直伸到武松的脸前。只觉得一股下体的骚臭刺鼻,武松待要躲闪,却如何能够,被蒋门神捏开牙关,那巨大的肉棍就直插了进去。

  武松痛苦的摇着头,却刺激的蒋门神卖力的抽送起来,同时张县也出劲掳动武松的阴茎。武松手脚带着刑具,后面插着竹棒,前头被抚摩的淫水四溢,而脖子上的长枷上更坐着蒋门神这个大块头,直压的身子动弹不得,同时那肉棍在嘴里出出进进,带的唾液淫水流满了长枷,囚室里其他的几个牢子在旁边看的大声喝彩。

  蒋门神更是得意非常,他抱住武松的头,将恶根挺送着射精了。武松不及挣扎,自己也在张县的手淫下达到高潮。蒋门神就坐在长枷上,把那根满是黏液的阴茎在武松的脸上摔打着,白色的精液溅的到处都是。

  “以后,兄弟们就多这么享用这个小子。”蒋门神一边系裤子一边说。张县笑道:“不消大爷吩咐,我们少不了受用的。也请爷闲了一起来乐乐。”蒋门神将一袋碎银子扔在桌上道:“大家拿去用着,得了我的好处须不能放过这个小子。”要穿鞋时,张县却拿起蒋门神的袜子,把武松长枷上的浆液胡乱抹掉,团起来塞到武松的嘴里道:“这是大爷的精华,可不要浪费了,是要吃干净才好。”充满异味的袜子将武松的嘴堵的严严实实,蒋门神道:“堵嘴做什么,难道兄弟们不要他伺候吗?”张县道:“我们有的是时间享用他。是怕那竹棒子一拔,这厮又要喊叫,大家听着心烦。”蒋门神笑道:“也是许久没洗了,就送与他吃好了。”说罢,带着自己手下,心满意足的去了。

  二 大闹飞云浦

        1

  蒋门神走后,张县等人才收拾桌椅,将武松体内的竹棍取了,下到大牢里。

  武松受此折磨,心里寻思:都是张督监,蒋门神一伙,安排了这般的圈套坑陷我,我若能逃脱性命出去时,定不会放过他们。

  那张县又哪里容他宽松,将武松下到牢里,长枷铁链,将他一双脚用粗重脚镣昼夜锁着,又把木钮钉住双手,却是挪动都困难异常,更谈不上逃狱了。

  昏昏沉沉到了掌灯时分,才把些冷饭对付吃了,就有狱卒来提武松,武松道:“我罪已然认了,还提问什么?” 那狱卒笑道:“我们兄弟受了蒋爷的好处,要让武都头快活的。”武松怒道:“我有何处得罪过你们,如此不放过我。”张县带着人跟进来道:“也不须提审了,只在这里好了。”几个人上去,扒掉武松的衣服,用油浸的麻绳捆定,掀翻在地,张县伸脚踏住说:“非是我们兄弟与你过不去,只因那蒋爷一心要定你的死罪,反正你也逃脱不了,不如成全了我们,我们既落些金钱,又好打发这狱里的无聊寂寞。”前后五个衙役嬉笑着除衫脱鞋,张县又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武都头可不要自讨苦吃呀!”武松还待争辩,早有人把脚趾塞进他的嘴里,随即,十只脚,有黑有白,有大有小,或肥或瘦,或酸或臭,便通通在他身上招呼。

  武松运劲挣扎,那绳索经油浸了,直勒入肉里,再加上铐镣枷锁,更使他动弹不得。何况,还有一只瘦硬的脚直捣他的屁眼,武松只感到钻心的疼痛,哪里还敢挣扎。阳具,睾丸被两个人的脚伺弄着,很快就勃起了,肉棍用脚趾夹住,来回折拗,弄的武松大声叫喊。两颗又大又硬的乳头也不放过,被一个狱卒用脚指头掐住,左右拉扯。另有两人用脚趾插在武松嘴里,两边拉扯,把脚后跟按将进去,武松呜咽着,被折磨的口水乱流,痛不欲生。

  几个人你来我往,搞的武松又痛又爽,那精液直射起来,洒的到处都是,张县等人也被勾引的淫水横流,一个个底下坚硬如铁。张县便按定武松,把自己的恶根插在武松的嘴里,前后耸动起来。其它人看见,谁肯落后,早有眼快的抬起武松的屁股,径直扑了上去。那肉棍戳入肛门,引的刑伤绽开,武松长声惨叫,旁边的人就笑话张县道:“看你那话儿太不经用,居然都塞他嘴不住,不如我来帮你!”说着,便跪在武松头顶处,拧动屁股,将自己的阳具贴着张县的阴茎,挤进武松的嘴里。武松的嘴被撑的酸疼,却只“唔唔~”的再也发不出声音。还有人受了启发,笑道:“你前面可以,那我就在后面贴补贴补。”说着就举着自己的棍子跨在正日弄武松屁眼的狱卒身上,按捺着自己肉棍,涂些唾沫在上面,然后抖动着塞进武松的肛门,那菊花被撑的鲜血淋漓,那狱卒越发性起,一边死命抽送,又抓住武松的阴茎,揉捏起来。

  看着武松被捆翻在地,嘴里含着两个阴茎允吸,屁股夹住两个阳具抽动,同时乳头阴茎被伺候的坚硬非常,嘴角唾液,淫水不停的流出来,还呻吟不止。却还有一个手脚慢的衙役没有了地方,又不好找人换换,却发现那大汉被锁着脚镣,用麻绳绑着的大脚,便骑到武松的腿上,将自己的阴茎按在武松的脚上,来回蹭将起来,居然也爽的叫唤起来。

  一时间,牢狱里春光无限,武松满身满脸的精液四处流淌,只有那个扒在武松脚上的还没有出,见众人都伏在武松身上舔食那些黏液,急忙分开武松的腿,将自己的阴茎急忙捅进武松满是精血的肛门。说着大力的掳动起来,武松大声喘息叫喊,张县把挂在长枷上日里蒋门神的那双布袜子取下来堵住武松的嘴,笑道:“武都头英雄豪杰,原来叫起床来也和我们一样。”抓着武松阳具的狱卒道:“我们都爽过了,你也丢了罢!”却见武松尽力克制,阳具只是颤抖坚硬。张县道:“武都头怕是嫌不够刺激吧。”说着,从衣袋里取出几枚银针,拽住武松的乳头,在手里揉捏的坚硬了,用指头拉着乳珠,将银针横刺进去,直穿而过。武松疼的浑身颤抖,自己却不自觉的走向高潮,张县又将另一边也如法炮制,胸膛上的疼痛比烙铁还要来的强烈,他挣扎晃动,下体却不可抑制的射精了,底下那个衙役也大叫着拼力攻击,银针一头还挂有铃铛,身体晃动,铃声悦耳,众人不禁开怀大笑。

  却说那施恩知道了此事,慌忙入城来,自然也是上下打探,奈何知府里都是收了蒋门神和张督监银两好处的,倒是也有不少人敬重武松是条好汉,回说:“现下里大家都收了蒋门神贿赂,厅上知府又一力为他做主,定要取武松性命。还好判案的叶孔目不肯,想那偷窃即便定了罪,又如何要砍头的。你只央人去嘱咐叶孔目早判了这个案子,便可救武都头性命。倒是听说武都头落在牢里,被张县一帮人折磨拷打,你当去看看要紧,少不了破费破费,也可保武都头安全。”谢了这人,便径直往牢里来探视武松。

  张县一伙正在这里拿武松取乐,就有人来报说:“外面有施恩探监。”张县一听,笑道:“又来了个玩物,大家都去看看。”武松挣扎着要出声支走施恩,嘴里却塞着大团湿腻的布袜,哪里发的出半点声音。

  施恩见了张县,忙陪着笑脸,说明来意,又从怀里取出一包银两,遮掩着送进张县的手里,张县掂了掂,甩手扔在地上,撇嘴道:“这点钱还不够叔叔们喝酒的!”施恩脸涨的通红,只得道:“不管如何,当是孝敬了各位叔叔,让小的见我哥哥一面。”张县道:“喝酒钱实话与你说,蒋爷早已送了来了。只如今缺个下酒的节目,你若是肯陪我们玩耍,自然让你去见武松。”

  施恩的父亲原也是公门中人,也听说过张县一伙人的癖好,听他如此说,索性咬牙道:“哥哥原是为了我身陷牢狱,我只求见他一面,叔叔们若是欢喜,就随各位摆弄罢了。”张县笑道:“看不出小兄弟倒是个有情谊的。”当下一摆手,几个衙役上来把施恩衣服除了个干净,露出白嫩,修长的身体,却哪里知道疼惜,就地按住,用绳子捆了手脚,又将脖颈用铁链栓了,一脚踏住,把施恩拖翻在地。张县揪住施恩头发,让他跪在当堂,遂伸脚出来道:“先给叔叔吃吃脚泥!”张县脚上的异味刺鼻,原来那脚趾在武松的阳具上,肛门里又蹭又插,自是酸臭非常,脚味和男人的下体味道混合在一起。施恩明知无幸,皱着眉头矮身去把张县的脚趾含在嘴里,用舌头伺弄。这施恩不若武松般莽直,又是有求与人,自然加倍奉承,只把张县爽的淫叫连连,旁边的人裤裆也一个个支棱起来,连施恩自己的玉茎也坚硬起来。

  那张县得意非常,就拿出自己的家伙来端在施恩面前道:“你比你那哥哥机灵百倍,他要有你一半,也不至于受那诸多苦楚。”施恩一听这话,担心之情更切,忙把张县的黑色阳具吃进嘴里,大口允吸起来。

  2

  待施恩一张嘴伺候的张县等人各个舒爽,夜已深了。施恩一身的精液淫水,也不敢擦拭,求道:“如今就请让我去见哥哥一面,还请叔叔们高抬贵手。”张县笑着道:“现在就去罢!”一拽施恩脖子上的铁链,施恩不防备,被拉的一栽,不由自主,被踉踉跄跄的拉进牢里去。

  武松被绳捆索绑,只见众人许久没有消息,喊叫兄弟,却只是“呜呜~”几声,又听见外室欢声淫叫,正自疑惑。张县却把捆住手脚的施恩拖进牢来,施恩定睛看去,只见武松被用一面长枷困住头颈肩膀,手铐脚镣钉牢四肢,嘴里塞着布团,全身被油浸的麻绳捆的如同虾米一般。浑身上下也如同自己一般,黏液肆溢,淫水横流,结实的胸膛上,那两颗黑色性感的乳头更有两枚银针穿过,此时,武松看见施恩被辱,情急挣动,只带的那针上的铃铛响成一片。

  张县就道:“伺候完我们,也陪你哥哥玩玩。”武松口不能言,忙向施恩摇头示意。张县骂了一句,就踢掉鞋子,抬脚踏住武松的脸,又用手去拨弄武松乳头上的银针。武松嘴里含的袜子早被浸泡的满是口水,精液,如今,鼻子挣扎着闻到张县的袜子,同时,乳头上麻酥酥的疼痛,下体的肉棍竟然涨硬起来。张县笑道:“这厮原也是个肯上道的。”施恩见武松被折磨,忙跪着前行几步,俯身下去把舌头探向武松的粗大宝贝。武松何时有过这样的经历,只兴奋的浑身颤抖,身体耸动着就在施恩的嘴里抽送起来。

  张县怎肯便宜了武松,就叫人用砖支住武松的双腿,将那双带着重镣的大脚按住,去巴掌宽的竹片猛击武松的脚掌心,那竹片一打上去,“劈啪”有声,武松疼的惨哼不止,不一时,脚掌就红肿起来,阴茎却在施恩的嘴里更加的坚硬挺直,终于将那粘稠的液体射在施恩的脸上。

  张县也玩的够了,解开施恩手脚上的绳子道:“既是答应了你,你们哥两个就快些说话,我们吃吃酒见你不完,定会再回来找你!”施恩答应着道:“自当尽快,还有牢叔叔们操心。”

  等张县等人走了,施恩忙上去解武松身上的粗绳,那绳索却是油浸了的,被武松大力一挣,都勒入肉里,花了半天工夫才解的宽松,扶武松坐起,掏出嘴里的脏布子,施恩不禁流下泪来。武松虎目也不觉的发红,只道:“都是俺连累了兄弟。”施恩道:“哥哥快莫如此说,待我替哥哥取出这针再说。”随即,就用手捏着那针尾,往出一掣,武松忍着疼叫把两枚针注意拔了。

  施恩才说:“这场官司,明明是督监替蒋门神报仇,陷害哥哥。你且宽心,不要忧念,我已央人说通,甚有周全你的好意。就等这关押期满判决下来了,咱们再计议。”武松在狱中饱受折磨,本已经生了越狱之心,此时听施恩如此说,毕竟在乎自己的名声,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施恩也不敢多说,安慰了武松,就回去忙着打点了。

  却说这两下里都在忙着走门路,拖关系,案子就一拖再拖。

  武松彻底成了张县一伙人的玩物,处境就好像一只狗一样,每次都用狗贼,猪猡,那厮等称呼侮辱他。牢房之中,武松被铐镣和长枷日夜锁着,只一个肮脏的靴子权充做枕头。他们把一个满是汗臭的布袜塞在武松的嘴里。然后把穿过的旧靴子和衣裤堆在武松的身上。这些霉臭的旧靴子,脏衣服就当是过夜用的“被子”。

  施恩前后又去了三次,却也逃不掉张县等人的一番折磨。

  不觉两个月过去,这武松在牢里只盼着施恩救他出去,就将张县等人的折磨全部都强自忍了,寻思着,有日得出牢狱,再与你们这般鹰犬理论。

  捱到六十日期限已满,从牢中取出武松,当厅开了枷锁,读了招状,就拟下罪名,脊杖二十,刺配恩州牢城。张督监也不好多说,当厅把武松按翻在地杖击二十,取过一面七斤半铁叶盘头枷将武松钉了,押一纸公文,叫两个壮健公人,防送武松,限了时日要起身。那两个叫金贵,朱福的公人却是张县的相好,自是通过消息的,当下领了牒文,押解了武松出了孟州衙门。

  武松忍着那口气,带上行枷,出到城外,两个公人在后监行。约行了一里路,官道边的酒家里钻出施恩来,看着武松道:“小弟在此等候哥哥多时。”武松看施恩又包着头,胸前吊着手臂,就问道:“好几日不见,怎么着般摸样?”施恩答道:“不瞒哥哥,是那蒋门神领着一伙军汉前来厮打,因敌他不过,被痛打了一顿。小弟在家里将息未起,今日听得哥哥断配恩州,特送来些吃用。”便又请两个公人进酒肆,那两个公人哪里肯进,还骂道:“武松那厮,是个贼汉,不争我们吃你的酒食,明日官府上惹下口舌如何!修要罗嗦,快走开去。”施恩见情形不对,便取了十来两银子,送于金贵朱福两人,那两人不理会,恼忿忿的,只要催促武松上路。

  施恩没有办法,就从包里取出一套崭新的布靴,长袜,弯腰给武松换上。又将一套和一双多耳麻鞋捆做一个包栓在武松腰里,把两只熟鹅挂在武松的行枷上。施恩附耳低声道:“路上仔细提防,这两个贼男女是张县死党,定对哥哥不怀好意。”武松点头道:“有劳兄弟吩咐,如今我既已逃的性命,自有措施。”施恩拜辞了武松,不觉得掉下泪来。武松也是心中黯然,又有公人催促,只得别了施恩,转身上路。

  行不到数里之上,看着正午时分。金贵就说道:“歇歇吃些干粮再走。”武松脚上拖着脚镣,又扛着枷锁,也又些疲倦,就往山石一靠,早被金贵和朱福两人按住,掏出绳索来将他齐齐捆定。金贵取下武松行枷上的熟鹅,用手撕了和朱福就着干粮,分吃起来。眼看吃的尽了,金贵把脚在鸡骨,饭渣上一阵踏碾,爬上山石,直把沾满了食物残渣的破靴子伸到武松的嘴边,笑道:“你也吃些个!”武松不从,那旁边的朱福就拿长棍在手,往武松身上横击数棍。武松吃痛,只得张嘴舔食金贵脚上的食物。朱福就去掀起武松的大脚,把那双新靴子连同袜子除下来,给自己换上,一边骂道:“什么东西,也陪穿这舒服的物事!”却不把自己的脏鞋给武松换上,而是挂在武松的脖子上,又将地上的鸡骨,馍渣抓一把塞进武松嘴里,拿自己的臭袜子绑住。两个玩弄的够了,解开绳索,用棍棒殴打着,又继续上路。武松带着重镣,赤着脚,走的吃力异常,两个公人哪里管他,不出五里路,武松的脚已被石头沙砾搁的发疼,稍微慢些,身后的棍子就凶猛往背上,腿上招呼,武松只得勉强前行。

  两个公人一路戏弄,却并不急着赶路,好象等人一般。看着天色将晚,就投宿在一家客栈里,两人吃饭,却把武松用铁链栓在墙角,金贵过来拉下武松嘴上绑着的袜子,道:“还吃些什么,我来喂与你吃。”此时饭堂里人来人往,武松如何肯受此侮辱,只推说不饿,金贵也不再追究,自与朱福两人要了酒菜享用。

  进到房间,便将武松按在桌上,将他的裤子褪下,令他赤裸着下身,扛着枷锁站在屋子中央,两公人将武松双手吊在房梁上,袜子塞嘴,用棍子拷打,棍落处,尽是腿根,臀部那些隐秘部位,只打的武松的身体在空中如陀螺般转个不停。金贵边打边道:“日里在知府衙门断了脊杖之刑,那些人受了施恩好处,下手太轻,如今我们兄弟给你补上。”

  两人只打的起劲,听见外面马嘶声音,朱福向金贵使了个眼色道:“是他们来了。”金贵去窗边看了看道:“我下去看了再说。”朱福道:“不如我和你同去。”金贵笑道:“你今天才得的新鞋,外面黑,不要弄脏了才好。我见他那包袱里还有一双,等会给我换上不就好了。”朱福就不再说,看着金贵出门,他把武松放将下来,武松身子沉重,再加上身上刑具,直把吊绑的双手拽的发麻,朱福哪里理会他,从行枷上取下自己那双旧靴子,只把武松的脸按进靴筒里去,武松只得闻着那靴子里的酸臭气息,下体却不自觉的坚硬起来,那朱福看见便宜,就把靴子扣在武松的脸上用绳子绑牢,然后命武松跪在自己面前手淫。

  武松如何肯答应,朱福骂一声,飞起一脚踢在武松的肉棍头上,只把武松疼的滚翻在地,复把武松揪起来,武松抵不过,用带着铐镣的手握住自己的阳具,来回抽送起来。朱福自己靠到床上去,也掏出自己的尘根出来玩弄,一边看着武松呼吸着蒙在脸上的靴子,在自己的手淫下步上高潮。

  金贵推门进来,只见武松被袜子绑住的嘴里呻吟着,挺着身子挣扎将精液射出老远,上去卸下武松脸上的靴子,把嘴里的咬口松开,拉到床边,自己坐下来,却把那自己的脚翘到武松的行枷上道:“快,给我舔舔干净,舔的爽利了,这双鞋子明天你穿,舔的不好,你明天就还是光脚上路。这双靴子的气味更是难闻异常,原来金贵刚去马厩里和人会面,靴子上竟然带着很多的马粪。武松无法,伸嘴在靴底上舔着,金贵道:“味道不错吧,武都头。”看着武松把靴底舔的干净,又抓起两只脏袜子袜子并依次塞在武松的嘴里命其吮吸。然后,朱福端来盆子,两人在一盆温水里泡完脚,将武松按在地上,嘴被金贵捏开,朱福端起那盆散发着酸臭的污水灌进武松的嘴里。

  3

  次日天不明,两人便给武松胡乱穿上衣服,催促着上路,出得客栈,却发现门口有两个提朴刀的健壮后生在那里等候,却是昨夜里骑马来的两人,今天却舍了马匹,与武松等人同行。武松又见两个公人和那两个提朴刀的后生挤眉弄眼,打些暗号。武松披枷带锁,也只好装做不见。

  走出数里远近,武松只觉得有些憋尿,又怕两公人生事,只好自行忍耐。五个人走到一处,四面都是野港阔河,前面一条宽板桥,一座牌楼上有牌额写着“飞云浦”三字。武松实在忍不住了,只得道:“牢烦两位,且等一等,请与我行个方便。”金贵笑道:“要方便这里左右也无人家,你说来做什么?”武松谢了,才要转身,却被朱福拦住,道:“躲什么,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只在这里罢!”武松无奈,当着两人的面解开裤子小便,完了刚要放回裤子里,那金贵伸棍子格开武松的手道:“不需收拾了,我们也走的累了,大家玩耍一会如何?”不等武松说话,就拉锁拽链,将武松拖到桥上,打开铐镣,将他的腿用力劈开,双脚分别绑在桥两边的墩子上,双手也被分开捆住,武松整个人被仰面朝天“大”字形吊起。

  两个提朴刀的后生却是蒋门神的徒弟,得了师傅的指示要与两个解差一起结果武松的性命,说好是在飞云浦一带下手,此时忽然看见两个公人此举,却不明原故,慢慢的凑近来观看。金贵和朱福二人也不去理他们,几下扯碎了武松身上的衣服道:“实话说给你听,那二人便是蒋门神使了来会合我们取武都头性命的,反正你命不久长,索性让我们再玩耍一次,好送你上路。你依了我们,也少受些痛苦。”遂将武松的阳具拽在手里,揉捏起来。

  武松四肢被大叉着悬吊在桥墩之上,如何能够躲避,被二人在乳头,阴茎,肛门上一阵揣摩,不一时身体就响应起来。金贵便走进武松两腿间,将武松拦腰抱住,吐一口唾沫在自己坚硬的肉棍上,然后挺枪直刺,武松疼的“啊!”的一叫,朱福就站在武松头顶,用大腿支住武松的行枷,却一手捏住武松的嘴,一手按住自己的阳具送将进去,立时将武松的叫声埋没了。

  两个人前后夹攻,奋勇直进,伴随着浪叫春声。直把旁边两个初省事的后生看的面红耳热,呼吸急促,慢慢的开始按捺不住起来,两人的裤裆都逐渐的顶了起来,白净的一个把脸憋的通红,只用眼睛瞅着武松肌肉突起的结实身体,另一个高大的就径直用手去揉自己的裤裆,不禁也发出声响。

  眼看朱福把精液射了武松满脸,那高大的后生就忍耐不住道:“大哥让一让,我来试试!”不等朱福答应,就解开裤子,露出那根巨根来,却是粗大挺直,粉红色的龟头在天光下发着亮光,朱福忍不住赞道:“好宝贝!”就钳制着武松的嘴,后生将那根棍子猛捣进武松的口中,却塞了个满嘴,方只动得几下,武松已经喘息连连,嘴角精液,口水乱流出来。

  这时,金贵也射了,就把后面让与那白净的,那个怯怯的取出东西,却也清秀可人,一边抽送,还抓住武松的阴茎在手里套送。武松在轮番大干之下,也自往高潮而去,朱福看着武松的身体耸动,就拿过行枷上挂的脏袜子来,把武松的阳具紧紧捆扎住,让他无法射精,武松下身憋涨,不禁痛苦的挣动起来。头前这后生听得声音,更是勇猛,双手拽住武松脖子上枷头,直拿身子在武松的嘴里狠撞,那粗大的恶根被推进武松的喉咙里去,武松立刻觉得呼吸都开始困难,不几下就觉得开始晕眩,心里吃紧,手脚用劲想要挣开绳索,金贵和朱福见武松挣动,就取长棍在手,直在武松的胸膛和小腹上抽打起来。后面的那个骚年大叫着射精了,却见高大的这个使劲将棍子狠插,顶住武松的脸不放,扭动屁股上下左右的在武松喉咙里日弄,却把那面行枷抱牢,更不让武松宽松。武松眼看着窒息,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一声大吼,那手足上的绳索被他齐齐挣断。

  那白净的后生吓的忘了举刀,被武松就着脚一踹,一声惨叫跌下河去。高大的后生不防此变,“啊!”的一声惊叫,武松却回过身来,又是一脚踹进河里。朱福和金贵二人眼见武松挣开绳索,那武松精赤着高大结实的身体,底下勃起的阳具虽被袜子捆扎,却仍然威武高昂着,那行枷在他脖子上,如同一件饰品,被他只一扭,折成了两半。二人见武松威风凛凛如同天神,吓的喊一声,往桥下就跑,武松捡起地上的朴刀,赶将下桥来,望金贵后心上,只一拳打翻,又几刀戳死在地上,却转身回来,把朱福揪住,也几刀结果了性命。

  这两个踢下水的,那白净的却已是死了。高大的后生挣扎着爬上岸来,正要逃跑,那武松解开阳具上的捆绑,追了过来劈头揪住推倒在地上,用脚踏住他胸口道:“你这厮说实话,我就饶了你性命。”那后生抬眼看武松,只见头顶武松那根阳具依然挺立着,上面渗出的液体,亮晶晶带着细丝直坠到自己的脸上,当下也不敢躲避只道:“小人两个是蒋门神土地,被师傅和张督监定计,使小人两个来相帮解差,一起来害好汉。”武松又问:“你师父蒋门神今在何处?”后生道:“小人临来时,在张督监家后堂鸳鸯楼上吃酒,专等小人回报。”武松提着朴刀思量道:“就是杀了这后生,终究难出这口恨气!”踌躇了半晌,命那高大的后生将衣服脱下给自己换上,也不去理会那后生,提了自己的包袱,一个念头,竟奔回孟州城里来。

  这一回去,武松自然要把多日来的恼恨都一起了了,当天等得天晚,进了督监府把蒋门神和张督监一干人等都取了性命,毕竟是好汉的作为,不想连累了别人,又蘸着血在鸳鸯楼上大书:“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