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淫兽调教】【完】

--

  淫兽调教

  前言

  那天晚上十点多,我如常地从公司下班回家,在经过一条阴暗的巷子时,听到从巷子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我不禁好奇地朝着巷子走了进去!当我每走一步,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正当我要经过一个转角时,我突然发觉声音是从转角的左边传出来的!我停下脚步,凭依着天上的月光往暗暗的巷子看去,依稀只见到两个人正在解决人类的原始欲望。

  “哦……用力点……人家好舒服……哦……你顶到底了……”

  “哦……宝贝……你的小穴好紧呀……夹得我的棒子好舒服……”

  “嗯……人……家……也……很……舒……服……呀!哦……你……顶……得……人……家……的……小……穴……好……爽……”

  我耳里听着他们的淫声浪语,偷偷躲在墙角偷看着他们……借着月光,我依稀认出那个女的正是住我家隔壁的丽桦!

  (不会吧!丽桦平时一副高傲的模样,没想到她也是浪女一族的成员!)

  不到五分钟,就听到那个男的说:“哦!宝贝……我要射了……”

  “哦!好……人……人……人……家……也……要……高……潮……了!”

  “哦!宝贝……不行了!我真的要射了……哦……哦……哦……”

  “啊……好热……你的热精射得人家的小穴好舒服……”
  他们的动作停了下来,我心想:(该走了!没看头了!)于是就轻轻地从我躲藏的墙角往回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的梦境中,一直不停地交换出现丽桦平时高傲的神情及今晚偷窥到的淫荡模样……

  第01章

  捕获自从那天偷窥丽桦跟一个男人在暗巷里做爱的场景,我的心里就一直想把丽桦这个平时看来高傲的女人弄到手!我的心里不停地盘算着……但一直都想不到任何的好方法!

  直到有天看电视的时候,新闻播报时的一则消息,让我的心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前段时间,某摄影器材公司顺利研发出红外线夜间摄影机,只需星光便可进行摄影,对未来科学家研究夜行性动物,将会有很大助益!”

  (嗯嗯!没错!对我得到丽桦那个淫荡的女人的计划,也有很大的帮助!)

  我心里不停地盘算着整个计划要如何的推动。

  隔天下班后,我向那间摄影器公司买下了一部星光摄影机及不少的空白录像带回家。我先在自己家中对着许多的物品进行试拍,拍出来的效果虽不及大白天拍到的效果好,但对我的计划已有很大的助益。

  为了顺利进行计划,我先跟公司请了三天的假,我打算利用这三天先去拍摄计划中不可缺少的录像带。

  请假的第一天,我一大早就到丽桦的住处附近埋伏,预备跟监丽桦,看她何时会再像那天一样在野外跟男人做爱……

  可惜,我一直跟监晚上十二点,都没有任何的收获。
  (没关系!今天才第一天而已!)我心里这么想着。
  第二天也如同第一天一样失望而归……

  第三天,我也是一大早便到丽桦的住处附近去埋伏跟监,一直跟到晚上十点左右。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突然看到丽桦穿着着连身裙、蹬着高跟鞋走出来,她一出门就朝着上次我看到她跟那个男人做爱的巷子附近走去!我当然不愿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于是我便亦步亦趋地跟了过去。

  当然我手上的那部星光摄影机,从丽桦一出家门便开始拍摄着,这样的录像带才够精彩啰!

  丽桦一直都没发现自己的后面有个人在跟着,她到了那条巷子口的时候,还先向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人知道她走进那条巷子才走了进去。

  我看她走了进去,我才又小心奕奕地跟着。

  “你来啦!我等了好久了!”

  “哎唷!人家总要小心一点嘛!这附近的人都知道人家是座冰山,哪知道人家却融在你这个冤家的手里!”

  “谁叫我是座火山呢!冰山还不融在我的怀里吗?”
  我透着摄影机的镜头看到那个男人的手已不安份的在丽桦的身上四处游移着,丽桦也因他的动作而抱着那个男人,丽桦的脚看来有点无力的感觉。

  “你这个冤家,老是喜欢逗得人家……想要的要命……”丽桦喘着气说着。

  “不然我要怎么融化你这座冰山呢?”那个男人如此说着,双手还不忘在丽桦的身上四处逗弄着。

  “人家我……就是这样被你给融化了……哦……”丽桦的呻吟随着风飘进了我的耳朵里,也录进了影带里。

  那个男人的手向下拉起了丽桦的裙摆,隔着内裤抚摸着丽桦下体,没多久,他的手就钻进了丽桦的内裤,直接抚摸着丽桦的阴部。

  “你的小穴已经那么湿啦?是不是想要我想很久了呢?”那个男人一边摸着丽桦的阴部,一边说着。

  “哪有呀……哦……还不是被你这个冤家逗得……嗯……”

  “你别只顾着自己爽呀!我的肉棒也要你安慰安慰它呀!”

  “知……道……啦……!”只见丽桦慢慢地蹲下去,解开了那男人的裤子,拿着他的肉棒就往自己的嘴里送。

  丽桦的头一前一后的动着,他一手摸着丽桦的头,一手隔着丽桦的衣服摸着丽桦的乳房。

  “好舒服,没想到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

  丽桦好象是受到这句话的鼓励,头动得更起劲了!
  “哦!真的好舒服,我快受不了了!站起来用手撑着墙壁,把你淫荡的小穴对着我吧!”那个男人如此命令着丽桦。

  丽桦站起来后,就面对着墙壁,把自己的屁股往后翘,还分开自己的双腿,好让那个男人的肉棒能顺利地插进小穴里。

  “哦!插到底了……好舒服……哦……”丽桦呻吟着。
  “这样就舒服啦?还有更舒服的呢!”那个男人一下一下地用力插着丽桦的小穴。

  “哦……别这么用力嘛!你想把人家的那里插坏吗?啊……”

  “这样就怕被插坏呀!那我轻一点哦!待会你可别叫我用力插哦!”

  “啊……你好坏哦!别这样取笑人家嘛!嗯……”
  “好好好,我不笑你,那我用力干你总行了吧!”那个男人说完后,好象是要证明他的话一样,用力地干着丽桦的小穴。

  “哦……你还真用力呀……人家好舒服……哦……你顶到底了……哦……”

  “哦……宝贝……我怕你说我不够用力嘛……你的小穴也夹得我的棒子好舒服……”

  “嗯……人……家……也……很……舒……服……呀!哦……你……顶……

  得……人……家……的……小……穴……好……爽……“
  我就这样躲在阴暗的地方,一边摸着自己硬挻的肉棒,一边继续拍摄着。

  (对对对,再淫荡一点,这样拍出来的带子才够精彩好看!呵呵呵!丽桦你这只淫荡的母猪,我期待当你看到这卷自己演出的A片时,脸上会是什么么的表情!呵呵呵!)

  大概十分钟后,就听到那个男的说:“哦!宝贝……我要射了……”

  “哦!好……人……人……家……也……要……高……潮……了……”

  “哦!宝贝,不行了!我真的要射了……哦……我射了……哦……哦……”

  “啊……好热……你的热精射得人家的小穴好舒服……人家也高潮了……”

  丽桦说完以后,就靠着墙壁不停地喘息着。

  我怕等会当她们要离开的时候,会发现我在这里偷拍,所以在他们没发现的情况下,悄悄地收拾星光摄影机及一些配件,就先离开了。

  (这卷带子还真是精彩呀!看来我得到丽桦的日子也不远了!)我的心里大笑着。

  隔了一个月,我再度向公司请三天的假,可是这三天,却也将是丽桦要落入我的手中的日子。

  当然在这一个月之中,我还是不停地利用机会多拍了几卷丽桦与那个男人做爱的影片;我也利用星光摄影机的剪辑功能,将我所拍到的这些精彩镜头剪辑成一卷精彩异常的影片。

  在我请假的前两天,我就先送了一卷剪辑好的带子,附上一封信,先送到丽桦的住处去。

  丽桦小姐:这卷带子拍得不错,先送给你看看。
  摄影者

  隔天早上,我又送了一封信到丽桦的住处去。

  丽桦小姐:拍得不错吧!若你不想这卷带子被分送到你的家人及朋友的手上的话,今晚十点至暗巷一会!你若是不来的话,后果自负!

  摄影者

  接下来,我只要等着丽桦自己送上门来就好啦!
  我信上跟丽桦约定的时间到了,而她也准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是谁?你有什么用意?”丽桦一到就如此质问着。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黄柏帆;我的用意很简单,只是想请丽桦小姐看看我有没有把丽桦小姐私底下淫荡的样子,拍得很出色罢了!”我笑着说。

  “哼!只是这样而已吗?我不信!”丽桦气忿的说。
  “当然还有一点小小的要求啦!只是不知道丽桦小姐会不会同意罢了!”

  “什么要求?你要钱吗?要多少钱?你开个价吧!但是你拿了钱以后,要把带子全都还给我!”

  “NO,NO,NO,何必要谈钱呢?谈钱多么伤感情呀!只不过想请丽桦小姐到一个地方作客三天罢了!”

  “……”

  “当然,三天后我就会把正版的带子还给你,如何?”
  “只要我去做客三天,你就会把正版的带子还给我?谁知道你会不会再拷贝带子呢?”

  “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时间一到,我会把所有带子一并还给你,如何?”

  “……好!何时出发?”

  “当然是现在啰!”

  “但我明天还要上班,总要先让我请个假吧!”
  “你明天早上打个电话到公司请个假不就好了,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好吧!也只好这样了!我跟你走吧!”

  “先等等,你拿这个布条把自己的眼睛幪上吧!”我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条布条交给丽桦。

  丽桦也很干脆的拿到布条后,便将自己的眼睛幪上。
  “为了避免你大叫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请把你漂亮的嘴张开吧!”

  丽桦虽然很纳闷我要她把嘴张开的用意,但碍于自己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而照着我的话,张开了自己的嘴。我看到丽桦一将嘴张开,我再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口枷,就塞入丽桦的嘴里,并把口枷的带子在她的脑后绑好!绑好之后我就扶着她走到巷口较阴暗的地方。

  “你先在这等一下吧!我去开车过来接你!不准自己把口枷拿下来!”

  她点点头,我就去把我为了这三天租来的车开到巷口。
  “很乖嘛!还满听话的!”我下车扶她上车的时候,在她的耳边说着。

  丽桦的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好象在问:“你为什么脱我的衣服?”

  “你最好安份一点,我想,你不想你精彩的表演被你的亲朋好友看到吧?现在,让我帮你穿上我帮你准备好的服装吧!”说完,我便动手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放到后车箱里,并拿出了她这三天的服装——〈麻绳〉。

  我把她的双手背在背后用麻绳绑住,并让麻绳在她的乳房上下紧绕了两圈,她的乳房也因被紧缚之后,显得更为突出。

  “呜呜呜……”丽桦再次发出声音,并激烈的摇头,给我的感觉好似在说:“你在干什么?”

  “这就是你这三天的服装,你现在不想让我绑,说不定三天后你会自己要求我把你绑起来呢!”

  我再拿出一条麻绳,先在她的腰上绕了一圈,再由她双腿之间通过,并在接触阴户及肛门的部份各打上一个结,才跟在腰上的绳子绑在一起,剩下的绳子,则让它跟胸部的绳子绑合在一起。这样,只要她一动,绳子就会同时刺激她的乳房、阴户及肛门。

  我再拿出一件长风衣披在她的身上,好把她的服装遮住,又拿来一个面罩,将她的脸罩住。

  “好啦!现在我扶你上车吧!”当我把她扶上车坐好之后,就开车往山上一间预早订好的渡假屋开去。

  第02章

  开始我开了约莫两个小时的车,终于到了我预定的那间渡假屋。

  “丽桦,我们到了!等会你就可以下车了。”我转头对丽桦说道。

  我把车停好之后,先将我所带来的东西搬进屋子里放好之后,才回头将丽桦带下车。

  “现在这个地方将会是我们这三天一同生活的地方,你不用想大叫或逃走,这附近没什么人住,而且我也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有逃走的机会的!”

  “在车上坐了两个小时,我想你不但累了也想上厕所吧!这样好了,我先带你去上个厕所,你看这样好吗?”

  丽桦点点头。

  “嗯!那我带你去上厕所吧!”我扶着丽桦向前走着,我故意引她走到马路的旁边。

  “来!你就在这里上吧!那我帮你把衣服拉高呀!”我把风衣的下摆拉高,并示意丽桦蹲下。

  丽桦蹲下后摇摇头,表示她现在尿不出来。

  “少废话!要嘛你就现在解决,不然你就忍到明天早上再尿吧!”

  我拿起带来的星光摄影机,在一旁拍下丽桦此时的镜头。
  丽桦终于尿出来了,但她的尿声还真是大声,“哗喇……”声一直不停地传来。

  “哟!你不是尿不出来吗?怎么现在一下子就尿得这么大声了呀?”我羞辱着丽桦。

  “尿完了吧!那我们该进去啰!”说完,我便将丽桦扶起并朝房子走去。

  进房子之后,我在玄关那里,解开幪着丽桦眼睛的布。
  “好啦!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会在这里一同生活三天,这三天里,你要是敢不听话的话,嘿嘿……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看着办吧!知道吗?”

  丽桦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现在我帮你拿下你嘴里的口枷,但拿下口枷后你好给我乖乖地闭嘴!”说完我就解开丽嘴里的口枷,她稍微活动了一下嘴部的肌肉,让自己被绑了两个小时的嘴舒服一点。

  “你究竟想对我怎么样?”丽桦不安的问。

  “我想怎么样?我不想怎么样呀!我只不过是想把你调教成我的奴隶而已!哈……!”

  “你……你休想!我不会答应的!”丽桦气忿的说。
  “由不得你不答应!你别忘了你还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呢!”

  “你卑鄙!”

  “我要是不卑鄙的话,你现在怎么会在这呢?哈……哈……哈……!”我大声地笑着,“你别说那么多了,现在开始呢!你会过得很爽的!”我淫笑着说。

  丽桦忿忿不平地看着我。

  “对了!刚才忘了帮你穿戴另一件衣服,现在帮你戴上吧!”我拿出项圈走近丽桦,一下子项圈就戴在丽桦的脖子上了。

  “你在我脖子上戴了什么?”

  “狗项圈呀!这条项圈还真适合你耶!哈哈哈!你这只母狗!”我继续羞辱着丽桦。

  “狗项圈?给我拿下来!你这个变态!”

  “我变态?那你在巷子里跟男人做爱就不变态吗?”
  “……”

  “说不出话了吧!我帮你解开幪眼布吧!让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我说完便将丽桦带到镜子前面,并伸手将幪在她眼睛上的布解了开来。

  丽桦张开眼睛后就朝镜子里看去,只见她的眼睛牢牢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不出任何话来。

  “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觉得如何呀?是不是很性感呢?”我站在丽桦的背后看着镜子里的她说着。

  “……”

  “这三天里,你将会与现在绑在你身上的绳子形影不离!对了,还少了两个配件,我现在帮你补上!”

  我转身拿来了电动假阳具及口枷,丽桦看到我手上拿的口枷她吓了一跳,虽然她还没看过口枷,但她仍感觉到那是我在她上车之前塞在她嘴里的东西。

  “你……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丽桦害怕地问。
  “你是问那只手上拿的东西呢?”我看她的眼光落在我拿着口枷的手上,便接着说:“你是问这个吗?这个就是你在车上时我塞在你嘴里的东西,它叫”口枷“是用来让你不能大喊大叫用的!来!把嘴张开!我帮你戴上!”

  丽桦紧闭着自己的嘴,之前口枷塞在她嘴里的不适感令她不停地摇头拒绝。

  “哟!不愿意张嘴呀?别忘了你那卷”精彩的表演带“哦!”我威胁丽桦。

  丽桦终于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巴,让我把口枷塞入她的口中,我把口枷的绳子在她脑后绑好之后,解开绑在她胯下的绳子,命令她把脚分开,我用手摸她的小穴,发现她的小穴早已经湿透了。

  “看来你很喜欢那条绳子哦!小穴湿透了耶!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还要弄湿你的小淫穴;看来你平常的冷酷模样,根本是装出来的嘛!心里其实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羞辱着丽桦。

  我把电动假阳具对着丽桦湿透的小穴,她的小穴只发出“噗滋”的一声,就将整支假阳具给吞了进去。

  我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她的喉头不由自主地发出〝嗯……嗯……〞的呻吟声,脚彷佛失去支撑身体的力量,就快往下跪坐在地上,我顶着她的身体,将我刚解开的胯下绳又再绑了回去,但这次我先让胯下绳绑住假阳具的底部,才将绳子向上绑在她腰部的那条绳子上。

  此时的丽桦早已受不了假阳具所带来的强烈剌激,我才放开她,她便无力地躺在地上,嘴里一直发出“嗯……嗯……嗯……”的呻吟。

  我在一旁看着丽桦此时被假阳具不停地剌激的淫穴,也看着她脸上淫荡的神情,我笑了笑,便去拿出我带来的行李,一一地排放在小桌子上。

  我把带来的三脚架架好,将摄影机装在上面,把镜头对准丽桦,并按下“录像”键,这时丽桦倒在地上被假阳具剌激的样子又被我拍进了录像机里。

  我把东西放好之后,又去看看丽桦的状况,她仍不停地呻吟着。

  “你就先在这慢慢享受吧!等会我再来看你!”说完,我便到浴室去洗澡;我在洗澡的时候,心里盘算着:(今天晚上就让她这样待着吧!明天她一定会很听话的!)

  我洗完澡出去打算睡觉的时候,丽桦的头侧向一边,透过口枷上的洞已流下不少口水在地上,她的嘴里仍在发出呻吟,但呻吟已不似刚才那样有气了。

  看到她这样子,我先把录像机关掉,再拿了条绳子,将丽桦的双脚交叉并用绳子绑好,这样一来她不但站不起来,而且也会将假阳具夹得更紧。

  “好啦!晚安啦!我开了两个小时的车现在满累的,我先去睡啦!你就躺在这边慢慢爽吧!”说完,我就去睡觉了。

  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丽桦仍躺在那边,还在断断续续地发出呻吟,但声音已不似昨夜的清晰了。

  我将假阳具的开关关上,她仍在呻吟着,但看得出来她已累瘫了,我将她身上所有的绳子都先解开,让她的血液恢复运行,毕竟已绑了一夜了,要是不解开的话,可能她的双手手掌就报销了。

  我把绳子都解开之后,丽桦经过一个晚上的不停高潮,这时也昏睡了过去,我心想:(先让她睡两个小时好了!两个小时之后再开始今天的活动吧!)

  两个小时后,我把丽桦摇醒,她的眼神显得呆滞失去了活力,我将她的双手背在背后,再次用高手小手的缚法绑了起来。

  看她没什么精神,我把她拉到浴室,我一放手她就又软倒在地上。我一手拿莲蓬头,另一手打开冷水的开关,对着丽桦让冷水将她冲醒。

  丽桦被冷水这么一冲,很快地清醒过来,她不停地躲着冷水。

  “醒了吧!今天才正要开始呢!”我看丽桦已能躲避冷水,眼神也恢复了神采,这才将水关掉,随手将莲蓬头丢进浴缸里。

  我拿毛巾将混身湿透的丽桦略为擦干之后,再带着她回到房间里,拿出我帮她准备好的早餐,放在她的面前:“吃早餐吧!我相信你一定饿了!”

  丽桦看看我帮她准备的早餐,一副怀疑的神情,因为我是用狗碗装着我帮她准备的早餐─牛奶;她虽然经过了一夜的不停高潮,但仍还有理性。

  “你……你要我吃这个?”丽桦用怀疑的语气问着。
  “对呀!不然你还有看到其它什么食物吗?”我微笑着问丽桦。

  “你……你把我当狗?哼!我情愿饿死也不吃!”
  “即然这样,那我拿去倒掉吧!但你今天也别想吃到其它食物!”说着我便拿起狗碗,准备拿到浴室去倒掉。

  “请……请等一下!我吃就是了!”丽桦怕自己一天真的会都吃不到东西,而且自己也真的饿了,于是也只好妥协了。

  “这是你自己要吃的哦!我可没逼你!”我转身回来将狗碗放在她的面前。

  “你……能不能将我的手放开?不然我要怎么吃呢?”
  “放开呀!你别想了,你就这么吃吧!”我拿来摄影机把玩着。

  丽桦看了我一眼,似乎感受到我的坚决,于是便低下头像狗一样吸啜着狗碗里的牛奶。

  我看机不可失,立刻按下“录像”拍下丽桦像狗一样吃着早餐的镜头。

  “呵呵!你现在比昨天戴上项圈时还更像一只母狗!我看,就叫你”丽桦母狗“算了!”

  丽桦听到我这么说,立刻抬起头来,目光正好对上摄影机的镜头,她立刻又将头低下去,但她刚吃东西的样子及抬头时的面孔早已被拍入镜头里。

  “你羞辱我羞辱得还不够吗?”

  “嘻嘻嘻,还早得很呢!丽桦母狗,等你肯承认你是我养的母狗时,那我才会停止羞辱你!”我笑着说:“快吃吧!等会还有很多事在等着你呢!若你不吃了,剩下的我就拿去倒了哦!”

  丽桦赶紧又低下头,将碗里剩下的牛奶喝完;我看她喝完了,才将摄影机关上,把狗碗收到一边去。

  “吃饱了吧!你先打个电话去请假吧!”我看着丽桦说。
  “可是我的手绑着我要怎么打电话?”

  “我帮你啰!告诉我你工作地方的电话吧!但我先警告你,别想求救,不然……你就准备当A片明星吧!”

  我拿起话筒,丽桦念了一串数字出来,我按完键之后,便将话筒贴在丽桦的耳朵旁。

  “喂!主任吗?我是丽桦,因为我家里出了点急事,能不能跟主任请三天的事假呢?嗯!好,谢谢主任,主任再见!”

  丽桦说完之后,我立刻将电话挂上,并把电话放好。
  “请好假啦!那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吧!”

  “课程?”

  “是呀!把你调教成母狗的课程呀!”

  “我……我不要!”

  “由不得你!”我拿来鞭子,顺手就打在丽桦的屁股上。
  “啊!很痛耶!”

  “我知道很痛呀!但你不听话,那我也只好这样让你听话呀!”我又在丽桦的屁股上抽了一下。

  “别……别打了,我接受就是了!”丽桦一脸委曲的说。
  “早点接受不就好了吗?就不用被我打这两下了呀!你给我听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只是我饲养的一只母狗,知道吗?”

  “哦!知道了!”

  “还有以后回答我要说”是!主人!“,知道吗?”
  “哦!知道了!”

  “咻……啪!”我听到丽桦的回答之后,立刻一鞭子打下去:“才刚说过你就忘了呀!该怎么回答呀?”

  “是!主人!”

  “只要你以后忘了主人的命令,主人就会惩罚你,知道吗?”

  “是!主人!”

  “好!告诉我,你是谁?”

  “我?我叫丽桦。”

  “咻……啪!”我立刻又一鞭打了下去。

  “我……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丽桦很小声地说。
  “什么?我听不到,大声一点!”

  “我……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丽桦再说了一次。
  “嗯!很好,别再忘了!”

  “是!主人!”

  “过来,用你的嘴服侍主人!”

  我看到丽桦打算站起来,立刻又一鞭打了下去。
  “你看过那只狗用站起来走路的吗?跪着爬过来!”
  “是!主人!”

  丽桦只好跪着爬到我的面前,我也故意刁难地向后退着,直到我退到一张椅子时,我才不再后退并坐在椅子上,丽桦爬到了我的面前,二话不说地用她的嘴隔着我的内裤吮吻着我的肉棒。

  “主人现在解开你身上的绳子,但是除了我准你站起来之外,你都得像狗一样用爬的,知道吗?”

  “是!主人!”

  于是我解开她身上面的绳子,拿着摄影机,将丽桦帮我服务的样子都拍了下来。

  “告诉我,你是谁?”我趁丽桦集中精神服务我的肉棒时再问了一次。

  “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

  “是不是你自愿成为母狗的呀?”

  “是!主人!是丽桦自愿成为主人饲养的母狗!”
  “呵呵!很好!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呀!”

  “是!主人!”

  “把主人的内裤脱了!用你的嘴直接服侍主人的肉棒!做得好的话,主人有赏!”

  “是!主人!”

  丽桦脱掉我的内裤,并用心地吸啜着我的肉棒,还不时地发出“滋~滋~”

  的声音。

  “母狗的口技不错嘛!以前常吸别人的肉棒吧?”
  “是!主人!”

  “主人肉棒的味道如何呀?”

  “主人的肉棒很美味!母狗很喜欢!”

  “母狗很喜欢主人的肉棒呀!那就更用心服侍它呀!”
  “是!主人!”

  我一边舒服的接受着丽桦的口舌服务,一边还不忘把丽桦用心服务肉棒时的表情拍进带子里。

  “好啦!现在转过身去,把母狗淫荡的小穴对着主人!”
  “是!主人!”丽桦顺从地转过身去,并把自己的屁股退到我伸手可及的地方。

  “这么自动呀?怎么,帮主人服务的时候自己也想要啦?”

  “是!主人!”

  我伸手抚摸丽桦的淫穴,发现她在为我服务的时候,小穴就已湿答答的了。

  “真是只淫荡的母狗,光服侍主人的肉棒,小穴就湿成这样呀!”

  “是!主人!”

  “好,现在面对着主人,自己坐到主人的身上,用你的淫穴来服侍主人的肉棒吧!”

  “是!主人!”

  丽桦站了起来,分开双腿面对着我,用她自己的手扶着我的肉棒,很快地吞进她早就湿透的淫穴里。

  “哦!主人的肉棒塞得母狗的淫穴好满!”

  “自己活动自己的腰吧!”

  “是!主人!”

  丽桦扭动着她廿二寸的纤腰,专心地律动着,嘴里也开始呻吟着。

  “哦……哦……嗯……嗯……主人的……肉棒……塞满了母狗……的……淫……穴……哦……”

  “母狗的淫穴也不错呀!夹得主人的肉棒好紧!”
  “啊……哦……哦……嗯……啊……哦……哦……嗯嗯……主……人……母……狗……现……在……的……感……觉……好……好……哦……!”

  “喜不喜欢主人的肉棒呀?”

  “主……人,母……狗……好……喜……欢……主……人……的……肉……棒……”

  “想不想常常被主人的肉棒干呀?”

  “哦……哦……嗯……嗯……想……”

  “那要不要永远当主人饲养的母狗呀?”

  “哦……嗯嗯……丽……桦……哦……想……永……远……让……主……主……人……饲……养……哦……嗯……”

  “好呀!那主人就从今天开始收养母狗哦!”

  “哦……嗯嗯……谢……谢……主……人……收……收……养……淫……淫……荡……的……母……狗……嗯……啊……好……舒……服……”

  “要记得你自愿成为母狗并要求主人收养你的,知道吗?淫荡的母狗!”

  “是……啊……啊啊……主……人……哦……丽……桦……是……自……自……愿……成……为……被……主……啊……人……饲……养……的……母……狗……啊……”

  “很好,待会主人会把主人的精液赏赐在母狗的嘴里,你要一点不剩的全吞下去,知道吗?”我感觉自己快要射精了,但还不想在丽桦的淫穴里射进我的精液,射在她的嘴里还可以顺便让她对自己是母狗这件事有更多的自觉。

  “是……主……人……哦……母……狗……嗯嗯……也……要……高……高……潮……了……”

  “母……狗……狗……高……高……高……潮……了……啊……啊……”

  在丽桦到达高潮的同时,我立刻抽出我的肉棒塞在她正大口吸气的嘴里,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一阵颤抖,我也在丽桦的嘴里射出我浓厚的精液。

  丽桦喉咙被我的精液射得呛咳了一声,但因为我的肉棒还塞在她的嘴里,精液并没有流出来,等我把肉棒抽出她的嘴里之后,她也依命令将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全吞了下去。

  等我们休息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我才按下摄影机的结束键,并倒回到结束那时的画面去,打算下一次从这个地方继续接拍下去。

  第03章

  肛门开发我让丽桦再休息两个小时,我则利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下山去购置接下来调教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主角──甘油!

  我先在药局里买液态的甘油,又跑到化学材料行买固态的甘油,最后才到医疗器材行去买了一个一百CC浣肠用的注射唧筒;也顺便到附近的超商买了点简单的食物及电池,这才开车回到了小木屋。

  我回到小木屋时,先看了看丽桦后,才动手去调制浣肠液。

  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浣肠液的比例最好以水二十比甘油一的比例调制,不然极易伤害使用者的肠胃。”我打算这次替丽桦浣肠以后,她会更听话,因此我使用了水十比甘油一的比调制待会要用的浣肠液。

  当我准备好一切之后,我把丽桦叫醒,她还是昏昏沉沉的,我心想:(你一会就会非常清醒了!因为……呵呵!)

  “母狗!醒了没呀?”

  “干嘛把我叫醒啦!我很累耶!让我再睡一会啦!”看来丽桦还在睡梦中。

  “会……一会一定会再让你睡的!等我做完这件事后,我就让你睡个够!”

  “那你快点做,做好了之后让我继续睡!”丽桦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因此催促我快点把事情做完!

  我将我调好的浣肠液及唧筒拿来放在旁边,将唧筒吸入了满满的一筒的浣肠液,就将唧筒头插入丽桦的屁眼里,我轻轻推挤唧筒的推把,将一百CC的浣肠液全部推进丽桦的屁眼里。

  “好啦!你要睡就继续睡吧!”我奸笑着跟丽桦说。
  “嗯!”丽桦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睡了。
  我坐在丽桦旁边看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丽桦的身体也开始不自然的颤抖着。

  (呵呵!我就不信你还睡得着!)我看着丽桦心想着。
  “啊!我的肚子好痛!我……我要上厕所!”丽桦被自己肚痛的反应给叫醒了,她的额头上也冒出了一颗颗的汗珠。

  “你不是要睡觉吗?怎么起来了呢?”我佯装没事一样看着因浣肠液的肆虐而痛醒的丽桦。

  “我要上厕所,求求你,我快忍不住了!”

  “唉呀!这可怎么办呀!刚才客户管理部的人打了通电话过来说我们的马桶不能用耶!我看你再忍一会!等他们修好了,你再去上吧!”

  “不行!我……我受不了了!我的肚子真的好痛呀!”
  “这样呀!那我帮你想想办法好了!嗯!我看,你就先拉在这个垃圾筒里好了!”我拿来房间里的垃圾筒就放在丽桦的面前示意她蹲在垃圾筒上。

  “不要!这又不是马桶!”桦虽然已痛到受不了了,但她自尊心仍不容许她就着垃圾筒解决她的问题!

  “可是也没别的办法呀!除非你想到外面去拉给附近的人看!”我刺激着丽桦。

  “啊!我忍不住了!”丽桦不顾一切的蹲在垃圾筒上排泄着。

  “啧啧啧!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人,拉出来的大便居然这么臭!”

  “啊!不要看啦!”丽桦大叫着说。

  “我也不想看呀!可是我不看的话,怎么会知道你拉完了没有?你拉完了以后,我还要帮你清理你屁股上沾到的粪便呀!”这一切当然也被忠实的拍摄进了录像带里。

  “求求你别再说了!我……感到很……很丢脸耶!”
  “你觉得很丢脸呀!那我不说了,反正这一切都已经被我用摄影机拍摄下来了!”我看着丽桦的脸说。

  “不……不要拍!这么丢脸的画面,求求你不要再拍了!”丽桦边摇头边啜泣的说。

  “怎么可以不拍呢!身为你的主人,当然要把母狗的各种样子拍下来呀!不然怎么出一卷”母狗生活记实“呢?”

  “不……求求你!不要把我现在的样子给别人看到!不管你有什么条件,我……我都答应你!求你!”丽桦哭着说。

  “真的吗?不管什么条件你都答应?”

  “嗯!只要你不把我现在的样子让别人看到就好!”
  “那好!我只有一个条件!”

  “你说!”

  “对主人是这种态度吗?别忘了你先前已经承认你是我饲养的母狗了!”

  “请主人告诉淫荡的母狗主人有什么条件!”

  “嗯~~这才对嘛!主人的条件呀!”我顿了一下:“条件就是─待会主人会再帮母狗浣肠一次!”

  “不要!”丽桦大叫着!

  我看丽桦也排泄差不多了,就再吸了一筒满满的浣肠液,并在丽桦的面前晃动着!

  “来吧!自己把屁股翘起来吧!”

  “请主人改成其它的条件好吗?这个……这个条件母狗不能接受!”

  “少废话!刚刚是你说会答应任何条件的!”我气忿地说。

  “呜呜呜……”在丽桦的哭泣声中,丽桦还是把屁股翘了起来,等待我帮她浣肠。

  “这才乖!来,要开始啰!”我再次将管嘴插入丽桦的屁眼里,我这次故意推10CC就停一会!

  “母狗恳请主人快一点!”丽桦因为疼痛,忍不住地开口。

  “什么快一点呀?”我装傻问着丽桦。

  “母狗请主人快一点帮母狗……浣……肠!”丽桦开口说出了浣肠这句话。

  “这样呀!好!主人就快一点!”

  “谢谢主人!”丽桦感激地说。

  我是快了一点!我每推20CC就停一会!这次我停的时间也没有很久,不一会就全部进了丽桦的屁眼里!

  丽桦因为前次被浣肠后,肚子里早已经空空的了,这次很快就忍不住了。

  “主人……母狗……想要上厕所!”

  “才灌完不到三分钟耶!这么快就忍不住啦?这次主人打算让你忍十分钟的耶!”

  “主人……母狗……已……已经受不了了!”

  “这样呀!那主人帮你一下好了!”

  我拿出肛塞,在肛塞的前端涂了点甘油,就用力塞进丽桦的屁眼里。

  “还有五分钟!五分钟后母狗就能拉出主人刚才灌进的浣肠液了!”

  丽桦因为在肛塞的帮助下,极力的忍着,只见她全身上下早流满汗珠,而显得油亮。

  “还有四分钟!”我故意每过两分钟才报时一次。
  “呜!好慢……母狗……好难受!”丽桦的脸也因为忍受着甘油的强力刺激而扭曲。

  “还有三分钟!”

  “呜!时间过得好慢……”

  “母狗想不想快点拉出肚子里的浣肠液呀?”我笑着对丽桦说。

  “主人……母狗……当……当然……想……!”
  “母狗还会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呀?”

  “母……狗……不会……再……再忘了!”

  “嗯!很好!那主人的命令母狗还会不会再拒绝了呀?”
  “报告……主人!母狗……不……敢再拒绝……主人……的命……令了!”

  “嗯!那主人现在带母狗到一个地方去拉出母狗肚子里的浣肠液!”

  我牵着丽桦,走到小木屋外不远的地方,拉出塞在丽桦屁眼里的肛塞。

  丽桦因为失去肛塞的帮助,忍不住一股脑地排泄出了肚子里的浣肠液;只见排出的浣肠液强力地从丽桦的屁眼里激射而出!

  我则因丽桦已不顾羞耻心在开放的空间里排泄出自己的粪便,而暗喜不已。

  当丽桦排泄完后,我牵着她爬回小木屋里去。

  她每爬行一步,她的乳房也随着她爬行的动作一前一后晃动着。

  看到她已认清她自己的新身份,我心中不禁暗喜着。
  回到木屋里,我看了看时间,这时也快天黑了,我将狗炼挂在床边,随手拿来口枷塞进丽桦的嘴里,这次我并未将口枷绑住,我命令着丽桦:“好好把口枷含好,要是掉了出来,你就准备接受处罚吧!”

  丽桦点着头,表示她不会让口枷掉出她的嘴里。
  “自己把屁股转到我这来!”

  丽桦缓缓地转过身去,将她的屁股对着我。

  “把屁股翘高!”

  丽桦将自己的上半身放低,让她的屁股翘高。

  我拿来按摩棒,不管她的阴道是否已湿润,就将按摩棒塞入她的阴道内;出乎意料之外,按摩棒伴随着“噗滋”一声,很顺利地就进入了她的阴道内,没想到丽桦因刚刚浣肠及爬行,她的阴道早已湿润了。

  “唷!你还真是淫荡的母狗呀!被浣肠之后竟会感到兴奋呀!”

  丽桦的脸不自主地随着我的话而红润着。

  我打开按摩棒的开关,让按摩棒在丽桦的阴道里旋动着。
  “嗯……嗯……!”丽桦的喉咙随按摩棒的旋转,不自主地发出了呻吟。

  我看着她随着按摩棒的旋转,自己也旋转着自己的屁股,以期得到更大的快感;看到这里,我的肉棒不自觉地也翘了起来。

  我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拿来固态甘油,用右手食指挖了一点涂在她的屁眼上,我慢慢地涂抹着,轻轻地将食指插进她的屁眼里,好使甘油里外都能涂上。

  我慢慢地抽动着我的食指,丽桦受到这种刺激,她的呻吟也大声了起来。

  我将食指抽出来的时候,丽桦还自己将屁股向后移,追寻着食指的刺激。

  我再挖了点甘油涂在我的龟头上,将肉棒顶在丽桦的屁眼上;她以为我又要将食指再次插入,她的屁股轻轻地向后顶了顶。

  我一手握住她的腰,一手握住我的肉棒,用力挺动了一下,我的肉棒就整只没入她的屁眼里。

  “呜……呜……呜……!”

  丽桦没想到这次插入的是我的肉棒,心里还未准备好,她不禁痛得摇头。

  我轻轻地抽动着,一手拿来按摩棒的开关将之开到最大。
  “嗯……嗯……唷……!嗯……嗯……!”

  丽桦在这两种不同的刺激下,不停地呻吟着;我也隔着肛门及阴道之间的薄肉感受到按摩棒的旋动。

  当丽桦不再传出疼痛的呻吟时,我慢慢地加快抽动的速度。

  “嗯……嗯……嗯……哦……!”丽桦的呻吟声里不再有痛苦的呻吟,看来她已能感受到肛交的快感。

  我继续抽动着,一手将她嘴里的口枷拉了出来。
  “感觉如何呀?”

  “啊……哦……哦……嗯……啊……哦……哦……嗯嗯……主……人……母……狗……现……在……的……感……觉……好……奇……怪……!”

  “奇怪?”

  “嗯……两……个……哦……洞……里……都……哦……被……插……得……好……好……满!”

  我不再发话,一边听着丽桦的呻吟,一边感受着她肛门的紧缩。

  “主……主……人……!”

  “什么事?”

  “请……主……人……准……许……母……母……狗……抽……动……按……按……摩……棒……!”

  “嗯!可以!”

  “谢……谢……主……主……人……!”

  丽桦一手抓住按摩棒缓慢地抽动着,当我的肉棒向外抽的时候,丽桦就将按摩棒插到底;当我向里插入时,丽桦就将按摩棒抽出。

  就在这样的韵律里,丽桦达到了高潮,而我也将我的精液深深地射在丽桦的肛门深处。

  当我刚抽出我的肉棒时,丽桦的屁眼还未完全闭合,就看到白浊的精液缓慢地随着屁眼的闭合而流向洞口。

  第04章

  屈服、教育趁着丽桦因一天的调教昏睡的时候,我打理好晚餐并叫丽桦起来进食。

  她醒来之后,看到狗碗里的食物,仅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就一声不响地进食着。

  看到她这样的举动,我不禁心喜着:﹝看来她已认命了!﹞. 吃完晚餐之后,我将丽桦以龟甲缚绑好,在她的小穴里塞入按摩棒,嘴上绑着口枷,脖子则依旧戴着项圈。

  她的肛门里被我塞入充气式震动肛门塞,我一下一下的为肛门塞充气,直到丽桦的肛门被扩张到最大的状态。

  丽桦虽感到疼痛,但是在浑身无力的情况下,她也只是“哼”了一声,就不再作声。

  我将丽桦安置好了之后,就打开了按摩棒及肛门塞的开关,就不再理她了。

  我打开了电视看着,丽桦原本还在有气无力地呻吟着,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她也就沉沉睡去。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心想按摩棒及肛门塞大概也快没电了,就将电视关上,替按摩棒及肛门塞换上了新的电池,我也就去睡了。

  隔天早上我起来时,丽桦仍在沉睡着,我看了看按摩棒及肛门塞开关的指示灯,便发现都没电了,于是我又再去拿来新的电池换上。

  当我正在准备早餐的时候,就听到丽桦的呻吟低沉的传来,我知道她因为按摩棒及肛门塞的刺激而又醒了过来。

  我一边继续准备着早餐,一边听着她的呻吟当配乐。
  当丽桦的呻吟慢慢地由小转大、再由大转小,我也将早餐准备好了。

  我先拿来狗碗,盛入丽桦的早餐,便转身走到丽桦的面前。

  将狗碗放下后,我伸手拿起按摩棒及肛门塞开关并关上。
  “早呀!被爽起来的感觉如何呀?”

  “呜呜呜……!”

  “我忘了!我帮你拿下口枷吧!把头抬起来!”
  丽桦微将头抬起,我伸手解开口枷,她的口水随着口枷的离开的同时,也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啧啧啧,这样不行哦!把地板弄湿了,把地板清干净吧!”我看着丽桦流出的口水说道。

  丽桦挣扎着将上身撑起,用她的嘴及舌头,一点一点地将她口水的弄湿的地板给舔干。

  “好乖!来吃早餐吧!不可以剩下哦!”我摸着她的头说道。

  丽桦听到我的话以后,就缓慢地将狗碗内的食物一点一点地吃掉。

  我看她开始吃早餐,我也去将我的早餐拿出来吃掉。
  当我吃完后,丽桦早已吃完了,跪在地上,如同温驯的狗一般,等着我下一个的命令。

  我笑了笑,解开了丽桦身上的绳子,取出她阴道及肛门里的按摩棒及肛门塞,牵着她去溜狗。

  “想上厕所了吧!就在这解决吧!”我牵着她走到停车场旁,等着她排泄。

  这时的丽桦很顺从地像母狗一样尿尿,尿完了之后就静静地抬着头看我。

  “好了?那我们回去吧!”

  我牵着丽桦回到木屋里之后,跟她说:“在这等着,我去收拾一下!”

  丽桦听到命令后就跪在地上,如同温驯的狗一般,等着我下一个的命令。

  我说完后,就去将餐桌上的免洗碗盘丢入垃圾桶内。
  “嗯!好乖!我带你去洗澡!”

  我牵着丽桦走进浴室,拿起莲蓬头,打开水笼头调整着水温。

  等我调好之后,我拿着莲蓬头冲湿丽桦的身体,如同洗狗一样帮她洗着;丽桦安安份份地等我替她洗着。

  洗好之后,我命令她跟在我的后面自己爬着,我走到客厅里,坐在椅子上。

  “爬到我的前面来!”

  丽桦安份地爬了过来,并跪在我的面前。

  “现在教你以后的问候方式及礼仪,要好好记住!知道了吗?”

  “是!主人!”

  “嗯!首先是问候方式:

  一、见到我就要跪下并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寒暄到我说“嗯”为止!

  二、寒暄后,将上半身俯下亲吻我的脚,并说“母狗丽桦向主人请安!”

  三、以后不管我对你做什么,你都要说“母狗丽桦谢谢主人的调教!”

  知道吗?“

  “是!主人!”

  “嗯!很好!再来是礼仪:

  一、以后在穿着方面,只准穿着膝上二十公分短裙,而且不准穿着内裤!项圈每日戴着,不准取下!

  二、不准跟别的男人有肉体上的接触!

  三、要上班的日子里,早上上班前到我家来找我检查,下班后自动到我家等我;不上班的日子里,早上起床后就自己到我家找我。

  四、每日要保持自己身体的清洁,包含肛门的清洁!知道吗?“

  “是!主人!”

  我慢慢地将问候的方式及奴隶应有的礼仪告诉丽桦,当我说完之后,便立即考试,只要她有一项记不清楚,我就拿起鞭子在她的身上鞭打。

  当我考完试,确定丽桦每一项都记清楚之后,便拿来绳子在她身上绑上龟甲缚,但是我没将她的双手绑住,好让她能爬行。

  很快地三天的时间过去了,我将小木屋里的东西收拾好,搬到车上。

  将丽桦牵上车之前,依照她来的那一天的装扮,再次将她捆缚好,但这次有些不同;丽桦的阴户里插着陪伴她三天的按摩棒、肛门被我灌入了三颗浣肠球并入肛门塞,我打算等她回到住处附近时,再让她排泄出来。

  当我开着车回到了住处附近时,带着她到我发现她野外性交的地点去排泄。

  我先将她带回到我家里,把她身上的“衣服”解开,并拿来刮胡刀将她的阴毛刮除掉,并量好她的臀围、阴户及肛门的尺寸及距离。

  我也遵守三天前的诺言将之前拍摄的录像带还她,但是这三天里所拍摄的录像带则没有还给她;这才让她回到她自个的家。

  第05章

  新的猎物隔天早上,丽桦并未如先前的《规定》来向我请安。

  我一边等着,一边将那三天的影带转录成一般的影带,我一直等着,直到再不出门,上班就一定会迟到;我才拿着影带及V8带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好后,出门到公司上班。

  (看来,她还需要好好地调教一番才行。)我一路上想着接下来要如何调教丽桦。

  下午,我下班回到家里,却发现家里早已被人翻得乱七八糟。

  (有人来找过东西!不过一定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
  我去看了下我收着丽桦的影带的地方,影带还在;旋即我开始收拾着屋子。

  “铃~~铃~~”正当我收拾好的时候,电话响了。
  “喂!请问要找谁?”我接起了电话。

  “我要找你,你把那三天的录像带还我。”电话那端的人语气很差。

  “哦!原来是母狗丽桦呀!怎么?现在想到我啦?”
  “少废话,快把录像带还我,不然我会报警说你绑架我!”

  “耶!我绑架你?那三天不是你自己自愿跟我去的吗?”
  “若不是你拿录像带威胁我,我会跟你去?”

  “哦!对哦!好象有这么一回事耶!”

  “快把那三天的录像带还我!”

  “耶!你不是来找过了吗?没找到你要的东西吗?”
  “废话!我要找到了,我还要跟你要吗?”

  “那你来找我拿呀!但是只准你一个人来拿!要是你跟其它人来……那我可不保证你所拍的A片会不会流到市面上哦!”

  “……好吧!我马上过去!”丽桦说完后,就将电话挂断了。

  “叮咚!”五分钟后,门铃响了。

  我打开门,丽桦站在门口等着。

  “进来吧!你也不想被附近的邻居看到你跟我有关系吧!”

  丽桦依言走了进来,她美丽的脸上明白地流露出憎恨及怒气。

  “快点把录像带还给我,我已经告诉我的朋友,若是在五分钟后看不到我离开就报警。”

  “火气别那么大,会破坏你的气质,坐下来喝杯水如何?”

  “跟你这种人不需要有什么气质,快把录像带还我。”
  “录像带?什么录像带?是霹雳娇娃的影带吗?可是那是跟录像带店租的耶!

  你什么时候到录像带店工作了呀?“我装傻道。
  “谁要霹雳娇娃的影带?我要的是那三天的录像带!”丽桦更火大地说。

  “哦~~说清楚嘛!原来你是要那三天的录像带呀!”
  “快拿出来!”

  “是这个吗?”我按下放影机摇控器上的放影钮,屏幕上出现的是丽桦正被我干着淫穴的画面,我故意将电视的声音放大,整间房子里都是丽桦的呻吟声。

  电视里的丽桦,刚好正说着:“丽桦是自愿成为被主人饲养的母狗。”

  我看着丽桦的表情,她的脸红透了,身体正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看到自己这么淫荡的样子,感觉如何呀?”我嘲笑着丽桦。

  “感觉不怎么样,快把影带还给我!”丽桦冲到放影机前,将放影机里的带子退出放影机。

  “那卷你拿去呀!反正我早已转录好了几份!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哈哈哈!”

  我大笑着。

  “够了!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丽桦泄气地拿着录像带坐在地上说。

  “我说过要你成为我忠心的母狗的。如何?”

  “我……”丽桦沉吟着,似乎下不了决定。

  “别忘了!那三天里你早就愿意成为母狗了,现在我只是再确定你的意愿而已!说吧,愿不愿意?”我逼迫着丽桦。

  “我……愿……意……”丽桦越说越小声。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耶!”我故意将身体向后移了移,等着丽桦说出她的意愿。

  “我……”丽桦深吸了一口气,用我可以听得到的音量再说了一次:“我愿意成为母狗……”

  “很好!现在用嘴含着录像带,爬到我的前面来!”我命令着丽桦。

  丽桦含着录像带慢慢地爬到了我的面前来,她的头一直低低的看着地面。

  “用嘴把录像带放在我的手上。”我蹲在丽桦的前面向她伸出了手。

  丽桦缓慢地将录像带放在我的手上,她的眼睛里充满着怨恨。

  “现在愿意当母狗啦?”

  “是……是的!”

  “有没有忘了什么呀?还想要被惩罚吗?”我佯怒的问丽桦。

  丽桦想起那三天的〈调教〉里,被惩罚的痛苦,这才又回答说:“是的!主人!”

  “嗯!母狗好乖!母狗是不是还有朋友在等着呀?”我问着丽桦。

  丽桦点了点头说:“有一个朋友在等。”

  “是那个男的吗?”

  “不是!是一个公司的女同事。”

  “那好!我陪你去跟她说,你已经没事了,她可以回去了。”我命令着丽桦:“但是你得要爬着去。”

  丽桦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不愿意的表情,我还没等她开口就扬扬手上的录像带说:“你不会想要全公司的人都看到这个吧?”

  丽桦哀求道:“不要!可是我能不能用走的过去?”
  “谁能不能呀?”我装傻地问。

  “母……狗……能不能用走的?”丽桦极不愿地说出〈母狗〉这个字眼。

  “狗走路不是都用四只脚吗?母狗当然也是一样呀!”
  “母狗能不能站起来用走的去跟同事说?”丽桦眼里流露恳求的眼神:“求你。”

  “求谁呀?”我斜睨着丽桦。

  “求主……主人您……”

  “少废话,叫你用爬的就给我用爬的!”

  “是……是的!主人!”丽桦还是屈服了。

  “哦!差点忘了母狗的身份象征─项圈!”我拿来项圈戴在丽桦的脖子上,又在项圈的拉环勾上狗炼,就牵着丽桦走了出去。

  丽桦的同事一看到丽桦像狗一样被我牵着出去,当场吓傻了。

  “丽桦!你……没事吧?”丽桦的同事问着丽桦。
  “你是丽桦的同事吧!你好!我叫黄柏帆,是丽桦的男朋友,这只是一场误会罢了!丽桦很喜欢幻想被人诱拐绑架,然后被当成母狗看待的剌激,她告诉你的只是我们之间游戏的过程而已。”我微笑着对丽桦的同事说。

  “可是……丽桦今天在公司跟我说的不像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剌激呀?”丽桦的同事看着丽桦纳纳地问。

  “那是因为丽桦总是喜欢说得像是真的一样,这样子她只要回想起来,就会很兴奋了!丽桦,对吗?”我拉了拉狗炼,示意要丽桦说话。

  “是……是呀!”丽桦低着头说。

  “原来是这样呀!丽桦,你害我为你担心了一整天呢!”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呢!丽桦还不跟你的同事道歉?”
  “对不起哦!害你为我担心了一整天!”丽桦的语气充满着无力感。

  “唉!算了!不过下次你别再跟我说那些了!”丽桦的同事有点无奈地说:“看你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让人想不相信都不行。”

  “嗯!不知小姐贵姓呢?”我微笑地问着丽桦的同事。
  “我姓萧。”丽桦的同事道。

  “能不能请你帮一个小忙呢?”听到我要请她的同事帮个忙,丽桦也专注地听着。

  “只要我能帮得上的话。”

  “你一定能帮得上忙的!只要你愿意!”我不怀好意地望了丽桦一眼。

  丽桦看到我的眼神,也大概猜出了我要请她的同事帮的忙跟她有关。

  “不知要我帮你什么忙呢?”萧小姐问。

  “这个忙很简单,你只要牵着她走一圈就行了!”我指了指丽桦,又说:“我想,她找你跟她来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她期待着,被我以外的人牵着遛狗的感觉吧!”

  丽桦一听,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一副想说话的样子;但旋即想到她有把柄在我手上,于是,她又将头低下,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她的同事不要答应。

  “这样子呀!好吧!看在丽桦跟我是好姐妹的情分上,我答应你。”

  “真是谢谢你!”我笑着谢谢萧小姐,又对丽桦说:“你要听话哦!别跟你的好姐妹”捣乱“哦!”我悄悄地警告着丽桦。

  “那萧小姐麻烦你了!”我将狗炼交给萧小姐。
  “黄先生你别客气了!叫我”韦翎“就好了!”韦翎从我的手上接过狗炼时说。

  “那就麻烦韦翎了,谢谢!别叫我黄先生,叫我柏帆就可以了!”我微笑的说着。

  韦翎牵着丽桦遛着,我一边看着丽桦被自己的同事牵着的样子,一边想着:(若是让韦翎一同加入调教丽桦的话,那不知道会怎样呢?)

  正当我想着如何要让韦翎一同加入调教丽桦时,韦翎已经牵着丽桦遛了一圈回来。

  “柏帆,我们回来了,那我要走啰!”韦翎将狗炼交还给我后,就打算转身离开了。

  “韦翎,能不能请你再等一下呢?”我出声制止韦翎离去。

  “还有什么事吗?”韦翎转过来面对我说。

  “不是的!今天这么麻烦你,我想,我跟丽桦有这个责任请你吃一顿饭!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呢?”

  “不用了啦!丽桦是我的好姐妹,帮这一点小忙算不了什么的!”韦翎婉拒地说。

  “这是需要的!说不定以后还需要韦翎的”帮忙“呢!”我拉了下链子,示意丽桦帮忙挽留韦翎。

  (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有什么企图了!韦翎你还是快走吧!)丽桦的心里虽是这么想着,但嘴里还是言不由衷地说着:“韦翎,你就留下来吃顿饭嘛!”

  “嗯……好吧!反正我待会也没什么事!”韦翎终于首肯了。

  “那太好了!请你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我微笑着牵着丽桦回到屋子里。

  “你想要对韦翎做什么?”丽桦不安地问着,深怕她的好友也被我如此地调教。

  “放心!只要你听话,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嘴里虽如此承诺着,但我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呵呵!这倒是不错的建议!让她们两姐妹淘都变成我的母狗!)

  “一会去吃饭时,我准许你站起来。”丽桦听到可以站起来,脸上自然地流露出高兴的神情。

  “但是,项圈不准拿下来,而且……”我伸手到丽桦的裙子里,一把扯下她的内裤,顺手丢在屋内,又将跳蛋拿来要塞入丽桦的淫穴里。

  我摸了摸丽桦的小穴,发现它早已经湿透了,我悄悄地挖了些催情膏涂在丽桦的穴里及跳蛋上。

  “唷!爬了一圈淫穴就湿啦?真是只淫荡的母狗呀!”我将跳蛋塞入丽桦的淫穴后,把控制器开在弱的位置,再把控制器插入了丽桦的胸罩下。

  “不准自己动手将它关掉!”说完,我拉着丽桦站了起来,解下狗炼放在裤子口袋里。

  “你的裙子太长了!我帮你把它剪短!”

  “这是我公司的制服!请你不要……”丽桦今天穿着窄裙,大概是急着到我这来拿回录像带,所以还没换下。

  “少废话,我之前规定过你要穿什么样的服装来找我,今天你没穿来,那我只好帮你啰!”我找了把剪刀,在距离大腿根部五公分的位置开始剪掉。

  等我剪完,丽桦的窄裙已变成了超级迷你裙,只要丽桦稍微弯腰,她下体的风光就会一览无疑。

  “嗯!这还差不多;好啦!我们出门吧,别让你的好姐妹等太久!”我搂着丽桦出门。

  韦翎还在等着,她看到我跟丽桦出来,就走了过来。
  “哇!丽桦,从没看过你穿这么短的裙子耶!很性感哦!可是这不是公司的制服吗?”韦翎眼尖地看出丽桦身上是公司的制服。

  韦翎亦穿着跟丽桦一样制服,正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是呀!丽桦嫌它太长了,刚才一直要求我帮她把它剪短呢!”

  “丽桦,看不出来你还很闷哦!嘻嘻!”韦翎吃吃地笑着。

  “嗯……”丽桦此时的注意力全放在淫穴内的跳蛋上,因为没穿内裤,要是没夹好的话会滑落出来,那时路人都会知道她塞着跳蛋走在路上;可是夹得太紧又会强烈地感受到跳蛋的振动,她正在努力地取得施力的平衡。

  “丽桦,你怎么了?你的脸好红哦!”韦翎担心地问。
  “嗯……”丽桦深怕一张口,跳蛋会掉落出来,所以只“嗯!”了一声。

  “她大概还在为刚才的事兴奋吧!”我一方面为了帮丽桦解危这么说着,一方面在使韦翎相信丽桦是个喜欢被虐的淫荡女人。

  “原来如此!嘻嘻!”韦翎轻笑着。

  我一边搂着丽桦慢慢地往餐厅,一边跟韦翎说笑着。
  到了餐厅时,丽桦却也满身是汗了。

  侍者很快地为我们带了位,我们坐定点好餐之后,丽桦终于轻松了不少。

  但她仍然在跟跳蛋所带来的剌激奋斗着。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韦翎说完就离座到厕所去。
  “感觉不错吧!把脚分开来坐着,要张开到能让你对面的小男孩看得到淫穴的程度!”我笑着看向丽桦正对面的小男孩。

  丽桦缓慢地将自己的脚分开,那位小男孩,这时转头向坐在他旁边的妇人说:“妈妈!那位姐姐没穿内裤耶!”声音虽不大,但我却能清楚地听到。

  那位妇人抬头瞄了一下,敲了下那位小男孩的头:“好好地吃饭!别看向那边。”又看了丽桦一眼:“贱女人。”

  丽桦听到那位妇人骂她,眼眶不禁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着。

  “能不能请主人把跳蛋关起来呢?”丽桦哀求着。
  “好吧!”我伸手隔着丽桦的衣服,故意将控制器的开关开到最大。

  “呀!”丽桦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呻吟:“开……哈……开……哈……错边了!”

  “是呀!真糟糕,韦翎回来了!你先忍着吧!”我看到韦翎从到厕所的转角走出来。

  “哈……”丽桦轻声地喘着气。

  这时侍应生也将餐点送上来,我跟韦翎愉快地吃着。
  “丽桦,你不吃吗?”韦翎问着丽桦。

  “我……我……不……会……很……饿,你……们……吃……吃……吧!”

  丽桦断断续续地响应着。

  “你不是跟我说你很饿了吗?这家的餐点做得不错,快吃吧!”我对丽桦说着。

  丽桦看了我一眼,慢慢地拿起餐具,一口一口地吃着。
  我跟韦翎天南地北地聊着,故意将用餐的时间拖长,丽桦在一旁一边喘着气,一边吃着。

  “抱歉!我再去一下洗手间。”韦翎说完就离座到厕所去。

  “我把它关小一点!”说完,我就动手将控制器的开关关小。

  丽桦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谢谢主人!”

  “嗯!快点把餐点吃掉,我去一下厕所!我离开的时候,不准把脚合拢!”

  我说完就走向厕所去。

  我在厕所的门口,正好遇到韦翎刚从厕所里出来。
  “韦翎!”我叫住她。

  “有什么事呢?”韦翎停下来问我。

  “我不知道该如何启齿耶!”我装作不好意思地说。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没关系的!”韦翎大方地说。
  “嗯!是这样的,丽桦刚才告诉我,想请你今晚就待在我那里,她想要请你一同调教她。”

  “调教?”韦翎不解地问。

  “嗯!丽桦她不只喜欢当母狗的感觉,她……还喜欢被虐待……”我装作腼腆地说;看到韦翎的脸上略有难色,我又说:“你可以放心,我不会跟你做爱的。”

  “这样呀!”韦翎沉吟了一会:“好吧!不过,我不会……嗯!调教哦!”

  “那没关系,到时我会告诉你要怎么做的!”我感激地看着韦翎。

  “不过……你真的不会碰我哦?”韦翎不安地说。
  “你放心!我不会碰你的!”我保证地说:“哦!对了!一会我会再牵着丽桦回到我住的地方,你看到她像狗一样爬着的时候,能不能请你尽量说话剌激她呢?”

  “嗯!我尽量吧!”韦翎对心里的不安稍稍释怀。
  “那我们回去吧!”我装着平静的态度跟韦翎说着,可是我的心里对诡计的得逞,正兴奋不已。

  我跟韦翎回到餐桌旁时,丽桦已经吃饱了。

  于是,我们结完了帐,离开餐厅朝回到我住处的方向走去。

  第06章

  母狗条款丽桦虽对韦翎跟我们一起回去感到奇怪,但她却没开口询问。

  刚回到我住处的巷口,我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狗炼,勾在项圈的环上,并对丽桦说:“丽桦,快到家了,像狗一样爬回去吧!”

  丽桦四肢着地的爬着,我跟韦翎则像是一对情人正在遛狗般,走回到我的住处。

  “韦翎!你看你的好姐妹的裙子下少了什么?”我指着丽桦的淫穴对韦翎说着。

  “我看看!”韦翎专注地看:“耶!没穿内裤!丽桦你就这样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呀?”

  “是呀!她要出门前不但要求我把裙子剪短,还自己将内裤给脱了,说这样会更剌激。”我对韦翎说着。

  “丽桦你真是一只淫荡的母狗呀!我们竟然还是姐妹?”韦翎不齿地说。

  韦翎脸上的表情让我分不出她是在演戏?还是真的?
  “就是呀!她的那里还插着跳蛋呢!”我故意再进一步地推丽桦下地狱。

  “不会吧!真贱!”韦翎更加地不齿。

  丽桦听到自己的好姐妹这么残忍地说着她,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滴落。

  我则跟韦翎一人一句地辱骂着丽桦,回到了我的住处。
  韦翎在我们把丽桦牵进了客厅之后,悄悄地拉着我到前廊去。

  韦翎小声地对我说:“丽桦刚才真的在……在她的那里插着跳蛋吃饭吗?”

  “是呀!她最喜欢那种剌激感了。”我停了一会又说:“她现在搞不好正自己在自慰着呢!”

  “天呀!要是今天没有来这一趟,还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呢!”韦翎感慨地说。

  “是呀!”我附和着,可是韦翎及丽桦都不知道这是我故意设下的局。

  看到韦翎不停地感叹着,我心想:(时机成熟了,可以让韦翎帮忙好好地调教丽桦的时候了!)

  “等会你可以把你的不满发泄出来,她最喜欢被人鞭打到哭出来!”

  “可是那不会受伤吗?”韦翎不安地问。

  “不会的!我们使用的是特制的鞭子,鞭尾是分散的,那只会让她感到痛,但不会受伤。”

  “嗯!那就好!”韦翎放心地说。

  等我跟韦翎回到客厅时,丽桦正忍受不了小穴的搔痒感,正在那边手淫着。

  “你看吧!我就说她一定会自慰!”我对着韦翎说。
  韦翎的脸上清楚地流露着不屑的表情,她的眼睛里也明白地表示出对丽桦的气忿。

  看到韦翎的表情,我暗笑着拿了九尾鞭给韦翎,她拿在手上轻轻地打了自己一下确定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后,对着丽桦抽了下去。

  “本来我还不相信你那么贱!现在我相信了,你这个贱女人!”韦翎不分轻重地一鞭鞭地抽着丽桦。

  丽桦却因韦翎的鞭打,分散了对淫穴的注意力,那股原本难忍的搔痒感,这时则变成了异常舒服的剌激。

  “哦……哦……嗯……啊……好……好……舒……服……哦……再……再…

  …打……嗯……啊……再……再……用……力……打……“丽桦不停地发出淫叫声。

  我则不愿错过这难得的一幕,拿着摄影机在一旁拍着。
  韦翎越打越用力,没多久,她就因为热要将身上的制服脱了,而停了下来。

  “再……打……我……快……快……点……打……我……”丽桦的搔痒感因为韦翎的暂停,而又强烈了起来,一边手淫一边哀求着韦翎。

  韦翎脱得剩下内衣及内裤,才又拿起了鞭子继续鞭打着丽桦。

  “你这个贱女人,身为你的朋友都为你感到羞耻!”韦翎一边骂着一边打着,她那知道自己的好姐妹,是因为春药的关系,而变成如此。

  “啊……打……我……哦……再……再……用……力……打……我……这…

  …这……只……贱……母……狗……“丽桦因为忍受不了春药的剌激,不停地要求韦翎鞭打她。

  我把摄影机放在一旁,对准了角度后,去倒了一杯水;我悄悄地在水里放了颗春药,等到春药溶解后,才拿给因为不停用力而汗流不已的韦翎。

  “我来接手!你喝杯水休息一下吧!”我将杯子递给韦翎。

  韦翎接过杯子喘了口气,毫不怀疑地喝完了杯子里的水,顺手放在桌子上。

  我看到韦翎将水喝完,心中不禁高兴:(这下你等着跟丽桦当一对母狗姐妹吧!呵呵!)

  我又拿来一支笔及一份母狗条款,放在丽桦的面前说:“今天趁韦翎在,请她当个见证人,你在这上面签名吧!”

  ☆

  ☆

  ☆

  ☆母 狗 条 款第一条 我现在的身份是一只要让我的主人最疼爱的美丽淫荡小母狗。

  第二条 我与我的主人一起生活时,我将每一天视为共同生活的最后一天,我会珍惜并保握这最后的一天。

  第三条 我将放弃我的身体和行动之所有权,并愿意将其所有权之全部归我的主人所拥有,并同意我的主人可以完全任意的支配我的身体和行动。

  第四条 我将完完全全信任我的主人,愿意绝对遵守下列的每一项要求,绝无异议。

  第五条 我日常居家基本的装扮如下:1、起床盥洗后须化妆、装假睫毛、喷香水、并且要随时注意彩妆的完整性。

  2、配戴耳环、颈炼。

  3、月经来潮时,起床后至睡觉前尽可能的使用卫生棉条。

  4、骚屄要随时利用道具,保持淫荡的思欲,时时期待鸡巴的临幸而做准备。

  5、黑色透明长统丝袜或长统网袜要用黑色吊袜带固定住。

  6、黑色透明丁字裤或开档裤搭配黑色胸罩。

  7、不着内裤时,必须穿着黑色网状裤袜。

  8、黑色细跟高跟鞋,高度最少要在四寸以上。
  9、黑色系上衣和窄裙,窄裙长度须在小腿肚以上或大腿根以下。

  第六条 我只穿我的主人为我准备或允许我穿的服饰。
  第七条 我绝不询问我的主人所要求我做的任何理由,并将我的主人所交付之命令立即的服从并马上去执行。

  第八条 我被告知我的主人将要回家之前,我会跪在门口,恭迎我的主人归来。

  第九条 我会随时注意阴毛的整齐,阴毛不可以露出在亵裤外,破坏视觉的美感。

  第十条 我将始终尊敬我的主人,决心只爱我的主人并只为我的主人服务,让他以拥有一只美丽淫荡小母狗为骄傲。

  第十一条 我会随时保持身体干净完全健康,好让我的主人方便使用,并为他带来快乐。

  第十二条 我将尽力使自己不成为我的主人的负担。
  第十三条 我决不隐瞒对我的主人的忿怒或怨恨;如果那样的情绪出现在我的意识里,将立刻向我的主人承认。

  第十四条 我将欣然地服从我的主人希望添加的准则,无论在今日或以后。

  第十五条 我将心甘情愿的遵守上面的每一项条款,我是我的主人最疼爱的淫荡小母狗。

  第十六条 我如果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我只有一次立即改进的机会,再有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我心甘情愿接受任何的处置,绝无怨言。

  见证人: 萧韦翎签署人: 林丽桦丽桦也没细看是什么条款,就在签署人的位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丽桦签完之后,我就拿给韦翎,也请她在上面签名;韦翎则在大概看过之后,也在见证人的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韦翎签好之后,我就把它收好,放在先前收藏录像带的地方。

  ☆

  ☆

  ☆

  ☆“丽桦,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只真正的母狗了!高不高兴呀?”

  “啊……!我……是……只……真……正的……母狗……了!”丽桦被春药药力激发着情欲,断断续续地覆诉着。

  “柏帆,现在我们要对丽桦做些什么呢?”韦翎问道。
  “这个嘛……!能不能请你坐到那张椅子上呢?”我指着客厅里的一张单人沙发。

  “哦!好的!”韦翎走到沙发后坐了下来。

  “母狗去侍候自己的姐妹吧!就像服侍主人一样!”我命令丽桦去挑逗韦翎的情欲。

  丽桦像狗一样爬了过去,从韦翎的脚趾开始一根根地舔着,接着是脚背、脚踝、小腿、大腿,最后隔着韦翎的内裤舔弄着韦翎的阴唇。

  “韦翎!你可以趁丽桦在帮你服侍的时候,鞭打丽桦的屁股。”我对韦翎说着。

  韦翎的手上还拿着那根皮鞭,因为丽桦的服侍,她的脸正泛红着,她听到我那么说,想也不想地就对着丽桦的屁股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丽桦的嘴里只〝嗯〞了一声,仍继续地服侍着韦翎。

  韦翎脸上越来越红,嘴里也开始轻轻地发出了呻吟。
  “韦翎,让丽桦更用心地帮你服侍吧!”我对韦翎说完后,又对丽桦下命令:“母狗,用嘴帮你的姐妹脱去内裤,更用心地服侍她吧!”

  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就用她的嘴左一下右一下地慢慢脱掉韦翎的内裤。

  “柏帆……不要……啊……”韦翎本想阻止的,但丽桦已脱下了韦翎的内裤正用她的舌头,舔逗着韦翎的阴蒂。

  我算了算时间,韦翎喝下的春药也该开始发作了。
  才正想着,韦翎嘴里正说着自己身体的感受:“啊……好……好……热……

  哦……嗯……“

  韦翎把手里的皮鞭放下,空出了双手在自己的乳房及乳头上抚弄着。

  看到韦翎也为了情欲,不顾一切地抚弄着自己的身体,我当然不愿放过这个好机会,拿起了V8用心地拍摄着。

  “母狗过来服侍我吧!”我边拍着韦翎,边命令丽桦。
  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便转向我这爬了过来,她爬过来后,舔吮着我的脚趾及脚背。

  韦翎则因为失去了丽桦帮她分担下体的搔痒感,就用自己的右手继续抚弄着自己的阴户。

  “母狗直接服待主人吧!”我拍着韦翎手淫的镜头,自己的肉棒早已因眼前韦翎自慰的景像而勃起着。

  丽桦到我的命令后,用嘴费力地先帮我脱去了西装裤,再用嘴咬下了肉裤;我的肉棒因为少了内裤的束缚而打在丽桦的脸上。

  丽桦脱掉了我的内裤后,先用她的舌头在我的肉棒上舔着,她非常用心地舔着,一只手握着阴茎上下套弄、另一只手则在抚弄着我的阴囊;她看到我的马眼有着透明的液体时,就把我的肉棒含进了她的嘴里,她一边吸吮着肉棒、一边用她的舌头在马眼上舔弄着。

  沙发上的韦翎也正发出了春潮进行曲,这令人感到淫秽的场景更是令我兴奋不已。

  “母狗去拿按摩棒来帮帮你的好姐妹吧!”我命令丽桦去拿她先前用过的按摩棒去帮韦翎。

  丽桦用嘴含着按摩棒,慢慢地插入韦翎的阴道里。
  “哦……!”按摩棒刚插入韦翎的阴道,韦翎就不自主地发出满足的呻吟;丽桦用嘴含着按摩棒的底部缓慢地抽插着;我则插入丽桦的阴道内,继续地拍摄着,我拍摄的重点当然是丽桦用按摩棒抽插着韦翎的镜头,毕竟这是准备用来控制韦翎的法宝啰!

  等我拍到认为差不多时,我停止了拍摄,专心地抽插着丽桦。

  丽桦的嘴也因为无法专注而更慢了,所幸这时的韦翎也已达到高潮,仍在那沉醉在这不寻常的性经验里。

  “哦……请……主……主……人……用……力……插……死……淫……荡…

  …的……的……母……狗……哦……“丽桦请求着。
  我则不理她的以我自己的速度抽插着,丽桦感觉我并未因她的请求而加快,则一边呻吟着、一边晃动起自己的腰部,好得到更大的感受。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也忍受不住射精的欲望,在要射精的那一刻抽出,将我的精液射在丽桦的背后,韦翎的身上也被射到了一些。

  我大略地休息了一阵子,就立刻把录像带从摄影机拿出来,先拿去存放着,等那天再拿出来,好好地运用它;此时,丽桦及韦翎则因为兴奋过度正熟睡着。

  我放好之后,又拿了卷空白的影带放到摄影机里,随便拍了点丽桦及韦翎的睡姿;打算一会若韦翎醒来,想要拿走录像带的话,就把这卷带子交给她。

  韦翎一直睡到一点多才醒了过来,她醒来之后,羞涩地看了我一眼,就开始默默地穿上衣服。

  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把丽桦也叫起来,命令她穿上衣服回家去。

  一直到我送韦翎坐上出租车为止,韦翎都没想起她今天晚上淫荡的样子,都被拍了下来。

  送走韦翎之后,我回到家里先将摄影机的录像带,倒回至开头后,就去睡觉了。

  早上七点,丽桦认命地来找我报到了,她穿着着另一套公司制服,我二话不说地拿起剪刀。

  正准备帮她修改服装时,丽桦开口求饶了:“请主人不要剪这套制服好吗?

  母狗到公司上班时,一定要穿着公司的制服才行,求求主人……“

  我沉思了一会,说道:“好!可以!”

  丽桦一听到我答应不修改她的衣服,立刻感激地说:“谢谢主人!”

  “你那么高兴干吗?我是答应不修改你的衣服,可是我可没说你可以这样子去上班哦!”我佯怒道。

  “主人……”丽桦不知道我又要做些什么,紧张的等待着。

  “把衣服脱了!”我命令着。

  “是……主人!”丽桦回答后,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
  我拿了条麻绳及跳蛋过来,等着丽桦脱完。

  “过来!”我看丽桦脱完了,就命令她到我前面来。
  丽桦慢慢地走了过来,我先拿起跳蛋塞入她的阴户里,再拿起绳子在她身上开始绑起“龟甲缚”,当绳子绕过胯下时,我特意在阴户的位置打上一个结,用力地拉紧,绑好之后,我蹲在丽桦的身前,调整着结的位置,好使它卡入丽桦的阴道口;调整好之后,我把跳蛋的控制器打开到弱,再把控制器插在她胸部下方的绳子,才命令丽桦穿回衣服。

  “听好!你不准私自将跳蛋关上以及把绳子解开,晚上我会检查绳子,若被我发现你动过绳子的话……嘿嘿!还有,你想上厕所的话,就直接这样尿出来,尿湿了绳子也没关系。知道吗?”

  “是,主人!”因为我绳子收得很紧的缘故,丽桦正不舒服地扭动着,她上身因为绳子的关系,所以无法穿上胸罩。

  当她正准备穿上内裤时,我阻止了她:“还穿什么内裤?绳子就是你的内裤!

  把内裤给我,然后穿上裙子!“

  丽桦把正准备穿上的内裤交给我后,穿上了丝袜跟裙子。
  当丽桦穿好之后,我则和丽桦一同出门上班去了。
  丽桦走得很慢,她的脸非常地红,她一步步地慢慢走着,努力地适应着绳子及跳蛋所带给她的两种不同的感受。

  由于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不同的方向,因此我们在车站就各自去上班了。

  离去之前,我则再交待丽桦说:“到公司后你找个时间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电话。”说完,我把手机的号码给她后就离去了。

  我到公司没多久的时间,手机就向了。

  “喂!我是柏帆!那位?”

  “是我!我是丽桦!”

  “嗯!韦翎有没有在你附近?”

  “有!”

  “把电话拿给她。”

  “好。”

  ……

  “喂?”

  “韦翎吗?我是柏帆。”

  “柏帆,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呢?”
  “今晚呀?嗯……有呀!”

  “那今晚能不能请你陪丽桦一同到我那去呢?”
  “好呀!不过……”

  “怎么了吗?”

  “没有,没什么!”

  “哦!丽桦她现在身上绑着绳子,阴户里有一颗跳蛋,你能不能帮我注意她一下呢?”

  “要注意她什么吗?”

  “看她今天有什么样的反应啰!晚上请你告诉我。”
  “好的!我知道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掰掰!”

  “掰掰!”

  接下来我一边工作着、一边盘算着晚上要如何让韦翎更加陷入这异常的情欲世界里。

  我回到家后,先将摄影机找了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放好,没多久,丽桦就跟韦翎一起来了,我把录像键按下后,才去开了门。

  我招呼她们进来之后,先命令丽桦脱去身上的衣服,检查她有无动过绳子,但看来她很服从地没有动过,在阴户的绳子早已湿透了,绳子沾满了丽桦的淫水,更有着尿水的味道。

  “嗯!好乖!”我摸摸她的头:“母狗现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丽桦旋即四肢着地的趴下,抬着头看着我。

  我则去拿来项圈,交给了韦翎:“请你帮她戴上吧!”
  韦翎接过项圈就套上了丽桦的脖子,戴好后,她抚摸着丽桦的脸。

  “韦翎,她今天一天在公司的状况如何呢?”我去倒了杯水给韦翎,也在水里悄悄地加入了春药。

  韦翎接过杯子后说:“她今天一天都坐立难安,还去了不少次厕所,她的脸一直都红红的,不知情的同事还以为她抹了太多的腮红!要不是因为我知道真相的话我也会这么认为呢!”

  “呵呵!是呀!”

  “是呀!还有,她今天整天都恍恍惚惚的,若不是柏帆你要我帮忙注意她的话,她今天铁会被主任骂死。”韦翎说到这喝了口水。

  我转头看着丽桦,她正自己在轻轻摇动着屁股,她的嘴微微地张开着,从嘴角流下了口水。

  “母狗过来!”我命令着丽桦。

  丽桦慢慢地爬了过来,蹲在我的前面,抬头看着我。
  “母狗怎么啦?受不了想要了吗?”

  “嗯……那……那……里……好……痒……”

  “那里好痒呀?”我佯装不知地问。

  “母……狗……的……淫……淫……穴……好……痒……”

  “母狗对主人打招呼吧!”

  丽桦帮我把裤子脱了下来,舔弄起我的肉棒,她一边舔弄、一边继续摇晃着自己的屁股,活像是发情的母狗在等待着公狗的插入。

  韦翎在一边看着,她不自觉地猛喝着水,她的脸上也开始红润了起来。

  “韦翎,昨天的感觉好吗?”我突然问韦翎。

  “啊?什么?”韦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昨天的感觉好吗?”我再问了一次。

  “啊!哦!感觉好是好,但是太剌激了!”

  “会哦!可是那种感觉却会令你难忘,对吗?”
  “嗯……是呀!”韦翎不好意思地说。

  “其实每个人都有虐人及被虐的倾向,只是端看有没有被人发掘出来而已,像你就是;再拿丽桦来讲好了,她就完全倾向于被虐这方面。”

  “是哦!”

  “是呀!像文学大师尼采就说过,去女人那里别忘了带鞭子去,那也是因为每个女人都具有被虐的倾向,只是自己知不知道而已。”

  “我认为我大概无法接受吧!”

  “那你就太先入为主了,没有尝试过的话,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倾向;丽桦原本也是不太能接受呀,但是你看她现在不也一样沉溺在被虐的快感里吗?”

  “可是这样会有快感吗?”

  “当然会呀!当我们人感到疼痛时,大脑就会释放出一种叫脑内啡的物质来减轻疼痛的感觉,可是当疼觉少后,脑内啡仍存在着,那时反而会觉得舒服。问你一个问题,当你感到痛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去揉痛的地方呀!”

  “那你在揉的时候是不是就会感到舒服呢?”看到韦翎点头,我又接着说:“那就是脑内啡在你的身体里发生了效用,减轻了疼痛的感觉。”

  韦翎沉思着,好象在思索着我说的真实性。

  “其实你不妨试试,若是你真的觉得不能接受的话,那就停止好了。”

  韦翎又想了一会,抬头看着我说:“那……我试试看吧!但我说停止就要停止哦!”

  “好的!”看到韦翎正步向我设下的陷阱里,我不由得暗喜。

    总字节:176318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