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刺】

--

  「嗖~~!」她身体一纵,已到了地面。环视四周人影也不见一个,一个闪身走到门内……一硬物紧紧的抵到她背后。

  「不要动!」低的声音响起。

  「向前行!」她无奈的依着他的指示走,但心中不住盘算着,可是在空旷的大殿中她什麽也做不成。再转过一个长行,她被带到一间小房中,他狠狠的一推,她跌进房中去,但到此刻仍看不见身后的人。

  空洞的房中,黑得不见五指,她沿着墙慢慢的摸着,四周都滑不溜手,就门在那也找不到。今天她到这要杀一个人…,但现在不乐观了。房中的空气不往的上升,而且十分混浊,不一会昏了……「想不到是个妞儿……」「死了很可惜不是吗?」蒙浓中她声见人声的对话但不一会她又昏了过去。

  「 !」冰水冷冷的淋下来,身体一冷,醒了来。她感到赤条条的,冰冷的水从身体上流下。强光之下,好一会才看张开眼睛,两个大汉睁双眼看着她,身体被缚在倚上,好不自在。其中一个俯身到她身前,轻扼着她那雪白的乳房。

  「她又是来杀人的是吗?」他出奇地的温和的道。

  她并没有作声。

  「你不说我也知道的,来杀他的多的是,但像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却少见。哈!哈!」笑声中却不怀好意。

  她暗自的想着他的用心,但一点也想不通。

  他的手渐用力的扼着那坚 的乳房,舌头更轻咬着乳蒂,阵阵的酥软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去,他那裤中的巨大的东西不经意的碰到她的大腿,心中暗计一闪。

  她眯起双眼,像极受用似的,口中轻轻的发着呻吟声,双腿碰着他那大家伙。

  「让我来帮你好吗?」她说。

  「怎来助我?」他道。

  「松了绳了先可以吗?」他向另一人打了眼色。

  「看她也耍不出什麽花样,好吧!」绳松了,她跪在地上慢慢把他裤链拉开,巨大的肉肠跑了出来,一口把它含在口里,小舌头拨弄着那龟头,肉肠更涨大了不少,来回的慢慢的套弄着。

  突然他紧捉着她的头,一下比一下更快的抽插着,深插到喉里……「吱~~吱~~」精液射到她的面上去,她一点也没抹去面上的精液,流到口中的更舔去。

  「好一个小贱人。」后面的人说。「也来给我舔舔。」他把裤子脱下,阴茎也跑了出了来。

  她把身体抬高,双乳紧紧的贴着那大肉肠,手指在小穴中轻揉了几下便湿了,把爱液涂在双乳间,双手推着把肉肠夹在双乳间,不断的磨擦着,看着肉肠前端的小孔白色液汁沁出。

  就在此刹那,她身子一伏,已从他的裤中拔出枪来指着他,精液射到她的背上去。她抬头向他展露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但他却比她笑得更奇妙,手摊开,子弹全在他的手中。

  「想暗算我!」他说她一跃,想从他手中抢去子弹,但他狠狠的一脚已踢来,她想避也来不及,身体远远的抛开,硬生生的撞到墙去,倦伏在地上。

  他急步的走上前,把手抓着她的头发,重重的扯了下来。

  「呀~~!痛!」她身子顺势的站了起来。

  拳头再一次的重重击在她的小腹上。

  身子弯起来,大汉才放手,她跌到地上去。

  他再一次的走上前,双手捉着她的小屁股,重重的打了两下。那巨大的阴茎抽了出来,对着那乾涸的阴穴插了起去。

  「呀~~!呀~~~~!」她痛得眼水直标,火热热的痛楚由小穴中传来,伏在地上的上身狂乱的扭动着。

  他在插不到一半,便阻着,再重插一下。那薄薄的处女膜裂开,火热的肉捧重插至没根。

  哪尝过人道的她不停的哭泣着,受着一下比一下更重的冲击,她全感不到那做爱带来的快感,只有撕心裂肺痛楚。

  「呀……!呀……!嗄……!呀……!呀……!」她不住的尖叫,痛楚一点点舒发出来,双手不断的在地上抓着,但光滑的地面什麽也抓不着。

  他的大手用力的扼着她那双完美的乳房,那对粉红的乳蒂也搓得红肿起来,那紧狭的小穴令他更是兴奋。

  不一会要 出来,染红了处女鲜血的大肉肠拔出,揪起头发,对着那小嘴插了进去,直顶到喉深处。火热的精液狂射进去,小口一下填满了。

  「碰……!」他重重一抛,她撞到地上,急促的喘着气、呜咽着哭泣。

  他再一脚踢去,身子一滑,「碰」的一声,撞到墙上便昏了过去。

  他转身向着另一人道:「真爽!想不到这小贱人仍是处女……」她还没听完他们的对话已昏倒了。

  她醒来时已不见任何人了,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冷冰冰的躺在地上。她口仍含着满口的精液,她一口吐了出来,但仍不少留在脸上。

  低头一看,小穴上红红的,爱液在她昏倒才流了出来,沾满在那黑森林上,她手一按想去止往流出的淫水,但一碰可痛得不得了。

  眼泪又再一次不由自主的流出来,她已被狠狠的强奸了,心中不忿。她一拭泪水站了起来,爱液沿着双腿流到地上。精神一抖,强将心中的不忿压下。环视四周,只见四处密不透风,身体也光着,想找点工具也不行。她走到门前。

  「碰~~!」门一点也没反应,肩膀也碰得痛。一屁股的坐到地上,心中踌帐。抬头看天花板,就连抽气的也不见,但空气一点也不混沌。心计一生,再一次狠狠的撞到门上,不几下就昏到地上。

  不一会门打开了,密闭的房间有监视的东西,门一打开,那人一走进来,她翻身而走,踢到下身。那人身子一弯,手重击在他的后颈,抢了他的 便不理那人即冲出去。

  就於此刻,警号暴响,大队的人赶至。大殿的中心由底至顶皆是中空的,一层层环形的大厦团绕着它。她一攀拦杆跃到下层,身体一闪到了一间房中。房中空荡荡的,但心中总有不妥的感觉,门自动的关上。

  再一次逃出去,子弹擦身而过,地上一滚,巳开 射倒他们。向前一冲,窜到电梯去。门关上,看着电梯的灯一层层的向下闪动。刚才所看地上人影也不见一个,想必有机会逃脱。

  「叮!」电梯门开。

  「卡~~擦!」数十支 已指着她,她只好无奈地举手投降。

  十几人押着她,到一道长长的走廊中。押着她的人不断搓着双乳,扼那雪白的屁股。短短的一段走廊好不好受,她强忍着,不容易才走完那走廊。

  走到一很大的房间中,只见房中有着一个身披长发,离她不到叁尺,一点防预也没有,面目威武的男人坐在大椅上。

  离她不到叁尺,一点防预也没有,双腿张开,一个衣着性感的女人伏在他的下体上,前后摆着头吸啜他的阴茎。那女人的连身裙短得不合符比列,光滑的屁股露了一大截。那男人的手探进女人的衣内,不往的搓弄。

  门关上,男人方抬头看了她一眼,推开那女人。那女的口中流着白色的液体。

  「你要尝尝吗?」他轻拍着他那十多寸的大阴茎「你想怎样!」「怎样?可不想好。」「你可不怕我杀你吗?」话未完纵身而前,双手持刀往他斩。

  「碰~~~!」她重重的撞到玻璃墙上,那透明得一点瑕 也没有。

  「小妹妹,你还不是杀不了我嘛!」玻璃墙徐徐的降下。

  他哈哈一笑,踏步走上前来,轻轻摸着她的头。

  她本是想避开的,但那突如其来的动作,反应也不及,心中不由慌着,抬头看着他。

  「你叫什麽名字?」他微笑着说,手仍放在她的头上。

  「凌婉~~」只见他略点头,走回他的椅上。

  就在他坐的一刹那,凌婉再一次跃起,攻向他去。

  他那巨大的阴茎奇幻的勃了起来,精液前端射向她,她的身体被那精液击中,倒在地上。

  「你……你不是人吗?」她抖震的说「你错了,这只是生化阴茎,随心而起。这麽多人就是杀不了我。好,不再说废话,像你般的美人儿,就让我好好的操你吧!」话未说完早已踏步而出。

  凌婉吓得往门处逃去。但还未到时,手已被他拉住,身体往前一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隆起,两片粉红的花瓣紧合起来,一双大腿紧紧的并起来。

  但他那只强劲的阴茎对着细小的洞口一插便到深处去,两片阴唇也陷了起来。她那刚开发的小穴,哪受得起那沉重的冲击,她痛得尖叫起来,泪水流出,不住的挣扎着。但一点也不管用,越是挣扎越是痛楚,身体便停了下来。

  他扯着她的双手往后拉,从后面往阴户抽插着,紧狭的小穴对他一点也不影响。

  「呀~~!呀~~!」一直插了半小时也不停下,痛楚的尖叫成了阵阵无力的呻吟声。拔出已沾满了爱液的阴茎,又对着那菊花口破入去。

  「呀~~~~~~~~~~~~~~~~~!」屁眼一下子的裂开,鲜血在两腿流到地上,上身重重的倒到地上。他两手捉着她的屁股继续干着,凌婉痛得扭着身体,那束起的长发散开,双手不往的乱抓。

  他一下一下的重插着,「啪啪」的响声不绝於耳,两个洞口也肿红着。再一次抽出,那阴茎巳有十多寸长,一手抽起她的头发,精液灌到她口中去。

  她不由己的一口一口的喝着,如泉水般泻到地上。他手一放,凌婉再一次的倒下去。

  全身都十分的痛楚,慢慢地,她醒来了,下身肿痛着,站不起来。斜斜的坐了起来,只感到地板的冰冷,满口腥味的精液沾着,但也巳乾了。心中又一阵的迷惘,也不大清楚自己在哪儿,心中不禁强烈想哭,强忍着,但泪已流出来。

  不止失去处子之身,还给人把二个洞全操破了。

  凌婉一脚站起来,阴户痛得她两腿合不上。一脚一脚的绕着房子看,她已被囚到另一密室中,她再不想到要逃,因此刻她根本办不到。要多走两步也难,心中不由暗下来,到此刻她仍是赤条条的光着身子,她躺到地上倦着,睡了。

  门打开,走来了两个人把她挟着走,她被拖着般的走,好不容易才走稳。

  凌婉心中不由一寒,难进又要给人干吗?她不敢再去想,但难道顺其自然的一直的被人干吗?

  不到一会,已走到一更大的房中,一大堆不知名的仪器,及一张很大的金属床。

  而她不一会已被锁到床上,双手双脚也被金属扣紧锁着。躺在床上,骤见那刚才干她的人。

  「喂!放我呀!」但只见他微的一笑便走开了。

  她努力的挣扎着,但紧锁的扣,令她动不得。

  周围的人忙着的走,一道道的电线贴到她的身上,十多条的喉管也插到她的阴道去,他们到底要做什麽她根本不知道,且什麽也做不到。

  不久,十多人一个个的围在她身旁研究着。

  「喂!你们究竟想怎样?」他们像听不到的似的。

  「喂~~」一道电流突然传来,可是一点也不痛,而且浑身发软,舒畅的感觉传到全身去。

  电流像有节奏似的,一阵阵的,就像自慰的感觉,乳头硬得痛起来,双乳高高的竖立起,白色的乳汁出奇地流出来。

  阴户是张得大大的,淫水像水喉般涌出,两片阴唇翻得更是开,像快要裂开的感觉,阴蒂更涨得前所未有之大,高高的立起来,就像男人的阴茎般大。全身火烧似的快感漫延着,呻吟声激烈的响起。

  「呀~~!呀~~~~~~~~~~~~~~~~~~~~~~~~~~!」胸前的皮肤撕裂地痛楚着,身体像一寸一寸的裂开,她看着自己的皮肤寸寸的裂开着,强大的痛楚与高潮混杂着,快乐与死亡的感觉游走着,刹那她昏了去。

  ……不知多久,凌婉再一次醒来,全身都是刺痛的感觉,再一次的到了那囚房中。她仍是合着双眼,但她感到已有点不同,身体的感觉更是敏感,就是空气的流动,她亦清淅的感到。她不感置信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的身体比从前更是白嫩,那原是美好的线条,她不敢想像自已会是这麽的完美,就像人工雕塑般。

  她细致的抚摸雪白的肌肤,电流的快感传来。那两片粉红的花瓣更是诱人,她不自觉的摸着,淫水立时涌现,口中在轻轻的呻吟着,快乐得令她自己不能置信,高潮叠叠的,沾满爱液的手指扼乳房,但它大得不能好好的扼着,低头已能含着乳蒂,而且十分坚挺。高潮一下的走过,她伏到地上喘着气。

  「是不是很舒服?」那干过她的长发男子说,他突然的出现。

  「……」凌婉的俏面一抹微红泛着,身子不其然的向后退缩,紧紧的卷着。她心中害怕,不住的发抖,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怕什麽,大概就是他那粗暴强奸了她。

  他慢步走到她的身旁,轻抚着她的粉背,阵阵快感传来……「不……不要」她哀求着,她不是要来刺杀他吗?但此刻,她什麽也做不成,更任他鱼肉。

  他的手并无停下来,更进一步搓着那酥胸,一下子凌婉被快乐的感觉淹没,身体泛红,有着从没有过对性的需要,呻吟声不绝,眯着双眼受着乳尖传来的感觉。

  「不……不要!」身体的改变使她害怕,她身体从未试过这样敏感的。

  「真的不要吗?你现在只是做爱的机器吧了!」他说手更是努力的揉着, 着那粉红的蓓蕾「呀~~!呀~~~~~呀~~~~~~!」此刻凌婉的身体根本受不住任可人对她的挑逗。

  「你看!」他按着她的头看地面,一大摊的淫水已湿了她那双雪白的腿。

  突然,凌婉重重的打到他的身上去,虽身体软软的,但也竭力的尝试逃走,她真的不想一世被他干下去。

  她一站起来,他一手已紧捉着她,而她的那拳的力道就连蚁也杀不死。

  手指由她的两肋插了进去,快感占据了她,身子一软,又任由他的手指搓着那小肉球。

  「若不想给我干死的话,就好好的给我操。你馀下的,只有这个完美的做爱的身体,其他的你一点也做不到。」「呀~~!」他重重的扯她那小肉球。

  凌婉爬到在地上,而且她只有乖乖的抬高光滑的屁股,一副待干的样儿。她真的感到什麽也做不到,只有给他干。

  「好!」他一声叫着,巨大的阴茎抽出,对准便插。刚发开的小穴仍是紧狭的,一下下的抽插。

  凌婉那敏感的身体感到那无比的快感,阴道与那大阴茎激烈在磨擦,刹那她用力的收紧起来,更强更强的感觉,两瓣阴唇夹紧那阴茎。此刻凌婉感到性的乐趣,更能用活全身的性感处,乳尖也能随着感觉硬着。磨着他壮健的身躯,此刻凌婉感到自己成了彻底的从刺客变成一个专业的做爱的机器,感觉虽不好受,但此刻不容她去想。

  他再一次节奏的一下下重插着,「啪啪」的作声。双乳剧烈的摇拽着,重得她不能支持下去,上身忽然的伏了下来,双乳重压在地上。他一下下的重击,令她全身摆动,硬硬的乳头擦着地面。

  「呀~~呀~~!我不行了~~呀~~!呀~~!」每下的抽插令呻吟声更是响亮,高潮一浪浪的来,凌婉不能自制的用力夹着他的大阴茎,快感无穷的涌来,双手乱抓,秀发散乱,急促的娇喘,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一切一切都是令人动心的动态。

  但他捉紧她的蛮腰,重插了几下,便无奈的射了,他本想继续下去的,但他令人费解的完了。

  凌婉此刻努力的干着,但仍被他草草的了事,心中痒痒的很不好受。

  接下来的日子,凌婉自己也不太清楚是怎样过的,每天也有十多人来干她。另有一人来教她做爱的技巧,每天的练习,使到阴户更是灵活,第一天开始学习两片阴唇夹硬币,到把汽水樽吸进阴道去。

  她自己一点也不知为什麽要这样,但也不讨厌,至乎沉醉於这种生活中,而且身体经那次的改造,一点也不疲累,每天吃着精液过日子。而她始终是困在那小室中,及未曾再一次穿上衣服。

  「凌婉!」一日,那个长发男子来了。自那次后以后,她未再见过他。

  再次见到他,她很自然地把两腿大大的张开,粉红的小穴露了出来,手指拨弄着那两片粉红的花瓣,爱液迅速的泛滥着,淫水沿着两股,直流到地上去。

  「来吧!呀~!来插我吧!」凌婉呻吟着说。

  此时她每次到来的男人,都是来操她的。不知何时开始,她见男人来,便弄着身体,两指把小穴翻开着阴唇,洞口撑开着,另一只湿淋淋的手搓揉着乳房,乳头硬硬竖起来。

  「快来吧!我……我受不了……!」面目间露出一付一个待干的样儿,可怜的样子,哀求的表情。

  那男子走到她的身旁去。凌婉见他到身旁,身体已迫不及待的爬起来,湿淋淋的手往他抓去,抢着似的。

  但他并无让她抽出阴茎来,一手推着她的头,蹲下身到凌婉的身旁,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看着她。

  「求求你!干我吧,我已痒得要死,你喜欢怎样都可以。」那双洁白而柔软的乳房紧压到他的身上去。

  他扼着它,但只是又再一次的推开了她,站了起来。

  凌婉像小狗般到他身旁去。

  「来!跟我走吧!」他把大衣脱下,盖到凌婉的身上。

  她只感到混身不自在,大慨已太久没有穿衣的感觉了。

  他一转身,门打开,身影从门外消失了。

  「还不走吗?」她只好紧抓着大衣走出去,跟到他的身后。

  漫长的走廊,她只见一个个巡逻的士兵。看见他们的雄壮的身体,心中不由的荡漾,不知觉间,两腿已湿湿的,两腿留着两行爱液的痕迹,地上也留有点点的爱液。

  此刻,她遗忘已久的娇羞心再次涌现,不好意思的低头,面上火热的红着。但在那些日子,五、六个男人一同来干她也不当是一回事。

  好不容易,她才跟着他走完这段路。

  「吱~」电动门宁静的关上,他走到台上,转身又回到凌婉的身旁,手中执着纸巾,轻拭着流下的爱液,由下而上……「呀~!」纸巾已把湿湿的小穴弄乾净了,她双手遮着面不敢看他。

  他再一次的走到他的台上。

  「我…我还未知你的名字」她问。不知为何,她突来的勇气与好奇,问了出来。

  「冥言!」他默然的回头幽然的说。

  凌婉的心中一震,但就连她自也不了解,定了神看着他,空气像是停顿了下来。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