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炼狱红花】作者:不详

--

               炼狱红花


字数:0.7万

                (一)

  傍晚,在江南某市。被夏日的酷热折磨了一整天的人们开始感觉到了一点微微的凉意,便迫不及待的填饱肚子,纷纷走出家门各自去找些凉爽。于是在那些有水的地方人也就渐渐的多了起来。

  人们最喜欢的地方要算是市区南面的那个秀叶湖了,这里并称不上是什么公园之类的。因为在这个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市里也没有什么公共的休闲性建筑。但是秀叶湖的风光却是非常美的。这个拥有几公里水域的天然湖泊,是长江支流经过不知多少年的冲涮渐渐自然形成的。在西下的余辉下面,静静的湖水如同火烧的一般是一片彤红的火色。在湖的边上,青柳垂杨,千姿百态。再配以大片大片的绿草和无数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那真是湖光绿树,野花飘香。加之湖水湿润,独具凉爽,因此,这里就成了人们天然的避暑盛地。

  此时在由市区通往秀叶湖的那条天然小路上,一辆人力黄包车拉着一名身穿美式军服的中尉女军官。在西下的余辉中可以看清她的脸:皮肤细白,深眼挺鼻,细眉大眼,是一个漂亮的江南秀女。此时她没有戴帽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微风中漂逸,显得端庄而美丽。她的名字叫向梅,是GJJT二处的机要参谋。此时她坐在黄包车上,无心领略秀叶湖的秀美风光,脸色显得有些凝重。随着战局的不断发展,DJ已成溃势,这是人所共知的。为此,GJ国防部专门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准备把下一战区的作战重点放在本市,并且布暑了严密的作战计划,准备在本市进行军事防务。身为军部机要参谋的向梅深知这份作战计划的重要,为此,她专门复制了一份,按照正常的联络方法准备在今晚将作战计划交给她的单线联络员苏美云。

  按照接头地点向梅下了车后来到秀叶湖边的翠柳弯,这里通常是一些学生比较集中的地方。在湖边的一棵柳树下,向梅看到一个年轻的大家少妇模样的人。
  只见她身材修长,形体姣妍,身穿一件白色绣花边的丝制旗袍,长发舒卷,婷婷娜娜,看上去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向梅心中一喜,那就是苏美云啊。她先向四周看了看,没有什么异常,只有几名学生和几对年轻的情侣在悠闲的散步。于是向梅向苏美云走了过去。然而就在她们刚刚握手准备交谈的瞬间,形势却急转直下。在她们不远处的那几个学生和年轻的情侣忽然向她们扑了过来。「不好!」
  向梅大叫一声急欲掏枪、但是已经晚了,几名便衣特务已经冲到她的身边。拔枪来不及了,于是向梅和几个强健的特务展开了徒手捕斗,嘴上大叫:「美云快跑!」

  但是美云哪里跑得了,早被几名特务扭住双手压倒在地上。向梅知道救不了她,于是虚晃一招,飞身就跑,但是不防早有一个特务猛的一个恶虎扑食、一下将她扑倒在地上。几个特务一拥而上将她的双手反扭在背上,麻利地捆绑个结实。当她们刚刚被人从地上提起来时,忽听一阵得意的大笑:「哈哈,向梅同志,你们的戏该收场了吧!」向梅定神一看,来的正是自已的顶头上司,JT二处的分站站长田长魁。这时向梅才猛醒过来,原来自已的行动早在军统的监控下了。不由地暗暗后悔,不仅自已暴露、还连累了苏美云………

                (二)

  向梅和苏美云被押入一间阴森森的地下室里,那是JT二处的一间特别审讯室,在昏暗的灯光下这间不是很大的刑室里摆放着几种让人恐怖的刑具。几名粗壮的打手赤裸着上身虎视眈眈的站在那里,在一张办公桌后身材瘦小,却是一脸阴险的田长魁面带微笑的坐在那里。

  「哈哈,向梅同志,你很聪明啊,我这个二十多年的老特工几乎栽在你这个黄毛丫头的手里。」他把从向梅身上搜出来的军事布防图的手抄件拿起来在手上晃晃:「怎么样,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向梅从容的笑了笑,反问道:「你是二十多年的老特务了,难道连这点常识还要我教你吗?你说我会对你说什么呢?」

  田长魁一楞,很快自嘲的笑了:「是呀,这确实是个小常识,见笑,见笑了,哈哈。不过我看在你跟我几年,人又漂亮聪明,还是想给你条出路。我们是怎么对付GCD的你是再清楚不过了,我真不忍心对你那样啊。怎么样,给我点面子行吗?」他笑眯眯的站起来走到向梅的身边,把那张又黑又丑恶的脸凑到向梅的面前。

  向梅厌恶的向边上闪了一步,平静的说:「对不起,这点面子我恐怕给不了你。因为我们不是一条战线的人。」

  「是吗,那我可就不好办了。你年轻,人又长得漂亮,你看你原来手下的这些粗人,早就对你动坏心了,只是你原来是他们的长官,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不过要是成了敌人吗,他们会活吃了你呀。」这时田长魁的流氓嘴脸露了出来,他转身问打手们:「你们说眼前这个美丽的长官长得漂亮不漂亮啊?你们想干她吗?」

  「太漂亮了呀……」

  「我早就想干她了,哈哈……」

  「对呀,干她,干死她……」

  那些粗俗的打手们立刻哄叫起来,刑讯室里立刻变成了一个令人恐怖的疯人院。

  向梅和苏美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们相互对视着,相互鼓励着。
  「两位小姐,再给你们最后三分钟的时间考虑,是听我的,还是……」
  「好了,收起你的丑恶表演吧,没有什么可考虑的,有什么本事就拿出来吧!」不等田长魁把话说完,苏美云就打断了他。她昂然的挺着胸脯,这个贵家少妇打扮的女人,具有一种美丽高贵的气质,她身材修长,曲线流畅,一件洁白绣花的细丝旗袍合体的衬托着她娜娜婷婷的姣美身姿。

  「好,好。我看你他妈的是忍不住了,你的小X发痒是吧?」于是他向那些打手把手用力一挥,那几个早已迫不及待的打手立刻扑向苏美云就要动手。
  「慢!」苏美云高叫一声,同时举起一只手来,明亮的大眼睛怒视着打手,那几个打手一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站在原地发楞。苏美云用嘲讽的目光轻藐地看了田长魁一眼:「无耻的畜牲,你们不就是想要对我发泄兽行吗?不用你们动手。」于是,她挺着胸,昂着头,用鼓励的目光再看向梅一眼,面带从容,自已动手脱衣服。随着衣扣一个个被解开,她那美丽的肉身也在一点一点的展现出来。肌肤洁白,丰胸细腰,丰圆的宽臀,光洁细嫩的四肢。当那件洁白的胸衣解脱以后一对丰满的俘房如同画中一般,圆润姣柔,两只红红的乳头晶莹剔透如同水晶挂露,真是美极了。在细嫩的玉腹之下,细薄丝织洁白的小三角内裤,可以隐隐看到里面那浓重的黑色,真是性感无比。看到这些,田长魁忍不住口水欲滴,心中欲火蠢蠢跃升。于是对打手:「把她们给我捆了,送到我的办公室里去!」
  田长魁的所谓办公室实际上是一间更精致的审讯室,里面有几件特殊的刑具,实际是供他玩女人用的。

  打手将苏美云捆在一张刑床上,这是张特制的刑床,有点象医院里妇科用的产床。他们将苏美云的双手穿过头顶锁在上方,将的双腿分开向两边抬起牢牢的捆在两边的金属柱上。这样使她的阴户畅开,便于田长魁施淫。打手又将向梅的军装上衣剥了将她双手向上吊在刑架上,然后悄悄的退了出去。现就剩下田长魁和两名美丽的年轻女人了。

  「我这个人最是怜香惜玉的了,怎么样,要是你们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马上放了你们,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田长魁走到向梅身边用淫邪的目光紧紧盯着她。

  「呸,不要痴心忘想了。」向梅狠狠吐了她一口,用轻藐的目光冷冷的盯着他。

  「好,好,我就喜欢制服性格刚烈的漂亮女人。」田长魁用手抹一把自已的脸,淫笑道:「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才有味道。哈哈。」他边说边开始动手脱自已的衣服。这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虽说体格瘦小,但看得出来是个身体素质很好的家伙。只见他全身皮肤发着桐黑色,身上的肌肉棱角分明,看上去也显得坚实有力。当他脱完最后一件时只见身下黑毛浓密,胯下的阳物很大,和他的身体很不成比例,黑黑的象半条粗蛇似的在胯下摇晃。向梅和苏美云对他丑恶的身体感到恶心,于是把头扭向一边,不想去看它。

  田长魁可不是这样,面前这两个年轻女人高贵、美丽。对向于和他同处几年的向梅他早就打上坏主义了,只是由于同为军人,向梅又有深厚的官场基础,所以没敢对她下手。如今她的情况可不一样,天王老子也管不了了。他走到向梅面前,细细打量向梅,此时向梅的上衣被打手剥去了,乌黑的长发从头上披散在光洁的背后和丰隆的胸前,她丰满的酥乳被一条桔黄色镶着红色花边的精巧乳罩掩盖着,那双迷人的乳房高高的向前挺着。纤细圆润的腰肢,下身是一件合体的美式卡叽黄色军裙、肉色的短腰细丝袜,脚上穿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加之高条的身材,白嫩的肌肤,使她更显楚楚秀美。田长魁走到她的身后,从后面一把抱住她,把身体紧紧贴在她细腻柔软的身上,立刻一股少女身上特有芳香进入他的呼吸,直冲他的脑海,使他的全身都活跃起来,心里有一种说不的愉悦感。他的双手从她身后伸向她的双乳,隔着薄薄的乳罩仍然可以感觉到她酥乳的光滑和柔软。
  在她的身后他用嘴找到她乳罩上的小扣子,用牙用力的咬,把上面的几颗小扣都给咬掉了,于是乳罩从她的胸前滑落下去、掉在地上。

  「滚开呀,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向梅的脸泛起了潮红色,在田长魁的凌辱中她羞愤难挡。呼吸在加速,美丽的酥胸在急剧的起伏。

  「畜牲,给我滚开,放开你的脏手!」向梅愤怒的扭动了一下身体。这反而刺激着田长魁,使他的手更有力地捏着她的白乳,不停的在上面揉搓。过了一会,他的手开始向下滑动,滑向她的腹部,摸索着找到她的腰带,把它解开。然后用手寻找到裙边的钮扣,将它们解开,裙子便也滑落在地上。这时她的身上只剩下一只精小的三角裤衩了。那是一只粉红色的裤衩,也是细丝的,边上镶着金黄色的花边。在裤衩的正中用黄白两色的丝线绣着一朵精美的荷花,正好在她白腹下三角区的中央,真是重重雪山一枝莲,万草丛中一点红,非常好看。田长魁发现这朵绣莲后,非常惊奇,于是他蹲下身去细细的品味着,并且用手在那朵绣莲上轻轻的抚摸了一番。他将她的裤衩从两边揪住轻轻向下拉,慢慢的,露出细白胯下那丛乌黑卷屈的阴毛。这时他停了下来,他觉得玩赏美女一下剥得精光是对美女的一种浪费。所以每到这时他总是要停一会,在荷花若隐若现的时候才最有冲动的激情。这时,他好象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他站起来、走到一只铁皮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一顶黄色的军帽来。走过来给向梅细心的戴在头上,直到感觉满意为止。

  他是个军人,也特别喜欢女军人。这样再看向梅时、在洁白如玉般美丽的肉体上,装缀着一顶黄色的军帽,那帽上的金星在灯光下闪射着特有的光茫。在它之下,那张美丽的脸、那坚挺的丰乳、还有腹下那片黑亮的卷毛都散发出一个美丽女兵特有的风采。这种感觉和常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田长魁就这样品评了良久,感觉内心的血都有些沸腾了。他再次抱紧向梅,在她的白乳上不停的吮吸和狂吻着。同时一只手伸向她的阴户、在那细软的密处细细的摸索个不停。白乳芳香,柔软细腻。在田长魁的嘴里和手下,那两只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好象也在欢快地舞动着。手下花阴,光滑柔软,里边湿湿的津液在一点点的溢泌,那种温温暖暖,滑滑软软的感觉真是美不胜述。他感觉自已的阳物在勃起,已经硬挺了起来。他用坚挺的阳物寻找到她丰满的屁股,便将那坚硬的东西在她软软滑滑的股沟中不停地摩梭。

  「你这个无耻的东西,给我滚远一点。」向梅被那阳物在自已屁股上的肆虐、感觉异常的难受和恶心。她奋力的扭动着身体,企图将它避开。但是,这一切当然是徒劳的,这反而不断刺激着田长魁的欲火。最后,他把向梅的小三角裤衩也剥了下来,让她一丝不挂,并且将她的双脚关节部用两条绳子捆紧,然后向上、向两边吊起,把她的阴户大畅开来。而她的阴户离开地面的高度正好和他阳物的高度一致,这都是田长魁事先设计好的。他的阳物已经坚挺直竖起来,很粗大。
  在黑黑的坚肉前那个龟头就象碳火烧红的一样。他用手握住自已的阳物,面带着兴奋的红光,淫笑着走到向梅前面用双手托住她的白屁股,淫声道:「白小姐,我早就想干你了,你是那么美,能不让我动心吗?哈哈……」嘴里说着,眼睛盯着向梅身下的密处,只是看个不停。向梅又羞又愤,但情知在这个禽兽手里没有其它的任何选择,悲愤交加,眼中的泪水便成串流了下来,在灯光下象一串串闪烁的珍珠在不停的滚动。田长魁蹲下身去用手去玩她的小阴,他先用两指将密屄周围的阴毛分开,然后再用手指将她的肉缝分开,里边是粉红的细肉。他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她花屄细肉的上方轻轻的拨离着,先是看见一个小小的肉眼。那肉眼周围的肉褶就象野菊花一样。将它尽量分开一些,可以看见里边的红色。『这是姑娘的尿道口了』,他心里想。手指继续向上分离,渐渐的一个红红的、象珍珠般的小肉球显露出来。光光滑滑、闪闪发光,在田长魁的指间一下一下轻微的跳动着。「哈哈,这就是阴蒂了」。他腾出一只手,用小指上那长长的指甲轻轻的在上面划动,那红珍珠般的阴蒂便渐渐地突显出来,跳的更欢了。于此同时,那花屄细肉的面上也出现了许多晶亮的津液小滴,亮亮的挂在红红的嫩肉壁上。

  田长魁被那里面释放出的芳香和微有酸性的气息所吸引,于是他把整个脸都埋入进去,不停的舔食着那带有酸味的泌液。

  「畜牲,你给我滚开,滚开…………」向梅带着悲声,无力的叫喊着。但是四肢都被吊着,根本没有一点活动的畲地,只能徒劳的晃动几下身体。

  「畜牲,你放开她,有本事你冲我来!」苏美云眼看着战友被那禽兽凌辱,心中非常难过,她用力的抬起头,怒视着田长魁。

  田长魁此时的心思只在向梅身上,只把头向她偏了一下,恶声道:「你急什么,等会儿再收拾你。」说完他站了起来、一手托住向梅的屁股、一手握住自已的JJ,用彤红发炀的龟头调弄着向梅的小屄。他用龟头把她的阴唇分开,把龟头在她小屄的粉细肉上轻轻的滑动着,并且不断用自己的龟头拨调着里边的阴蒂:「嘿嘿,向小姐,你的小屄舒服吗?」

  「你这个臭流氓,无耻的禽兽,你不得好死!」知道被奸不可避免,向梅反而不再哭泣。她胀红着脸,用愤怒的目光直视着田长魁。开始是愤怒,并没有注意到生理上的反应。随着他的龟头在自已小屄上不停调弄,她的身体也开始发热了,心跳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她又羞又愤又悲,脸也在不觉间泛起了桃红。
  身下小屄中传导的感觉使她感觉心里有一种痒搜搜的、从末有过的酥麻感,这种感觉好象使的全身都要酥软了。她感到自已的下面好象有些湿润了。为此,她在心里又产生了一种恐惧:「这是敌人啊,不能这样!」她拚命地在心抵抗着这种感觉。

  「向小姐,你的小比已经湿了,啊呀,好舒服啊,你看我的JJ都要胀裂了。
  我要好好地干你一次。啊,那一定会很舒服的呀。哈哈。「说着,他的双手已经用力托住她的屁股并且将粗大的JJ顶在她的屄门上,将身体前屈了一下,然后向里面用力,那坚硬的阳物眼看着一点一点地向里面插入了进去。

  「啊,不要,不要啊………」身下的硬插越来越有力。在向梅绝望的叫喊声中,忽然感觉身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立刻感觉到有一个又粗又硬又热的肉东西满当当的插入自已的体内,并且还在深入,好象要深插入腹一样。疼是疼,但是向梅惊讶的发现,自已对这种既痛又胀的感觉并不是很反感,反而在潜意识中好象还有些需要。这种意识一出现,向梅立刻感到万分羞愧,不由得心里在彭彭乱跳。于是她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她怕从自已的眼神里让田长魁看出蛛丝马迹。
  田长魁是个玩花高手。当他插入以后,从里面干涩紧狭的压迫感中他就知道向梅还是个末开苞的处女,然后就见有少量的血从她的花屄内流出。这时他的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满足。他把阳物插入后便暂时不动,因为在这个时候乱插,里面过干过紧、会玩得很不舒服。他绝对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只是为了奸的开心。他把阳物插在她的小屄里面,向前伸出双手、在她那两个红如草梅似的乳头上不停的轻轻戏弄。时而轻揉,时而细搓,时而轻捏,还用手在她的白乳上不停的抚摸。
  不多时,他感到向梅的花屄里面温度有点上升了,渐渐地开始湿润,而且也有了点松动的感觉。这时田长魁才开始慢慢的抽动。他看到向梅开始时头还是硬挺着的,到了这时便开始向后抑了。长长的玉颈如同软玉雕琢而成的一样,喉管也在不停的出现吞咽的蠕动。「哈哈,向小姐,感觉怎么样啊?你要是愿招,我就娶了你,天天都让你这么快活。怎么样,你就招了吧!」田长魁得意的引诱她。
  「你、你做梦………」向梅无力的说,声音中带着轻微的喘息:「强盗,你可以强奸我的身体,你动摇不了我意志!」她奋力的将头抬起来一下,但很快又跌落下去了。

  「好,我看是你的意志硬,还是我的几巴硬!」这时向梅的小屄里已经很湿润和很光滑了,同时又是处女之身,那洞屄之中紧紧滑滑、又暖暖的感觉实在让人畅心无比,田长魁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啊,啊………你这个畜牲!」向梅感觉身下裂口处的疼痛有所加剧了,心中的羞愤也在加剧:「你插吧,插吧,就是把我插死、也休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她在心里这样想。嘴上还是忍不住一声接一声地发着痛苦的呻吟。

  田长魁被向梅那美妙动听的呻呤刺激着,JJ内的血只是向里面涌,把个身下阳物膨胀得象要炸裂开似的,那阳物中的神经刺激着他,浑身也产生了少有冲动。于是双手紧紧托住她软软白白的屁股,把胯下阳物用力地向她的小屄中狠插,嘴里在不断发出着狼吼似的「哼、哼」的嗨声。同时那恶狼一样的目光紧盯着向梅的脸,用充满淫欲的目光细细欣赏她脸上每一个微小的表情。

  粗大的JJ在向梅美丽的肉屄中猛烈的抽插,使她肉屄中红红的细肉也随着那黑乎乎、粗蛇一样的阳具不断向外翻卷着,在那细肉小屄的周围粘着一层湿湿的津液,浓毛裹鲜芍,真象一朵美丽挂露的鲜花在不停的醮放。

  向梅那美丽的脸上,虽说满是悲愤的羞辱,但在田长魁强烈欲火的烘烤下,面显春红,眼涌春潮,弯眉弓月,朱口微张。从那张樱红的嘴里不断呼出急促的气自,丰满的雪乳也在急促的起伏。那头乌云般的秀发也随着田长魁强力的冲击而波涛般的涌动不止。全身不断涌出芳香的气息,那成珠般的细汗在灯光的照射下象晶莹的珍珠似的哒哒的掉落在地上。

  真是一幅美丽无比的画啊。

  田长魁何时有过如比的受用,那心中的淫火早已燃烧到了顶点,全身立刻产生了一股巨大的能量,好象全身都在膨胀开来。这股火焰般的能量在汇聚,终于全部集中在他的JJ上,于是在他的一声狂叫声中那股能量象冲出闸门的狂潮,汹涌而出,如同狂浪般的一泄千里。

  「啊……」田长魁在狂叫。

  「啊……」向梅在悲呤。

  这一粗一细的叫声合在一起,真的是那么动听,就好象是人的生命刚要开始时合鸣的共响。但是,这不是,而是兽欲之欢达极至时的狂响!

               (待续)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