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七彩幽

--

繁星点点,朗月当空,静寂的夜,漆黑的夜,却掩盖不了隋侯山庄的一派灯火通明。 

  「混蛋!家里银子多哇!半夜也点的这么亮?」屋脊上一个娇俏玲珑的身影发着牢骚。「该死的,这么大的地方,让我上那找去!」 

  隋侯山庄说大也不是很大,它包括十二花楼、四季阁以及一些别的大大小小的庭院,总共不下数百间,但外人要想从中找到想去的地方,却也不是件容易事,尤其其中机关重重,暗哨密布,等闲之人,别说混进去,就连靠近都不可能。 

  隋侯山庄由外而内分为三停,最外面是庄丁和护院武师,再往内,有西域特 产的大猎犬,最后一层是隋南扬的内宅,机关密布,没有他的允许,旁人休想踏进去半步。 

  轻盈的身影轻灵的穿屋过脊,宛如夜空中随着花香飘舞的蝴蝶,如果这身影固定在灯光下的话,当可看到这是个极其俏丽明艳的少女。 

  好似水中的游鱼游弋在水中间,虽是初次探入,少女还是避开了所有的岗哨,轻易的通过了外宅,这足以证明少女非等闲之辈,但她没注意到的,暗处有着不少的眼神在盯着她,隋侯山庄名著天下,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她自以为隐秘的行动已经完全落入了人家的眼里,要不是遵循着庄主的命令,此时她早已经被截杀了。 

  翻过丈二的高墙,少女脚踏实地,没等她站稳,一个巨大的黑影迎了上来。 

  「啊!」少女险些惊叫出声,她纤手掩住小嘴,另一只手向腰间探去,准备在对方发声前拔剑制敌。 

  「汪……呜呜……」一头巨大的西域雪犬张大了嘴,预备以巨大的叫声惊起庄内所有的人,却不想闻到少女的一缕体香后,乖乖的爬到她脚边,「呜……呜……呜……」的伸着舌头献殷勤。 

  「哼!」少女摸摸它的脑袋,「小乖乖,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闭上你的狗嘴!」「就连这里的狗都懂得见美人而献殷勤,看来主人也是一个德行。」少女嘟囔着,凭着绝伦的美色,轻松过了好色犬把守的中宅。 

  内宅和外宅、中宅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景象,地方不是很大,却透出轻松自然、随和融洽的气氛,虽然有几栋精致的阁楼,但配上玲珑的假山和清澈的小湖,并不显得拥挤,反而透出几分隽永和别致。当中的红色阁楼气势非凡,雕栏玉砌,直如鸟儿欲乘空飞去,两面有着宽阔和精致的回廊,一望而知即是隋南扬的主居。 

  少女小心翼翼的落下每一步,生怕不留神中了机关,脚步踏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出乎意料的,直到她推开房门,也没什么意外发生。 

  「哈!运气真好,一样机关也没触动!」少女得意起来,她环顾四周,「东西会放在哪呢?这里?这里……」 

  这隋南扬似乎是个非常喜欢光亮的人,从外宅到内宅,一到入夜时分,明亮的灯光四起,照得整个山庄宛如白昼,因此隋侯山庄又被称做不夜山庄。 

  这间主居自然不能例外,通明的灯火照亮了每处角落,少女并没有发现任何可能藏匿的地方。「难道不在这里?」少女推开另一扇门。 

  「这是……」刚推开门,就可感受到一股清幽的香气,属于七彩幽的香气,屋角的一番红萝帐围着光华夺目的宝贝,七彩幽开在栽在晶莹剔透的白玉盆里,散发着七色光芒,清新的香气弥漫在四周。她大喜之下,完全忘了一切,只想拿到它,完成自己的心愿。 

  刚刚挥开红萝帐,耳边忽听得绳索响动,她还来不及了解发生了什么,四条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绳索就已经缠住了她的四肢,并且收紧落实,让她定在原地似的动弹不得。 

  少女用力挣扎着,却无法摆脱束缚,「怎么回事?是哪个混蛋猪猡干的,快放开我!」 

  一声清朗轻笑传来,「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擅闯我的卧室,居然如此诋毁这里的主人。」 

  「你……」此时,少女才开始疑惑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和来到眼前的男子。 

  很显然,这是间卧室,轻纱藤萝、袅袅熏香,显示了主人不凡的品味,眼前的男子,更是印证了这种品味。 

  俊雅挺拔的身材,年纪越在四十许间,气宇轩昂、剑眉星目,嘴角边还挂着一丝温和的微笑,令人感到无论何事也无法激发他的怒气。 

  「在下隋南扬」他微微施了一礼,看了眼缠住她的绳索,「姑娘驾临鄙庄,不知有何赐教?」 

  「恶心的家伙!反正本姑娘落在你手里了,要杀要剐随便!」少女扬起俏巧的小下巴,故做豪气。 

  「是么?金姑娘?」隋南扬轻松的一语吓了她一大跳。 

  「你……你……你怎么知道……」 

  隋南扬仍在微笑,「金明珠,肖属马,娇俏泼辣,江湖上人称胭脂马,我可有说错?」 

  「完了,底子都被人家摸透了!」金明珠咬咬嘴唇,兀自嘴硬,「既知道本姑娘的威名,还不快放开本姑娘,要不待会有你好看的!」 

  隋南扬微笑着看着她,她那红红的樱桃小嘴吸引了他的注意。「放开你?」 

  他突然向前一步,跨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直接摄住了她的唇瓣。 

  他的动作如此迅速,她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的热吻带入无边的情欲中。 

  他轻巧的挑开嫣红的小嘴,分开洁白的玉齿,吸吮着芳香的液汁。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笼罩了她的呼吸,她只能发出急促短暂的声音,之后的抗议或咒骂,全都因为他炙热唇瓣的封缄,成为模糊的呜哼声。 

  当他灵活如蛇的舌撬开她的牙关,溜入她的口中,勾引诱惑着她生嫩柔软的香舌时,她所能做的只有全身都因为那过度亲密的接触而颤抖。 

  他以灵活的舌,在她口中搅弄着,宛如在品尝着最甜美的蜂蜜,他的舌交缠、吸吮着她泛着香甜的舌尖,轻咬拨弄着她生涩的唇舌,一直吻到她几乎无法呼吸了,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她忙着喘气,贪婪地吸取氧气,全身软弱地趴在他的胸膛上,一瞬间竟然忘记应该痛骂他一顿。 

  隋南扬伸出手,爱怜地抚着她嫣红的脸蛋,「小珠儿,你的小嘴可真甜!」 

  金明珠这才从刚才的销魂一吻中清醒过来,雪白的脸蛋因气喘和羞赧而变得火红,怒气却在转瞬间爆发出来。 

  隋南扬早有准备,毕竟金明珠这胭脂马的绰号不是随便得来的,胭脂马也不是普通人能驯服的。他十分利索的躲过了她小嘴的一咬,却没躲过她的一吐。 

  隋南扬毫不在意,「能得金姑娘檀口一吐,在下何其幸也!」 

  「恶心!」她好象被踩上了尾巴的老鼠,暴跳如雷。「卑鄙、无耻、下流的大混蛋!」她气鼓鼓的小脸红扑扑的,虽然口出恶言,却也显得十分可爱。 

  「七彩幽!金姑娘!」 

  「呃……」金明珠一惊,「你……你……」她结结巴巴的道:「你怎么知道?」 

  「入我隋侯山庄,必是为七彩幽而来!不过,看在我的小珠儿比较可爱的份上,咱们可以打个商量!」 

  「谁……谁是你的小珠儿!」她转转美丽的大眼睛,「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说怎么商量?」 

  「这样!」隋南扬一拍手,「七彩幽就在这屋子里,我给你三次机会盗取,当然,每次被我逮到,你得付出点代价,这次是亲你一下,下次……」他不怀好意的扫视她凹凸起伏,玲珑有致的娇躯,「要是第四次被我抓到的话,呵呵……」 

  金明珠听得浑身打了个寒战,犹豫了一下,「要是不答应的话,在这个大色狼的屋里可就危险了!」「没关系!」她安慰自己,「这次是不小心被他逮住了,下次一定可以把七彩幽偷出来!」她瞪着隋南扬,「好,本姑娘跟你赌这一把, 还不快放开我!」 

  他到墙角板动了机关,绳索自动缩回。 

  金明珠揉着有些发麻的手腕,狠狠的盯着隋南扬,「这笔帐本姑娘记下了!」 

  她跺脚转身,快速而怒气冲冲的离开了隋侯山庄。 

  隋南扬凝视着她远去的背影,「真是个有趣的丫头,得好好陪她玩一玩!不过,长得还真是像啊!我真应该谢谢你的……」他摇摇头。 

  光影弄移,时间飞逝,转瞬一个月过去,金明珠二度光临隋侯山庄,这次她可是轻车熟路,好似在自家院里闲庭信步般,较之上次更为顺利的潜入,连那敏锐的西域雪犬也没惊动一头。 

  她暗自得意,为了这次盗宝,她可准备十分充分,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了解隋南扬的作息时间,这个时候他应该在闭关练功,没有几个时辰是不会出来的,她有足够充足的时间拿到七彩幽。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还好,这次并没有触动什么机关,「咦?明明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一定是藏在哪个暗夹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