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一次难忘的出诊经历】

--

  我是一名医生,家在一个比较发达的乡村。我们组里有个长得不算太漂亮,但让人看了就想上的女人。她比我大两岁,且叫她琴吧,我曾无数次把自己老婆想成她在干(有点对不起老婆),没办法,谁叫我喜欢成熟的女人。

  她老公叫海,和她同龄,人非常胖,走路都有点气喘。海在我们市做工程生意,经常有应酬,基本上每天都喝酒和抽烟,所以经常患上感和慢性咽炎急性发作。有一次他患上感,在我的诊所打点滴,琴就要他不要抽烟和喝酒了,这点很正常,但下面一句我觉得很有意思。「你不管干什么事,一下就气喘吁吁」,说者无意、听者就有意了。

  干什么都这样,那是不是性生活也是这样,那琴不是很难满足吗,我是不是有机会啊?海不管怎么忙,不管到晚上几点每天都必须回家,而且很怕琴,我脑子想肯定是在性生活上无法满足琴。但想归想,还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啊。

  琴是越来越让我想入非非,她以前有点保守,穿着上一般不会让你有便宜,就是在夏天她坐着时,一般女人也不是那么太注意,有时不经意间打开两腿,如果你的角度好的话会看到穿什么内裤的,但她都是两脚并拢,还用手把裙子裹起来,每次都让我失望。

  我想男人都一样,越是占不到便宜的女人就越想占有,经常偷偷的看,特别喜欢在她后面走,她的屁股向后微翘,走时一扭一扭的,妈的还要不要我活啊?

  虽然没占到什么便宜,但她也经常偷偷瞄我,当我和她相视她就慌乱的躲开,女人心真是弄不懂,要是对我有什么的,就让我占点便宜啊。

  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一次夏天她在看别人打牌时,坐在椅子上,可能她觉得肯定没人注意,就把一条腿抱膝放在椅子上,另一腿伸直放在麻将桌脚上,这样裙子就滑到大腿上。刚好我没事也来看牌,刚开始我也没注意,无意间看到她雪白的大腿,哈有机会了,我不引起她注意的走到她的对面,这样就看的一清二楚了。

  她的身材真是好,大腿好白啊,穿着白色的小内衣,黑色的毛透过内衣看的出毛真多,还有几根居然跑到内裤外面来了。我的老二一下子就硬了,好景不长啊,不知道是不是她发现了还是腿酸了,坐直了身子,腿也放下了。我就看了2分钟啊,但我看到的永远也忘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帮忙,大家想都没想到。有一天晚上我睡了,忽然听到有人喊,没理他,还在喊,一听是海,没办法起来吧。我还以为他生病了买点药,没想到,他有点不好意思,问我的老婆在不在家?我老婆也是医生,她刚好到外婆家去了。这时他更不好意思了,我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最后慢慢统统地说:

  「避孕套一不小心掉进她老婆的那里去了」。

  本来我还有睡意,一听睡意全没了,再问一遍,还是同样的回答。问我有没有办法能拿出了,心想:说什么呢,我一个医生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但我嘴上说的要重了,你还是不错的,能及时发现,不然时间长了,阴道里有异物破坏了那里的环境,特别把那里的酸碱度破坏了,有利于细菌的生长,可引起阴道炎,而且那里有异物,时间长了会有臭味的,套腐败了更能引起阴道炎的,要马上把它拿出来。

  但我老婆不在家,要不你去医院吧。大家想想几点了,到医院很麻烦的,而且是这事。他想了想说:要不麻烦你去吧?

  「啊!我?」「是啊,就麻烦你了」「我是个男医生啊?」海:「医生还分什么男女啊」看来是我想歪了,其实做为医生确实没什么的,但他老婆是我梦中情人啊,能不歪想吗?

  其实只要带上消毒液、手套、窥阴器、镊子和润滑剂就行了,我不能放过这机会啊,特意没带润滑剂就急忙忙的和海去他家了。

  一会就到他家了,直接到他的房间了。一进去看到琴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当她看到是我来时,看的出她很意外,紧跟着就羞红了脸。「怎么是他来了,霞(我老婆)呢?」她问海,「去外婆家了」我回答 .她不想让我给她弄,我装着要回去,这时海赶紧叫我在外面等会,其实我哪舍得走啊,就等吧。一会儿海叫我进去,我说:想好了吗?他说可以了。

  我就进去了,琴还是不好意思,「我是医生,没什么的,现在就把我当成陌生的医生」。她问:痛不痛啊?我说:一点也不痛,可能还很舒服。琴渐渐地放开了。但我想不能这么快就拿出来啊,想上她是不可能了,至少要她说点隐私啊。

  就问:你们平时经常用套,怎么这次掉进去了?

  琴:以前没怎么用套。

  「那你们怎么避孕啊?」「开始用过两次,海说没什么感觉,就体外射精」看得出琴现在真的放开了,一点害羞感也没了。

  「但在半年前,怀孕了,做了人流,接下来就一直吃药了」「吃药?副作用有点大啊,怎么这次用套了」「一怕吃药副作用大,二来想带套可能性交时间长,就要他带了」「带套时间长?你们一般多长时间?」(这个问题问的太露骨了,她肯定不回答)「一般4—5分钟」这个问题你也答啊?我回头看看海,他没什么反应,还很认真的听(我晕),那就接着问吧,「4—5分钟是快了点,是不是做爱的次数太少了,男人时间太长不做是很容易射的」「不会啊,我除了月经期基本上每天要的,最多不过2天。」什么,这么猛啊,哪个男人受的了啊。

  「你的性欲太强了,这样对你们都不好的,像你们这个年龄段,一般2- 3天一次比较正常,以后不能这样。套怎么会掉进去?是什么体位?」「他太胖了,一般都是我在上面的,今天特别想,他射了我还没满足,就继续做运动,可能他的那个软了,套就掉进去了。」可能琴是在排卵期吧,也没想到她看上去那么高贵,居然在性生活上还那么主动,每天1次。真的想看她现场表演。我觉得问的差不多了,不能再问了,我差点都忘了来干什么了。

  「你把衣服脱了躺下」这时琴的脸又通红了,她看看老公,犹豫了一会,羞涩地、慢慢的把睡衣提到腰上,她今天穿着带花边的米黄色情趣内衣,阴阜部向上突起。这时的我,心脏快跳出来了,说真的好紧张,即想看她现在的表情,又想马上看到她的下面。

  她犹豫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把内衣慢慢褪下,哇!我差点昏了,好多的毛啊,皮肤是那么的白,这样更显得毛好黑。内衣脱了,躺下了,但她的两腿紧夹着,还把双手遮挡着阴部。这样的动作更吊起我的兴趣,这个女人真要人命啊。

  「没什么的,放松点,你这样搞的我也不好意思。」听我这么说,她慢慢的拿开双手。她有点瘦,身体没什么脂肪,平躺着两腿之间有空隙,这样阴部就一目了然了,要不是他老公在,真想现在干她。

  「我要先给你消毒,等消毒好了,不要用手或其他的东西碰消毒的地方。」「嗯」声音很小。

  「有手电筒吧?」「有,海你去拿」一会就拿来了,「海,你打手电筒照着她的阴部」「把你的双腿屈起来并分开」哇!阴毛一直长到大阴唇,别看她有点瘦,大阴唇很丰满,小阴唇呈扇状分开,褐色,一看就是做过多次性生活。开始给她消毒了,这个没什么好说的,等消毒好了,带好手套,拿着窥阴器就往阴道里插,因为没润滑剂当然痛了。她「哎呀」叫了一声,我问是不是痛啊?她点点头。

  「没办法我的润滑剂全过期了,不能用,那怎么办?要不明天再拿?」「那怎么办?这怎么能拖呢?」海说「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什么办法?」「就是用她的爱液来润滑了,要不你们再做一次,我在外面等会,等你做好了叫我一声,那时就不痛了」啊他两同时发声。这样啊?

  「那不是没办法吗?我先出去等」我出去的时候特意没把门关严,但又看不出没关。先在外面溜达一会,其实不到一分钟就回来。先偷偷地听了一会,第一句话就是琴说:「你的这个怎么这么大,又这么硬啊?好久没这样了」我想可能是海被我问了一堆有关他们性生活的话和他老婆刚才的表情所致吧。

  轻轻地把门推开一个小缝,他两都脱光了,海躺着,那家伙确实不小,比我的要大一点,笔直的挺着,琴用一只手在上下套弄着。没过一会,海起来把琴按倒就直接插进去,在插入的那刹那,琴快活的叫了一声。操,还没给琴做前戏呢就这样干啊,害得我没看到好戏。

  也怪不得她不能满足了。估计干了2分钟,海就气喘吁吁了,动不起来了,估计是太胖。这时琴大概被搞得情趣来了,她急得把臀部快速的向上挺,可能这样对女的来说太费力,干脆她一翻身,让海躺下,鸡巴现在没刚才的硬了。

  琴跨坐在他身上用手扶着对自己的阴道,「吱」就进去的,别看她平时好像没什么力气,现在的她力气好像用不完,用力的向下干,边插边小声的呻吟着(估计怕我听到),又过了两分钟,琴估计忍不住了,开始放大声音叫了。

  一开始把我吓一跳,女人怎么这样啊?她在我心中是何等的高贵啊,怎么现在这么淫荡啊。但好景不长,还没叫几声,停了。怎么回事啊?原来海射精了。

  操!

  「这么回事啊?我还没够呢?」「太兴奋了吧」海说「快拿点纸来我差一下,你去叫医生来」我吓得赶快关了门,又到外面等着。

  等了一下,海来叫我去。看到进去,琴马上用被子遮住自己。

  「就现在取吧,趁精液和爱液还干」她没了刚才羞涩了,衣服也没穿,把被子拿开,两腿屈起分开。一看毛毛被液体弄湿粘在一起,估计刚出了不少水。我也不管什么消毒了,手套刚也弄脏了,算了不带了。用两手指先往阴道插一下,「怎么没水了,你把它搽了啊?」「是的」「那怎么行啊,就是要它润滑,不然还痛啊」其实这样行的,特意说的,不然我没占便宜啊,呵呵!

  「那怎么办?」「要再做一次,估计海也不行了,不行你有没有手淫过啊?」「啊,没有」「其实手淫也能搞出水来的」「怎么搞啊?」海问「就是用手抚摸和抽插」这家伙连前戏都不搞,估计我有机会。

  「我们不会啊」「什么这个不会?」「会不会痛啊?」琴问「怎么可能呢?有时比做爱还舒服,不相信试试?」「我们不会,要不你教一下」海说。我就等你说这句话。

  「这怎么可以啊?你老婆我怎么能?」「没事,要是好使,我们下次也试试」「那好吧」不能再装了。

  「其实不仅可用手,还可用嘴,没试过的话,今天就教你一下,这样你去洗一下」琴现在放的也太开了吧,居然就这样赤裸的从我身边走过去洗了。女人妈的洗的好慢啊,急死我。终于来了,钻进被窝了。

  「现在能开始吗?」两人同时说可以了。

  我特意要调调她的情趣,一开始只是在她全身除了乳房和阴部的所有地方亲亲的抚摸着,偶尔在她的乳头撩过,能感觉到她颤一下。搞几分钟后用舌头亲亲的舔着乳房,一只手在蹂躏着乳房,另一只就不老实了,开始向下进攻了。在她的大腿和臀部及会阴部来回的抚摸着,但就是不碰阴部,一会她开始呻吟了,并把臀部往上挺,好像要我去摸她的BB,就是不摸。

  这时嘴也开始向下了,在她的腹部到处亲吻,一直到阴毛处,还真的很香,估计洒了香水吧。她的呻吟声更大了,臀部挺的幅度也大了。我看她是受不了,就舌头快速的在阴蒂处划过,她居然大声叫了一下,吓我一跳。我又离开不舔那了,她急得用双手把我头向下按,但我就是不舔那,用手从她的肝门处向上摸,你猜怎么着,我操,真是淫,水也太多吧。

  小阴唇还没打开就有这么多水,那要是开了会怎样啊?我也很行想知道,就把一个手指向洞口伸去,水向下可以说是冲啊(有点夸张),反正很多。

  我没插进去,想想还是用舌头吧,现在重点进攻阴蒂,舔了不到一分钟,她的叫床声有点可怕,像是在哭吧,我干脆到床边蹲下,把她的两腿放在我肩上,用一手指按摩阴蒂,舌头在阴道口舔着,水直接往我嘴里流,她的腹部这时不断的颤抖。

  我也很想知道她的G点在哪,就用手指摸索吧,用的是三手指,其实四手指也能放进去,开始可能放的太深了,她除了非常兴奋没我想得到的效果。就放在阴道口边,说真的我虽是医生,但G具体在哪也不知道。

  没想到她的G点就在阴道口边,还没搞1分钟,我的天啊,她大叫着,也不知道嘴里咕噜着什么,两条腿直竖起,不断的颤抖,头突然抬起,两手抓住我的头发,嘴张着,那个表情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吓我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她躺下了。我想这就是她的高潮吧。本来还指望她会不会让我真干她,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海也吓一跳,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听我说可能是高潮,他说,没想到用手还能把搞成这样啊。

  其实不是每个人都能把她搞成这样,因为她好久没满足了,加上可能是排卵期,还有第一次另一个男人看到她的下体,还说了那些情趣的话,再加上在有我的情况下做了一次,且这次没能满足,这些加起来才能导致她有这样的反应。

  这时琴醒过来了,一脸的满足,有不好意思说。我有点尴尬的,就说:「我没骗你们吧,从你的表情可看出,你应该觉得不错。」「真是没想到,这样还把我……」「舒服吧」「嗯」「那我就给你取套吧」她马上打开双腿,海也拿着手电照着,窥阴器一下就插进去了,没听她说痛了。其实那套就在阴道后穹窿处,用手也可拿出,就是想好好的蹂躏她一次。

  「下次要注意了,别又掉进去」「……」琴没说话,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看样我只有自己解决了。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