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的三个男人 【作者:不祥】

--

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编辑 

    第一章  
   
  青涩的香蕉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说话没有人敢不听,但温柔的妈妈说的话我没有一句敢不听。 
   
    家中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挂有母亲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间的墙上就挂着三幅,我认为是最美的三辐。 
   
    一张是母亲将左腿高举过头,我很难想像平时温柔高贵的母亲能有这么强的柔韧性;一张是母亲被一个青年男子高举过头,双退呈180度的劈叉;母亲好几次红着脸要将这幅相片换掉,可我总是哭闹着不肯;最后一张是母亲的练功时的站立着的休息照,相片上的母亲只有22岁,清纯的眼神望着窗外。 
   
    当我从母亲众多的相片之中挑出这一张时,母亲非常高兴,抱着我狠亲了几口,因为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一张。 
   
    母亲年轻时是芭蕾舞演员,所以没法留趾甲,平头的芭蕾舞鞋极大地限制了母亲的美足。退出舞台后,现在母亲即使在家里也要穿着她喜欢的高跟鞋,她认为这样可以使自己不懒散,小腿的肌肉时时处在绷紧的状态。母亲的美足无疑是一流的,我看过许多色情杂志上专门拍摄美足的照片,可没有比得上母亲的。 
   
    母亲穿高跟鞋的时候很少穿丝袜,即使穿丝袜也绝不穿那种脚趾头加厚的那种,她要充份展示她脚趾甲的美丽。 
   
    母亲有一个专门的修脚师布兰克,这家伙艳福不浅,每次精修我母亲脚趾甲的时候总是甜言密语的把我母亲哄得满脸通红,好在最后逐一亲吻他手下的艺术品——我母亲的脚趾甲。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他的手艺,他把母亲的脚趾甲修得一根根长长的,呈椭圆状,大么趾甲稍稍内尖,更显妖冶。 
   
    涂上深褐色的指甲油,穿上暴露着整个脚背的高跟凉鞋,母亲的脚显得高贵不可逼视,却又淫荡无比。 
   
    母亲的身高是1.73,鞋的尺码是42码,五趾修长,大么趾微微上翘。我经常偷拿母亲的高跟鞋手淫,光是幻想着母亲的美脚就足够我喷发不止了。 
   
    我私下里有个愿望,就是让母亲穿每一双她的高跟鞋让我玩个遍,当然这只是个梦想,而且母亲的高跟鞋式样层出不穷。没有垫厚袜头的丝袜包不住母亲椭圆形的脚趾甲,所以母亲一双丝袜一般只穿一次就扔掉,这些丝袜和母亲的高跟鞋一样,成了我手淫极好的工具。 
   
    家里虽然有十几个佣人,可勤劳的母亲还是喜欢自己烧菜给家人吃。我和父亲也最喜欢母亲烧的菜。 
   
    我经常通过安装的摄像头偷看父母亲做爱,虽然摄影头只能看个大概,但还是非常刺激。 
   
    尝遍各国佳丽和试过无数种玩法的父亲,已经很难有什么刺激可以使他勃起了,母亲美妙的裸体只能使他阴茎无奈地动两下。但母亲只要穿上高跟鞋,裸身往那一站,或者再摆个芭蕾舞脚尖点地,双手向上的姿势,父亲的阳具马上就行举枪礼了。 
   
    这时候的母亲总是晕红着脸,爬上床去,投入父亲的怀抱。父亲很粗暴地将母亲压在底下,很快地进入,进入后的父亲又显出他身经百战的勇猛,激烈地操弄着母亲,母亲不时地发出呻吟声以助父亲的淫性,她自己也得到极大的快感。父亲往往要干母亲数百下才射精,而这时候的母亲早已美眸迷离、鬓横鬟乱了。 
   
    父亲虽然好色,但还是很爱母亲,我常听他笑着对母亲说“只有你才是我的归宿”,通常母亲这时候脸都红红的。 
   
    父亲通常对一个情妇感兴趣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然后就会回到母亲怀中。母亲虽然对父亲非常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郁文的出现改变了这种现状。郁文实在太美丽了,她有比母亲还要高挑的身材,如果说母亲属于温柔高贵形的美女的话,那她就属于开朗随和形。更重要的是,郁文也是个芭蕾舞演员,而且是母亲原先的芭蕾舞团的新任“白天鹅”。在这一点上,母亲最自卑。因为郁文才22岁,就得了许多母亲过去梦寐以求也没有得到的舞蹈大奖。 
   
    我一样偷窥过郁文和父亲做爱,在郁文面前父亲好像个年轻人,郁文的一个笑容就能使他勃得直挺挺的。当郁文穿上芭蕾舞鞋,来段裸体芭蕾舞,父亲甚至跪在地下,恳求女神的赐爱。 
   
    有一段时间,我发觉我看郁文手淫的次数竟然超过了看母亲手淫的次数。 
   
    我对郁文不知道是应该感激还是怀恨。她使父亲疏远了母亲,已经三、四个月没进母亲的卧室了,却使幽怨的母亲更经常的来陪我玩。 
   
    我心里对父亲羡慕得要命,他有母亲,现在又有了郁文,可真是成仙了。我不像父亲那么贪婪,我有母亲就够了。 
   
    自从发现郁文在我心中有取代母亲,成为我新的性幻想对象之后,我对郁文就有一种惧怕心理。到晚上,我只有跑到母亲房间去睡觉,才能逃避偷窥父亲和郁文做爱的欲望。 
   
    母亲开始是拒绝我到她房间里睡的,后来禁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在哀求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一种快感,心想:你要是拒绝我,就别怪我幻想别的女人。 
   
    母亲最后还是同意了,这使我的偷窥行动有了质的提高。 
   
    我可以抱着母亲的脚睡觉了,睡觉前我还喜欢舔吮母亲的脚趾头,母亲发觉我有这个癖好后,几次想阻止,都被我泪汪汪的武器挡回去了。母亲后来也逐渐屈服了,甚至洗去了脚上褐色的趾甲油,好方便我吮吸。 
   
    几个月内,我数不清有多少次我一边吮吸着母亲的脚趾头,一边手淫达到高潮的。 
   
    大概是淫欲过度,母亲发觉我脸色很难看,强拉我去看医生,医生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叮嘱母亲多给我吃一些有营养的食品,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10岁的小孩会疯狂手淫吧! 
   
    从医院出来之后,外面的阳光照得我很舒服,我跳进妈妈的怀里,要她抱,母亲忍俊不禁,开怀大笑,她说那个医生真是莫名其妙,我们家哪天不是好几顿的山珍海味。我好久没见母亲那么高兴了,伏在妈妈的怀里,我心里也莫名的高兴。 
   
    母亲爱上了她的小情郎——白马王子乔治,脚趾甲上又重新涂上了深褐色的趾甲油,并且不让我吮吸。经常半夜趁我睡熟了,偷偷跑出去和他约会。 
   
    第二天我看着母亲神色开朗,一副昨夜受到滋润的模样,我就妒火攻心。无可奈何之下我想到了我爷爷,没有人不知道爷爷的神通广大。 
   
    没想到爷爷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他让我进了一间暗室,和我一起看几盒录像带。 
   
    那是母亲和乔治偷情的录像带,自以为行踪隐秘的母亲,她一举一动都被录像带拍下来了。看着母亲在乔治的家中和他一起共舞,演出的当然是“白天鹅和王子”那出戏,最后白天鹅竟然跪倒在王子脚下,吮吸王子的阳具。演出里可没有这个剧情! 
   
    爷爷看出了我的烦躁,拍了拍手,门开了一下,又很快关上了,一个女人滑了进来,不声不响地解开我快撑破的裤裆,给我口交。我藉着录像带的余光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脸庞,竟然是我的另一个梦中情人——郁文! 
   
    一边看着录像上母亲躺在乔治的身下激动得饮泣,一边享受着郁文绝妙的性服务,我很快就喷了。喷过之后我脑袋有了一丝清醒,我对爷爷的崇拜达到了恐惧的地步。 
   
    “你父亲的眼光不错,”爷爷不急不缓地道,“你母亲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女人,而且风骚、性感。” 
   
    顿了一顿,爷爷继续道:“我老早就想把她骑在胯下了。” 
   
    爷爷看到我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眼神,笑道:“我起码有数百种方法可以使你母亲心甘情愿地和我交合,可我至今没有实施一种,主要的原因为了你。” 
   
    “为了我?”我吃了一惊。 
   
    “她是你的母亲,在没有你的许可之前,我是不会上她的。”爷爷道。 
   
    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爷爷今年66岁了,可供玩乐的时间不多了,因此今天你要做出决定。”接下来爷爷说出了让我铭记一辈子的话,“你愿意和我一起共享你的母亲吗?” 
   
    这时候银幕上出现的是母亲脸部的大特写,母亲激动得哭泣的脸庞,她的热吻雨点般落在乔治丑陋的阴茎上。确实像爷爷说的,母亲是最棒的,现在在我的心中完全充满了对母亲的爱与恨,郁文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她能在一个臭“王子”的体下淫贱地悲吟,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我作出了我这一生第一个重大的决定,我答应了爷爷,和他共享我的母亲。我很奇怪,爷爷根本不在乎我父亲怎么想,或许在他的心目中,母亲也是最神圣的吧?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