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偷欢】 【作者:不祥】

--

  我叫曾田,三十九岁,身高175公分,在一家进出口公司任电脑部主管。
  太太林雪萍是哈尔滨人,三十五岁,现是中国平安保险西安分公司的推销员。
  雪萍身高169公分,皮肤微微黝黑,长得有些像菲律宾女人,虽谈不上特别漂亮,但也相当有几分姿色。她身材高佻、体态丰满、双肩浑圆,大腿丰厚,尤其是那对高耸的乳房,呼之欲出,丰满诱人,是那种男人一看就想要的女人。

  她虽已为人母,仍然性感诱人。她性格开朗,为人热情,乐于助人,但也非常好强,不管是错是对,总不甘示弱,尤其是喜欢取笑人,因此也常得罪人。

  五一节刚过,雪萍接到公司通知,派她去苏州参加一个为期两週的培训班。
  雪萍乐颠颠地跑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并希望我能利用这次机会陪她去苏州一游。
  她告诉我,平安公司给每个员工安排了单独的住房,我和她同去,可省住宿费。
  当时我工作的公司正打算把我提升到主任,忙得我不可开交,两週时间对我来说真是过份奢侈了,但又不情愿把一个美女老婆放出去这么久。

  雪萍平时人脉广泛,她的性感和风韵在保险界早就小有名气。本来这培训班仅有区区一百多号人注册,但当雪萍的名字出现在报名单上后,注册人数突然剧增800%,一下飙升至一千多人。男人们个个摩拳擦掌,人人虎视眈眈,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甘休的气势。

  一个性感又成熟的女性单独在外,男人们如何捨得让她独守空房?雪萍虽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却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届时被男人们黄汤马尿一灌,还不由他们翻云覆雨了。老婆被人偷吃倒也算了,届时给我怀个一男半女的回来,连谁是老爸都不晓得,那叫我情何以堪啊?

  再说,我也没去过苏州,不如利用这个机会去游玩一趟,省得这两週没有女人在身边,还得自己解决。名义上是专门陪老婆旅游,其实是防色鬼乘虚而入。

  哎!这年头,做老公还不如做和尚清閒啊!

  我无可奈何请了两週假,将孩子交给岳父母照顾,便和雪萍一同去了苏州。
  到了苏州,下榻饭店,平安公司为每个来参加培训的人员订了标准的大号客房,房内有两张双人床、一个三人沙发,还有桌子等。

  在培训班上,我们遇到了雪萍大学期间的同班校友张文。张文现在哈尔滨的平安保险分公司任科长,同事们都称他张科。大学期间,张文和雪萍都曾任过班干部,张文是班长,雪萍是体育委员。张文对雪萍一直关照有佳,雪萍现在的工作还是他帮忙介绍的。

  张科是山西人,约四十三、四岁,比我们大不少,进大学前当过兵,瘦瘦的身材、黑黑的皮肤,个子不高,约莫有168公分就不错了,按雪萍的说法,是个标准的「二等残废」。张科虽然矮小,脸倒也不难看。但他嗜烟酒如命,平时烟不离手,餐餐有酒,熏出一口黄牙。

  张科儘管长相平庸,却生性风流,是个出了名的色鬼,他有一句出名的口头禅:「女人就是精液容器」。这位老兄手下管着七、八个女性推销员,除了一个五十岁以上的老姑娘外,其馀的据说都被他上过。我暗自幸庆雪萍不是他的直接下属,不然一定也逃不过他的魔爪。不过他为人豪爽、乐于助人,尤其对女人,更是有求必应,人缘极好。

  这张科虽然其貌不扬,却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这次也和他一起来了,她叫周淑媛,是吉林白城人,身高约170公分。我第一次见到淑媛时,被她的美貌和性感的身材看得目瞪口呆。

  淑媛有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薄薄的的红唇,此女不但长相甜美,而且身材高佻、乳房高耸、皮肤洁白,都快四十的女人,长得却像三十出头。夫妇两人至今没有孩子。可惜这么一个漂亮女人,却落到张科这个牛粪手裡让我们这些英俊男人百思不得其解。

  有人调侃说,这对夫妇是《水浒传》中的矮脚虎王英和一丈青扈三娘投胎下凡。本人受党教育多年,不信封建迷信,但也实在找不出反驳这个说法的理由,想必这傢伙的绿帽一定不少。不过,我猜张科那傢伙床上功夫一定着实了得,女人才会喜欢他,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他征服女人确实有一套。

  在苏州期间,晚上,大家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打牌;白天,雪萍和张科都去了培训班,就剩下了我和淑媛,我俩就结伴去景点游玩。由于雪萍和张科这层关係,我和淑媛过去就认识,只是未曾接触过。这次天赐良机,不但有幸一睹芳容,还能和她一道游山玩水。

  凭良心说,我老婆雪萍从身材和体形上,决不比淑媛差,长相虽没有淑媛那么漂亮,但也有她自己特有的妩媚。不过淑媛比雪萍还多一种潘金莲式的风骚和妖娆,而男人就好这一口,只从见到了淑媛后,我一直神魂颠倒,恨不得立马将她抢过来圆房。

  几天下来,我就充份发挥了「男人善于发现别人老婆优点」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发现淑媛不但性感漂亮,而且热情开朗、善解人意、作风泼辣。她对我处处体贴有加,外出游玩时常提醒或招呼我;为了不和我走失,她时常会大大方方地牵住我的手,宛如一对卿卿我我的夫妻,惹来不少羡慕的眼光。

  尤其是被她那柔软炽热的手牵着、被她那妩媚甜美的微笑瞟过,弄得我心猿意马、心神荡漾、魂不守舍,哪有心思看风景?激情上来时,真想一把将淑媛搂入怀中,但还是忍住了,这种感觉,是何等的痛苦啊!

  这天一大早,我刚起床,就听到有人匆匆敲我房间的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淑媛,两手抱着一大堆土特产,手裡还拎着一盒早点。

  「小曾,我给你买了早点,快来吃。」淑媛兴冲冲地对我说道。

  我只觉心中一热,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心裡泛起阵阵涟漪,多么温柔的女人啊!只恨爹娘生自己太晚,没能娶淑媛作老婆,真想抱住她狠狠亲上一口,但还是硬憋了回去。

  我赶紧接过早点盒,将她迎了进来。就这时,淑媛怀中抱着的土产盒子忽然一下子散了开来,我赶快冲上去想帮她托住,匆忙中,伸出的手不小心地触摸到了她的酥胸。

  「啊!小曾,干什么呀!想佔我便宜啊?」淑媛娇滴滴地说道,脸颊有些泛红。
  「没有啦~~我想帮你接住嘛!」我只觉得手在颤抖,血往脑门上涌。
  我和淑媛互相对看了一下,她眼内流露出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暧昧。
  这下,我再也憋不住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了上来,不知从哪裡来的一股勇气,一下子把淑媛从她的背后紧紧抱住。

  「啊……小曾,你这是干什么?」没料到我的突袭,淑媛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并不明显地躲闪着我。

  没等她缓过神,我顺手一拉,将她身子扭了过来,面对面地将她紧紧搂在怀中。淑媛这下反应过来了,用手轻轻推搡着我,色厉内茬地低声叫道:「你……你想干什么?你放手,放开我啊!」「淑媛,别……别……别喊,我……我喜欢你!」我胡乱说着,脑子一片空白。

  「小曾,别……别啊……不要啊……不要这样子啊……」淑媛轻轻地嚷道,用那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瞥了我一眼,然后轻轻闭上,往旁边转了过去。

  妈呀!女人的这种媚眼,本人这辈子只在电影《梅豔芳》中瞧到过一次,当时搞得我一週都魂不守舍,如今亲身经历,美得我差点儿没晕了过去。咱也是娘生爹养,凡骨肉胎,搂着别人性感的老婆,连阴囊裡的精虫都闻出了不同女人的味道,争先恐后地往外蹦,拦都拦不住。那柔软的阴茎立马竖成了一根粗壮的肉棒,一下将裤裆撑得像顶小帐篷。淑媛侧眼瞄到,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把头转过去,只装没瞧见。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的脸拧了过来,低头就往她那薄薄的嘴唇上亲了下去。「不行!不可以!啊……唔……嗯……」淑媛躲闪不及,嘴唇被我死死吻住,左右摇摆着头来躲避我的嘴。

  我兴奋异常,什么都不愿顾了,抓住她的双手,不让她动弹,将嘴紧紧地压在了她的嘴唇上。她睁大双眼盯着我,牙齿咬在一起,「嗯……嗯……嗯……」地叫着,不让我的舌头进入她的嘴中。

  此时我已经淫心荡漾、利令智昏了,隔着衣服一把摸住了她那高耸的胸脯。
  只听到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来拉我的手,嘴唇却不由自主的张开了,我抓住时机,舌头一下使劲塞入她的口中。刹那间,我舌头插入了淑媛那性感的嘴内,既热烈又润滑。她试图迴避着我的进攻,但根本就是半推半就,这大大增强了我的信心,用力将舌头插入她的嘴中,和她的舌头缠搅了在一起。

  「唔……嗯……嗯……嗯……」淑媛的嘴假惺惺地左右晃动着,躲闪着我的进攻。我紧紧地抱着她热烈地亲吻着,舌头插在她嘴裡来回翻腾搅动,一隻手隔着衣服在她胸脯上有力地揉捏着。慢慢地,她开始闭上了双眼,放弃了抵抗,嘴唇和舌头开始顺应我的亲吻。

  我感到淑媛可真是个接吻高手,她的嘴既热烈又激情,还透出一股幽幽的清香。我好羡慕张科啊,光他老婆这美味的嘴唇,就够男人受用的啦!

  我颤抖着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内,摸住了她的胸脯,哇!果真是个丰满的女人,那乳房又大又坚挺!她抓着我的手不让摸,我这时哪裡还由得她,使劲扭住了她的双手。淑媛真是一个结实的北方女人,臂膀圆润,很有力气,但她并未用劲反抗,不然,我还真制伏不住她。

  「小曾,你要干什么?你不可以这样乱来!你放开我!快放开我呀!」她表面认真,但却是欲拒还迎。

  我根本没心思听她说什么,两条腿紧紧地将她一双大腿夹住,一隻手将她的双手牢牢反剪在背后,另一隻手解开了她胸前衬衫的钮扣,哇赛!一对罩着胸罩的大乳房一下子凸现在我眼前。这时,我完全失去了理智,哪管她的叫喊,一把将她的乳罩扯了下来。乖乖!一对圆圆白白的乳房滚了出来,丰满的胸部上下起伏着,露着一条又白又深的乳沟。

  实话说,我老婆雪萍身材也不比淑媛的差,但男人天生就是多情的动物,总觉得老婆是别人的好。看到了淑媛那的圆滚滚的乳房,我浑身慾火烧身,恨不得马上化到她身上去。

  「啊呀~~你好过份啊!怎么可以脱了我的胸罩呢?放开我!让我起来!」淑媛没料到我真下掉她了的胸罩,羞得满脸通红。

  可能是没有哺过乳的缘故,淑媛的乳头并不大,但乳晕却很大,深红色,乳房鼓得挺挺的,皮肤比我老婆稍粗一些。

  我开始疯狂地吻着她的嘴唇和胸脯,揉捏着她那鼓鼓囊囊的乳房。「啊……嗯……你不可以这样……到此为止吧!我老公可是你们的朋友啊!朋友妻不可欺啊……」她一边说,一边沉重地喘息着,身体还不停地扭动。我感到她有些忐忑不安,却又没有奋力反抗。

  宝贝哟,都到这地步了,Who怕Who啊?你说你老公是我的朋友,我还得承认他是我朋友才算呀!即便是朋友,网上常说「朋友妻,用来骑」,那「朋友妻,不可欺」的说法分明是谣传。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还琢磨着搞副总统戈尔的妻子哪,俺这小百姓操一下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朋友的老婆,不算过份吧?

  你长得那么漂亮性感,不上你,也对不起咱这当爷们的啊!古人云「有屄不操,大逆不道」嘛!我现在已经慾火焚身,天塌下来也不想管了,只想好好享受一下淑媛的身体。

  我把手伸向了她的牛仔裤上的皮带,「淑媛姐,我……我……我想当一次你老公!」我心猿意马,胡言乱语地对淑媛说道。

  「不要啊!小曾,我喜欢你,但不可以干那事!我……我老公知道了可不得了!不可以啊!」她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声音都在颤抖着。

  女人这半推半就的态度更让我慾火中烧,她的挣扎让我更加兴奋,我将她的双手使劲扣住,抽掉了她牛仔裤的皮带,并开始解她的裤子。

  「啊……不要啊!你不能脱我的裤子。你要干什么?我不会同意的。」她小声地哀求着,声音却不坚定,看来她内心在激烈地斗争着。

  我是一个过来人,自然懂女人的心。性感丰满的女人一定性慾旺盛,一个结婚多年的女人哪有不想嚐嚐别的男人的滋味?自己老公那点宝贝,如何能填饱她那无底深渊?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和淑媛已经有了些感情基础,我看出她喜欢我。我对自己的长相和身材很有信心,和她的老公比,我可强太多了。我不信今天我强要了她,她会报复我;即便她不很情愿,也不会把我怎样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这么难得的机会不抓住,将来必定要悔恨终生。

  「淑媛姐,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由不得你啦!我只好得罪喽!」我掰过她的身子,把她脸朝下、背朝上地压在我身下,然后将她的双手紧紧反拧到背后。

  「不要!不要啊……放开我!你放开我啊!」淑媛扭动着身体和屁股。我毫不理会淑媛的哀求,把她的身体扳了过来,将她被反剪的双手压在她背下,再用一隻手紧紧扣住。我搂住她的腰,强行解开了她牛仔裤的皮带,然后抬起她的胯部,将她的裤子使劲往胯下扯,她使劲扭转身来想阻挡我的动作,但被我死死压住。

  我很快拉掉了她的牛仔裤,现在,她的下身只剩下一条薄薄的三角内裤,细细的裤裆紧紧嵌入她那肉感的大腿根和屁股沟内,那黝黑的阴毛都依稀可见。

  「啊……不要啊……你……你想对我干什么?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啊!」从淑媛颤抖的声调中,我能感到她有些害怕,但又有些期待。我可以理解她这时候的心情,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即将被别的男人佔有,心裡当然会紧张。

  淑媛这种欲拒还迎的反抗反而让我更加亢奋了,发狂的程度完全不能用理智来描述,睾丸裡的精液刺激着阴茎,将阳具撑得像一根铁棍,硬梆梆地顶在裤裆裡,下体好像有一泡尿紧紧憋在肚子裡。

  我抓住她的内裤就往下扯,淑媛肚脐下那片黑黝黝的阴毛一下子露了出来。
  这下我更疯狂了,哪裡还有耐心去脱她的裤子,一下撕断了她的内裤,扔到了一边,她那两片厚厚的大阴唇和一道深红色的肉缝一下子在我面前暴露无遗,羞得淑媛面红耳赤。

  这下,我可亢奋到了极点,血往头上勐涌,什么都抛在了脑后,几下拉掉了自己的内裤,压在了淑媛的身上。「啊……放开我……不要呀……你不能乱来!

  你不能插进来!啊……不要啊!」淑媛看到我那直挺挺的阳具朝她的阴道口顶过去,急得吱哇乱叫。

  我将嘴巴死死压在了她的嘴唇上,使她的声不能叫得太大;同时,使劲分开了她的双腿,将那坚硬的肉棒朝她大腿根部勐顶。我能感到我的阴茎已碰到了她的阴唇,但太紧张了,几次冲击都未能插入她的阴道内。

  她不断扭动着身体,臀部不住地上下晃动着,试图避开我的阳具。我手往她的大腿根部摸去,触到了她的阴毛,她马上将双腿紧紧夹住,不让我摸到她的大腿根部。我又用脚将她的双腿向两边扒开,摸到了那热热的的阴唇,哇!已经湿漉漉的了!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