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清河奇冤录】(全)

--

               清河奇冤录


排版:zlyl
字数:69365字
TXT包:   (77.09 KB)   (77.09 KB)
下载次数: 64






  老夫,姓辛单名一个雁字,今年虚度六十有五,原籍江苏省常州府人氏。祖先早年也是个殷富之家,也有几代在朝为官宦者,怎奈康熙老佛爷年间,一场文字狱,将我家哪一代祖宗牵连进去,从此家道中落。传至父辈时已是田不足百亩,房不到十间的破落小地主了。

  家父眼看着祖上遗产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遂将我送至私塾念书,指望长大后求得功名,光宗耀祖,改换门庭。然鄙人生性愚鲁,好读书却不求甚解,又缺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之灵性,故而十年寒窗下来,也只灌得半瓶墨水,学富三车半而已。

  十六岁那年,父母先后作古,孑然一身,对田亩庄园也不善经营,无奈之中,不觉心生一念,如此潦倒不若上京赶考,碰碰运气,万一吉星高照,瞎猫遇见死耗子,求得一官半职,不说发财致富,至少可以维持生计吧。于是安下心来,死记硬背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唐诗宋词等古籍新典。虽是食古不化,却也为后来混迹官场储备了些修饰门面的本钱。

  列位切莫把我当成了个不学无术、招摇撞骗的坏人,至少有两点可以证明我不是个纯粹的坏人:一是不贪财,俗话说,「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可是我做了四十年的官,如今退休在家,仍是寒舍清贫;二是不好色,三妻四妾本是中国人的婚姻制度,自忖当年也是个翩翩的少年公子,决不乏靓女的喜爱,而至今我身旁除了一个自幼侍奉于侧的小丫头外,从未娶过一妻一妾,虽也吃过几次花酒,逛过几次妓院,看见漂亮女人也会动心,但所有这些都是逢场作戏、游戏人生而已。

  可是,我也决不似清河县人民所吹捧的「侠肝义胆」、「锄强扶弱」的正人君子、清官大老爷。因为我之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爱好,满足个人的私欲罢了。现在就来叙说一下,这件我在清河县做下的,之所以赖以成名的事迹吧。

          (一)进京赶考途中的意外奇遇

  待将那些诗书礼易、八股文章准备得差不多了,就遣散了奴仆,变卖了房产地亩,积得几百两银子。家道虽然破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祖上传下来的珍珠玛瑙、宝石钻戒,搜罗搜罗,将来打成一个小包收藏了。备了两匹好马,我和书童两人,一人一骑,于乾隆四十三年八月十八日中秋过后,离了家门,登程北上,向京城进发。

  说到这里,到要罗嗦几句,我这书童不是真正的书童,乃是一个女扮男装的丫头,名唤辛燕。其父曾是我家看家护院的武师,故而辛燕也有不错的武功,还学会了一手易容化妆的绝活,自幼便被母亲遣使来做为服侍我起居饮食的小丫头,可算得青梅竹马、意气相投。

  辛燕小得我两岁,生得虽不似大家闺秀般艳丽娇媚,却也是柳眉杏眼、樱嘴桃腮、莲脸生春、苗条秀丽,绝对是个美貌女子。特别是有一付强健的身体和两片未缠过足的大脚丫子,和一般女子所不具备的吃苦耐劳、勤奋勇敢的品质。最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她是世上惟一的善解我的脾气秉性、趣味爱好,并为我献身服务的女子。

  那么,我的兴趣爱好又是什么呢?说来羞以见人,就是专爱欣赏那些年轻美貌的女子,在强权压制下所表现出来的凄凉悲惨、可怜无助的情景,例如:刑场之上处决美女犯人就是我最爱好的节目。可惜这种机会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多见的,于是辛燕就成了我抒发情怀、满足私欲的替身。列位定会道我不尊重妇女,戏弄弱小丫头。

  非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软弱的书生,强健的小丫头一掌就能把我打得骨断筋裂。只所以能心甘情愿臣服于我的「淫威」之下,只因为我们两人是志同道合、臭味相投的同好了。我想,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女人,愿意在生活中承担这种角色吧?这也就是我这一辈子没有讨老婆,而与辛燕在一起厮守终身的原因。

  话扯远了,还是言归正传。我们主仆二人,登程北上,进京赶考。一路上晓行夜宿,饥餐渴饮,翻山越岭,舟船过渡。由于两手空空、身后无人,没了任何牵挂,到也轻松愉快,于是遇山游山,逢水玩水,过村赶集,入市观光,好不自在。

  当时正值康乾盛世,市场经济繁荣,物资产品丰富,社会治安稳定,人民生活安康,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走了一月有余,饱览了山野葱郁,水波粼粼的江南水乡风光,跨过了广袤的齐鲁大地,来到了自古慷慨悲歌的燕赵之境。一是北方本就林木稀少,风沙较大,再者已到了草枯叶落的深秋气候,不由得使人产生了一种满目荒凉、触景生愁的感觉。

  这一日,主仆二人来到冀鲁交界处的清河县境,只见四乡民众三五成群,匆匆忙忙,熙熙攘攘,带着期盼向往的神情,都朝一个方向奔去。我二人不解,辛燕上前打探,小丫头回来面露喜色,对我说道:「少爷,好消息,我们有好戏看了!」

  「小丫头,一惊一诧的,你说什么好戏?我可不爱听戏!」

  「嗨!少爷平日里不是老喜欢将我绑缚着,要砍我的头,要开我的膛。这不,今天清河县里要在刑场上处决一名女犯!少爷试想,看到真实的杀人情景,岂不比拿我这个丑丫头做模特要强似百倍?」

  「真的?杀个什么样人?」此乃我之爱好,不由得精神一振。

  「听说是一名谋杀亲夫的女人,杀夫者多是又淫又美,岂不是好戏一场!」
  「那我们快去吧!」

  我二人赶紧拍马朝清河县城跑去,约莫大半个时辰后进了清河县城里。先找了个悦来客栈,将马匹行李寄存了,也来不及歇息一会儿、喝口水、吃口东西,向店家问明了去刑场的路径,就急不可耐地跑去。

  转了两道弯,到了大街之上,糟糕!马路上已有兵丁士卒站岗,行人等不得通过,因为行刑游街的队伍即将来到,戒了严啦!不得已,只能驻足就地观看了。
  两厢的便道上聚满了人群,有的昂首伸脖遥望远方,象是期盼着好戏的开锣;有的眉飞色舞、高谈阔论,无拘无束地抒发着自己的激动;有的俯身摇首、唉声叹气,似在埋怨着世道的不公;也有的张口辱骂、闭嘴嘲讽,也不知是漫骂官府的可恶,还是羞辱犯人的无耻。

  我立身处的周围,正有几个似与死囚有些交往或熟识的人,在那里议论着:
  「没有想到,平日里慈眉善目,温良贤淑的王家婶子,竟然是个谋杀亲夫的恶妇!」

  「我家与这王杨氏家邻居数载,像她这种心地善良、与世无争的妇人,会将王家大哥谋杀了?打死我也不相信!」

  「俗话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嘛!表面一套,内心又一套的大有人在,我看她就是个化做美女的九尾妖狐!」

  「我觉得这里面定有猫腻,许是县大老爷得了什么好处,诬良为奸!」
  「我说这定是冤案!凶手应是她的弟妹刘丽萍,那个小娘们,妖面、媚骨、骚体、荡性,看着就让人恶心!」

  「可别毫无根据地瞎猜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的好坏岂能用相貌来衡量。事不关己,管他谁是谁非,看看热闹罢了,回家后还是你打你的鱼,我晒我的网,各干各的事去吧。」

  「哎!话是这么说,但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母亲判了死罪,今日就要行刑,已是难以挽回的了,最可怜的还是那孩子玉姑,才十岁小小年纪,今后真不知如何活下去?」

  「她不是还有二叔和二婶吗?亲不亲,一家人,一支笔写不出两个王字,能不管她吗?」

  「嗨!那一对凶恶夫妇,早就盘算着他兄嫂的家产呢!如今正是得意之时,还会有这等善心?我看迟早会将玉姑卖掉,不是卖到勾栏妓院,就是卖给人家做童养媳去!」

  「真可怜啊!」

  此时听得辛燕丫头在我耳旁说道:「听来又是冤案一桩!」我尚未来得及回答,只听得那边人声沸腾,吆喝喊叫之声不绝于耳,破鼓唢呐鸣锣开道,旌帜旗幡迎风招展,兵丁士卒排列成行,武官文吏骑马坐轿,中间簇拥着一架木驴囚车,上面骑绑着女犯死囚,行刑游街的队伍来也!

  由于不时受到观刑群众的干扰,队伍行进速度很慢,使我有足够的时间将这女囚仔细察看。约莫二十七、八岁年纪,反剪双手,背插斩标,上书「剐决女犯杨素婵壹名」字样,捆坐在木驴之上,仰头闭目,樱嘴微张,虽说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从那不时抽搐几下的面部肌肉及浑身不住地颤抖,可以断定她定在忍受着难以名状的痛苦。

 虽说全身上下被周围群众掷扔的泥土瓦块、烂菜帮子、臭鸡子儿以及自身流
  淌而下的汗渍、泪涕、淫水、尿液等弄得污脏不堪,却也掩盖不了她本质的秀丽面目、白嫩肌肤、窈窕身材和高贵品质。最惹人注目的还是她有着一头浓墨尽染、茂密流畅、带着波浪卷曲的及腰长发,漂亮潇洒,凌乱地飘洒在身后,像是覆盖着一席黑缎子制成的披风。

  「这女犯可真漂亮!」辛燕在我耳旁低声念道。是啊,小丫头因为自己长得漂亮,还从来不曾在我面前夸奖过别个女人的美丽,如今连她都说她是美人,可见她是真正的美了。

  使人惊奇的是,女犯身后还跟随着一个小女孩,一手紧紧拽着木驴,试图将那刑车往后拉回,口中不断地哭叫道:「妈妈,妈呀!你别走,你们把妈妈还给我……」字字泪,声声血,凄惨、悲凉,感动得不少观众竟沧然涕下。

  「这就是路人说的女儿玉姑吧?」我心中忖道,「太可怜了!」

  转眼间,游街队伍从面前横过,后面还尾随着许许多多观刑的群众。辛燕用手蒯着我,生怕挤散了,我两也不由自主地在人群的裹胁下,朝刑场奔去。
  刑场就在市曹的十字路口,早已是人山人海,挨肩接踵,腹背相贴,水泄不通。我两挤到离刑场尚有一里远的地方,就再也走不动了,前面密密的人群,针插不进,水泼不入。后面的人还在不断地蜂拥而来,弄得我们前进不得,后退不能,无奈只有驻足在那里等待着,尽力昂首抬头,远远眺望。刑台上的情景虽不清晰,却也依稀可见。

  刽子手们忙忙碌碌,象是把那女犯大张四肢地捆在了刑架之上。后来就听得追魂炮响,刑台上人影闪动,在一片人声喧嚷的欢呼喊叫声中,伴随着凄厉惨烈的哀号和痛苦悲惨的号啕。

  「开剐了!痛啊!」辛燕依偎在我的怀中,身体有些冲动,脸上也变了颜色,嘴里喃喃地念道。

  足足有一个时辰,惨绝人寰的嚎叫声才逐渐消隐下去,变成了轻微的喘息和呻吟,终于没有了声息,看来行刑已然结束。跟着刑场上拥挤成疙瘩状的人群开始松动,但聚集在四周马路上的人们却不断地朝刑场涌去,我们也随着人流向前,又过了半个时辰,来到了刚才杀人的现场。

  举目向上望去,刑架上哪里还有囚犯的身影,只剩下一团粘连着点点碎肉和血污的肋骨架子,挂在那里。割去皮肉的手臂腿脚,条条白骨,已被支解成数块,散落在刑台上。几个大盆里分别盛放着血和肉搅拌在一起的肌肤和五颜六色散发着熏天腥臭的内脏肚肠。

  而那十岁幼女玉姑,带着满面泪容、咽呜哭泣着,正在把自己母亲散落在四周的碎尸收集拢来。只是不见了那颗披撒着飞泻如瀑布、黝黑青丝的娇媚头颅,估计是拿去悬首示众了。

  这一付血腥悲惨的景象,使那原先热烈火暴的刑场气氛,一下子冷落沉寂了下来。也有少数几个游手好闲的流氓无赖者,还在那里吵闹叫嚷、嘲笑漫骂,却已成不了大气候。绝大多数的人们都被这残酷血腥的场面,惊吓的得瞠目结舌、痴呆乜傻了,都为这个美丽女人的悲惨命运而吁嘘感叹,都为这件完美无暇的白玉惨遭破损而无限惋惜,更为她那十岁的女儿王玉姑,从今以后将过着孤独无助、凄凉悲惨的生活而悲哀忧伤。

  「最可怜就是这孩子了,从此将过着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流浪生活了!」
  辛燕眼中流着泪,梗塞着嗓音说道。忽又跑上几步,从怀中掏出一锭小银塞在那孩子手中,玉姑抬起头来用一双明亮的、水汪汪的、晶莹闪烁的大眼睛朝我们望了望。啊!那相貌、神态、还有那一头乌黑带着波纹的青丝,和她的母亲真是一模一样,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真美呀!我的鼻头发酸了,眼眶里也包藏了一腔泪水。

          (二)老板娘娓娓动人的离奇故事

  回到悦来客栈,已是接近傍晚黄昏,这才发觉肚内空空、饥肠辘辘,为了观刑,竟连午饭也忘了吃呢!那就合二而一,两顿作一顿吃了罢。进了大堂,已是宾客满座,见缝插针,找了两付座头,点了酒菜,和辛燕两人慢慢品尝开来。
  客栈之中,大多是外来过往的客商,又多是刚刚参观了行刑的人们,席间的高谈阔论、言谈话语之中也不时涉及刑场、女犯之类的话题。有人惊叹着刑场的血腥和杀人的恐怖,有人赞美着女犯的容貌和死囚的可怜,也有人在探索着案情的龙脉和人物的底细……

  这后一点也正是我所欲要知晓的,因为我从当地人们的表情中看到了他们对这个女人的怜惜和哀叹!看来确实是有些冤情在内,于是就向那跑堂的小二问了几句,可惜得到的回答却是令人失望。

  「我们小老百姓哪里知道许多,官府大老爷判定的案子想必是不会错的!」
  「客官要酒要菜我给你端来,你吃饱了、喝足了,回到房间,倒头睡个好觉,可千万别再谈国事,莫惹火烧身啊!请了,请了。」

  小二的搪塞和支吾,更引起了我的怀疑,激发了我探求真情的欲望。餐罢回屋,心中似有牵挂,闷闷不乐。小丫头辛燕见此情况,憨笑着走上前来说道:「少爷真是多愁善感、怜香惜玉啊!真想打破沙锅弄个水落石出吗?」

  「你这可恶的小丫头,世界上除了你,恐怕再也找不到另一个能理解我心思的人了。」

  「承蒙少爷夸奖,小人实不敢当。但是,纵然弄出个究竟,你我大头百姓一个,也无能为力助她平反昭雪啊?心里不是更加难受!」

  「这可说不准啊,要是这次进京赶考,得中皇榜,又在这燕赵地界弄个一官半职,那情况就变了,说不定真会有奇迹发生呢!」

  「算了吧,凭你那点墨水,还想有所作为,做梦去吧!依我看这次上京也就是借机游逛一番罢了。别人是衣锦还乡,你呀,待手中这点银子花光了,我两就得光着屁股乞讨回家了。」小丫头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习惯了,有时说话也是没有分寸的。

  「你这丫头怎么把我给看扁了,待会瞧我怎么收拾你!」

  「别急,别急,少爷听我说,你若真想了解今天这个死囚的真情实况,我到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刚才在店堂用饭之际,看到一位客官,给了这客栈的老板娘一锭银子,两人就在角落里聊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呢。我曾过去偷听了几句,正说的是这件事呐。要不我去把她找来,定能问个水落石出的!」

  辛燕出门,果然不大一会儿就把老板娘领了进来。这老板娘三十来岁年纪,虽然有点商人的市侩气息,却长得平头正脸、风韵十足,颇讨人喜欢。看来她已知道招她来此的目的,进得门来就滔滔不绝地讲了开来。辛燕给她倒了一杯水,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小丫头真能干!

  「二位公子想要知道这王杨氏的底细,小妇人到是了解一些,因为我们两家就住在一条街上,房舍相邻,鸡犬相闻,我和她还是很要好的姐妹呢!」

  老板娘向我们表达了她的话肯定是真实可靠的凭据后,又无不担心地说出了她的疑虑,「但是,她是官府判定的死囚,我们则是守规矩的好老百姓,不要因为这事牵连得我们不好做人。公子爷姑妄听之,听后好好睡个闷头觉,醒来把它都忘却了,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明日早早离开这里,不要惹是生非才好!」
  「大嫂放心,我们也不是官府中人,不过是旅途寂寞,无所事事,想听个故事,解解闷儿而已,也不会外传的。」也不知小丫头给了她多少银子,居然把这个瞻前顾后的老板娘说动了心,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暮地,我发现老板娘略带羞红颜色的面庞及冒着青春火花的眼光,不断一次又一次地朝小丫头漂去,我明白了,金钱承可贵,情爱价更高,辛燕那苗条颀长的身材和粉白细嫩的面容,加上一双未加修饰的天足,完全是个风流倜傥的白面郎君模样,绝对会引起任何女人的喜爱。我心中不觉有了几分醋意,这个笨拙的老板娘,居然看上了一个伪劣假冒的雌儿,却忽略了我这个货真价实的翩翩公子呢!

  老板娘清了清嗓音,就打开了话匣子,似讲评书般道出了一个娓娓动人的离奇故事:

  「话说直隶清河县里,世居着一户富贵人家,当家的老爷姓王名德才,世代都在直隶、山东一带经商,家道虽不能称富豪,却也殷实。夫人高氏,所生二子,长子王森,性情孝悌慈善,为人忠厚老实,办事精细能耐,深得父母喜爱,从而将家中大小事务都交给他掌管,次子王林不学无术,软弱无能,因而一事无成,却又有几分自不量力的嫉妒心理,对兄长的成就颇有异议,但鉴于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能耐,只得忍气吞声、寄于人后。

  「二十年前的一天,王德才自烟台、威海一线购办海鲜货品归来,随身还带回一个五、六岁的农村小姑娘,告诉大家这是个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孩子,名叫杨素婵,看她可怜,带回家来抚养。又私下和安人高氏商议道:『这孩子虽然长得土气,但眉眼也还清秀,忉饬一下,也还中看。你我膝下又无千金,就当是半个女儿、半个丫鬟养着吧。成人以后,若是优良,则许配给一个儿子做媳妇;
  若是差劣,就寻个人家嫁出去算了。『从此素婵姑娘便在王家定居下来。
  「人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十年后,这个原先土冒的农村姑娘变得像水边的萝卜退了层皮似的白嫩细腻,又似一蓬香荷映照在池塘之中,亭亭玉立,清丽娇媚。并且性格温柔贤良,待人和蔼可亲,更兼做得一手好女红。王德才二老夫妻喜爱得不忍释手,开始筹划着到底该给哪个儿子做媳妇才好。两个哥哥更是钟情,都对她大献殷勤,欲想娶之为妻。

  「二位老人也拿不定主意,都是自己亲生儿子嘛!只得征求素婵本人意见,无论从伦理道德还是实际表现来说,姑娘毫不犹疑地选中了老大王森。就在杨素婵年满二八那年,替他二人办了婚事,王森如愿以尝,心中自然高兴。

  「第二年,杨氏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王玉姑,这丫头长得和她妈一般的聪明美丽,活脱脱一个按比例缩小了的杨素婵,公婆、父母自是高兴,犹如掌上明珠般供养着。一家数口,丰衣足食,皆算和睦。

  「且说老二王林,对其兄长本就有嫉妒之心,如今看到他娶妻生女,陶醉于幸福生活之中,更是心存不满,逐渐滋长了一股仇恨和报复的心理,给家中带来了一些不和谐的气氛,也孕育下了后来家庭发生惨烈悲剧的种子。

  「两年前岁末,王德才为了锻炼王林,让其去邻城阳谷县收帐,归来途中,经过景阳岗时,遇到一股劫道的土匪,不但将银钱一抢而空,且把过往商旅人等尽皆杀死。可巧那个土匪头目有一个小女儿,名叫刘丽萍,一眼就看上了王林富家公子的风度和温文尔雅的相貌,留下了他的一条性命,劫持上山,逼迫成婚。
  王林怕死,当即顺从了,娶了个土匪老婆,在山上盘桓了十数日,就带着妻子回家来。

  「家中父母、兄嫂正为王林久不归家,音讯渺无而提心吊胆之际,突见其安然归来,还带回一个花容月貌的媳妇,自然阖家高兴,于是大排筵宴给他们补办了婚礼。

  「要说这个土匪婆刘丽萍,当年也就十五、六岁年纪,生得娇媚艳丽、妖娆华美,自幼生长在江湖草莽之中,练有武功底子,所以身体强健、脾气粗鲁、性格狡黠、行事大胆,实为一般须眉汉子所不及。婚后不到一年,就把这个幸福和睦之家搅和得兄弟妯娌勾心斗角,父母儿女离心离德,街坊邻舍不得安宁。
  「首先是对公婆的不孝,认定父母不公,偏爱大儿大媳,经常任意使性,恶言恶语,顶撞漫骂,弄得二位老人终日愁眉不展、心烦意乱,身心日益衰颓;二是对兄嫂的嫉恨,如今父母年老,家中的财产及生意都在兄嫂的掌管与经营之中,也不知他们从中得了多少好处,占了多少便宜?于是怪话连篇,挑拨离间,弄得兄弟不和,妯娌生疑;三是埋怨丈夫软弱无能,不能自立门户,当家作主,敛财自富,从而怨声载道,没个好脸色,成天闹着要分家。

  「且说王德才和安人高氏,一是年事过高,体弱多病,二是叫儿媳刘氏吵闹得不能安生,眼见得活不了多少时日了,于是夫妻两人暗自商议,老头对老婆言道:『你我年老多病,命近无常,六旬以外之人,死不足惜,然有一事,终日挂在心间。长子王森,纯厚知礼;长媳素婵,温良谦让;次子王林,软弱无能;次媳丽萍,奸狡跋扈。你我死后,我家子孙,必被这刘氏丽萍欺骗压榨。我欲现今就将家产为他兄弟二人分开,各人一半,以免日后争执吵闹,亏了忠厚之人,你看如何?』

  「老安人听后,含泪说道:『老爷言之极是,正该如此,不能叫这骚狐狸将我祖辈辛苦积攒来的财产,全部霸占了去!』

  「王老爷命人将王森、王林、素婵、丽萍唤至跟前,将分家的话言了一遍。
  王林、刘氏自是欢喜不尽,欣然从命。那刘氏极不要脸地说道:『父母要为我们分家,想我家王林,年幼无能,又不会做生意,想必今后生计也是亏多盈少,坐吃山空。不似兄嫂,经营有方,必当生意兴隆,财源茂盛。因此父亲在分家之时,应多分些与我们,哥嫂得三成,我们得七成,才是正理!』

  「老爷一听,心中恼怒,说道:『你这畜生,满口胡言,自古分家,皆为平分,哪有三七之说?再者我与你母,有生之年,就寄生于你兄篱下,不再要求你供养,这不也就等于多分了一份给你了吗?』

  「王林、丽萍被父训斥,把嘴一撅,甚是不悦,也知自己要求近似无理,不好再说什么。到是王森,见父生气,急忙劝道:『父母在上,儿与兄弟乃一母同胞,至亲骨肉,如若分家单过,恐亲朋嗤笑。况兄弟又不善经营生意,弟妹习武之人,也不会持家度日。不若家产不分,由兄掌管调度,弟随兄过,保证每月都能分得足够用金,丰衣足食,愉快生活。』

  「『别介,别介。』刘氏听到兄长言语,顿时急了,赶紧说道,『还是分了的好,否则父母死后,我们也不知道家财底细,叫你做个手脚,把财产都侵吞了去,我们岂不是鸡飞蛋打了吗?』

  「王森见自己的好心反被刘氏倒打了一耙,也就不再发言,谨遵父命分家吧。
  老爷子也是极不高兴地说道:『我尚未死,你们就争论不休,若我死后,还不知会怎样呢?还是现今与你们兄弟二人均分了吧!「遂将房产、生意、金银钱财一件件俱各开写明白,即请来亲友、邻里做证,兄弟二人各分了一半,把一所大宅院也分为两院,各住一院。』」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