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交換老公】

--

  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和军拍拖。我们陶醉在热恋中,差不多在每一天的晚上都会相约在公园里见面。在那翠绿树丛里的草地上,还有许多年青的恋人在我们附近卿卿我我,非常亲热地拥抱在一起。

  本来我和军是一对入世未深的年轻人,在公园里也是纯纯地清谈。但是身边一对一对的情侣们亲热的情形直接影响着我们。有个样学样,军也开始不老实,老是对我的身体动手动脚的了。我表面上虽然稍微推拒,其实是让他摸得很舒服。

  我们每次约会都到同一个地方,但是每次都可以见到不同的情侣。不过也经常可以见到一对熟悉的情侣。他们和我们年纪相仿,估计还是正在读书的中学生,他和她的举动都很露骨。男的有时把手从女的衣领伸到她胸部,有时还伸到她裙子里面。而女的也把手插入男人的裤子里摸弄。时间虽然是晚上十时左右,我们和他们也有几步的距离,这对男女旁若无人似的。女的散开厚厚的长裙坐到男的怀里,如果我没有估计错,她一定没有穿内裤。因为她一坐上去就扭腰摆臀,好像已经和男的在交合。

  俩人剧烈地活动了一会儿,才突然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们先离开了,树下的草地下却留下一个潮湿的胶套。

  见到别人在亲热,我也把身体紧紧地向军偎贴。军吻着我,吻得我浑身轻飘飘的,他又牵我的手儿去接触他的下体,弄得我的心里酥酥麻麻的。隔着厚厚的牛仔裤,我感觉到他那里硬梆梆的。军在我耳边问道:“静儿,我们结婚之后,你敢不敢像刚才的女孩子那样做呢?”

  我答道:“为什麽不感呢?不必等到结婚吧!明天晚上我就穿裙子来见你!”

  军道:“你真会开玩笑!我才不相信哩!”

  第二天晚上,我果然穿着长裙,并且故意不穿着内裤。军见我去穿裙子,就悄悄地把手伸到我的大腿。前几个晚上,军就已经隔着底裤抚摸过我的耻部,但是此刻他接触到的却是我光脱脱的阴户。他吃惊地问道:“静儿,你真的肯给我?”

  我含羞地点了点头。军喜悦地说道:“我们去租间房吧!在这里太委曲你了!”

  我说道:“才不和你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哩!遇到熟人怎麽办?”但是……“军还想说什麽,我已经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别介意啦!在这里有什麽不好呢?

  幕天席地,最具大自然气息嘛!“说着,我把裙子一拉,撒娇地坐到他的怀抱。军也知趣地把裤链拉下,让粗硬的肉棒放出来。俩人的性器官头一次互相接触,我的心里砰砰地乱跳。虽然听说过初夜会疼痛,又心思思想尝试做爱的滋味。

  我拨开小阴唇,慢慢地让军的阳具向我的阴道里挤进,果然觉得有些涨痛。

  可是阴道里面又痒得很,好想让他插进来。于是我把心一横,咬紧牙关把身体向下一沉。觉得”卜“的一下,又热又硬的龟头突然地滑入我的阴道。那种感觉既充实又带有涨闷的疼痛。我紧紧地把军的身体搂抱不敢再动。军关心地问我疼不疼,我含着眼泪望着他没有答话。他感激地把我一阵狂吻,吻得我的心都酥麻,阴道也比较放松,不那麽疼痛了。这时,在我们附近的那对男女也像我们这样的姿势互相搂抱,那女子在男人的怀里扭腰摆臀,脸上的表情看来非常陶醉。我也学着她那样,收腰挺腹,让阴道套弄着粗硬的肉棍儿。初时,我觉得阴户被他的龟头涨得好痛,但是随着阴道产生分泌,就慢慢润滑起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渐渐取代了初次性交的痛楚。我兴奋地把阿基紧紧搂着,纤腰款摆,使他的肉茎和我的阴道内壁紧密地摩擦着。军是和我一样,也是第一次初试云雨情,他显得很激动。一阵急促的呼吸中,他停止了抽送,把小腹紧紧地贴着我。我也觉得他的龟头一跳一跳的,一股热流注入我阴道的深处。那时我浑身飘飘然,魂魄都不知飞到那儿去了。尝过做爱的滋味,我们很快就结婚了。婚后,我和军十分恩爱。我们尝试了各种性交的花式,用尽同的方法取悦对方。军对我呵护备之,我也将肉体向他彻底奉献,身体上的肉洞,凡是可以让他的器官插进去玩的,我都让他插进去取乐。甚至让他在我的嘴里射精。几年后,当我们试遍各种各样有趣的做爱方式,就开始觉得乏味了。是每当回味在公园拍拖时的情景,我和军都会很兴奋。有一个晚上,我让军弄过之后,说道:”军,你记得我们在公园一边做,一边看别人做的事吗?“军道:”记得,那时候真刺激。我很想和你再去玩一次哩!“我连忙赞成道:”好哇!我们明晚就去!“坐言起行,我们第二天晚上就到初恋的公园。虽然事隔多年,周围景物依旧。是原先的小树比以前长高了。

  我们在一棵大树下的石头上坐下来。这儿就是我和军共渡初夜的地方。周围虫声瞅瞅,陆续有几对情侣坐到我们附近。和过一样,大家都没有理会别人在做什麽。顾和自己的情侣寻欢作乐。

  我仍然像以前那样,穿着长裙而不穿内裤。很方便就和军合体了。我一方面享受他的阳具给我的充实。一边东张西望,观看别对情侣们的动作忽然,我看见离我们不远的一对正在缠绵的男女,那女的竟是我所服务的公司相熟的同事李桃妹。她和我一样,也是骑在男人的怀里。她顾扭动着身体,并没有留意到我也在她的附近。直到她停下来时,仍然没有发现我在看她。我也不想让她发现,所以当军射精之后,我就想迅速离开这里。可是毕竟还是让她看见了。

  我和桃妹没有打招呼,是互相点了点头,就各自匆匆离开了。

  第二天中午,桃妹走到我身旁,笑着说道:”昨天晚上玩得很开心吧!“我也说道:”彼此彼此嘛!“桃妹道:”你们已经结婚好几年了,怎麽还到那种地方去呢?我说道:“就是因为结婚多年,觉得性生活乏味,才去那地方边看边做嘛!”桃妹笑着说道:“既然你们喜欢看别人做爱,我们也正愁没有适当的地方可以舒舒服服干一次。不如你借地方,我和阿南可不介意现场表演让你们观赏哩!

  ”我说道:“是吗?如果真的这样,我今晚就对老公说了!”

  桃妹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还以为我在说笑吗?”

  当天晚上,我对军一提,他不加思说就同意了。于是我和桃妹约好,在周末让她和男朋友到我们家来过夜。

  大约晚上九时左右,桃妹果然和阿南到我们家来。我们把睡房腾出来,好让她俩在床上玩个痛快。桃妹很大方,公然在众人面前脱衣裸露了她的上身。她的身材挺不错,有一对很尖挺的乳房。我看见军这时也正注视着她的胸部。

  接着,桃妹把阿南的裤子松脱,白嫩的手儿握住他的阳具套了套。然后用嘴去吮。

  阿南的肉茎早就硬了,让她这麽一吮,更加筋肉贲张。他有点儿忍不住了,就伸手去脱桃妹的下裳。先见到桃妹露出一个浑圆的白屁股,在她骑到男朋友身上的时候,则清楚地看见粗硬的阳具慢慢地从她两瓣粉红色的嫩肉间挤进去。

  桃妹扭腰摆臀,让阿南的阴茎在她的小肉洞吞吞吐吐。过了一会儿,俩人变换了姿势。桃妹贴在床上,粉腿高抬,让阿南在她上面挥棍直入。这时,我们更清楚地见到俩人性器官交合的情形。桃妹的阴户没有毛,耻部非常白净。阴道口的嫩肉不时被阿南的肉茎挤入翻出。看得出她那里是十分滋润的了。

  我看得心痒痒的,不由自主地把身体偎入军的怀里。军立即把我搂住,一手抚摸我的乳房,另一手深入我内裤里挖我的阴户。我被他这麽一搞,立即从心里痒遍了全身。我巴不得军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我的阴道,可是他顾观赏着桃妹和阿南表演。我好也忍耐着心头的淫兴。也把目光注视在床上两条肉虫的真人表演。

  桃妹和阿南翻来覆去地玩了好久,才静止下来。桃妹和阿南的肉体分开时,她的阴道里洋溢着浓稠的半透明浆液。她和男朋友穿上衣服,就匆匆离开了。

  送走了阿南和桃妹,我和军就迫不及待地干了起来。这一夜,因为观看了桃妹和阿南的现场表演,我的心特别淫荡。军和我玩的时候,我的淫水把床单都流湿了。

  经过了这次,我们夫妇更加热衷于这样的淫戏。之后还不到一个礼拜,军又要我邀请桃妹和她的男朋友过来玩。桃妹笑着对我说道:“静儿,想不到你也这麽贪玩,不如我们来一个夫妇交换,让我试试你老公的本事吧!”

  我红着脸答道:“这我可不敢做主,又不知军怎麽想,那里好意思问他呢?”

  桃妹道:“要你不吃醋就行了嘛!”

  我说道:“既然是互相交换,我还有什麽理由吃醋呢?不过实在说不出口呀!”

  桃妹笑着说道:“好吧!就由我来勾引你老公,我不信他能抗拒我的诱惑。

  不过你可要给机会让我施展,不能老缠住你老公哦!”

  我说道:“你放心啦!由你来打开局面再好不过了,我那里会做绊脚石呢?”

  于是,我约桃妹在周末带她男朋友来我们家聚会。

  星期六晚上八点,桃妹就和阿南来了。桃妹一来到对我说:“静儿,我来的时候见到你们附近的百货公司有件套装很不错,如果你穿上一定很好看哩!”我说道:“是吗?你带我去看看好不好呢?”

  桃妹道:“我来的时候,脚都走累了,叫阿南陪你去吧!”

  阿南立即站起来对我说道:“行呀!刚才桃妹有向我提过,我知道那间铺头哩!”

  我知道这是她故意支开我,便跟着阿南下楼。在电梯里,阿南挨得我很近,同时用色迷迷的眼光望住我。我心想:桃妹一定把交换的事告诉她男朋友了。想到今晚将和这位丈夫以外的男人上床,我的心砰砰地乱跳。

  桃妹所介绍的衣服果然是我所喜欢的。我不加思索就买下了。回来的路上,阿南赞美我刚才试身的时候很好看,我也故意向他抛了个媚眼儿。回来时,我故意不按钟,直接开锁进门。原来桃妹已经得手了。自己和我老公舒坦地坐在沙发上。裤子的拉链敞开,桃妹正握住他的阳具又吮又吸。见我进来,才抬起头来说道:“静儿,我和你老公谈妥了,今晚我就和他玩。让阿南陪你吧!”

  我双颊发烧,羞涩地说道:“我要冲凉了。”就急忙向浴室走去。

  阿南追上来说道:“要不要我来服侍你呢?”

  我逗了他一个媚眼,没有回答。阿南便把我的身体抱起来像走进浴室。我被阿南这麽一抱,浑身都酥软了。完全无抵抗地任他宽衣解带。阿南脱光了我身上的衣服,把我赤裸的身体抱起来,在我的雪白的乳房上亲了亲,然后轻轻地放到浴缸。

  接着,他也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踩入浴缸的另一边。他捧起我的双脚,爱不释手地抚摸,仔细地欣赏我的每一只脚趾,然后用唇舌舔舐。我被他弄得心都浪起来了,于是也老着脸皮在水底伸手去抚摸他的下体。阿南把身体移道我身旁,笑着说道:“怎麽样,这小弟弟能让你满意吗?”

  我含羞地把脸偎到他宽阔的胸部,低声说道:“门还没有关上哩!”

  阿南一手摸捏着我的乳房,一手指着浴室的门口说道:“桃妹和你老公都已经合体了,你还怕人偷看吗?”

  我把双眼望向客厅,果然见到桃妹骑在军上面,用她的阴道频频地套弄我老公那条又粗又硬的大阳具。我不禁双颊发烧,羞涩地把头儿垂下。阿南把手摸了摸我的阴户说道:“阿樱,我们也来玩玩,好不好呢?”我没有回答,把头往他怀里直钻。手儿却紧紧地握住阿南的肉茎。他的嘴唇吸住我的乳头,还把指尖轻轻揉动我的阴蒂,时而把手指伸入阴道。我的心简直要跳出胸腔来,浑身却酥麻松软。唯有毫无抵抗地任他所为。

  摸了一会儿,阿南从浴缸把我抱出来。我们把身上的水珠抹干,双双赤身裸体地走到客厅。这时,桃妹和我老公已经转换了姿势。她躺在沙发,两条白净的嫩腿高高向上举着。我老公执着桃妹的脚踝,将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肉体狂抽猛插。

  桃妹被干得如痴如醉,见到我出来看她,却故意大声说道:“哇!静儿,你老公实在真利害,我已经被他干出第二次高潮了呀!”

  我白了她一眼,就拉着她的男朋友进入我的睡房。这时我的心里已经非常渴望,是羞于直接表示出来。阿南大概看穿我的心思。就主动把我抱到床上,他把我的双脚捧在手里玩赏,用舌头舔我的脚趾缝。一边舔舐,一边地称赞道:“静儿,你的脚儿又白又嫩,实在美极了,我真想一口吃下去哩!”

  这时我心痒难煞,已经快忍不住了。遂向阿南抛了个媚眼儿,说道:“死鬼,你把我弄得痒死了,人家的心都痒起来了,不理你了!”

  阿南笑着说道:“你不理我,我可偏要理你,你老公已经和我的桃妹合体,你可不能动耍赖皮呀!”我说道:“我那里有耍赖皮呀!又不是不给你,可是你顾逗人家嘛!”你实在惹人喜欢,我舍不得一口吃下去,要慢慢品尝呀!“阿南说着,就顺着我的小腿一直吻到大腿,最后吻到我的阴户,用舌尖撩拨敏感的阴蒂。我浑身像发冷似的颤抖着,双腿把他的头紧紧夹住。

  突然,阿南把我的粉腿拍开,腾身一跃而上,我立刻感到一条粗硬的肉棒慢慢插入肉体,它又热又涨,感觉上非常充实。我不由得伸手把他健壮的身体紧紧搂抱。这时,我觉得双乳熨贴男人宽阔壮实的胸肌。虽然我已经不计其数地在丈夫的怀抱里有过这样的享受,可是和陌生男子贴身还是第一遭。所以特别兴奋。

  阿南轻声在我身边说道:”你的下面真好,把我吸得紧紧的。“我的肉体既然和他交合,脸皮也老起来了,遂风骚地说道:”你的棒棒也不错呀!硬梆梆的,把我涨得好充实哩!“阿南开始活动着身体,让他的阴茎在我的体内一进一出。我的阴道被他研磨得非常舒服,分泌也越来越多。如同平时和老公做爱一样,我一兴奋就大声哼叫起来,阿南像受到鼓励似的,益加努力地在我肉体横冲直撞。

  弄了一会儿,阿南要我躺在床沿举高双腿让他玩”汉子推车“的花式。他的双手捉住我的脚踝,粗硬的大阳具一会儿长驱直入,一会儿在洞口阴唇轻轻点触。

  就在我欲仙欲死的时候,忽然听到桃妹的声音在旁边说道:”看!静儿爽死了!“我睁眼一看,原来我老公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赤条条的站在床边观看。桃妹也是赤身裸体。她那光洁无毛的阴户还饱含着白色的浆液,看来我老公已经在她的肉洞射精了。

  我伸手捉住老公软垂的阳具,老公也凑过来抚摸我的乳房。在两个男人合力进攻之下,我兴奋得高潮叠起。情不自禁地淫声浪叫起来。

  阿南的阴茎在我下体狂抽猛插了一会儿,终于突突地射精了。但是他仍然精神十分饱满。当他把肉棍儿从我阴道里拔出时,仍然无比坚硬。桃妹突然伸手握住他的阳具说道:”老公,我还要和你来一次!“阿南笑着说道:”没问题,不过你这麽浪,最好是我和军前后夹攻,让你试一试两条阳具同时插入的趣味!“桃妹淫笑着说道:”也好,你们放马过来吧!“军和阿南说做就做。阿南让桃妹伏在他身上,肉洞和肉笋配合之后,军就从女人的背后直捣后门。桃妹大声叫道:”哎哟!我被你们插死了呀!“军没有理会是一味狂抽猛插。我在旁边看了也觉得很新奇。虽然我老公也玩过我的屁眼,可是一个女人同时让两个男人淫乐,我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虽然刚刚才被阿南干了一场,也不禁意马心猿难拴。

  阿南见到我粉面通红,就说道:”静儿,要不要试试呢?“我笑着说道:

  ”怎麽个试法呢?“阿南道:”这样吧!还是你骑在你老公上面,然后我从你后面来。“我听话地趴在军身上,把他的肉茎吞没在我的阴道里。阿南随即把他粗硬的大阳具塞进我的肛门。这样一来,我顿时觉得下体有说不出的饱涨。阿南试图在我后门抽送,但是我觉得不但无快感可言,甚至还有点儿疼痛。于是我叫他暂停下来,我要老公将我抱在怀里,我的屁眼容纳他的阳具,然后高高地举着两条大腿任阿南在正面狂抽猛插。

  玩了一会儿,我觉得老公的阳具在我肛门里一跳一跳的,大概正在射精。阿南也把腹部紧紧抵在我的小腹,他终于又一次在我的肉体里喷射精液。

  阿南和桃妹在我们家玩到将近十二点钟才回去。我们和军上床后,他很快就睡着了,我却仍然在回味着刚才同时两个男人玩的事。

  第二天午餐时,桃妹笑着对我说道:”静儿,昨晚好兴奋吧!“我白了她一眼说道:”那还用说,难道你不兴奋?“桃妹笑着说道:”其实还有更刺激的哩!你听说过夫妇交换吗?“我回答道:”没有哇!是怎麽有回事呢?“桃妹道:”就像我们昨晚那样,不过规模要大一点,人数也多一些!“我正想问个仔细,桃妹已经主动向我讲述她和阿南第一次参加俱乐部的趣事。

  阿南和桃妹到达那个会所门口时,就见到一对夫妇在争执计较,原来女的想临阵退缩,但男的不依。刚好这时有让出来迎接,于是大家都跟随着进去了。屋里的人全部一丝不挂的。阿南叫桃妹脱下衣服后,自已也开始脱衣服,桃妹默默地站在阿男身旁,她听到刚才的那对男女又开始争吵争吵。女的说:”我还是要回去,我不喜欢交换。“男的说:”来到这里还说这种话?昨天你对这件事不是有很大的期望吗?“女的又说:”可是我还是害怕,不知道会有甚麽样的人对着我。“男的摸着她的脖子说道:”你不要怕啦!来这里的人都是斯文人嘛!“在一个很大的大厅里,已经有十对男女,灯光很暗,而且播放着性感的音乐。

  桃妹紧靠在阿南的身边坐在地毯上,然后观察着其地男女,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三十岁左右,有阿南和桃妹是最年轻的一对。

  全体集台之后,出现主持人。他说道:”欢迎各位光临,现在马上就举行换友的第一次派对,首先要决定伴侣,请男性到这边来排队。“根据主持人的指示,二十名男人,一字排开。每一个人拿到一根很长的绳子,然后把绳子拴在性器官上。那些常来的客人好橡很愉快的样子,动作也熟练。在女人们转过身的时凄,大家把绳子交叉放在地上。绳排列在四、五公尺的地方,然后在中间盖一条被单。主持人说:”现在请各位女性选一条绳子,绳子所拴住的男人就是你们的对手。如果巧绳子的另一头是自己的老公,就由我主持另外交换。“站在那里的女人们纷纷挑选绳子,她们的身上都一丝不挂,但论年轻与美丽,桃妹绝对是鹤立鸡群。从这端的女人依序拉绳子决定自己的伴侣。一个三十多岁的清瘦女人抽到了阿南。轮到桃妹了,结果她抽中的是矮小凸肚的男人,她感到并不满意。

  决定伴侣后,大家各自拥抱对方,配合音乐开始跳舞。

  太太,请多指教。”那个矮胖的男人鞠躬后,用手搂桃妹的腰,桃妹全身惑到很不自然。她很想推开那男人就逃走,可是感觉出围在她腰肢上的手决不会给她那样做。

  在桃妹的四周,有的女人把脸靠在男人的胸上,彼此热情地抚摸。有人离开大厅到准备好的小房间里。但是地们并不是牵着手走,有的把绳子套在女人的脖子上,像牵狗一样牵着走。也有相反的,男人猫在地上让女人骑在背上走、“太太,你是第一次吗?”桃妹的临时伴侣把已经勃起的肉棒顶在她的下腹。“是的。”

  桃妹用生硬的口吻回答他。“在这里男女之中有一个做主人,另外一个做奴隶,你喜欢做甚麽哩?”桃妹说:“我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纪。”

  那男人笑着说道:“那就由我决定吧!我先做主人好吗?”

  桃妹点了点头。大厅里几乎所有的男人部在看着桃妹趴在地上被那个男人拉进房间里去的场面。

  桃妹被带进去的房间,床边准备了许多小道具。男人拿起手扣,把桃妹的双手在后背扣上。

  “首先要为主人服务。”男人用冷漠的声音命令,他股间的肉棍从刚才一直挺直到现在。桃妹好认命地跪在他面前,用舌头舔男人的东西。那男人立刻身体颤抖,头向上仰,他在感谢自己的幸运之神,他已经参加过很多次,但是遇上这样年轻的美女还是第一次。桃妹不仅相貌长得美,身材也非常的好。丰满的乳房上可爱的乳头向上微翘,修长的双腿,臀部像欧美女人一样向上翘起,从她身上很能感觉到年轻的气质。那男人知道他以后再来也很难有这种机会。一个像女神一样美丽的女人伸出舌头舔地的肉棒,虽然他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并不是心甘情愿的。但这种情形反而令到男人的欲火更强更烈,通常来这里的女人都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没有一点羞耻心。相比之下,但这美丽的女人还有羞耻感和厌恶感,虽然她嘴里不说,但从态度和举止看得出来。

  “现在你是已的奴隶!要服从我的命令!”他一面说一面抓住桃妹的头发,使棍子的头部挤向她喉咙的深处。过了一会儿,男人从桃妹嘴里拔出肉棍,问道:“味道如何呢?”桃妹低下头回答道:“很有趣!”

  “回答不错,但真正的性虐待还没有开始哩!站起来!”男人拉着桃妹的头发使她站起了来,并排站立时,桃妹比地还高一些。男人双手捏住桃妹娇嫩的乳房,原来就尖挺的双乳显出更漂亮的形状,淡红色的乳头向上挺起着。男人忍不住吞下口水,他不禁赞美地说道:“你的乳房真是漂亮到极点!我一向都是用绳子捆绑对手,使用各式各样的器具虐待,可是现在看到你这样美丽的曲线,连那样做的心都消失了!”男人立刻向漂亮的乳房。他似乎觉得自己恢复喜欢做虐待狂之前的正常欲念了。现在他心里有一件事,那就是和这个青春美丽女郎性交。

  他又问道:“太太,你的乳房敏感吗?”

  桃妹犹豫着,没有回答。“快回答!”男人用手指捏了一下沾满口水的乳头。

  桃妹赶快回答说:“是的!”

  那男人又说:“每天晚上老公这样抚摸,你就兴奋吧!是不是呢?”

  “偶而是的。”桃妹的脸通红,声音也很小。

  “你说谎!有这样好的身体,没有男人一天也受不了吧?”男人竟然激动地生气,桃妹感到有点儿恐惧。加果是游戏就没有问题,但这个男人是真正生气了。

  她在感到新鲜和刺激之余,也有点儿担心被他伤害。“你快说,怎样弄你才会有性冲动,是这样子吗?”男人用力抓住她的乳房揉搓。桃妹低声说道:“轻一点更好。”

  “那麽,这样好吗?”男人果然放松了一点。他说道:“乳头要怎麽办玩呢?”

  桃妹说:“用舌头轻轻舔。”

  那男人照她的话在敏感乳头上用舌尖轻轻舔。桃妹不禁颤抖了一下。

  那男人抬起头来问道:“有快感了吗?”桃妹说:“有的。”

  “有了快感应该叫出声的。”这时候男人蹲下来,拍了拍桃妹的大腿,说道:“快把你的双腿分开!”

  桃妹把腿张开,那男人注视着她修长美丽的双腿,说道:“还要大一些!”

  桃妹好把她的双腿伸展到最大限度,这时侯男人就在大腿根凝视。他说道:“为甚麽没有毛?”桃妹道:“不知道呀!我天生就是这样子的。”“真是一个美丽的仙人洞!我太喜欢了。”男人把头靠过来,伸出舌头探入里面,桃妹感到很刺激,她全身颤抖。男人则不停地在那里舔着,好像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样子。桃妹咬紧嘴唇,在男人的舌头不断舔下去的时侯,桃妹也无法控制自己,淫水滔滔流出来了。“趴下来!”这时侯男人终于抬头说话。桃妹趴在床上,男人抱住她那雪白浑圆的屁股,猛烈地将肉棒插进湿润的阴道里去,男人的表情好像很激动。他用力前后活动,桃妹的屁股美极了,尤其从后背到屁股的曲线充满了性感。那男人想到自已正在奸淫着这样美丽的女人,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知道猛烈地抽送着粗硬的大阳具。在被奸淫抽插的过程中,桃妹淫欲的火焰逐渐燃烧起来。

  没有多久,男人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桃妹的体内。他立刻要桃妹仰卧在床上,然后双腿跪在她头部的两侧,把沾满淫液的肉棍放进桃妹的嘴里。桃妹皱起眉头,但终于还是用舌尖舔弄,肉棍很快就恢复精神,于是男人用正常的姿势在她的阴道插进肉棍,第二次就不再那麽容易射精了。桃妹也在男人的抽插时自然地发出淫浪的声音。男人插进来又退出去时,桃妹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溶化般地从里面涌出快感。他忍不住扭动丰满的屁股,她觉得被虐待的火焰快把全身都烧光了!

  桃妹美丽的四肢抱紧男人的身体,她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在体内不断涌出的甜美的快感下,发出了撒娇和哼声,这时,她的理性已经完全消失,在男人射精之前,她有又了多次的高潮。“太太,你真是太美妙了!”男人抱住桃妹的身体不放。

  他看了看壁钟,对桃妹说道:“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快完,现在开始,大家可以自由地选择伴侣。我想会有一大堆男人向你提出要求,如果你全部答应,你会变成被轮奸一样。”“是吗?”桃妹竟无表情地站起来,她并不惊奇,也不害怕。

  她来的时候就准备让大家轮奸的。她知道就是自己表示不愿意,也绝对不会被接受。那男人痴呆地望着桃妹,望着她修长大褪现出美丽的曲线。他忍不住用沙哑的声音又请求道:“太太,再来一次好吗?”桃妹没有出声,她默默地躺下来,并分开了双腿。但是,那男人说的是真话,当他还没有硬起来,已经有五个男人来到这个房间里。他们一起向桃妹求欢。桃妹也微笑地对她们点头答应。

  “我们让太太决定顺序吧!”有一个男人这样提议后,大家就排成一排,让桃妹一个接一个地把肉棍含在嘴里舔吮。每个男人的形状和颜色与大小都各不相同,桃妹看在眼里,心里开始激动地冒出欲火。

  这种最让女人享受的东西,眼前就挺立着五根,怎麽可能会不想要呢?单单这样看在眼里,桃妹的仙人洞里已经开始冒出山泉。她一根又一根地仔细享受。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