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的菊花蕾

--

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编辑 

〔一〕 
  今天是个好日子,阳光明媚,空气中夹带着清新的海风,远处白舫点点,近处沙滩上不时传来游人欢乐的笑声。今天也是个大日子,是我和妈妈去登记结婚的日子。一早上妈妈就忙着打扮自己。 

  看着妈妈认真的样儿,我笑着说道:“妈妈,你不管怎么打扮都是那么漂亮的。” 

  妈妈横了我一眼:“今天是我下半辈子最重要的一天。我一定要把我最美的一面展现给你。”说着把我轰了出去,说是打扮完了给我看。无奈,只好来到客厅看电视。 

  弄了好半天,妈妈才从房间出来,只见她一袭乳白色的连身小洋装,质料轻薄、剪裁虽简单,但看得出是经过精心设计,裙摆约到大腿一半,上身是无袖的,用两条细肩带系着,性感的露出粉肩和香背。随着妈妈的到来,房间里多了一股淡雅怡人的香水味。 

  “哦,妈妈。”看着迷人的妈妈,我不由的赞叹道:“你真是太漂亮了。走在街上一定有很高的回头率哦。” 

  “哼,我才不管其他人呢,我只给你看。”说着妈妈优雅的转了个圈,一头齐肩长发随之舞动“我好看么。”妈妈娇羞的看着我。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走上前去抱着妈妈,向她那娇艳的红唇印了上去,双手更是摸向那饱满的乳房。我以行动说出我的答案。 

  “哦……不……”妈妈急忙按住我的两只禄山之爪“宇,现在先去办正事好么,晚上我们再……” 

  “对,晚上我们再洞房花烛。”我嬉笑着道“你呀……”妈妈用食指顶了一下我的额头,“就想着那事!” 

  说笑着,我们出了门,打的到了婚姻登记处,做完一切手续后,我们如愿的拿到了结婚证书,上面写着我和妈妈的名字:飞宇-诗秋。 

  手续办完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公司找。妈妈见我有事,体贴的说道:“老公,有事就去忙吧。”我歉疚的看着妈妈:“老婆,你先回去准备,晚上回来我们再结个中国式的婚,好吗?”妈妈红着脸点了点头。 

  原来公司的前期工作都已经做完,现在要讨论的就是如何打开市场,让玩家了解并知道这个游戏。这个是公司的重大举动,必须我拍板。在了解具体情况后我决定先在各大网站上做广告,通过各种可能渠道对游戏进行宣传并且对游戏的早期玩家提供许多优惠政策,用来吸引玩家。 

  我们知道,只要游戏有人玩了,并且觉得不错,那么很快的我们就会有许多义务宣传员~~玩家。在定下具体方向后,剩下的事就是员工的了,我出钱了,他们总得出力不是?所以我很快就赶了回去,因为我知道,家里还有个人在等着我。 

  到家后天已经黑了,打开房门发现妈妈已把整个房间重新布置过,几凡被单、床具都是喜气洋洋的大红色,还点着两只大红烛。只见妈妈凤冠霞披地走了出来,头上还盖着一条大红头巾,完全一副新嫁娘的模样。只听她站在房门口含羞地轻喊着:“宇,你……还不来牵我?” 

  我这才会意过来,赶紧趋前牵住她手上红布的令外一头,并引着她走到那有着斗大喜字的红幛前,站定后,不约而同地对着前方的一对大红烛拜了三拜,然后转过身来互相拜了三拜。 

  妈妈觉的此等事不宜让天地知晓,故想把那本该给天地的三拜给省了。但我却拉着她的手向天地拜了下去,在外人看来,这种拜堂简直是荒唐透顶,但我想用这个方式告诉天下,我爱我之所爱,没任何东西可阻拦。 

  拜完天地后,我完全将妈妈当成自己刚过门的妻子,急着要与她行那周公之礼。一把抱起妈妈,三步并两步地往我们的房间走去。 

  “妈妈!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 

  妈妈没有答话,只是将头垂得低低的,自顾自地玩弄着她衣服上的缀子。对着妈妈那刻意打扮过的脸,和她那副娇羞的样子,我不禁看呆了。 

  见我久久没有动静,妈妈偷偷地瞄了我一眼,发现那个既是她的儿子、又是她夫婿的男人(也就是我啦)正傻睁睁地盯着她看。不禁扑进我的怀里撒起娇来:“老公,你……就打算这样看我一个晚上么?” 

  得她提醒,我才恍然,出手环住妈妈的脖子,将她一把推倒在床,伸手就去解她的裤带。不料,妈妈竟出手阻止了我:“宇!别急,且听我说。既然我已经成了你的妻子,今晚就该让我能像一个真正的妻子般,竭力的来侍候老公你吧。” 

  话才说完,她就像一个顺巧的妻子一般,开始为我宽衣解带,直到我一丝不挂。然后回过头自个儿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解下来,直到身上只剩一条浅红色的底裤,然后,在我的身旁躺了下来,两只乳儿不规则地起伏着,等着我去脱她的内裤,完成这婚礼的最终部份。 

  忍耐多时的我,一点也没有让她等候,浓厚的气芬,让我甚至省略了前戏,一鼓作气地扒下妈妈的底裤,并拉开她那两只雪白的大腿,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一下就将整只鸡巴硬生生地插入妈妈的穴里。 

  “轻一点,痛- ”没有充分润滑的妈妈不禁轻喊一声。 

  “对不起,弄痛你了吗?” 

  “嗯,还好,哪,你不用急,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只要你想要,我没有不肯的,只希望你不会怨我。” 

  “怨你?怎会有这种话呢?” 

  “我是想,要是我今晚仍是个闺女,就能让你为我破身了!宇,你不会怪我吧,你会不会怪我在这新婚之夜没能给你一个干净的身子?” 

  “哦,妈妈,你难道忘记了你身下有几个洞了么?” 

  我笑道:“后面的那个洞可是处女哦,我就是要留到今天晚上来享用的,再让你破一次身。我要了你这里的第一次,以后你整个儿都是我的了!” 

  说着把妈妈转了个身,让她抬起雪白的屁股,眼前只见她混圆的肥臀正朝着我,鲜嫩幼滑,洁白无瑕,再也按捺不住,便用手扳着滑不溜手的两团肥肉,用点力往左右两旁轻轻掰开。 

  一时间,藏在肉缝中又紧又窄的屁眼便展露在眼前,铜钱般大小,浅咖啡色泽,从外渐渐化到中间变成粉红,一条条细小的皱纹从中心向四面扩散,像一颗菊花螺贝壳,娇小玲珑。中间一个仅看得见的小洞微微张开,一缩一放,彷似一块蛮荒的处女地,正迎接着拓荒者来开垦。 

  心恐妈妈娇嫩的屁眼受不了我粗大阳具的抽插,问道:“妈妈,可以吗?会疼的。” 

  妈妈转过头来说道:“今天是我开苞的日子,再痛,我也不后悔。只要你舒服就好。” 

  我提着阴茎,小心翼翼地用龟头对准屁眼中心的小洞,准备力戳而进,一捣黄龙。谁知心想容易,实行就难,一捅之下,那从未开发过的小洞也随即跟着本能地一缩,把进口完全封闭,一时变得前无去路,欲进无从。虽然妈妈尽量放松,又将屁股迎着来势力挺,但那龟头却像盲头苍蝇,摸不着门路,乱碰乱撞。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