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马来貘的春天】【完】

--

  春雨像那出过去的梦有心人故意乎淋已经不愿各再期待伤心人没目屎总是我多情啦这呢软 心肝这无耐的感情才会无来无散到担算来十外冬等待花朵也未红原谅多情的我愈想愈不愿再会 啦心爱的无缘的人哪无爱石头嘛无采功过去像一出愚人的故事无聊的梦再会啦心爱的无缘的人 六月的茉莉那呢也香祝福你称像春天的花朵那呢也红秋天的黄昏日头落山有心人金金卡看那是 伊对我拢无爱伤心人无目屎总是我多情啦这呢软心肝这无耐的感情才会无来无散到担算来十外 冬等待花朵也未红原谅多情的我愈想愈不愿再会啦心爱的无缘的人哪无爱石头嘛无采功过去像 一出愚人的故事无聊的梦再会啦心爱的无缘的人六月的茉莉那呢也香祝福你称像春天的花朵那 呢也红床头CD音响,轻轻的流泻出江蕙这首再会啦无缘的人。

  那哀怨又幽柔的歌声,一直都是小敏的心里的最爱!

  因为,小敏总是将自己幻化成,就像江蕙那样历尽沧桑又苦命的女子,就是这样的命运多 舛,总是会有一大串的不如意在如影随形。

  尤其是在情感上的不顺遂和连番的挫折。

  夜是这样的深,小敏又是这样的难以入眠,躺在床上,整个人的心情就是好沉沦、好灰暗 .

  她不停的紧闭着眼睛,就希望自己能赶快睡着了,最好是眼睛一睁开时就已经是天亮了。

  可是心里所紧紧拥抱的沉闷,怎么可能让她睡的着呢!

  终於还是放弃了!缓缓的睁开眼睛,无意识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唉!”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漫无目地的转 啊转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有哪个节目她会看得下去?

  最后转到了,正在播放日本R片的新东宝锁码频道,空洞无神的双眼,就直盯着电视里那 激情的性爱画面……

  忽然,双眼同时就无端的冉冉流下热泪?

  这当然不是小敏看得很感动而落泪,而是她猛然想到!

  自己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对她真心真意的男人,就像电视画面里面的那一个男演 员,一样的用力的爱她!

  愈看愈无趣,愈看愈心烦的关上了电视,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11点半了”看着自 己身上,所穿着的薄纱性感睡衣和若隐若现的内衣小丁字裤。

  小敏喃喃自语了起来。

  “都没有人懂得来欣赏这么好的内在,唉!”慵懒无力的爬了起来,下床走到了梳妆台前 坐了下来,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小敏不自觉的顾影自怜了起来。

  “自古红颜多薄命,唉!我何尝愿意做那红颜薄命女呢!”缓慢的梳着她那一头乌黑又秀 丽的长发。

  小敏的头发是足够资格去拍那洗发乳的广告了,只要不要去拍到她的脸和身材就完全没有 问题!

  “我是长发美女耶!那些臭男人都不知道宝在这里。”从小,小敏就很讨厌镜子,因为它 总是太现实,太残酷了,完全都不会有任何一点点的善意,来帮她隐藏自己弱点和缺陷,而且 镜子就总是像鬼魅魍魉一样,如影随形而无处不在。

  长久的挣扎抗拒之后,小敏终於还是接受了镜子,她根本无力对抗这个既讨人厌又如恶魔 ,却又必需要的镜子。

  沉默了一会后,拿起了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小敏没有任何的思索就拨了出去。
  “喂……”“喂!你找谁啊?”“虫,我是小敏。”“靠!我还以为是谁咧?我不是已经 告诉过你了吗?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虫,我?”“靠!你再啰嗦!小心我泼你硫酸 !”汗!听到对方咒骂着的褂上电话,小敏泪水也同时的奔腾了出来!

  “呜……呜……呜……你这只屎虫……呜……呜……呜……臭屎虫……烂屎虫!”挂电话 的这位大哥绰号叫做屎虫,他是小敏现在唯一的男朋友。

  虽然屎虫并不承认,可是小敏却是这么深深的认为。

  屎虫他长的是瘦骨嶙峋的,就跟那个粪坑里面的屎虫没有什么两样,不过他那双空洞而无 神的双眼却是最深深的吸引着小敏。

  而小敏她就感觉到说。

  屎虫那空洞无神的眼睛里,就是有万语千言在向她诉说!

  只要是屎虫的眼睛看着小敏的时候,小敏就会感觉到自己的浑身都发软,整个人和整个心 都恨不得立即让屎虫给吞噬掉!

  小敏真的想不透,为什么屎虫会这么的讨厌她?

  当初在网路聊天室里,屎虫对她可是百般的蜜语甜言,在电话里,也是不断的恳求和拜托 ,就祈望能见小敏一面。

  可是现在呢?为什么小敏会和屎虫搞成这样呢?

  话说就在那一次的网路聊天室里。

  屎虫:“我是屎虫,小敏你在吗?”小敏:“我在啊!屎虫,你现在在做什么?”屎虫: “想你啊!我真的好想你耶!”小敏:“少来了!我看你所想的,只是我的身体而已吧?”屎 虫:“怎么会呢!小敏,我真的好想你耶!是既很单纯又纯洁的想着你”小敏:“我才不信咧 !你们男人都是口是心非。”屎虫:“真的啦!不然,你把Email给我,我会证明给你看 !”小敏:“真的吗?你要怎么证明?”大保:“插个话,我是大保,小敏你好!”这个大保 一直就在跟屎虫争着小敏。

  屎虫:“别插队好不好?先到先讲嘛!”大保:“大家公平竞争嘛!不要那么自私啦!” 屎虫:“什么叫自私?我什么都可以让,就小敏我是绝对不让!”剑圣:“少来了!你心里在 打什么主意我们可都清楚的很!”这三个人都同时在同一家网咖里,还都坐在隔壁。

  屎虫:“你别破坏我的名誉哦!”剑圣:“你这只屎虫还有什么名誉可以破坏?”小敏: “好了啦!都不要吵了我看就这样吧!”屎虫:“?”剑圣:“怎么样?”大保:“快一点说 嘛!”小敏:“这是我的Email宇宙无敌第一乖肥滋滋又粗鲁的恐龙敏”小敏:“你们都 Eail给我吧!谁Eail写得好我就跟谁去看电影。”屎虫:“你是说真的哦?”大保: “不会又是放羊的孩子了吧?”剑圣:“蛮怀疑的。”小敏:“不相信就不要Email给我 ,洗澡去了。”一段的时间过去,小敏就觉得还是屎虫的Eail比较有看头,所以之后就只 回屎虫的Eail,而其他的两人就不再回了。

  只是,问题也来了!小敏根本就不敢出去跟屎虫一起看电影,她长像虽然并不算美,但也 不能说是很丑,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只有156公分的身高,一般的女孩子有这样的 身高,也还算是蛮很正常的,可是她却有72公斤的体重,她敢出去见屎虫吗?当然是不敢!

  所以,小敏为了求缓兵之计,就只好把手机的号码给了屎虫,要死不死的是小敏的声音天 生就很好听,而且还带着一些许的性感。

  屎虫当时一听到小敏的声音,就给醉倒了!

  他发誓一定要将小敏给约出来,再好好的打她一炮!

  小敏:“我现在有点胖,等我瘦了一点,我们再去看电影好不好?”屎虫:“哎呀!我最 喜欢有点胖的女孩子了。”小敏:“可是,我真的是有多胖了一点耶!”屎虫:“哎呀!杨贵 妃也是多胖了一点,她可是四大美女之一耶!”小敏:“我怎么跟杨贵妃比啊?”屎虫:“在 我的心里,你就是跟杨贵妃一样的丰润美丽。”小敏:“可是,胖的女孩子,你们男生不都是 很排斥吗?”屎虫:“哎呀!我跟他们不一样啦!胖有什么不好?胖也是一种美啊!”胖有什 么不好?胖也是一种美!以前小敏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某一个西洋情人节,小敏满怀希望 的双手同时献上爱情巧克力。

  “你可以收下吗?”那个男孩子楞楞的看着她一下后,就收下了巧克力。
  小敏好高兴!她又提出一个要求。

  “可以请我去看电影吗?”那个男孩子一脸的惊讶?

  “看电影?还你!”小敏傻楞的接回巧克力。

  “你这是?”“跟你去看电影我还不如跟一只马来貘去约会!”小敏当场就楞傻在那里。

  “你……你不愿意就算了嘛!为什么要说的这么难听呢?”“难听?你是都不照镜子的是 吗?”小敏生气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我哪里说错了?你一样也是五短啊!”小敏听不懂。

  “什么五短?”“四肢和脖子都短啊!我没说你是猪,就已经是对你很客气了”这一瞬间 ,小敏的脑海是一片的空白。

  然后就把巧克力猛的用力往那个男孩子的脸上丢!

  转身跑了回去,那一晚她在房间里,哭的好伤心好难过!

  为什么都是这样的以貌取人?

  为什么就都不肯多了解一下,细腻又纯真的内在?

  内心里这样的创痛,让小敏到现在都还没有办法去抚平,也让小敏终於彻底的了解到绝对 不会有人去欣赏那看不到的内在,就只会追逐虚华伪装的外表。

  男人就是这样的现实!社会就是这样的残酷!

  当然小敏也曾发愤图强的节食运动和吃减肥食品药品来减肥,只是,对她那天生油腻腻的 体质来说这根本就都毫无作用!所以她放弃了!因此不敢再去奢求会有怎样美好的感情会在她 的身上发生。

  孤独的日子当然会很寂寞和无聊。

  小敏就在网路聊天室里,建筑着自己的幻梦,反正谁也见不到谁,她就将自己化成优质的 超级大美女!

  能言善道和超开放的谈论话题和尺度,就让那一群群的小色鳖,一个个都争相邀约,争风 吃醋着。

  小敏很清楚自己绝对是见光死!

  所以从来就不接受任何的邀约和见面,却因为如此,而更让那一群小色鳖更是为她疯狂。

  小敏:“可是我……”屎虫:“哎呀!不用再可是了啦!”小敏:“我……我要稍微的再 想……”屎虫:“哎呀!就这个礼拜天,我们去看电影。”小敏慌了。

  小敏:“不行啦!我都还……”屎虫:“好啦!我们就这么说定了!礼拜天早上九点,我 们狮子林见面。”小敏:“可是……”屎虫:“好啦!就这样啦!”屎虫挂上了电话,小敏的 心里真是七上八下的,思索了一会,赶紧打电话给屎虫,她想要拒绝礼拜天的约会。

  小敏:“我是想说……”屎虫:“我知道啦!你是在担心不知道怎么知道是我对不对?” 小敏:“这……我……”屎虫:“哎呀!我们的胸口都插着一只金针花不就好了。”金针花? 小敏就是想不起来哪里有在卖金针花?

  小敏:“这……我买不到金针花啦!”屎虫:“是哦?那……黄色的鸡冠花好了。”黄色 的鸡冠花?小敏有一点在哭笑不得。

  小敏:“有黄色的鸡冠花吗?”屎虫:“这个……嗯……那……乾脆就插个半片CD好了 .”小敏:“半片CD?”最后决定什么也不插,就在手里拿着一张明信片,还是接受了屎虫 的邀约。

  当天早上,小敏就好犹豫,好旁徨到底该不该去赴这个约会?最后还是去了。
  就在西门町狮子林的广场里,小敏和屎虫见面了。

  屎虫楞傻看着小敏,就楞在那里,最起码有两分钟的时间。

  “怎么了?”“没……没有什么”他的心中是万般懊悔但却没有想要转身就走!
  再怎么说,今天也是他自己硬约小敏出来的,怎么可以一点风度也没有呢?
  虽然在他眼前的是一只马来貘但是也还不至丑陋到完全不行,说个真心话,小敏的脸长得 确实还不会很难看。他从来就没玩过小胖妹,屎虫的心里突然有着一些许的期待。

  他就想说,到外面的时候,就尽量离小敏远一点好了,等到了宾馆里的时候呵呵!再好好 的玩她一玩!

  “你叫什么名字?”小敏娇羞的模样,让屎虫硬是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
  “我……我叫张世宠。”“脏屎虫?”他最讨厌人家拿他的名字做消遣。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再叫我脏屎虫我就翻脸!”“对不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小敏 羞涩的道歉让屎虫又打了一个哆嗦。

  “你的名字是?”“我姓朱,名字是帼敏”猪过敏?屎虫好想笑出来。
  “那……我们先看场电影好不好?”“嗯!”屎虫说完话就转身,他不想再多打一次哆嗦 .

  “两张,小姐,麻烦你把坐位划分开一点。”售票小姐楞楞的看了屎虫一眼再看他旁边的 小敏一眼。

  拿到了票,屎虫的手不自觉的发抖了起来。

  “操!怎么划在一起?”有一个冲动的,屎虫就想冲进去问那个售票的小姐说:“为什么 要划在一起?你是聋子,还是耳障?”可是小敏站在他的旁边,而且眼睛还很期盼的看着他。

  屎虫不得不将,所有的怨气都往自己肚子里吞!

  在戏院里,屎虫的双眼就一直盯着前方的大萤幕,完全都不敢看小敏一眼,甚至他自己都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木化僵固无法动弹了。

  电影散场时,由於走出戏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屎虫主动的牵了小敏的手,而且还是紧紧 的抓着,小敏当时就好感动!因为从来就没有男孩子愿意牵她的手在当下她就已经决定了,她 要跟屎虫白头到老,永浴爱河!

  接着他们就去逛街,在这一路上,屎虫是怎么甩也甩不掉小敏的手。

  直到他们走到了一家宾馆前。

  “怎么了?”屎虫装出一脸痛苦的模样。

  “我肚子在痛”“这……那……这……”小敏慌了,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我想我可能是想要拉肚子”“拉肚子?这里哪有厕所?”这里离最近的肯塔基或者麦当 劳,也有着一段的距离。“有啦!这里就有”屎虫紧拉着小敏的手走进宾馆里,由於情况特殊 ,小敏也没有抗拒,一进房间里,屎虫就装着非常紧急的冲进了厕所里,小敏的心里好紧张, 她从来就不曾来过宾馆,不安的环顾着这房间的四周,最后坐在床沿边,等屎虫从厕所出来。

  屎虫在厕所里,就一直在盘算着该要多久的时间才能走出这个厕所的门。
  坐在床头柜边的床沿上,小敏纳闷着看着床头柜上的一排按钮。

  就想去按按看却又不敢,突然厕所的门开了?

  “肚子有好一点了吗?”小敏很关心的问着。

  “已经好多了”小敏不敢看屎虫,就眼睛盯着床头柜上的一排按钮。

  屎虫这时心里想着:猛然的扑过去,把她给紧抱住!再软硬兼施的上了。
  主意已定!屎虫猛然一纵身就向小敏飞扑了过去!

  小敏虽然不敢看屎虫,但一直就用着眼睛的余光,在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她惊觉情况不 对,既惊慌又迅速的将身体往旁边一挪。

  屎虫没抱到小敏,因为他把距离给算错了,这一跳也就跳的太猛了,他身体和小敏擦撞到 了,接着弹了开来,头就去撞到了床头柜。

  “啊!”双手紧抚着头,这一撞还真痛!

  “有没有怎么样?”屎虫正在听音辨位,他知道小敏靠过来了。

  “虫……你……”这个声音让屎虫认定小敏就在他的旁边。

  “我……没有事!”猛一转身屎虫就要把小敏给紧抱住!

  眼睛楞傻的看着离他还有两个身体距离的小敏?双手抓空,身体也没倚靠的就从床沿边滚 摔到了地上。

  “啊!”侧着身摔下,屎虫肩膀去撞到了地板。

  “你怎么?”小敏真的看不懂,屎虫他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

  好不容易的爬了起来,屎虫现在是非把小敏抱住不可,面向着小敏猛的再一纵身!

  “啊?”刚才他把地毯给弄皱了,现在脚又去踢到皱起的地毯。

  小敏惊吓的将身体迅速一移,屎虫四肢伸直软趴趴的趴在地板上。

  “虫!你有没有怎么样?”怎么样?没死也剩半条命了!屎虫根本就已经痛的爬不起来。

  小敏从来就没有这么幸福的感觉过。

  “虫……你要忍耐一下哦!”她双手抱着屎虫,缓慢的走下了楼梯,再走到路上。

  “放我下来”“不行!你可能有骨折,我不能放你下来。”每一个从他们旁边经过的眼神 就像是在对着屎虫的凌虐。

  “放我下来”小敏完全都不理会屎虫的鬼吼,叫了一部计程车停了下来,要上计程车时, 小敏一个不小心就让屎虫摔了下去。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司机也来帮忙,两人就像是抓猪一样的,把屎虫丢 进计程车后座里。“啊……好痛……”“阳明医院……快!”照理说,在这个地方,就应该要 去中兴医院比较快!

  可是小敏根本就没概念,她的脑海里就只有她曾去过的阳明医院,一到医院马上就挂了急 诊,医生说是浑身摔伤和挫伤要住院观察!

  屎虫在阳明医院里躺了一个礼拜,小敏虽然时常都跑去探望他,可是屎虫就认为,这一切 都是小敏害他的!

  所以就不准小敏再来找他,或者是打电话给他。

  挂上了电话,屎虫心里就开始在咒骂着:“汗!有够绥的……那会去舞到这只恐龙”坐在 网咖里玩着天堂,七星牌香烟是一根接着一根不停的抽着,当时他也是以为小敏个性是既开放 ,声音又好听绝对是个辣妹!

  所以才千方百计的将她给约了出来,谁知道在一见面之下自己差点就当场晕倒!
  要死不是的是,自己竟然还在想没玩过胖妹,就玩个胖妹试试看好了。
  这下好了羊肉没吃到,却惹上了一身腥。

  越想心里是越呕!天堂也没心情再玩下去,满腔的怒火无从发泄,就到择友版,去找援交 妹来泻泻火好了。

  选了一个电话号码,拿起手机就打了过去竟然是一个男的接的?

  屎虫心里很清楚,这绝对不是援交妹而是大陆鸡,这个时候已经管不了是鸡还是妹了,只 要有洞就是六十分!

  讲定了价码,也约定了就在XX路的XX宾馆前。

  进到房间后,屎虫把那只大陆鸡一把就拉进怀里,想吻她,却被拒绝?
  “我不跟客人亲嘴”“那……你钱还我,我不玩了。”大陆鸡勉强的给屎虫吻了一下。

  “先洗个澡。”“好啊!”各自把衣服给脱光,再一同进到浴室里,大陆鸡把沐浴乳倒在 手上,再涂抹在屎虫的全身。

  “我叫小静。”站在背后,帮屎虫洗起了背和屁股,再前身贴着后背的,双手洗着屎虫的 胸膛和小腹,阴茎,双腿屎虫享受着小静的服务后,也把沐浴乳倒在手上,双手轻轻在小静的 脖子跟肩膀上抚摸揉洗,再慢慢洗到了胸部,她那34C的乳房虽不大,但柔软而有弹性,2 颗乳头都有一点枣红色。

  双手对着乳房和乳头又搓又揉的,把小静的情欲渐渐挑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她轻轻的呻吟着,同时一手握住了屎虫的阴 茎套弄了起来,真是舒服,屎虫右手在小静的乳房上搓揉着,左手往下伸进了小静的阴部,浓 密的阴毛和2片阴唇,都同时一起搓揉着。

  “啊……嗯嗯……嗯啊……嗯嗯……嗯嗯……”小静的整个阴部都湿湿滑滑的,屎虫就想 把中指插入阴道里。

  “怎么了?”小静一手拉住了屎虫的手。

  “不要进去,会不舒服”屎虫楞了一下。

  “那……我们赶紧言归正传吧!”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清水随便冲一冲就回到了床上。

  屎虫躺在床上,小静跪卧在旁边,从他的耳朵,缓慢往脖子和胸部上用舌尖挑逗着,屎虫 被舔的欲火都起来了,阴茎勃起一柱擎天着。

  当小静的舌尖舔到了下面时,她先在大腿的内侧舔舐着,再慢慢的舔到了阴囊,轻轻的把 阴囊含入嘴里,再吐了出来,吞吐了几次后,再从阴茎的根部慢慢的舔到龟头,屎虫被舔的好 舒服,龟头上的马眼也流出了些许的液体,小静的舌尖,轻缓的把马眼上的液体勾舔完后,再 用着舌尖在龟头上画圈的舔着,接着就把阴茎含入了嘴里,开始套弄了起来,小静对着阴茎使 出了吹含,吸,舔,抠的功夫,屎虫被小静高超的功夫弄的舒服莫名,一股欲火就冲到了脑门 !

  猛的翻过身来,将小静压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把龟头顶在阴道口。
  “不行啦!要戴套子。”小静腰臀一扭,屎虫的龟头就找不到大门口了。
  “套子呢?”现在屎虫的脑子里,就只想赶紧插穴而已。

  “这里……我来……”小静把保险套放在嘴里,示意屎虫过去,屎虫挺着阴茎,龟头缓慢 的进入了小静的嘴里,也带好了保险套。

  龟头一对准阴道口,屎虫就狠狠插了进去!

  “啊!轻一点。”她哪管得了小静的抗议,开始狂插猛顶了起来!

  “啊!轻点……会痛啦……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啊……”不理小静的感受 ,屎虫自顾自的继续猛顶着。

  “啊……啊……嗯好……好爽……喔……好棒……快插死我……啊啊……爽死我了……啊 啊……啊……”小静突然淫荡的叫声,让屎虫咬着牙,更用力挺着屁股,耻骨狠撞着阴部!

  “啊……痛……痛……喔……啊啊……好爽……喔喔……啊我……快被你干死了……啊啊 ……啊啊……再快一点啊……啊……啊……再用力……啊啊……啊啊啊”屎虫紧紧的抱住小静 ,身体僵直硬挺的射精了“啊……啊……我也来了……啊……啊……真的好爽……”实在是太 虚伪了屎虫只喘息一下就爬了起来。

  在房间门口,小静轻吻了屎虫一下。

  “以后有需要的话,要记得要找我哦!”阮若打开心内的窗就会看见五彩的春光虽然春天 无久长总会暂时消除阮满腹的心酸春光春光今何在望你永远在阮的心内阮若打开心内的门就会 看见五彩的春光阮若打开心内的窗就会看见心爱彼个人虽然人去楼也空总会乎阮心头轻松所爱 的人今何在望你永远在阮心内阮若打开心内的窗就会看见心爱彼个人阮若打开心内的门就会看 见故乡的田园虽然路途千里远总会暂时给阮思念想要返故乡故乡今何在望你永远在阮心内阮若 打开心内的门就会看见故乡的田园阮若打开心内的窗就会看见青春的美梦虽然前途无希望总会 消除阮心内满腹的怨叹青春美梦今何在望你永远在阮心内阮若打开心内的窗就会看见青春的美 梦床头音响里,轻流缓泄而出江蕙那哀怨的歌声。

  又让小敏,泪水奔腾的倒卧在自己的床铺上。

  被单都已经染湿了,小敏却都还没有任何停歇的迹象。

  她不是在恨屎虫,而是对自己的感情世界充满了无限的悲戚,哭了好一会,起身坐在化妆 台前,静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没有任何的思绪,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手机忽然响起?

  “喂……”“你现在在哪里?”是屎虫?小敏怔了一下。

  “虫……我……我现在在家里。”“你家在哪里啊?”小敏的心头狂跳了一下。
  “我……我就住在xx路一段25号3楼”“喔!那你现在身上有钱吗?”“我……我… …虫……你需要多少?”“这……最少要五千块才够……”五千块对小敏来说只是小钱而已。

  “我有……”“那你现在就过来找我好不好?”小敏的心脏又猛跳了一下。
  “好,你在哪里?”“我在xx路的xx海产摊啦!”“嗯!我现在马上就过去。”猛的 站了起来,小敏赶紧梳了一下头发,就冲进了浴室里,她要把自己好好的整理一下,决不能再 给屎虫不好的印象,走出浴室,小敏就为了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在犹豫着。

  屎虫一脸难看的坐在海产摊里。“操!怎么这么久了还不来?”海产摊老板一脸横竖的盯 着屎虫。“阿是要搁多久?”一个人坐在桌面已经很狼藉不堪的边缘,屎虫一脸陪笑着说:“ 马上就来阿啦!”话说晚上七点多,屎虫就在网咖里玩着天堂,已经是月底了,他身上也剩没 多少钱就窝在这杀时间。“要去吗?”屎虫转头看着剑圣。“去哪里?”“喝酒啊!”猛摇着 头。“你们去就好了。”身上已经没钱了,屎虫可不认为自己可以白吃白喝。

  “飞鱼也要去耶!”飞鱼和屎虫也蛮熟的。

  “还有谁?”“小毛”“还有吗?”“流川枫”“你一次说完行不行啊?”剑圣笑着说: “是大保的生日啦!大家就说要去庆祝一下。”“就我们六个?”“不止啦!还有我和飞鱼和 小毛,大保的马子”大保有马子?屎虫突然就想要看一下他马子是什么鸟样。

  “好啊!什么时候?”“八点在xx海产摊见。”“没问题!我一定到。”有这么多人去 ,屎虫的心里就安心了不少。

  大保他马子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屎虫心里是在窃笑着。

  至少也没比小敏好多少,虽然身材还可以不过脸蛋就根本不行!

  如果小敏能有大保他马子的身材最起码屎虫也不会这么的排斥她。

  “来!我们祝大保生日快乐!”全桌起立,一同的举杯。

  “亲一个噢!”大保亲了她那马子一下,要是屎虫,一定是亲不下去的。
  “来!大家尽量的喝啊!”九点多,就有人先离开了,屎虫也想要走,却被大保给拉住了 .

  “你这只屎虫怎么可以走呢?”“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嘛!”“哎呀!才九点而已还早呢! ”屎虫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因为这一些人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我马子你觉得怎么样?”“呃……和你很速配”“嫉不嫉妒我啊?”“我嫉妒死了”到 了十点时,整桌的人都走光了,就只剩下屎虫和大保还有她马子,大保在他马子的耳边,笑着 说着悄悄话。

  突然就看到她马子猛的站了起来,狠狠的甩了大保一巴掌?

  “龌龊!”接着就直接冲了出去!大保也马上跟着冲了出去?

  屎虫心里突然感觉一阵的不妙?

  也想跟着冲出去时却被海产摊的老板给拦了下来?

  “啊……钱无算算耶……阿呢……就想要走啊哦?”屎虫慌了。

  “这……他……”老板转头看了一下外面。

  “都走了啦!无半个人。”屎虫虚软无力的坐了下来,这下他可真的毁了。
  “阿笼总是外多?”老板掐指算了一算。

  “嗯,四千七百五十五。”屎虫的身上只,有一千多块而已。

  “这,我喀电话叫人拿钱过来。”现在能叫谁拿钱过来?屎虫自己就真的很怀疑。

  左思右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小敏,大概也只有她还有着那一些许的希望。
  “虫,对不起!我这么慢才来。”屎虫看到了小敏,心里的大石头也终於放了下来。

  “没关系啦!”“虫,这……”小敏手里拿着五千块,屎虫立即接了过来。
  “我欠你五千块,老板,算帐!”买了单后,屎虫拉着小敏,换到了较小的桌子去。

  “肚子饿不饿?”小敏羞怯的微低着头。“嗯!有一点点。”“老板,一盘炒面。”终於 放松了心情,屎虫尽兴的喝起了啤酒,一手还轻搂着小敏,不时的就偷吻了她的脸颊一下。

  小敏一直都微低着头,不过她的心里可是非常的高兴!

  也许现在的屎虫,只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对她如此,但小敏已经是十分的满足至少今晚的 屎虫很温柔也很体贴。“虫,你喝几瓶了?”“没几瓶啦!我像喝醉了吗?”小敏轻摇着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还想喝吗?”屎虫喝越多就会越温柔,小敏是这样的想的。

  “好啊!”过了一会,屎虫就开始有点醉眼惺忪。

  “怎么我好像觉得你有比较瘦了一点哦?”“嗯!我现在是62公斤。”真是有心插花花 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小敏曾经是那么努力的节食兼做运动来减肥,可是都没成功!

  却因为这一段时间心里的忧郁和烦闷,居然就瘦了整整10公斤?

  步履蹒跚又举步维艰的屎虫,一手紧搂着小敏的腰。

  “敏,我送你回去。”小敏心里想说,谁送谁还不知道咧!

  “虫,还是我送你回去好了。”“开什么玩笑?你当我是什么?”屎虫的酒精发作了,大 男人沙文主义也上来了。

  “我送你回去!不要拒绝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小敏伸手拦了一部计程车。
  “虫,我住的地方到了,你先上来喝杯热茶,再回去好不好?”屎虫的头好晕眩,不加思 索的就说:“好啊!”进到小敏的房间里,屎虫二话不说的就往厕所跑!

  小敏泡了一杯滚热的乌龙茶,等着屎虫从厕所出来。

  “虫,你?”没声音?小敏轻轻的打开厕所的门。

  屎虫居然头顶靠在墙壁上的,站着睡着了?

  “虫”“喔!我……”一手紧搂着小敏的坐在床沿上。

  “敏,我觉得你今晚看起来好美,我好想吻你。”这真是醉眼里,老猪母都可以看做是貂 蝉了。

  小敏楞住了,同时她的心脏也跳的好快。

  “我……我……”“怎么样?不可以就直说没关系。”微低下头,小敏轻声羞怯的说:“ 我又没有说不可以。”“那就是可以啰”小敏轻轻的点了头。“那就乾脆一点嘛!”屎虫一手 托起小敏的下巴,嘴就凑了过去。

  小敏的嘴紧闭着。

  “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来都没有接吻过哦!”轻点了头,小敏真的从来就没有和男孩子接 吻过。“那,这就是你的初吻?”更是羞赧的点了头,屎虫楞楞的看着小敏,这是她的初吻?

  屎虫不太敢相信,小敏居然会把初吻给他。

  “你真的很喜欢我?”当然是要很喜欢,不然干嘛要给你初吻。

  小敏没回答,就把头轻靠在屎虫的肩头上然后浑身就轻颤栗了一下。

  因为屎虫突然一伸手就摸上了她的胸部,感觉不小哦?

  “你是哪个罩杯?”“36E.”一个胖女人有这样的尺寸的胸部,其实也不足为奇啦!

  屎虫的手,轻缓的揉捏着她的胸部。

  “嘴打开,舌头伸出来,我教你怎么接吻。”小敏嘴微微张开,舌尖一伸出就被屎虫的嘴 给紧紧的吸住!

  吻了好一会小敏终於知道该怎么接吻了。

  她的心里好甜蜜。

  就算屎虫明天就不理她了,但这一刻对小敏来说也已经十分足够了!

  屎虫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游移到,小敏她裙子下的双腿上,小敏心里好紧张可是她一点也 不想拒绝,屎虫那只既将入侵的手。

  “如果我明天就不理你了,你会怎么办呢?”小敏没回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告诉我!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我想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仅只有 一秒钟的时间,--如果在这一秒钟里他是真心的对我,那我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这就是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吗?

  屎虫压根就没想到小敏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的手停顿住了,这种情况很叫人感觉心情沉重耶!

  屎虫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来对待小敏。

  在这五分钟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的。

  “怎么了?”小敏不了解,为什么屎虫会呆滞了这么久?

  “没……没有啦!”屎虫轻叹了一口气。

  “唉!”这口气,就是他在调整自己心里的思绪。“虫,你?”“我没事,唉!”再调整 一次。

  “如果……我想和你做爱,你会愿意吗?”心情是心情,但酒会乱性。
  屎虫的精虫此刻正非常的活跃!

  小敏惊讶的看着屎虫,她从没想过,这一刻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我……”“不愿意对不对?”小敏猛摇着头。“不是!……是我”小敏的心里都还没有 完全的准备好。

  “怎样?”“我……我愿意。”终於调适好了。

  屎虫马上就站了起来,在小敏的面前把自己脱个精光。

  小敏羞赧的,微低着头的一点也不敢看。

  她好后悔,她今天没有穿上,已经准备好久了的性感内衣裤。

  蹲在小敏的面前,屎虫静静的看着小敏,小敏的头垂得更低了。

  伸出双手,拉着小敏站了起来,再凑上嘴吻着小敏,小敏不自觉的,双手抱紧了屎虫的后 颈,和他热吻了起来。

  一手抓揉着小敏的胸部,一手在她的腰和屁股间游走。

  屎虫忽然觉得,小敏虽然胖,可是摸起来的感觉也是蛮不错的。

  手移到了前面,先在裙子上轻轻的上下抚摸一下,小腹是有啦,可是摸起来的感觉好像也 并不会很大。

  撩起了裙子,轻缓的在小敏双腿的内侧上下滑动。

  小敏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快要无力了,她把屎虫搂的更紧!

  挑衅的手,终於来到她的内裤底,小敏双脚一软两个人顺势的躺在了床上。
  “虫……”“怎样?”“温柔一点好吗?”当然好!已经到嘴的肥肉是怎么样也跑不掉的 .

  双手轻缓的解开小敏衬衫的钮扣,屎虫的眼睛亮了起来。好浑圆又白皙的两个乳房双手把 胸罩一抓接着就往上扳!扳不上去被乳房卡到了?小敏自己伸手往后的把胸罩解了开来。好棒 的感觉,屎虫好享受的,整个脸都埋在小敏的乳沟里双手还不停的将两个乳房用力的往中间挤 !小敏晕眩了,大姑娘上轿,这是她的第一次。

  双手轻抚着屎虫的头,嘴里也开始轻哼着:“嗯……嗯嗯……呃嗯……嗯嗯嗯……啊?” 屎虫的嘴,轻咬了她的小乳头一下。

  双手缓慢的将小敏的裙子脱了下来,出乎屎虫意料之外的,小敏的臀部髋骨并不是很宽的 那一型。

  小敏穿着的是很普通的白色棉质内裤,重点是好像是小了一号就紧紧绷着她的臀部和阴部 ,高高凸起的阴丘及阴丘下,那直接又明显内凹的裤底。

  屎虫的阴茎,很莫名的就硬挺了起来?

  中指轻轻的插入裤底的凹陷处,屎虫的手指立即感受到极高的温度。

  整只中指同时压着阴核,开始轻缓抖动起来。

  “啊……啊嗯……嗯嗯……啊……虫……啊啊……嗯嗯……啊啊……”小敏从来就不曾这 样的呻吟,她想压抑却又压抑不住。

  这妖娆又委婉的轻哼声让屎虫一时之间就气血攻心!

  忍不住的爬了起来,跨坐在小敏的身上,双手抓握着小敏的两个乳房,用力的夹着他那暴 涨的阴茎。

  小敏楞傻的看着屎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

  “虫……你……”“啊!这就叫做乳交,你的手过来。”小敏顺从的伸出双手,挤压着她 自己的两个乳房。

  屎虫仰着头,双手握着小敏的双手,轻轻的挺动起阴茎。

  “啊……爽”从来就不曾亲身经验过,屎虫此刻的感觉更是特别的强烈!
  “虫?”屎虫一手紧捏着龟头,就像是环尾狐猴跳跃一样猛的跳离小敏。
  再玩下去他可是就要射精了,深吸了一口气。

  “没事。”双手同时迅速又俐落的拉下小敏的内裤,高凸的阴丘上面,爬满了一大片,既 光泽又柔软细长微卷的阴毛,粉红色的两片阴唇,此刻正紧紧的闭合着。

  屎虫的手指轻轻的拨开两片粉红色的阴唇,他看到了阴核。

  微颤的指尖,轻压轻挑着小阴核。

  “啊……啊嗯……嗯啊……啊嗯……虫啊……啊嗯……啊啊……”阴道口流出了一些许的 液体。屎虫低下头,伸出了舌,尖轻舔着这些刚泌出的液体,蛮奇怪的味道,屎虫想了好久, 就是想不出该怎么来形容这种味道?继续的舔,舌尖转圈的由阴道口舔到了阴核。

  “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小敏微挺着腰臀,她完全 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这种奇怪的感觉就让她整个人都好像在沉沉浮浮着。

  屎虫舔出了兴趣,开始舔吸着两片阴唇。

  “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小敏的身体开始在不自主的颤栗 着,从阴道口里泌出的液体也越来越多。

  是时候了,而且屎虫也感觉到他的阴茎已经开始在胀痛着。

  伏下身来,轻吸慢吮着小敏的小奶头和乳房,手握着自己的阴茎,让龟头在阴道口上轻轻 磨擦几下,他感觉龟头应该是已经顶在阴道口了。

  “我要进去了。”小敏嘴轻咬着手的点了头。“嗯!啊?啊……啊……”屎虫把龟头挤了 进去,他正在思索着,是该一次到底,还是慢慢的插进去?

  长痛不如短痛,屎虫屁股猛的一沉!

  “啊!啊啊……啊啊……啊……”居然没有到底?再猛顶一次!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敏双手紧抱住屎虫,表情相当痛苦的在呻吟着 :“嗯……嗯……啊嗯……嗯嗯……嗯……”好紧,好热,屎虫的整只阴茎都被小敏的阴道给 紧束着,他的耻骨紧抵着小敏的阴部一点也不敢动。

  因为光是这样,他就忍不住的快要射精了。咬着牙,调整着气息,就想赶快把这个感觉给 忍了过去。

  终於还是忍不住的猛挺起了阴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 ”射精了,屎虫瘫软在小敏的身上,重重的喘息着。

  小敏微张着眼,静静的看着屎虫,她终於把处女给屎虫了。心里好幸福的用着双手,轻轻 的抚摸着屎虫的脸和背。“虫”屎虫没理她,因为此刻他正在懊恼勒!

  在这个需要展现男人威猛的重要的时刻里他居然早泄了?这要是传了出去,他还有什么脸 去见江东父老?越想越不甘心的爬了起来,眼神凝重的看着小敏。

  “敏”小敏被屎虫的模样,搞得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虫,怎么了?”她好耽心屎虫会嫌她不好。

  “我……”“怎么样?”“我还要再来一次。”小敏楞楞的看着屎虫,马上就一咬牙。

  “嗯!”屎虫挺起屁股,龟头开始狂插猛顶!

  小敏嘴咬着手,很痛苦表情在哼着:“啊……啊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嗯… …啊啊……”微软的阴茎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屎虫顶的是既猛烈又快乐。

  “啊……啊啊……虫……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小敏除了痛,还 是痛!

  屎虫双手抬高小敏的双腿,就向她的胸前反压下去,小敏的整个阴部都浮挺了起来就被屎 虫的耻骨冲撞的更结实!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现在是除了痛以外更痛!

  小敏的额头和身体开始沁出些许的汗珠。

  而正在前后晃动的两个乳房早就已经流下了汗水。

  屎虫也流汗了,所以放下了小敏的双腿。

  “双脚勾着我的腰。”小敏温驯的抬起双腿,两脚就勾在屎虫的腰上,屎虫双手勾揽着小 敏的脖颈,胸膛的乳头就压在她的乳房的乳头上,龟头开始有节奏的一抽一插着小敏的阴道。

  小敏双手紧抱着屎虫的背,同时也感觉不再那么的痛了。

  “虫……啊啊……啊啊……虫啊……啊啊……啊啊……”嘴贴上了屎虫的嘴两人开始热吻 .

  同时屎虫也把龟头深深的顶在她的阴道里。“嗯……唔……呃嗯……嗯嗯”射精了,两人 的舌头依旧互相深入对方的口中,热情的吸吮着。屎虫在小敏温暖的拥抱下,沉沉的睡着了。

  感觉小敏并没有如自己所想像中的那么不好所以,屎虫的心里也已经有所改变了。他知道 小敏是真心真意的爱他,而且也对他都是百依百顺,被爱是幸福的屎虫现在也能体会这样的感 受。

  所以,就算小敏是多胖了一点他也已经真正的接受了小敏,而且已经有这样可爱型的自用 车了,屎虫也不愿意再去挤那个乱七八糟的公车。

  小敏对屎虫的求欢,一向都是来着不拒,其实她也不想拒绝。这倒不是她喜欢做爱,而是 她很喜欢屎虫做爱时,紧抱着她的那个感觉。还不想这么快就怀孕了。

  她自己就去买了好多盒的保险套,就放在房间里,以备屎虫的不时之需。虽然屎虫对戴保 险套是有一些许的不愿和微词,但让小敏怀孕了的残障和麻烦,屎虫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刚 加完班,小敏回到了房间里,刚才同事还约她一起去吃东西,小敏不想去。

  因为屎虫已经好几天没有打电话给她,也没来找她,心里好想念屎虫,小敏马上就拨了手 机给屎虫。“喂!”“虫,你现在在哪里?”“我还在工作啦!”小敏的心里好怀疑,现在都 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虫,你是在做什么的工作啊?这么晚都还在做”有一点心疼,而且到现在小敏都还不知 道屎虫是在做什么工作。

  “哎呀!事情再赶啦,我等一下在打给你。”挂上电话,小敏心里就在盘算着,今晚屎虫 会不会来找她?

  有一点期待,也有一点耽心期望过高,到时候可能会落空。

  还是走进了浴室,仔仔细细的洗着自己的身体,如果真的屎虫来了,那她的身体也是乾乾 净净香喷喷的。

  快九点的时候,屎虫打了电话来。

  “喂!”“虫你休息了吗?”“还剩一点点啦!再油漆个几下就做完了。”屎虫是个油漆 工,以前在有事做的时候,他就是忙的要死!而没有事做的时候,就整天泡在网咖里杀时间, 现在屎虫已经不泡网咖了,至少和小敏在一起的时候不泡。

  “油漆?”“对啊!好啦,等一下我会去找你,我们再一起去吃消夜吧。”“嗯!我会等 你。”挂上电话,小敏开始在焦虑了,她想着洗完澡后所穿的那一件性感的丁字裤。

  屎虫来找她当然也一定也会和她做爱温存,问题是,屎虫很不喜欢看,小敏穿着她自己最 认为是性感的丁字裤。

  “哎呀!你以后不要再穿这种丁字裤了啦!”为什么屎虫会这么说小敏真的不懂。

  “为什么?”“你不觉得这就像是那一大块肥肉的中间绑着一条绳子吗?”小敏傻眼了真 的有这么夸张吗?

  既然屎虫不喜欢,小敏就尽量不穿丁字裤,最起码不要给屎虫看到就好了。
  现在她就穿着丁字裤,当然要赶快换掉才行!拉开放着内衣裤抽屉,小敏仔细的翻了又翻 ,看了又看。

  最后她决定了,就穿这件粉红色,半镶空镂碎花的内衣,和一样是半镶空,镂碎花又滚着 蕾丝边的粉红小三角裤,再轻喷了一点香水,就坐在床沿边等着屎虫的到来。

  快到十点的时候,屎虫来了,小敏高兴的拥吻了他一下。

  “虫,你要不要先洗个澡?”刚做完工作,屎虫的身上是有蛮浓的汗臭味。
  “好啊!你陪我一起洗”“不要啦!我已经洗好了”屎虫的鼻子,轻触着小敏的胸口。

  “好香啊?我自己去洗。”在浴室里,屎虫快速的洗了个战斗澡。

  “我们去吃消夜吧!”在路上,屎虫的手就紧握着小敏的手。

  要让女人对你死心塌地,就必需让她感觉到你对她的喜欢和爱!海产摊里,小敏不停的帮 屎虫倒着啤酒,屎虫越醉就会对她越温柔,过了一会,屎虫一手轻揽着她的腰,还不时的偷吻 着她的脸颊,屎虫已经在半醉的状态了。

  “虫,我们回去吧!”再让屎虫喝下去就不太好玩了。

  “喔,好啊!”两人半拥的在路上走着。

  “虫,你有没有醉?”“没有啦!”回到房间里,屎虫立即把小敏紧搂入怀里,他的嘴, 就在小敏的粉脸上四处的轻吻着,然后就吻上了她的嘴唇。

  杏眼微闭,芳心微颤的小敏,迎接着屎虫的舌尖进入她的嘴里,两条粉臂紧搂着屎虫的脖 颈,屎虫的双手正捏着她的小屁屁。

  “唔……唔唔……嗯唔……唔唔……唔……”两人的舌尖都在对方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 热烈的交缠着,他们努力的在吸吮着对方嘴里的唾液。

  小敏双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重,手臂也把屎虫抱得更紧!

  两人躺在床上,继续的拥吻了一会,屎虫挣脱小敏爬了起来,眼睛看着她那双腮晕红,闪 耀春意的眼眸,脱下了身上的衣裤。

  阴茎一移到小敏的面前,小敏就迫不及待的张嘴把龟头含了进去!

  小敏楞傻的看着屎虫的阴茎。“这……”“来……把它含进去。”小敏就觉得好恶心可是 又不想拒绝屎虫的要求。

  闭着眼睛,勉强自己的张开嘴,软软的东西进入嘴里,小敏要赶紧为这个东西找一个定位 ,在这一瞬间,小敏就决定把它当做是软糖来吃!轻轻的吮,再加上屎虫不时的提醒和指点, 小敏了解怎么做了。

  既然屎虫很喜欢,感觉也很舒服,那她也尽量的去满足屎虫。一开始,小敏也不太能接受 ,屎虫把精液射在她的嘴里。

  但还是接受了!她只要直接的就往肚子里吞,不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小敏的双唇和舌头, 柔美软润温热,半亲半啜饮的含吮着,屎虫的阴茎和龟头,屎虫微挺起阴茎,小敏娇羞的微闭 着媚眼,脸颊粉红,温驯的配合着,就让屎虫快爽晕了,满意的把阴茎抽出小敏的嘴唇。

  在脱下了小敏的衣裤时,屎虫并没有把内衣裤也一并脱掉,显然的他很喜欢这一套内衣裤 .

  双手同时的揉捏小敏丰满的乳房,屎虫本来就很喜欢波霸级的女人,解开内衣,他双手中 小敏的乳房是柔软又充满弹性用力地揉按起来。

  “啊!……虫”小敏呻吟了,因为屎虫的嘴,吻上了她那粉红色小乳头“嗯啊嗯嗯唔…… 啊嗯……嗯嗯……嗯嗯……”屎虫低着头,脸就伏在小敏丰盈香馥的酥乳中,宛如婴儿吃奶似 的吸吮着,边吸吮还边用舌头,舔舐着小乳头,更不时用牙齿在轻轻地咬着。

  “啊……啊唔……啊嗯……嗯嗯……啊唔……嗯嗯……嗯……”小敏浑身麻痒丛生。

  屎虫双手拉下她那粉红色,镶空镂碎花又滚蕾丝边的小三角裤,一手轻抚着隆起的阴丘上 软细绒毛,接着整只手掌就展开覆盖住阴部,轻揉摸了起来,阴道口有些湿润。屎虫一低头, 就如饥渴似的吸吮了起来。

  “啊!虫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嗯……嗯嗯……”小敏最喜欢屎虫吻她的阴 部。

  媚眼含春,娇靥羞红的小敏,一手牵引着屎虫的龟头,顶在已经湿淋淋的阴道口。

  “啊!”屎虫顺势的猛力一顶!整只阴茎完全都没入阴道里,双手抓着小敏的双腿,向两 边分开,开始用力的顶撞!

  “啊……啊啊……唔唔……啊啊……嗯嗯……嗯啊……呃啊……啊嗯嗯……
  啊……啊啊……”小敏的阴道是属於那种较紧小型的阴道,这种阴道只要是一遇到大家伙 那就一定会完蛋!

  我是指痛死!而不是爽死。

  屎虫的阴茎是属於东方人标准的尺寸,不算大,也不算长,可是就因为这样却让小敏在做 爱过程中的快乐多过於痛苦。

  两人紧拥热吻,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情意融融的舔舐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小敏的双腿, 紧紧的纠缠屎虫的双腿在摩擦着,屎虫轻挺着阴茎,龟头在温暖柔嫩湿滑紧的阴道里,轻抽缓 插着。

  绝对不能冲的太快!否则屎虫一定又会早泄。

  “嗯……嗯唔……唔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嗯……嗯嗯……”小敏 微挺着腰臀,开始迎合屎虫龟头的抽插。

  “敏,今天可以射进去吗?”“嗯!可以”屎虫猛力挺起阴茎,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虫……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小敏猛的挺起屁股的同时,屎虫也猛的把龟头插进阴道的深处。

  同时的高潮,也都疲惫的两人,缠绵互拥着的进入梦乡。

  为你啊的形影暝来肖想日牵挂是谁人拆分散情无结局就变挂恨世间爱情啊空笑梦一场风声 梦醒来只有我名是寂寞字看破为你啊的形影暝来肖想日牵挂是谁人拆分散情无结局就变挂恨世 间爱情啊空笑梦一场风声梦醒来只有我名是寂寞字看破恨世间爱情啊空笑梦一场风声梦醒来只 有我名是寂寞字看破今晚小敏哭湿了被单,因为屎虫已经莫名的失踪一个多月了。

  没有任何的音讯,也没有任何的知会。

  如果屎虫曾对她说:“我不再爱你,也不想理你了。”小敏大概也不会伤心成这个样。

  她的心里早就已经有所准备,她会被抛弃是很正常的事情,刚开始,屎虫手机是有通,但 没有人接,到后来,根本就接不通了。

  小敏想不透,也想不通,为什么屎虫会突然的消失?难道说他是发生了什么事?不!小敏 绝对不愿意这么想。可是还会有怎么样的原因吗?她知道屎虫并不是很爱她,可是屎虫有亲口 对她说:敏,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耶!心里难过的躺平在床上,缓慢的闭上眼睛,根本就 睡不着,这一个多月以来,每晚都是这个样子。都是要等到两三点,眼睛和身体都非常的疲倦 之后才能入睡。

  CD唱完了,小敏再换了一片CD,按了音响的paly键。

  有人是无行踪有人被风笑憨热恋的风吹飘来飞去想袂到这放荡伊亲像一阵风定定无守信用 六月的炎天引阮牵挂可爱的薄情郎风吹风吹风中一张批ㄟ在梦中的想思有多少缘份由天控制简 单一句话情断无相借问阮是谁人的有时阵热烘烘有时阵足失望热恋在风中春来秋去有情赵爱保 重伊亲像一阵风青青将阮煽动六月的梦中犹原相信有一日再相逢风吹风吹风中一枝花无人会知 青春存多少缘份是相欠债简单一句话情断嘛无计较阮是谁人的风吹风吹风中一枝花无人会知青 春存多少缘份是相欠债简单一句话情断嘛无计较阮是谁人的缘份真的是相欠债吗?小敏开始在 思索着。

  “铃……铃……铃铃……铃铃……铃……”“喂”“帼敏”是小敏她妈妈。
  “妈”“你在哭?”小敏赶紧深呼吸一下。

  “没有啦!我哪有在哭。”“唉!又被欺侮了哦!我看,你还是回来家里好了。”其实小 敏的家境是相当的富裕,就是这样,才会把小敏养的这么的肥嫩。

  当初她好不容易,才说服了爸妈让自己一个人出来独立生活,现在她这样为情所苦的怎么 可能回的去嘛!

  “妈!我不要回去啦!我在这里很好”“是吗?那好吧!噢?对了!下个月的五号你要记 得回来哦!”小敏想了一下,下个月五号是她阿公的生日。

  “嗯!我知道了。”挂上电话,小敏也不想再哭了,下了床,坐在梳妆台前。
  在非常讨厌的镜子里,仔细的看着自己那为情憔悴的模样。

  要是被她爸妈看到了她现在这个模样他们一定会用绑的,都把她给绑回去!
  拿起手机,随手就拨了出去,她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她打一个多月了从来就没有拨 通过。只是习惯已经变自然了,所以,只要拿起手机,她都会先拨给屎虫。“喂?”居然通了 ?小敏吓了一跳!赶紧按了停止键,再发楞的看着手机?没有拨错号码啊?会不会是跳号了?

  “叮叮当,叮叮当,铃声多响亮”小敏的手机响了。

  “喂”“敏”小敏的心跳差点就停止了。

  “虫?”“对啊!”完全都不敢相信。

  “虫?”“对啦!”是屎虫的声音没错。“虫,你现在在哪里?”“我”电话断线了?“ 虫虫”真的断线了小敏赶紧拨了过去可是完全没有回应是不是,屎虫的手机突然没电了?还是 临时的故障了?坐在梳妆台前,小敏静静的等待着屎虫打电话来给她。

  “呜……呜呜……呜……哇!”凌晨三点,小敏终於仰压不住情绪的放声的大哭起来。

  你甘有听见落雨声亲像是别人块笑我朋友的感情看甲这呢重心爱的人甲你相同哪会到今嘛 才知影原来恁走甲这呢袜朋友的感情煞来哄戏弄失望的心情无底放闪烁的目框内块讲白贼乎我 心肝头是痛咖归工无忍心来拆破你欺骗的话卖搁讲暇呢最找一个无人熟识青份的所在烧酒一杯 两杯三杯当作是笑亏无聊的祝福今嘛我想欲讲只想欲离开伊两个找一个无人熟识远远的所在困 乎一瞑两瞑三瞑醒来自由飞对因来祝福踏着轻松的脚步心所爱的人再会找一个无人熟识远远的 所在困乎一瞑两瞑三瞑醒来自由飞对因来祝福踏着轻松的脚步心所爱的人再会眼眶里噙着闪烁 的泪光,小敏正在整理她的所有东西。

  已经决定要离开,这个令她完全伤心透顶的地方了!

  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打包装箱,小敏真的一刻钟也不想獃留在这里“叮叮当,叮叮当,铃声 多响亮”手机响了,这一定是同事打来的,小敏两天没有去上班,也没有请假。

  “喂”“敏”一切都静止了,小敏就像是被点了死穴一样的一动也不动。
  “敏,你在生我的气吗?”“我……我”猛然惊醒了过来。

  “虫……我……我……呜……呜呜”“怎么了啦?”“没……没有啦……虫虫……你现在 在哪里?”“我刚出院啦!现在在家里。”刚出院?

  “虫,你怎么会刚出院?”“哎呀!说来话长,敏,你现在在上班吗?”猛摇着头。“我 ,我在家里”“这样哦?那我现在就去找你好不好?”“好,好啊我等你。”切断电话后,小 敏开始忙碌了起来,因为屋子里实在是太凌乱了。过了一会,屎虫就来了。

  “虫……呜……呜呜……呜呜”紧抱着屎虫,小敏实在是压不住自己心里激动的情绪。“ 好了啦!不要哭了”屎虫用手轻拭她脸颊上的泪水。

  “虫,你这段时间到底是跑去了哪里?”“耶?敏,你又瘦了?”小敏是瘦了,而且一口 气就瘦了16公斤!

  “嗯,我想你嘛!现在我只剩下46公斤”原来情伤才是减肥的最好方法。
  “是吗?来转个身,我看一下。”小敏羞怯的转了个身。

  “敏,你现在好漂亮耶!”身体瘦了,脸也瘦了,胸部却一点也没瘦。
  “有吗?”微低下头,小敏第一次听到屎虫对她的赞美。

  “嗯!你好漂亮又性感”这可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屎虫拉着小敏在床沿边坐下。

  “嗯,上个月我突然就被拉到山上去做事,由於时间很赶,而且工钱也不错所以我也就慌 慌张张的去了。一到山上我发现我的手机居然忘了带?一个多月的时间,都在赶工上上个礼拜 ,我才做完回来,一回到家,就赶紧将手机充电,好打电话给你,电充好了,我一拿起手机就 打给你,那个时候,刚好有个送挂号信的邮差来,下楼梯时,你的电话也通了,而我的脚却突 然的踩空?我滚下了楼梯手机也摔坏了”小敏了解了。

  “敏,我好想你”“虫,我也好想你”小敏红润温软香甜的樱唇,吻上了屎虫的嘴唇。

  她那盈盈秋水的美眸里,就万缕情丝般的凝视着屎虫,两人极其缠绵的热吻着。屎虫在小 敏丰满硕圆润的乳房上,又捏,又抚,又吸,又吮。

  “啊!虫”屎虫的嘴,噙含着小乳头,同时环绕的舔着小敏的乳晕。

  “啊”他的阴茎,硬梆梆的在小敏的阴部上压磨着,然后挺起阴茎,龟头对准阴道口,屁 股用力一挺就直插了进去!

  “呃……嗯啊……嗯嗯……嗯”小敏紧抱着屎虫,她的阴道里早就湿漉漉的所以,只有快 乐没有痛苦。

  龟头在湿润温暖阴道里,抽插没多久屎虫就想抽出来,实在是禁欲太久了这不能算是早泄 啦!小敏紧抱着屎虫,不愿意他把阴茎抽出阴道。

  “虫,给我,给我”微挺起腰臀,小敏就是要把屎虫给挤出来,咬着牙的猛烈抽插了起来 ,屎虫豁出去了!

  “啊?呃嗯……嗯嗯”射精了,屎虫突然发现,小敏也紧抱着他的高潮了?
  休息了一下,屎虫就爬了起来,拿着卫生纸把小敏的阴部擦拭乾净,阴茎还是硬挺着,才 一次而已,哪能消满腔的欲火呢?再次插了进去!

  “敏,你的腿抬高 一点好不好?”“嗯”小敏抬高了双腿时,屎虫就跪坐着双手抓着她的 双腿,阴茎缓慢的进出着阴道,屎虫的心里很满足!

  龟头开始湿热的阴道里重插狠拔,小敏整个人都剧烈抖动了起来。

  “啊……啊……虫啊……啊嗯……啊啊……唔啊……虫啊……啊……啊啊”她满脸的春情 洋溢,而且扭动着腰臀,配合屎虫挺动的节奏。

  “敏,我要射精了。”“嗯,都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双臂紧抱着屎虫的背,享受着他阴茎在阴道里猛冲直撞。
  “啊……啊唔……啊……啊……虫……啊……啊啊……我唔……啊啊……啊啊……啊啊” 屎虫的龟头,奋力的向小敏阴道的深处一顶!

  两人的四肢都同时绷紧僵直。

  紧抱着屎虫,小敏温柔的在屎虫的耳边轻说:“虫,我可能会怀孕,今天是我的排卵期” 屎虫没有答腔。

  “虫,你在生气吗?”屎虫轻摇了头。“没有啦!我是在想我是不是也该安定下来了”楞 看着屎虫,小敏不了解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是不是已经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小敏楞了一下,接着就紧抱着屎虫。“ 虫,我们都已经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