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姐姐的翻云覆雨

--

本帖最后由 碧落星辰 于  编辑 

第三天。我一觉醒来,鸡巴就翘得高高的,把被子都顶出了个小帐篷。突然想起昨天换下的裤子,如果让妈妈看见上面遗留的大块精斑,那她会有什么表情呢? 

噢,欲火愈发旺盛了。 

姑姑一大早就去公司了。宿醉从未影响过姑姑。这才是让我最佩服她的一点。 

妈妈则今天约好了要和干妈打牌,并让婶婶和姐姐一起去。姐姐一听就明白了,妈妈其实是想找借口让她回去陪不是。于是她哼哼唧唧的说不舒服,赖在沙发上不起来了。妈妈怎会不懂呢?但也没办法,只得叫了小姨一起去了。 

她们一走,姐姐立刻就舒服了。她回房换了套粉色的健美服,把长发扎成马尾,然后来到客厅,打开影碟机跟着做起健美操来。 

“一、二、三、四……听我的口令,跳……”姐姐按照指令,双手叉腰,舞蹈般的跳跃着。胸前那两团高耸的软肉,随着音乐的节奏,剧烈的抖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蹦出来。 

姐姐婚后丰满了好些,尤其是乳房,明显大了一圈。它们在那略显小的健美服内被挤弄的情景实在是难以形容。 

我直勾勾盯着姐姐那绯红的双颊,盈盈的秋水,细嫩的肌肤,雪白的手臂,可爱的小肚脐,只手盈握的柳腰,饱满的大腿……小腹里不禁升起一股热流,鸡巴果不其然的硬了起来。 

“哼,往哪看呢?”姐姐突然对我发起娇嗔来。我一惊,醒过味来。原来手中的杂志早不知扔哪去了,我现在是毫无隐讳的看着姐姐。 

“看看怕什么呀?又少不了你一块肉。”我腆着脸说。 

“呸!人小鬼大。当心鼻血止不住。”姐姐俏生生的白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轻啐了口。 

她现在明知道我在看,但还是满不在乎的作起了弯腰动作。 

终于,我鼓起了勇气,解开皮带,把长、短裤拉到膝上。亢奋的鸡巴蹦了出来,桀骜不驯的向上挺着,青筋暴露。蘑菇状的龟头已分泌出粘液,滴落到地毯上,彷佛它也很垂涎眼前的女人。 

姐姐直起身,一眼就瞥见了那玩意儿。她猛然眼睛圆睁,轻哼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连抖几下。 

我连忙蹬下裤子,赶上去,从背后一把抱住她。鸡巴直顶在半裸的臀上,从未有过的快感向我袭来。 

姐姐猛的一颤:“你要死啊?快放……放开。”姐姐这时还端着架子,向我下命令。 

“姐,我——要——肏——你。”我贴住她耳朵轻轻说着,一边就开始探她胯下。 

“不要!家骏,你疯了吗?你不能这样对姐姐的,我是你亲姐姐啊,不要乱来。” 

听到“亲姐姐”三字,鸡巴情不自禁的又跳了跳:“姐,我实在忍不住了,谁叫你这么迷人呢?” 

我箍住了姐姐的手臂:“姐,看,你流了好多骚水啊,阴唇也凸起来了,你也是想要弟弟的大肉棒吧?” 

姐姐如触电般一阵震颤,喉间不禁发出呻吟,背上浮起了一片敏感的鸡皮疙瘩。但她嘴里还是不肯放松:“别……别这样,家骏,这是乱……乱伦啊,妈……姑姑要是知道,饶不了你的。要是传开了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做人了?” 

乱伦!我心跳又突然加快了不少:“姐,如果让她们知道是你先穿着这玩意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你说她们会怎么想呢?”我极富技巧的啃咬着姐姐圆润的香肩,去解她健美裤。 

“呜……是姐不对。但姐……姐是无心的,家骏,你不是一直很乖的嘛,饶了姐这一回吧。”姐姐哭了起来。 

“姐……来不及了……”我猛的扯下裤子,一手掰开她绷紧的臀部,龟头用力往内一顶,鸡巴撑开花瓣,借着爱液的润滑,全根肏入,将阴道塞得满满的。 

“啊……”我和姐姐都叫了起来。姐姐让我肏了,我终于做出了绝不可做的事来,一种冲破伦理的快感让我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在姐姐汗津津的背上狂舔起来:“姐,我爱你。” 

姐姐则不再挣扎,连哭泣也停止了,只是一个劲的颤抖。我慢慢抽肏着,享受那烫烫的快感,双手按住姐姐的乳房轻轻抚揉。硬中带软的触感更使欲心动荡。丝丝爱液不断被挤出,喷湿了彼此的私处。阴毛在摩擦下,发出了淫猥的声音。 

“嗯……喔……唷……”姐姐鼻子里断断续续、含含糊糊的发出了甜美的娇喘,毕竟是亲姐姐的呻吟啊,比起别人呼天抢地的叫床来,还更刺激。 

她嘶嘶吐着气,两手扶住楼栏,两腿微微叉开,羞涩的翘着臀部与我厮磨。 

我探头看着姐姐赤红的侧脸。那表情让我十分迷醉,眼睛如雾般湿润,发带扎起来的乌发,瀑布般挣散开了。发丝在我脸上刮来刮去,发香直往鼻子里钻。 

我脑中突然闪过一幅画面,好像现在肏的是妈妈,耳中听到的也是她销魂的呻吟。妈,如果我将鸡巴肏进你屄里,那感觉滋味,一定会更美妙吧?我不由的加快速度,撞在翘臀上,直发出“啪啪”的声音。 

“妈妈,妈妈,儿子来啦,儿子回到你的阴道里啦,妈妈!” 

“哦唷……好硬……哦唷……”姐姐不顾矜持的叫了出来,额上渗着亮闪闪的汗珠。 

“舒服吗?” 

“嗯……棒……” 

我大力一挺,将龟头直肏阴道最深处,与蕊心紧抵在一起,猛烈研磨着:“有多棒?” 

“呃……就这样……”姐姐答非所问的将臀部用力向后顶。阴道肉壁蠕动收缩着紧夹住鸡巴,蕊心含着龟头不停吸吮。 

我清晰的感到她富有弹性的大腿在抽搐着,阴阜发烫。接着姐姐粗重的长哼一声,阴道深处喷出了一股热流。 

龟头被阴精浇得又麻又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 

“嗯……姐……你也很棒……唔……”我抽出鸡巴,一股浓烈的阳精喷射在她雪臀上。 

姐姐全身直抖,要不是我抱着,只怕早软倒在地了。我把姐姐扳过来,堵上了她温软湿润的嘴,香津灌入我口中。姐姐发出呜呜的声音,模糊的双眼流出了高潮的泪水。她也搂住我,含住舌尖吸吮着我的唾液。两舌交缠,彼此享受着近亲相奸高潮过后的余韵。 

“我都快透不过气了。”热吻一阵后,姐姐喘息着把唇移开,小鸟依人般靠在我肩头。 

“姐……你长得……长得跟妈真像……” 

“废话……啊……你……”姐姐愣住了,目瞪口呆,满是雾气的大眼迅速又清澈起来,忽然一把推开了我…… 

中饭我们叫了外卖。姐姐吃了一点就不吃了,然后一声不响的看着我进餐。她端起牛奶送到我嘴边:“喝这个,我加了许多蜂蜜呢。” 

我笑了起来:“这算是补充我的损失吗?” 

“呸,你真是的,人家好心好意要给你多加点营养,你怎么老往那想啊?”姐姐嘴上虽这么说,但小手却放肆的伸进了我裤裆,涂着蔻丹的细长手指缠绕着鸡巴,温柔捏摸着:“小鬼,你这东西真丑。”她又喊我小鬼了,但声调里满含着荡意。 

“那怎么样的算漂亮呢?” 

“哈哈,着急啦?我开玩笑的。女孩子都喜欢丑陋的鸡巴。”这淫荡的话语配上她娇美的脸,真是令人销魂,鸡巴又硬了。饭是吃不下去了,我只能呆呆坐着,任姐姐所为。“你……你去洗一洗……” 

“不是刚洗过吗?再说我还在吃饭呢。” 

“洗完了再吃。”姐姐不容分说的一个劲把我往外推。“洗干净了吗?”姐姐把我拉到客厅,一把扯下浴袍,推在沙发上,鼻子凑近上下左右闻着,像只可爱的小狗:“嗯。现在闭上眼睛。”她媚眼如丝的命令着我,表情有点紧张,脸上满是红潮。 

我顺从的闭上眼。感到一双温软的纤手握住了鸡巴。几乎与此同时,一股湿湿、热热的感觉包围了龟头。 

“啊……”姐姐在为我口淫!虽然心中早有所期待,但真的发生了,还是让我激动不已。我禁不住叫了起来,快感瞬间流遍了全身。 

“唔……”姐姐蹙着黛眉,抬起头来,发现我正看着她口淫,便吐出鸡巴,不满的瞪了我一眼:“坏小鬼,谁叫你睁眼的。” 

“不嘛,我就要看,姐这样子最美了。” 

“你……你讨厌……”姐姐娇嗔的啐了一口,但清澈见底的秋水杏眼中却漾起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笑中又充溢着火一般的激情。她重新垂下头,顽皮的作出要咬的架势,火红温腻的舌尖伸出,开始在龟头上游走,一次又一次的画圈,搓动包皮系带,顶开尿道口。 

我顿时一阵酸麻,尿道口又渗出了粘液:“嗯……咸咸的……”太阳西移,房间变暗了。 

而姐姐荡漾着水波的双眼,就显得格外晶亮:“小坏蛋,舒服吗?”姐姐俏皮的斜着脸,娇柔的问。 

“姐,我爱你!”我伸手去抚摸她的脸。 

心爱的女人肯把鸡巴衔在嘴里,那份感激,那份占有感,实在是无法形容。 

姐姐开始剧烈的摆动头,长发不时扫到我肚皮上,痒痒的。同时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终于,尾椎传来一阵麻酥的感觉,我挺直了身子。姐姐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抬头闪开,一股白浆高高的冲向天花板,随后是第二股、第三股……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