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武侠古典】【周芷若之死】

--


  第一章 少室山下呻吟声 峨嵋掌门初破身蒙古将军跨下嚎 汉家豪杰空余恨少室山下,乒乒乓乓的兵刃碰撞声,男子呼喝声,女人的娇喘声,吵杂的混在一块。一群蒙古士兵,正嘻嘻哈哈地挺着长矛,晃着大刀,团团围着一位女子逗弄,那女子手中舞的长剑已不成章法,全身大汗淋漓,显示早已精疲力尽,不过撑着一口气硬挺而已。再细看这女子,此人竟是武林第一美人,峨嵋掌门人周芷若!

  原来此时正当屠狮大会罢,周芷若领峨嵋众人先行离去,却不料在半路遇上大批蒙古兵军队,想峨眉派众人虽是身有武功,但又怎能敌得过一整支军队?自是给蒙古军打了落花流水,所有峨嵋门人全给俘虏,年轻貌美的女门人更是当场给扒下裤子,一个个成了现成军妓。

  周芷若力战多时,已经渐渐不支,听众同门在跨下的哀嚎阵阵传入耳中,心神更是混乱,原本犀利的剑式渐渐软弱,被包围的圈子一寸一寸地缩小。

  包围的蒙古兵只渐渐将包围的阵势缩拢,尽管此时的周芷若早已破绽百出,却无人下杀手,他们心中都燃着熊熊的欲火。打从一见到周芷若,他们便已被她的美深深震撼,天下间竟有如此美人,这汉人美女甚至比她们蒙古第一美人赵敏郡主还要美上三分,跟她比起来,峨嵋其他那些女弟子根本就不算什么。周芷若那随着身形晃动的豪乳、细如柳枝的纤腰、因为裙子破裂而露出的修长美腿、饱满结实的翘臀、因为汗水浸润而逐渐展露的胴体,使他们一个个看得是口乾舌燥。

  周芷若困兽之斗,已明白自己已无法取胜,她知道这群蒙古兵觊觎自己的身体,落入他们手中必遭他们的凌辱,但现已被重重包围,就连想要逃脱也是不可能,只得勉力支持。

  这次带领蒙古兵的将军见一群人久战不下,不知还要打上多久,吆喝一声,提起大斧,跳入战圈,要亲自生擒周芷若。众蒙古兵见将军亲自上场,纷纷让开,却依然包围着,不让周芷若有机会逃脱。

  「大美人,我知道你,你是峨眉派的掌门周芷若,你们峨嵋的门人都已被我们生擒,你还不投降?」蒙古将军道。

  「呼~我们峨眉派岂是贪生怕死之徒,就算战死,也不会向狗鞑子低头!」周芷若气喘吁吁地道。

  「哼!汉人的母狗,居然这等不知死活,你若是早早投降,最多成了我们军中的军妓,还有个活命的机会,现下你就算投降也已无用,待我拿下了你,我让我们这两千名弟兄活活奸死你!」那蒙古将军给周芷若那一句「狗鞑子」给惹毛了,抡斧便上。

  周芷若挺起长剑,上前应战,她见对方的首领亲自应战,心底燃起一丝希望,只要能生擒他,便有机会可以扭转局势,於是她抖擞精神,全力应战。

  那蒙古将军欺她只是个女流之辈,根本没将她放在眼底,却不料对方剑法精奇,竟是抵挡不住。

  只见周芷若左劈右砍,虚虚实实,将蒙古将军弄得眼花撩乱,忽然长腿一扫,正中脚踝,一举将他扫倒,那蒙古将军倒下时双手乱抓,刚好扯住了她袖口,周芷若久战无力,竟被他一起拖倒。

  蒙古人擅长摔角,那蒙古将军自然也精於此道,被周芷若扫倒之后拖着她一齐摔倒,两个人滚在地上,正合适摔角技发挥,他一把抱起周芷若纤腰,想将周芷若举起,却被周芷若长剑砍下,剁下几根手指,痛得哇哇大叫。

  「你犯规!摔角哪有人用剑的!」蒙古将军痛得大吼。

  「谁同你摔角了?」周芷若趁势追击,飞身连踢,对着他面门直踹,直将他踢得牙齿碎裂,鼻血狂喷,最后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

  周芷若抢上前去,骑坐在他身上,长剑抵住他脖子,向众蒙古兵吼道:「你们的将军已落在我手中,你们要他死还是要他活?」虽然这姿势甚是不雅,一个女人大腿腿开开的骑坐在男人身上能有多好看?但此刻的她久战力乏,怕这蒙古将军还有余力反抗,只得坐在他身上用重量压住。

  蒙古兵众见首领被擒,面面相觑,一时倒不知如何反应,周芷若见他们各个呆若木鸡,又喝道:「还不快将我门人放了!」蒙古兵众这时才回过神来,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干到一半的军妓。峨嵋女众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朝掌门人奔去,她们不少本来还是处女身,却都让这些蒙古兵给破瓜了。

  周芷若安慰了众门人,提了提那位蒙古将军,却是力气放尽,提不起来,只好一手将他拖着,一手拿剑指着他背心,再向蒙古兵众喝道:「还不让开条路!」蒙古兵众却不肯立即让开,他们心中都犹豫起来,放弃峨嵋那一干女众还情有可原,若是让眼前这天人之姿的周芷若走脱,可是太对不起老天赐给他们的此番良机,於是他们开始衡量将军的命和周芷若的身体哪个重要了。

  「还不让开!」周芷若再度怒斥,用剑挥舞了一番助长声势,但其实此刻的她早已不剩一点余力,所能做的也只有威吓而已。

  那群蒙古兵自然也不是呆子,早看出周芷若现在只是只纸老虎,而其他峨嵋女众早已被操得七荤八素,连站着都有问题了,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只是苦於首领受制,所以才令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要放了她们就此走了,却也不甘。

  於是他们硬是不肯让开,决心跟她们耗上了。

  「可恨!」周芷若气极惶极,却是一点法子也没有,她总不能真的剁了这位将军,而且瞧这些蒙古兵的眼神,折磨这位将军也无用处,她只能硬着头皮拖着身躯肥重昏厥的蒙古将军,挥舞着长剑,领着众人一步一步走去。但无奈蒙古兵众虽不阻拦她们,却仍然包围着她们,包围圈就随着她们的步伐移动,峨嵋一行人走了等於没走,始终在蒙古兵的包围圈之中。

  周芷若勉力拖着蒙古将军,全身大汗淋漓,将身上的衣物都给浸湿了,她身上的衣物本已破烂不堪,整条裙子给割裂成短裙,一双引人冲动的美腿完全暴露在外,此时正举步维艰的发抖着。上身也没好到哪里去,右手的袖子已被扯脱,露出整条白皙如玉的膀子,其他各处则是一条条大小不一的口子,领口甚至给裁成了低胸,一对美乳几乎要暴露在外,深遂的乳沟完整呈现,看得众蒙古兵的肉棍儿纷纷挺立起来。

  「好漂亮的奶子,真白!晃悠晃悠地,真想抓抓!」「看那美腿呀~又长又细,那皮肤呀~又白又嫩,摸上去定是挺光滑低!」「你看她那翘屁股,走路一摆一摆,多会摇啊~像是恨不得人操她!」「真想看她那樱桃小嘴含着我鸡巴的模样,啧啧~」蒙古兵众围着圈子缓缓而行,眼中的浴火愈烧愈炙,纷纷淫言秽语起来。

  周芷若的体力已经几乎透支,只是用意志力勉力撑着,但在众蒙古兵群起视奸的压力下,精神开始涣散,渐渐支持不住,眼前一黑,差点便要晕倒过去。

  见此良机,蒙古齐心一至,蜂涌上前,周芷若还想力拼,却不料昏厥多时的蒙古将军忽然暴起,一击打落她手中长剑,然后一把抓住她玉臂,搭上肩,狠狠就是一记过肩摔,原来那蒙古将军早已苏醒,一路还装昏给人拖着便为了等这个良机。

  「啊~」周芷若痛叫一声,已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全身似乎快散了架,再也无力抵挡,这一声叫悦耳动听,听得众蒙古兵都是一阵精神抖擞,马上俐落的把想要反抗的峨嵋女众制服了,就待将军下令如何处置周芷若。

  「你个婊子!居然敢把大元朝的将军在地上拖行,我操!」蒙古将军早憋得一肚子鸟气,这下全爆发出来,一把扯住周芷若的头发,将她提起,一拳狠狠掼在她肚子上。

  「喔~」周芷若唉嚎一声,痛得弯起身子。那蒙古将军余怒未消,抡起拳头,一拳一拳往她肚子掼,直将周芷若揍得吐了,最后甚至呕出血来,这才罢手。

  「贱婊子!知道厉害了不?」蒙古将军得意看着屈服在地上的周芷若。周芷若已经疼得连话都说不出,只是呻吟。这痛楚的呻吟,男人听了都得销魂,蒙古将军打了一顿,气是消了,下面的肉棍却翘了起来。

  「将军将军,您方才说拿到了这女子,便要给众兄弟轮着干,是不是真的啊?」一名蒙古士兵按捺不住问。
  「本将军难道说话不算话吗?带我好好快活后,自将她分发下去,人人都有份,各个有炮打,你们说好不好啊?」蒙古将军意气风发道。

  「好啊好啊~」「将军英明!将军英明!」「将军对手下真是慷慨,跟着将军铁总有好处捡。」「誓死追随将军!」蒙古兵众听说待会便可轮奸周芷若,各个兴奋,直把他们将军赞上了天。

  周芷若见即将遭辱,心一狠,便想咬舌自尽,却又不甘心,也不忍心放下众门人不管,只得咬着牙,决心苦撑下去,或许尚有救出同门的一线生机,於是闭目已待。

  「想不到你这贱娃倒也识相,知道逃不过乾脆觉悟了,可你现在才觉悟也已太迟了,本将军话已出口,便等着被我们这两千名弟兄凌辱致死吧!」蒙古将军脱下裤子,挺出那凶恶的巨屌,众蒙古兵众也纷纷脱裤,各个挺屌示威。

  周芷若此时以万念俱灰,不想也无能反抗了,蒙古将军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曳来跨下,周芷若只觉一股腥臭扑鼻而来,蒙古将军的巨屌已塞入她的口中。

  「唔唔唔~」周芷若扭动着颈子挣扎,头却被蒙古将军牢牢按住,口中的巨物直接顶至喉咙,直噎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恶臭从口腔内传至鼻腔,呛得她几欲作恶,肉棒在她嘴里轻轻抽动着,强烈的屈辱终於使她喷泪而出。

  「唉呀~哭了呢~适才不是挺威风的吗?怎么~吞下了肉棒便哭哭啼啼的啦?」蒙古将军狞笑着干着周芷若嘴,将周芷若的美首塞在跨下抽动,适才的狼狈与现下的意气风发简直判若两人。

  周芷若眼睁睁的看着鞑子将军的臭肉棒在自己眼前,插入口腔再拔出,插入、再拔出,肉棒下那袋恶心的阴囊,随着前后抽动一次次碰撞着她的下巴,她只能屈辱的闭上眼,悲愤的流着眼泪。

  「哈哈~什么峨眉派掌门,听说你不久前还在屠狮大会上夺得武功天下第一啊?现在怎么在帮我含肉棒子呀?我看你也不怎么样,你们这些武林人士就是爱夸口,凭你一个小娘们怎么会是武功天下第一?该不会是用自己的身体去贿赂群雄,让大家拱你做天下第一吧?」蒙古将军一边操着她的嘴,一边讽刺,他会知道这么多事,是因为少林寺早已安排了内奸,他才会对山上的事了若指掌,这位蒙古将军虽然有些脓包,却也不是无谋之辈。

  周芷若口中的津液从嘴角流出,连成一条滴落在晃动的美乳上,蒙古将军看得更是情欲高长,将肉棒从她口中拔出,撕碎她身上衣衫,捧起她软绵的雪白玉乳,套上肉棒,轻轻夹弄起来。

  「爽呀~这触感~软绵绵,闻起来还有淡淡奶香,好棒的一对奶,肉棒被夹在奶沟里,真舒服呀~」蒙古将军抓着周芷若的奶打着奶炮,酥麻的叫着。夹弄了好一会,蒙古将军终於快忍不住了,又将肉棒塞入周芷若的玉嘴,开始发狠狂干起来,狂插了数百下,才在周芷若的喉咙里射精,周芷若悴不级防,吞入了好大一口,随着蒙古将军将软垂着鸡巴退出,才呕出了几口,黏腻的精液一条条挂在她的下巴晃悠,好一幅美人满嘴精图。

  「哈哈哈~怎么样,我的精液好味吗?」蒙古将军大笑着,将沾满精液的鸡巴往她俏脸上抹,涂了她满脸臭液,周芷若几乎气昏过去。

  蒙古将军在周芷若嘴里射过一发后,休息了好一会,再度提枪上阵,将周芷若推倒,拉开两条修长玉腿,掀起裙子,裙下春光一览无遗。

  只见周芷若的阴户肥厚饱满,阴毛浓密,一看便知道是个欠操的好逼,穴里传来阵阵骚味,原来蒙古将军适才那一轮对着肚子的痛殴,使得她不小心失禁了。

  「堂堂的峨嵋掌门,在这么多人面前失禁啊~可真丢人。」蒙古将军淫笑着将手探去,开始抠弄起淫穴。
  「住…住手…快住手…」周芷若羞愧万分,一张俏脸胀红起来,拼命想将腿收拢,却被蒙古将军掰得更开。
  「住手?你现在要我住手,我看等会便叫我别停了啦~」蒙古将军哈哈大笑,将两根手指探了进去,深入阴道,抠弄着女人最敏感处,只觉周芷若的淫水开始涌出,一发不可收拾。

  「别…快别弄了…我…我要丢了…」周芷若娇喘连连,穴里的淫水一波接一波涌出,身体渐渐发烫起来。
  「什么武功天下第一的女侠,看你这副骚样,和窑子里的婊子有什么不同?」蒙古将军加速抠弄。

  「不…不行了…丢…丢了…」周芷若一声娇喝,两腿直抖,淫水狂泻而出,竟已被弄至高潮。

  「舒服吧?你看我可真好心,先让你爽,不过你爽完了,该换我啦~」蒙古将军捧起那根再度挺起的巨屌,对着周芷若还在喷着淫水的阴户便捅了进去。

  「不~啊~疼啊啊啊~」周芷若只觉下身被巨物侵入,蒙古将军那如小孩手臂粗的巨屌,一半已埋入跨下,一股剧痛随即侵袭而来,不由得失声惨叫。

  「喔喔~挺紧的嘛~想不到你的阴道竟还这般窄!想说至少有个人用过了,只怕有些松,看来峨嵋派的女人挺会保养的嘛~」蒙古将军惊喜赞道,继续将肉棒往前顶。他只知周芷若曾嫁明教教主张无忌,后又改嫁一个武当的弟子叫宋青书的,却不知周芷若根本没嫁成张无忌,而嫁给宋青书只是为了气张无忌的一个谎言,其实她仍是处子之身。其实也不能怪他情报不周,毕竟周芷若在屠狮大会上公开宣布已与宋青书成婚,众人皆以为她已是宋夫人,而她并未下嫁宋青书的内幕只有峨嵋人知晓。

  「哇~真是够紧啊~夹得我的鸡巴快顶不进去啦~怎么感觉没给人用过?疑~怎么有东西堵着?是女膜!原来你还是个处女!」蒙古将军用力挺进,终於顶到了周芷若那应该早已给人捅破了的处女膜,惊喜的发现,原来她还是在室的。

  「呜~求求您~莫要破了我身,我其实还未嫁,请您放过我吧!」周芷若痛得眼泪滚滚而落,呜咽地求道。她虽然早已知这身清白是保不住了,也知求饶必定无用,但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苦苦哀告。

  「你若早让我知道你还是个处女,而不是什么张夫人、宋夫人,我说不定便饶了你,将你纳做妾,现在我话已说出口,军中无戏言,虽然把你这美人活活糟蹋到死实在怪可惜,可我也不能对不起我这两千名的好兄弟的性福啊!」蒙古将军感叹道。其实他这番话只是说给他的属下听的,蒙古人将人种划分为四个级别,汉人一向是最下等人,周芷若再美他也不可能纳这最低等的人为妾,何况她的身分在官面上还属於叛党。

  他故意说得惋惜非常,简直相见恨晚,不过是要那些士兵相信自己是多么想独占这女子,却因为不愿违背对他们的承诺,而慷慨割爱,蒙古人昔日在辽阔的大草原上,心胸何等空阔,凿灭南宋进驻南方,虽与汉人区隔,却还是多少染上了汉人官员的心机和手段。

  周芷若知道此番已是无幸,闭上眼,静待这破身一刻,蒙古将军裂嘴一笑,随着众人的欢呼用力捅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初破身撕心裂肺的痛,让周芷若爆出一长串尖叫,掼破女膜的肉棍直顶进子宫口,插了个结结实实,周芷若的淫穴渗出一道殷红血流。

  「哈哈哈~将军我可是第一次插破这么美的处女,爽呀!」蒙古将军大呼过瘾,在众人的簇拥下,抱起周芷若的纤腰,站起身来绕场一周,接受英雄式的喝采,喧闹了好一阵,这才示意众人安静,在众人屏息注视下,将肉棍缓缓退出半截,夸张的将屁股顶了出去,再用力往前一送,「噗滋」一声,开始狂干起来……第二章 叹峨嵋 众女沦军妓 破身惨虐不得存哀芷若 美躯成便器 爆穴淫奸不成人「快…快拔出来…好疼…别插啦…求你…啊啊…会死…」众人的围观中,周芷若随着一次次的撞击惨叫着,蒙古将军一次次的猛干,碰碰有声,将她的阴唇插入翻出,一次次顶到最深处,干得周芷若淫水狂喷,高潮一波接一波,无止无尽的泄身。

  「哈哈哈~爽啊~小美人儿,你还真是紧!夹得我好舒服,下面好像会吸人一样啊~」蒙古将军爽极,抓着周芷若两团雪臀,噗滋噗滋的狂抽猛送。

  「不要…不要再插了…我真受不了啦…穿了…我的肚子要穿啦…」周芷若痛苦哀嚎,眼泪狂喷,适才拼死一战的气势都不知哪去了,此刻的她只像头可怜兮兮的小羊。那蒙古将军的肉棒实在不小,不仅将她的淫穴塞得满满的,龟头更直接顶入子宫,粗壮凶恶的阴茎随着抽插在她的小腹下浮凸出来,周芷若只觉整个阴道都快开裂了,几乎要被干穿。

  「嘿嘿嘿~我干~我干死你!」蒙古将军纵声淫笑,一下一下用力挺进,看着周芷若喷泪喷精的美景,愈干愈是得意。

  狂插了几百来下,周芷若的嫩穴已给干得肿了,也不知泄了多少回,整个几乎已经瘫了,软垂垂的给人抱在腰间,那蒙古将军满身大汗,终於也到了强弩之末,最后淫笑道:「美人,为了纪念你的初次破身,我就慷慨的将精子全奉献给你啦~」说罢哈哈大笑,做最后的冲刺。

  「不行…快别…别射在里面呀…千万别…啊啊…求求你了…将军大人…」周芷若一听他要内射,着急的想要阻止,却也无力回天,只能在他的猛干下唉叫,最后让他一根捅到底,大龟头直接插入子宫,在子宫里豪迈的喷精。

  「峨嵋掌门,多大的派头啊!还不是让我奸了!」蒙古将军射了她满满一肚子浓精,心满意足的退出肉棒,周芷若瘫软在地,双脚不停颤抖,痛哭失声,此刻的她已彻底完了,就算侥幸能够不死,这么一大泡浓精射在里面,必将怀下鞑子的孽种了。

  蒙古将军平时纵欲过度,连续射了两发,这会儿已翘不起来,虽见周芷若是难得的极品,还想再多来个几发,但见众士兵已几乎要把持不住,心想自己虽然无力再干,但看这美人遭众人群奸的美姿来过过瘾也是好的,当下登高一呼:「众兄弟,本将军说话算话,说要把这美人分给大夥操,便是要给大夥操,大夥尽量干、用力插,不用怜惜,把这条什么武功天下第一的汉人母狗,连同她的门人,通通都给活活干死吧!」说罢,扯起周芷若,将她扔向兵众。

  众蒙古兵压抑许久,欲火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周芷若一被抛下,众人纷纷抢上前去,七手八脚地将她的四肢拉开。周芷若万分惊恐,见众人饥渴的眼神,宛若发了疯的野兽,像是要将自己吞了下去,她发了疯似的尖叫挣扎,却给众人死死的按在地上,一条条肉棍全往她身上凑了过去,下身一痛,已有人捅了进来,接着两个人骑了上来,一个将臭鸡巴塞进她的嘴里,一个插起她的奶沟。

  周芷若痛苦的哀嚎,但嘴里被塞着一条臭肉棒的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举目望去,只见一层层男人粗壮的肉体,一根根凶恶的肉棍,一股股扑鼻而来的腥臭,围着她的众人都已经忍不住开始自赎,一滩滩恶臭的精液往她身上发射,强烈剧痛从下体席卷全身,甫被摧残过的小穴连休息的机会的没有,再度被狠狠的撞击,极端的羞辱,极端的淫秽,周芷若已逼近崩溃。

  「好棒的奶子,又大又圆,又尖又挺,软绵绵地,又这么滑嫩,根本是天生下来给人打奶炮的嘛~」「这小穴真是极品啊~给将军的大肉棍狠狠干过一炮也不见松,阴道又滑又嫩,淫肉紧紧吸着我的鸡巴,淫水源源不绝,彷佛在叫人尽情操她呢!」「这婊子小嘴真是好干,腮帮子鼓着我的大鸡巴真是可爱,老子定要赏她浓浓一炮精子吃!」三个骑在周芷若身上的蒙古兵污言秽语的调笑着,周芷若气极恨极,平时自负的美貌和火辣的身材,多少武林豪杰觊觎的胴体,此刻却得任人糟蹋,一次被三个男人同时奸不同部位,而自己却还在极度羞耻之中,丢脸的不断高潮。

  美妙的女体随着三个粗鲁的男体不断抖动,周芷若如入蒸笼,香汗从各个部位不断冒出,忽然她感到阴道和喉咙一股热流灌入,几乎在同时,乳沟的那条肉棒也一阵颤抖,一滩热液喷洒在她的乳房上,三个男人同时射精了。

  「我这炮浓精好味吧?大美人~」黏腻恶臭的精液直灌入周芷若的喉咙,她吞下了好几口,差点给呛死,随着肉棒抽出,她将剩下的精液呛咳出来,黏稠的精液从她的小嘴里爆出,化成一条条晶亮的精液白链挂在下巴,好不美丽。

  「唉~你怎可把我好意喂你的浓精给吐出来呢~这可是滋补养生的好物啊!」蒙古大笑着,提着慢慢软垂的鸡巴甩着她的小脸,另一名蒙古兵迫不及待的又将肉棍插入她的小嘴,淫笑道:「你不必答话,到你给我们活活玩死之前,你这张嘴就用来叫跟用来给我们插就够了。」热流不断注入,奸穴的蒙古兵在她体内射了满满一炮浓精后退出鸡巴,将鸡巴上的精液抹在她的阴唇上,马上又一条肉棍插了进去,干完奶沟的蒙古兵将鸡巴上的精液抹在她的乳晕上,也换人继续干,周芷若马上又回到被三个人同时奸的局面。

  「喔喔喔~」「啊啊啊啊~」「掌门~救我~」「好疼啊~~」「丢~要丢啦~」被三个人压在身下的周芷若,耳底除了男人的喘气声,小穴被干的那「噗哧噗嗤」的羞耻撞击声,还有同门的师姐们,此起彼落,同样被奸的哀嚎声,她的心底一阵痛,又是自责又是懊悔,泪水再度滚滚而落。

  「怎么样~看到自己的同门也一起被干很痛心吧~你就在自责和懊悔中被我们奸死吧!」一名蒙古兵将贝锦仪提了过来,揽着她的腰,用背后式干她,并将她的头压在周芷若面前。贝锦仪已被干了五炮,给操的神智涣散,一双眼泪眼汪汪直落泪,美首随着背后的撞击在周芷若面前摆动。

  周芷若看了更是心痛如绞,操着她嘴的蒙古兵将鸡巴从她嘴中退出,转去干贝锦仪的嘴,干了一阵子,又回操周芷若的嘴,将两人口中的精液口水带来带去,在两位美人嘴中来去的好不自在。操着背锦仪的蒙古看得有趣,又一把将贝锦仪抱起,将她的小穴凑在周芷若面前干,插得数百来下,贝锦仪被插得泄身,涌出的淫水直接喷在周芷若脸上,被干得昏了过去,那奸嘴的蒙古兵也将肉棒抽出,直接给她来个颜射。

  「唉呀~这妞儿似乎不行了。」贝锦仪经不住一再摧残,昏死过去。

  「该怎么办呢?」蒙古兵讨论着。「将军说这些女的都任我们玩,全部弄死也没关系,只有周芷若要让所有兄弟都轮过后才能弄死!」一位蒙古兵道。

  「那么就在周大掌门的面前,将她的师姐玩死好了!」那名蒙古兵狞笑道。

  「周芷若!瞧着,不久后你也会跟你的师姐一样。」那蒙古兵将昏死的贝锦仪提到已经轮到第三轮的周芷若面前,掰开背锦仪的双腿,抓了一把大刀,狠狠插了进去!

  「呜啊啊啊啊啊啊~~」剧痛让贝锦仪瞬间清醒,尖叫从口中爆出。

  「师姐!」周芷若痛哭失声,却被众人压在地上狂干,一滩滩精液喷洒在她脸上、乳上、身体各处,一根根粗勇的肉棒毫不间断,无情的抽插,放肆的一次次在她体内射精,她痛苦的哀嚎着、哭吼着,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贝锦仪在她面前,被大刀捅入下体,痛苦挣扎,然后在众人的大笑声中,又一把刀插入,背锦仪叫得更惨,然后又一把刀插入……直到她的穴里满满的插了六把大刀,整个下体一片血肉模糊,直到她再也叫不出声,吐出最后一口气。

  「不要啊~师姐~」周芷若挣扎的想爬过去,却被众人死死按住,接着她的师姐一个个被抓过来,在她面前被凌虐致死,割乳、杖腹、凌迟…一个个受尽折磨而死,屍身被摧残得不成人形。

  周芷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姐一个个在面前惨死,一面蒙古兵也无中断的继续轮她,三十轮过去,峨嵋众人皆被凌虐致死,周芷若也被操得鸡掰合不起来,两腿大开,全身布满一滩滩恶臭的精液,子宫更被精液灌满,紧实的阴道,在不到一个时辰内便已被干松。

  「很痛苦吧?看着同门的师姐一个个被玩弄致死,放心吧!你也活不了多久的,不过在你死之前,你得给我们全上过,然后在被我们慢慢凌虐致死。」一名蒙古淫笑着射了周芷若满脸精。

  「你们…你们这些禽兽…」周芷若吐出满嘴的精液,含含糊糊地怒骂道,全身被射满精液的她狼狈万分,虽是怒极,却是气焰尽失。

  「唉呀~轮了这么多炮,小嫩穴都松了,里面都是精液,这叫人怎么干呀~」轮上的蒙古兵抱怨道。

  「你不上就换我上,这等级品美人,就算她下面是烂的我也照干!」另一名蒙古兵将他推开,猴急的将肉棒捅入周芷若的精液横流松穴。

  「喂喂~你这人也真是,我不过就是抱怨几句,又没说不上,你怎么就直接抢了去…」那蒙古兵急得大喊,提着胀到不行得鸡巴直跳脚,想去干她嘴,却马上又有人用鸡巴堵上了。

  「少啰嗦!这娘们的菊花不是还没开吗?我便是好心留给你,让你来开苞呢!」干着周芷若鸡掰的蒙古兵道。
  「喔喔~都忘了还有菊穴啊~嘿嘿~」那蒙古淫笑着,抓起周芷若的玉臀,用手指剥开她的屁眼。

  「别…别碰那里!你们这些可恨的蒙古狗!」周芷若一面被干一面骂道。蒙古兵在她面前将她的师姐们凌虐而死,使她恨极怒极。

  「唷~刚被插时还哭了,现下轮了几十人反倒会骂人啦!真是个贱女人,愈干愈有精神啊!哈哈哈哈~」那蒙古兵哈哈大笑,用龟头顶弄着周芷若的菊穴。

  「你…你住嘴…啊~~」周芷若一面怒骂,却又禁不住小穴一在被抽插,再度高潮。

  「好~我住嘴,插你屁眼!」那蒙古兵一拍周芷若的玉臀,用力将龟头挤了进去。

  「不…不…疼…要姴啦…死啦…」周芷若痛苦哀嚎,那蒙古兵全不理会,努力的用鸡巴钻进周芷若的屁眼。
  「唔喔~真是够紧,这小娘们的屁道快把我的鸡巴夹断啦!」随着周芷若的惨叫,他的肉棒已完全插入。
  「不…不…啊啊啊啊啊啊~~」周芷若感到后门被巨物突入,剧痛使得她爆出惨叫。

  「哈哈哈~爽吧?让你在死之前还能享受这登仙极乐,我们可真是仁慈啊~」那蒙古兵开始抽插。

  「啊啊啊啊~疼~疼~不要~裂了~要裂啦~求你们~啊啊啊啊啊~」前后被插的周芷若痛苦哀嚎,两根巨物一前一后的侵入,在她体内隔着薄薄一层肉壁凶猛抽插,干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极端的羞辱,凌辱的折磨,周芷若却在双洞被奸的快感里高潮了。

  「哈哈~这娘们泄了,嘴里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老实的嘛~」那两名蒙古兵配合无间的狂抽猛送,干得周芷若狂泄不已,抽插个百来下,两人大喝一声,双双在她身体里面射精。

  可怜的周芷若,小穴和嘴被数十人玩过后,又多了屁眼让人插,被夹在肉棒林中的她三洞皆被插满,无间断的被肉棒狂轰,不过一会便被插的大小便失禁,屎尿横流,蒙古兵毫不怜香惜玉,完全不让她有休息的机会,不断的轮奸,一炮炮的精液射进她的阴道、屁道、喉咙,和脸上、乳上、臀上,周芷若完全被精液淹没,全身沾满一滩滩恶心的精液,肚腹也被射入精液撑得鼓起,灌满的精液不断从体内倒流出来。

  转眼间已轮过百人,周芷若给插得翻了白眼,口吐白沫,几乎失去意识,口中不断发出模糊的呜咽,娇躯不断的颤抖着,她的奶已被抓得变形,乳头被捏得黑紫,阴唇被干得外翻,阴道被干得松弛,屁眼开裂,正潺潺流着鲜血,蒙古兵兀自不放过她,依然一班一班的轮,将一代美人渐渐操得不成人形第三章 美穴菊蕊轮成烂洞 体内体外 数不尽多少精虫玉乳嫩鲍穿成蜂窝 身上身下 找不着一片完肉「唔唔唔嗯嗯嗯喔~~」含含糊糊的呻吟声,周芷若全身铺满了一层厚厚精泥,黏稠恶心的精泥甚至凝结成块,或凝成条状,从她身体各部位垂下,这可是数百人贡献出的精液才可造就此番壮观的景像!

  像刚从精液泥沼中爬出的周芷若,早已被干得神智散乱,此时她已被沦了五百人,鸡掰被干得又松又垂,变成两片恶心的烂肉,阴道已被插松到可塞下成人的手臂,蒙古兵后来乾脆两只肉棒一齐插入,她的后庭也是极惨,肛门被插得破裂,菊花盛开,两片玉臀被分得老开,而她那引以为傲的豪乳,被抓得变形、下垂,乳晕被捏得黑青肿大,好好的一对美乳,此刻却变成两团恶心的肉团。

  变化最大的的部分,当属她那原本一手可揽的纤细柳腰了,那平坦的肚皮,随着从屁眼、阴道、喉咙不断灌进精液而渐渐胀大,现下已如吹胀的皮球鼓着,看上去就像是怀了三四胞胎般,对应那修长纤细的美腿玉臂,显得突兀非常。

  在轮奸的现场,弥漫着一股恶臭,那是由精臭、尿臭、屎臭、汗臭的各种体液的臭味融合而成,那味道叫人几欲作恶,沦为母狗的周芷若,不只被逼得含屌喝精,更被逼得要吃屎喝尿,她承受不了这种羞辱而反抗,咬了其中一人的肉棒,结果换来被套上口枷,小嘴被扯开固定,再也无法闭合,只等任由众人放尿拉屎射精,将这些秽物强灌入她口中。

  「真是舒服啊~想不到拉屎在美人脸上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妙。」「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可被干成这副德性,怕连我奶奶都没她松。」「我看她的下面是彻底给玩坏了,淫水、尿水和稀粪一直流出来,完全止不住。」「穴里、嘴里、屁洞里都给精液灌满了,插哪里感觉都像插在精液浆糊里,真是可惜唷~」「反正她是汉人,没什么好可惜的,汉人的女人都是下贱的母狗,只配给我们骑,给我们糟蹋。」无止尽的抽动,射不完的精液,周芷若的肚子不停鼓胀,裹住全身的精泥也愈来愈厚,下身烂得愈来愈不成样,巨乳被扯得下垂至腰际,双腿因为维持大开的姿势太紧而抽筋,娇躯不停地痉挛。

  「这妞儿愈来愈没反应了。」「是啊~她翻白眼翻了快一个时辰了哪!」「轮了几百人,她会不会已经给奸死了?」「还有气息,她没还死,看来是被操昏过去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像条死鱼一样,咱们跟奸屍有什么差别?女人就是要会叫才有趣!」轮过千炮之后,周芷若彻底昏死过去,满肚的精液屎尿,鼓胀的如怀了八胞胎似的,一个肚子便占了整个身子的三分之一。

  众蒙古兵见周芷若如此,都干不下去了,将已成死鱼的周芷若摔在屎尿精泥中,思考对策。

  「疑~怎么不干了,那娘们被操死了吗?」蒙古将军问道。

  「禀将军,这汉人母狗还没死,只是她身上的每个洞都松得离谱,精液被灌到满出来,众兄弟的鸡巴插进去好似插进精液冻里,实在是没有快感,再加上她又昏死过去,不会叫也不会动,大夥实在是干不下去了。」一名小兵答道。

  「此等极品放着不干实在是太过可惜,待本将观来她到底是烂到什么程度?」蒙古将军大踏步走向瘫在精液泥沼中的周芷若,一把将她捞起,将手臂伸进下身的两个烂洞掏挖了一会,才摇头叹道:「我一生奸女无数,到我手里的女人哪个不残?却未从未见过如此惨况,这也难怪你们干不下去了,可惜了这绝代美人。」众蒙古兵一齐摇头叹息,都懊悔一时太多冲动,一次给她轮了千人,他们个个又是强壮多精的大鸡巴,再紧再嫩的小穴给轮上这一千炮,也要给插成大烂洞,这下可好,还有一半的人还没上,军妓已被玩烂掉了,这一半的人上是不想上了,但不上又吃了大亏,如此美人怎好放过?这下可愁得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那蒙古将军见状,哈哈一笑:「你们这些毛头小子,玩个女人也不会,一下子把这等好货玩烂了再来懊悔,可你们也真天真,女人难道就只能拿来奸吗?卖你们个乖,玩女人最爽的是…虐!」蒙古将军说罢,一把将周芷若提起。

  周芷若的双腿被掰开太久,已僵直到合不拢了,蒙古将军将她离地提起,她的两条美腿兀自张得老开。那蒙古将军一笑,忽然「噗滋」一声,整条手臂插入她的烂穴之中,周芷若抽动了一下,却仍然未醒,蒙古将军微微皱眉,将她头下脚上放下,另一条手臂跟着硬塞了进去。

  这一下看得在场蒙古兵倒抽一口凉气,他们的将军本就高大,两条手臂更是同金刚般粗壮,寻常姑娘给这巨臂塞进穴里,十九是死,这穴烂到不行的周芷若给一次塞进了两条,若不死肯定得痛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随着两条巨臂不断钻入,早已失去意识的周芷若硬是给痛醒,口中爆响出惨绝人寰的尖叫,一声比一声凄厉,惨叫声中夹杂众人的喘息声,蒙古将军这一下彻底唤醒他们体内那股残暴的本性。

  「哈哈哈~这下子你们明白了吧?」蒙古将军见好就收,再这么弄下去,周芷若肯定痛死当场,他可不希望她这么早就给玩死,他还要见见他的手下们还可以变出什么花样好好凌虐这条母狗呢!

  「来吧~发挥你们的兽性,释放你们野性,将这条低贱的汉母狗慢慢凌虐致死吧~」蒙古将军大笑着将周芷若丢向兵众,众蒙古兵争相去抢,眼底均爆出红光。

  「嘿嘿嘿~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一名蒙古兵很变态的笑,抖出一条软鞭,往浑身赤裸的周芷若狠狠抽了去。
  「啊~」周芷若娇喊一声,这声真是振奋人心,众蒙古兵的肉棍再度挺立,马上又有两人拿起了鞭子,三人围着周芷若猛抽,将她抽得翻来滚去,娇喊连连,其余兵众则团团围着,听着美人的哀嚎声和痛苦表情打起枪来。

  「将军说的对,女人这就是要虐起来才过瘾啊!」「听这娘们的呼痛声,比听妓院里婊子的叫床声还让人舒服啊~」「喔喔~忍不住了~我要射!」一群蒙古兵变态的围着周芷若打枪,一发发的精液往她身上射,周芷若被三人鞭得死去活来,一下子便被鞭得满身血痕。

  「哈哈~这还不够过瘾,我还有更猛的!」一名蒙古兵跳出来,手里拿着一根尖棍,捧起周芷若那对变形的巨乳,狠狠一捅,刺穿两只乳房,将两只奶串再一起。

  「呜啊~哇啊啊~」周芷若失声惨叫,两奶四洞狂喷鲜血,众蒙古兵更加兴奋了。

  「这么肥的大奶,就应该好好玩弄啊~」蒙古兵七手八脚的将周芷若的乳晕穿上乳环,乳环连结着一条炼子,掉着两粒大铁球,将她的巨乳扯得更垂了。

  看着周芷若挣扎痛苦的模样,使得他们更加兴奋,更加来劲了,他们还不放过那两颗遭尖棒串插,垂着两颗铁球的巨乳,又找来一堆手指粗细的铁钉,一根根钉了进去。

  「啊啊啊~呜呜呜~呃呃呃呃~~」周芷若的嘴套着口枷,只能痛苦的呻吟、惨叫,连求饶都没办法,虽然她求饶也无用了。

  钉子一根根钉入,众人兴奋的围在她身旁打枪,将一发发腥臭的精液往她身上喷发,周芷若惨遭身体的疼痛和心里的羞辱双面凌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咬舌自尽,现在被上了口枷,想自尽都没办法,只能羞辱的活活被他们折磨致死。

  蒙古兵终於停下了钉钉子的动作了,因为周芷若的的双乳都给钉满了,各钉了十多根,两只奶上全插满了钉子,鲜血横流。千人精液洗礼又遭淫刑的周芷若,那崩溃痛苦的神情更是绝美,彻底激起众人心底疯狂的兽欲,他们想插,想狠狠的插死这美人,但周芷若全身的洞早已都烂了,最后他们想出了狠绝的方法—让马干她!

  他们从带来的坐骑中挑选最为精壮的马十匹,要来狠狠干她,马的阴茎可不是人可以比拟的,那长度粗度,相当於一个成人的手臂,平常女人自然塞不下这么大的家伙,可给操了千炮的周芷若,淫穴已给捅成了大窟窿,让马插是绝对没问题的,马说不定还嫌松,就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会给马活活插死,所以他们只选了良马十匹,这美人要是太早被玩死就可惜了。

  蒙古兵搭了个简易木架,将周芷若用翘着屁股的姿势绑在其上固定,周芷若见他们把自己用这么羞耻的姿势固定在木架上,又牵了十匹精壮公马,心里已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发了疯似的哭嚎挣扎,但蒙古兵将她绑得太紧,绳子都勒进肉里了,木架又极为牢靠,完全撼之不动。

  众蒙古兵饥渴的盯着,裤子全褪下,手抓着鸡巴,等着看精彩的现场人兽交,骏马插美女,这可是等闲难以得见!一名蒙古兵牵着一匹骏马出列,将马牵制周芷若背后,慢慢引导着骏马骑上周芷若。

  「插!插!插!插爆她!」众蒙古兵看得热血沸腾,那马却还不知所以,等到那名蒙古兵将牠的巨屌抓着,放在周芷若的股沟了夹弄直到硬了,那马才终於明白情况。

  只听那马长嘶一声,猛力一冲,粗壮的巨屌捅入周芷若的烂穴,毫不费力的直捅进去。周芷若早已被插到没感觉了,马屌虽粗,以她的现在的穴之松,也能轻易容纳,但马屌不只粗,而且长,这一捅,直接顶进她的子宫里,周芷若只觉她的肚子几乎要被插穿了,忍不住痛哼起来。

  那马开始抽动,但因为高度问题,抽动得不大顺利,周芷若虽美,但她毕竟是人,马自然对她性趣缺缺,更重要的,是真的太松了,马的巨屌插着插着,居然还三不五时会掉了出来,那马插的心不甘情不愿的,这炮打得给真难受。

  那蒙古兵见那马要干不干的,火大起来,甩起马鞭猛抽,那马被抽得也火了,把气全出在周芷若的身上,发力猛捅,马的力量如何能与人力相比,何况是匹发怒的巨马,周芷若被插的连叫也叫不出声,整个木架在巨力的抽动几乎快散了架,周芷若只觉得肚子要被插爆了,巨屌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翻搅着五脏六腑,忍不住狂呕起来。

  在场蒙古兵皆看得两眼发直,猛搓着肉棒,那马可真猛,干得霹啪响,若没听过可真没办法想像肉体的碰撞声竟能如此巨大,周芷若痛到整张俏脸扭曲的狰狞,不断狂呕,将吃下去的精液秽物狂吐出来,众蒙古兵看着惨烈兽交的淫秽美景,纷纷忍不住搓弄的射精,一群人马上围上去,数百发精液唏哩呼噜地全射在周芷若身上。

  狂怒的骏马狂插了数百下,赌气的将巨屌狠狠捅入,在她体内凶猛射精,周芷若的子宫早已精液灌爆,自然容不下这许多精液,浓稠的马精全流出来,这马可真不是盖的,这一炮就像是十人的量,浓稠程度更是不是人精能比,味道更是浓郁。

  好不容易挨过一发的周芷若知道还没结束,果然这一匹马刚被带下去,马上又一匹马骑了上来,周芷若心想在这么轮上几回,肚子非给插穿了,於是用力压低臀部,不让马屌插进来。

  畜生便是畜生,这马见上一匹马干了一炮,知道这女人是给牠们泄欲用的,一早鸡巴便已硬梆梆地,周芷若拼命压低臀部,那马戳了好久,戳不进洞,最后居然顺着股沟,捅入了她的屁眼。

  这下周芷若可始料未及,居然弄巧成拙,只觉肛门一阵奇痛,巨屌一路捅入直肠,还再往里面顶,忍不住痛哭哀嚎。她的肛门虽已被干裂,成了个烂菊花,却也没夸张到能容纳下巨大的马屌,那马是用蛮力硬塞,硬是将巨屌插了进去,只听一阵诡异莫名的声音,随着一寸寸没入屁眼里的巨屌,周芷若的肛门愈裂愈开,叫得也愈来愈凄厉。

  「这马在插她屁眼哪!」一名蒙古兵发现后大喊,众蒙古兵看了更兴奋起来,纷纷吼道:「插啊!用力捅进去!」「捅烂她!」「插死她呀!」那马听众人在旁给牠打气加油,奋力一捅,终於将整根巨屌捅入屁道之中。

  「啊啊啊啊啊~」周芷若爆出凄厉长叫,久久未停,那马开始抽插起来,随着一次次的抽插,周芷若的肛门被愈撑愈大,渐渐变得惨不忍睹,众人就是想看这美人被搞得不成人形,愈看愈是激动,用力搓弄着肉棒,又是好几发精液朝她发射。

  由於屁眼比穴紧得多了,那马插得爽极,抽插了几十下便射了精,浓郁腥臭的马精,大量灌进周芷若的直肠,一下子便灌满倒流而出,两洞的马精长流,浓稠的精液汇聚一齐流下,在美人双腿之间,形成一道马精瀑布。

  众蒙古兵看得兴发,马上换上另一匹马,那匹马又照着屁眼捅了进去,抽插个百来下,射了周芷若一屁股,余下的八匹马,各个锁定周芷若的屎眼,将她的肛门彻底插爆!十匹马轮下来,周芷若的屁眼整个给插烂,小菊花变成了向日葵,裂成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大洞,而周芷若则再度被操昏过去。

  「真是凄惨啊~好好一个美人,被我们玩弄成这副德性。」蒙古兵众很没良心的笑着道,他们心中可没有一丝怜悯,他们只想继续将她玩烂。

  「来~我们帮她打扮打扮。」他们嘻嘻哈哈扯起周芷若那已成烂肉的阴唇,粗鲁的拉长,然后串上数十只铁环,铁环又连着细铁练,细铁练的尾端则垂着小铁球。数十只铁环串好后,周芷若的阴唇便挂着数十条铁炼,垂着数十颗铁球不时碰撞着,叮叮当当的煞是悦耳,众蒙古兵很满意他们为周芷若的精心装扮。

  穿环的疼痛并未让周芷若苏醒,他们决定来狠的,玩了这么久,也该是让这女人在痛苦中结束生命了,一名蒙古兵拿了把锯子,夹在周芷若的膀子上,脸上露出狞笑,用力锯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椎心刺骨的痛残忍的让周芷若痛醒,她歪头一看,一名蒙古兵正锯着自己的手臂,她这一看蒙了,那锯子已锯到骨了,锯齿正剉着骨发出可怕的声音,剧烈的疼动侵入骨髓,周芷若失声惨叫,没命的挣扎,却被死死按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整条手臂被锯了下来。

  断了一臂的周芷若已经叫到沙哑了,那蒙古兵锯完了一臂,很自然的把锯子又架到她另一条膀子上,周芷若泪眼汪汪的看着他,用眼神苦苦哀求,那蒙古兵却是邪恶的看着她,一手抚摸着自己硬梆梆的肉棍,一手抓着锯子又锯了下去。

  惨剧持续上演,这群蒙古兵面对这血腥的一幕却是变态的兴奋,拼命搓弄着肉棒,一发发的精液往周芷若身上射,他们已陷入疯狂,沉浸在凌虐美女的快感之中。

  可怜的周芷若,被残忍的锯下双臂,原以为痛苦终於结束时,那蒙古兵却抓住她的美腿,照着大腿又锯了下去,周芷若已痛得叫不出声了,不断冒着冷汗,身体因为剧痛而抖动着。

  看着周芷若修长的美腿被锯,让众蒙古兵兴奋到极点,愈来愈多人射精,使得周芷若身上铺的精泥又加厚一层。终於,周芷若的四肢全给锯了下来,成了一条人棍,身上的断口在手脚一分离后便被简易的处理过,止住了血,让她不至於失血而死,周芷若知道,他们还没玩够。

  果然,众人围着成了肉棍的周芷若,铺天盖地的射精,给她来个一波又臭又稠的精液淋浴后,便将她这条精液人棍举起,然后四名蒙古兵拿了四条钩锁,按四个方位扣在她的阴唇上,使劲一扯,将她那已经松到夸张的烂洞扯得更大。

  接着,众人合力推出一根巨大阳具,高一公尺,粗十五公分,龟头大如人头,上面还布满尖刺,不止龟头,整根巨大阳具满布尖刺倒钩!

  周芷若被抬到那巨大阳具上方,不敢置信的望着下方这可怕的刑具,没有办法想像这东西插入自己的身体,蒙古兵兴奋异常,将周芷若的阴道又再扯开一些,抱着她的那人用力往下一套,那可怖的刑具就这么掼进她的身体里。

  「咯咯咯咯咯~~」周芷若喉咙里爆出诡异莫名的声响,身体因为剧痛而疯狂扭动,两眼上翻,眼珠爆突,表情恐怖非常。

  那巨大的刑具狠狠捅入,捅破了她的子宫、肠胃,捣破她肚内的所有内脏,直接顶至横隔膜,她的阴道被撑得完全裂开,阴道内壁被尖刺倒钩撕扯得稀烂,众蒙古兵各个看得激动莫名,抱着她的那人又将她抱起,再狠狠套上,抱起、再狠狠套上。

  几次的套弄,巨大阳具上的倒刺满是从周芷若体内撕扯出的血肉,周芷若的下体一片稀烂,狂流出与精液秽物融合的黏稠血浆,甚至连一些被捣碎的脏器碎块也流了出来。

  惨虐终於接近尾声,周芷若失血过多,大半脏器全毁,已活不了多久,蒙古兵众却还不放过她,一名蒙古兵趁她还有意识时,抄起一根长矛,狠狠的从她的屁眼捅了进去,长矛直直贯穿她的身体,矛头从她的嘴里透了出来,周芷若惊恐的看着从嘴里透出的矛头,清楚的感受道贯穿她的长矛在她体内轻轻旋搅。

  最后的虐刑,蒙古兵将一根根手指粗细的铁钉,插入周芷若那尚未被长矛插满的屁眼,将这烂洞插满,周芷若流下悲凉的眼泪,抽搐了几下,垂下了头,终於咽下最后一口气。

  死后的周芷若,屍体仍被插在那刑具上,供众蒙古兵意淫自赎,待所有人都再射了一发在她的屍体上后,蒙古将军下令收军,众人这才依依不舍的告别这具美屍。

  蒙古军从少室山下撤走,已做好决一死战的山上群雄这才疑惑的下山,由张无忌带领明教打前锋,来到山下,却见到一具惨不忍睹的屍体,周芷若支离破碎的屍身。

  只见周芷若被削成肉棍,四只断骸散落在地,乳上屁眼插满铁钉,乳头阴唇皆挂着铁环,垂着铁球,下体插着一根巨大布满倒刺的可怖阳具,阴道整个被刨烂,内脏碎肉都给刨了出来,一根长矛从屁眼插入贯穿,矛头从她的嘴里透了出来,一身的鞭痕,居然找不到一丝完好的皮肉。

  屍身虽然残破,却并未腐烂,因此张无忌才能认出这是周芷若,因为屍身给厚厚的一层精泥裹住了,两千蒙古兵精液的量可不是盖的,将周芷若的屍身完全覆盖,精泥被烈日晒乾,凝结成块,将周芷若的屍体包裹其中,形成一座骇人的残屍精像。

  凝结的精液自然并非完全透明,而是带着混浊的黄白色彩,因为其中参杂着屎尿,因此也无法看清其中的屍体,众人是见现场散落峨嵋众人屍身,独不见掌门人周芷若,再从散落的四肢残骸辨认,这才确定了这座残身精像确是周芷若的屍身无误……完    周芷若惨遭蒙古兵轮奸淫刑第一章 少室山下呻吟声 峨嵋掌门初破身蒙古将军跨下嚎 汉家豪杰空余恨少室山下,乒乒乓乓的兵刃碰撞声,男子呼喝声,女人的娇喘声,吵杂的混在一块。一群蒙古士兵,正嘻嘻哈哈地挺着长矛,晃着大刀,团团围着一位女子逗弄,那女子手中舞的长剑已不成章法,全身大汗淋漓,显示早已精疲力尽,不过撑着一口气硬挺而已。再细看这女子,此人竟是武林第一美人,峨嵋掌门人周芷若!

  原来此时正当屠狮大会罢,周芷若领峨嵋众人先行离去,却不料在半路遇上大批蒙古兵军队,想峨眉派众人虽是身有武功,但又怎能敌得过一整支军队?自是给蒙古军打了落花流水,所有峨嵋门人全给俘虏,年轻貌美的女门人更是当场给扒下裤子,一个个成了现成军妓。

  周芷若力战多时,已经渐渐不支,听众同门在跨下的哀嚎阵阵传入耳中,心神更是混乱,原本犀利的剑式渐渐软弱,被包围的圈子一寸一寸地缩小。

  包围的蒙古兵只渐渐将包围的阵势缩拢,尽管此时的周芷若早已破绽百出,却无人下杀手,他们心中都燃着熊熊的欲火。打从一见到周芷若,他们便已被她的美深深震撼,天下间竟有如此美人,这汉人美女甚至比她们蒙古第一美人赵敏郡主还要美上三分,跟她比起来,峨嵋其他那些女弟子根本就不算什么。周芷若那随着身形晃动的豪乳、细如柳枝的纤腰、因为裙子破裂而露出的修长美腿、饱满结实的翘臀、因为汗水浸润而逐渐展露的胴体,使他们一个个看得是口乾舌燥。

  周芷若困兽之斗,已明白自己已无法取胜,她知道这群蒙古兵觊觎自己的身体,落入他们手中必遭他们的凌辱,但现已被重重包围,就连想要逃脱也是不可能,只得勉力支持。

  这次带领蒙古兵的将军见一群人久战不下,不知还要打上多久,吆喝一声,提起大斧,跳入战圈,要亲自生擒周芷若。众蒙古兵见将军亲自上场,纷纷让开,却依然包围着,不让周芷若有机会逃脱。

  「大美人,我知道你,你是峨眉派的掌门周芷若,你们峨嵋的门人都已被我们生擒,你还不投降?」蒙古将军道。

  「呼~我们峨眉派岂是贪生怕死之徒,就算战死,也不会向狗鞑子低头!」周芷若气喘吁吁地道。

  「哼!汉人的母狗,居然这等不知死活,你若是早早投降,最多成了我们军中的军妓,还有个活命的机会,现下你就算投降也已无用,待我拿下了你,我让我们这两千名弟兄活活奸死你!」那蒙古将军给周芷若那一句「狗鞑子」给惹毛了,抡斧便上。

  周芷若挺起长剑,上前应战,她见对方的首领亲自应战,心底燃起一丝希望,只要能生擒他,便有机会可以扭转局势,於是她抖擞精神,全力应战。

  那蒙古将军欺她只是个女流之辈,根本没将她放在眼底,却不料对方剑法精奇,竟是抵挡不住。

  只见周芷若左劈右砍,虚虚实实,将蒙古将军弄得眼花撩乱,忽然长腿一扫,正中脚踝,一举将他扫倒,那蒙古将军倒下时双手乱抓,刚好扯住了她袖口,周芷若久战无力,竟被他一起拖倒。

  蒙古人擅长摔角,那蒙古将军自然也精於此道,被周芷若扫倒之后拖着她一齐摔倒,两个人滚在地上,正合适摔角技发挥,他一把抱起周芷若纤腰,想将周芷若举起,却被周芷若长剑砍下,剁下几根手指,痛得哇哇大叫。

  「你犯规!摔角哪有人用剑的!」蒙古将军痛得大吼。

  「谁同你摔角了?」周芷若趁势追击,飞身连踢,对着他面门直踹,直将他踢得牙齿碎裂,鼻血狂喷,最后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

  周芷若抢上前去,骑坐在他身上,长剑抵住他脖子,向众蒙古兵吼道:「你们的将军已落在我手中,你们要他死还是要他活?」虽然这姿势甚是不雅,一个女人大腿腿开开的骑坐在男人身上能有多好看?但此刻的她久战力乏,怕这蒙古将军还有余力反抗,只得坐在他身上用重量压住。

  蒙古兵众见首领被擒,面面相觑,一时倒不知如何反应,周芷若见他们各个呆若木鸡,又喝道:「还不快将我门人放了!」蒙古兵众这时才回过神来,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干到一半的军妓。峨嵋女众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朝掌门人奔去,她们不少本来还是处女身,却都让这些蒙古兵给破瓜了。

  周芷若安慰了众门人,提了提那位蒙古将军,却是力气放尽,提不起来,只好一手将他拖着,一手拿剑指着他背心,再向蒙古兵众喝道:「还不让开条路!」蒙古兵众却不肯立即让开,他们心中都犹豫起来,放弃峨嵋那一干女众还情有可原,若是让眼前这天人之姿的周芷若走脱,可是太对不起老天赐给他们的此番良机,於是他们开始衡量将军的命和周芷若的身体哪个重要了。

  「还不让开!」周芷若再度怒斥,用剑挥舞了一番助长声势,但其实此刻的她早已不剩一点余力,所能做的也只有威吓而已。

  那群蒙古兵自然也不是呆子,早看出周芷若现在只是只纸老虎,而其他峨嵋女众早已被操得七荤八素,连站着都有问题了,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只是苦於首领受制,所以才令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要放了她们就此走了,却也不甘。

  於是他们硬是不肯让开,决心跟她们耗上了。

  「可恨!」周芷若气极惶极,却是一点法子也没有,她总不能真的剁了这位将军,而且瞧这些蒙古兵的眼神,折磨这位将军也无用处,她只能硬着头皮拖着身躯肥重昏厥的蒙古将军,挥舞着长剑,领着众人一步一步走去。但无奈蒙古兵众虽不阻拦她们,却仍然包围着她们,包围圈就随着她们的步伐移动,峨嵋一行人走了等於没走,始终在蒙古兵的包围圈之中。

  周芷若勉力拖着蒙古将军,全身大汗淋漓,将身上的衣物都给浸湿了,她身上的衣物本已破烂不堪,整条裙子给割裂成短裙,一双引人冲动的美腿完全暴露在外,此时正举步维艰的发抖着。上身也没好到哪里去,右手的袖子已被扯脱,露出整条白皙如玉的膀子,其他各处则是一条条大小不一的口子,领口甚至给裁成了低胸,一对美乳几乎要暴露在外,深遂的乳沟完整呈现,看得众蒙古兵的肉棍儿纷纷挺立起来。

  「好漂亮的奶子,真白!晃悠晃悠地,真想抓抓!」「看那美腿呀~又长又细,那皮肤呀~又白又嫩,摸上去定是挺光滑低!」「你看她那翘屁股,走路一摆一摆,多会摇啊~像是恨不得人操她!」「真想看她那樱桃小嘴含着我鸡巴的模样,啧啧~」蒙古兵众围着圈子缓缓而行,眼中的浴火愈烧愈炙,纷纷淫言秽语起来。

  周芷若的体力已经几乎透支,只是用意志力勉力撑着,但在众蒙古兵群起视奸的压力下,精神开始涣散,渐渐支持不住,眼前一黑,差点便要晕倒过去。

  见此良机,蒙古齐心一至,蜂涌上前,周芷若还想力拼,却不料昏厥多时的蒙古将军忽然暴起,一击打落她手中长剑,然后一把抓住她玉臂,搭上肩,狠狠就是一记过肩摔,原来那蒙古将军早已苏醒,一路还装昏给人拖着便为了等这个良机。

  「啊~」周芷若痛叫一声,已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全身似乎快散了架,再也无力抵挡,这一声叫悦耳动听,听得众蒙古兵都是一阵精神抖擞,马上俐落的把想要反抗的峨嵋女众制服了,就待将军下令如何处置周芷若。

  「你个婊子!居然敢把大元朝的将军在地上拖行,我操!」蒙古将军早憋得一肚子鸟气,这下全爆发出来,一把扯住周芷若的头发,将她提起,一拳狠狠掼在她肚子上。

  「喔~」周芷若唉嚎一声,痛得弯起身子。那蒙古将军余怒未消,抡起拳头,一拳一拳往她肚子掼,直将周芷若揍得吐了,最后甚至呕出血来,这才罢手。

  「贱婊子!知道厉害了不?」蒙古将军得意看着屈服在地上的周芷若。周芷若已经疼得连话都说不出,只是呻吟。这痛楚的呻吟,男人听了都得销魂,蒙古将军打了一顿,气是消了,下面的肉棍却翘了起来。

  「将军将军,您方才说拿到了这女子,便要给众兄弟轮着干,是不是真的啊?」一名蒙古士兵按捺不住问。
  「本将军难道说话不算话吗?带我好好快活后,自将她分发下去,人人都有份,各个有炮打,你们说好不好啊?」蒙古将军意气风发道。

  「好啊好啊~」「将军英明!将军英明!」「将军对手下真是慷慨,跟着将军铁总有好处捡。」「誓死追随将军!」蒙古兵众听说待会便可轮奸周芷若,各个兴奋,直把他们将军赞上了天。

  周芷若见即将遭辱,心一狠,便想咬舌自尽,却又不甘心,也不忍心放下众门人不管,只得咬着牙,决心苦撑下去,或许尚有救出同门的一线生机,於是闭目已待。

  「想不到你这贱娃倒也识相,知道逃不过乾脆觉悟了,可你现在才觉悟也已太迟了,本将军话已出口,便等着被我们这两千名弟兄凌辱致死吧!」蒙古将军脱下裤子,挺出那凶恶的巨屌,众蒙古兵众也纷纷脱裤,各个挺屌示威。

  周芷若此时以万念俱灰,不想也无能反抗了,蒙古将军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曳来跨下,周芷若只觉一股腥臭扑鼻而来,蒙古将军的巨屌已塞入她的口中。

  「唔唔唔~」周芷若扭动着颈子挣扎,头却被蒙古将军牢牢按住,口中的巨物直接顶至喉咙,直噎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恶臭从口腔内传至鼻腔,呛得她几欲作恶,肉棒在她嘴里轻轻抽动着,强烈的屈辱终於使她喷泪而出。

  「唉呀~哭了呢~适才不是挺威风的吗?怎么~吞下了肉棒便哭哭啼啼的啦?」蒙古将军狞笑着干着周芷若嘴,将周芷若的美首塞在跨下抽动,适才的狼狈与现下的意气风发简直判若两人。

  周芷若眼睁睁的看着鞑子将军的臭肉棒在自己眼前,插入口腔再拔出,插入、再拔出,肉棒下那袋恶心的阴囊,随着前后抽动一次次碰撞着她的下巴,她只能屈辱的闭上眼,悲愤的流着眼泪。

  「哈哈~什么峨眉派掌门,听说你不久前还在屠狮大会上夺得武功天下第一啊?现在怎么在帮我含肉棒子呀?我看你也不怎么样,你们这些武林人士就是爱夸口,凭你一个小娘们怎么会是武功天下第一?该不会是用自己的身体去贿赂群雄,让大家拱你做天下第一吧?」蒙古将军一边操着她的嘴,一边讽刺,他会知道这么多事,是因为少林寺早已安排了内奸,他才会对山上的事了若指掌,这位蒙古将军虽然有些脓包,却也不是无谋之辈。

  周芷若口中的津液从嘴角流出,连成一条滴落在晃动的美乳上,蒙古将军看得更是情欲高长,将肉棒从她口中拔出,撕碎她身上衣衫,捧起她软绵的雪白玉乳,套上肉棒,轻轻夹弄起来。

  「爽呀~这触感~软绵绵,闻起来还有淡淡奶香,好棒的一对奶,肉棒被夹在奶沟里,真舒服呀~」蒙古将军抓着周芷若的奶打着奶炮,酥麻的叫着。夹弄了好一会,蒙古将军终於快忍不住了,又将肉棒塞入周芷若的玉嘴,开始发狠狂干起来,狂插了数百下,才在周芷若的喉咙里射精,周芷若悴不级防,吞入了好大一口,随着蒙古将军将软垂着鸡巴退出,才呕出了几口,黏腻的精液一条条挂在她的下巴晃悠,好一幅美人满嘴精图。

  「哈哈哈~怎么样,我的精液好味吗?」蒙古将军大笑着,将沾满精液的鸡巴往她俏脸上抹,涂了她满脸臭液,周芷若几乎气昏过去。

  蒙古将军在周芷若嘴里射过一发后,休息了好一会,再度提枪上阵,将周芷若推倒,拉开两条修长玉腿,掀起裙子,裙下春光一览无遗。

  只见周芷若的阴户肥厚饱满,阴毛浓密,一看便知道是个欠操的好逼,穴里传来阵阵骚味,原来蒙古将军适才那一轮对着肚子的痛殴,使得她不小心失禁了。

  「堂堂的峨嵋掌门,在这么多人面前失禁啊~可真丢人。」蒙古将军淫笑着将手探去,开始抠弄起淫穴。
  「住…住手…快住手…」周芷若羞愧万分,一张俏脸胀红起来,拼命想将腿收拢,却被蒙古将军掰得更开。
  「住手?你现在要我住手,我看等会便叫我别停了啦~」蒙古将军哈哈大笑,将两根手指探了进去,深入阴道,抠弄着女人最敏感处,只觉周芷若的淫水开始涌出,一发不可收拾。

  「别…快别弄了…我…我要丢了…」周芷若娇喘连连,穴里的淫水一波接一波涌出,身体渐渐发烫起来。
  「什么武功天下第一的女侠,看你这副骚样,和窑子里的婊子有什么不同?」蒙古将军加速抠弄。

  「不…不行了…丢…丢了…」周芷若一声娇喝,两腿直抖,淫水狂泻而出,竟已被弄至高潮。

  「舒服吧?你看我可真好心,先让你爽,不过你爽完了,该换我啦~」蒙古将军捧起那根再度挺起的巨屌,对着周芷若还在喷着淫水的阴户便捅了进去。

  「不~啊~疼啊啊啊~」周芷若只觉下身被巨物侵入,蒙古将军那如小孩手臂粗的巨屌,一半已埋入跨下,一股剧痛随即侵袭而来,不由得失声惨叫。

  「喔喔~挺紧的嘛~想不到你的阴道竟还这般窄!想说至少有个人用过了,只怕有些松,看来峨嵋派的女人挺会保养的嘛~」蒙古将军惊喜赞道,继续将肉棒往前顶。他只知周芷若曾嫁明教教主张无忌,后又改嫁一个武当的弟子叫宋青书的,却不知周芷若根本没嫁成张无忌,而嫁给宋青书只是为了气张无忌的一个谎言,其实她仍是处子之身。其实也不能怪他情报不周,毕竟周芷若在屠狮大会上公开宣布已与宋青书成婚,众人皆以为她已是宋夫人,而她并未下嫁宋青书的内幕只有峨嵋人知晓。

  「哇~真是够紧啊~夹得我的鸡巴快顶不进去啦~怎么感觉没给人用过?疑~怎么有东西堵着?是女膜!原来你还是个处女!」蒙古将军用力挺进,终於顶到了周芷若那应该早已给人捅破了的处女膜,惊喜的发现,原来她还是在室的。

  「呜~求求您~莫要破了我身,我其实还未嫁,请您放过我吧!」周芷若痛得眼泪滚滚而落,呜咽地求道。她虽然早已知这身清白是保不住了,也知求饶必定无用,但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苦苦哀告。

  「你若早让我知道你还是个处女,而不是什么张夫人、宋夫人,我说不定便饶了你,将你纳做妾,现在我话已说出口,军中无戏言,虽然把你这美人活活糟蹋到死实在怪可惜,可我也不能对不起我这两千名的好兄弟的性福啊!」蒙古将军感叹道。其实他这番话只是说给他的属下听的,蒙古人将人种划分为四个级别,汉人一向是最下等人,周芷若再美他也不可能纳这最低等的人为妾,何况她的身分在官面上还属於叛党。

  他故意说得惋惜非常,简直相见恨晚,不过是要那些士兵相信自己是多么想独占这女子,却因为不愿违背对他们的承诺,而慷慨割爱,蒙古人昔日在辽阔的大草原上,心胸何等空阔,凿灭南宋进驻南方,虽与汉人区隔,却还是多少染上了汉人官员的心机和手段。

  周芷若知道此番已是无幸,闭上眼,静待这破身一刻,蒙古将军裂嘴一笑,随着众人的欢呼用力捅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初破身撕心裂肺的痛,让周芷若爆出一长串尖叫,掼破女膜的肉棍直顶进子宫口,插了个结结实实,周芷若的淫穴渗出一道殷红血流。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