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血缘融合】

--

               血缘融合



                (1)

  「哥,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把我当什么样的人了!!」,妹妹寒柳在气极下「啪」的一声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捂着自己的左脸,瞪着妹妹淡淡的说,「我是为了你好,以你的条件嫁谁不好,偏偏要嫁给那个穷光蛋。你现在不依靠自己的青春靓丽找个好老公,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也许你现在会觉得我说的都是放屁,但是以后你会感激我的!」
  「你,你……」妹妹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但又不好再次发作,毕竟在父母死后都是我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扯长大的。

  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我因为赌钱借了那个喜欢妹妹的有钱少爷很多钱,现在被别人下了作后通牒,要么说服妹妹嫁给他,要么就下我的四肢。不过那个家伙的确是真的爱上了妹妹,不像别的花花公子那样是抱玩玩的态度。

  「哥,我不是妓女,这事情以后别提了。」妹妹稳定了下下自己的情绪说。
  说完后就准备开门回自己的房间。

  「妹子,别,别这样。你听我说啊。」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我不会和自己所爱的人分开的」。
  妹妹背对着我说。

  「妹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我借了光少爷很多钱,他……他……」。
  妹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回过头来静静的看着我,等我把话说完。
  「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我还钱,要么,要么你答应嫁给她。如果做不到,就弄残我」。我不敢抬头看妹妹的眼睛,只好低头看自己的拖鞋。

  「所以你为了自己就想让你妹妹抛弃自己的幸福,进那个没有自由的贵族家庭当一个金丝雀,然后郁郁而死」。妹妹的语气冰凉,似乎没有一点感情。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是真的希望你当上有钱人家的少奶奶。而且,光少爷说了,只要你愿意嫁给他,他甚至可以对你和那个穷小子之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你可以在和他结婚后……」

  「哼,还算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我不会喜欢他的。」妹妹皱眉头想了下,又问我「你到底欠了多少钱,或许我们可以想下办法。」

  「三千,千,千万」我的舌头开始打劫。

  「什么,你,你居然借了这么多钱,你到底借来干……对了,不用说,你又赌钱了吧,你不是保证不赌钱了吗?这次还赌的这么大!!!」妹妹越说越激动,优美的声线在逐渐提高的音量中显的刺耳。

  「妹妹,就帮哥这一次吧,哥以后保证绝对不……」

  「你别说了」,妹妹打断我的话,「是你欠的钱,不关我的事」。

  「你真的饿见死不救?!」

  「不是我见死不救,是我爱莫能助。」

  「你只要答应光少爷就……」

  「不可能!!!」

  「妹妹,你就可怜下哥哥我吧,我不想成残废啊。」我跪在妹妹的面前,苦苦恳求着。

  「……」

  「妹妹,你还记得吗?小时侯父母死的早,其他的亲戚不理我们的死活,是我退学去打工才供你上完了大学。还有,还有那次,你生病了,我没有钱带你去看病,就去偷东西,结果被抓到打了一顿,后来我没有办法,就去地下血站卖血,卖了800CC才救了你的命啊。还有一次……」

  妹妹流泪默默的听我回忆以前的往事,等我说完后,她把我从地上服气扶起来,然后背对我边擦眼泪边说「哥,我真的没有办法帮你。」

  「寒柳!你真的这么的,绝!情!」

  妹妹没有立刻回答我,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就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你残废了我养你。」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我颓然的坐倒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过了良久,我茫然的起身,谩无目的开门走了出去……

  当我再次恢复神志的时候,我居然已经在郊外了,而且天色已经很晚了,并下着濛濛的细雨。「唉」我无奈的叹气,这里离城已经很远了,看来只能在野外过夜了。我四处寻找了下,希望能找个藏身的洞穴。运气居然还不错,很快我就找到了一个洞口刚好够我进去的洞穴,当然我不会傻拉八几的到洞穴深处去,天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物,所以我就在进洞后只一米的地方坐下靠着石壁休息。如果不是因为下雨,我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洞里过夜的。

  不知不觉,我在咒骂那忘恩负义的妹妹的低语中熟睡过去。

  「来,来,有缘人,快来,来。」

  「谁啊,」我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叫我,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环顾四周,却没有人。

  「来啊,来啊,快来。」

  恩?这是怎么回事,我迷惑不解,因为这个声音是在我心里响起的。这时我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似的,不听指挥的向洞穴的深处走去,我心中大寒,糟糕,中大奖了。

  洞穴里面有很多的岔道,但我的身体每每在遇见岔道的时候居然不做任何的停留,仿佛是在逛自己的后花园,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比较宽阔的空间,其实也就一个卧室的大小,只是相对于这个洞穴来说比较宽阔。当我走进这个空间后,身体的控制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中。此时我才注意到,在这个空间的正中央漂浮着一张皮纸,并且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但是,是什么皮制作的我看不出来。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好奇,我小心翼翼的走进它,仔细的打量它。皮纸上面用红色的字写着什么,但是我看不明白,不过根据他的字型来看,可能是甲骨文。甲骨文怎么写在皮纸上啊?我心中疑惑不解。算了想不明白的就不要想了。我突然想到,这个东西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价值,说不定记载了什么宝藏的藏匿地点,或许我将要发达了。想到这里,我身体先行动于大脑,一把将漂浮在空中的皮纸抓在手中。

  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当我刚把皮纸抓在手中,皮纸突然放出了灿烂的红光,把整个洞穴都照的血红血红的,我连忙恐惧的想将手中的皮纸丢出去,却发现它就像牛皮糖一样粘在我的手上,怎么也无法丢掉。

  红光越来越盛,刺的我的眼睛再也无法忍受,只好闭上双眼。当我刚闭上双眼,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刚才皮纸上的红色甲骨文,但令我惊奇的是我居然能看明白上面写的什么了。第一排写的是〈血缘融合大法〉。

                (2)

  把视线从杂志上移开,我闭上眼睛揉了揉略微有些昏涨的头后,感觉好多了。看了书桌上可爱的Kitty闹钟,时间已经是11点30分了。哥哥已经失踪一天多,还没有回来。我甩了甩头,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地方,并且不断的告戒自己不要参合进那个人渣的事情,但是心中却始终萦绕着对哥哥的关心。
  回忆起幼时的点点滴滴,不可否认,那时的哥哥是多么的优秀。但一切都已经是过去时了。自从迷失在赌博里后,那个优秀的哥哥也随之消失。唉,叹了口气,我合上杂志,准备洗涮后睡觉。

  大门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走出卧室,轻手轻脚的来到大门处,从防盗门的猫眼里往外看。是哥哥(我当然不会给这个赌棍我家里的钥匙,除非我想有一天回来后发现家中的什么东西都被搬光了),我忧郁了下,最终还是开门了。

  「有什么事情吗?」我冷冷的问,我不会对任何试图干涉我生活的人任何好脸色,即使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哥哥的脸隐隐透着红光,看起来他非常兴奋。「我有办法了,有办法了。」
  「你有办法了?难道你中了六合采,有钱去还那三千万了?」我依旧冷冷的说。

  「这……这个……没钱……」

  「那你会有什么办法。」我的语气依旧冷冰冰并带着明显的轻昧。

  我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他没有钱还会有什么办法。带着怒气道:「你又想在我的身上打什么主意?!」

  哥哥明显被我说中了心事,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很久没有说话。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我从他被烟酒熏的浑浊不堪的眼睛里感受到了下定决心的感觉。
  「你先别急,听我说。」他的脸上浮现出微笑,在昏黄的灯光下却显得那么的……诡异。

  「你不是不愿意嫁给光小子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想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我嫁给他就好了!」

  「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楞在了那里。

  「哥哥,你不会,不会是疯了吧。」我担心他被压力压的神经不正常,伸手放在哥哥的额头上,没有发烧啊。此时我已经有点糊涂了,完全忘了神经不正常和发烧是不可能有什么联系的。

  「疯?」哥哥带着有点嘲笑的口气说:「我现在比我这辈子任何时候都清醒,而且……」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而且这可关系到我们两个人以后的荣华富贵。」
  边说边把我的手从自己的额头上拿下来,但是却并没有松开,并明显加了力道。

  暂时没有理会被握着有点生疼的左手,我皱着眉头说:「您自己荣华富贵就好了,不用带着我。」

  哥哥没有回答,只是楞楞的看着我,半响才严肃地说:「寒柳,你真漂亮。」
  「嗯?」我完全没有想到他怎么转移到这个话题上。

  「你知道吗?我以前一直,一直认为我爱着你,即便你是我妹妹。」

  给我的震惊可不是一点点,我没有回话,等着哥哥的继续。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在我发现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这一辈子完了。」哥哥的眼神开始出现迷茫,我知道他现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知趣的没有打断。

  「所以我开始自暴自弃,但是我还是无法把你的音容样貌从我脑子里面抹去。直到有一天,光少爷带我去赌博。我立刻迷上了他,因为只有在赌博的刺激中我才能忘却你的存在。」

  「然而在不久前,我输了三千万后。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根本不爱你,或者应该说我爱的只是你的美丽的外表,而我真正最爱的是我自己。所以我可以毫不伤心的让你嫁给光少爷。」

  哥哥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

  「本来你嫁给光少爷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为什么你不答应我的请求!」
  「够了,别说了。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哥哥又笑了,依旧是那么的诡异。「既然你不答应,那就让我代替你嫁给光少爷吧,嘿嘿嘿嘿。」

  哥哥的笑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突兀和阴险,听见这笑声后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本能在这个时候启动,我拚命的挣扎,期望挣脱出哥哥的铁爪似的大手。

  此时,哥哥开始喃喃自语,我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可他的身体却开始散发出淡红的光芒。我被这奇异的影像惊呆了,一时竟忘了挣扎。

  随着红光的越来越盛,我从失神中回神过来。这……这是怎么回事情……我惊奇的发现,哥哥握着我的左手居然融进了我的胳膊中,现在哥哥的胳膊和我的身体连在了一起。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产生了一股奇怪的吸引力,把哥哥向我的身体里面吸。

  想大声高叫,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而且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呆呆的立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哥哥一点点被吸进我的身体。无限的恐惧占据了我的身体,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精神经验到了崩溃的边缘。

  慢慢的,身体出现了膨胀的感觉,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忍受,但没有过多久,我就在也无法忍受了。整个身体仿佛是被充满气的气球,似乎在加一点点气我就会爆炸开来,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全身都被涨大了好几圈。

  哥哥仍旧在默默的念着什么,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难道这才只是个开始。
     ***    ***    ***    ***

  「不!!!」我猛然惊醒,发现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呼,还好是个梦。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自我宽慰道。

  看下闹钟,既然快五点了,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书桌上的杂志翻开着,上面滴满了口水。我感到不好意思,幸好没有人知道我这个「恶习」,不然就糗大了。

  伸了伸懒腰,从书桌前站起来,来到了卧室的卫生间。简单的洗了脸,我就呆呆的看者镜子中的自己。女孩子就是喜欢照镜子没有办法嘛。

  我的脸是东方女性的最喜欢瓜子脸,一头有点凌乱的披肩黑色秀发搭在身后,精致的五官搭配给人一种典雅高贵的气质。镜中的自己着露出洁白的贝齿,正对着自己傻傻的微笑。

  等等!!笑??我,我没有笑啊。

  寒柳:「呵呵,看来你发现了,本来还想再等下才给你这个惊喜呢。」甜美的声音在洗手间响起。

  我居然,居然不受控制的自己开口说话。

  寒柳:「别这么的激动嘛,慢慢你就会习惯的。」

  你是谁?话刚出口我马上想起刚才那个可怕的噩梦:你是,哥……

  寒柳:「呵呵,你猜到了,怎么样,现在你知道我没有疯吧。」说完还对着镜子俏皮的吐了吐本来属于我的香舌。

  我说:不,这是梦,绝对是梦。等我醒来一切就恢复远样了。

  寒柳:「你这样我可有点难办啊。」寒柳微皱眉头想了一会「对了,有个办法可以让你知道这不是梦哦。」

  现在我依然可以看见我身体看见的一切,一双白皙的小手举到眼前晃了晃,然后视线就随着这双手慢慢下移。

  寒柳:「现在,就让我看下自己的身体吧,呵呵。」

  已经不受我控制的双手在胸前停下,我低头看见自己丰满的胸部将天蓝色的睡衣顶起,形成一个优美的半圆。双手一个,一个的解开睡衣的扣子,而不停的叫停,却没有任何作用。

  被脱下的睡衣被随手一丢,丢在了地上。上半身只戴着一个白色的蕾丝花边胸罩,深深的乳沟可以吸引所有男人的魔掌前去探险。胸罩将整个胸部的3/ 4包起,把胸部聚拢,傲挺,视觉效果非常的好。

  寒柳:「哇啊,没想到你的胸部居然这么的丰满啊。告诉我,你的胸部,哦,不对,现在应该是我的胸部了。」说完带着淫荡的表情笑了笑,又说:「我的胸部是什么罩杯的啊?」

  寒柳:「怎么不回答啊?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好歹哦。」说完便粗暴的一把扯下胸前最后的遮挡物。

  两只惹人怜爱的小白兔应声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呼吸微微的抖动。异常挺拔的胸部上面的两点嫣红似乎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寒柳:「我的胸部居然这么的挺拔,真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戴胸罩这个累赘。不过,以后我就不会再戴。不然这两只小可爱是会憋的慌的哦。」

  就在这样被控制的身体半裸着走出了洗手间,来到房间里的全身镜前。狠狠的抓了把两只玉兔。身体非常享受的呻吟了一声「啊!」

  寒柳:「你再不配合我,我可不确定我会继续干出什么来哦。」

  说完,我的双手开始脱睡衣的裤子。我从镜子中看见我的脸,上面浮现出羞涩的绯红,带着淫荡的笑容的脸在灯光的略微昏暗中居然显得无比的……妖艳与美丽。

  难道这个我才是最适合的我?

                (3)

  躺在床上抚慰着胸前的两只小玉兔,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妹妹的身体带给我的快感,被囚禁在我灵魂深处的妹妹也似乎在享受这现在属于我们俩的快感。
  停下在丰胸前肆虐的双手,我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镜前,一边摆着各式各样的撩人欲火的姿势让自己欣赏自己现在的绝美的女性侗体,一边说:「怎么样,我亲爱的妹妹,和我合为一体的感觉还不错吧,你刚才可是非常的享受哦。」
  「呸,你这个混蛋,我不是你妹妹。」妹妹在我心中吼道。

  「别这样说嘛。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兄妹,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姐妹了,呵呵。」

  「住嘴,别用我的声音说这种不要脸的话。」

  「好了,我和你谈个条件怎么样。」

  「……」

  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妹妹的回复,我接着说道:「这样吧,只要你帮我,让我在外人面前不露出破绽,我可以把身体的使用权在每个星期让给你一天。」
  我开的报酬对于我来说已经相当丰厚了,但是妹妹却丝毫不为所动:「做梦吧!!身体本来就是我的,你霸占了我的身体,还想让我帮你扮好我来不露出破绽,根本不可能!!!」

  我皱了皱眉头,镜中的寒柳也跟着皱了皱,神色之中带着一点点忧郁,却显得更加让人有揽入怀中保护的冲动。

  「妹妹,我给你透个实底,别因为你不帮我我就没有办法。我是看在你再怎么说也是我唯一的亲人分上才给你留了条的活路,如果把我逼急了,哼哼,到时候我把你的灵魂吞噬了,我就可以得到你的全部记忆,还愁不能扮演好你的角色吗?那时候,你就算是灰飞湮灭了。如何选择你还是自己衡量清楚吧。」

  「你,你想别想骗我。」看来我的威胁起了作用,她在语句中明显有些颤抖。
  「我现在还骗你干什么?我实话告诉你吧,让我和你合为一体的是一种名叫《血缘融合大法》的法术。它是古代一位术士在研究新法术的时候无意中研究出来的。当时他用自己的女儿做实验,结果和自己的女儿合为一体,并吞噬了自己女儿的一切。在无可奈何下,他只好以女儿的身份活了下去。再后来对这个法术的研究中,他发现只有在六代以内的直系或三代以内的旁系血脉才能施法成功,所以就取名这个法术家《血缘融合大法》。」

  「由于对自己用女儿做实验导致自己吞噬了女儿的灵魂,使自己无法复活自己的女儿有一点愧疚,他于是想了很多办法,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让施法者只有选择是否吞噬被施法者灵魂的改进《血缘融合大法》。」

  「我警告你,如果你不配合我,我不会介意忘掉我们之间还剩下的那么一丁点亲情,把你吞噬了!!」

  我努力的装出凶狠的面孔与语气,试图起到加强恐吓的效果。但是我现在的容貌却让本应凶狠的面孔显得有点可爱,语气也因为甜美的声线而没有丝毫的凶狠,反而像是在说缠绵情话。

  良久我才等到了妹妹的回复。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要信守你的承诺。」语气中显得异常的无力。
  「放心吧,我会的。现在你听我的吩咐,这样我就可以阅读你的记忆。」
  「没问题。」

  「那我教你一个口诀,等会你念一遍就可以了。」

  「嗯。」

  我教会了她口诀,心中也默念另一个口诀。并等待着妹妹口诀的念完。
  开始了,妹妹的记忆开始如洪流般涌进我的大脑,如图画一样一幕幕显得那么的真实,仿佛我也经历过一样。

  「哈哈哈哈,」我放肆的大笑,愚蠢的妹妹,真的以为我有办法吞噬掉她的灵魂,却不知道我吞噬掉她的灵魂除非她自己配合在心中默念我教给她的口诀,我再念另外的一个才可以。没有想到这么容易的就骗到了她。不过也是,人在这种情况下多半会选择妥协。

  「可怜的妹妹啊,我完完全全的和你没有任何的分别了。」说完我躺回床上,双手游走全身,开始熟悉身体上的敏感处,好让自己更加深切的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

  啊……啊……呜……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的敏感地带除了所有女人都最敏感的地方——蜜穴外,都已经被我肆虐过,床上也沾满了从蜜穴中流出的淫水。我开始向最后的「堡垒」进发。

  张开自己雪白修长的玉腿,让现在那属于我的女性最神秘的地带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眼前,紧闭的粉红蜜穴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我开始觉得口干舌燥,使劲甩了甩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甩到面前,遮住了我对蜜穴的窥视。虽然无法见到那诱人的小可爱,但葱葱的玉指却没有受到影响,开始拨弄起它来。

  一阵又一阵无法比拟的快感侵蚀着我的神经,我的理智也逐渐被欲望所占据。
  再也禁受不住对蜜穴深处的向往,将食指插进了温润湿滑的蜜穴伸处,不断的抽动,再抽动。很快,一根手指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求,我开始幻想着我男性的躯体压在我现在着美丽诱人的躯体上,用我的男性器官狠命的插着我娇嫩的蜜穴,并将手指增加到两根,三根……。

  突然,我感觉身体在极度兴奋中抽搐了一下,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密穴中涌出,将我的手指完全的打湿。然后女性的高潮的无边快感将完全的淹没在享受之中。
  真是太爽了!!

  我卷缩着身体,一面想享受着自己作为女性的第一次高潮,一面用一只手在胸前抚慰,最后将沾满了淫液的手指放入我的樱桃小口咀嚼。真香啊。

  没多久,身体逐渐恢复了体力。站起身来,理了理凌乱的黑发。看者镜子中满脸绯红的自己,天使的面容和魔鬼的身材,秀丽的长发,青春的气息,我似乎沉浸在梦境中,有点不相信那就是我自己。不过很快的,我清醒过来,还没有满足的自己又再次向我的新身体发起新的进攻……

  啊……呜……啊……啊……呜……啊……

  淫荡的声音充斥着粉红色的房间,这个房间已经属于我了。

                (4)

  夜已渐深,而新婚的房间内却依旧只有我一个人。

  计划相当的顺利,我答应了光少爷的求婚,成功的成为了上层社会的一员。
  但我并不满足,我要的是他的全部财产!!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无法掌握财政大权的花瓶,而且我很明白,光少爷对我的迷恋也会随着岁月在我漂亮的脸带蛋与迷人的身材上留下的痕迹而减少,甚至是消失,我要为自己打算。

  最好的方法就是光少爷死掉,他的家里除了那个长的象猪一样的肥婆妹妹外,就没有任何亲戚了。而且光少爷一直不喜欢他的妹妹,她基本上在这个家庭里面没有丝毫的地位。我就可以以第一继承人的身份继承他们家的全部财产。为此我苦思冥想了很久才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找来妹妹喜欢的那个穷小子,我告诉他说光少爷用哥哥来威胁我,而我又只有这么一个哥哥,不得不嫁给光少爷。一边哭的泪痕满面,一边还说了一大堆什么此生无缘,待来生再见等一系列的话。我知道自己成功的激怒了这个智商可以说是高达250的白痴,因为我从他的眼神中看见的了不共戴天的怒火,甚至可以听见他咬牙切齿的「格滋」声。原本我还以为打算要我让他品尝一下我的(抱歉后面没有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